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一日遊遍諸世大好河山

四極浮土當中竟蘊含有部分至高生物的骨灰?這一猜測讓人驚悚。

片刻後,三人的臉色才恢復正常。

九道一摩挲時光爐,盯着當中的灰燼,一位道祖就這麼死了?相當的不可思議,亦有些瘮人。

所謂不滅屬性,現在不用路盡級生靈出手,也有了破解之法。

“這是專門用來火化大人物的爐子?”古青臉色有些發白。

九道一不在乎,他一直很樂觀,看向楚風笑呵呵,道:“手藝不錯,你這火化師,也算是登堂入室了。”

現在他心情大好,畢竟大勝了。

楚風道:“放心,您也算是大人物,等以後萬一坐化了,擔心埋土裡被人挖出來,發生不好的事情,可以提前找我,我這手藝,足以幫您排憂解難。”

九道一的臉色當即就黑了,他纔不想當那種大人物。

三人剛回歸陽間,引發山崩海嘯般的歡呼聲。

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仙王般藉助秘寶,看到域外模糊的大戰。

更多人的一直在恐懼,焦躁,擔心,唯恐這就是最後的寂靜時光,很怕諸天末日剎那到來。

許多進化者激動的飛上高天,各族生靈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呼嘯着,吵嚷着,歡呼着,歡迎三大強者回歸。

各族進化者無不激動,更有許多人熱淚盈眶。

誰都知道,這一世可能會出大問題,無論現在多麼燦爛,進化文明多麼輝煌,都有突然終結的可能。

詭異厄土太可怕,不祥的力量從古到今一直存在,始終都沒有滅亡。

而諸天各界,卻覆滅了一次又一次,每一個紀元都會走向終點。

進化者內心深處常年籠罩陰霾,藏着無邊的恐懼。

尤其是今天發生一系列事端後,那種壓抑更是被無限放大了。

夏州,中央天宮中,各方大界各族重要人物齊聚一堂,談論今日之大事。

至於楚風的婚禮,自然是照常舉行,沒有終止的道理。

可是,這個時候,人們看向楚風時,目光卻不一樣了,這主……剛纔可是去殺了個道祖啊,太彪悍了,讓人難以置信!

許多名門世家的人望向周族時,都露出羨慕之色,周家選的女婿太強了,生猛的一塌糊塗,將來未必不可成爲真正的天帝。

若是大世不滅,若是熬過此次紀元大劫,光想一想楚魔日後的璀璨,以及周家可期的輝煌,就讓人激動與嫉妒。

夫妻拜天地,可惜,楚風父母不在,讓他略有傷感,只是拜了周家的人,一切從簡。

“咦,我的力量還未消退?”楚風感覺驚奇,這次堅持如此之久,他還有道祖級戰力呢。

然後,楚風就不淡定了,立刻去找九道一,道:“前輩,趕緊煉器,我來助你!”

道祖級的神通法力在身,若是現在不用更待何時?絕不能坐等它自然消退,那是一種不可原諒的浪費!

楚風自己不會煉製那些秘寶,但是這裡有各族的老妖怪,他可以助陣。

古青聞言,第一時間讓人去天庭寶庫中找材料。

“煉大道替死符,煉萬界挪移符,煉不滅護命符,煉……”楚風握拳道。

大道、萬界、不滅……涉及到這種層次的東西,最次都是仙王級的了,還有道祖級的符。

九道一聽到後,臉色當即就綠了,道:“你使喚傻小子呢?道祖級的道符,縱然是我等也很難煉製。”

“沒事兒,我幫您,需要法力,需要什麼和我說,量大管飽!”楚風很莽地說道。

他是因爲在害怕,不是爲自己,而是憂慮眼前的人,那一張張熟悉而鮮活的面孔未來還能剩下多少?

他親自與道祖交手,深知那個級數的生靈多麼恐怖,翻手一巴掌,就足以打崩一個大世界!

他自己無懼,甚至,哪怕戰死也不虧了。

可是身邊的人相對詭異生物來說,實在有些脆弱,他怕以後發生什麼,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雖然他還年輕,可是,他卻已經初步觸摸到了九道一、狗皇等人滄桑的心境。

經歷了一世又一世,曾經的友人,昔日的師長與親故,都不在了,全都煙消雲散,剩下他們自己孤獨的活着,實在淒涼。

“我只想在未來,在大劫過後,還能看到幾張熟悉的面孔,不多求啊。”楚風輕聲嘆息。

他很想保住所有人,但是,他知道,如果真是最強大劫,如詭異道祖所言那般,厄土最深處的無敵存在復甦,那麼……已經不可想象未來會成什麼樣子。

這意味着,這一紀將不同以往!

