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強大的迦圖

...

立於空間漩渦前的周元,也是聽見了那些聲音,他沒有回頭,只是一步踏出,毫不猶豫的踏入了那空間漩渦中。

面對着那位聖族最強的天陽境強者,即便是此時的周元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但不管如何,他不可能退縮。

此戰...

非死既生。

別無他路。

...

當周元踏入空間漩渦的那一瞬,眼前的空間瞬間出現了變化。

他的目光掃開,只見得所處之地,乃是一座巨大無比的懸空陸地,陸地之上,山川河流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古老巍峨。

而源氣灌注雙目,還能夠看見極爲遙遠的虛空中,還存在着一塊塊懸浮的陸地。

無盡高空上,日月同時現於天際,奇妙莫測。

不過周元並沒有太多的在意環境的變化,他的目光直接是鎖定向遠處,那裏有着一座如擎天之柱般的山嶽矗立,山嶽破開了雲層,雄偉得讓人感覺到自身是何等的渺小。

而此時,在那山巔的一顆青松上,一道人影靜靜的盤坐。

他沒有理會周元的出現,而是擡頭凝視着天空上的日月,他一言不發,但整個天地間,都是有着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在涌動,那種壓迫,引得此時的周元,都是感覺到身軀變得沉重起來。

“迦圖...”

周元盯着那道人影,眼眸深處有殺機浮現。

似是察覺到他涌動的殺機,那道人影終於是低頭,然後目光投向了周元,微微一笑,雙耳處的龍鳳耳墜輕輕搖擺:“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夠來到我的面前。”

“你能夠以下五天的出身,達到這般成就,算得上是人傑了。”

“所以我願意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奉我爲主,我可請求我聖族的聖者,爲你改造血脈,成爲我聖族的裔族。”

周元眼眸微擡,淡淡的道:“相比這個,我更想做的是...打死你。”

迦圖搖搖頭, 有些惋惜的道:“你們這些下五天的卑賤螻蟻,總是這般的不識擡舉以及癡心妄想。”

“也罷,既然你這麼想死,我也只能成全你。”

他的目光看向這方節點空間,道:“如今聖衍大陣源氣紊亂,整個結界內的所有人,應該都能夠看見這裏...你應該是承載了下五天所有人的希望吧?”

他的脣角掀起一抹玩味之色:“你說如果當他們發現,他們這最後的希望其實也並沒有任何作用的時候,會不會怨恨你的弱小與無用?”

“有時候希望的破滅,可是會讓人絕望到瘋狂的。”

“你的廢話太多了一些。”周元面無表情,一步踏出。

轟!

三輪天陽在其身後若隱若現,最後徹底的變得清晰起來,神府天陽外顯,越是清晰,就能夠與天地間源氣形成更爲敏銳的聯繫,由此也能夠看出周元對眼前迦圖的忌憚。

四十三億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爆發。

但這卻並沒有結束。

“晉升!”

“地聖紋!”

兩大祕法同時催動,周元的源氣底蘊節節攀升,白金源氣咆哮天際,那隱隱間的古老龍吟聲,迴盪於天地間。

五十億源氣底蘊!

面對着這般強敵,周元不打算有任何的試探性舉動。

五大天域無數人的目光望着這一幕,皆是有些震撼,即便是隔着層層空間節點的阻礙,但這卻並不妨礙他們從周元身上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源氣壓迫。

“七爪天陽?”

迦圖凝視着周身那三道天陽上的古老龍紋,眉頭微挑。

“能夠以下五天的資源和卑賤人族的身份達到這一步,你的確算得上是真正的天驕,難怪連須雷都攔不住你。”

周元依舊沒有回話的意思,他單手結印,袖袍一抖。

轟隆!

有巨大的雷鳴在其袖中響徹,下一瞬,只見得一道黑白雷光咆哮而出,那雷光宛如是貫穿了天地,直接是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裹挾着驚人的力量直接對着迦圖奔襲而去。

陰陽雷紋鑑!

