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聖琉璃之光

...

那光澤如琉璃般的透徹,神聖。

天地間有塵埃飛舞,可在接近周元時,便是盡數的避開。

須雷呆呆的望着這一幕,旋即心頭猛的一震,終於是明白了前因後果,那面龐頓時變得扭曲下來。

“聖琉璃之光?!”

“你...你在用我劫雷煉體?!”

...

當須雷在見到周元身上微微流轉的琉璃之光時,他的面色青白交替,眼中的憤怒幾乎是要噴薄而出,到了此時他哪裏還不明白,這一次,他是被周元算計了!

他運轉聖瞳所形成的劫雷,不僅沒有對周元造成什麼傷害,反而是幫他將其肉身更進了一步!

這傢伙,故意以源氣光罩遮掩,看似是被他的劫雷劈得狼狽不已,其實是在藉助劫雷的力量,淬鍊其肉身!

只是...

“你怎麼敢用我的劫雷來煉體?!”須雷一萬個想不通,他那劫雷,威力狂暴無比,蘊含着毀滅與暴戾,若是在體內積累過多的話,直接就會引爆,將其炸得屍骨無存。

根本就沒人敢用如此瘋狂的去用肉身承受!

他不明白周元究竟是怎麼做到的,而且最終沒有被其中蘊含的毀滅與暴戾所沖毀。

不過面對着他的憤怒與疑惑,周元卻並沒有興趣爲他解答,他感應着自己這具肉身,那澎湃浩瀚的力量,即便不動用源氣,都是如此的讓人心驚。

按照他的估計,現在的他,即便只是憑藉這肉身的力量,恐怕一拳下去,源氣底蘊低於三十億的人當場就得殞命。

“可惜,終歸還不算是真正的聖琉璃之軀。”

周元又是有些惋惜,現在他的肉身,只是誕生了一縷縷的聖琉璃之光,還算不得真正的聖琉璃之軀,不過也正常,要知道若是真正達到那一步的話,即便只是憑藉肉身的力量,就足以硬憾源嬰境強者!

白小鹿的那琉璃之軀,同樣沒有達到那般程度。

想着此處,周元又是自嘲一笑,看來自己還是太貪心了,肉身誕生琉璃之光,本就是極爲艱難的一道關卡,如果讓他獨自修煉的話,期間不知道需要多少的苦功。

如今能夠藉助着須雷的劫雷跨出這一步,已經是大賺特賺。

畢竟這最難的一步總歸是踏了出來,接下來只要不斷磨練,這定然能夠成就真正的聖琉璃之軀。

所以眼下有這琉璃之光,他該心滿意足了。

傳聞這道琉璃玄光,縈繞於皮膚之外,宛如一道細微的光環,能夠形成一層強大的防禦,有這道玄光守護,不僅將會增強力量,而自身的抗打擊能力也將會大大的增強,可謂是護體神光。

心中想着,周元方纔擡起頭望着天空上那層層雷雲,如今劫雷的力量基本被消耗殆盡,這些雷雲也是漸漸的有着散去的跡象。

不過那須雷明顯有些不甘心,還在拼命的維持着雷雲。

轟轟!

雷雲翻涌着,有低沉的雷鳴響起,似乎不甘還欲噴發。

吼!

周元猛的張嘴,突然爆發出一道長嘯,嘯聲如龍,形成了實質音波。

音波滾滾,所過之處,直接是將那些還試圖凝聚的雷雲生生的震散而去。

雷雲散去時,有陽光垂落而下。

周元立於萬千光斑之中,擡頭望着那面色陰沉的須雷,淡笑道:“現在的你,還有什麼招數嗎?”

須雷面色有些蒼白,眉心的聖瞳在此時緩緩的閉攏,其中不斷的有着血跡流淌出來,此次他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召喚劫雷,但最終卻是毫無成效。

如今,聖瞳也暫時無法催動了,他失去了最大的底牌。

須雷明白,以他現在的狀態,已經不可能會是周元的對手了。

不過他也是果斷之人,雖然有些不甘,但卻並未魯莽的繼續攻擊,因爲這樣的狀態再跟周元交手,他十有八九真的會被其斬殺於此。

呼。

於是,須雷深吸一口氣,後退了一步。

他這一退,便是徹底的讓出了那座矗立於虛空中的空間門戶,而他本人,則是踏入了一處微微扭曲的空間處,在這裏,他只要再退一步,就能夠直接退出這座節點,周元也無法阻攔於他。

“周元,這一次,算你勝了一步。”須雷面無表情的道。

“那倒是多謝了。”周元一臉的笑容,有些遺憾的道:“只是可惜你那劫雷不太持久,不然的話,應該能讓我進步的更多一些。”

須雷嘴角一抽,顯然是被周元的調侃氣得不輕,這傢伙,還真是討了便宜還嘴賤!

