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星河磨滅

...

不過,就當他此話剛落的時候,這寂靜的天地間,突然又是有着劍吟聲響徹。

而且,還不是一道!而是兩道!

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那山底之中,居然又是有着兩道七彩劍光,緩緩的升空。

四道七彩劍光並列,那所散發出來的劍意,連這方空間都是隱隱的有些顫抖起來。

而望着那四道七彩劍光,迦圖臉龐上的神情,終於是首次的出現了變化。

...

四道七彩劍光沖天而起,整個空間彷彿都是在此時被分裂。

無法形容的凌厲劍氣,充斥於每一個角落。

任誰都是能夠感受到那四道七彩劍光的恐怖威能。

而武瑤,蘇幼微,趙牧神等人也皆是面色動容,周元這道七彩劍光他們並不陌生,當然知曉這算是他壓箱底的手段,可據他們此前所知,以周元的源氣底蘊,頂多就只能夠施展出一道七彩劍光!

如今這四道七彩劍光,究竟是怎麼搗鼓出來的?!

以周元的源氣底蘊,就算是將源氣榨乾得一絲不剩,也不可能凝鍊出四道七彩劍光吧?

不過在震驚之餘,他們不免心中又是升起了一絲希望,四道七彩劍光,這種級別的攻勢,想必就算那對手是迦圖,也必然是能夠對他造成一些威脅!

說不定,還能夠直接分出勝負!

...

“你倒是隱藏得真深。”

迦圖立於虛空,他望着遠處天空上懸浮的四道七彩劍光,那所散發出來的劍意,即便是他,都是感覺到皮膚微微刺痛,不得不說,周元這一手,的確是有資格對他造成威脅了。

在那崩塌的山底中,塌陷的巨石早已被肆虐的劍氣絞碎成粉末,周元的身影也是自其中緩緩的升起。

周元同樣是凝視着那四道七彩劍光,在此前那祖氣石碑中,他所得到的提升極大,他不僅是讓得七彩斬天劍光更爲的圓滿,而且神府內那葫影內所孕育的劍光,也是從一道,衍生成了兩道。

之後他又是將這新提升的七彩劍光烙入了銀影的空竅之中。

如此一來,他自身再加上銀影,剛好可召喚四道七彩斬天劍光。

這也算是他壓箱底的手段之一了。

呼。

一團白氣自周元的鼻息間噴出,旋即他的眼神變得冷厲下來,他手指結出劍印。

“去吧。”

他也沒有與那迦圖說半句廢話,四道七彩劍光直接是在這一瞬破空而去。

七彩流光劃破長空,那無法形容的凌厲劍意鎖定了迦圖,讓得其無法躲避。

四道斬天劍光齊出,那等聲勢,幾乎是連整個天空都是被分割開來,天地間的源氣,也是紛紛逃散,不敢出現於劍光之前。

劍光速度極快,猶如是能夠穿透空間,僅僅只是一個呼吸,七彩劍光,已是在那迦圖的眼瞳中急速放大。

面對着這般攻勢,迦圖的雙目也是微眯起來,沒了此前那種輕鬆寫意。

他雙手合攏,印法迅速變幻,有低喝響起:“龍鳳天衍輪!”

只見得其周身有龍鳳光影長吟,糾纏在一起,竟是在前方形成了一道約莫千丈龐大的光輪,光輪中,龍鳳盤旋,散發着無邊威能。

他這龍鳳耳墜,乃是聖族聖者爲他所煉製的一道準聖物,此番在這古源天內,若是大功告成的話,他這準聖物甚至能夠完成蛻變,成爲真正的聖物級別。

此物以龍鳳之魂煉製,防禦攻伐集於一體,幾乎讓得迦圖毫無破綻可尋。

而眼下這光輪形態,方纔算是其真正的模樣。

顯然,面對着周元那四道七彩斬天劍光,迦圖也並不想託大,導致陰溝翻船。

嗡嗡!

當那龍鳳光輪出現的時候,四道七彩劍光也是破空而至,最後在那無數道凝重的目光中,宛如開天闢地一般,狠狠的斬落下來。

不過,這般驚天動地般的碰撞,卻並沒有想象中的驚天巨響。

天地間的風聲,彷彿都是在此時凝固。

唯有碰撞處的空間,在不斷的崩裂,無數空間碎片四散飛舞,那碰撞處方圓萬丈,皆是化爲了幽黑的黑洞...

那瞬間的黑光,遮掩了一切。

不過那黑洞般的異象,僅僅只是出現了瞬息,便是消散而去。

噗!

