第1476章 睥睨無上生靈

誰都沒有想到,真的出現一道身影,無聲無息,竟已立身魂河前!

他被大霧包圍,揹負雙手,盯着厄土最深處——詭異源頭。

所有人都震撼了,心中驚濤卷天,全都石化在當場!

呼喚成功,有無上強者回來了?!

這……讓人難以置信,不過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而已,到頭來真的有至強生靈降臨在此地?

片刻後,在場的人還在發懵,有些不敢相信。

魂河安靜,再無一點聲息!

縱然是終極厄土最深處,也是一片死寂,連那位無上都失去聲音。

一道身影橫世間,睥睨萬古青天。

天地寂靜,再無一點聲息。

好長時間,人們都回不過神來。

腐屍全身都在發抖,差點就衝過去,但是,他強忍着,剋制住自己的衝動情緒。

光頭男子想大叫出來,雖衣衫襤褸,一身大道傷,但現在卻內心振奮與激動的難以言表,都顫慄了。

黎龘目光幽幽,盯着那道背影,不能平靜。

武皇綠油油的眼神,早已經發直!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表情呆滯,徹底傻眼。他僵立在原地,都不會動了,他今天看到了什麼?活着的無上神話迴歸!

魂河終極地,詭異生物無數,現在全部戰戰兢兢,感覺膽寒,他們意識到,要出大事兒!

因爲,他們不久前都看到,那隻狗皇,還有那張老人皮在祈禱,在呼喚某個人回來,現在……成功了!

毫無疑問,在他們的認知中,這必然是一位至強的生靈!

魂河終極地最深處,那裡一片淒冷,幽靜,那個可怕的眸子並未消失,依舊在懸在黑暗宇宙中。

它很大,稱得上壯闊無邊,比星球都要大許多倍。

一縷血從眼球淌落下來,在黑暗中顯得很悽豔,也很恐怖。

它不再盛氣凌人,在觀察,在審視,盯着遠處那道朦朧的身影,心頭沉重,格外的嚴肅。

一時間,他竟沒有任何話語。

不久前,他不將天下生靈放在眼中,冷酷,無情,視諸天之敵爲螻蟻。

便是有人打到魂河又如何?他不在乎。

可是現在不同了!

他再自信,那也要看是誰來了!

他無法再漠然,無法再平靜,這時他的眼底深處浮現大界消亡、星河熄滅、諸天墜落的景象。

他嚴陣以待,在調動自身的無上力量!

如臨大敵,如陷深淵,魂河終極地的無上生物竟如此凝重,不敢有絲毫鬆懈,與那道身影對峙。

但不管怎樣說,他也不可能退縮。

他是誰,被尊爲無上?怎麼可能會因爲一道身影降臨,他就避戰而走呢!

到了這個級數,該有的謹慎依舊有,但是絕不會懦弱,不會承認自己不如人,這是無上強者與生俱來的氣質。

一時間,魂河畔的氣氛無比可怕。

所有人都不出聲,沒有人打破這種寧靜。

肅殺之氣瀰漫,萬物凋零。

沒有人開口,恐怖,沉悶,壓抑到極點,幾乎要讓人窒息!

所有人都在盯着大霧中的模糊身影。

他是誰?楚風!

他真的是被動到達此地,早先腳下成片的大道紋絡交織,他不由自主邁步,結果就突兀的到了這裡。

狗皇旁邊,終於有人沒忍住,大叫了一聲。

“我……去,天帝來了!”

我也去!楚風都想跑了,你說啥?我不懂,你別害我!

誰是天帝?你們想讓我去打無上嗎?!我只是……路過。

都看我做什麼?我不認識你們!楚風臉都要綠了,總覺得有刁民想害朕。

但是,他卻不能變臉色,以大毅力剋制,讓自己不動如山,穩如磐石。

終於,安靜了,衝動開口的人閉嘴了,氣氛緊張,沒有人願意再打破這種特殊的寧靜。

現在,一羣人都在看着楚風。

你們看什麼?我迷路了!他很想這麼說。

沒見過走錯路的人嗎?都盯着我作甚!

