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非生即死

...

趙牧神目光閃爍,最後化爲果決與狠辣。

“周元,我這可是爲了我萬祖域的人馬,跟你的死活可並沒有半點關係!”

下一瞬,趙牧神胸部以下的身軀,陡然爆碎開來,血肉四濺。

元影瞳孔一縮,顯然也是被趙牧神的狠辣驚了一下,不過緊接着,他感覺到寒意涌來,猛的擡頭,只見得一個頭顱破空而至,其張開嘴巴,其中黑光涌動,在那頭顱上面,彷彿是有着一股古老獸影若隱若現。

不待他有所反應,黑光已是罩了下來。

...

須雷盤坐於虛空,他眼神戲謔的望着下方的周元,雖然他被對方所打敗,可如今偏偏是後者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明明那通往最後核心處的門戶就在眼前,但周元卻根本不可能進入。

因爲只要大部分重要節點未曾被破壞,周元這裏手段再如何的通天,面對着那座凝聚了聖族無數強者力量的空間門戶,他都是顯得極爲的無力。

“周元,放棄吧。”

“你的天賦不錯,若是能夠投向我聖族,想必應該是能夠獲得一些重視,待得往後我聖族統一天源界,或許你還能夠保全你的親人朋友。”

須雷聲音淡淡,言語間有着居高臨下的施捨味道。

然而面對着他的口舌之言,周元卻是並沒有絲毫的理會,一對眼眸只是盯着面前的光幕。

哼。

須雷見狀,一聲冷哼:“冥頑不靈。”

“既然如此,那你就陪着五大天域這些天陽境一起去死吧。”

轟!

而就在他聲音剛落的那一瞬,這座節點突然劇烈的震盪了一下,虛空都是出現了一陣陣紊亂波動。

須雷面色猛的一變。

“大陣怎麼在震盪?!”

周元同樣是在此時察覺到了這般變化,他的目光立即投向面前光幕最內圍的那數顆光點,然後他便是眼瞳微縮的見到,那些光點皆是在以驚人的速度變得黯淡下來。

這代表着他們的生命力在消散。

這是遭受到了極爲嚴重創傷的表現。

周元伸出手指,輕輕的碰觸了一些那些光點,然後腦海之中,就有着一些畫面如電光般的閃現而過。

...

白小鹿坐在陣旗的邊上,此時她的身軀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嬌小,看上去如同五六歲的小女童。

原本泛着琉璃光澤的肌膚上,如今也是黯淡無光。

白小鹿看了一眼後方,那裏有着一個巨坑,巨坑內鮮血匯聚成了血潭,而一具破碎的屍體,靜靜的漂浮在上面。

不過她的情況也極差,幾乎只有一口氣還吊着。

這場戰鬥,算得上是她有史以來最爲慘烈的一次。

“一點力氣都沒啦,周元,如果你搞不定迦圖,就只能一起死了...”

..

渾身乾枯的關青龍邁着艱難的步伐,每一步的邁出,彷彿都是耗盡了他的力量,而在他的後方,有着一道重甲人影紋絲不動,在其身軀上,有着青光所形成的特殊光紋將其重重覆蓋。

那位聖族的聖天驕並沒有死,只是被關青龍封印住了,可現在的後者,也完全沒有力量去將他斬殺,不過好在,他還可以趁此完成他的任務。

關青龍來到某處方位,顫抖着取出一道陣旗,用盡所有力氣的插了下去。

他的身體,順着陣旗跪倒下來,渾濁的眼目擡起望着虛空,其中生機漸漸消散。

“周元隊長,接下來...就靠你了。”

...

楚青將陣旗插下,然後盤坐下來。

此時的他,滿身鮮血,一條手臂竟是不翼而飛,而在其後方,有兩具無頭屍體矗立。

在拼着以一臂爲代價後,他拼死了彌山彌石。

但相對其他人,他所付出的代價,反而是最小的。

...

武瑤身形有些踉蹌,在她腹部的位置,有一顆尺許長的銀針徑直的捅穿,鮮血順着銀針不斷的滴落。

然而她那一對狹長的鳳目,卻滿是冷冽。

她的面前,那名爲孤煙的聖天驕張大着嘴,而此時武瑤的玉手正緩緩的從其胸膛處抽離,而隨着手掌抽離的,還有着她的生命。

“怎...怎麼會...”她的瞳孔在擴散。

她無法相信,她會栽在這裏。

武瑤卻根本沒有與她廢話的心情,邁着搖搖晃晃的步伐,走到某處,將陣旗插下。

噗嗤。

一口鮮血自嘴中噴出,紅脣更爲的鮮豔了。

...

