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四道劍光

...

但是...獵物再怎麼瘋狂的爆發,那始終都只是獵物,它的作用,只是爲了取樂。

而一旦樂子享受完了,這獵物,也就該直接宰了。

“周元,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究竟能給我帶來幾分的樂子吧?”

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迦圖的身影再度消失於原地。

恐怖的攻勢,又降臨了。

...

轟!

虛空上,兩道身影如電光般劃過,帶起刺耳音爆。

恐怖的源氣風暴以兩人爲源頭,肆虐席捲,下方的山川河流直接是在那戰鬥的餘波中不斷的被撕碎破壞,那種破壞力,看得無數關注於此的諸多視線都是心驚膽戰。

唰!

迦圖的身影宛如是瞬移般出現在了周元的右側,一拳轟出,一道源氣洪流如怒龍般咆哮天際,裹挾着毀滅之勢,對着周元籠罩而下。

不過就當那攻勢呼嘯而至時,周元背後那銀色雙翼一震,其身形便是出現在了百丈之外,險險的避開了迦圖的攻勢。

此前他的速度完全不及迦圖,但在藉助銀影這新的形態下,那銀翼也讓得他的速度得到了極大的增幅,這才能夠險險的避開對方的攻勢。

但周元也不敢有絲毫的放鬆,因爲即便是憑藉着銀影的力量,現在的他,速度也就堪堪與迦圖持平而已。

砰!

所以,當周元身影剛剛退避而出時,迦圖的冷笑聲已是響徹在耳邊。

如暴雨般的源氣掌印,彷彿那巨人之拳,不斷的轟下。

如此攻勢,即便是周元的速度也無法盡數的避開,因此面對着那些無法躲避的攻勢,他也是傾盡全力的迎了上去。

轟轟!

源氣震盪,萬丈龐大的滾滾氣浪成環形般的爆發開來。

當周元藉助了銀影新形態的力量下,他在面對着迦圖那恐怖的攻勢時,已是有了一些抵禦之力。

但顯然...當兩人正面交鋒時,依舊還是迦圖佔據着絕對的上風。

那五十六億的源氣底蘊,將周元牢牢的壓制住。

“大炎魔!”

周元咆哮,身軀上有着赤紅紋路浮現,高溫升騰,引得虛空扭曲。

“萬鯨!”

周元一筆砸出,肉身的力量與體內源氣盡數的融合,古鯨虛影盤旋而出,斑駁筆身揮砸而下,高空上的雲層,都是在這般力量的肆虐下被震碎開來。

他這一筆之力,若是換作此前的須雷,恐怕能夠直接將其轟殺。

面對着強勢的迦圖,周元顯然是諸多手段盡數的施展了出來,不敢有所保留。

“呵...”

恐怖的攻勢席捲而來,那迦圖咧嘴一笑:“總算是有點像樣的攻擊了。”

話這般說着,但他並沒有任何退避的跡象,反而是一步踏出,雙手結出一道玄妙拳印。

“大獅子印!”

拳印揮出,天地間彷彿是有着一道嘹亮獅吼聲響徹而起,在那迦圖的拳印,似是化爲了一頭遠古巨獅,帶着無邊的霸氣與兇悍穿透時空而至,與那砸來的天元筆硬憾。

鐺!

巨聲炸響,虛空直接破碎。

天地間猶如是有颶風瘋狂的肆虐,破碎着一切之物。

周元那匯聚了極強力量的一擊,竟然是硬生生的被那迦圖一拳抵禦而下!

甚至於連天元筆筆尖毫毛,都是在此時被震碎無數,化爲漫天的屑末飛舞。

周元眼見一擊不成,眼中寒光閃爍,屈指一彈那斑駁筆身,只見得筆身之上,有一道源紋亮起光澤。

“吞魂,葬魂!”

轟!轟!轟!

下一瞬,天元筆尖,竟是有着三道巨聲響徹,其中所隱藏的一股恐怖神魂衝擊,以磅礴之勢,狠狠的衝向了迦圖。

這是天元筆的吞魂之紋!

三段葬魂的力量,即便是此時周元的神魂,都是感覺到眉心刺痛不已。

但他卻並沒有理會神魂的刺痛,眼中有狠色掠過,再度將那吞魂之紋中蘊含僅剩的力量,盡數的噴發。

轟!

第四段葬魂之力!

