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祕法之王

...

“有意思了...”

先前的對碰,他的源氣底蘊雖然勝過對方一籌,但卻並沒有取得想象中壓倒的優勢,對方的源氣品質之強,遠遠的出乎他的意料。

周元手中天元筆斜指地面,他盯着那須雷,眼神同樣是變得熾熱起來。

“也罷,在解決掉迦圖之前...”

“就用你來熱身吧!”

...

轟!轟!

巨大的廢墟古城中,兩道身影在那半空中閃電般的交鋒,短短不過霎那的時間,便是碰撞了千百次。

每一次的碰撞,都是爆發出極爲恐怖的源氣衝擊,將下方無數殘破建築,紛紛夷爲平地。

那種級別的交鋒,僅僅只是一些餘波的擴散,都能夠把一些源氣底蘊低於三十五億的天陽境強者重創,由此可見兩人的交手究竟是何等的兇悍與激烈。

砰!

又是一次硬憾,源氣爆發,須雷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他面無表情,眼神倒是顯得格外的冷厲。

他的源氣底蘊比周元強上了一億之多,而且他所修煉的源氣,也是位列八品的金霄雷劫氣,這般源氣以破壞力強橫著稱,剛猛兇悍,可即便如此,在此前的交鋒中,他卻並沒有取得太多的優勢。

“這傢伙所修煉的源氣,品質恐怕比我這金霄雷劫氣還要更勝一籌...”這種發現讓得須雷有些心驚,他所修煉的源氣,即便是在八品中,都當算是上乘。

這種級別的源氣,在那下五天中,必然是最爲頂尖級別的,而至於真正的九品源氣,莫說是那下五天,就算是在聖族內,都是極爲的罕見。

所以當他在察覺到周元所修煉的那白金源氣居然如此之強時,不免感到錯愕。

這雖然並非是九品源氣,但也絕對算是八品之中的巔峯了!

而且,周元手中那斑駁黑筆,應該也算是觸及到了聖物的門檻,不然的話,不可能與他的赤雷棍硬碰而不落下風,要知道他這赤雷棍,可是聖祖天的聖者親自爲他所煉製,假以時日機緣到來的話,未必不能踏入真正的聖物層次。

正因爲對方所修源氣的品階以及那斑駁黑筆的緣故,方纔能夠阻攔下他先前的攻勢。

“既然如此...”

須雷眼神冰寒,下一刻,其雙手陡然結印。

只見得有金色光華自其天靈蓋噴薄而出,金光直接是在其上空匯聚,竟是化爲了一片金色雷雲,雷雲中,金雷蜿蜒流轉,釋放着恐怖之威,震動天地。

“金雷伐體術!”

伴隨着須雷一聲大喝,那雷雲中頓時有着道道金雷落將而下,狠狠的劈在了須雷身軀上。

不過那金雷卻並未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反而其體內的源氣在那種雷擊的劈打下,直接是以一種極爲驚人的速度節節攀升。

短短數息,那須雷的源氣底蘊便是踏入到了四十八億的程度!

足足提升了將近四億!

須雷立於虛空,周身金雷不斷的吞吐閃爍,令得他看上去宛如雷霆之神,威壓驚人。

須雷俯視下方的周元,神色隱有傲然:“周元,我這般祕法,放眼我聖族的天陽境內,都算是頂尖,你能將我逼得以祕法來勝你,也算是你的能耐了。”

當實力達到他們這種地步,幾乎算是天陽境的巔峯了,所以在這個程度上,一般的祕法幾乎是沒有了多大的效果,可這須雷依舊能夠暴漲四個億的源氣底蘊,這般祕法,的確是相當的厲害了。

“竟然能夠提升四億源氣底蘊的祕法,當真是厲害。”

周元也是驚歎了一聲,旋即手中天元筆斑駁筆身上,一道古老晦澀的符文陡然明亮,天地間源氣瘋狂的呼嘯而來。

“晉升!”

這一瞬間,周元的源氣底蘊也是瘋狂暴漲!

直接從四十三億踏入到了四十八億的地步!

