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忍無可忍

帝氏府邸,諸人早早的便已經到了,宴席已經備好。

宴會中,美酒佳餚,還有美人起舞彈奏,到來的諸天驕紛紛入座,而首位之上,並非是帝氏的長輩人物,而是帝氏年輕一代第一人,帝罡。

今日的宴會和昨日不同,他們並未邀請來自各方的賢者人物,而是隻邀請了參加鍊金大會的金榜人物以及荒州西南域到來的天驕,譬如李浮屠、相芷嫣兄妹、蘇紅袖、邪寂等許多人。

既都是青年一代之人,長輩人物在反而不合適,顯得拘謹,自然是由帝罡代爲主持宴客,而且以帝罡的身份,也足夠分量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將來是要執掌帝氏的,這位被譽爲荒州西南域第一人的青年,他在帝氏的地位,就如同白陸離在白雲城的地位。

雪夜和洛凡在的時候,許多人都已經到了,洛凡目光掃了一眼人羣,隨後便見到了公孫冶,他就坐在帝罡身旁位置,兩人似乎在聊着一些事情。

他們二人到來,瞬間諸人便停止了聊天,目光皆都朝着他們看來。

“坐。”帝罡微微一笑,引雪夜和洛凡入座。

兩人也不客氣,直接在一處方位落座。

“今日我帝氏宴客,諸位不要拘束,盡興聊天。”帝罡開口說道,宴席中間聲樂優雅,一行身材極好容顏美麗的女子翩翩起舞,令人賞心悅目。

“美人美酒,焉能不盡興。”有人含笑說道:“帝氏府中的舞姬,竟也如此出衆。”

“今日不少知名美人在此,她們又有何資格稱出衆,神女宮蘇紅袖若是一舞,怕是三千粉黛無顏色。”帝罡淡淡開口,目光看了一眼蘇紅袖。

“我也聽聞神女宮一舞傾城,不知何時能夠親眼見到。”公孫冶目光落在蘇紅袖身上道。

“諸位若是有雅興,紅袖便當以舞助興。”蘇紅袖含笑開口,頓時諸人都來了幾分興致,有人開口道:“若能夠在此欣賞紅袖姑娘之舞,此行便也無憾了。”

蘇紅袖之名誰人不知,但據說她還未曾在公開場合起舞,今日,莫非真有機會一飽眼福?

“還不退下。”帝罡看向那些女子,頓時諸女子停下,蘇紅袖笑着道:“不必,她們配合便好。”

“請。”帝罡點頭,對蘇紅袖做出邀請的手勢。

傳聞當年楚姬一舞,曾在荒州西南域引起一片軒然大波,他倒要看看,神女宮的舞,究竟有何魅力。

蘇紅袖將外衣褪下,露出性感的輕紗長裙,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只見她取出面紗蒙在臉上,隨後走到諸女子中間,美眸望向人羣一笑,隨後,便開始了她的舞姿。

只一笑,許多人便感覺魂魄都像是被勾走了,在她扭動身姿起舞之時,像是有一股奇妙的魔力,彷彿身臨其境,蘇紅袖的舞,直接在腦海中呈現,近在咫尺。

清風撲面,瀰漫着一縷香風,那性感的身姿扭動着,每一個動作,竟都像是要勾魂奪魄,每一道眼神,都魅到骨子裡,讓諸人心也隨之一顫,只感覺渾身像是觸電了般,彷彿整個世界,便只剩下了那舞動的身影。

洛凡只感覺呼吸有些急促,渾身竟有種燥熱之感,他閉上眼睛不敢再去看,以他的意志力,竟有種難以自持的感覺,彷彿要淪陷其中。

然而,哪怕是閉上了眼睛,對方的身影依舊在腦海中呈現,彷彿揮之不去。

宴席變得格外的安靜,帝罡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他終於知道了神女宮的女子有多可怕,哪怕是他,都有些難以自控,彷彿對方的一顰一笑,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舞姿,都化作了精神印記,烙印在腦海中。

