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3100年內力(求訂閱)

...

雷萬海心頭震撼,臉色微白。

原本他是想留下來擊殺陳宣的,可按照方玲瓏這麼推斷,一旦等陳宣出關,將擁有至少1400年內力,而還不算肉身力量,以他現在1000年的內力哪會是陳宣的對手?

敢留下來,一掌就會被震死!

“我們都不要留,我會安排我【驚雷閣】的老宗師留下來。”

一側的雷萬霄忽然冷漠開口。

...

方玲瓏和其他宗師全都看了過去,眉頭皺起。

“你想在他離城的時候暗殺他?”

方玲瓏想到了關鍵,開口問道。

“不錯。”

雷萬霄冷笑一聲,道:“他這個時候選擇閉關,到時候機緣開啓,肯定找不到隨行之人一起過去,我只要讓我們【驚雷閣】的老宗師守在神都之外的必經之路就可以了!”

“你要做好準備,一旦等他出關,他就是至少擁有1400年內力的人,到時候就算是你也最多和他五五開。”

風華絕代的女子冷聲道。

“放心,我【驚雷閣】的那兩位宗師都是當年成名已久之人,是我【驚雷閣】的兩大支柱,五臟大圓滿,服下過很多奇花異草,全都是1600年內力上下!”

雷萬霄冷笑。

“那就好。”

風華絕代的女子開口道。

“嗯,我這就寫信回去。”

雷萬霄點頭。

在他們分析陳宣實力的時候,隔壁的其他房間,各個勢力的宗師,也都在做着同樣的細密分析。

各大勢力得到的結果,幾乎相差不大。

都認爲等陳宣出關後,若是練到第三個臟器將會有1400年到1600年內力,若是隻練到第二個臟器,則將會是1000年到1100年上下。

一時間,各大勢力的宗師皆是心頭震撼,臉色陰沉。

練到第三個臟器能達到1600年內力,這想想都讓人感到可怖!

此人不死,今後進入天榜幾乎十拿九穩!

“不能留,一定要安排人將他暗殺!”

一些大勢力的宗師陰沉道。

時間迅速。

轉眼又過去了幾天。

各個勢力的宗師並未在神都逗留太久,賀蘭山處的機緣這幾日不斷散發波動,疑似有出土的徵兆,這些宗師很快全都上路,向着賀蘭山匯聚而去。

神都之內的江湖客各個嘆息不已,爲沒有看到一場絕對大戰而感到遺憾。

十三天時間過去。

房間之內的陳宣,身上閃爍着一片片烏黑色的光芒,兩個腎臟的部位像是化爲了兩顆黑色的小太陽,往外散發着一片片可怕的波動。

這是五行之中【水】專有的顏色。

土爲黃色,金爲白色,水爲黑色,所以練到腎臟時,身軀自然而然由內到外散發烏黑色光芒。

這種光芒從三天前就在出現,在今日已經是第四天,終於在接近下午的時分,這種烏黑色的光芒開始漸漸內斂,又過去了一個時辰,所有黑色光芒全部內斂於陳宣體內。

閉目內視,只見胸膛之內,脾臟閃爍土黃色光芒,肺臟閃爍潔白色光芒,腎臟閃爍烏黑色光芒,在五臟之外,則是一百八十處大穴如同周天星斗,閃爍神光。

刷!

陳宣豁然間張開雙目,徐徐吐了口濁氣,感覺到神清氣爽,舒坦異常,尤其是雙耳的聽力由之前的三裏直接擴增到了現在的數十里。

腎開竅於耳,所以腎臟練完之後,耳竅也直接被打開,只要內力充足,輕而易舉就能聽到數十里之外的動靜。

而肺開竅於鼻,練完肺臟後,鼻尖可以輕易嗅出數十里內的任何氣息。

現在的陳宣就有感覺就像是一個無形的頭盔忽然從頭上摘下來了一樣。

只有這時聽到、嗅到的世界纔是最真實的世界。

他心頭感慨,體味着這種奇妙的感覺。

忽然,他打開面板,心中砰砰跳動,帶着期待,向着面板上看了過去。

內力值:3100年。

體力值:45000

氣數值:150.

看清上面的數據後,陳宣心頭大喜。

內力值果然突破到了3000.

這個結果讓他既是意外又是激動。

以自己現在的內力,縱然是五臟大圓滿也能一掌劈死吧?

“對了,現在過去多少時間了?”