黑白雷光洞穿天地而來,迦圖雙目卻是毫無波瀾的望着這一幕,待得那雷光距離面前不過丈許距離時,他方纔張大嘴巴,輕輕一噴。

有一縷暗白色的氣流噴出來。

那氣流一出現,整個天地的溫度驟降,迦圖周身的空間都是在此時彷彿被冰凍,空氣中憑空出現了無數的冰晶。

噗!

暗白氣流與那黑白雷光相撞,下一瞬,只見得雷光直接是被冰凍,最後在撞擊到其面前時,被一股無形而強大的力量,直接生生的撞成了無數光點...

聖衍大陣內,五大天域無數人望着這一幕,心頭都是有着寒意升起,周元如此強大的攻勢,竟然被迦圖如此輕描淡寫的就給破解了...

這人,究竟有多強?!

周元同樣是面色凝重,那迦圖只是坐在那裏,就給他帶來了一股極大的壓迫以及危險氣息。

他感覺,這迦圖恐怕是這些年來在同等級中,他所遇見過最危險的人。

迦圖伸了一個懶腰,淡淡的道:“其實之前須雷和你說的話是對的,你不應該來到我的面前,因爲那樣的話,或許你的所有自信都將會被摧毀。”

當他說着話的時候,他四周的虛空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

一股恐怖的源氣波動自他的體內緩緩的升騰而起,迦圖的源氣,呈現深沉的銀色,其中彷彿是有着無數星沙在閃爍,神祕中有帶着一股能夠凍結一切的極寒之意。

在他的身後,源氣升騰間,三輪天陽緩緩的浮現。

而當周元見到那三輪天陽時,瞳孔頓時忍不住猛的一縮。

因爲他在上面見到了熟悉的龍紋...

而且,比他天陽上的龍紋還要多!

那是...八爪天陽!

周元抿了抿嘴巴,雖說心緒翻涌得有些厲害,但說實在的他並不感到驚訝,畢竟他能夠達到七爪天陽,而這身爲聖族中最強的天陽境,迦圖所得到的資源以及機緣,不太可能會比他弱。

迦圖的天賦顯然也是毋庸置疑,不然他坐不到這個位置。

所以當他擁有着天賦以及足夠的資源,機緣的時候,他達到八爪天陽,並非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周元臉龐上的凝重越來越濃郁,渾身皆是緊繃起來,因爲除了八爪天陽外,他還能夠感覺到,迦圖自身的源氣底蘊也是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

那應該是...五十一億的源氣底蘊!

要知道,周元如今這五十億的底蘊,可是經過了兩次祕法的增幅,可眼下,迦圖光是自身的底蘊,就達到了五十一億,這比周元的原始底蘊,強了八億!

迦圖嘴角帶着玩味的盯着周元,旋即他單手結印。

“轟!”

天地震盪間,迦圖的源氣底蘊再度開始了暴漲。

五大天域無數人心神顫抖的望着這一幕,他們知道,這是迦圖也催動了祕法...

明明在源氣底蘊上面,他已經佔據了上風,可他依舊催動了祕法,顯然,這是要殺人誅心。

他是真的要讓周元以及五大天域所有看着這裏的人感覺到什麼叫做絕望。

在那無數道驚顫的目光中,迦圖的源氣底蘊不斷的攀升,最終達到了五十六億的地步。

恐怖的源氣呼嘯於這座空間節點內,迦圖周身的空間彷彿都是有些無法承受,不斷的在扭曲,甚至破碎...

其腳下的那座巍峨如擎天柱般的山嶽,也是在此時微微的顫抖着,山石滾落。

五十六億...

面對着這種狀態的迦圖,即便是周元,都是首次的感到一些頭皮發麻,這就是聖族最強的天陽境嗎?竟然...能夠變態到這種程度。

“顫抖了嗎?”