他心中憤懣,感覺要被坑死在這裡了。

但是,他卻不可能開口解釋,還得保持緘默。

他已經感知到這裡的情況,後面的一羣人並無殺意,甚至可以說眼神火辣辣,都在盯着他。

其中,包括黑狗、第一山的人皮等熟識,來頭極大。

至於前方,那裡就更加恐怖了,一隻大到無邊的眸子,彷彿擠壓滿了整片黑暗宇宙,冷冽無比。

楚風的到來,讓魂河深處的無上生靈忌憚不已,到現在都沒有開口說話呢,雙方陣營間可謂緊張到了極致。

一個人的到來,徹底改變了局勢。

然而,楚風毫無這種覺悟。

他看着那隻眼睛,覺得被針對了,你瞪誰呢?夠了吧,瞪我沒完沒了,活該你眼睛流血!

在這裡站了片刻,他自然就徹底清楚兩大陣營的狀況,正在對峙呢,也明白了自身的危險處境。

一個弄不好,他就要跟無上生物交手,生死大對決!

可是,他有對付無上的本錢嗎?

真要動手的話,被那個級數的生物的大手糊在身上,連肉泥都留不下,估計什麼都沒了。

當想到這些,楚風讓自己穩住。

他打定主意,不開口說話,沉默是金。

因爲,一旦與無上生物對話,那肯定說多錯多,他只要保持高手風範就夠了!

況且,他認爲,自己的“格”要更高,肯定不能先於魂河深處的無上開口,強者不都是最後發聲嗎?

當思及這些,楚風周圍的大霧更濃了,身體靜如史前神山,巋然不動。

他始終在看着魂河終極地那隻流血的眼睛,很想說,你都流血淚了,你還裝什麼大尾巴狼,有話趕緊放!

寧靜被打破,狗皇無比激動,喜悅,它實在忍不住了,在後方汪的一聲大吼,並鄙視魂河的霸主。

它覺得召喚成功了,值此之際,狗生得意須盡歡,忍了這麼多年,怎麼能不吐一口惡氣?

腐屍、光頭男子等人也都鬥志昂揚,不管怎麼說士氣高漲起來了。

楚風想哭,你們能讓我省心點嗎?

看這架勢,這是要逼他和無上打,他很想大叫,這他麼的太坑了,我會被一掌糊成塵埃的!

你們全都是大窟窿!楚風悔的腸子都青了,爲什麼來這裡,誰把他弄過來的?都是大坑啊!

“哼!”

魂河盡頭,厄土深處,有強大的原生物不滿,替無上助威,爲無上鳴不平,與狗皇、九道一等人對峙。

就是那隻巨大的眼睛,也漸漸冷漠起來,再次發出無情的寒光。

“傳說中的那位?”眼睛的主人開口!

他有疑惑,那個人早已消失無盡歲月,徹底與諸天斷去聯繫,回不來纔對。

當想到這些,他心底深處竟長出一口氣。

亦或是狗皇昔日追隨的天帝?也不該出現纔對!他疑似在那口神秘銅棺中,正與世隔絕,目前誰都找不到。

可是,前方模糊的身影若是有詐,爲何氣息如此的懾人,深可不測,連他都看不透。

尤其是那大霧異常古怪,縱然是他這個級數的生靈都望不穿,所以這位無上心中驚疑不定。

“降下的一縷意志?”無上生物再次開口。

現場寂靜,沒有人迴應。

我就是不說話,我就這麼默默地看着你!楚風保持原姿態,無任何動靜。

泰一、武皇等人都覺得,這位太穩了,從容自若,連無上的問話都不屑搭理。

這種風格,這種風采,有誰可比肩!?

睥睨魂河,無視厄土中的無上生物,着實讓後方的人激動,熱血上涌,都恨不得一起跟着喝喊。

終極地,許多魂河原生物心驚,那位太可怕了,居然都沒有理會他們的無上之主,全程漠視。

這讓他們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覺,今天魂河不會有大難吧?