或許史上最大的劫難,要在不久的將來全面爆發!

九道一有點沉默了,他怎能不傷感,楚風的話語還有嘆息,觸動了他內心最深處的東西,他懷念曾經的那個時代,他的親情、戀人、生死與共並肩作戰的人,都死去了,葬在了那個時代。

狗皇喝了一罈又一罈酒,老眼朦朧,竟然不開口說話了。

“煉!”九道一拍桌子。

就看楚風現在能提供多麼強大的法力了,若是足夠,他便多煉製幾枚道祖級的瑰寶道符。

這一天,中央天宮火光滔天,爲了加快速度,楚風將大空之火與古宙之焰都召喚了出來,用以煉製無上道符。

“道紋已勾畫完畢,烙印也打進去了,以法力熬煉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只需要慢慢溫養了。”

九道一開口,一枚不滅護命道符煉製的差不多了。

這種級數的寶物,不可能一日煉成,最多也就是初步成功,接下來還需要時間去細心溫養。

不過,最初需要的海量法力灌注與祭煉,是最難的問題,但在楚風與古青的相助下解決了。

這個級數的道符,一枚而已,將來就可以庇護成羣成片的人。

“一枚肯定不夠,再來一打!”楚風說道。

九道一差點撂挑子,你真當大白菜啊,有的話,給我也來兩打!

最終,燈火通明,大道火光沖霄,他們接連煉製了數枚,總算是結束了。

強如九道一都有點虛脫了,古青也臉色煞白。

至於楚風,體內那種力量終於是漸消退,讓他宛若從雲端緩緩墜落,身體頓時感覺相當的虛。

“寂寞空虛冷,什麼時候我能進化到那個層次,常駐無敵境?”楚風不甘心。

這時,狗皇與腐屍勾肩搭背,搖搖晃晃的湊了過來,兩人都滿身酒氣。

“小子,我看好你。”狗皇大着舌頭說道,歪着脖子,渾濁的老眼中竟泛出驚人的光彩。

“爲何?”楚風不解,同時有些警惕的看着它。

“因爲,你這張面孔着實有些古怪,雖然與他們不完全一樣,但真的像啊,而且你們都是從一個地方出來的,這是什麼道理?!”狗皇將大爪子搭在他的雙肩上,左看右看,盯着他的臉。

事實上,每當提及這件事,楚風也心中沒底,有點犯嘀咕,是巧合,還是有什麼可怕的隱情?!

狗皇道:“以後,你立大旗,新帝萬一要崩了,你上,我看好你!”

古青:“……”

他就站在不遠處呢,很想說,狗叔,我就在你旁邊呢!

狗皇像是才發現他,回頭瞥了他一眼,道:“小古啊,你要是哪天覺得心中恐懼,產生末日到來的緊迫感,千萬別猶豫,立刻禪讓,退位下來,我覺得這小子命硬,你和他多親近下。”

它指向楚風,竟說他命硬。

“不用懷疑,長着這副面孔滿世界跑,還能活着,肯定命硬!”這就是狗皇的理由。

楚風無語,這狗還是個“顏控”啊?!

“它說的有道理。”腐屍竟也點頭,告訴古青,如果託付後事的話可以找楚風。

古青又被打擊了一次,這腐爛的道爺怎麼與狗皇一樣,說話忒不中聽,什麼叫託付後事,他活的好好的呢。

腐屍補充,道:“他在今日竟屠了道祖,想都不用想,身上肯定有古怪,這種人必然命硬,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就提前囑託給他。”

“他值得依託。”九道一也開口了,認爲未來有事兒找楚風靠譜。

楚風懷疑,幾個老妖怪這是要挖他的底細?

古青神色鄭重起來,狗皇一個人也就罷了,現在活的最久的老妖怪都這樣開口了,他頓時感覺心頭沉重。

他深知,像九道一這種自己進化成道祖的老怪物,本能直覺極其敏銳,其話語還是可信的。

古青深吸了一口氣,道:“小友,我這裡有一枚‘命種’,是昔日三天帝中的一位看在我父生前的面子上,爲我煉製的,請你幫我保存好。”

楚風發呆,真要託付他了?!

