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起源石的用途

與太陽神教的聯絡很順利,原本是約定中午時,在「棕樹大酒店」見面,結果上午時分,那裡就被查封,不到中午就關門。

見此,巴哈只能和那邊改約在附近的餐廳,至於雙方首次面談的場所,爲何不在瘋人院或太陽神教的教堂,在餐廳談,和在這兩地談,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概念。

結果是,依然沒到中午時分,那家餐廳也被查封,就差直接和太陽神教那邊明說,別參合到這次的交鋒中。

換作以往,太陽神教不會輕易得罪副院長·耶辛格,以及晨曦神教,雖然這些太陽瘋子,看那些神棍不爽很久了,但也沒必要得罪。

可這次不同,本次全權代表了太陽神教的主教當即表示,今晚就前往黃昏瘋人院,和白夜院長洽談關於取代修道院,成爲兇犯們新的矯正與感化部門。

這名太陽主教的說法,並非胡編亂造,修道院的成員們,其實就是一名名苦修者,他們是真的想讓兇犯洗心革面,只是過程有些滲人,眼下,這些苦修者們更想前往偏遠之地,去進行他們的苦修,若非老院長的多次挽留,他們早就離開。

院長換人,修道院那邊又提及此事,意思是,他們的成員實在太少了,已經很難勝任對兇犯們的矯正與感化職能。

無論是蘇曉,還是那幾名太陽主教,都不會在毫無緣由的情況下合作,議會院可不是擺設,眼下這理由最合適。

蘇曉看了眼時間,現在才中午時分,距離約定的晚八點還有幾小時,他查看之前出現的提示,是關於任務的情況。

【提示:你的主線任務·開始狩獵·第一環(已完成)。】

【你獲得起源石(普通)。】

【你已觸發主線任務·第二環。】

【主線任務:懸賞(第二環)】

難度等級:Lv.80~Lv.85。

任務簡介:成功獵殺兩個或兩個以上仇敵(僅限於獵殺名單所懸賞的仇敵)。

任務期限:10個自然日。

任務獎勵:起源石×2顆。

提示:晉升九階後,首個世界的主線任務獎勵,將必定爲起源石,具體數量將根據任務難度、任務完成度等因素,進行綜合判定。

任務懲罰:強行處決。

……

蘇曉看到任務獎勵下方的提示後,心中突然涌起那麼點不好的預感,他抱着試試看的態度,查看這顆普通起源石的屬性,發現,和以前獲得的那顆普通起源石屬性相近,他查看起源石除了作爲奇物外,是否還有其他作用,得出的答案,讓他知道爲何會心生不好的預感。

除了帶在身上,享受所附帶的效果外,普通起源石還有個作用,那就是用於強化起源級武器。

蘇曉忽然想起,以前他獲得普通起源石後,爲何以5000枚靈魂錢幣擺在攤位上,過不了一會就能賣掉,感情這玩意到了九階後,竟是種稀有的消耗品。

查看相關資料後,蘇曉發現情況並沒想象中那麼糟,在樂園內強化武器,並不是像在遊戲中那樣,只是材料變的高級,強化方式不變。

相比不朽級武器的強化,起源級武器的強化則是另一種原理,不朽級武器強化是硬堆不朽之力,這也導致,強化+1需要1顆不朽石,強化+2則需要2顆不朽石,以此類推。

到了起源級後,硬堆的強化方式已經沒可能實現了,起源級武器的強化方式爲蛻變性遞增,以一定量的起源之力,引動裝備內的起源之力,從而在裝備強化機的輔助下,完成量變。

說人話就是,現在起源級武器從強化+1到強化+10,每次強化都是需要一顆起源石,與之相對的風險是,基礎成功概率更低,比如不朽級+8的成功率是30%左右,到了起源級,可能只有17%左右,這就是蛻變性遞增,所對應的風險。

蘇曉感覺,這強化方式對自己莫名的不友好,雖說理論上來講,從強化+1到強化+10,只需要10顆普通起源石,但這隻停留在理論上。

蘇曉對自身的運勢,還是心中有數的,高情商的說法就是,他的運勢,讓他一路走來經受了更多歷練,有了更堅定的內心。

不知多少狠人倒在起源級武器的強化上,不過值得欣慰的是,大部分起源級裝備與防具,依然可以用靈魂錢幣在裝備強化大廳強化,只是費用有些高而已。

相比用普通起源石將起源級武器從強化+1提升到+10,強化+10以上的起源級武器,那纔是對錢包的致命打擊。

如若起源級武器強化到+10就心滿意足了,那還好,如若不滿足,去尋找或購買那些有後綴的稀有起源石吧,例如「起源石·殘裂」、「起源石·銀皇后」、「起源石·混沌之火」等。