在魂河原生物衆強看來,那個人宛若一座不朽的大山,橫亙在此。

他正在逼迫,難道想隻身一人鎮壓魂河?!

楚風心都在抽搐,你們都什麼表情?不管是對面那些該死的怪物,還是後面的友軍,你們成心要弄死我吧?沒看到那隻大眼珠子冒出的寒光都割裂大道了嗎?忍不住快動手了!

但是,他能做什麼?算了,我心……依舊,還是保持這種漠然的姿態吧!

他俯視魂河,就這麼默默地看着,我就是不說話!

厄土中,無上生物的殺意裂星海!

他是誰?萬界共尊的無上,諸天因他一念而大懼,可現如今卻完全被人無視。

縱然不成道前,他都有自己的驕傲,更遑論是現在。

黑霧翻涌,將厄土淹沒了。

終極地是一片宇宙,廣袤無垠,眼睛懸在中央,無邊的黑暗將它都覆蓋了,顯得異常恐怖。

一時間,詭異氣息鋪天蓋地!

“小心,不要被不祥的黑霧侵蝕!”腐屍喝道,提醒身邊的人,他成爲這個樣子就是當年被各種污染源侵蝕所致。

若非他自身足夠逆天,換一個人肯定早已形神俱滅了。

“不怕,黑霧過不來。”狗皇淡定,它覺得那道身影比九道一靠譜一萬倍,根本不用擔心。

楚風終於動了,仰天而望,想要長嘆一聲,這是要被侵蝕而死了嗎?

然而,看在別人眼中,這種“格”當真是高的無以倫比。

他在幹什麼?面對無上的殺意,他徹底無視了,寧願擡頭去看天空。

黑血研究所的人主人難以自抑,顫聲道:“當真是……氣吞六合八荒,大氣魄,震古爍今無人敵!”

我去……你大爺的,你在說什麼?看我死的不夠快吧!楚風想捶死他。

這時異象驚天,無量黑霧沸騰,全面爆發了過來,侵蝕外部的大界,天地出現大窟窿,時間河流也出了問題。

然而,當所有黑霧涌過來時,剛接近楚風不遠,他腳下金色紋絡蔓延,將所有的黑氣都抵住了。

並且,在哧哧聲中,不祥被蒸發,而後靈氣氤氳,接着聖潔氣息瀰漫。

“這纔是無上手段,身若洪鐘,滌盪萬古,洗禮諸天!”有人大聲喊道。

楚風接受了這次的恭維,心中……甚慰!

我原來這麼強啊?他飄飄然,我就橫空於此,讓你侵蝕又如何?吾萬法不侵!

然後,他不說話,揹負雙手,就這麼默默地望着高天。

大眼珠子,我都不看你了!

魂河盡頭,終極地內,無上生物瞳孔收縮,他並沒有怒,正常生物的情感早已不存在他的身上,他現在有的只是戰意,更加凌厲。

無上不能退,唯有戰!

轟!

這個時候,他要出動了,魂河盡頭那裡頓時要炸開了。

大面積的生機濃郁的化不開,澎湃開來,那裡是無上生物的養傷之地,現在逸散出絲絲縷縷的特殊物質。

這些都是魂河孕育出的至高精粹,屬於舉世難尋的奇珍物質,外界不可見。

現在,僅是飄出絲絲縷縷,都讓人覺得天地不同了,彷彿永固,可以長存下去,從此不朽。

在那裡,有一道恐怖的身影漸漸浮現,無上生物要露出真身了!

不過,他也付出很大的代價,唯一清晰可見的冰冷的眸子在淌血。

昔日的大戰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原本這種生物一念間便可影響到諸天的興衰更迭,真身不可磨滅。

可是現在,光陰流逝,歲月遠去,他的傷卻遠還沒有好!

可怖的輪廓,一部分爲人形,一部分爲兇禽身,擠滿並壓裂的了大宇宙,讓人窒息!