命種是什麼?

“你身上竟有這東西?”狗皇驚訝,道:“縱然未來諸世沉淪,陷入永恆的黑暗,你有命種遺世,或許也還有一線生機。”

在場的人頓時明白這東西的重要性了,相當於自身的生命之種,可寄託於未來,期待再次生根發芽!

楚風覺得這東西太燙手,有點不敢接,怕保不住,若是耽誤了古青以後的生路,那就是罪過了。

“幫他收着吧,你比他命硬!”九道一直接了當。

古青無言苦笑,看來沒人看好他啊,都覺得他將來會崩?!

“希望將來能夠給我驚喜,本皇看好你!“狗皇拍着楚風的肩頭。

楚風有些毛骨悚然,總覺得被這狗看好,將無比危險。

“你什麼意思,爲什麼用這種眼神看着我?”狗皇直覺敏銳,立時感受到了他的異樣目光。

“你要知道,被我看好的人真不多,但卻都是各自時代最驚豔、最強大的生靈,比如帝鐘的主人,此外還有葉天帝,都是本皇看好的人。爲此,吾更是親自曾陪伴他們漫長歲月。”狗皇吐着酒氣說道。

楚風頓時毛骨悚然,因爲,狗皇說的這兩人,一個伏屍帝鐘上,一個消失不見蹤影,太驚悚了。

他果斷而直接地開口道:“前輩,你千萬不要看好我,望你嘴下留情,還請……自重!”

……

事實上,中央天宮中,其他區域的仙王也都心情沉重,雖然楚風、九道一等人大勝歸來,可是以後呢?

未來莫測,根本看不清前路,總讓人覺得無比壓抑。

因爲,詭異厄土深處,迷霧重重,神秘莫測,相傳有人間根本不可敵的偉力,一旦出世,誰可抵擋?!

諸天這邊,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至高生靈迴歸,曾經的人還好嗎?

有些人內心是惶恐的,絕望的,因爲,幾個紀元下來後,不祥的力量越來越兇猛,根本無法力敵。

從古至今,諸天這邊,幾乎沒勝過幾次。

一個又一個紀元都被終結了,這次能例外嗎?

打道祖只是暫勝一小局,天知道究竟詭異厄土有多少位道祖級生物。

而且,後面還有路盡級生物!

再加上,這次的大劫可能史上最強,不祥領域中的無敵存在正在復甦,即將全面洶涌與大爆發,根本擋不住!

……

狗皇喝的醉醺醺,拉着楚風說個沒完沒了,道:“小子,因爲我看好你,所以,你便算是半個天選之人了。不管如何,你先給我放幾桶血吧,我保留着。”

什麼意思?楚風警惕地看着它。

“你是我看中的人,本皇必爲你護道,所以呢,你也提前孝敬下我!”

看楚風不上路,還是不明白,它進一步解釋,道:“萬一哪天你成天帝了,幾桶血會與你真身交感,共鳴,一樣會發生帝血蛻變,到時候啊,我泡澡的,兌酒喝的,販賣與人交換的,就都有了。”

楚風聞言,頓時神色不善,真想打狗啊!

“行了,春宵苦短,你一個毛頭小子,火力最壯的年齡段,在新婚大喜的日子裡不去洞房,和我們幾個糟老頭子膩歪在一塊作甚?去吧!”狗皇將他推走。

楚風:“……”

誰願與你膩歪在一塊,不對,這什麼破詞啊,楚風都想毆打它了。

那狗東西腦回路清奇,與常人完全不一樣!

……

這是一次特別的婚禮,道祖來襲,隔着大千世界送人頭,成全了楚風的名望,但也讓人看到了血與亂即將開篇。

末世,或許就在眼前,就在明天,大劫真的來了!