所使用的稀有起源石越上乘,這次強化的成功率就越高。

當然,如若蘇曉捨得,起源石·世界的碎片,也可以當+10以上的強化材料用,且必定爲100%成功率,哪怕這是碎片。

每當蘇曉想到起源石·世界,他都同時想起那位把起源石·世界鑲在礦鏟上的仁兄。

這事雖‘榮登’「天啓樂園年度十大腦淤血事件榜單」的榜首,但有一說一,那仁兄其實挺機智,再好的至寶,被人惦記着就是禍根,所以那仁兄把起源石·世界當寶石用了,外加起源石的鑲嵌特性和寶石又不同,是不存在剝離鑲嵌這一操作的,起源石的鑲嵌,其實就是融在鑲嵌部位。

如此一來,就沒人惦記去搶了,首先是涉及調查與追蹤成本,其次是就算是搶到,也沒什麼用,最後是丟不起那人,萬一真的得手,那十之八九會榮登「天啓樂園年度十大沙雕事件榜單」。

蘇曉關閉任務列表,主線任務第二環給出十天的任務時限,這讓他後續的計劃更遊刃有餘。

不過眼下有個事,要處理下,就是老院長一家被綁,應不應該立即去救。

從明面上看,老院長讓位給蘇曉,理應馬上去救援,問題是,老院長的讓位,真的是好心嗎?

從多種線索來看,都代表不是的,先說修道院那邊,那邊的苦修者們看似是想要隱居深山,問題是,這麼多年都不隱居,偏偏在老院長退位,新院長上位這個關鍵時間,想要隱居起來,這不是給新院長臉色看嗎。

苦修院這種不被聯盟承認的勢力,不會做這種作死的事,那就只有另一種可能,苦修院那邊在忌憚着誰,那個人正是副院長·耶辛格。

更準確的說,老院長退位,不是他想退,而是的確鬥不過副院長·耶辛格了,這兩個老傢伙互相鬥了大半輩子,他們到了晚年,並沒出現互相認同,成爲亦敵亦友的關係等,而是誰從所在的位置下去,分分鐘就會被安排了。

老院長因晨曦神教的事,和議會院那邊搞的關係僵硬,失去議會院那邊支持,老院長几乎等於失勢,此等情況下,他退休是必然的結果。

可這老傢伙聰明的很,知道一旦退下,副院長·耶辛格就會弄死他,所以他利用僅剩的人脈與權柄,把院長之位,讓給一名有實力但沒人脈的強者,也就是蘇曉進入本世界所替代的身份。

如此一來,副院長·耶辛格就要二選一,是對付剛上位的蘇曉,還是剛退下去的老院長,以副院長·耶辛格穩健又狠厲的風格,不會兩個一起對付,從而導致蘇曉與老院長被迫合作,搞不好還出現,蘇曉既有強大實力,又得到老院長大部分人脈的情況,那樣的話,蘇曉將是副院長·耶辛格的勁敵。

副院長·耶辛格的選擇是去安排跑路的老院長,等安排明白老院長後,自然來找蘇曉,準備以老陰嗶手段,從蘇曉這戰力強大,謀略一般的傢伙手中,奪下院長之位。

副院長·耶辛格安排老院長的過程很順利,可在他準備收拾蘇曉時,突然發現事情有點不對,他還沒動手,蘇曉竟聯合獵手部隊的領袖·泰莎,把地牢三層囚困多年的深淵滋生物消滅了。

