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開戰

...

“真的是低估他了啊。”

這一刻,他們哪裏還不知曉,聖衍結界的破綻之處,真的是被周元找尋了出來!

迦圖吐了一口氣,轉過頭,淡淡的道:“都別愣着了,去守住最重要的那些結界節點...”

“既然這五大天域這麼有膽魄的話...”

“那就讓他們都死在這裏吧。”

...

當周元踏入聖衍大陣的那一瞬,他能夠感覺到空間開始劇烈的變幻,然後眼前一花,他已是出現在了一座懸浮在半空中的浮島之上。

浮島寬敞,而四周的空間皆是呈現扭曲的模樣。

周元現身後,他的後方也是不斷的有着人影閃現而出,約莫數百人的模樣。

那領頭的,正是白小鹿,關青龍,姜金鱗等五大天域中的頂尖強者。

他們皆是手持此前周元給予他們的紫色玉簡。

正是憑藉着紫色玉簡中的空間座標,他們才能夠匯聚於此處。

“這裏便是聖衍大陣的內部了嗎?”白小鹿好奇的打量四周,聲音清澈稚嫩的問道。

周元點點頭,他清點了一些人數,並未有所遺漏。

“接下來怎麼做?”關青龍沉聲問道。

“這裏是進入聖衍大陣內部的一處結界節點,只有通過此處,我們才能夠不斷的深入結界,最終抵達核心之處。”周元解釋道。

“不過這座大陣擁有着浩瀚偉力,我們難以將其撼動,比如眼前這處節點,這裏的空間,即便是匯聚我們此處所有人的力量,都是無法將其打破。”

周元指了指前方那些扭曲的空間,那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連他都是感到心悸。

白小鹿他們也是個個神色凝重,不過他們的目光都看着周元,因爲他們知曉,周元能夠帶他們來到這裏,那必然是有着應對的手段。

“也別都看着我,接下來的局勢,不靠我,需要靠五大天域的所有隊伍。”

周元輕嘆一聲,他取出一枚紫金色玉簡,玉簡上有光芒綻放出來,直接是在面前形成了一副光幕。

而此時,光幕內,正有着千餘個光點分散開來,不斷的閃爍着。

“這些光點,便是我們五大天域的那些隊伍,此時的他們分散於聖衍大陣的各處,他們應該撞見了聖族的諸多鎮守隊伍,廝殺已經開始了...”

“他們的任務,是竭盡全力的攻破那些外圍結界節點。”

“唯有當那些節點被破壞到一定數量的時候,我們此處的空間才會受到影響,那時候,就是我們更深一步的時機。”

周元盯着光幕中那些光點,抿了抿嘴,道:“簡單來說,現在的他們,在用命爲我們開路。”

氣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一道道目光盯着光幕,他們能夠看見,其中的一些光點在不斷的變得黯淡,甚至有着光點突然之間直接消失...

那代表着有隊伍直接是全軍覆沒了。

一股殘酷慘烈的氣息自光幕中散發出來。

此處的不少人都是拳頭緊握起來,眼眶隱隱的有些發紅,即便他們無法親眼看見那種廝殺,但卻能夠想象出是何等的慘烈。

的確如周元所說,他們在用命爲他們開路。

開啓進入聖衍大陣更深處的路。

周元微微垂首,以此表達着對他們的尊重,這就是在面對着聖族時的戰爭,殘酷並且無可退後。

“如今聖族四天的力量,幾乎都是聚集於此,他們組成了這座大陣的基石,但也正因爲如此,他們的力量分散開來,維持着這座聖衍大陣,這也就給我們集中力量推進的機會。”

周元深吸一口氣,強行將心境平復下來,道:“諸位,如果我們真的能夠抵達最後,將大陣所破壞,那麼到時候大陣的反噬力量,同樣也將會徹底的擊垮聖族。”

“這條路,沒有人可以退後,只能不斷向前,拼盡力量!”

