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搜尋

黃昏瘋人院,三樓的院長辦公室內。

隕石砸落後,煙塵四涌的畫面在牆壁上定格,巴哈拍了拍投影裝置道:“這什麼破網,怎麼還卡了。”

“嗚嗷汪!”

布布汪見巴哈拍放映裝置,急的差點口吐人言,因爲這放映裝置價值3000多靈魂錢幣,集信號基站等功能爲一身的高科技產物。

布布汪確定自己心愛的蜂巢裝置沒問題後,目光輕鬆了不少,一旁巴哈心虛的吹着口哨,它可不知道這玩意如此值錢,而且在它的修理知識中,電器壞了,唯一的修理方式就是拍。

至於布布汪爲何如此有錢,每次任務世界結束,蘇曉都給它們四個不少零用錢,布布攢着攢着,就攢了不少,然後陸續購置自己喜歡的科技裝備等,不需要實用,是布布汪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厄運石像】成功送到副院長·耶辛格那邊,蘇曉的確是沒想到,這玩意的厄運,來的是如此猛烈。

【提示:你已觸發厄運石像的增益效果。】

【因此物品還未被輪迴樂園公證,需完成公證後,此增益纔可能對獵殺者起效。】

【厄運石像的公證完成。】

【你受到「模糊之運勢」的判定效果。】

【判定已通過,你的幸運屬性永久+2點。】

【提示:你的幸運屬性已達到裸裝50點。所對應屬性獎勵,需在你返回輪迴樂園後,前往屬性強化倉內進行輔助性獲取。】

……

累積了這麼久,蘇曉的裸裝幸運屬性終於達到50點,雖說這裸裝50點的幸運屬性有時不太頂用,但幸運屬性所衍生出的被動能力,卻是很頂,就比如裸裝幸運屬性20點所衍生出的:

「強掠之運(被動):進行製造物品、調配藥劑等事宜時,你將受到運勢的加持,過程將更加順利,甚至達到你的巔峰狀態(如:調配藥劑時,將有更高可能調配出完美品級的藥劑)。」

這幸運屬性所衍生出的被動能力,讓蘇曉在藥劑學方面有了質的提升,之後獲得的七星稱號「奇蹟製造者」,讓這提升更大。

在以前,蘇曉調配出的藥劑,最多是達到超過平均品質的「上品」,想繼續邁進,必須投入海量的時間在一種藥劑配方上,才能調配出完美品級的藥劑,而且還僅限所研究的這一種藥劑,想把其他藥劑調配出完美品質,那還需要大量的時間。

其實「強掠之運」這能力,放在其他地方真的算不上很強勢,尤其是在鍛造與製造方面,可在調配藥劑方面,這不算強勢的能力,卻是絕對的神技。

真正讓蘇曉的藥劑調配水平達到另一種高度的,是「奇蹟製造者」,這稱號讓蘇曉能在調配出「完美品級」的基礎上,進行更高層次的突破,也就是調配出「奇蹟品級」的藥劑。

一瓶藥劑從合格品→上品→完美品級→奇蹟品級,必須是一步步提高,而非直接調配出奇蹟品級,就是說,蘇曉所調配出的奇蹟品級藥劑,等同於被強化過三次效果的藥劑,這也是爲何,虛空那些老藥師,完全不想和蘇曉在藥劑學方面有所較量。

因此蘇曉對幸運屬性這次所帶來的被動能力,還是有幾分期待的,要是依然是提升藥劑調配,那自然最好,如若不能,千萬別是提高運勢一類就可以,這類能力,對他而言有些效果不佳。

關閉個人資料列表,蘇曉開始考慮一個問題,就是他現在要對付的敵人,屬實有些太多,所有敵人中,眼下只把欺騙者安排明白。

除此之外,竊奪者是多年前被背叛者所殺,蘇曉想要獲得竊奪者對應的名單懸賞,需要找到其埋骨地,從而得到對方的靈魂殘屑,以此劃去獵殺名單上的名字。

就算暫不考慮竊奪者,蘇曉眼下要對付的敵人,還有噩夢中的告密者,聖蘭王國的黑玫瑰(神秘者),以及沙漠王國的沙之王(倒戈者),最後是行蹤不明的背叛者。

除了這四名叛徒,蘇曉眼下的仇人還有副院長·耶辛格,晨曦神教的五名祭司與一位大祭司,還有他們的神靈輝光之神。

掐指一算,敵人數量達到12名,而且這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例如晨曦教會的部分高層與中下層成員,都沒計算在內。