足足五億源氣底蘊的提升!

在周元未曾突破到天陽境後期之前,他催動“晉升”的話,幾乎能夠爲他提供七億乃至更多的源氣底蘊提升,可正如那須雷所說,隨着他們踏入天陽境後期,也是漸漸的抵達這個境界的巔峯,那個時候想要再有所提升,難度自然比以前高了太多。

所以周元的“晉升”,也受到了一些削弱,變成了五個億。

但即便如此,也讓得那須雷臉龐上的傲然之色陡然一滯。

“五億底蘊的提升?!怎麼可能?”須雷眼中有些難以置信之色,這是什麼祕法,竟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提升?

他的目光停在了周元手中的天元筆,從那上面,他隱隱的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威壓。

那種威壓...有些像是真正的聖物!

不過比起聖物,威能弱了太多。

“難道是一件曾經的聖物?”須雷眼界也是極廣,很快就猜到了答案,當即面色都是微微一沉。

而在須雷心中驚疑時,周元卻是嘴角帶着一絲戲謔的望着他:“你以爲這就結束了嗎?”

他微微蹲身,手掌拍向了地面,掌心間,有着一道聖紋浮現。

“地聖紋!”

轟!

大地震動,肉眼可見的漣漪蔓延開來。

下一刻,大地深處,有無比厚重的源氣蠻橫的衝進了身軀之中。

周元的皮膚下,彷彿是有一條條小蛇在竄動,試圖破體而出,但最終還是被那堅韌的肉身牢牢的束縛在了體內。

而周元的源氣,則是再度在那須雷震驚的目光中,以一種穩定的速度增漲起來。

五十億!

又是兩億的增幅!

“你!”面對着此時威壓恐怖的周元,即便是須雷,都是有些說不出話來,瞪圓的眼珠,顯露着內心的震動。

到了他們這種程度,尋常祕法的作用本就已經不大,可這周元,竟然身懷兩種?!而且還是互不衝突的兩種?

周元擡起頭,他望着有些震驚的須雷,嘴角的戲謔變得更爲的濃郁:“不好意思,你可以叫我...祕法之王!”

轟!

他的聲音剛落,不待那須雷有迴應,其身影已是猛然破空而出。

音爆響徹,彷彿是有着無形的漣漪爆發。

周元的速度原本不及須雷,可如今在這五十億源氣的強行催動下,那瞬間的爆發,竟是反超了須雷!

所以當須雷反應過來的時候,周元已是如同瞬移般的出現在了面前。

轟隆!

“萬鯨!”

古老鯨吟聲迴盪天地,斑駁筆身宛如是化爲了那擎天巨柱,裹挾着無法形容的偉力,狠狠的砸向了須雷。

須雷也並非是常人,危急時刻,一聲長嘯,赤金棍上有雷光大放,同樣是運轉了全力,身後有萬千金雷綻放,威嚴霸道,直接迎了上去。

鐺!

金鐵之聲炸響,虛空直接被撕裂。

砰!

不過緊接着,一道身影狼狽的倒飛了出去,身軀砸落在廢墟古城中,直接是撕裂出一道數千丈的深深裂痕,沿途更是不知道將多少建築震成了粉末。

待得那人自廢墟中再度衝出時,方纔看清其面目,正是須雷!

此時的他面色有些陰沉,先前的對碰,他竟然被周元徹底的壓制了。

“好...”他眼神森冷。

轟!

然而一句話還未曾說完,面前虛空再度炸碎,周元身影如蠻荒兇獸般的踏空而出,恐怖的源氣攻勢當面就如暴雨般的轟了過來。

面對着周元的咄咄逼人,那須雷也是怒吼一聲,身軀上雷光纏繞,不堪示弱,全力相迎。

轟隆隆!

廢墟古城上空,兩道人影瘋狂互相進攻,化爲無數道殘影。

每一道餘波的擴散,都是會撕裂虛空,掃平大片的廢墟。

但是,不管那須雷如何不願承認,在這般憑藉着源氣的硬碰間,他是真正的落入了下風。

周元那五十億的源氣底蘊,全方位的讓得他陷入劣勢。

鐺!

