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天龍掌印

...

周元面色平靜的望着那三道身影,幽黑流光在掌心匯聚,化爲了斑駁的黑筆。

“總算是來了點能看的了。”

周元手中天元筆斜指,他的雙目之中有着戰意以及殺氣匯聚,一股凌冽的氣勢也是緩緩的從他體內散發出來,宛如烏雲蓋頂,席捲天地。

“接下來...”

“就讓我瞧瞧,你聖祖天的聖天驕,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

“下五天的賤種螻蟻,你們差不多就該停下來了。”

當周元他們踏入這處結界節點的時候,那立於遠處山巔上空的那三道人影中居首者,已是淡淡的開口,他的聲音如滾雷,轟鳴在天地間,引得下方的山脈都是在震動。

而且他也毫不掩飾的將自身四十億的源氣底蘊爆發出來,威壓瀰漫。

“你就是聖祖天的聖天驕?”周元打量着眼前之人,只見其手持暗紅大槍,魁梧的身軀散發着強橫的壓迫感,其臉龐倒是普通,雙目中閃爍着讓人心悸的猙獰與兇橫。

宛如一頭人形兇獸。

從感知而來的壓迫感中,此人的確是比此前所遇見的彌石彌山兩兄弟更強。

“我乃聖祖天聖天驕,霄印!”

那聖祖天聖天驕手中暗紅大槍遙遙的指向周元,咧嘴笑着,滿是兇橫與居高臨下的傲慢。

“據說你就是下五天在這古源天中的總指揮?看上去似乎沒什麼出奇啊,若是能夠在這裏將你斬殺了,倒是大功一件。”

周元眼神淡漠的望着他,卻並未被其言語所激怒,只是偏頭對着李卿嬋等人道:“你們去佈置陣旗,此處交給我來。”

李卿嬋螓首微點:“小心點。”

旋即毫不猶豫的帶着人飛身而退,四散開來,開始找尋方位落下陣旗。

“走哪去?!”

那霄印見狀,卻是森然一笑,手臂一震,那暗紅大槍便是咆哮而出,帶着滾滾血紅洪流,宛如一頭血蛟,裹挾着滔天源氣撕裂天際,直接對着李卿嬋等衆人籠罩而去。

不過就當那凌厲兇橫的攻勢尚未接近李卿嬋他們千丈範圍時,一道身影便是如鬼魅般的擋在了前方。

周元五指緊握,雪白筆毫自皮膚下涌出來,化爲拳套覆蓋了拳頭。

轟!

他一拳直接與那如血蛟般的洪流硬憾在一起,頓時有金鐵之聲響徹,整片虛空都是在此時劇烈的扭曲起來,下一瞬,那血蛟大槍猶如是發出了一道哀鳴聲,直接是倒射而回,沿途撞進了一座座山峯中,將其盡數的洞穿震塌。

“四十億的源氣底蘊,你就敢如此張狂,你聖族的聖天驕,是都缺少腦子嗎?”

周元眼神銳利的盯着那霄印,身後三輪天陽若隱若現,與此同時,那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恐怖的源氣威壓如萬丈巨浪,一波波的對着四面八方衝擊而去。

“四十三億源氣底蘊?!”

那霄印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縮。

“而且,這傢伙的源氣...”霄印望着周元那白金色的源氣,在那源氣之中,他能夠感覺到一種獨特的威壓,顯然品質不低。

轟!

不過,還不待他所想,周元已是一步踏出,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霄印的前方,面無表情,一拳轟出。

那一拳下,有滔天源氣嘶嘯,白金色的源氣深處,隱隱有威嚴古老的龍吟響徹,那龍吟之聲,能夠震懾神魂。

這一拳,周元直接是運轉了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所以那一拳轟出,只見得虛空中有肉眼可見的漣漪綻放開來,緊接着一道道空間裂痕隨之蔓延。

“當我懼你這賤種螻蟻不成?!”

見到周元直面主動挑釁,那霄印頓時面目猙獰,眼神羞惱,雖說對方那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比他更強,但霄印卻並不打算退避,因爲聖族的驕傲,不允許他在這下五天的賤種面前後退。

“神碑祕法!”

霄印厲嘯出聲,他的衣衫直接是爆碎開來,只見其胸膛上,竟是有着一座石碑紋身,紋身蠕動,綻放出玄妙之光,一道道光線蔓延開來,迅速的波及霄印身軀的每一個角落。

而他的源氣底蘊,也是在此時以驚人的速度暴漲!