外界,許多強者都在第一時間生出感應,甚至能夠在意識海中看到那恐怖生物的大體輪廓,頓時顫慄。

許多界域都在龜裂,諸天似乎都要墜落了。

這實在太可怕了!

“先下手爲強!”九道一喊道。

你當我不想啊?楚風悲憤,值此之際,如果有實力,他早就一巴掌糊過去了。

他能做什麼?還是保持姿勢不變,揹負雙手,在那裡看花開花落,雲捲雲舒。

這一次,無上生物真的被激怒了,即便早先內心古井無波,早已斬掉那樣的情緒,可是現在他還是忍受不了。

大霧中那道負手而立的身影,真不將他看在眼中啊,到現在都無視他,囂張與自負到了什麼程度?!

“咄!”

無上生物一聲輕叱,真身動了,黑暗宇宙中隆隆作響,萬界都彷彿要炸開了,無數的道祖伏屍在其腳下的景象,映照於諸天。

汩!

突然,像是泉水在涌動,猶若瀑布在垂掛,一條白色的匹練從那終極地深處飛來,迅速向着楚風而聚。

生機濃郁的化不開,那是魂河的無上精粹!

所有人都驚呆了,大霧中那道揹負雙手望天的身影太彪悍了吧?這是在洗劫無上生物的養傷物質?

一時間,魂河盡頭,海量的原生物都震驚,他們能顧清晰的感受到,魂物質中的無上精粹被吞噬了。

楚風發呆,他腳下的金色紋絡像是饕餮,鯨吞牛飲,吸收厄土深處的特殊奇珍物質。

“蓋世無雙!”

後方,光頭男子大喊了起來,雖然還未開戰,但是他卻覺得自己冷下去多年的血竟然滾燙起來,戰意高昂。

他心潮激盪,昔日舊景重現,天帝歸來,今天要掀翻魂河嗎?唯有一個字——戰!

汩汩而涌的魂物質精粹,沒入金色紋絡中,迅速的消失。

楚風終於知道,究竟是誰做的,他看到了元兇——石罐!

他早有猜測,到頭來終於被證實了,是這東西牽引他來魂河,跑這裡吸收無上的魂物質精粹?

不對,很快,他又發現了異常,石罐中有東西也在吸收魂河奇珍物質,發生絲絲變化。

是……一顆種子!

並不是早先曾經生過根、發過芽的那枚,而是新的。

當初得到時,石罐中共有三顆種子。

一顆還算正常,可以開花結果。

另外一顆烏黑乾癟,有些變形,沒有生機。

剩下的一顆呈紫褐色,扁平,像是被壓扁了。

後兩顆種子,這麼多年來始終沒有任何動靜。

楚風用盡了辦法,都不見它們發生絲毫變化。

它們很特殊,當年經歷輪迴,偷渡到陽間時,楚風的肉身都四分五裂了,可種子卻承受輪迴碾壓,不曾受損一絲。

今天,那顆烏黑乾癟的種子居然在吸收無上的魂物質,它鼓脹了一些,不再幹巴巴,也有了幾許生氣。

種子復甦了?

楚風內視,觀察體內的石罐與種子,簡直不敢相信,其中一枚死氣沉沉的種子竟煥發出些許生機。

現在,他不得不懷疑了,他到底是怎麼來這裡的?是罐子驅動的,還是種子牽引的,充滿了迷霧。

不管怎樣說,罐與種都有古怪,猜不透來頭。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容不得楚風多想。

這個時候,無上生物發怒了!

當着他的面,在他的老巢中洗劫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其是都到現在了,他已經出手,可那大霧中的身影還在搶劫呢,肆無忌憚,從終極地盜取他的養傷物質。

最可氣的是,大霧中的那道身影還在揹負雙手,依舊在望天。

這實在讓人受不了,理直氣壯的盜取無上的魂物質,居然還這麼的無視他?不講道理啊!

換個暴脾氣的,估計要炸肺炸心了!

他不再隱忍,實在受夠了!