巨大的深洞,出現於大地上。

整個天地間都飄蕩着灰燼,猶如一切都被毀滅一般。

噠。

突然有着一隻沾染着淤泥的纖細小手從深洞邊緣伸了出來,一道倩影有些艱難的從中爬出。

蘇幼微渾身皆是猙獰的傷痕,如白玉般的肌膚上,不斷的有着鮮血滲透出來,那是體內傷勢達到了極爲嚴重的地步。

但她卻並不理會體內傷勢帶來的劇痛,她的性格雖然表面柔和,但實則內心極爲的堅韌,她能夠在這些年達到如此地步,可並非完全是因爲紫霄域的全力培養,她自身的韌性,同樣是不可忽視。

她盯着深洞深處,眸光淡漠,然後轉身走到一處位置,取出陣旗插下去。

當做完這些後,她方纔蹲坐下來,有些疲倦的抱着雙膝,微微揚起佈滿着血污的清麗臉蛋。

“殿下,我,沒有拖你的後腿吧?”

...

地面上,有着半截身軀慢慢的往前攀爬着,所過處留下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血痕。

此時的趙牧神,半個身體都爆碎了,甚至連腸子都還拖在地面上,但他並沒有太過的在意,因爲在將那聖天驕徹底吞噬後,他能夠感覺到自身血肉在蠕動。

在先前吞掉那家夥的時候,他甚至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腦袋。

“呵...聖天驕又如何,你能比我更狠嗎?”他嘶啞的笑着。

然後取出了陣旗,插了下去。

他感受着節點開始震動,擡起頭來。

“哼,周元,希望你別讓我失望才是。”

...

周元的手指離開了那些光點,腦海中掠過的畫面戛然而止。

他盯着那些黯淡的光點,沉默了好半晌,因爲即便只是短暫的畫面,他卻是能夠想象出那些戰鬥是何等的悲壯慘烈。

這的確是他們用命換來的勝利。

周元擡起頭,他望着震動得越來越激烈的節點,整個聖衍大陣,都是在此時有些紊亂起來,再不如此前那般的完美與浩瀚。

咔嚓!

甚至於那空間門戶上,也是開始有着裂痕浮現,迅速的蔓延。

“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你們的努力,都無愧於任何人了。”

周元無視了須雷震怒驚恐的神情,然後緩緩的站起身來,他身影一動,已是出現在了那空間門戶之前。

在這一刻,聖衍大陣動盪得愈發的激烈。

與此同時,不論是聖族還是五大天域的人馬,都是不約而同的停下了爭戰,他們擡起頭來,只見得那虛空深處,周元立於空間門戶之前。

這是聖衍大陣紊亂,再無法形成屏蔽的緣故。

轟!

而也就是在這無數道視線的注視下,周元一拳轟出。

那一拳下,白金源氣如龍般的咆哮而出。

直接是將其源氣底蘊盡數的爆發。

轟隆!

那如怒龍般的拳風,直接轟擊在空間門戶之上,只見得其上裂縫不斷的蔓延,最終轟然一聲,化爲無數流光,爆炸開來...

門戶之後,便是旋轉的空間漩渦。

那所通往的,便是聖衍結界的核心之處,只要將其打碎,聖族謀劃就將落空,但所有人都明白,那並不容易,因爲在那裏,還坐鎮着聖族最強的聖天驕。

而他們的最後的希望,便是那道立於空間漩渦之前的身影。

“周元隊長,諸天必勝!”

有着一處結界中,忽有五大天域的人馬嘶聲大喝。

那聲音,宛如是有着傳染力一般,越來越多的聲音響起。

“諸天必勝!”

“諸天必勝!”

“......”

一道道嘶聲力竭的聲音,響徹起來,最終浩浩蕩蕩的迴響於整個聖衍大陣內。

白小鹿等人虛弱而平靜的聽着那浩蕩的聲音,他們知曉,如果此戰真能勝,周元之名,將會響徹諸天。

當然,若是輸了,自然萬事皆休。

他們所有人,都得死在這裏。

立於空間漩渦前的周元,也是聽見了那些聲音,他沒有回頭,只是一步踏出,毫不猶豫的踏入了那空間漩渦中。

面對着那位聖族最強的天陽境強者,即便是此時的周元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但不管如何,他不可能退縮。

此戰...