短短數息,其源氣底蘊便是達到四十二億的程度!

“玄蛟神拳!”

霄印五指緊握,一拳轟出,只見得其身軀上竟是有着一條蛟龍之影升騰而起,蛟龍俯衝而下,與其拳勁相融,下一瞬,只見得一道千丈龐大的蛟龍拳印裹挾着滾滾源氣,直撲周元。

這一拳,霄印同樣是毫無保留,將自身力量盡數的爆發。

“跟我聖族比底蘊,你憑什麼?!”霄印狂笑,他所修的怒蛟源氣乃是八品源氣,威能霸道,如今再輔以祕法,這般攻勢就算對方擁有着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也必然不敢硬憾。

只是...這終歸只是他以爲。

面對着霄印那傾盡全力的兇橫反撲,周元面龐依舊沒有任何的波瀾,他感受着體內奔騰涌動的鎮世天龍氣,那種雄厚之感,是以往從未有過的。

在此次突破到天陽境後期,現在還算是周元第一次真正的徹底催動起體內源氣。

吼!

古老威嚴的龍吟聲在體內不斷的迴盪,沖刷着血肉,而在那種龍吟聲中,周元腦海中有靈光閃現,彷彿醍醐灌頂,於是他突然變拳爲掌,指間結印。

“鎮世天龍氣...”

“天龍掌印!”

在這祖龍經所修的源氣中,本就蘊含着一些強大之術,只是很多時候唯有源氣達到某種層次後,方纔能夠將其挖掘,參悟。

而這一道突然如電光般閃現的源術,周元隱隱的有所感覺,其威能,恐怕相當不一般。

轟!

當周元那掌印拍出的霎那,只見得一道白金色的光陣自其掌心間陡然擴散出來,而下一瞬,光陣撕裂,一道萬丈巨大的白金龍影裹挾着無法形容的威勢與壓迫,陡然衝擊而出。

虛空都是在那白金龍影下破碎開來。

萬千空間碎片四射。

白金龍影在那霄印眼瞳中急速的放大,那種隱隱間散發出來的強大危險氣息,讓得其渾身汗毛都是陡然間倒豎起來,而且最可怕的是,他那一道蛟龍拳影,竟是在此時劇烈的顫抖起來,彷彿是在懼怕。

他所修煉的這道玄蛟神拳,乃是需要一頭蛟龍之魂血祭,方纔能夠具備其兇威,可如今,他這蛟龍殘留的印記,被那白金龍影徹底的壓制。

“轟!”

但這般時候,變招退避已經來不及,所以這霄印眼中有兇芒閃爍,不進反退,身軀上有血紅蛟鱗浮現。

“這小子有些門道,先將此次攻勢抗下,接下來便與他們結陣,施展底牌將其斬殺。”

霄印所說的他們,自然是那兩位源氣底蘊在三十八億左右的同族之人,他們源氣同爲一脈,有一祕法一旦催動,便可三人合一,到時候自然能夠將這周元壓制。

只是這霄印爲人狂傲,他不願意一上來就聯合他人之力,而是打算先憑藉自身實力挫挫這周元的銳氣!

“我就不信,我堂堂聖祖天聖天驕,竟會不如你這卑微賤種!”

霄印兇性被激發,速度陡然暴漲,最終裹挾着磅礴之力,與那咆哮而下的白金龍影轟然相撞。

轟隆!

狂暴無匹的源氣衝擊自虛空間肆虐開來。

下方的山林瞬間被摧毀,直接被生生夷爲平地。

砰!

遠處的李卿嬋等人也是停下了動作,有些震撼的望着那裏的碰撞。

這同樣是他們見到周元在突破後的第一次出手。

他們望着虛空上,那裏的周元凌空而立,而在他的前方,那兇橫無匹的霄印也是腳踏虛空,但李卿嬋他們臉頰上的震驚卻是越來越濃郁。

因爲他們見到,在那霄印的胸膛上,直接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血洞洞穿其胸膛,甚至可見白金色的源氣在瘋狂的侵蝕着。

在那後方,那兩名源氣底蘊在三十八億左右的聖族強者,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這一幕。

“怎麼...可能...”

霄印低頭望着胸膛上的血洞,面龐也佈滿着難以置信,他沒想到周元這一道攻勢竟然會如此的可怕...

體內的生機在迅速的消散。

霄印的眼瞳中有着濃濃的不甘與驚駭欲絕涌現出來,他還有手段沒有施展,他還有聖瞳沒有催動,他還有更多的底牌也沒有動用...不該如此的,他原本是想要擋住周元這一道攻勢,然後就開始瘋狂反撲的...