當這第四段葬魂爆發的時候,周元的鼻孔間,也是有着一道血跡流淌下來,額頭處青筋聳動,眉心神魂傳來了撕裂般的劇痛。

天元筆的葬魂之力,乃是專門攻擊神魂,這迦圖源氣太過的雄渾,周元只能嘗試進攻其神魂,試試能否會有效果。

恐怖的神魂之力衝擊而至,那迦圖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異之色,顯然周元這隱藏的一手,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攻擊我的神魂嗎?”

“倒是有些想法。”

但迦圖並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是一聲輕笑,他雙耳處的龍鳳耳墜輕輕一搖,掉落而下,然後化爲兩道龍鳳光影在面前盤旋,猶如是一面龍鳳光盾。

轟!

葬魂所形成的神魂攻勢,盡數的撞擊在那龍鳳光盾之上,但卻僅僅只是讓得後者蕩起一圈圈的漣漪,最後那龍鳳張嘴,竟是直接將那散逸的神魂之力全部的吞了下去。

周元見到這一幕,心頭頓時沉了下去,這迦圖的手段層出不窮,實在是太過的棘手了。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抽身而退。

“打完就想走?”

迦圖一笑,眼眸淡漠的注視着暴退的周元,旋即他一拳轟出。

拳頭穿過面前的龍鳳光盾,只見得那龍鳳光影直接是覆蓋在其拳頭上,宛如是化爲了龍鳳拳套,而先前吞下的神魂衝擊,也是在此時噴薄而出。

轟!

那一拳轟出,竟是貫穿了空間,直接是出現在了周元前方。

拳勁之上,不僅有着周元先前的葬魂之力,還匯聚着迦圖那恐怖的源氣。

兩者疊加,這般反擊,堪稱是可怕。

砰!

於是,周元再度被一拳轟飛了。

他的身影劃破天空,直接是將一座巍峨山嶽生生的轟得崩塌下去,巨石滾落,將他埋得死死的。

聖衍大陣內,諸多聖族的強者發出鬨笑之聲,眼神戲謔。

而五大天域的人馬,則是面色蒼白,這迦圖真的是太恐怖了,他就如同是一個魔王一般屹立在那裏,不論周元如何的爆發手段,都始終奈何不得他。

不僅是他們,就連白小鹿,武瑤,蘇幼微,趙牧神等人,都是在此時有些沉默。

這同樣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周元被對手全方面的壓制。

迦圖太強了,如果此時讓他們與周元換個位置的話,恐怕他們是真的會有些絕望,周元能夠做到與迦圖糾纏到這般地步,當真算是極爲不容易了。

可是,如果他們想要取勝的話,這樣依舊還不夠啊...

...

迦圖立於虛空,他望着那塌陷的巍峨山嶽,漫不經心的笑道:“應該沒被打死吧?”

嗡!

迴應他的,是那天地間突然響徹而起的嘹亮劍吟之聲。

轟!

一道無比鋒銳的劍氣,在此時自那山底之中瀰漫出來,無數的巨石在此時頃刻間的化爲粉末。

劍氣的上方,連天空似乎都是裂開了縫隙。

“這就是你那一道聖源術劍氣嗎?果真是鋒銳凌厲啊。”迦圖似是好奇的說着,顯然對周元這般手段早就有所瞭解了。

咻!

一道七彩劍光,緩緩的升騰而起。

“這道劍光的確很厲害,不過如果只是一道的話,恐怕還不夠哦。”迦圖微笑道。

嗡!

而似是迴應他的話音,天地間又是一道嘹亮劍吟響徹,第二道七彩劍光,升空而起。

“喲喲,有意思了。”

“這應該就算是你最強的攻擊了吧?”迦圖拍了拍手,說道。

“我將它們摧毀的話,你們是不是,就該徹底絕望了?”

不過,就當他此話剛落的時候,這寂靜的天地間,突然又是有着劍吟聲響徹。

而且,還不是一道!而是兩道!

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那山底之中,居然又是有着兩道七彩劍光,緩緩的升空。

四道七彩劍光並列,那所散發出來的劍意,連這方空間都是隱隱的有些顫抖起來。

而望着那四道七彩劍光,迦圖臉龐上的神情,終於是首次的出現了變化。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星河磨滅

四道七彩劍光沖天而起,整個空間彷彿都是在此時被分裂。

無法形容的凌厲劍氣,充斥於每一個角落。

任誰都是能夠感受到那四道七彩劍光的恐怖威能。

而武瑤,蘇幼微,趙牧神等人也皆是面色動容,周元這道七彩劍光他們並不陌生,當然知曉這算是他壓箱底的手段,可據他們此前所知,以周元的源氣底蘊,頂多就只能夠施展出一道七彩劍光!