副院長·耶辛格當然瞭解泰莎,他清楚的知道,泰莎沒這手段,否則想登上大議員之位的泰莎,早就做這件事。

在副院長·耶辛格看來,必定是蘇曉消滅了深淵滋生物,還將這件事的功勞讓給泰莎,以此和泰莎合作。

正因如此,在副院長·耶辛格的推測中,瘋人院和獵手部隊,應該是達成了一直以來從沒嘗試過的合作,這無疑是對議會院的挑釁了。

換作以往,副院長·耶辛格不認爲泰莎會這麼選擇,可眼下的局勢太微妙了。

這就涉及到,一直支持老院長的議會院,爲何突然不再支持老院長,這件事的起因,是晨曦神教準備在聯盟擴張。

晨曦神教作爲本世界被認可的四神教之一,這邊的總部在聖蘭王國,八成以上的信徒,也都是聖蘭王國的平民、貴族、王族等。

在以前,晨曦神教要是敢向聯盟這邊發展,是純粹的找揍,這邊是黃金神教的地盤。

本世界的聯盟、聖蘭王國、沙漠之國,其實都有所盛行的神教,唯獨北境帝國沒有,那邊民風彪悍,去傳教的風險比較高。

聯盟的領土內,黃金神教最強盛,聖蘭王國則是與晨曦神教密不可分,沙漠之國則是太陽神教強盛,這是地理氣候所註定。

至於黑暗神教,這邊的成員在聯盟、聖蘭王國、北境帝國流竄,唯獨不去沙漠之國,主要是太陽瘋子普遍比較能打,到了那邊討不到便宜。

聯盟領土內的黃金神教成員,他們所信奉的不算是神靈,而是一種意念,不斷突破自我,從而誕生黃金之力,也就是苦修,不,應該是煉體神教,修道院其實就是黃金神教的最古老分支之一。

這些喜歡鍛體的傢伙,經常做出些讓人瞠目結舌的事,久而久之,議會院越發頭疼,他們發現,聯盟境內的信仰派系,不是鍛體瘋子,就是太陽瘋子,要麼是四處亂竄的黑暗神教成員,看看人家晨曦神教,安分的信仰神靈不好嗎。

說來有趣,四神教中,真正信仰神靈的,就晨曦神教這一方,其他三方,黃金神教信仰的是黃金之力,太陽神教信仰的是太陽,黑暗神教信仰深淵。

這次聯盟允許晨曦神教來傳教,其實沒安好心,聯盟高層其實從沒想過讓晨曦神教在聯盟內發展開,而是準備讓其和黃金神教與太陽神教交鋒,從而消耗黃金神教與太陽神教在聯盟境內的力量。

直接對黃金神教出手,有違當初定下的四神教契約,因此採取了這種方式,看似是引狼入室,但這房間裡,可不止晨曦神教一隻狼。

瘋人院的老院長與黃金神教的關係太密切,這導致,議會院想打壓黃金神教,扶持起來晨曦神教,就註定先讓老院長失權,讓聯盟內一個能代表晨曦神教的人,站上高位。

這個高位不能在議會院,聯盟高層們,從沒想過讓晨曦神教能觸及聯盟的統治,讓晨曦神教到聯盟境內傳教,完全是因爲晨曦神教的成員正常而已。

獵手部隊那邊也不行,那是聯盟內最能打的部門,最後選上瘋人院,剛要出手時,老院長先發制人。

本來,聯盟並沒太在意老院長的這一手,但在聯盟準備動手時,‘驚喜’的發現,瘋人院新上任的院長,似乎比獵手部隊的那位更能打。

因此,表面上看,是蘇曉+太陽神教與副院長·耶辛格+晨曦神教的交鋒,其實更下面暗流涌動,利益關係錯綜複雜。

蘇曉始終有個想法,相比對付晨曦神教的成員與主教一類,他更想去找晨曦神教的神靈,也就是「輝光之神」,把這神靈給安排了,不就從根源上解決了問題。

對付九階神靈系,蘇曉還是很有優勢的,九星戰鬥型稱號【獵神者】可不是擺設,最高30%的額外真實傷害加成,外加蘇曉青鋼影能力高額的真實傷害,神靈也頂不住。

蘇曉最近很需要神靈源血,他估測,這輝光之神的神靈源血不會少。

相比這些明爭暗鬥,蘇曉眼下有件事要最先處理,就是是否去救老院長,這老傢伙讓完位就跑路,沒安好心是肯定的,典型的是想讓蘇曉當替死鬼,但與之相對,這老傢伙臨走前,在辦公室保險箱內留下一把商盟銀行的儲物箱鑰匙,這明顯是留了筆好處。

蘇曉的想法是,如若這筆好處足夠多,就把老院長去救出來,並索要被當替死鬼應得的精神損失費。

救老院長不是難事,不用想都知道,綁老院長一家,雖是副院長·耶辛格的意思,但實地去做這件事的那夥人,肯定和副院長·耶辛格一點關係都沒有,這種把柄,副院長·耶辛格肯定不會留下。

來到臥室,蘇曉看着漂浮在【厄運石像】上方的聖蛇,聖蛇已吸收了不少厄運,他不準備讓聖蛇繼續吸收厄運,是時候讓這【厄運石像】,發揮其應有的效果,也就是將其送給仇敵。

直接把【厄運石像】給副院長·耶辛格送去,能到副院長·耶辛格手中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沒關係,蘇曉有辦法讓副院長·耶辛格那邊的人,主動拿走【厄運石像】。

