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強敵涌現

...

他屈指一彈,有無形的波動自大陣內盪漾,然後傳播開來。

在這同一時間,這聖衍結界內,忽有一道道聖族頂尖強者爆發出極爲驚人的源氣波動,他們身影一動,穿破結界,最終投向了那些最後的防線。

之前的那些,除開周元遇見的那位聖天驕,其他的都不算是什麼威脅。

而現在...

方纔是正戲開場。

...

當白小鹿踏出節點的時候,四周的空間也是再度出現了變幻。

她神色倒是並無波瀾,此前經過連番的激戰,她的衣衫略微有些破碎,隱約可見那白皙如琉璃般的肌膚,不過因爲那聖琉璃之軀的緣故,此時的她依舊看上去乾淨清澈,毫無塵埃。

先前闖過的那些節點中,倒也遇見了一些強敵,不過最終還是未能阻攔下她的步伐。

她靜靜的凝視着變幻的空間,最終待得空間穩定下來時,方纔感覺到自身立於了一座巨大的廣場中,廣場之上,佈滿着巨大的石像,斑駁而古老。

白小鹿邁步於廣場之中,看似輕鬆,實則身軀緊繃,恐怖的力量時刻在體內凝聚,將要爆發。

因爲她同樣知曉,眼前的這道結界節點極爲的重要,幾乎算是最後的防線。

她邁步走出了百步左右,步伐便是緩緩的停了下來,烏黑的大眼睛帶着一絲冷冽的望着前方。

只見得在那裏的一座石像頭頂,有着一道人影盤坐,他手中抓着一隻血淋淋的獸腿,鋒利的牙齒連那獸骨都是咬碎開來,血水四濺。

那人身軀魁梧,赤裸着上身,滿身都是銘刻着栩栩如生的兇獸圖紋,那些圖紋微微蠕動,隱隱間有着暴戾到極致的獸吼聲傳出。

白小鹿盯着那人,小臉則是漸漸的凝重起來,因爲從他的身上,她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氣息。

後者那佈滿着兇獸圖紋的肉身,同樣是極爲的可怕。

顯然,此人也是專修肉身的強者!

“無垢聖琉璃之軀?”那滿身兇獸圖紋的男子看了白小鹿一眼,咧嘴一笑,森森白牙上還沾染着血絲,顯得格外的可怖。

“沒想到這下五天中,竟然也有人能夠將肉身修持到這一步。”

他站起身來,頓時有着一股凶煞的氣息爆發開來,在其身後,猶如是有着萬千兇獸在咆哮。

“我乃聖祖天聖天驕,地摩嶽,記住這個名字...”

“因爲在將你打敗後,你這具肉身,也將會被我一口一口的吃掉。”

白小鹿小臉冰寒,下一刻,她的身軀開始變得修長起來,渾身肌膚皆是散發着神聖的琉璃之光,彷彿不可侵犯。

“我對你那噁心的肉身倒是沒什麼興趣,所以到時候只能將你挫骨揚灰了...”

她聲音冷淡,其中有殺機蘊含。

轟!

而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她的身影已是化爲一道道殘影暴射而出,纖細玉手一握,金色巨錘閃現而出,便是宛如託着山嶽般,狠狠的對着那地摩嶽砸去。

轟隆!

恐怖的衝擊波在這一刻爆發開來,直接是將那一座座古老的石像盡數的摧毀。

...

嗡。

關青龍手中青色大刀之上,有凌厲無匹的刀芒凝聚,刀芒劃過地面,那堅硬的岩石宛如豆腐般直接被切割開來。

他體內的源氣也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催動而起。

他的目光,凝重的望着前方。

在那裏,有着一名身披重甲的高壯身影矗立,那道人影唯有一對充滿着殺伐氣息的眼瞳透出面甲,他站在那裏,彷彿有金戈鐵馬的戰場廝殺之氣撲面而來。

那股氣息,讓得關青龍渾身皮膚都是刺痛起來。

這是一個極爲危險的強敵!

對方的源氣底蘊,已是踏破了四十億的層次!