並非蘇曉進入本世界後四處樹敵,這些敵人,不是因爲立場敵對而產生,就是因爲這院長身份所帶來。

現階段與副院長·耶辛格+晨曦神教的敵對,多少有些互相暗中使絆子的意味,這裡是聯盟境內,無論是蘇曉這邊,還是晨曦神教,再或是太陽神教,都不會在此直接交手。

換句話來講,後續與副院長·耶辛格的交鋒,主要圍繞在謀略與暗殺等,這會是個比較漫長的週期,或者說,這就是議會院想看到的結果。

但這不是蘇曉想要做的事,他可沒那麼多時間,與副院長·耶辛格明爭暗鬥,更何況,他始終感覺,繼續這麼互相算計,他很可能不是副院長·耶辛格的對手。

開局那邊被他算計一次,其中有意外與運氣成分,就比如【厄運石像】的出現,而副院長·耶辛格在沒有個人戰力的情況下,能走到今天的一步,其謀略之強,肯定不是眼下所見的程度,要真等那邊鋪開局面,己方這邊將會麻煩不斷。

蘇曉看了眼時間,他對巴哈說道:“你們現在就去找太陽主教,半小時見面。”

蘇曉要對計劃作出些變更,不,應該是讓計劃加速,在他看來,繼續在這輪交鋒中浪費時間,取得不了什麼實際成果。

先說晨曦神教那邊,哪怕蘇曉在這次的交鋒中獲勝,最多是讓晨曦神教損失利益,這相當於,在不能弄死敵人的情況下,讓敵人更恨他。

與其這樣,還不如等後續去聖蘭王國安排黑玫瑰時,一同安排了晨曦神教,蘇曉始終懷疑一件事,黑玫瑰手下的勢力在聖蘭王國盤根錯節,怎麼可能和晨曦神教沒有關聯,搞不好,雙方就是一夥的。

如此一來,等去了聖蘭王國那邊後,晨曦神教和黑玫瑰一起安排,纔是首選,而非眼下在聯盟境內和晨曦神教打嘴仗,蘇曉一向的行事風格是,能弄死敵人,就別和敵人廢話。

再者說太陽神教,雙方就算現今達成合作,也是初步合作,太陽神教的大本營在沙漠之國,得等去了那邊,才能達成深度合作。

正在蘇曉思索時,房門被敲響,他看了眼時間,巴哈纔出去二十多分鐘。

布布開門後,最先走進來的,是一道身穿紅色大袍,戴着白金面具的身影走進房間內。

他身後跟着兩道身影,其中一人身高近四米,又高又壯,手中還持握着四米多長的權杖,這金屬權杖足有鵝蛋粗細,上端最粗的部分都有水桶粗。

其他教派的權杖或許是代表神權,而這個權杖,則很有太陽神教的特色,面對惡貫滿盈之人時,用這玩意物理傳教,效果極佳,大多數惡棍看到這權杖,以及持握這權杖的高大男人,都會下意識心虛,並承認自己方纔說話的確是大聲了些。

這高大男人前方,三人中身穿紅色大袍的主教,他被稱爲白金主教,原因是他自從加入太陽神教,就一直戴着面具。

白金主教作爲太陽神教在聯盟境內的代表人物,他做過很多啼笑皆非的事,例如曾站在聖都的議會院避雷針頂部去讚美太陽。

結果正在他保持讚美太陽的姿勢下,烏雲不知何時遮擋住太陽,並下起大雨,當時,白金主教並沒在意,可在下一秒,一個大雷劈下來,雨天站避雷針頂,不劈他劈誰。

別以爲這人到中年的主教是個逗逼,當年圍攻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時,他是最主力的幾人之一,就是他徒手刺進深淵滋生物體內,引爆高度壓縮的太陽能量,才讓那深淵滋生物暫時力竭。