在他的手中,出現一柄璀璨的長刀,晶瑩透亮,綻放九色瑞霞,席捲了諸天。

萬界顫慄,許多虛空都在隆隆作響,映照出這柄刀,驚懾了所有的大世界,無數的進化者膽寒。

終極地盡頭的無上生物出手了,輪動他的兵器,斬出絕世一刀!

太恐怖了,那柄刀絢爛到極致,從黑暗宇宙深處,直達魂河,到了帝戰之地,貫穿宇宙星空。

毫無疑問,這是霸絕天地的一刀,挾帶着一位無上的滿腔憤怒!

“小心!”

光頭男子低吼,握緊了拳頭,雖然知道自身沒資格必要介入,但是,由於太在意,也太緊張,他還是強烈不安。

“殺啊!”這個時候,就連武瘋子都忍不住大喝出聲,希望那位打出冠絕天上地下的一擊。

他跟着有些瘋狂了。

不止他一人,黑血研究的主人等,也都感同身受,彷彿是自身在面對驚懾諸天萬界的一刀,魂光都在顫慄。

若非那個人擋在前面,再加上有帝鍾守護,有戰矛橫天,他們估計都沒有辦法站在這裡了。

真正的大戰要爆發了嗎?所有人都無比緊張。

可是,那位太淡定了吧?

不,他終於動了,在電光石火間,他回首,看向魂河盡頭,盯着厄土中的無上生靈。

你……還在看?依舊這麼鎮定,真是穩如老狗,穩的都讓腐屍等一羣人都慌了。

大霧中的那道身影,太他麼鎮定了,這樣不行啊,晶瑩的九色長刀貫穿大宇宙,劈落到你身前了,還不出手?!

剎那,亦意味着永遠。

這些全都是強大生靈一個念頭間發生的事。

“殺啊!”九道一都大吼了起來,太擔憂了,怎麼還不出手,要被動等着魂河的無上生物斬殺下來嗎?

“欺人太甚!”

別人沒怒呢,魂河的無上生靈已經嘶吼,咆哮出聲,你就這麼看不起我嗎?到現在了,都還在裝!

楚風想哭,他如果可以一戰,早下黑手了!

戰與不戰,出手與否,都一個結果,他能做什麼?自然是繼續看天邊的雲,看魂河遠處的浪花,反正就不看你。

在無上生物的眼中,這就是赤裸裸地挑釁,是蔑視,是在小覷螻蟻,好像在說對他說,你看,我連你的出手都無動於衷。

所以,他的情緒沸騰了,定要一刀斬了大霧中的那道身影!

所有人都頭皮發麻,能避開嗎,難道要以大道磨滅那一刀?

轟!

剎那間,場中發生驚變,楚風的體外金色紋絡密佈,將他保護在當中。

這不是全部,在金色紋絡外,還有一層血色光環,加持在更外面,宛若黃金烈焰染血,金身映照赤光。

那一刀,當真沒有斬落下來!

因爲,它被一隻大手擋住了,徒手抵住晶瑩而絢爛的九色長刀,讓它無法斬落,至於刀光與大道規則也在被大手磨碎。

這一刻,諸天萬界都轟鳴,都在劇震不止。

“那是什麼?!”連九道一都驚叫了起來。

“帝紋映照萬界,至於外層的血色則是昔日大戰所沐浴之敵血,浸染在身,浮現出來,天帝回來了!”伏屍大吼。

楚風自己都在吃驚,金色紋絡他能理解,多半來源於石罐,今天這罐子復甦了,渴求魂河的無上奇珍物質。

可是,身體最外一層的血色光環是什麼?他有點發懵。

那隻大手,就是血色光環化出來的,楚風自身依舊揹負雙手,壓根沒動,就這麼看着魂河的無上生靈。

“吼!”

厄土深處,無上生物怒吼,你他麼還看我?!

尤其是,對方並沒有動真身,這讓他怎能不怒,太小瞧人了。

無上生靈想怒斥,你敢小覷吾,不可饒恕,不可原諒,殺!