迦圖衝着周元露出和煦的笑容。

“不過可惜,我並不喜歡給人兩次機會。”

當那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迦圖的身影,卻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周元面色一變,身影化爲陰影暴退。

然而他身影剛動,面前的虛空便是破碎開來,一道身影宛如瞬移般的出現在周元前方,然後一掌輕飄飄的落下。

那一掌看似輕描淡寫,可其下卻是匯聚着極爲恐怖的源氣,一掌之下,虛空直接破碎。

整個天地間,彷彿都有爲此震動。

面對着那猶如遮蔽了所有退路的一掌,周元根本就沒有任何躲避的機會,而且掌風來得太快,待得他雙臂剛剛交叉於面前形成防禦時,掌印就落了下來。

轟!

萬丈龐大的源氣衝擊光環自虛空上擴散開來。

那裏的空間爆碎。

而周元的身影,更是直接被轟得倒飛而下,重重的撞進了大地之中,整個地面被撕裂,形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裂痕...

那種痕跡,宛如是隕石撞擊大地。

聖衍大陣內,五大天域無數人通體冰寒的望着這一幕,眼中有着驚駭與絕望在升騰。

誰能想到,他們五大天域最強的天陽境,在面對着聖族最強的天陽境時,竟幾乎是被...

一掌秒殺?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古神經?

望着那地面上如深淵般的裂痕,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渾身冰冷,特別是那些熟悉周元的人,更是面色難看。

因爲他們此前見證過周元一次次面對對手時,都是強勢的取勝,類似這種一個照面近乎被秒殺的情況,幾乎是從未遇見過...

而這也能夠說明,那迦圖的實力,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在那無數視線的注視中,立於虛空的迦圖,則是面無波瀾的望着下方大地上的裂痕,眼中有着一抹微微的訝異之色浮現。

“竟然沒被一掌擊斃?”

在先前力量傾瀉的瞬間,迦圖能夠感知到,有着一道奇異的力量從周元體內散發,那道力量,將他的攻勢化解了不少。

砰!

深淵中,有一道巨聲響徹,緊接着一道身影沖天而起。

那道身影自然便是周元,只不過此時的他看上去略微有些狼狽,其上身衣衫破碎,他的雙臂處,血肉模糊,甚至連骨骼都是出現了一些斷裂。

他的神色有些陰沉,這迦圖的暴起出手,速度之快,力量之強,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五十六億的源氣強度,威力超乎想象的恐怖。

在那碰撞的時候,若非周元及時的催動了天誅法域削弱了對方的力量,再加上自身肉體有琉璃玄光保護,恐怕那一掌,真的是有可能將他轟殺。

周元手臂輕輕一抖,那被扭曲的骨骼便是迅速的恢復原位,撕裂的血肉也是在強大的肉身恢復能力下迅速的癒合。

但周元並沒有太過在意身體上的一些傷勢,而是望着迦圖周身涌動的那種暗銀色彩的源氣,心中有驚濤駭浪在涌動。

他並非是驚駭於對方的源氣之強,而是...

在先前兩者接觸的瞬間,他隱隱的感覺到,對方的源氣,竟然與他所修煉的祖龍經有着一點似是而非的相似。

只是,在他的感知中,對方的源氣雖然品質也是極爲不凡,但卻並沒有他這般的純正。

周元目光閃爍,他感覺,這傢伙所修煉的源氣,恐怕與祖龍經有着一點關係...

“你這源氣,倒是有些厲害。”周元緩緩的道。

他想要從迦圖那裏得到一些信息。

原本並不太想理會的迦圖聞言,倒是忽的一笑,道:“你倒是有點眼力勁,我所修之源氣,源自古神經,乃是我聖族之神所傳,唯有每一代聖族天賦最高者,方纔能夠得賜修煉。”

顯然,他所修煉的這所謂“古神經”乃是迦圖引以爲傲的一點,周元問出此話,剛好是撓到了他的癢處。

“古神經?”

周元目光一閃,並非是祖龍經?

但周元卻冥冥的感覺到,這兩者間說不定有些關係。

可祖龍經乃是夭夭給他的,這般神祕功法舉世罕見,對方這似乎與祖龍經有些關係的古神經,又究竟是個什麼來路?