但...現在,卻沒有反撲了。

啊!

霄印仰天咆哮,聲音中滿是不甘與憤怒,然後下一刻,嘯聲戛然而止,他的身影便是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轟然自那虛空上墜落而下,在那大地上砸出了一個深深的巨坑。

李卿嬋他們嘴巴微微張大...

他們這邊連陣旗都還沒插好呢!

怎麼戰鬥就結束了?!

那可是一名聖祖天的聖天驕啊!竟然直接被周元一掌給打死了?!

那後方兩名聖祖天的強者也是渾身顫抖的望着這一幕,此時的他們簡直是要忍不住的破口大罵,罵霄印那個混蛋如此的託大,原本他們的計劃是以祕法合擊周元的,可現在...連主導者的霄印都被打死了,他們兩人還能合個屁啊?!

“蠢貨!蠢貨!”

這一刻,兩人的心中不斷的怒吼着。

虛空上,周元望着那生機斷絕的霄印,面色漠然,但那眼瞳中也是劃過一抹驚詫之色,他預感到這天龍掌印似乎威力不凡,但卻沒想到竟然能夠一掌將其轟死。

這般威能,已是不遜色於一道七彩斬天劍光了。

當然,這更多的應該是那霄印的怒蛟神拳剛好被其所剋制。

其似乎是煉化了一道蛟龍之魂,同樣因此,在那天龍威壓下,直接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毀。

這傢伙...簡單來說就是倒黴透了。

正巧周元心領神會的自鎮世天龍氣中感悟到一道源術,將其剋制得死死的。

不過周元感覺這恐怕也不是巧合,或許正是因爲這傢伙的蛟龍拳印的挑釁,方纔將鎮世天龍氣給引動...

他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目光投向那兩名聖族的強者。

而那兩人見狀,頓時一個激靈,轉身就破開結界而逃。

周元也沒去追趕,只是擡起頭望着虛空某處,在那裏,他隱隱的感覺到一股窺探之意,當即他臉龐上有着一抹冷笑浮現,然後伸出手指,指了指地面上死去的霄印。

與此同時。

在這座聖衍結界深處,一座山巔上,迦圖望着面前的光幕,面無表情的一掌拍出,不遠處的一座巨山直接是在此時悄無聲息的湮滅。

“周元...”

低低的聲音響起,其中的殺意,幾乎是濃郁着帶來了血腥的味道。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須雷

山巔上,迦圖面色冷漠的注視着面前的光幕,眼中殺機宛如實質,引得天地間的溫度都是變得冰寒下來。

他沒想到,那周元竟然直接一掌就將霄印給斬殺了。

“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

“品階位列八品頂峯的源氣...”

“堪比聖源術的掌印...”

迦圖的眼力極爲的毒辣,先前的窺視,已是看清楚了周元的大致實力,不過霄印會被秒殺,終歸還是自己過於的託大,原本他是指派了兩位同脈者與其聯合對付周元的。

若是他們聯手,周元未必能夠如此的摧枯拉朽。

可這蠢貨偏偏要先自己展現一下本事,結果,就沒了...

迦圖面無表情,袖袍一揮,面前的光幕中有着一副極爲複雜的光線脈絡浮現出來。

這些交織的光線,便是這座“聖衍化界大陣”的結界脈絡,而那些光線交織處,則是一個個結界節點所在。

而如今,這些節點已是有一些地方出現了黯淡,這是被破壞的跡象。

“這個周元,當真是個禍害,早知道如此,就應該提前將其滅殺。”迦圖冷聲道。

可惜,此前他們蒐集的情報中,根本連周元的名字都沒有,一個區區天陽境中期,連他們的眼都入不了。

可那時候誰又能知曉,這個周元會帶來如此大的威脅。

“看來此次我們佈置大陣,試圖吞下九條主脈,果真是有些冒險了。”一道聲音從迦圖身後傳來,那是一名白髮男子,他揹着一根赤金長棍,雙目開闔間,隱隱有金色雷霆閃現。

此人名爲須雷,乃是聖祖天中僅次於迦圖的聖天驕。

迦圖神色淡淡,道:“這座聖衍化界大陣雖說還有點缺陷,但終歸是我們聖族的聖者聯合推衍而出,其複雜深奧程度,就算是神魂踏入遊神境的強者,都不一定能夠找出其隱藏的破綻所在。”

“那個周元...應該是身懷某種異寶。”

如果不是因爲周元的話,那五大天域的人馬就算是將命給拼光了,恐怕也踏入不了大陣半步。

可惜...偏偏出了這般差錯。

須雷凝視着光幕,突然道:“此時結界尚未徹底運轉起來,如果解除結界的話,集合力量,要滅這五大天域的人應該不難,這,應該也是最爲保險的方法。”

“不行!”