陳宣忽然反應過來,從牀榻起身。

但就在這時,他陡然感到腦海一嗡,忽然間多出了一團密密麻麻的信息。

【滅天決】。

他臉色一呆。

什麼情況?

不會吧?

陳宣忽然反應過來,迅速從懷中將之前從東海得到的玉簡取出,直接在面前展開,很快倒吸冷氣。

玉簡上的字跡果然全部消失了。

這份【滅天決】是從這份玉簡進入到自己大腦的?

自己的機緣到了?

陳宣一呆之後,又驚又喜。

自從玉簡得到後,他沒少花費時間研究,水侵、火焚、對着陽光看、在黑夜裏看、閉上眼睛看、滴上鮮血看…幾乎能想到的方法都用過了,可均是沒有效果。

現在他練完第三個臟器後,這上面的字跡居然直接主動進入了他的大腦?

“果然,老話說的好,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是我的終究還是我的。”

他細細琢磨起腦海中的這份功法。

這是一門專門的內功心法,並沒有配套招數之類的,不過這倒沒什麼,根據腦海中信息,這門功法似乎可以搭配任何招數,不管什麼招數,都能以【滅天決】催動。

一旦以【滅天決】催動,就會沾染上【滅絕氣息】,威力會比之前直接暴增一倍左右。

這種【滅天決】的真氣具有難言的殺性,恐怖絕倫,能粉碎一切。

不過練到後期也極其容易走火入魔,一個不慎便會被功法控制,淪爲只知道殺戮的魔頭。

陳宣暗暗警惕。

這功法的名字一看就是帶有龍傲天的氣息,練起來居然也這麼龍傲天。

不過危險歸危險,其產生的威力卻是讓他很難拒絕的。

以【滅天決】催動招數,威力增加一倍,這是什麼概念?

比如以【龍象般若功】催動的一掌,拍出去能有3000年功力,但以【滅天決】來催動,拍出去卻足有6000年功力,這簡直駭世絕倫!

恐怕不管是誰,都無法拒絕這樣的誘惑吧?

“可惜現在已經沒有時間給我練了,只能等後面慢慢練了。”

陳宣暗道。

這功法記載的極爲邪性,涉及到了很多理論都與現在的武學背道相馳。

他需要好好研究一下才能修煉。

陳宣看着手中空蕩蕩的玉簡,將這份玉簡直接丟到了牀頭。

上面的字跡既然消失,留着自然也沒了用處。

“龜哥。”

陳宣走出房門,開口喊道。

“陳宣,你終於出關了。”

院內涼亭,上官炎出現在了這裏,感慨的看着陳宣。

在他對面,龍龜像是個人一樣坐在了一個石椅上,翹着二郎腿,手中抓着一杯美酒在靜靜品味。

“見過捕神。”

陳宣見禮。

“無須客氣,我擔心你會錯過時間,所以這些天一直在這裏。”

上官炎笑道,“現在剛好過去了十三天,根據六扇門密報,那處機緣在昨夜的時候產生了這段時間來最爲猛烈的躁動,我懷疑很可能在這幾天就會徹底出世,所以,你要儘快動身了。”

“我正準備動身。”

陳宣點頭。

“對了,你練到第三個臟器了嗎?”

上官炎問道。

畢竟時間太過短暫,區區十三天就算全力修煉,恐怕也很難練到那一步。

“捕神放心,在下已經成功練完腎臟。”

陳宣微笑。

“好,那就好。”

上官炎欣喜道。

以陳宣的實力,練到第三個臟器後,實力比第一個臟器還要強出不知道多少。

有他存在,大乾皇朝這邊必將會獲得大豐收。

就算是戰力榜前六十的人,估計也能一戰!

“小子,你終於好了。”

龍龜放下了酒杯,直接竄到了陳宣的肩膀。

“對了,我的行禮。”

陳宣反應過來,再次走回房間,將包裹拎起。

裏面是他的五把玉劍、一把寶器、一把殘缺神器,在關鍵時刻都是可以發揮大作用,尤其是五把玉劍乃是施展【五雷震天決】的關鍵所在。

“陳宣,你現在獨自上路,務必要小心,此地距離賀蘭山起碼七八萬裏,期間要經過很多荒蕪之地,我擔心各大勢力的宗師不會那麼容易放過你。”