於是,在那又一次的硬憾中,須雷再度狼狽的倒飛而出,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再莽撞的上前,因爲他知道這沒有意義,繼續依靠源氣底蘊對拼的話,只會讓得他傷勢加重。

呼。

須雷深吸一口氣,雙掌在面前虛空交叉劃過,劃過神妙的軌跡,引動得星空搖動。

轟轟!

在其身後,虛空震顫,金雷在瘋狂的咆哮,無數雷光交織間,似是化爲了一副古老的雷霆圖紋,在那圖紋之中,似是有着一座巨人仰天嘶嘯,仿若雷神。

一股極爲可怕的危險氣息籠罩天地。

周元的身影也是停了下來,眼神微顯凝重。

“這一招...”

而在周元渾身緊繃時,那須雷冰冷中蘊含着濃濃殺機的聲音,已是裹挾着雷鳴,迴盪天地。

“聖源術,九宮雷鳴!”

周元瞳孔猛然一縮。

果然是...聖源術!

看來這傢伙,是被真的打火了。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一劍斬雷掌

“九宮雷鳴!”

當須雷那殺機瀰漫的喝聲響徹的瞬間,只見得其後方天空間那巨大的雷電圖紋之中,突然有萬千金雷咆哮,雷光凝聚而至,下一瞬,一隻萬丈龐大的金色雷掌,猛然自那雷電的圖紋中轟了出來。

宛如雷神之掌。

那雷掌巨大如天幕,其上纏繞着無盡雷光,不斷的轟鳴,震碎虛空。

在那雷掌上,還有着無數古老的光紋在閃爍,一種無法形容破壞氣息自其中散發出來。

這般雷掌之下,就算一座連綿山脈,都將會灰飛煙滅,蕩然無存。

面對着如此攻勢,即便是周元,面色也是變得格外凝重起來,這須雷不愧是聖祖天內僅次於迦圖的強者,竟然也是修成了聖源術。

那雷神之掌落下,連他都是感覺到極爲強烈的危機感。

若是沒有同等層次的力量抵禦,即便是他,都可能會殞命於此。

不過周元的眼中卻並無畏懼之色,他凝望着天空,眼神深處有熊熊戰意升騰而起。

對方雖強,但想要憑此就解決掉他的話,倒也是太小看他周元了。

呼。

一團白氣自其鼻息間噴出,周元雙手也是陡然結印,下一瞬,那位於神府內如實質如虛幻的七彩葫蘆光影也是微微顫抖起來。

一道七彩光華,直接是在此時自周元天靈臺升騰而起。

嗡!

那一霎那,天地間有一股無法形容的鋒銳之氣升騰而起,那般鋒銳,猶如是能夠斬裂天與地。

高空之上重重雲層,都是在此時被無形劍意斬裂開來。

七彩光華翻涌,然後光華迅速的擴張,短短數息,便是化爲了一道約莫千丈左右的七彩劍光。

那道劍光之上,七彩流溢,隱約可見無數晶塵在環繞,若是看得仔細的話,則是會發現,那道劍光,就猶如星空之中的銀河一般,璀璨而浩瀚。

這自然便是七彩斬天劍光。

此前周元所施展的七彩劍光,乃是一道七彩毫芒,論起聲勢,遠不如此時這一道。

如果說此前周元所修煉的那道斬天劍光只是入門的話,那麼這一道劍光,就真是有了一些圓滿的韻味了。

而這一切,都是那座玄跡石碑所帶來的好處!

“七彩斬天葫,斬天劍光!”

伴隨着周元心中的一道低語響起,那如銀河般的七彩劍光猛然沖天而起,那一瞬,虛空直接是被割裂開來,形成了一道深邃的黑色痕跡,經久不散。

劍光直接對着那鎮壓下來的雷神之掌劈斬而去。

碰撞的那一瞬間,彷彿時間都是凝滯了一息。

但出人意料的是並沒有任何巨聲的響徹,也沒有驚天的源氣衝擊波爆發。

七彩劍光僅僅只是一閃,便是出現在了雷神之掌的後方虛空。

七彩光芒急速的萎靡,千丈劍光也是縮小了十倍左右。

但在其後方,那鎮壓而下的雷神之掌,卻是在此時緩緩的從那最中央一分爲二...