非死既生。

別無他路。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強大的迦圖

當周元踏入空間漩渦的那一瞬,眼前的空間瞬間出現了變化。

他的目光掃開,只見得所處之地,乃是一座巨大無比的懸空陸地,陸地之上,山川河流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古老巍峨。

而源氣灌注雙目,還能夠看見極爲遙遠的虛空中,還存在着一塊塊懸浮的陸地。

無盡高空上,日月同時現於天際,奇妙莫測。

不過周元並沒有太多的在意環境的變化,他的目光直接是鎖定向遠處,那裏有着一座如擎天之柱般的山嶽矗立,山嶽破開了雲層,雄偉得讓人感覺到自身是何等的渺小。

而此時,在那山巔的一顆青松上,一道人影靜靜的盤坐。

他沒有理會周元的出現,而是擡頭凝視着天空上的日月,他一言不發,但整個天地間,都是有着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在涌動,那種壓迫,引得此時的周元,都是感覺到身軀變得沉重起來。

“迦圖...”

周元盯着那道人影,眼眸深處有殺機浮現。

似是察覺到他涌動的殺機,那道人影終於是低頭,然後目光投向了周元,微微一笑,雙耳處的龍鳳耳墜輕輕搖擺:“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夠來到我的面前。”

“你能夠以下五天的出身,達到這般成就,算得上是人傑了。”

“所以我願意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奉我爲主,我可請求我聖族的聖者,爲你改造血脈,成爲我聖族的裔族。”

周元眼眸微擡,淡淡的道:“相比這個,我更想做的是...打死你。”

迦圖搖搖頭, 有些惋惜的道:“你們這些下五天的卑賤螻蟻,總是這般的不識擡舉以及癡心妄想。”

“也罷,既然你這麼想死,我也只能成全你。”

他的目光看向這方節點空間,道:“如今聖衍大陣源氣紊亂,整個結界內的所有人,應該都能夠看見這裏...你應該是承載了下五天所有人的希望吧?”

他的脣角掀起一抹玩味之色:“你說如果當他們發現,他們這最後的希望其實也並沒有任何作用的時候,會不會怨恨你的弱小與無用?”

“有時候希望的破滅,可是會讓人絕望到瘋狂的。”

“你的廢話太多了一些。”周元面無表情,一步踏出。

轟!

三輪天陽在其身後若隱若現,最後徹底的變得清晰起來,神府天陽外顯,越是清晰,就能夠與天地間源氣形成更爲敏銳的聯繫,由此也能夠看出周元對眼前迦圖的忌憚。

四十三億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爆發。

但這卻並沒有結束。

“晉升!”

“地聖紋!”

兩大祕法同時催動,周元的源氣底蘊節節攀升,白金源氣咆哮天際,那隱隱間的古老龍吟聲,迴盪於天地間。

五十億源氣底蘊!

面對着這般強敵,周元不打算有任何的試探性舉動。

五大天域無數人的目光望着這一幕,皆是有些震撼,即便是隔着層層空間節點的阻礙,但這卻並不妨礙他們從周元身上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源氣壓迫。

“七爪天陽?”

迦圖凝視着周身那三道天陽上的古老龍紋,眉頭微挑。

“能夠以下五天的資源和卑賤人族的身份達到這一步,你的確算得上是真正的天驕,難怪連須雷都攔不住你。”

周元依舊沒有回話的意思,他單手結印,袖袍一抖。

轟隆!

有巨大的雷鳴在其袖中響徹,下一瞬,只見得一道黑白雷光咆哮而出,那雷光宛如是貫穿了天地,直接是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裹挾着驚人的力量直接對着迦圖奔襲而去。

陰陽雷紋鑑!

黑白雷光洞穿天地而來,迦圖雙目卻是毫無波瀾的望着這一幕,待得那雷光距離面前不過丈許距離時,他方纔張大嘴巴,輕輕一噴。

有一縷暗白色的氣流噴出來。

那氣流一出現,整個天地的溫度驟降,迦圖周身的空間都是在此時彷彿被冰凍,空氣中憑空出現了無數的冰晶。

噗!

暗白氣流與那黑白雷光相撞,下一瞬,只見得雷光直接是被冰凍,最後在撞擊到其面前時,被一股無形而強大的力量,直接生生的撞成了無數光點...