“記住,殺你之人,聖祖天聖天驕,元九。”

那名爲元九的聖天驕漠然的聲音傳出,下一瞬,其腳掌一跺,大地崩裂,而其身影則是帶着滾滾殺伐之氣,咆哮而至。

...

與此同時,姜金鱗的面前,也出現了一名雙目宛如血紅漩渦的聖天驕。

“玄龍族?”

“正好將你抽筋拔骨,煉一爐上好的血源丹。”

...

楚青望着前方的兩道並不太陌生的身影。

那是彌山,彌石兩兄弟。

只不過此前的時候,楚青還無法與他們交手,可在經過那祖氣石碑的機緣後,如今的他,源氣底蘊已是暴漲至三十五億的地步。

而彌山彌石失去了祖氣石碑的機緣,雖然也有所提升,但卻無法與楚青相提並論,只是一個處於三十四億,一個三十三億。

但兩人聯手,也足以對楚青造成巨大的威脅。

“唉...”

楚青嘆息了一聲,光溜溜的腦袋上,黑色如尖刺般的頭髮迅速的生長出來,宛如黑色披風般自身後披散。

“周元師弟還等着我們爲他開路呢,麻煩你們兩兄弟...”

“死遠點吧!”

話到最後,楚青那憊懶的眼神陡然變得森冷下來。

下一刻,三道人影同時暴射而出,裹挾着磅礴源氣,轟然相撞。

...

“你就是那五行天的最強天陽境,李符吧?”

在李符的前方,一名黑衣少年笑容和善,燦爛的笑容讓得人有着親近之感。

只是,他所說的話,卻讓得那燦爛笑容顯得有些詭異起來。

“我是聖祖天聖天驕,寂天羅...”

“你死後,我會爲你打造一副上好棺材。”

...

森林之間,枯黃落葉滿地。

武瑤立於枯葉之間,一對狹長而凌厲的鳳目望着大樹上,那裏有着一名白衣女子斜坐,居高臨下的望着她。

“真是好漂亮的人兒。”那白衣女子笑嘻嘻的打量着武瑤那毫無瑕疵的容顏以及玲瓏有致的身材,那每一道優美曲線,連身爲女子的她都是忍不住的垂涎。

“小女子聖祖天聖天驕,孤煙。”

她吃吃的笑着:“你的臉真好看,可以借給我一用嗎?”

她微微揚起脖子,竟是隱約見到那裏有着淺淺的血線,那般模樣,彷彿整個臉皮,都是如同假面一般的蓋上去的一般,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然而面對着眼前詭異的白衣女子,武瑤卻是沒有半句廢話,只見得她玉手緊握,直接一拳轟出。

轟!

有雷鳴響徹,只見得一道充滿着毀滅氣息的黑雷咆哮而出,張牙舞爪直接將那白衣女子所淹沒。

...

蘇幼薇手持如星辰般的長劍,在其身後,陰陽天陽轉動,吞吐着滔天源氣。

她猛的轉身,一劍斬出。

只見得黑白劍光如陰陽之龍般咆哮而出,斬向虛空某處。

鐺!

那裏有着一道猩紅的鐵鏈暴射而出,與那黑白劍光碰撞,恐怖的源氣衝擊波爆發開來,橫掃四方。

鐵鏈縮回,只見得那裏有着一道人影若隱若現,那人影枯瘦,渾身皆是纏繞着猩紅鎖鏈,詭異的鎖鏈彷彿是有着靈智,直接是插入那人的體內,蠕動間,猶如是在吞食其血液。

蘇幼薇俏臉凝重,雖然知曉眼前的人必然是那聖祖天的聖天驕,實力強橫,但她卻並無畏懼,再度展開攻勢。

“殿下獨身面對最大的阻難,我又怎能拖他後腿,所以,不論你是誰,請去死吧。”

她那清麗絕美的臉頰上,有陰陽之光流轉,令得此時的她看上去分外的神祕。

...

“小子,記住我的名字,我乃...”

“你的名字我沒興趣知道,等我將你斬殺了,我倒是想要試試,你這聖祖天的聖天驕味道究竟如何?!”