“紅袖姑娘可以了。”帝罡開口說道,他聲音像是有着一股奇妙的魔力般,震盪在諸人的耳膜之中,使得許多人都清醒了些。

蘇紅袖身體微旋,停止動作,嫣然一笑,她輕輕的取下面紗,露出那張誘惑人心的面孔,這一刻,許多人只感覺難以把持住自己,有種想要臣服於裙下的衝動。

“見笑了。”蘇紅袖微微欠身,隨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紅袖。”虞銘坐在蘇紅袖身邊,他的眼神中透着幾分癡迷之意。

“一舞傾城,精彩。”帝罡驚歎道,許多人都還沒有緩過神來,目光依舊盯着蘇紅袖,若是能夠將她帶回家中,豈不是能夠夜夜欣賞,那會是何等的快活。

“見紅袖姑娘一舞,怕是此生難忘了。”此時,只聽公孫冶開口,他對着蘇紅袖舉杯道:“敬紅袖姑娘一杯。”

“公孫公子謬讚了。”蘇紅袖舉杯飲酒,臉上出現一抹紅霞,更是嬌豔動人,公孫冶目光盯着那張面孔,此刻他想,蘇紅袖的容顏和尤溪相當,但她更具魅惑力,媚骨天成,若能得到,夜夜笙歌,何其美哉。

至於尤溪,那賤人。

“公孫,你即將迎娶美人,說此話可不太合適,莫要引起尤城主不高興纔好。”有人玩笑般的說道。

“也對。”公孫冶含笑點頭:“我當注意言辭。”

“你真準備迎娶尤溪嗎?”帝晝看向公孫冶問道。

“爲何不。”公孫冶問道。

“自然是理當之事,只是,此屆鍊金大會第二人,也將入城主府修行。”帝晝看向雪夜笑道:“雪夜兄,若是入了城主府,還是放下執念,成人之美。”

許多人聽到帝晝的話露出古怪的神色,如若雪夜入了城主府中繼續追求尤溪,那對於迎娶尤溪的公孫冶而言,的確是非常難堪的一件事。

聽到帝晝之言,公孫冶的臉色也微變了變。

“我不會放棄。”雪夜開口說道,他將手中的酒杯放下,目光看向公孫冶,開口道:“公孫冶,你和尤溪素不相識,並無感情,何必勉強,這對你和尤溪而言,都不公平,你乃是鍊金大會第一,即便放棄,依舊能入城主府,成爲尤城主的弟子,受到重用,未來在煉器界成爲舉足輕重的人物。”

公孫冶輕抿一口杯中之酒,他眼睛盯着下方,沒有看雪夜,神色陰沉。

“公孫冶,我師兄所說沒錯,感情之事何必強求,你將來並不會缺優秀的女子。”洛凡也開口道。

“公孫冶,這件事,算我求你。”雪夜繼續道。

公孫冶冷笑,他將酒杯放下,聲音低沉,道:“求我?”

“那你跪下啊。”

說着,他陰冷的目光透着冷笑,盯着雪夜,竟然還要當衆提及此事,打他的臉嗎?

昨日事情傳出之後,鍊金城無數人議論此事,他顏面掃地,他這鍊金大會的第一,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榮耀,只有難堪。

這一切,都是尤溪和雪夜所造就的。

雪夜手指緊握着酒杯,使得酒杯出現裂痕,他盯着公孫冶道:“我若跪,你便答應放棄嗎?”

“師兄。”洛凡喊道。

“那要看你的誠意了。”公孫冶冷笑着道,雪夜死死的盯着對方。

這一生,他還從未跪下求人,然而,尤溪已經有他的骨血,若是最終公孫冶迎娶尤溪,他無法想象會是什麼後果。

只見他身體微微顫抖着,許多人看向雪夜,莫非,他還真會跪不成?

不過這傢伙在鍊金大會命都敢不要,跪下也不是不可能。

看來,公孫冶怨念很大啊。

雪夜站起身來,洛凡目光盯着公孫冶,開口道:“師兄,你看不出來他在故意羞辱你嗎,你這一跪,不會有任何用。”

雪夜雙拳緊握,他也知道,但是,想到尤溪,他沒有其他辦法。

“公孫冶,你真可悲。”洛凡冷笑着道:“即便你迎娶了尤溪,以我師兄和尤溪的感情,難道你以爲入了城主府,你敢碰她?”