洞房花燭夜,窗外寧靜,皎潔月光灑落,紅塵人間,瑞霞飄漾,此夜美不勝收。

窗櫺上,一對新人映現身影,溫馨,安寧。

楚風與周曦結爲道侶。

****

第二天,醉酒的大黑牛吵嚷着,哪個王八蛋把他灌醉了,竟把他扔進柴房,還沒去鬧洞房呢。

歐陽蛤蟆也鼓譟,質問誰把他塞進特大號的酒罈子裡了,沒領到周家老仙王的紅包,也沒領到“楚道祖”的道符,更沒找到通向鬧洞房的路,實在讓他遺憾。

“錯億!”昔日的老驢,如今的呂伯虎也起鬨,在人羣中叫着。

東大虎、老古、彌天等人也都不是善茬兒,全都在鼓譟。

總體來說,還是黃牛文靜,不哭不鬧不吵不叫,做了一回安靜的美麒麟。

對此,楚風簡單而直接,拎其大黑牛與歐陽蛤蟆,將他們封在一個房間裡,然後告訴老驢、東大虎他們,去鬧吧,回頭來領楚終極的道符。

……

此後幾天,楚風與周曦回了一趟周家,又在天庭小住了幾日,便踏上了專屬於兩人的旅程。

多年來聚少離多,如今終於在一起,兩人自青春年少時在小陰間時相遇,一晃已經過去十幾年。

現在,無論是楚風還是周曦,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經歷了很多。

當然,有些東西永遠不會變,曾生死與共的情誼,隨歲月沉澱而愈顯珍貴,在這個亂世將開啓的年代,能夠與中意的人走在一起共渡,更加值得珍惜。

陽間許多名山大川都留下了跟他們的足跡,兩人一路觀覽山河美景,看楓林、雪谷、大漠狂沙,共遊天下。

這段時期,無比的安謐,寧靜,只有他們兩人,整片紅塵都在身後,諸世喧囂都被隔絕在外。

楚風穩重了不少,但心態卻是放鬆的,不去想其他,不去揣摩詭異厄土中的無敵存在什麼時候出世。

他眼中只有周曦,只有這大好河山,他要帶着新婚妻子多走一走,多看一看,記住這無邊美景,如詩如畫的山川圖卷。

多少年過去,他們都不會忘記,錦繡河山,烙印心間。

又是一個落日的時刻,晚霞染紅天邊。

周曦坐在一個沙丘上,望着無邊的大漠,她美麗的臉頰在落日餘暉中顯得紅撲撲,而身體的邊緣部分在晚霞中宛若鑲上了一層淡金光彩,整個人美麗的朦朧而近乎虛幻。

她很開心,這麼多天以來,只有她與楚風兩人在一起,沒有了外界的喧囂,也無大戰將起的窒息感,安寧的旅程,一路所見都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出塵淨土。

可是她知道,不能再這樣走下去了,該回去了,她不想耽擱楚風太長的時間,希望他能進異域提升實力,從而保證……他將來可以活下去。

她喃喃着,要楚風好好的活着,未來無論如何都不能衝動,一定要保住自身。

“說什麼呢?!”楚風與她一起坐在沙丘上,攬住她的肩頭,道:“你雖然在笑,但卻讓我感覺到無盡的傷感,我不會讓那些不好的事情發生,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好你!”

“不要讓我成爲你的牽掛,不要讓我成爲你的累贅,你要好好的活着,哪怕諸天傾覆,萬世沉淪,你也要活下來。”

“你要相信,只有你活下來,才一切都有可能,縱然大千世界崩塌,萬物凋敝,黑暗淹沒諸天,可有朝一日,如果你足夠強,還是能夠改變這一切的,我在過去的時光,晚霞染紅的大漠中,安靜的等你!”

“我是說如果,我真的消失了,你還可以遊歷時光長河,來此與我相見,就在這個時間節點!”

周曦喃喃着,輕聲細語,將頭靠在楚風的肩上,一再的要求他必須保護好他自己,要活着。

楚風莫名心中發酸,怎能如此?他絕不會允許那些事情發生,不讓意外降臨。

如果諸世不存,所有人都不在了,他想念一個人,難道只能沿着時光河流追溯,來到那個特殊的時間節點才能見到那個人嗎?

不,這絕不可接受,太悲了!

“你活着,纔可以看到這錦繡山川,無邊麗景,如畫山河,你若去了,我便也不在了。”

周曦輕語,與他無話不談,提及過去,談到未來,她只想無論發什麼,楚風都能活到未來。

楚風擁住她,不願聽那些傷感,只想把握現在,珍惜擁有,不讓遺憾發生,這是他心中的信念。

可是,周曦卻怕他因放不下過去,捨不得這一世,而到將來發生一些事情後,最終執念入骨,不顧惜自身。

她再次細語勸慰:“縱然這一世我們都敗了,將來一定也還有希望,還有會更強的新生代,等到那一天!”