趙牧神面龐帶着詭異的笑容,眼神死死的盯着前方那道散發着極爲雄渾源氣的身影,後者的源氣比他更強,但他不僅沒有畏懼,反而渾身激動得發抖。

因爲他感覺,這或許會是一個不錯的食物。

於是,下一刻,他的身影主動暴射而出。

...

在這幾乎是同一時刻間,五大天域最爲頂尖的天陽境強者,皆是紛紛遇上了最爲棘手的強敵。

最終結果究竟是幾人生,幾人死,誰也難以意料。

而周元,同樣是在此時,面色微顯凝重的望着出現在他前方的強敵。

那是一名滿頭白發,手持赤金棍的男子。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對戰須雷

周元所在之處,乃是一座遼闊寬敞的古城廢墟,殘破的建築聳立其中,一直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可見其規模。

不過此時的周元卻沒心情理會這些,他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前方一座破塔塔頂處,那裏有着一名白髮男子盤坐,他手中輕輕的拋着一些血紅的丹丸,時不時的丟起,落在其微張的嘴中。

周元目光掠過那些血丹,眼神變得幽冷了一些,從那上面他能夠感覺到濃郁的血腥味道,顯然,這是血源丹,聖族最常見的一種丹藥,將諸多生靈一身血肉與源氣活活煉化而成。

同時,這也是聖族之人最喜歡的一種...打嘴零食?

“要吃嗎?”

須雷察覺到周元眼神的變化,笑了笑,道:“沒必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正如同你人族也殺豬吃肉一般,在我聖族眼中,你們這些天源界的下賤生靈,又與豬狗何異?”

“你們能吃得豬狗之肉,我聖族就吃不得你們這一身血肉?”

周元神色淡漠,並未理會他這般詭辯之語,眼前這名爲須雷的男子,實力極爲的強橫,比起之前所遇見的那位聖天驕不知道強上了多少,這是一個真正的勁敵。

“原本以爲會在這裏撞見迦圖。”周元道。

須雷笑道:“相信我,見到他的話,你會絕望的。”

“而且...讓你們這些下五天的賤種螻蟻走到了聖衍大陣的核心處,那豈不是在說我等的無能?”

“無不無能倒是還沒試過,但你們的胃口,是真的不小。”周元淡淡的嘲諷道。

他所說的胃口大,自然是聖族此次竟然打算獨吞九條祖氣主脈。

須雷漫不經心的道:“我聖族乃是天源界最爲尊貴的種族,自然應當享用這天地間最好的機緣,你們這些卑賤螻蟻能夠存活至今,應該對我聖族心懷感激才是,如今卻還想與我聖族奪食,當真是沒有自知之明。”

“最高貴?可笑。”周元搖搖頭。

“你這般螻蟻當然不知曉我聖族之尊貴,你們這諸天生靈,不過只是祖龍身化萬物所誕生,而我聖族卻並非如此,我們...有着屬於自己的...神!”須雷輕笑一聲,而說起最後一個字時,他的神色變得狂熱而尊崇。

“神?”

周元眉頭微皺,此等有關聖族的祕辛,憑他的實力,的確還沒資格知曉。

不過須雷顯然沒興趣與他多說,他手中赤金棍輕輕一跺,霎那間,天地間雷鳴響徹,只見得金色的雷光以其爲源頭猛的肆虐開來,直接是將附近那些建築物瞬間化爲虛無。

感受着那須雷眼神中的森然殺意,周元也就收斂了心思,他面色平靜間,神府之內的三輪天陽陡然爆發。

轟!

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橫掃,白金光柱直衝雲霄,帶來無比強悍的威壓。

“四十三億...”

須雷雙目微眯,道:“下五天中能夠出現你這般程度的天陽境,還真是不容易,不過可惜,在我看來,你還是欠缺了一些火候。”

他一步踏出,身後三輪天陽浮現出來。

轟!

金色如雷光般的源氣環繞其周身,引得虛空震盪,那般源氣底蘊,竟然是達到了四十四億之多,甚至隱隱的有着接近四十五億的程度!

這,就是聖祖天中排名第二的聖天驕的強橫底蘊!