而當黑洞散去的瞬間,所有人見到,有兩道七彩劍光憑空的碎裂開來。

不過,當這兩道七彩劍光碎裂時,那龍鳳光輪上,也是被硬生生的撕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痕。

那龍鳳光輪,顯然只是抵禦下了兩道斬天劍光!

僅剩的兩道劍光直接從此處洞穿而出,斬向了後方的迦圖。

這一幕,頓時讓得五大天域人馬的眼中爆發出激動的光芒,因爲這是交戰以來,周元首次穿透了迦圖的防禦。

迦圖身影暴退,身形宛如流光劃破天際。

不過不論他如何的退避,都是無法擺脫那兩道斬天劍光,磅礴的劍意自前方涌來,幾乎是充斥了視野所見的天地。

避無可避。

轟!

下一個霎那,兩道七彩劍光呼嘯而至,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劈斬在了迦圖身軀之上。

空間被割裂,又是一圈空間黑洞出現在那轟擊之處,恐怖的劍氣風暴肆虐開來,將那虛空都是切割得千瘡百孔...

譁!

聖衍大陣內,有着無數震驚的譁然聲響起。

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激動得面色漲紅,周元此次的反擊太過的凌厲,如今迦圖本體被擊中,必然遭受重創!

這無疑是有了一絲勝利的曙光。

不過,白小鹿,武瑤,蘇幼微等人則是不見放鬆,神色依舊凝重,因爲那迦圖實在是太過的厲害,誰也沒有把握周元這僅剩的兩道劍光能夠將其斬殺。

無數道視線望着那黑色空洞。

黑洞在迅速的消散。

數息後,待得黑洞散去時,無數道看向那裏的瞳孔猛然緊縮。

只見得那裏的虛空中,一道身影負手而立,正是迦圖!

迦圖身軀上並不見任何的傷勢,他面色漠然,只是眉心間,那一直緊閉的豎紋已是張開,神祕的聖瞳顯露出來,聖瞳中,有五顆星辰流轉。

在迦圖身後虛空,虛空中有漫天星辰出現,若是仔細看去,方纔發現,那竟然是一幅約莫萬丈龐大的星圖卷軸。

星圖之內,星河流轉,有無邊之力散發而出。

而此時,所有人都見到,在那由無數星辰所化的星河中,困着兩道七彩流光。

正是周元的兩道七彩劍光。

星河碾壓而下,兩道七彩劍光則是在漸漸的變得黯淡,最終爆發出哀鳴之聲,轟然爆碎。

竟是被那星河所磨滅。

五大天域無數人馬望着這一幕,頓時面色煞白,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恐懼之色升起。

就連白小鹿他們,都是輕輕一嘆。

果然,強如周元這般手段,居然依舊都奈何不了這迦圖...

“這就是聖族最強的天陽境嗎?果真是強到讓人絕望啊。”他們也算是心性堅韌之輩,可此時,也難免的生出了一些無力之感。

虛空上,迦圖眼神不帶絲毫情感的注視着周元,淡淡的道:“你能夠憑藉着這般底蘊,將我逼得施展出聖瞳的力量,周元,你算得上是真正的天驕了,若是你身在我聖族,你的成就說不得比我更強。”

“不過真是可惜...”

迦圖搖搖頭:“那四道劍光,應該算是你最強的攻擊了,憑你的底蘊,不可能再來一次。”

“而我這最強之術...卻纔剛剛展開。”

他指了指身後那萬丈星圖,道:“此爲我聖瞳所衍變,名爲星河破滅圖,威能無窮,源嬰境之下,無有任何手段能破之。”

迦圖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周元,淡聲道:“周元,你告訴我,你怎能贏得了我?”

他的聲音,迴盪於聖衍大陣的每一個角落。

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眼神黯淡,渾身散發着絕望的氣息。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此時氣勢駭人的迦圖,其身後那萬丈星圖,更是神祕詭異,讓人心生恐懼。

他抹去嘴角的血跡,這般時候,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這迦圖的強大,這一戰,可謂是這些年中,他所經歷過最爲慘烈與艱難的一場。

諸多手段底牌盡出,依舊是被對方輕鬆化解。

只是,不管是何等的艱難,要讓他放棄,卻是斷然不可能。

迦圖望着周元,他見到後者眼中的戰意依舊未曾熄滅,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後者的堅韌,着實是超出了他的意料,若是換作常人,此時應該早已徹底的絕望。

他搖了搖頭,不再多說,只是袖袍輕輕一揮。

轟!