作爲代價,白金主教臥牀了半年之久,從那之後,他一直帶着自己的兩名同僚,在聯盟各地收拾黑暗神教的成員。

太陽神教內雖有職位高低之分,但並沒有地位區別,這應該算是太陽教派的特點之一了,主教雖會受到尊重,但並沒權利去命令下級成員做什麼。

這次和白金主教一同來的兩人是一男一女,其中的女人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短髮垂到脖頸處,身穿黑色華麗的長裙,雙手戴着黑色布料手套。

最吸引人視線的,是她一雙赤紅的瞳孔,她被稱爲紅瞳女,聽到這稱呼,蘇曉忽然想起,以前在魔靈星,也有名少女被稱爲紅瞳女,只是雙方的氣質不同。

此時紅瞳女正盯着巴哈,這讓巴哈禮貌性的笑了笑,可誰知,紅瞳女下一秒就以沒什麼情緒波動的語氣和白金主教說道:“白金,我晚餐想吃燉雞,要羽毛藍色,在地上跑的飛快那種雞。”

“我尼瑪。”

巴哈的笑容僵住,這哪是要吃燉雞,分明是暗示可不可以燉它。

“巴哈是我們的朋友,不能吃它。”

白金主教帶着笑意開口,而跟在他與紅瞳女身後的野獸騎士,身高近四米的他,全程都一聲不吭,這是名既強大,又沉默的男人。

白金主教坐在辦公桌對面,手指還一下下叩擊座椅扶手,發出有些急促的噠噠噠聲。

“白夜,看來你遇到麻煩了,這麼着急把我們找來,也別藏着掖着了,都是自己人,說吧,只要對面也不是好東西,我的良心過得去,我們三個就幫你去弄死……咳,去消滅他的罪惡。”

白金主教這話,一聽就是實在人,這顯然是平白無故收了三瓶【太陽聖藥】,有些心裡不踏實。

【太陽聖藥(完美)】

類型:永久增益類藥劑

效果1:飲用後的30分鐘內,太陽之力永久提升5200點,太陽之力適應性+19點。

完美品級加成:飲用後,可永久性大幅度提升所有臟器的活力。

提示:此藥劑重複飲用無效。

……

蘇曉看着對面的白金主教,片刻後,他說道:“的確有件事要麻煩你們。”

蘇曉說話間,「太陽之環」出現在他手掌上方,距離他上託的掌心幾釐米處漂浮着,見到「太陽之環」,白金主教呼的一聲站起身。

“這東西,不是這個世界能有的,這裡沒有這麼純粹和龐大的太陽信仰力量,你……”

白金主教盯着蘇曉幾秒,恍然道:“哦,你是樂園陣營的人,奇怪,樂園陣營的人,爲什麼會成爲黃昏瘋人院的院長,但這不重要,你是在哪得到這圓環的?”

“我造的。”

“哈哈哈,別開玩笑了,白夜,這東西……”

白金主教話說道一半,發現對面的蘇曉有了種讓他驚愕的氣場。

“有段時間,我當過太陽領主。”

聽蘇曉這麼說,不知爲何,白金主教心中沒有半點懷疑,其他東西可以僞造,唯獨方纔的氣場,沒可能僞裝出來。

“我聽一位老主教說過,除我們所認知的世界外,還有多到數不清的世界,在其他世界,也有人信仰太陽嗎?”

“有,最輝煌的太陽文明,來自太陽神族。”

蘇曉取出一顆惡魔焰龍的胚胎卵,這幾米大小的胚胎卵立在辦公桌旁,透過外部的白色硬殼,隱隱還能看到裡面的龍族生物。

“找一處能匯聚大量太陽之力的地方孵化它,讓它有足夠強的太陽特性。”

蘇曉開口,聽聞此言,白金主教目露難色:“這事……”

不等白金主教把話說完,蘇曉已經拿出一個長條形精緻木盒,打開後,裡面是整齊碼放好的十瓶【太陽聖藥】。

“這事就算難辦,我也想辦法給你辦了,哦對了,你有沒有興趣來我們這當主教?我感覺你挺適合,怎麼說,你以前都當過太陽領主。”

“沒興趣。”