身後衆人皆是緊握着拳頭,眼神凌厲而決然。

光幕閃爍,足足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而在這一炷香內,周元他們親眼的看見了將近百個光點消散,那代表着有近百支隊伍被摧毀,而顯然,那百支隊伍的人,也是盡數的殞命。

那是上萬名五大天域中的天陽境精銳強者。

他們在各自所屬的地域中,必然也是擁有着諸多故事,受人仰慕的天才,可在這裏,卻是連姓名都未曾留下,便是殞命。

這死傷不可謂不慘重。

面對着這種傷亡,沒有人能夠保持無動於衷,一些敏感的女子,更是紅着眼眶低泣出聲。

不過,他們的犧牲並非是沒有價值。

周元能夠感覺到,眼前的空間開始劇烈的波動起來,隱隱的,有着裂痕自虛空中浮現。

“持紫色玉簡者,按照玉簡內的方位,即刻出擊!”

周元冷冽的聲音,在這浮島上響徹起來。

“諸位,不要浪費了這成千上萬的人用生命爲我們所打開的路,此戰...”

“諸天必勝!”

周元後方,上百道身影皆是低吼出聲:“諸天必勝!”

下一瞬,他們的身影暴射而出,直接是與那扭曲的空間碰撞,然後盡數的消失而去。

隨着他們的離去,浮島上頓時變得空曠起來。

周元轉頭,望着還站在他身後的那些人,白小鹿,關青龍,姜金鱗,李符,楚青,趙牧神,武瑤,蘇幼微...

他們是五大天域天陽境中的最強者。

而除了他們外,還有着一批人靜靜的矗立於後方,神色肅穆,這些人是到時候必須跟隨着他們同時出動,簡單來說算是一些打下手的,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將會面臨着遠超其他隊伍的威脅。

在這些人中,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李卿嬋,左丘青魚,綠蘿,李純鈞等人皆是肅然而立。

周元手掌一擡,有着數道金色玉簡飛出,落向衆人。

“各位,接下來就該輪到我們了,我們的這幾條路線是最重要的,因爲這直通那些重要節點,但那裏,聖族也必然會派遣最強的人守衛,我們的目標,就是必須儘可能將其突破。”

“所以你們每一個人都很重要,或許,就是你那裏的一場失敗,甚至將會導致那些爲用命爲我們開路的人白白而死。”

“大戰已啓,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這場大戰,我們想要贏,依靠的是所有人!”

周元緩緩的道:“所以...接下來,請用命,去打贏每一個攔路的人!”

所有人都是默默的點頭,即便是那對周元羨慕嫉妒的姜金鱗,都是緊握着金色玉簡,眼中有殺意流淌。

接下來,沒有人再說話,而是靜靜的調整着自身狀態。

又是一炷香後。

空間再度波動起來。

周元與衆人目光對視一眼,然後在蘇幼微清麗絕美的臉頰上停了停,衝着她輕輕點頭,示意她多加小心。

轟!

下一瞬,所有人身影暴射而出,直接是與那扭曲空間相撞。

空間波盪間,一道道身影,憑空消失。

浮島空空蕩蕩,卻是有着一股肅殺之氣,醞釀而生。

一場誰都無法退後的戰爭,於此時,正式打開。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戲耍與殺機

啵!

當周元再度穿過扭曲空間的時候,只見得漫天黃沙席捲,所處之地,赫然是一座沙漠之中。

在其身後,空間波動,一道道身影緊隨而至。

這支小隊,大部分乃是以五大天域的一些天陽境後期所組成,不過其中還有着熟悉的面孔,李卿嬋,左丘青魚,李純鈞等人也是進入了這支隊伍。

在此前那場玄跡機緣中,他們也是因爲周元幫助的緣故,得到了不小的提升,已是跨入了天陽境中期,而且他們的天賦皆是不凡,以他們現在的底蘊,即便是在天陽境中期內,也算是好手。

“你們沒必要跟着我的,我這一路,恐怕會是最爲艱難的。”周元衝着他們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道。