迦圖毫不猶豫的拒絕:“結界一散,憑我們的力量便是再也無法布成,那樣的話,九條主脈,我們就不可能全部吞下。”

須雷眉頭微皺,不過卻並未反駁,因爲如此做的話,他同樣也會有些不甘心,而且那樣一來,其他的聖天驕也會反對,到時候搞不好羣起激憤,他們也兜不住。

這回了聖祖天,也不好交代,說不得還會受罰,畢竟諸位聖者爲了盡吞這些祖氣主脈,可是籌備多年。

“雖說局面稍微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也沒必要驚慌,憑這些賤種螻蟻,不可能真的動搖這座結界。”

迦圖看向須雷,道:“前面這些都只是開胃小菜罷了,難不成你覺得,他們真能闖過由我們鎮守的最後節點?”

須雷聞言,想了想,旋即輕笑着搖搖頭。

“蚍蜉撼樹而已。”

迦圖也是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從容的道:“所以一切都在掌控,現在讓他們感覺到一點希望,再最後將其掐滅,想必那時候他們的神情會分外的精彩。”

“也罷,那就讓他們先高興一下吧。”須雷點頭。

於是兩人便是一坐一立於那光幕之前,靜靜的注視着結界之內的變化。

這一看,便又是大半日的時間過去。

前方光幕內的一道道代表着節點的光點,不斷的黯淡...

這說明越來越多的節點在被破壞。

而結界內的動盪,也是在漸漸的有些加劇起來。

迦圖神色冷漠,他並未在意五大天域那些普通的隊伍,那些隊伍在外圍鬧翻天,也不可能真的摧毀結界,他的目光始終盯着那最深處的一些節點所在。

那裏是最重要的路線。

而這裏,正是五大天域那些頂尖強者突破的方向。

經過整整一日的推進,他們已經開始有些接觸到深層次的防線了。

“差不多了,沒必要再放任下去了,不然就真是在玩火了。”一旁的須雷淡聲道。

迦圖也是輕輕點頭,接下來這道防線,將算是結界中樞的最後一道防線。

“傳令下去,讓他們都準備動手吧。”

然後迦圖看向某一處節點所在,那裏應該是周元所在的位置,他眼中有殺機流淌,緩緩的道:“須雷,這周元就交給你去對付吧。”

須雷是聖祖天中僅次於他的天陽境,以其實力對付周元應該是夠了,而能夠將須雷派出,也可以看出此時的迦圖對周元倒是並不算小看了。

須雷伸了一個懶腰,漫不經心的道:“若是我去的話,恐怕你就玩不了了。”

言語間,同樣是有着掩飾不住的傲氣。

迦圖笑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終歸得坐鎮此處,以防萬一。”

須雷眉頭一挑,道:“這萬一,是指我敗在了那周元手中?”

迦圖道:“可別挑我話裏的毛病...我總得爲了我們的任務負責,雖說我也覺得你出馬不可能會有什麼問題...”

“對了,你若是解決了那周元,將他打斷四肢帶來,我以後將他煉成血奴,然後帶着他去將他的家人全部殺光。”說到此處,他的嘴角有着殘忍與血腥之色浮現出來。

對於屢屢破壞他謀劃的周元,顯然迦圖也是恨意很深。

“如你所願。”

須雷隨意的擺了擺手,沒有再多說,直接一步踏出,面前的虛空破碎,他的身影便是消失而去。

望着須雷離去的身影,迦圖神色這才變得漠然下來,他望着周元所處的那個結界光點,有些憐憫的道:“可憐的賤種螻蟻,辛苦一日,最終卻是在做一些無用之功。”

“接下來,你們就會體驗到,什麼叫做絕望...”

他屈指一彈,有無形的波動自大陣內盪漾,然後傳播開來。

在這同一時間,這聖衍結界內,忽有一道道聖族頂尖強者爆發出極爲驚人的源氣波動,他們身影一動,穿破結界,最終投向了那些最後的防線。

之前的那些,除開周元遇見的那位聖天驕,其他的都不算是什麼威脅。

而現在...

方纔是正戲開場。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