“你先彆着急拒絕,我和你說,你要是加入我們,肯定是……哎,巴哈,你別拽我,我跟你說白夜,你在這當院長,其實沒什麼前途,死鳥,你再拽我,老子和你翻臉了,我開玩笑的,你等會……”

在巴哈與阿姆的歡送下,白金主教依依不捨的離開,依依不捨到門框都扯下來一塊,之所以如此,首先是因爲蘇曉當過太陽領主,這讓白金主教見到蘇曉後,感覺格外的順眼,外加蘇曉調配的藥劑,讓白金主教很吃驚,他修行幾年的效果,都不一定趕得上飲一瓶這種藥劑,最後蘇曉慷慨的出手,讓白金主教更想拉攏蘇曉。

這次找白金主教,既是確立瘋人院與太陽神教的合作,也是讓對方幫忙匯聚巨量的太陽之力,培育出惡魔焰龍。

在惡魔焰龍培育成功後,蘇曉會對其進行增強與特性變更,以此方便後續前往聖蘭王國與沙漠之王的戰鬥等,需要時,能以龍騎狀態對敵。

蘇曉站在窗口前。目送白金住主教與野獸騎士,片刻後,他將目光轉向幾米外座椅上的紅瞳女。

“你怎麼不走。”

“已經快到晚飯時間,我在瘋人院吃個便飯就走。”

“……”

蘇曉看了眼阿姆剛修好沒多久的落地式古董鍾,這才下午一點多,考慮到太陽教會的氛圍,以及白金主教的個人行事風格,這三人所維持的分部,應該是比較窮的,實力越強的人,開銷就越大,外加這三人的收入途徑並不多。

“你們分部很窮嗎。”

“當然不。”

紅瞳女閉目養神,畢竟她也看到現在才一點多,這個時間點蹭晚飯,需要一定的毅力。

“……”

蘇曉來到辦公桌後,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沓古朗,約有7000多古朗。

“你這是什麼意思。”

紅瞳女看似很硬氣,可她的眼睛,卻直勾勾的看着蘇曉手中的古朗。

“借你們了。”

“不…不行,我們一定還不起,謝謝你的好意。”

言罷,紅瞳女起身,雙手略提華麗的黑色衣裙,小幅度躬身施禮。

“那送你們。”

蘇曉將古朗放在桌上,他明顯聽到咽口水聲。

“謝謝,但我們不能平白無故的收你的錢,你有什麼委託嗎。”

“那算了。”

蘇曉擡手去拿桌上的一沓古朗,他剛觸碰到古朗,兩隻略有冰涼的小手,就按在他手上,從方纔所在位置出現在辦公桌前,這速度,都快和巴哈的全速空間穿梭持平了。

“謝謝。”

雙手抱着古朗的紅瞳女,已忘記蹭晚飯的事,她剛出瘋人院的正門,就看到坐在街對面臺階上的白金主教與野獸騎士。

“紅瞳,白夜是不是給你古朗了?他是聯盟的高層,一定很有錢。”

“沒,沒給。”

紅瞳女的手,下意識按向自己腰間的小包,見此,白金主教的笑容已經開始燦爛。

……

辦公室內,蘇曉看着桌上的辭職信,以及站在對面,滿臉頹廢的德雷,在丟了商盟銀行儲物櫃鑰匙後,德雷相當自責,再想到院長給他的高額薪酬,他受到了自己良心的譴責,不斷問自己,就這種辦事效率,對得起白夜院長的信任與所提供的待遇嗎。

“德雷,這件事其實不是你的責任。”

蘇曉說話間,單手輕按自己的額頭,他有點頭疼,總不能直接和德雷說,看好對方的倒黴鬼天賦,那樣說的話,先不說德雷的心態可能崩裂,有些因果,一旦挑明,就沒那種效果了。

有時因果就是如此的奇妙,可以知曉,乃至可以去利用,但一定不能說破,前一瞬說破,下一瞬這強大的因果,可能就煙消雲散。

在蘇曉看來,德雷這倒黴鬼體質,十之八九是在以前中了詛咒一類,結果那詛咒變異了,變成了既類似詛咒,也有點因果的味道。

“不,白夜院長,這件事的責任全在我,當時那把鑰匙……”