上官炎告誡。

“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陳宣點頭,和上官炎告辭之後,他直接離開了此地。

在出了城門不遠後,他又專門停下找個酒樓飽餐了一頓,這才正式上路。

陳宣將速度全力展開,一路向北。

現在他的速度簡直快到不可思議,可謂風馳電掣,不過他卻並沒有御空飛行,因爲他發現御空飛行的速度似乎還沒有在地上跑的快。

在地上奔跑的話,他還可以施展【八荒步】,但是若御空飛行的話,【八荒步】的作用將會降到最低,而且大耗真氣,所以他直接邁開雙腿,在地上狂奔,簡直如一道閃電一般。

一口氣直接奔出了大半天,直到圓月高懸,他才突然停下。

四周一片漆黑。

這是一片昏暗的荒蕪區域,四面八方大山連綿,傳來一陣狼嘯之聲。

陳宣吐了一口濁氣,向着四周看去。

“這是到哪了?半天時間跑出多遠了?”

他準備停下,暫時歇息一二。

這一下午,他都是在全力奔跑,中間沒有過絲毫的停留與歇息,速度始終維持在最巔峯,可怕的速度連他自己都爲之驚歎。

更關鍵得是,這一路上他並沒有出現太累的感覺。

他準備在四周打兩隻野兔,先墊墊肚子再繼續趕路。

不多時篝火燃起,在黑夜中亮起光芒。

一陣陣香噴噴的氣息很快從木架上傳來,讓人饞涎欲滴。

就在野兔烤熟,陳宣準備從支架上拿下的時候,忽然眉頭一皺,敏銳的耳力捕捉到了一陣陣極速的破空聲。

他直接回頭,向着黑夜中看去。

只見四面八方,起碼七八道流光在從遠處,向着他這裏極速衝來,每一道都快如閃電。

陳宣眼中露出絲絲異色。

還真有宗師要截殺自己?

他露出微笑,將野兔從烤架上拿下,丟給了龍龜一隻。

“小子,又有人來殺你了。”

龍龜人立而起,啃着野兔。

“看到了。”

陳宣微笑,享用着野兔。

嗖嗖嗖!

一道道流光速度可怕,終於在片刻之後,徹底降落下來,落在了陳宣的四面八方。

足足七道人影。

每一道都眼神銳利,呼吸細密,幾乎微不可聞,身上瀰漫着一陣陣冰冷殺氣,目光在黑夜中如雪亮的閃電一般。

第二百八十七章 摧枯拉朽(第三章)

“各位,吃了嗎?要不要來點?”

陳宣撕下一隻兔腿,露出微笑。

“絕戶手,今晚老夫讓你死無全屍!”

最東面的一位老人語氣冷漠,散發出森森殺意。

陳宣笑容一僵,目光看去,問道:“這位是?”

“老夫【驚雷閣】雷元!”

那位老者語氣冰冷。

他一身灰袍,目光如電,站在黑暗中,整個人瀰漫着一股說不出的氣息。

在他身側,還有一位老人,高高瘦瘦,和他長得有五分相似,穿着一身黑袍,眼神同樣冰冷的看着陳宣。

“原來是【驚雷閣】的朋友,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兩位又何必這麼執着,死者已矣,又何必爲了死者,而送掉生者的性命。”

陳宣平靜開口,“況且你們以爲憑你們會是我的對手嗎?”

“絕戶手,你少要虛張聲勢,你的實力我們早已摸清!”

西側忽然傳來一陣冷笑。

“嗯?”

陳宣露出怪異,目光看去,只見開口的是一位身軀圓胖的老者,一臉冷笑,緊緊地盯着自己。

“我的實力你早已摸清?怎麼摸得?”

陳宣倒是有些好奇。

難道自己3000多年內力的事情,他們知道了?

“你半月之前與北周國宗師戴金剛一戰,一掌將他震得半死,這種實力早已被我們分析透徹,戴金剛擁有九百多年內力,你能一掌將他打成那樣,說明你動用了千年功力,拋去肉身力量加成,你在第一個臟器的內力應該在600到700年之間,而現在你練完第三個臟器,內力最多在1600年上下,在場的宗師中,每一個都是五臟大圓滿,每一個都是擁有1600年內力左右的人,絕戶手,能讓我們這麼多成名宗師出動,你就算死也死的自豪了!”

那圓胖老者冷笑道。

其他各個方向的宗師全都是眼神冰冷,帶着森森寒意,盯住陳宣。

“哦,原來如此。”

陳宣恍然大悟,忽然露出微笑,道:“看來各位倒是不笨,還懂得分析在下的實力,不過,你們確定你們分析的是對的?”