難道,夭夭與聖族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嗎?

可如果真是如此,以諸族與聖族的仇恨對立,蒼淵師尊怎麼可能會將夭夭帶着身旁,付出感情的全心撫養?

周元眉頭緊鎖,夭夭的身份太過的神祕,如果此次她能夠甦醒過來,定然要讓蒼淵師尊將事情說個明白了,有些事情,現在的他,也應該有資格和立場去知道了。

心中閃過這些情緒,然後周元就迅速將其按了下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得先將這迦圖解決掉。

只有解決了迦圖,他才能夠得到祖龍血肉,讓夭夭甦醒過來。

另外,那迦圖顯然並沒有察覺到他們兩者的源氣有着一些特殊的相似,這讓得周元有些驚訝,明明迦圖的源氣底蘊比他更強,但他卻並沒有察覺,反而是源氣要弱一些的周元感知到了。

“是因爲祖龍經似乎要更爲的正統一點?”周元猜測着。

不過此時的猜測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爲周元已經感覺到迦圖周身再度涌動起來的強悍源氣。

面對着如此強橫的迦圖,周元現在的狀態根本不是對手,即便是有着天誅法域的護身以及琉璃玄光的存在,但這種被動的防禦不可能一直的持續,畢竟維持天誅法域的存在也需要不小的消耗。

所以一旦持續下去的話,最終周元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危險。

呼。

周元目光閃爍,再不猶豫,手掌伸出,一顆銀色圓球閃現而出。

正是銀影。

不過這一次周元並未將銀影化爲人形,而是指間結印,只見得那銀色圓球頓時化爲銀色液體流淌下來,然後沿着他的皮膚開始蔓延。

但卻並非是以往那種覆蓋全身形成盔甲。

而是形成了一條條極爲玄妙的銀色紋路,這些紋路彼此交織成一道道奧妙晦澀的痕跡,最終漸漸的沁入到了皮膚之中,遠遠看去,彷彿是一道神祕的銀色紋身。

當然最顯目的,還是那自周元背後延展而出的一對銀色雙翼。

銀翼長約丈許,在陽光之下耀耀生輝,有着一絲神聖的味道。

而當那銀色紋路以及銀色雙翼形成時,天地間的源氣猶如都是受到了某種引動,源源不斷的對着周元所在的方向匯聚而去。

周元五指緩緩的握攏,他低頭看着手掌上的那些銀色紋路,眼中有着一抹驚歎之色掠過。

這就是銀影的新形態,周元將其稱爲,銀神之紋。

而銀影能夠衍變出這種形態,也正是此前在那玄跡石碑中所得到的好處,現在的它,光論源氣底蘊的話,已是暴漲到了三十五億的層次,不過這種源氣強度在面對着迦圖這般強敵的時候,其實效果依舊算不得多大。

畢竟源氣的強度,並非是簡單的疊加,周元那四十三億的底蘊加上銀影的三十五億,最終的結果也不可能會是七十八億....

但若是以這銀神之紋的狀態融合在周元身軀上的話,卻的確是能夠讓得他的戰鬥力大大的增強。

這也算是他爲了迦圖所準備的底牌之一。

周元眼神冷冽,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如槍尖般的筆毫,遙遙的指向了迦圖。

“哦?”

望着這一幕的迦圖有點訝異的挑了挑眉,周元的源氣底蘊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其氣勢,卻是變得強橫了許多。

不過他的神情依舊是從容不迫,反而似是有些欣賞的點點頭。

那種感覺,猶如是在觀看着鬥獸場內所選中的獵物,突然間爆發出了讓他感興趣的力量。

但是...獵物再怎麼瘋狂的爆發,那始終都只是獵物,它的作用,只是爲了取樂。

而一旦樂子享受完了,這獵物,也就該直接宰了。

“周元,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究竟能給我帶來幾分的樂子吧?”

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迦圖的身影再度消失於原地。

恐怖的攻勢,又降臨了。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