說到這,德雷低偏着頭,無顏面對如此信任他的白夜院長。

此刻布布汪、巴哈、維羅妮卡都在辦公室內,布布與巴哈自然知道眼下是什麼情況,以維羅妮卡的聰明,自然想到了,蘇曉就是在用德雷的反向運勢達成目的。

知曉這些的情況下,他們三個在聽聞蘇曉與德雷的交談,以及蘇曉那明明很陰沉,卻要壓制陰沉的寬慰語氣,他們三個心裡都快笑瘋了,但又不敢笑,尤其是維羅妮卡,所以她只能面壁朝牆。

“你不用自責。”

蘇曉開口。

“不,我應該自責。”

德雷的語氣堅定至極,聽聞此言,布布憋的有點翻白眼,面壁的維羅妮卡有點哆嗦,眼下的局面,簡直是跨服聊天,而且還能聊到一起去。

“你……”

蘇曉有那麼一瞬間,有些目露兇光,他又單手輕按自己的額頭後,寬慰道:

“誰都有失敗的時候,下次贏回來就好,這次你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升你做瘋人院總隊長。”

聽聞此言,德雷詫異的擡頭看蘇曉,這麼多年,他聽過太多失敗後的怒罵或冷嘲熱諷,眼下聽聞此言,外加還升官了,他心中的觸動很大。

“院長大人,感謝您的信任。”

說罷,德雷大步向辦公室外走去。

蘇曉點燃一支菸,德雷的運勢固然能辦成不少事,但這傢伙屬於比較固執的類型,外加那奇葩的因果詛咒,不能和對方直接挑明,告訴對方:‘你不用內疚,事事不成,就是你的本職工作。’

咚咚咚。

辦公室的房門被敲響,是銀面,他走進辦公室內,將一個大號手提袋放下,道:“大人,人我帶來了,此人知曉老院長被綁一事,除了此人,其他知情人都被滅口了。”

“嗯。”

蘇曉示意銀面打開大號手提袋隨着手提袋被打開,一名被特製膠帶封住嘴,反束雙手的女性鬼族映入眼簾,她臉上有兩條向下的黑跡,妝都哭花了。

看到這名鬼族,蘇曉皺起眉頭,他來到這名鬼族身前,蹲下身,與對方對視。

“嗚嗚。”

鬼族淚眼婆娑,但這不是蘇曉關注的點,他更在意的是,這張美麗的鬼族面孔,爲何有些眼熟。

蘇曉回憶了幾秒,起身來到唱片機前,翻找唱片後,拿起一張印有鬼族歌姬的唱片,之後回到銀面逮來的鬼族身旁,蘇曉將唱片舉在對方臉旁,對比後發現,嗯,完全一樣。

“銀面,你抓她時,她的安保力量強不強?”

“還行。”

銀面淡淡開口,請不要誤會,本世界頂級暗殺者銀面的還行,其實相當有含金量。

“嗯,很好,你把聖都最有名的鬼族歌姬之一,給我抓來了。”

蘇曉看着銀面,銀面不說話,彷彿無事發生。

暗殺小隊的三人,簡直都是奇才,一個整天因自責而想着辭職,另一個在牆角面壁呢,還有一個,也不管是誰,直接逮回來再說。

就在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蘇曉看了眼,是泰莎那邊打來的,他接起後,就聽對面問道:

“白夜,銀面是你的人吧。”

“對。”

“他抓鬼族歌姬幹嘛,聖都那邊都有人聯繫我了。”

“不是抓,是我讓銀面把這名鬼族請來,作爲我院慶典時的嘉賓。”

“你這請嘉賓的方式,真特別。”

對面言罷,掛斷電話。

“……”

蘇曉又看了眼銀面,銀面依然站那不吭聲。

“女士,這次請你來,是委託你幫我們指認一些罪犯,我們是……”

蘇曉順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夾,從裡面的多個證件中拿出一個,出示給鬼族歌姬,道:“我們是聯盟的正規部門。”

“哦~,嗯。”

被解除束縛的鬼族歌姬還沒回過神,只是下意識的應着。

“對於本次的意外,這是我方的賠償。”