他再祭長刀,黑暗中那隻巨大的眸子在滴血,開闔間,萬道符文都在潰滅,諸天秩序都在崩斷。

無上生物爆發出至強一擊,要滅那道身影。

讓他驚怒,讓他心頭髮毛的是,一股可怕的氣息突然覆蓋過來,讓他如陷泥沼中,竟然要被定住了!

與此同時,楚風背後的血色光環中,浮現一隻大手,向着前方拍來!

你打哪裡?!

無上生物怒血沸騰!

那隻大手速度太快了,蓋了在他的頭上,這他麼的是……摸頭殺嗎?!

最爲過分,最爲讓他出離憤怒的是,那隻大手力道不是特別的巨大,在他腦袋上拍了又拍,這是羞辱他嗎?!

而他居然無法躲避開,身體發僵,這讓他震驚,心中涌起滔天巨波,竟有生靈能對他做到這一步!

“拍你的狗頭!”遠處,腐屍大吼,吶喊助威。

狗皇聽到這句後都沒反應,都不帶搭理他的,正在那裡激動的發抖,什麼都顧不上了。

這簡直不可想象,無上生物被人這樣數次拍頭?這是要鎮殺他,還是在羞辱與教育他?

魂河盡頭,無數的原生物全都膽寒,都在瑟瑟發抖,他們心目中無敵的魂河主事人居然被人壓制。

難道真的是傳說中那位迴歸了?所有人心中都浪濤擊天!

此時,楚風毛骨悚然,因爲他意識到,這裡面有大問題,是誰在出手?

這種感覺讓他不安,讓他發毛,他能感受到,在他的背後像是有什麼東西,像是有什麼莫名的生物。

甚至,他聽到了呼吸聲,就在後脖頸那裡,到底是什麼,是誰?!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身上除了石罐、種子,還有不能理解的東西,什麼時候沾惹上的?他震驚了。

此刻,狗皇發抖,心都在顫慄,它激動的險些大叫,一時間竟熱淚盈眶。

終於確定了,這種威勢,這種戰力,絕對不是一道虛影,不是什麼一縷意志降臨,應該是至強者真身迴歸。

多少年了,再次見到他了嗎?

它死死地看着那道背影,可是大霧太濃了,居然望不穿,看不透,究竟是不是他?天帝兄弟!

此時,九道一的嘴脣都在哆嗦,整個人都顫顫巍巍,難以置信,他猜測的是另一人,是那位歸來了嗎?!

他曾常年在戰矛前祈禱,許願了無數年,可都失敗了,始終沒有任何動靜。

現在……那位就這樣回來了?!

誰在稱無敵?!九道一眼中發紅,想大哭,想這樣大吼出來。

只要是那個人回來了,還會怕誰,應該可以滅了詭異與不祥,就此掃平,哪個敢跳出來?

就像是他早先所說的那樣,誰不服試試看!?

是那個人嗎?九道一也看不透那片特殊的濃霧。

天帝!狗皇渾濁的老眼中蘊着熱淚,它想這樣大叫出來,只要是他回來,就能解決掉一切。

什麼魂河,這麼多年過去,該被打爆了,該被鏟滅乾淨了!

此時此刻,楚風能怎樣?我心依舊,揹負雙手,我就這樣默默地看着你們所有人!