那一瞬,巨大無比的星圖閃爍,天地猶如是被轉移。

而周元也是察覺到空間異動,再度回神時,便是眼瞳緊縮的發現,他已是立於那星圖之內,在其四周,龐大到看不見盡頭的星河在流淌,一股恐怖的力量,以碾壓之勢籠罩下來。

他的身上,血肉頓時崩裂,鮮血滾滾的流淌下來。

迦圖那漠然的聲音,也於此時,響徹而起。

“周元...結束了。”

“這一次,你翻不了盤。”

聲音落下,星河開始收縮,帶來了毀滅。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第四道聖紋

轟!

龐大無比的星河在周元的四方流轉,緩緩的收縮。

而每一次的收縮,都是有着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自四面八方涌來,在那種力量下,周元周身涌動的源氣幾乎是節節敗退,恐怖的壓迫直接是籠罩他的身軀,直接是導致其肉身都開始崩裂,鮮血流淌。

這星河磨滅之力,的確是恐怖到了極致。

周元面色陰沉,這迦圖的聖瞳已至五星之境,這所衍變而出的手段,比起此前那須雷的劫雷還要更爲的可怕。

呼。

周元感受着四周那不斷壓縮而來的恐怖力量,深吸一口氣,一道丈許法域頓時延展開來,將他護在其中。

天誅法域!

這道法域一出,倒是大大的削減了那星河收縮所帶來的恐怖力量,但周元的神色不見絲毫的輕鬆,反而愈發的凝重,因爲天誅法域有着時間限制,不可能一直持續。

而單純的要比源氣雄渾程度,周元知曉,他是比不過迦圖那五十六億的源氣底蘊。

所以陷入僵持戰的話,必然是他這裏先落敗。

這一點,那迦圖顯然同樣知曉,於是他對周元祭出這丈許法域抵禦星河磨滅之力,不僅沒有半點驚怒,反而面露冷笑。

周元的所作所爲,已是表明了他的黔驢技窮。

迦圖雙手緩緩的合攏,星河繼續不急不緩的收縮。

而周元周身那丈許法域,也是有着些許漣漪涌現。

這一幕,任誰都是看得出來,周元已經開始陷入了絕境。

聖衍大陣內,五大天域的人馬面色慘白的望着那被困在星河之中的周元,眼中滿是絕望之意,他們知道周元已經傾盡全力了,可是那迦圖真的太過強橫。

即便是周元那威力極爲驚人的四道七彩劍光,都未能將其斬殺。

面對着這般強敵,如果換做他們的話,恐怕此時真是一點戰意都沒了。

不僅是他們,就連白小鹿他們那些五大天域的頂尖人物,此時也都是心在不斷的下沉,那迦圖聖瞳所衍變的星河,實在是太過的恐怖,除非周元能夠再施展出先前的四道劍光,不然的話,恐怕是難以脫困的。

無數道視線匯聚於那星河中的身影,聖族的人馬,皆是在嬉笑,而五大天域的人馬,則是在漸漸的被絕望所籠罩。

隨着時間的推移。

周元周身的那法域震盪得越來越厲害,甚至開始變得淡化,那是即將散去的跡象。

迦圖立於星河之外,他負手而立,眼神淡漠的望着周元的身影,道:“你的樣子,真是狼狽啊。”

“我倒是想要看看,失去了這圈小小法域,你能夠在我的星河磨滅下堅持多久的時間?”

咔嚓!

隨着他聲音的落下,周元身軀外的天誅法域終於是抵達了極限,最終漸漸的變得虛無。

而法域的散去,那無比恐怖的力量再度瘋狂的涌來。

嗤啦!

周元身軀上,一道道裂痕瞬間被撕裂出來,他皮膚上有着琉璃玄光涌動,不過琉璃玄光雖說加強了他的防禦,但卻依舊無法抵禦住那星河的磨滅之力。

“大炎魔!”

周元眼神冰冷,身軀上有赤紅紋路浮現,高溫升騰。

“太乙青木痕!”