蘇曉說話間,巴哈拿出個木盒,打開後,是一整套寶石首飾,這東西是在五階時得到,沒有屬性,但被公證了,一直想賣掉,結果沒契約者買,類似的物件,團隊儲存空間內還有一堆。

看到這套很有異世界風格,精美絕倫的首飾,鬼族歌姬的心情稍有平復,畢竟看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

“銀面,道歉。”

巴哈開口,聞言,銀面上前來,這讓鬼族歌姬眼中再度浮現淚水,任誰被打倒所有保鏢,穿着睡衣被從睡夢中揪起來,塞進手提袋內,都會感到害怕。

“不用怕,我們不是壞人。”

維羅妮卡和鬼族歌姬擠坐在一個座椅上,奇妙的是,明明有些擠,鬼族歌姬卻稍有安心。

“你有見到這個人嗎?”

維羅妮卡拿出老院長的照片給鬼族歌姬看,幾秒後,鬼族歌姬搖了搖頭。

“那這幾個人呢?”

維羅妮卡又拿出老院長家人的照片,在看到老院長妻子的照片後,鬼族歌姬的瞳孔稍有收縮,很難察覺到,她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見過這些人。

“撒謊,”維羅妮卡的右臂,搭上鬼族歌姬的肩膀,氣息開始變化,這讓鬼族歌姬顫了下,她哪裡經歷過這種事,被維羅妮卡稍微嚇唬一下,就繃不住。

“我,我好像看到有幾個人,在小巷裡綁走了這位老夫人。”

“哦?繼續說。”

維羅妮卡的態度一下就變得親暱,這讓鬼族歌姬稍稍放鬆了些。

經鬼族歌姬描述,蘇曉瞭解了事情的大概,幾名身上有螺旋狀紋身的人,綁走了老院長的妻子,後續的事就簡單,維羅妮卡受過塑像訓練,根據鬼族歌姬的描述,很快畫出幾人的大致樣貌。

蘇曉看着紙上的螺旋紋身,他帶着所有畫像,去往地牢三層。

十分鐘過後。

咚咚咚。

蘇曉敲響獅王所在的牢房,獅王從牀|上起身,道:“白夜院長,有事?”

“……”

蘇曉沒說話,只是把畫有螺旋紋身的紙張,按在前方的重力晶體層上,牢房內的獅王看到這紋身樣式後,難受的一呲牙,真是‘巧了’,他背上有個更大的,準確的說,這是鬼幫特有的紋身。

“不會吧,白夜院長,我都在這了,鬼幫也被滅,壞事還丟給我來背。”

“……”

蘇曉依然沒說話,將幾人的肖像畫按上重力晶體層。

“這是黑蛇,以前我的得力手下。”

聽聞此言,蘇曉留下一句你今晚加餐,就離開地牢三層。

下午四點,銀面調查出黑蛇的位置,以及對方現在的情況,鬼幫老大獅王栽了後,作爲三頭目的黑蛇也沒好的了,當初捱了泰莎一拳,差點被打碎心臟與其他臟器,這導致他實力銳減。

不用想都知道,是副院長·耶辛格創造機會,讓黑蛇等幾名鬼幫前成員,有機會抓住老院長一家,如此一來,就算這件事搞砸,也可以推到鬼幫身上,哪怕現在的鬼幫名存實亡。

如果這件事無人干涉,最後老院長一家沒可能活下來,而且此事還完全牽扯不到副院長·耶辛格。

蘇曉讓布布開車,送鬼族歌姬回去,並賠償了筆不菲的精神損失費。

蘇曉讓巴哈。阿姆、銀面、維羅妮卡,以及剛收了太陽藥劑,正很不好意思的白金主教、紅瞳女、野獸騎士,全部去找黑蛇,以及他的幾名手下。

晚七點,蘇曉正在辦公室內用餐時,巴哈從窗口飛來,先抓了塊軟爛的燉肉狼吞虎嚥後,巴哈說道:“老大,安排好了,在兩個街區外的倉庫裡。”