“拿了你好處,總得幫忙做點什麼。”李純鈞聲音沙啞的道。

在這古源天中,周元幫了他們太多,他們也想要給予回報,雖說以周元現在的實力,他們無法幫助太多,但卻是能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即便跟着周元會極爲的危險,但他們卻並不懼怕。

李卿嬋清冷的道:“總不能,什麼擔子都讓你來扛吧。”

左丘青魚美眸彎彎,帶着嬌媚的道:“放心吧,我們很有自知之明的,不會拖你後腿。”

綠蘿嘟嘟嘴,道:“其實主要是跟着你,感覺機緣會更多一點。”

她們這你一言我一語,也是說得周元心頭微暖:“這支隊伍,就由卿嬋師姐幫忙指揮,而你們的作用,是如果遇見了比較強大的節點,就將我此前給予你們的陣旗在特定的方位插下,以此來抑制結界的力量。”

“不過到時候對方應該也會派人來阻攔,所以,護旗也會頗爲的危險,你們各自小心。”

衆人之中,顯然李卿嬋最爲的理智與靠譜,周元到時候遇見強敵難以分心多顧,就只能靠李卿嬋的指揮了。

李卿嬋聞言,也不說話,只是輕輕頷首。

將這些吩咐完畢後,周元也就不再多說,他望着眼前的沙漠,雙目微眯,旋即踏步而出,而其身影,則是如閃爍一般,直接是出現在了千丈之外。

他對着沙漠深處而去。

而身後的隊伍,則是在李卿嬋的帶領下,緊緊跟隨。

不過周元的前行,僅僅是數分鍾後,便是停了下來,他的目光冷冽的望向前方。

只見得在那沙漠中,有着一座石峯矗立,極爲的顯目。

而此時,在那石峯上,有着一道道強橫的源氣波動涌現,銳利的目光,戒備的盯着他們這一行人。

周元神色倒是沒什麼波瀾,因爲他發現那羣鎮守者中,最強的一人,源氣底蘊只是在三十三億左右,這般實力,若是突破之前還能夠對他造成一點威脅,可現在麼,卻是毫無阻攔之力。

李卿嬋他們在察覺到這般情況時,倒是稍微的鬆了一口氣,看來這第一道節點,並不算太過的艱難。

不過,就在他們鬆氣的那一瞬,只見得那石峯上,空間忽然微微的波動,一道身影緩緩的現了出來。

那道人影,氣勢如淵,面龐如玉,雙耳處掛着龍鳳交纏般的吊墜,整個人透着一股深不可測的氣息。

“迦圖?!”

而當周元見到此人時,瞳孔頓時微微一縮。

此人,赫然便是那聖祖天中最強的聖天驕!

這讓得他微微有些驚愕,因爲這迦圖應該是在最後的節點鎮守才對,怎麼會出現於此?!難道他直接放棄鎮守節點?

而身後的李卿嬋他們,也是面色大變,源氣急忙運轉起來,如臨大敵。

這本應該是最後出現的強敵,竟然在他們剛剛進入聖衍大陣就碰見了,這無疑是打亂了他們的節奏。

“你便是那下五天的總指揮?應該是叫做...周元?”迦圖目光幽深的注視着周元,淡笑道。

“你真的覺得,憑你們的力量,能夠破得了聖衍化界大陣嗎?”

周元道:“能不能破得了,這誰又能知道?而且你若真是穩坐釣魚臺的話,應該沒必要與我說這些廢話吧。”

迦圖淡淡的道:“只是難得遇見一個有膽子對我挑釁的螻蟻,所以覺得有趣罷了。”

“不過你倒的確是有些讓人討厭,所以我打算來挫挫你的銳氣。”

他的嘴角,在此時掀起一抹詭異的笑意。

然後他伸出手掌,只見得他面前的虛空竟是有些扭曲起來,一道空間裂痕被撕裂,一道人影竟是被這迦圖從中抓了出來。

而當周元見到那道人影時,面色頓時一變:“幼微?!”