“死囚死前,都得飽餐一頓而已,周元,你被我阻攔在這裏,其實反而是爲了你好,因爲當你遇見迦圖的時候,或許你會被擊潰的體無完膚,再無精進之心,從此變成廢人。”須雷針鋒相對,言語惡毒。

“那倒還真是想見識見識。”周元一笑,只是那眼眸之中,並無絲毫的畏懼,反而是有着一股躍躍欲試與戰意,他從不畏戰,因爲在他看來,任何強敵,都是磨練自身的磨刀石。

這些年來,他所遇見的強敵實在是太多,可最終他都是在這些強敵磨練下,越來越強。

那須雷見到並未干擾到周元的心神,也不由得冷哼一聲,這傢伙的心性,倒是堅韌得很,難怪有這般實力。

“不過你也不要得意,我眼下的確是攔不住你,但你同樣也進不了這座空間門戶。”須雷冷笑道。

周元神色平靜的望着那座空間門戶,其穩穩的矗立於虛空間,看似若隱若現,實則牽動着整個聖衍大陣的力量,所以此門,就算周元傾盡全力,也不可能硬憾其絲毫。

而想要從這座空間門戶進入到聖衍大陣深處,需要有兩個前提,一是擊潰須雷這個攔路虎,二便是需要其他幾處重要節點大部分被破。

只有如此,才會動搖結界,引得此處出現破綻。

而其他那幾個重要的節點,無疑便是白小鹿,關青龍他們的路線。

“也不知道此時他們的戰況如何...”

周元猶豫了一下,然後取出紫金玉簡,其上有光芒閃爍,形成了淡淡的光幕。

他的目光投向光幕中,直接是鎖定了最內圍的那數道光點。

而當他的視線投去的那一霎那,他的瞳孔便是忍不住猛的一縮。

因爲他見到,那些光點中,已是有着兩顆,直接熄滅了...

也就是說,有兩人,已經身隕於這座聖衍大陣內。

究竟,是誰?!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兩人戰死

滿地狼藉的荒原中,一處處巨坑以及如深淵般的裂痕顯露着此前此處所經歷的大戰是何等的激烈。

而此時,在一處巨坑內,有着一條暗黃色的巨龍趴伏,其龐大身軀上的龍鱗盡數的破碎,龍血流淌出來,將地面都是染成了閃爍着淡淡金光的色澤。

巨龍身軀紋絲不動,那一對龍目雖然睜得滾圓,但其中的生機,卻是消散殆盡。

咚!

在巨龍前方,一道滿身鮮血的人影笑眯眯的掏出了一座鼎爐,然後加入材料將鼎爐點燃,熊熊大火升騰間,高溫引得虛空都是微微的扭曲。

那道人影袖袍一揮,掀開了鼎蓋,然後屈指一彈,一道血光掠過,直接是將那巨龍的龍爪盡數的斬下,投入到鼎爐中。

“呵呵,玄龍族血肉煉製出來的血源丹,還真是讓人嘴饞啊。”他笑吟吟的道。

他在從巨龍身軀上切割着龍肉的時候,也是湊上來,盯着那生機散去,彷彿依稀還殘留着難以置信與驚恐的龍目,笑道:“你這傢伙其實本事還不差,竟能夠將我傷成這樣,不過可惜,最後你還是死了。”

“而你這一身龍肉,我會認認真真的吃掉的。”

那道人影雙目血紅,宛如漩渦一般,給人一種無比的陰森之感,特別是當其笑起來的時候,那種森然更是讓人不寒而慄。

此人,正是那聖祖天的聖天驕。

而他眼前那具生機散去的龍屍...顯然便是他的對手,來自萬獸天玄龍族的...姜金鱗。

...

鐺!鐺!

羣山間,一道人影用錘子敲打着巨石,慢慢的開闢出了一具棺蓋。

那人一身黑衣,模樣猶如少年一般,笑得燦爛。

他打量了一下棺蓋,滿意的點點頭,而在他的身後,還有着一具雕紋得極爲精美的石棺,而此時,石棺內,一道四肢近乎被扭斷的人影躺着,身軀冰涼,顯然已是屍體。

那般模樣,正是五行天那位總指揮,名爲李符。

黑衣少年扛起棺蓋,轉身望着石棺內的那具屍體,此時他的衣衫也是突然的破碎開來,只見得他的身軀上滿是猙獰的傷痕,如雷劈,火燒,水切...