聞言,蘇曉放下碗筷,拿起手旁的酒杯後,一飲而盡。

街上路燈的燈光閃爍了下,大量飛蟲在燈光下飛舞,一輛車停下,開門後,蘇曉下車,走進對面的倉庫內。

當所有人都走進倉庫,倉庫的門嘩啦一聲拽下,倉庫內的燈亮起,六名全身紋身的幫派成員,都被反綁着手,跪在地面上。

蘇曉低頭看着跪在地上,臉上遍佈血跡,鮮血一滴滴順着下巴滴落的黑蛇,問道:

“老院長一家人在那。”

“終於來個能做主的,實話告訴你,這事……”

不等黑蛇說完廢話,蘇曉已從維羅妮卡腰間拔出與鐵血狙擊炮配套的近戰手槍,對着黑蛇的腦袋扣下扳機。

砰!

碎骨與鮮血四濺,黑蛇的無頭屍體向後倒下,蘇曉看向黑蛇身旁的幫派成員,調轉擡起槍口。

“他們在索托市的偏遠酒莊裡。”

這名幫派成員在驚懼中說出了這消息。

蘇曉聯絡布布汪,早已待命的布布汪,向指定位置而去,半個小時後就傳回消息,找到老院長一家了,那邊有看守,它不敢輕舉妄動。

“感謝你的配合。”

蘇曉對方纔說話的幫派成員道謝。

“那……可以放我走嗎。”

“很遺憾,不能。”

蘇曉把手中的槍拋還給維羅妮卡,向倉庫外走去。

一小時後,索托市,維羅妮卡減緩車速,車輛停在酒莊的酒窖前,車輪的輪骨滾燙。

蘇曉下車後,發現銀面正站在酒窖前,一旁地上是兩具幫派成員的屍體,顯然是銀面所處理掉。

砰的一聲,木板門被維羅妮卡徒手扯開,蘇曉走進酒窖內,最先看到坐在酒桶上的老院長,以及他後面的幾名親系,他妻子,女兒,女婿,外孫和外孫子都在。

“老院長,剛聽說你出事,我就調查你的蹤跡,今天終於找到你。”

蘇曉坐在老院長對面的酒桶上,見此,老院長有些遲疑的說道:“白夜,我其實……沒在黃金銀行存那麼多資產。”

老院長此言一出,酒窖內的燈光忽然暗了,若隱若現的血氣、寒霧,以及黑煙彌散,氣氛一下就陰間起來。

“但是,我在一個地下銀行,存了很多的資產。”