那被其自空間中抓出來的人,赫然是蘇幼微!

“這個女子,應該與你關係匪淺吧?”迦圖笑眯眯的道,他手掌抓住了蘇幼微那雪白修長的脖頸,一道道源氣鎖鏈將後者牢牢的捆縛住。

“你這個蠢貨,太小看我聖族的“聖衍大陣”了,你們進了此處,就如同待宰的羔羊而已,周元,你要記住,是你害死了他們。”

蘇幼微臉頰漲紅,似是在瘋狂的掙扎,但卻無法掙脫。

周元的眼神變得極爲陰沉下來。

“想要救你這小情人嗎?”

迦圖打了一個響指,周元前方的空間微微波動,竟是撕裂開一道空間縫隙:“帶着你的人從這裏出去,我可放了她,否則的話,可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

身後的李卿嬋他們見狀,面色也是忍不住的大變,想要出聲,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那迦圖心機深沉,若是真順着他的路走了出去,恐怕會導致整個大局的崩壞。

迦圖輕笑一聲:“做好選擇了嗎?”

“轟!”

迴應他的,是周元陡然間如閃電般暴射而出的身影,只見得一道道殘影掠過虛空,直射石峯之頂。

“放肆!”

“聖天驕也是你這般卑賤螻蟻能夠衝撞的?”

那名聖祖天的強者見狀,頓時冷喝一聲,三十三億源氣底蘊盡數的爆發,直接是身化洪流,與周元撞去。

砰!

兩者如隕石般的撞擊,然而僅僅只是瞬間,那聖祖天的強者便是爆發出一道慘叫之聲,只見得他整個身體都是在那般恐怖的衝撞中爆碎開來,化爲漫天的血沫。

周元的身影,穿過血霧,直接落到了石峯之上。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真是個絕情的男人呢。”迦圖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嘆息一聲。

然後他眼神陡然森冷下來,掌心間的源氣直接爆發。

咔嚓!

蘇幼微那雪白脖子瞬間扭斷,狂暴的源氣衝進她的體內肆虐,斷絕生機。

迦圖隨手將那香消玉殞的嬌軀丟下,道:“你看,你害死了她。”

周元眼神漠然的望着,旋即嘴角掀起一抹譏諷:“迦圖,這種低劣的手段你都能用得出來,可見你此時內心也並不安穩,你是在害怕真的被我破陣成功嗎?”

迦圖雙目微眯:“哦?”

“這都只是幻影而已,包括你。”

周元走到了迦圖的面前,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淡淡的道:“我知道你是想要激怒我,讓我失去理智,從而出現失誤...”

他面色漠然,擡起腳掌,猛然跺下。

恐怖的源氣衝擊波自他的體內如風暴般的肆虐開來,而周圍那些對着他衝來的聖族強者,直接是在那種碾壓性的源氣壓制下,被震得紛紛吐血倒飛而出。

“不過你的目的的確是達到了。”

漫天血霧中,周元一掌拍下,那迦圖的身影便是漸漸的變得虛幻。

他的眼中,有森然殺意涌動,宛如實質般,令人不寒而慄,顯然,迦圖這種當着他的面以殺死蘇幼微來刺激他的手段,的確是徹徹底底的激起了周元的殺心,很久他都未如此強烈的想要殺一個人。

上一次,還是因爲那聖宮的聖元老狗將夭夭傷得沉睡。

“迦圖,在那最後的節點等着我去收你的命吧。”他淡漠的道。

迦圖身影在消散,有着意味不明的笑聲傳來,不帶絲毫情感。

“呵,當真是狂妄啊,你以爲你是誰...”

“一個看不清自己的螻蟻賤種而已。”

“能讓我戲耍,也當算是你的榮幸。”

“我等着你...”

“可別在中途就死在其他的聖天驕手裏哦,不然的話,你就太讓我失望了。”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