衆多宗師全都眉頭一皺。

難道這小子還有其他底牌?

“故弄玄虛!”

站在南面的一位宗師冷聲道:“各位,不要和他廢話了,直接擊斃,免得被人發現!”

呼!

話音剛落,他的身軀率先衝了過來,帶起一層光芒,向陳宣撲去,一上來就是【甲級殺術】,整個手掌變得烏黑一片,如同墨染,漆黑之中,帶着濃郁死寂。

陳宣眼神一閃,從這一招中瞬間覺察到了一絲熟悉氣息。

破神手?

但又不完全是,脫胎於【破神手】,又遠超於【破神手】。

這是中州杜氏的宗師?

呼呼呼!

在這位杜氏的宗師衝出後,緊跟着又有三位宗師瞬間撲了過來。

無一例外,全都是上來就是【甲級殺術】。

“腦子倒挺靈光,還會分析人,可惜分析錯了。”

陳宣語氣感慨,忽然長身而起,真氣運轉,轟隆一聲,濃郁紫氣從他體內爆發而出,如同潮水一樣,浩浩蕩蕩,讓他渾身上下如同披上了一層紫色火焰。

陳宣手掌運起,踏前一步,同樣是【甲級殺術】。

驚天動地!

砰!

他一掌與那位中州杜氏的宗師撞到了一起,天翻地覆,無盡的光芒向着四面八方橫掃,整個大地都抖動起來,撕裂出了不知道多少裂紋。

地上的篝火瞬間被震得粉碎,數不清的大石沖天而起,嘩啦啦作響,一側的龍龜大罵一聲,趕忙將腦袋和四肢縮入龜殼。

咔嚓!

杜氏宗師的手掌當場被打的斷裂,慘叫一聲,手掌上的烏黑真氣瞬間崩潰,聲音纔剛剛響起,就被陳宣一掌拍在了胸口。

3100年內力外加45000斤體力催動的【甲級殺術】,簡直像是一顆可怕的流星狠狠轟在了他的身上。

噗!

一個照面,杜氏宗師的五臟當場被震的爆開,胸中五氣就像是稀薄的雲朵一樣,直接潰散。

這位成名宗師一口鮮血噴出,身軀當場倒飛,砸在了數十丈之外,再也沒有了任何氣息。

而其他三個正在衝來的宗師和另外三個在旁邊掠陣的宗師,全都眼睛一瞪,簡直不可置信。

這怎麼可能?

他們陡然停下,迅速看向那位杜氏宗師,渾身寒毛倒豎。

杜氏杜久遠,1600年內力,被陳宣一招震死?

他們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

“不好!”

“快走!”

忽然有人反應過來,驚喝一聲,無比果斷,立刻沖天而起。

陳宣這種實力還怎麼打?

讓他們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

誰說他最多是1600年內力?

這他麼哪是1600年?就算是2000年內力也不可能這般可怕?

嗖嗖嗖!

剩下的宗師全都在向着遠處狂衝,毛骨悚然,心頭驚駭,來的時候有多快,去的時候就有多快。

不過在他們動身的剎那,陳宣的身軀早已極速撲出,【八荒步】踩出,閃電般追上了之前三位宗師,一掌一個,紫氣洶涌,全都是【甲級殺術】,不留任何後手。

砰!砰!砰!

三人慘叫,渾身骨骼、經脈一下子被震斷了多少,胸中五氣在他3100年內力和45000斤體力下,簡直像是薄紙一樣,不堪一擊。

三人狂噴鮮血,身軀橫飛而出,狠狠砸在遠處,死的不能再死。

剩下的三人徹底驚恐了,有兩人直接向着南方逃去,另外一人則一路向着北方逃去。

他們面對此刻的陳宣,簡直絲毫一戰的勇氣都沒有。

但凡陳宣之前沒有秒殺杜久遠,他們也敢回頭一戰!

可擁有1600年內力的杜久遠被陳宣一招秒殺,這還怎麼戰?

誰敢回頭?

看到其中兩位宗師向着南方逃去,陳宣眉頭一皺,忽然間雙手運轉起來,掌心中直接出現了一個紫色的圓球,咕嚕嚕作響,如同氣泡一樣,來回扭動。

“三分歸元氣!”

轟!