血肉中,有一道道古老的痕跡浮現出來,爆發出磅礴的生機,不斷的修復着體內的傷勢。

此時的周元,可謂是將諸多手段盡數的施展了出來,想要抵禦住來自星河的磨滅之力。

可是,這些顯然都還不夠。

他的血肉在一點點的崩裂,隱隱可見白骨都在漸漸的碎開,身軀上的傷勢,讓人毛骨悚然。

他的身軀,彷彿是在不斷的發出嘎吱的聲響。

猶如即將被重力徹底的壓垮,看上去狼狽到了極致。

滿臉鮮血的周元,也是在此時緩緩的閉上了血紅的眼瞳,似是放棄了。

迦圖見狀,仰天大笑,笑聲響徹在聖衍大陣的每一個角落:“哈哈哈,這就是下五天中最強的天陽境嗎?說你們卑賤螻蟻還不信,這般力量,也敢挑釁我聖族?!”

無數五大天域的人馬緊握着拳頭,指尖都刺入了掌心,然而那肉體上的刺痛,卻比不上心中的憤怒與絕望。

白小鹿望着這一幕,小臉上露出不符合她外形年齡的苦笑:“連周元都被逼成這樣了嗎...”

即便是驕傲如她,都對周元的實力很認可,可現在,連周元都擋不住迦圖,這還能有什麼希望?

“周元...”

武瑤望着那星河之中血肉模糊的人影, 微微沉默,喃喃道:“你這般人物,怎能倒在這裏?我可是說過,未來要由我來打敗你的!”

“殿下...”

蘇幼微仰起滿是血污的清麗臉蛋,素來堅強的她,此時也是忍不住的紅了眼眶,身軀不斷的顫抖着。

“對不起,都是我太沒用了。”

“一點忙都幫不上你...”

她原本以爲經過這些年的修煉,她已是能夠和周元並肩面對一切,可到頭來,她卻發現,自己依舊還不夠...

趙牧神面色陰沉的望着虛空中,咬牙道:“周元啊周元,你好歹也是打敗了我的人,我不信你會在這裏輸掉!”

“而且...我可真是不想死在這裏啊!”

“這聖族,老子還沒吃夠呢!”

可是,雖然這般說着,但即便是驕傲如他,也完全不知道,面對着如此變態的迦圖,周元究竟還能夠有什麼手段來破局。

或許,他只是在相信着那個以往總是能夠創造奇蹟的周元吧。

哈哈哈!

迦圖的笑聲,還在天地間迴盪。

“周元,你感覺到沒有?那些下五天螻蟻的絕望?”

“他們似乎還在指望你能夠翻盤呢!”

“現在,你有沒有後悔不知天高地厚的帶着這些蠢貨來闖陣?!你說這些人全部死在這裏,你周元的名字會不會在下五天臭名昭著?”

“哈哈,他們的死,可都是你造成的!”

迦圖肆無忌憚的嘲笑着,言語誅心。

笑了半晌,迦圖伸了一個懶腰,淡笑道:“時間差不多了。”

此時星河的收縮已經達到一個最強的程度。

周元的身軀上,血肉甚至都是在一塊塊的脫落,然後直接是被那股恐怖的力量化爲粉末。

“咦?”

就在此時,迦圖突然發現周元的肉身開始枯萎,整個人的身軀變得乾枯,宛如鮮血被榨乾,看上去宛如干屍一般。

迦圖眼中掠過一抹驚疑之色,因爲這顯然不是他那星河磨滅之力所導致。

這傢伙,又在做什麼?

迦圖目光閃爍,旋即化爲狠辣之色:“裝神弄鬼,死吧!”

他雙掌合攏。

轟!

只見得那星河猛的一震,宛如巨大的光環陡然內縮,恐怖的力量層層疊疊的涌來,直接是碾碎了空間,然後對着周元所在處籠罩而下。

那股力量一旦落下來,周元必然是屍骨無存!

無數道視線在此時聚焦而來,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而在那毀滅力量滾滾而來的時候,周元依舊是緊閉着雙目,猶如對那即將來到的毀滅毫無感知。

可是,若是有人能夠看見其身軀內的動靜,就會發現,此時周元體內的所有的力量,都在瘋狂的對着一個方向匯聚而去。

甚至,他還在燃燒着血肉的力量。

顯然是爲此傾盡了一切。

因爲,這同樣也是他最後的手段。

那道手段,尋常時候難以的開啓,唯有在這最爲性命攸關的時候,自身的精氣神方纔能夠凝鍊到極致,再輔於血肉的力量以及那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然。

“出來吧!”

低沉的怒吼聲,在周元的心靈中響徹起來。

神府之內,那一顆符文光球之上,那多年來始終沉寂的一道神祕光紋,終於是在這一刻,陡然間爆發出璀璨之光。

那是...

蒼玄聖印的第四道聖紋!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