如今這四道七彩劍光,究竟是怎麼搗鼓出來的?!

以周元的源氣底蘊,就算是將源氣榨乾得一絲不剩,也不可能凝鍊出四道七彩劍光吧?

不過在震驚之餘,他們不免心中又是升起了一絲希望,四道七彩劍光,這種級別的攻勢,想必就算那對手是迦圖,也必然是能夠對他造成一些威脅!

說不定,還能夠直接分出勝負!

...

“你倒是隱藏得真深。”

迦圖立於虛空,他望着遠處天空上懸浮的四道七彩劍光,那所散發出來的劍意,即便是他,都是感覺到皮膚微微刺痛,不得不說,周元這一手,的確是有資格對他造成威脅了。

在那崩塌的山底中,塌陷的巨石早已被肆虐的劍氣絞碎成粉末,周元的身影也是自其中緩緩的升起。

周元同樣是凝視着那四道七彩劍光,在此前那祖氣石碑中,他所得到的提升極大,他不僅是讓得七彩斬天劍光更爲的圓滿,而且神府內那葫影內所孕育的劍光,也是從一道,衍生成了兩道。

之後他又是將這新提升的七彩劍光烙入了銀影的空竅之中。

如此一來,他自身再加上銀影,剛好可召喚四道七彩斬天劍光。

這也算是他壓箱底的手段之一了。

呼。

一團白氣自周元的鼻息間噴出,旋即他的眼神變得冷厲下來,他手指結出劍印。

“去吧。”

他也沒有與那迦圖說半句廢話,四道七彩劍光直接是在這一瞬破空而去。

七彩流光劃破長空,那無法形容的凌厲劍意鎖定了迦圖,讓得其無法躲避。

四道斬天劍光齊出,那等聲勢,幾乎是連整個天空都是被分割開來,天地間的源氣,也是紛紛逃散,不敢出現於劍光之前。

劍光速度極快,猶如是能夠穿透空間,僅僅只是一個呼吸,七彩劍光,已是在那迦圖的眼瞳中急速放大。

面對着這般攻勢,迦圖的雙目也是微眯起來,沒了此前那種輕鬆寫意。

他雙手合攏,印法迅速變幻,有低喝響起:“龍鳳天衍輪!”

只見得其周身有龍鳳光影長吟,糾纏在一起,竟是在前方形成了一道約莫千丈龐大的光輪,光輪中,龍鳳盤旋,散發着無邊威能。

他這龍鳳耳墜,乃是聖族聖者爲他所煉製的一道準聖物,此番在這古源天內,若是大功告成的話,他這準聖物甚至能夠完成蛻變,成爲真正的聖物級別。

此物以龍鳳之魂煉製,防禦攻伐集於一體,幾乎讓得迦圖毫無破綻可尋。

而眼下這光輪形態,方纔算是其真正的模樣。

顯然,面對着周元那四道七彩斬天劍光,迦圖也並不想託大,導致陰溝翻船。

嗡嗡!

當那龍鳳光輪出現的時候,四道七彩劍光也是破空而至,最後在那無數道凝重的目光中,宛如開天闢地一般,狠狠的斬落下來。

不過,這般驚天動地般的碰撞,卻並沒有想象中的驚天巨響。

天地間的風聲,彷彿都是在此時凝固。

唯有碰撞處的空間,在不斷的崩裂,無數空間碎片四散飛舞,那碰撞處方圓萬丈,皆是化爲了幽黑的黑洞...

那瞬間的黑光,遮掩了一切。

不過那黑洞般的異象,僅僅只是出現了瞬息,便是消散而去。

噗!

而當黑洞散去的瞬間,所有人見到,有兩道七彩劍光憑空的碎裂開來。

不過,當這兩道七彩劍光碎裂時,那龍鳳光輪上,也是被硬生生的撕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痕。

那龍鳳光輪,顯然只是抵禦下了兩道斬天劍光!

僅剩的兩道劍光直接從此處洞穿而出,斬向了後方的迦圖。

這一幕,頓時讓得五大天域人馬的眼中爆發出激動的光芒,因爲這是交戰以來,周元首次穿透了迦圖的防禦。

迦圖身影暴退,身形宛如流光劃破天際。

不過不論他如何的退避,都是無法擺脫那兩道斬天劍光,磅礴的劍意自前方涌來,幾乎是充斥了視野所見的天地。

避無可避。

轟!