“咔嚓。”公孫冶杯中之酒破碎,洛凡的話,戳中了他的痛處。

“公孫冶,你可以入我帝氏,將尤溪迎娶出城主府。”帝晝對着公孫冶傳音道,這真是一個拉攏人心的好機會啊。

公孫冶忽然間一笑,他沒有再看雪夜,而是自己自顧自的飲酒,同時,對着雪夜傳音道:“聽說她有了你的骨肉。”

這件事,他不敢說,雪夜必然也不敢說吧。

誰說,誰死。

雪夜目光死死的盯着公孫冶。

“你們如此羞辱於我,很好。”公孫冶繼續傳音道:“以前還以爲城主府千金尤溪純淨無暇,如今……你放心吧,雖已是殘花敗柳,但容顏依舊是絕色,肌膚勝雪,我會替你好好照顧,溫柔對待,只要她是我的女人,難道,能永遠不讓我碰?還有你的骨肉,我也會照顧好的。”

雪夜眼神瞬間變得極其的寒冷,公孫冶不肯放棄,根本不是因爲感情,而是因爲他認爲受到了羞辱,心裡扭曲,他想要報復他,報復尤溪。

他想的沒錯,公孫冶他天資縱橫,追求完美,然而此事對他而言確實奇恥大辱,所以,他要報復。

“當他有一天躺在我身下的時候,你猜我會怎麼對她?”公孫冶繼續傳音道,語氣陰沉。

“轟。”一股狂暴的氣息從雪夜身上爆發,終於忍無可忍,而感受到這股氣息,公孫冶嘴角卻是露出了殘忍的笑容,想要繼續纏着尤溪,那他的臉,往哪裡放?

“雪夜,你這是什麼意思?”感受到這股氣息許多人看向雪夜,露出玩味之色,他難道還敢動手不成?

“這裡是我帝氏府邸。”帝晝冷淡的掃了雪夜一眼。

“師兄。”洛凡看着雪夜,公孫冶對師兄說了什麼?

“砰。”法術瞬間爆發,朝着公孫冶席捲而出,忍無可忍。

…………

不久後,就在帝氏府邸不遠處的葉伏天他們得到消息,雪夜和洛凡在帝氏宴會中動手傷人,遭到圍攻,身受重傷。

葉伏天聽到徐缺的話擡頭看向帝氏府邸方向,心中暗道:“師兄,對不住了。”

“諸位隨我走一趟?”葉伏天看向身邊的諸人。

“好。”諸人紛紛點頭,隨後一行人身形閃爍,直奔帝氏府邸而去!