“我會等下去,但我也要把握現在,如果未來不可控,真的天地沉陷,未來也是我再次回來,掃滅他們!我不會將所有希望寄託於後來者,不將麻煩留給他們!”

……

清晨,一縷晨曦劃破天際,驅散黑暗,燦爛霞光普照大地,整片世界都彷彿得到了淨化,朝氣蓬勃。

“我們該回去了。”周曦說道。

“不急,我想在諸世留下我們的腳印。”楚風看向遠方。

“時間不足了。”周曦還想說什麼,因爲,她真的想楚風在不寬裕的時間中變得足夠強,可以自保。

“在諸世看來,進異域一天,就可抵外界數年,甚至是數十年。我陪你走三千年,回到那異域,一年便補回來了。”楚風說道。

他想與周曦一起在各地多走一走,多看一看,不想有一天當天崩地陷時,他還沒看遍這大好河山。

“不,所需時間太長,我們揮霍不起!”周曦搖頭。

“那就一日遊遍諸世大好河山!”楚風堅定地牽着她的手上路,他所說的一日,是指在外界看來在異域修行的一天,可抵現世數年,甚至十年,可彌補。其實,終究是在現世中耗去了不少時間,只是,他心有不捨,願美好長存。

因爲,他真的不想放手,願時光駐留這一刻。

雖然他內心堅定,想要守護好前的人,保住身邊那些熟悉的面孔,可是,未來誰又能說得清,誰能確保?

他怕遺憾,他怕萬古後的獨自獨自淒涼。

這一刻,他想到了那位,似乎體會到了那個人的心緒。

霎時間,楚風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現世不可見那個人,他是否活在過去,在與親朋友相聚,不願分開,不捨離別。

若是這樣的話,太可怕,也太悲傷了。

楚風用力搖了搖頭,他不相信這個場景,因爲,按照常理推論,以那個人的強大意志來說,不會如此。

離開沙丘前,周曦回首,最後看了一眼昨日晚霞染紅的那處地帶。

楚風用力抓住她的手,道:“無論如何,都不會發生那種事,我們怎麼會只能在歷史交錯的時光節點重逢呢,我們要活到未來,始終真實的相聚在一起。”

然後,他告訴周曦,不滅護命符等都初步煉製好了,以後可保許多人活着離開危局!

楚風道:“尤其是那隻狗,它私下與我說,縱然天地崩塌,它也還有手段,可幫我保住身邊的人,雖然它平日不靠譜,但關鍵時刻還是可以相信的!”

他覺得,那隻狗有古怪,或許三天帝給它留下了什麼也說不定。

給他這種感覺的人,還有九道一與腐屍。

這一日開始,楚風帶着周曦行走在各方大世界中。

他們走進冰河宇宙,億萬裡疆土,大多時間都在飄雪,白茫茫一片,稱得上真正的苦寒之地,可是這裡的生靈性格卻也相當的堅韌,不屈不撓,一方水土造就一方強族。

他們也到過長青界,萬物繁盛,仙山成片,靈氣盪漾,處處繁花似錦,神聖古樹密集,景色瑰美,讓人流連忘返。

楚風身上有煉製初成的萬界挪移符,是真正的道祖符,大多數時間都被放在石罐與輪迴土中溫養,但現階段也足以帶着他與周曦橫渡諸天了。

道祖符可以反覆使用,並非消耗品。

隨後,他們又進入墮落仙王族所在的大世界,感受到絲絲縷縷黑暗力量的侵蝕。

同時,楚風也在此界翻閱了妖妖託人在他大婚之日送來的賀禮——紙張泛黃的神秘帝經。

他感悟頗深,雖然是不同的進化路,但是卻讓他大開眼界,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伴着紅顏,在旅途中參考經文,悟無敵法,這是一種別樣的體驗,讓他收穫頗豐。