雷掌墜落,化爲了漫天金色雷光。

周元仰頭,金色雷光倒映在臉龐上,顯得肅殺而凌冽。

而那殘餘下來的七彩劍光並未消散,反而是沿着雷神之掌殘留的源氣波動,直接對着滿臉驚駭的須雷斬去。

鐺!

赤金棍裹挾着金雷源氣,與那殘餘的七彩劍光碰撞。

劍光爆碎,而須雷則是一聲悶哼,一口鮮血自嘴中噴出,身影狼狽的退後上千丈,方纔漸漸的穩住。

但他的臉龐上,依舊是那震驚與難以置信。

“怎麼會...”

他無法相信,他所施展的“九宮雷鳴”,竟然會被周元直接斬裂開來。

甚至那殘餘的劍氣,還能夠對他造成一波傷害!

“看來你這聖源術,威力還是差了一些。”周元注視着須雷,淡笑道。

他對於這般結果卻並不感到任何的意外,不論是源氣底蘊還是源氣品質,或者是聖源術的威能,他都穩佔上風,這須雷憑什麼和他鬥?

須雷眼神有些陰沉,他抹去嘴角的血跡,經歷過先前的一番惡戰,他也不得不收起了心中原本的傲慢,眼前的人雖然只是卑賤螻蟻的身份,但這份實力,卻不得不正視。

因爲如果不正視的話,他甚至可能會殞命在這個卑賤螻蟻手中。

這更是須雷無法接受的事情。

須雷深吸一口氣,壓制着內心的不甘,他漠然的盯着周元,忽然袖袍一揮。

只見得其後方的虛空隱隱的有些扭曲,竟是有着一座巨大的光芒門戶浮現出來。

周元盯着那座空間門戶,眼神則是一凝。

“這座空間門戶,便是通往聖衍大陣核心所在。”

“你想去嗎?”

須雷臉龐上有着一抹冷笑浮現出來:“但是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如願的。”

“周元,你能夠在那下五天中,修煉到這般地步,的確是出乎我想象的強橫,但可惜,今日這裏,我不會讓你通過的!”

當話音落下時,只見得其眉心處那一道豎紋,竟是在此時緩緩的張開。

一隻神祕而冰冷的聖瞳顯露而出。

在那聖瞳之內,有四顆星辰流轉。

四星聖瞳!

轟轟!

那聖瞳內,彷彿是有無盡雷光噴薄,下一瞬,竟有雷雲從其聖瞳內涌出,短短數息,便是化爲鋪天蓋地的雷雲,縈繞於那座空間門戶之外。

雷雲深邃厚重,其中涌動着極爲可怕的波動,充斥着毀滅氣息。

須雷盤坐於雷雲深處,目光直接鎖定周元,淡淡的道:“周元,此乃我的聖瞳衍變之術...“聖雷劫雲”!”

“此術因諸多限制,難以主動進攻,可若是用來防守,卻是無人敢入。”

“周元,想要進這道空間門戶,那就闖過這道劫雲吧!”

顯然,經過先前的交手,須雷已不再執着於擊敗周元,而是採取了防守的措施。

只要他將空間門戶守住,勝利,依舊將會屬於他。

周元仰頭望着那瀰漫天地的黑色雷雲,眉頭也是忍不住的皺了起來,這雷雲極爲的神妙,宛如是形成了雷劫,那種毀滅氣息,實在是讓人心驚。

這聖族,果真是得天地造化的種族,這聖瞳之力,奧妙無窮,讓人忌憚萬分。

不過...

周元的眼神中有着凌厲之色涌現,他盯着雷雲深處的那座空間門戶。

今日不管是誰,都無法阻攔他的腳步!

雷劫又如何?

撕碎便是!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