下一個霎那,兩道七彩劍光呼嘯而至,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劈斬在了迦圖身軀之上。

空間被割裂,又是一圈空間黑洞出現在那轟擊之處,恐怖的劍氣風暴肆虐開來,將那虛空都是切割得千瘡百孔...

譁!

聖衍大陣內,有着無數震驚的譁然聲響起。

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激動得面色漲紅,周元此次的反擊太過的凌厲,如今迦圖本體被擊中,必然遭受重創!

這無疑是有了一絲勝利的曙光。

不過,白小鹿,武瑤,蘇幼微等人則是不見放鬆,神色依舊凝重,因爲那迦圖實在是太過的厲害,誰也沒有把握周元這僅剩的兩道劍光能夠將其斬殺。

無數道視線望着那黑色空洞。

黑洞在迅速的消散。

數息後,待得黑洞散去時,無數道看向那裏的瞳孔猛然緊縮。

只見得那裏的虛空中,一道身影負手而立,正是迦圖!

迦圖身軀上並不見任何的傷勢,他面色漠然,只是眉心間,那一直緊閉的豎紋已是張開,神祕的聖瞳顯露出來,聖瞳中,有五顆星辰流轉。

在迦圖身後虛空,虛空中有漫天星辰出現,若是仔細看去,方纔發現,那竟然是一幅約莫萬丈龐大的星圖卷軸。

星圖之內,星河流轉,有無邊之力散發而出。

而此時,所有人都見到,在那由無數星辰所化的星河中,困着兩道七彩流光。

正是周元的兩道七彩劍光。

星河碾壓而下,兩道七彩劍光則是在漸漸的變得黯淡,最終爆發出哀鳴之聲,轟然爆碎。

竟是被那星河所磨滅。

五大天域無數人馬望着這一幕,頓時面色煞白,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恐懼之色升起。

就連白小鹿他們,都是輕輕一嘆。

果然,強如周元這般手段,居然依舊都奈何不了這迦圖...

“這就是聖族最強的天陽境嗎?果真是強到讓人絕望啊。”他們也算是心性堅韌之輩,可此時,也難免的生出了一些無力之感。

虛空上,迦圖眼神不帶絲毫情感的注視着周元,淡淡的道:“你能夠憑藉着這般底蘊,將我逼得施展出聖瞳的力量,周元,你算得上是真正的天驕了,若是你身在我聖族,你的成就說不得比我更強。”

“不過真是可惜...”

迦圖搖搖頭:“那四道劍光,應該算是你最強的攻擊了,憑你的底蘊,不可能再來一次。”

“而我這最強之術...卻才剛剛展開。”

他指了指身後那萬丈星圖,道:“此爲我聖瞳所衍變,名爲星河破滅圖,威能無窮,源嬰境之下,無有任何手段能破之。”

迦圖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周元,淡聲道:“周元,你告訴我,你怎能贏得了我?”

他的聲音,迴盪於聖衍大陣的每一個角落。

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眼神黯淡,渾身散發着絕望的氣息。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此時氣勢駭人的迦圖,其身後那萬丈星圖,更是神祕詭異,讓人心生恐懼。

他抹去嘴角的血跡,這般時候,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這迦圖的強大,這一戰,可謂是這些年中,他所經歷過最爲慘烈與艱難的一場。

諸多手段底牌盡出,依舊是被對方輕鬆化解。

只是,不管是何等的艱難,要讓他放棄,卻是斷然不可能。

迦圖望着周元,他見到後者眼中的戰意依舊未曾熄滅,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後者的堅韌,着實是超出了他的意料,若是換作常人,此時應該早已徹底的絕望。

他搖了搖頭,不再多說,只是袖袍輕輕一揮。

轟!

那一瞬,巨大無比的星圖閃爍,天地猶如是被轉移。

而周元也是察覺到空間異動,再度回神時,便是眼瞳緊縮的發現,他已是立於那星圖之內,在其四周,龐大到看不見盡頭的星河在流淌,一股恐怖的力量,以碾壓之勢籠罩下來。

他的身上,血肉頓時崩裂,鮮血滾滾的流淌下來。

迦圖那漠然的聲音,也於此時,響徹而起。

“周元...結束了。”

“這一次,你翻不了盤。”

聲音落下,星河開始收縮,帶來了毀滅。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