聖衍大陣內,五大天域無數人望着這一幕,心頭都是有着寒意升起,周元如此強大的攻勢,竟然被迦圖如此輕描淡寫的就給破解了...

這人,究竟有多強?!

周元同樣是面色凝重,那迦圖只是坐在那裏,就給他帶來了一股極大的壓迫以及危險氣息。

他感覺,這迦圖恐怕是這些年來在同等級中,他所遇見過最危險的人。

迦圖伸了一個懶腰,淡淡的道:“其實之前須雷和你說的話是對的,你不應該來到我的面前,因爲那樣的話,或許你的所有自信都將會被摧毀。”

當他說着話的時候,他四周的虛空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

一股恐怖的源氣波動自他的體內緩緩的升騰而起,迦圖的源氣,呈現深沉的銀色,其中彷彿是有着無數星沙在閃爍,神祕中有帶着一股能夠凍結一切的極寒之意。

在他的身後,源氣升騰間,三輪天陽緩緩的浮現。

而當周元見到那三輪天陽時,瞳孔頓時忍不住猛的一縮。

因爲他在上面見到了熟悉的龍紋...

而且,比他天陽上的龍紋還要多!

那是...八爪天陽!

周元抿了抿嘴巴,雖說心緒翻涌得有些厲害,但說實在的他並不感到驚訝,畢竟他能夠達到七爪天陽,而這身爲聖族中最強的天陽境,迦圖所得到的資源以及機緣,不太可能會比他弱。

迦圖的天賦顯然也是毋庸置疑,不然他坐不到這個位置。

所以當他擁有着天賦以及足夠的資源,機緣的時候,他達到八爪天陽,並非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周元臉龐上的凝重越來越濃郁,渾身皆是緊繃起來,因爲除了八爪天陽外,他還能夠感覺到,迦圖自身的源氣底蘊也是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

那應該是...五十一億的源氣底蘊!

要知道,周元如今這五十億的底蘊,可是經過了兩次祕法的增幅,可眼下,迦圖光是自身的底蘊,就達到了五十一億,這比周元的原始底蘊,強了八億!

迦圖嘴角帶着玩味的盯着周元,旋即他單手結印。

“轟!”

天地震盪間,迦圖的源氣底蘊再度開始了暴漲。

五大天域無數人心神顫抖的望着這一幕,他們知道,這是迦圖也催動了祕法...

明明在源氣底蘊上面,他已經佔據了上風,可他依舊催動了祕法,顯然,這是要殺人誅心。

他是真的要讓周元以及五大天域所有看着這裏的人感覺到什麼叫做絕望。

在那無數道驚顫的目光中,迦圖的源氣底蘊不斷的攀升,最終達到了五十六億的地步。

恐怖的源氣呼嘯於這座空間節點內,迦圖周身的空間彷彿都是有些無法承受,不斷的在扭曲,甚至破碎...

其腳下的那座巍峨如擎天柱般的山嶽,也是在此時微微的顫抖着,山石滾落。

五十六億...

面對着這種狀態的迦圖,即便是周元,都是首次的感到一些頭皮發麻,這就是聖族最強的天陽境嗎?竟然...能夠變態到這種程度。

“顫抖了嗎?”

迦圖衝着周元露出和煦的笑容。

“不過可惜,我並不喜歡給人兩次機會。”

當那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迦圖的身影,卻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周元面色一變,身影化爲陰影暴退。

然而他身影剛動,面前的虛空便是破碎開來,一道身影宛如瞬移般的出現在周元前方,然後一掌輕飄飄的落下。

那一掌看似輕描淡寫,可其下卻是匯聚着極爲恐怖的源氣,一掌之下,虛空直接破碎。

整個天地間,彷彿都有爲此震動。

面對着那猶如遮蔽了所有退路的一掌,周元根本就沒有任何躲避的機會,而且掌風來得太快,待得他雙臂剛剛交叉於面前形成防禦時,掌印就落了下來。

轟!

萬丈龐大的源氣衝擊光環自虛空上擴散開來。

那裏的空間爆碎。

而周元的身影,更是直接被轟得倒飛而下,重重的撞進了大地之中,整個地面被撕裂,形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裂痕...

那種痕跡,宛如是隕石撞擊大地。

聖衍大陣內,五大天域無數人通體冰寒的望着這一幕,眼中有着驚駭與絕望在升騰。

誰能想到,他們五大天域最強的天陽境,在面對着聖族最強的天陽境時,竟幾乎是被...

一掌秒殺?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