讓阿姆留下看家,蘇曉帶上布布汪與巴哈出門,布布開車,車輛駛出瘋人院後,直奔市中心的商業區而去。

當蘇曉抵達商業區的商盟銀行附近時,發現這裡還有其他幾家銀行,例如聖都銀行,黃金銀行等。

本世界的黃金,和其他世界的黃金不是同一種東西,這世界因黃金神教的盛行,這裡所稱的黃金,是一種活性極佳的稀有金屬,無論是對於黃金神教,還是其他勢力,這都是稀有資源,重力合金的催化液,就是由這種活性金屬所製成。

蘇曉看向黃金銀行門口的一對情侶,這兩人看似親密,其實一直在觀察周圍,很是可疑。

蘇曉以前當過鐵之手,當過處刑機關副軍團長,當過神靈獵人,當過收容機構副軍團長,因此他對這方面的判斷,還是有幾分把握的,他盲猜,這兩人是望風的,有夥蠢賊盯上了黃金銀行。

之所以說這夥是蠢賊,是因爲聰明人屬實幹不出這事,黃金銀行直屬聯盟的財物機構,而財物機構是議會院的錢袋子,但凡有點腦子的人,就不會選黃金銀行作爲目標,哪怕搶一旁的聖都銀行,也別搶黃金銀行。

不過這和蘇曉無關,他現在的職責是讓兇犯被關押在瘋人院的地牢內,這類毛賊,不用他管。

蘇曉帶着布布汪與巴哈走進斜對面的商盟銀行,和銀行職員出示了儲物箱鑰匙後,沒一會,商盟銀行的經理就來親自接待。

十多分鐘後,蘇曉站在一處內鑲式的金屬櫃前,以手中的鑰匙打開儲物櫃,隨着儲物櫃開啓,最先映入眼簾的,是15顆靈魂晶核,以及一些韻味獨特的藝術品,他拿起其中一個造型奇異的金屬杯。

【光明聖盃】

產地:暗影世界。

品質:貴重品。

物品效果:鑑賞(被動),充滿歷史感之物,爲本世界首個文明所遺留,存世許久,因被長時間供奉於神像之下,千百年的沉澱,讓此物變的與衆不同,鑑賞此物可讓心情略感平靜,具有一定趨利避害之功效。

提示:因對應神靈已隕落,此物品僅能作爲貴重品出售。

價格:2680枚靈魂錢幣(貴重品收購價,出售於輪迴樂園或虛空之樹,多數情況可達到收益最大化)。

……

看到這東西,蘇曉頗感意外,他以前見過「貴重品」,但頭一次見到這麼值錢的。

儲物櫃內還有其他兩件貴重品,算上光明聖盃,總價值爲8000多靈魂錢幣,外加15顆靈魂結晶的話,這是相當可觀的收益。

蘇曉剛將所有貴重品都收起,就發現儲物櫃底部有一張紙條,是老院長的字跡,上面寫着:

‘來救我和我的家眷,我在對面黃金銀行的保險櫃裡,存了相當於這邊五倍的財富。’

將這次所得收益翻五倍的話,就是75顆靈魂晶核+4萬多靈魂錢幣,顯然,那老傢伙早就準備好後手。

“巴哈,去告訴銀面,讓他在五小時內,找出來是哪夥勢力綁了老院長。”

蘇曉將指間的紙條捏成粉末,之後將【厄運石像】放進儲物櫃內,鎖好帶上鑰匙,就去櫃檯處辦理寄存業務,最後還交納一筆不菲的古朗。

蘇曉所做的一切,都落入街對面三樓窗簾後的一名男人眼中,他身旁漂浮着展開的筆記本和羽毛筆,羽毛筆正自行書寫,把蘇曉在商盟銀行儲物櫃存東西的這件事,記錄在上面。

主動把【厄運石像】送到副院長·耶辛格那邊,那邊肯定會懷疑,但如果蘇曉把【厄運石像】存在銀行的儲物櫃內,副院長·耶辛格手下負責監視蘇曉的人,肯定是要想盡方法把【厄運石像】盜出來,確定這東西沒問題後,送到副院長·耶辛格那。