老院長此言一出,酒窖內的燈光重新明亮,血氣、寒霧、黑煙彷彿都是錯覺般,見此,老院長擦了下額頭上的冷汗。

第二十章:爭奪第六十一章:你想怎麼死第九十二章:今天我不是針對你第二十五章:絕對的差距第二十三章:驚瀾第五十六章:讓人糾結的抉擇第十九章:植物人第八十一章:女漢子第六十三章:魅力系第十四章:一步到胃第二十七章:布布汪的歡樂時光第十五章:團滅第四十章:蘇曉小隊第二十三章:絕技!第十一章:少年,你的外掛到期了第四十九章:母神第六十九章:猛犬小隊第七十八章:敲竹槓第十三章:沙耶諾德第十八章:銀第一百章:誘人的想法第十五章:埃迪·克第三十四章:客人第九十三章:賠償?第三十章:靈魂鬥技場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六十章:強勢入場(爲黃金大盟壺中日月,袖裡乾坤加更。)第二十二章:天地合一??第四章:蜂巢第二十三章:青鋼第三章:靜止第五章:默洛斯的奇妙人生第四十二章:生死僅在瞬間(第四更,還債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惡陣營小隊第三十四章:史上最強甩鍋第六十章:迪達拉叛逃?第六十章:銜尾蛇石板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二十二章:選擇第二十三章:亞森曼部落第六十七章:新渠道第三章:技法第二十三章:黃泥掉進褲兜子第二十六章:間諜的生存方式第十二章:憤怒的奶媽們第七十八章:主坦·阿姆第六章:畫的令咒第四十三章:好消息第四十八章:抉擇第十三章:雙倍的快樂第二十四章:營救,瓦解,殺戮第五十七章:佈置第十七章:捨不得殺的敵人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九十章:別猶豫第六十章:銜尾蛇石板的正確打開方式第四十四章:驚悚的一刀第二十四章:史上最無辜的躺槍第3436章 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第二十九章:心臟第六十九章:超極限的獎勵第三章:驚愕第二十三章:戰前第三十一章:第三天賦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四十二章:鋼鐵意志第八十四章:殺進去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十四章:恐怖的直覺第五十六章:界斷線的提升第二十八章:放逐第六十章:銀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二十四章:又一個自閉的老陰嗶第四十七章:聯合第五十九章:在我眼前消失第六十六章:執着與信念第三十九章:覺醒第三十九章:交鋒第六十三章:一雪前恥第二十四章:這是老陰嗶的戰爭第五十一章:強敵與要害第六十九章:封印裝置第七十一章:暴動第二十九章:愛德華的堅持第四十五章:美食?第八十五章:賠償損失第六章:這是,真實的世界第三十一章:瘋奶與國足第三十九章:遺忘第十九章:無處可逃第六十四掌:論生存力的重要性第十六章:你猜,我做了什麼第七章:重要情報第三十二章:倒黴第四十章:太陽之怒第四十八章:佈置第五十八章:強化+聖靈套裝=自閉第一章:進入第三十九章:這是小嘍囉?!
第二十章:爭奪第六十一章:你想怎麼死第九十二章:今天我不是針對你第二十五章:絕對的差距第二十三章:驚瀾第五十六章:讓人糾結的抉擇第十九章:植物人第八十一章:女漢子第六十三章:魅力系第十四章:一步到胃第二十七章:布布汪的歡樂時光第十五章:團滅第四十章:蘇曉小隊第二十三章:絕技!第十一章:少年,你的外掛到期了第四十九章:母神第六十九章:猛犬小隊第七十八章:敲竹槓第十三章:沙耶諾德第十八章:銀第一百章:誘人的想法第十五章:埃迪·克第三十四章:客人第九十三章:賠償?第三十章:靈魂鬥技場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六十章:強勢入場(爲黃金大盟壺中日月,袖裡乾坤加更。)第二十二章:天地合一??第四章:蜂巢第二十三章:青鋼第三章:靜止第五章:默洛斯的奇妙人生第四十二章:生死僅在瞬間(第四更,還債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惡陣營小隊第三十四章:史上最強甩鍋第六十章:迪達拉叛逃?第六十章:銜尾蛇石板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二十二章:選擇第二十三章:亞森曼部落第六十七章:新渠道第三章:技法第二十三章:黃泥掉進褲兜子第二十六章:間諜的生存方式第十二章:憤怒的奶媽們第七十八章:主坦·阿姆第六章:畫的令咒第四十三章:好消息第四十八章:抉擇第十三章:雙倍的快樂第二十四章:營救,瓦解,殺戮第五十七章:佈置第十七章:捨不得殺的敵人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九十章:別猶豫第六十章:銜尾蛇石板的正確打開方式第四十四章:驚悚的一刀第二十四章:史上最無辜的躺槍第3436章 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第二十九章:心臟第六十九章:超極限的獎勵第三章:驚愕第二十三章:戰前第三十一章:第三天賦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四十二章:鋼鐵意志第八十四章:殺進去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十四章:恐怖的直覺第五十六章:界斷線的提升第二十八章:放逐第六十章:銀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二十四章:又一個自閉的老陰嗶第四十七章:聯合第五十九章:在我眼前消失第六十六章:執着與信念第三十九章:覺醒第三十九章:交鋒第六十三章:一雪前恥第二十四章:這是老陰嗶的戰爭第五十一章:強敵與要害第六十九章:封印裝置第七十一章:暴動第二十九章:愛德華的堅持第四十五章:美食?第八十五章:賠償損失第六章:這是,真實的世界第三十一章:瘋奶與國足第三十九章:遺忘第十九章:無處可逃第六十四掌:論生存力的重要性第十六章:你猜,我做了什麼第七章:重要情報第三十二章:倒黴第四十章:太陽之怒第四十八章:佈置第五十八章:強化+聖靈套裝=自閉第一章:進入第三十九章:這是小嘍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