而且,最讓得周元眼瞳微縮的是,他在那須雷身後的三輪天陽上,看見了一些熟悉的古老紋路。

那是龍紋!

龍爪天陽!

還是六爪天陽!

周元神色肅然,不過卻並沒有太多的驚訝,以聖族的資源以及他們獨有的天賦,這些聖天驕能夠凝鍊出龍爪天陽並不奇怪。

果真是強敵。

周元再不猶豫,源氣催動間,身後同樣是有三輪天陽浮現,與天地共鳴,頓時引得那天地源氣的匯聚變得更迅猛了。

“哦?”

在他召喚出天陽時,那須雷顯然也是發現了其上的龍紋,當即便是一怔,臉龐上首次出現了一些驚愕波動。

“七爪天陽?!”

因爲他發現,周元居然同樣是龍紋天陽,而且那爪趾的數量,比他還多一個!

“有意思,看來你下五天還真是有些氣運殘留,竟能夠養出一個七爪天陽來!”須雷緩緩的道,只是其眼中的殺機,倒是在此時變得極爲濃郁起來了。

“若是在這裏將你殺了,或許你可能就會是下五天最後一位七爪天陽了吧?”須雷輕輕一笑。

轟!

就在他聲音剛剛落下的那一瞬,似是有金雷乍現,其身影直接消失。

“好快的速度!”

周元瞳孔微縮,這須雷的速度,簡直是他見過同輩之中最快的人,那金雷掠過,即便是以他的眼力,都是難以捕捉其軌跡。

“破障聖紋!”

周元眼瞳深處,有聖紋流轉。

旋即他身影化爲陰影對着右側掠去。

砰!

就在他身影剛動的那一瞬,一根赤金棍裹挾着金色雷光自虛空中砸下,狠狠的落在了他先前所立之地。

咔嚓!

整個地面瞬間被撕裂開來,宛如地龍翻滾般,一道道裂痕對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震碎了無數殘破建築。

“咦?”

虛空中有着一道驚訝的聲音響起:“不錯,竟能避開我的攻擊。”

要知道,在這聖祖天的天陽境內,如果純比較速度的話,就算是迦圖都要稍微遜色他一絲。

周元身形化爲模糊,在諸多陰影之中閃爍。

“喂,你跑不掉的!”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戲謔的笑聲突然的傳進耳中,只見得周元所處之地的四周大地中,有着金色雷光暴射而出,雷光交織成網,直接是封鎖了周元的所有退路。

轟!

赤金棍裹挾着磅礴浩瀚的金雷海洋,以泰山壓頂之勢,狠狠的轟向了周元天靈蓋。

這一棍,氣勢巍峨,猶如凝固了空間。

周元眼神也是變得凝重起來,對方攻勢太猛,此時已是無法躲避。

既然躲不過,那就直接硬碰吧!

他手掌一抓,天元筆閃現而出,雪白筆尖瞬間化爲深邃幽黑之色。

筆鋒之上,白金源氣咆哮涌動,猶如是天龍匍匐其上,將要吞天滅地。

鐺!

下一瞬間,赤金棍與那斑駁黑筆轟然相撞。

這一擊,兩人皆是將自身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爆發,兇悍無匹。

轟隆!

撞擊彷彿令得虛空凝滯了瞬間,緊接着,無法形容的源氣風暴宛如是化爲了龍捲風,直接是以兩人爲源點,陡然肆虐開來,萬千建築,瞬間蒸發。

砰!

而在那源氣龍捲風暴中,兩道身影倒射而出。

他們的腳掌踏在虛空上,直接是將空間都是踏碎開來。

須雷手掌緊握赤金棍,他眼神冷冽的注視着遠處那道年輕身影。

“有意思了...”

先前的對碰,他的源氣底蘊雖然勝過對方一籌,但卻並沒有取得想象中壓倒的優勢,對方的源氣品質之強,遠遠的出乎他的意料。

周元手中天元筆斜指地面,他盯着那須雷,眼神同樣是變得熾熱起來。

“也罷,在解決掉迦圖之前...”

“就用你來熱身吧!”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