“你這傢伙,把我打得可痛了。”黑衣少年咧咧嘴,然後笑道:“不過我可是大人有大量,並沒有跟你計較,現在還給你打造了一副這麼漂亮的棺材。”

“所以,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黑衣少年挖出深坑,將石棺給埋了進去,然後點燃三根香,面露悲意的深深一拜。

待得他再度擡頭時,臉龐上的笑容則是開始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我已經幫你入葬了...接下來,我可以把你煉了吃嗎?”

...

“姜金鱗...李符...”

周元望着面前的光幕,他已經感知到那兩顆消失的光點所代表的是哪兩人。

他沉默了好半晌,方纔將心情平復下來,微微低頭,對着戰死的兩人哀悼。

雖然那姜金鱗與他之間關係算不得多好,但現在不管如何,他們總歸是同一條戰線,算是並肩作戰的戰友。

兔死狐尚悲,更何況人。

“呵呵,看來你們死了兩人了...”而此時,那位於虛空中的須雷也是笑出聲來,顯然他也是經過某些渠道,知曉了這個結果。

於是他戲謔的盯着周元,道:“你開始體驗到什麼叫做絕望了嗎?通往最後核心的大門就在你面前,而你也是將自身所能夠做的做到了極限,可惜...你還是進不去。”

“放棄吧,這就是你們這些卑賤螻蟻與我聖族之間的差距,即便偶爾有你這般驚世妖孽,但可惜,依舊改變不了什麼,在大勢面前,你不過如塵埃般渺小與無力。”

周元擡起頭,那看向須雷的眼神中,不帶絲毫的情感,其中的那種漠然與殺機,甚至是看得後者心頭都是微微一顫。

不過他並沒有與須雷多說什麼廢話,而是手掌緊握着那紫金玉簡,微微沉默,有着一縷傳音順着玉簡傳遞了出去。

“我是周元,現在告訴你們兩個消息。”

“第一個消息是我打敗了阻攔我的聖天驕,如今就處於通往最後核心之處的空間門戶之外。”

“而二個消息是...姜金鱗與李符,皆已戰死。”

“若是其他的重要節點未能大部分被破壞,我們此次的賭博,應該就會以失敗而告終...”

“我們已經無路可退。”

“所以,在這裏我希望...”

“諸位,不論是爲了誰,死戰吧!”

...

咚!

一座看不見盡頭的廣場上,無數石像在此時猛然爆碎。

兩道身影皆是倒射而出,腳掌在那地面上踏出深深的痕跡。

白小鹿此時烏黑長髮披散在身後,她的身軀已是變得纖細修長,腰肢細如柳枝,看上去柔柔弱弱,然而那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足以一拳轟碎一座山嶽。

不過此時的白小鹿,狀態也不是很好,她那如琉璃般的肌膚上,有着一道道正在迅速癒合的血痕。

她的右臂,呈現扭曲的姿態,似乎是被巨力所震斷。

白小鹿握住纖細的手臂,面無表情的一扭,咔嚓一聲,便是將手臂扭了回來,一對眼眸無比冰寒的望着前方。

只見得那裏,一頭約莫十數丈的壯碩身影如鐵塔般的矗立,此時的後者,身軀上血肉蠕動,竟是探出了一隻只兇惡無比的兇獸,這些兇獸半截身體被卡在其體內,另外半截則是在咆哮,揮舞。

遠遠看去,宛如一頭由諸多兇獸融合在一起的怪物。

這就是阻攔白小鹿的那位聖天驕,地摩嶽。

先前的兩人已是經過極爲激烈的交戰,那戰鬥可謂是慘烈無比。

不過,從整體上來看,地摩嶽略佔上風。

白小鹿眼眸冰寒,剛欲繼續進攻,其身影忽的一頓,因爲她聽見了一道傳進耳中的聲音。

那是周元的傳音,通過玉簡所傳來。

“姜金鱗,李符皆已戰死嗎?”

白小鹿的臉色微微一變,她認真的聽着周元所說的每一個字,到得最後,方纔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局面,竟然如此艱難了嗎...”

她明白,如果他們無法打破大部分的節點,那麼周元就不可能進入到結界核心處將其破壞,但也正如周元所說,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就算他們現在選擇放棄,那最終,也是死。

而且是帶着五大天域這一代的天陽境精銳全軍覆沒。

這恐怕將會給五大天域帶來極大的損失。

雖然他們這些天陽境或許算不得什麼,但這卻是一股新鮮血液,五大天域爲了培養他們,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心血與資源。

“看來...”

“唯有死戰了。”白小鹿喃喃道。

她雙手結印,下一刻,只見得其光潔眉心處,有着一道琉璃般的符文浮現出來,一道道光線迅速的蔓延開來,最終將她的身軀盡數的覆蓋。

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她的體內醞釀而生。

遠處,那地摩嶽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微微一縮。

“竟然燃燒血肉...還真是個瘋子啊。”

...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