至於副院長·耶辛格手下的人,是否會發現【厄運石像】所帶有的厄運效果,這概率很低,此物是靈魂王冠的產物,若非以烙印的公證查看其屬性,蘇曉都沒感覺到這東西有何不對。

再者說,誰會懷疑一個費盡心機所盜出的寶物有危險呢?人們普遍會更相信自己的下意識判斷。

蘇曉帶着布布汪、巴哈離開商盟銀行,讓金牌保鏢·德雷,護送儲物櫃鑰匙,將其交給一名太陽主教。

結果沒超20分鐘,金牌保鏢·德雷護送的儲物櫃鑰匙失竊,這其實正是蘇曉想看到的結果,他要真的希望儲物櫃鑰匙平安無事,就不會讓德雷送了。

半小時後,商盟銀行失火,但很快被撲滅,看似只是個意外,實際上銀行內的某個儲物櫃已經被打開過。

兩小時後,一座莊園的豪華別墅內,【厄運石像】被放在一個小桌上,一名眼窩深陷,氣場嚴肅又有些陰沉的老人,正打量着【厄運石像】,此人正是副院長·耶辛格。

耶辛格看了眼自己的心腹手下,心腹點頭,示意檢查過【厄運石像】,這東西上面既沒淬毒,也不存在爆炸的可能等,是很安全的罕有物。

見此,耶辛格拿起【厄運石像】,還擺了擺手,讓手下的人退下,耶辛格端倪着【厄運石像】,這東西的不凡,他已看出,但他有些想不通,蘇曉爲何要將這東西,秘密贈予太陽主教,而且爲了掩人耳目,還存在商盟銀行的儲物櫃內,作爲中轉。

“奇怪。”

身穿深色長袍睡衣的耶辛格皺起眉頭,這件事中,處處透露出讓他無法理解的行爲。

耶辛格下意識端起茶杯,剛飲下一口,就感覺一口氣沒順過來,當場嗆的不輕,這導致他連連乾咳,手下意識扶向小桌,結果把上面的治療藥油碰灑在地。

嗆到乾咳的耶辛格退後兩步,以免踩到地上的藥油滑到,天生沒有超凡力量的他,只是比普通人的體魄好一些而已,可他這一退不要緊,剛好絆在凳腿上,這導致他當即被絆的仰面倒去,這還不要緊,因手中拿着【厄運石像】,這玩意已經被甩飛起來,旋轉幾圈穩住後,徑直向耶辛格的面門墜來。

耶辛格擡手一擋,砰、砰兩聲,第一聲是【厄運石像】砸上他的右小臂,第二聲是他的手下撞開門。

“別動,斷了。”

耶辛格開口,他的手下當即停步。

緩了片刻後,耶辛格自己從地上坐起身,他眯起眸子,眼中的陰狠,讓他幾名實力高強的手下都心生寒意。

“會致人倒黴的厄運擺件嗎,真有你的,白夜,不過,你的手段就這種程度嗎。”

耶辛格看着自己略變形的右小臂,並沒太在意,可就在此時,他忽然聽到風聲,是他幾名心腹手下,已包圍在他周邊,把他護在中心處。

“怎麼……”

咚!

一聲巨響傳來,別墅的玻璃炸裂,牆體被衝擊波撞到寸寸龜裂,就在耶辛格認爲是有實力高強的暗殺者到了時,一切都逐漸平息。

灰塵彌散的別墅廢墟內,耶辛格的面色陰沉,他問道:“是白夜派來的人?”

“不…不是的,大人。”

蒙面心腹開口,看他吞吞吐吐,耶辛格心生疑惑。

蒙面心腹斟酌了下,說道:“大人,是一塊不算很大的隕石,落在了莊園裡。”

“什麼?”