他雙手一推,紫色圓球瞬間飛出,剛開始還像是西瓜那麼大,飛出的剎那直接變成了房屋般大小,驚天動地,隆隆作響,一路碾碎空氣,向着南面的那兩位宗師極速追了過去。

而陳宣推出一招【三分歸元氣】後,腳步一點,【八荒步】展開,如同一道紫色閃電,向着北面的那位圓胖老者追了過去。

圓胖老者雖然體型不佳,但是輕功卻委實不錯,一路狂衝,如風馳電掣,呼呼作響,臉色煞白,驚恐無比,當真連頭也不敢回一下。

忽然,可怕的勁風聲音從身後閃電般接近而來。

圓胖老者驚駭回頭,瞬間看到了極速追來的陳宣。

“陳宣小友,有話好說,老夫和你並無恩怨,你聽我解釋…”

呼!

陳宣直接一掌拍了下去,【龍象般若掌】運轉到最大,狠狠向着圓胖老者的後背拍去。

圓胖老者露出驚駭,急忙凝聚起渾身功力,迅速回頭抵擋。

這一刻,他雙掌齊出,以【甲級殺術】抗衡。

轟隆!

兩人掌力相激,發出驚天動地的悶響,一層無比可怕的光芒瞬間向着四面八方橫掃而去,一側的密林都被恐怖的真氣餘波直接掃的斷裂,說不清的木屑沖天而去。

噗!

圓胖老者狂噴鮮血,發出慘叫,被陳宣拍斷雙臂,狠狠打在了胸口,整個胸膛瞬間凹陷,渾身上下經脈骨骼噼裏啪啦響個不停,一身衣衫全都炸開了,身上攜帶的任何東西全都在陳宣這一掌下,化爲齏粉。

圓胖老者的身軀直接砸在遠處密林,大口咳血。

陳宣也被震得身軀一晃,倒退一步。

他眉頭皺起,目光看去。

果然,不施展【甲級殺術】,單靠【龍象般若掌】很難一掌殺死對方。

尤其在對方施展【甲級殺術】相抗衡的時候。

呼!

陳宣再次衝過,手掌運起,紫氣澎湃,向着圓胖老者的腦袋落了下去。

一掌拍不死就再來一掌。

不信你練過鐵頭功!

“誤會,陳宣少俠,這是誤會,有話好說,快聽老夫一言。”

圓胖老者驚恐大叫。

砰!

他被陳宣一掌劈在額頭,強大掌力貫穿而下,當場震得七竅噴血,身軀狂顫,這一次再也沒能抵擋得住,整個大腦都被震潰了,身軀狠狠橫飛而出。

“誤會你媽啊!”

陳宣劈死了對方之後,立刻回身,向着那兩位【驚雷閣】的宗師追了過去。

只見他之前推出的那個紫色光球,一路狂衝,在黑夜中泛動着陣陣刺目的光芒,已經變成了房屋那麼大,如閃電一般撞向【驚雷閣】的兩位宗師。

那兩位宗師縱聲長嘯,聲音震動長夜,全都猛然回身,抽出長刀,渾身爆發出無比可怕的氣息,體表浮現陣陣雷光,噼裏啪啦作響,光芒璀璨,全都是【甲級殺術】。

“橫掃千軍!”

轟!轟!

兩人同時劈出可怕的刀罡,足以數十米大小,帶着可怕的光芒,狠狠劈在了那一刻紫色大圓球上,轟的一聲,將巨大的紫色圓球一剖爲三。

不過紫色大圓球被剖開之後,竟沒有絲毫潰散,反而化身爲三,各自撞向了【驚雷閣】的那兩位宗師。

兩位宗師眼睛一瞪,簡直不敢置信。

什麼詭異絕學?

被他們的【甲級殺術】劈開,竟然還能存在。

砰!砰!

兩人反應不及,當場被紫色光球撞中胸口,狂噴鮮血,直接倒飛而出,從高空中狠狠砸落,胸膛凹陷,痛苦無比。

陳宣的身軀迅速衝來,腳踩【八荒步】,如一道紫色閃電一般。

在那兩人從高空墜落的時候,他雙手運起,又是一招【三分歸元氣】,狂推了出去。

轟隆!

紫色光球瞬間衝出,由西瓜大小轉眼變成房屋那麼大,一路發出轟隆隆的聲音,迅速碾壓向【驚雷閣】的兩位宗師。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