然而,這落在每一個人的眼中後,就是至高無上,深刻不測,是無以倫比的大威勢。

第1264章 龘字輩不走了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1382章 無上者演化的地勢第1147章 可怕而正確的進化路徑第七百零五章 世間第一經文第四百九十一章 羣雄匯聚第四百六十五章 絕代妖仙第六百一十一章 楚風的孩子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九百二十六章 又一部究極呼吸法第一百九十六章 殺向西方第二百七十七章 絕世來襲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場第一百二十六章 超級進化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第三百三十一章 醞釀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一百二十八章 瘟神第九百五十八章 天下我有第1373章 天縱無匹第二十六章 女神範第五百三十六章 勒索女神第九百五十九章 彈指百年過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聖歸來第二十三章 異人第五百八十二章 低調的賣第1149章 通向至高的七死身第1409章 不可名狀的本質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第九十六章 相親第一百六十二章 聖藥園第1074章 與終極進化有關第九百二十七章 你大爺來了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第七十八章 秘種生長第1629章 源頭不止有罐天帝第1061章 飛揚跋扈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第七百二十八章 妖爺戰大天神第1298章 送喪第一百四十八章 崑崙界第四百五十四章 抓捕聖女第八百五十二章 選擇道侶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一百五十九章 衆神棲居地第1255章 鳳凰泣血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第一千零三章 跪接楚王法旨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八百七十五章 碾壓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第七百九十一章 半路摘桃子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第五十六章 金剛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二一第五百三十四章 進化與盜引後續篇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第1628章 沒天理第四百四十三章 成聖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三百二十八章 瘋狂第1492章 罐天帝第二百五十三章 融會貫通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劍寒光懾天下第1196章 大小姐第1548章 挖名山不祥第六十三章 成精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1186章 曹狂徒第1542章 天帝始於棺,終於棺第六百八十五章 兩個蘿莉鳴翠柳第五百一十一章 要你何用第七百五十四章 熾凰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六十二章 姜洛神第1044章 解決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第1541章 最古時代那口棺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能手筆第1450章 昨日重現第1482章 無上亦悚然第四百六十八章 究極呼吸法來歷第四百八十四章 清算第1258章 妙術驚天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寂寞如雪第九百五十五章 欲掀諸神葬土第1479章 一條路走到黑第九百四十二章 蒼龍與蟻蟲第1498章 終有一天第六十二章 姜洛神第六百零四章 反狩獵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
第1264章 龘字輩不走了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1382章 無上者演化的地勢第1147章 可怕而正確的進化路徑第七百零五章 世間第一經文第四百九十一章 羣雄匯聚第四百六十五章 絕代妖仙第六百一十一章 楚風的孩子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九百二十六章 又一部究極呼吸法第一百九十六章 殺向西方第二百七十七章 絕世來襲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場第一百二十六章 超級進化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第三百三十一章 醞釀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一百二十八章 瘟神第九百五十八章 天下我有第1373章 天縱無匹第二十六章 女神範第五百三十六章 勒索女神第九百五十九章 彈指百年過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聖歸來第二十三章 異人第五百八十二章 低調的賣第1149章 通向至高的七死身第1409章 不可名狀的本質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第九十六章 相親第一百六十二章 聖藥園第1074章 與終極進化有關第九百二十七章 你大爺來了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第七十八章 秘種生長第1629章 源頭不止有罐天帝第1061章 飛揚跋扈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第七百二十八章 妖爺戰大天神第1298章 送喪第一百四十八章 崑崙界第四百五十四章 抓捕聖女第八百五十二章 選擇道侶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一百五十九章 衆神棲居地第1255章 鳳凰泣血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第一千零三章 跪接楚王法旨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八百七十五章 碾壓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第七百九十一章 半路摘桃子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第五十六章 金剛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二一第五百三十四章 進化與盜引後續篇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第1628章 沒天理第四百四十三章 成聖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三百二十八章 瘋狂第1492章 罐天帝第二百五十三章 融會貫通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劍寒光懾天下第1196章 大小姐第1548章 挖名山不祥第六十三章 成精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1186章 曹狂徒第1542章 天帝始於棺,終於棺第六百八十五章 兩個蘿莉鳴翠柳第五百一十一章 要你何用第七百五十四章 熾凰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六十二章 姜洛神第1044章 解決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第1541章 最古時代那口棺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能手筆第1450章 昨日重現第1482章 無上亦悚然第四百六十八章 究極呼吸法來歷第四百八十四章 清算第1258章 妙術驚天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寂寞如雪第九百五十五章 欲掀諸神葬土第1479章 一條路走到黑第九百四十二章 蒼龍與蟻蟲第1498章 終有一天第六十二章 姜洛神第六百零四章 反狩獵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