耶辛格忽然意識到,情況好像比他猜想的更嚴重。

第六十二章:魅力屬性的生死交鋒第八章:線索第四十五章:紀念品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四十九章:母神第六十四章:剋星第十四章:齊聚第四十六章:歐皇時間到了第四章:五人第八章:交涉第五十七章:富的匪夷所思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三十六章:僵持第二十四章:鍵來!第三十六章:指令·自殺第二十八章:向厄運鎮進發第六章:奴隸城第二十八章:刺殺第三十五章:威逼第六十六章:一串第八十五章:意外第二十三章:信使第三十一章:你是魔鬼嗎第七十二章:潰敗的戰局第三十二章:牛鬼蛇神第七十三章:手術第三章:獵手VS獵手第四十八章:欺人太甚!第三十章:致命蒸汽第五十二章:幸好沒人聽到第三十二章:永久死敵第十二章:爆炸就是藝術第二十二章:支配第三十九章:三聲槍響第二十九章:攔路虎第六十四章:很強,但也很蠢第一章:特殊身份第十五章:占卜第九十二章:熟人們第二十三章:來自死靈族的暗殺者第六章;這是議員?第八十章:蘑菇第三十六章:十老頭的猜疑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八章:拍賣會第三十八章:力量與速度第三十七章:血量比boss還厚第四十六章:搶!第七十六章:海洋之心第四十八章:佈置第七十八章:血脈與設想第八十六章:來自休格的羨慕第五十二章:詛咒第三十六章:重甲部隊第四十七章:死亡與陽光第七章:重要情報第十一章:痛苦女王第五十九章:憤怒的小鳥第八十一章:深藍之影第十三章:秘密第六十二章:魅力屬性的生死交鋒第三十三章:同一類人第五十三章:血甲第十四章:小隊第四十九章:見面禮第六章:鐵憨憨·蒙德第八章:交涉第二十四章:惡劣的藍染第二十七章:剷除邪惡第二章:生命之樹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七十四章:迴歸第五章:血船第九十三章:5號病患第四十六章:搶!第十四章:你不能這樣對我第十三章:帝國議會第九章:死兆第十九章:再相近第四十五章:‘火炭’魔神第十九章:再相近第四十一章:我後悔了,你還是靜候把第二十四章:累計的成果第七十章:催化第二十八章:恐怖第四十三章:無解的能力第三十三章:決斷第三十三章:交易第四十六章:‘艾德里’與‘德溫’第四十六章:歐皇時間到了第二章:劫持?第五十八章:發揮餘熱第三十七章:血量比boss還厚第六十一章:荊棘第九十一章:燈姐第十五章:速度第六十四章:最後的2%第五十一章:用心去體會第四十章:給你看個寶貝第三十四章:鑰匙
第六十二章:魅力屬性的生死交鋒第八章:線索第四十五章:紀念品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四十九章:母神第六十四章:剋星第十四章:齊聚第四十六章:歐皇時間到了第四章:五人第八章:交涉第五十七章:富的匪夷所思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三十六章:僵持第二十四章:鍵來!第三十六章:指令·自殺第二十八章:向厄運鎮進發第六章:奴隸城第二十八章:刺殺第三十五章:威逼第六十六章:一串第八十五章:意外第二十三章:信使第三十一章:你是魔鬼嗎第七十二章:潰敗的戰局第三十二章:牛鬼蛇神第七十三章:手術第三章:獵手VS獵手第四十八章:欺人太甚!第三十章:致命蒸汽第五十二章:幸好沒人聽到第三十二章:永久死敵第十二章:爆炸就是藝術第二十二章:支配第三十九章:三聲槍響第二十九章:攔路虎第六十四章:很強,但也很蠢第一章:特殊身份第十五章:占卜第九十二章:熟人們第二十三章:來自死靈族的暗殺者第六章;這是議員?第八十章:蘑菇第三十六章:十老頭的猜疑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八章:拍賣會第三十八章:力量與速度第三十七章:血量比boss還厚第四十六章:搶!第七十六章:海洋之心第四十八章:佈置第七十八章:血脈與設想第八十六章:來自休格的羨慕第五十二章:詛咒第三十六章:重甲部隊第四十七章:死亡與陽光第七章:重要情報第十一章:痛苦女王第五十九章:憤怒的小鳥第八十一章:深藍之影第十三章:秘密第六十二章:魅力屬性的生死交鋒第三十三章:同一類人第五十三章:血甲第十四章:小隊第四十九章:見面禮第六章:鐵憨憨·蒙德第八章:交涉第二十四章:惡劣的藍染第二十七章:剷除邪惡第二章:生命之樹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七十四章:迴歸第五章:血船第九十三章:5號病患第四十六章:搶!第十四章:你不能這樣對我第十三章:帝國議會第九章:死兆第十九章:再相近第四十五章:‘火炭’魔神第十九章:再相近第四十一章:我後悔了,你還是靜候把第二十四章:累計的成果第七十章:催化第二十八章:恐怖第四十三章:無解的能力第三十三章:決斷第三十三章:交易第四十六章:‘艾德里’與‘德溫’第四十六章:歐皇時間到了第二章:劫持?第五十八章:發揮餘熱第三十七章:血量比boss還厚第六十一章:荊棘第九十一章:燈姐第十五章:速度第六十四章:最後的2%第五十一章:用心去體會第四十章:給你看個寶貝第三十四章: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