第1280章 我希望你勝第九百一十八章 他自九州來(一萬八千月票加更章)第七百八十一章 拳如舊第七百五十六章 請公主指教第六百一十四章 頂級法寶第1426章 這裡沒你的位置(補更)第2909章 永恆劍主第1485章 殺念強烈第1114章 聖下第一劍第1336章 變故第1576章 師弟第2084章 全軍覆沒第1890章 殺無赦第1789章 神劍至第1202章 聖劫再現第2918章 智慧第2683章 屍山第337章 趕赴皇城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債第2737章 養成第一百六十一章 那便死吧第2826章 嘗試第2319章 修行者遺蹟第1545章 慶幸第1090章 視大離無人第七百六十一章 念力攻擊第1399章 意外驚喜第2413章 劫降第五百零八章 有意招攬第1975章 混亂之戰第七百零六章 道宮的決定第1210章 戰鬥爆發第2373章 斷臂第1300章 戰書第七百五十五章 不受尊重第1578章 背叛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境敗敵第1679章 返程第2858章 利益分配?第2669章 太上劍尊第2723章 成魔第1077章 玄機山上第1436章 王衍兵第1109章 大離三大修行聖地第1454章 你想死嗎?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機第2438章 妥協,平衡第2548章 十三重樓第2879章 見過了第1899章 霄木第1927章 入棋局第1155章 討債第2797章 天神之戰第1026章 太玄山之劍重現第2330章 磐石戰陣第2860章 大勢第八百六十章 爲何而戰(求月票)第1074章 離爻的殺念第2693章 後盾第2403章 劫後餘生第2034章 最強對手第2546章 天焱城盛事?第2596章 悽慘王霄第1948章 閉關第四百零一章 臥底第三百五十四章 邪眸第2478章 威脅第七百一十四章 分裂的荒州第1429章 道體至尊(補更)第1911章 暗流第1638章 你承受得起一劍嗎第八百四十六章 許大先生第七百三十四章 宴會第三百五十七章 十大名曲第2029章 羞辱之戰第1964章 強勢第一百二十三章 戰鬥中修行第2299章 大帝?第2338章 交鋒第1599章 初入遺蹟的慘劇第2672章 迦樓羅第1872章 代掌?(二更)第一百三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三百九十三章 東荒歸一第三百六十九章 遷宗第1264章 大局已定第三百二十四章 瘋子第1176章 一個女孩引發的血案第2263章 今日地位第1429章 道體至尊(補更)第五百九十三章 第二次第九百四十章 局勢第兩百七十三章 出手如雷霆第1414章 詢問女皇第1682章 出發第2102章 驅逐第2744章 再誅半神第2742章 練手?第2708章 拿什麼一戰?第1344章 齊皇幫忙
第1280章 我希望你勝第九百一十八章 他自九州來(一萬八千月票加更章)第七百八十一章 拳如舊第七百五十六章 請公主指教第六百一十四章 頂級法寶第1426章 這裡沒你的位置(補更)第2909章 永恆劍主第1485章 殺念強烈第1114章 聖下第一劍第1336章 變故第1576章 師弟第2084章 全軍覆沒第1890章 殺無赦第1789章 神劍至第1202章 聖劫再現第2918章 智慧第2683章 屍山第337章 趕赴皇城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債第2737章 養成第一百六十一章 那便死吧第2826章 嘗試第2319章 修行者遺蹟第1545章 慶幸第1090章 視大離無人第七百六十一章 念力攻擊第1399章 意外驚喜第2413章 劫降第五百零八章 有意招攬第1975章 混亂之戰第七百零六章 道宮的決定第1210章 戰鬥爆發第2373章 斷臂第1300章 戰書第七百五十五章 不受尊重第1578章 背叛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境敗敵第1679章 返程第2858章 利益分配?第2669章 太上劍尊第2723章 成魔第1077章 玄機山上第1436章 王衍兵第1109章 大離三大修行聖地第1454章 你想死嗎?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機第2438章 妥協,平衡第2548章 十三重樓第2879章 見過了第1899章 霄木第1927章 入棋局第1155章 討債第2797章 天神之戰第1026章 太玄山之劍重現第2330章 磐石戰陣第2860章 大勢第八百六十章 爲何而戰(求月票)第1074章 離爻的殺念第2693章 後盾第2403章 劫後餘生第2034章 最強對手第2546章 天焱城盛事?第2596章 悽慘王霄第1948章 閉關第四百零一章 臥底第三百五十四章 邪眸第2478章 威脅第七百一十四章 分裂的荒州第1429章 道體至尊(補更)第1911章 暗流第1638章 你承受得起一劍嗎第八百四十六章 許大先生第七百三十四章 宴會第三百五十七章 十大名曲第2029章 羞辱之戰第1964章 強勢第一百二十三章 戰鬥中修行第2299章 大帝?第2338章 交鋒第1599章 初入遺蹟的慘劇第2672章 迦樓羅第1872章 代掌?(二更)第一百三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三百九十三章 東荒歸一第三百六十九章 遷宗第1264章 大局已定第三百二十四章 瘋子第1176章 一個女孩引發的血案第2263章 今日地位第1429章 道體至尊(補更)第五百九十三章 第二次第九百四十章 局勢第兩百七十三章 出手如雷霆第1414章 詢問女皇第1682章 出發第2102章 驅逐第2744章 再誅半神第2742章 練手?第2708章 拿什麼一戰?第1344章 齊皇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