他們倒也不擔心安全,楚風有底氣,有理由相信,無論是那個女鬼,還是罐子都暫時不會離他而去。

但是,這並未讓他堅信一鬼一罐會陪他到永遠,人終究是還是還要靠自身,他未來的路已經可見,他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楚風帶這周曦行走在諸世間,三十三重天上留下過他們的身影,坤蒙宇宙的彩虹古橋上曾令他們駐足,飄渺星界的懸空天府也留下了兩人相依的背影……

他們一路走,一路駐足,每一個富有傳說、讓人心怡的淨土與勝地,都伴着他們的足跡與笑顏。

隨後,楚風更是帶着周曦進入大陰間。

“真冷啊!”周曦打了個寒顫。

其實,到了她這個境界,早已能夠承受這種嚴寒與陰冷,不過是體感稍差而已。

楚風爲她披上以四劫雀族神羽煉製成的綵衣,頓時讓她暖洋洋。

在這個陰氣刺骨,大多數山河都幽冷的世界中,藏着太多的古怪,如古老時代殘留下來的葬地,偶爾還能挖出億萬年前的莫名生靈。

同時,在這個世界中,也有各種傳說,比如至陽之地。

在陰冷的世界中,竟也有陽氣滾滾的極端之地,與這片大世界格格不入。

不過,如果從陽間與大陰間某種隱約對應的角度來看,到也能解釋的通了,萬物負陰而抱陽。

楚風按照九道一早先的指點,按圖索驥,找到了至陽之地。

在那葬地中,藏着一片深淵,竟蘊含着沖霄的熱浪,光束可熔鍊萬物,宛若毀滅根源。

最終,楚風在這裡成功提煉到陽屬性的祖物質,至此不倚仗罐子與女鬼的話,他自身將妙術又提升了一大截。

五行屬性、陰陽物質、以及空物質,都找到了,可稱之爲八寶妙術了。

至於時物質,還有魂物質,他也有大致目標,相信可以湊齊。

下一站,楚風帶周曦去了小陰間,當年他們就是在那裡初遇,神一樣的少女記憶深刻,至今都難忘那些往事。

楚風攜周曦回到地球,沒有驚動更多人,只是私下見了一些故人,如看下姜洛神與夏千語迴歸後是否適應現在的生活。

他也尋覓了崑崙大妖的後裔等。

隨後,楚風與周曦去看望陸通,短暫的相聚,讓老頭子笑的合不攏嘴,笑到後來眼淚都落了下來。

“我沒有想到,能等到你帶着媳婦回來的一天,這多半是最後一次回來了吧?”老頭子擦去渾濁的老淚。

“可能吧,短期我應該回不來了。”楚風說道,他與周曦一起扶着老頭子坐下,說了很多的話。

臨別前,他將一株稀有的仙藥留給了老頭子,希冀他活的長久,安康常樂。

最後,楚風又回到故居,曾經居住過的小鎮。

他輕聲呼喚,父親,母親,你們在哪裡?

“當初,你們一直唸叨讓我早些成家,現在,我帶着你們的兒媳回來了。”

楚風心情低落,想見到父母,卻再也找不到。

周曦握緊他的手,一起與他祈禱,願兩位老人平安,還能相見。

“走了!”楚風轉身,該回歸了!

周曦用力點頭,她也希望楚風早日蛻變,越變越強,將來保住自身。

“這紅塵人間,諸世山河,親友故人,都在我心中!”楚風輕語,不會忘記了,他最後一次回首。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天老二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1231章 以一敵羣聖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一百四十四章 黑白兩道通吃第1151章 三轉絕王第1293章 頭皮發麻第1470章 落地成皇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滅山第1230章 各方矚目第五百三十三章 又割一茬兒“硬通貨”第1269章 心驚肉跳第八百五十二章 選擇道侶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魔壓一教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我起來第九百六十九章 親爹,我跟你拼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制霸天下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四百五十章 風雲激盪第一百二十八章 瘟神第七百二十七章 一息裂幽冥第四百九十章 主動第1156章 開闢陽間者的威風第二百四十六章 滿足了第1320章 問世間究竟有沒有輪迴第八百零七章 慈父楚風與天尊逆子第1337章 彈指間上使灰飛煙滅第七百七十三章 親爹在此第1301章 都是大坑第1248章 隻身掃諸聖第四百四十一章 聖人來了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1291章 陽間風雲激盪第1079章 洞悉第1110章 楚黑手第1257章 神話大聖決戰第二百二十章 江寧第六百六十六章 洗劫一空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戰驚天下第二百八十六章 神秘空間第1574章 輪迴深處有大惡第1486章 鎮壓世間一切敵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標封禪第四百七十二章 勾結第1254章 光輝燦爛第1113章 楚風表示負責第十二章 太行神山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三百六十二章 皇道傳承第九百七十五章 腎虛第六百七十七章 宇宙黑牢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第1611章 光恆紀第二十九章 野性迴歸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六百八十四章 同樣的風華絕代第1475章 終極行世間第1602章 磨世第1391章 橫擊世間第1087章 情敵第五百九十一章 多了個媳婦第1457章 詭異源頭第1383章 一角衣袖鎮一百零八始神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二百一十二章 美豔不可方物第1600章 最強姿態第六百九十章 妖妖的爺爺楚霸王第六百章 輪迴的盡頭第一百六十三章 殺進聖地第四百五十七章 屠聖者第1637章 無敵花開異域第1443章 龘第1432章 漫天的天仙子如雨下第1502章 共有多少條進化支路第五百四十章 還有一腔熱血第1559章 大一統第六百零九章 楚風是全宇宙的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四百九十五章 悲慘的魔第一百四十二章 戰績曝光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第一千零二章 睥睨天下第1045章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第九百五十五章 欲掀諸神葬土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八百二十七章 神獸也恐懼發抖第1233章 渡劫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單挑羣雄第1569章 顛倒古今第六百七十六章 最年輕的超星強者第1409章 不可名狀的本質第一百一十九章 異類酒會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三百五十章 外星人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羣餐霞境界的兄弟第1237章 欲收徒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天老二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1231章 以一敵羣聖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一百四十四章 黑白兩道通吃第1151章 三轉絕王第1293章 頭皮發麻第1470章 落地成皇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滅山第1230章 各方矚目第五百三十三章 又割一茬兒“硬通貨”第1269章 心驚肉跳第八百五十二章 選擇道侶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魔壓一教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我起來第九百六十九章 親爹,我跟你拼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制霸天下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四百五十章 風雲激盪第一百二十八章 瘟神第七百二十七章 一息裂幽冥第四百九十章 主動第1156章 開闢陽間者的威風第二百四十六章 滿足了第1320章 問世間究竟有沒有輪迴第八百零七章 慈父楚風與天尊逆子第1337章 彈指間上使灰飛煙滅第七百七十三章 親爹在此第1301章 都是大坑第1248章 隻身掃諸聖第四百四十一章 聖人來了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1291章 陽間風雲激盪第1079章 洞悉第1110章 楚黑手第1257章 神話大聖決戰第二百二十章 江寧第六百六十六章 洗劫一空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戰驚天下第二百八十六章 神秘空間第1574章 輪迴深處有大惡第1486章 鎮壓世間一切敵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標封禪第四百七十二章 勾結第1254章 光輝燦爛第1113章 楚風表示負責第十二章 太行神山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三百六十二章 皇道傳承第九百七十五章 腎虛第六百七十七章 宇宙黑牢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第1611章 光恆紀第二十九章 野性迴歸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六百八十四章 同樣的風華絕代第1475章 終極行世間第1602章 磨世第1391章 橫擊世間第1087章 情敵第五百九十一章 多了個媳婦第1457章 詭異源頭第1383章 一角衣袖鎮一百零八始神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二百一十二章 美豔不可方物第1600章 最強姿態第六百九十章 妖妖的爺爺楚霸王第六百章 輪迴的盡頭第一百六十三章 殺進聖地第四百五十七章 屠聖者第1637章 無敵花開異域第1443章 龘第1432章 漫天的天仙子如雨下第1502章 共有多少條進化支路第五百四十章 還有一腔熱血第1559章 大一統第六百零九章 楚風是全宇宙的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四百九十五章 悲慘的魔第一百四十二章 戰績曝光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第一千零二章 睥睨天下第1045章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第九百五十五章 欲掀諸神葬土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八百二十七章 神獸也恐懼發抖第1233章 渡劫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單挑羣雄第1569章 顛倒古今第六百七十六章 最年輕的超星強者第1409章 不可名狀的本質第一百一十九章 異類酒會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三百五十章 外星人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羣餐霞境界的兄弟第1237章 欲收徒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