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推衍破綻

...

當他的聲音落下時,只見得那座籠罩天地的浩瀚大陣突然有了劇烈的變幻,空間在劇烈的扭曲着,層層疊疊,隱隱間其中又是出現了無數景象,如羣山,如沙漠,如空中樓閣...

只是,那種殺機的涌動,開始變得令人心神皆顫。

周元望着這一幕,嘴脣也是輕輕的抿了起來,眼神凌厲。

他知道,此時,這座“聖衍結界”,是真正的啓動了。

而最後那九條祖氣主脈的歸屬,也得看這場破陣之戰了。

...

當“聖衍化界大陣”啓動的時候。

那龐大宏偉的大陣內,一座山巔上,迦圖負手而立,神色淡漠的望着那開始扭曲,摺疊的空間。

“呵呵,迦圖,看來你這言語退敵之策失效了啊。”

在迦圖身後,突有笑聲傳來,他微微偏頭,便是見到數道身影出現在後方。

那幾道身影,渾身皆是散發着極爲恐怖的源氣波動,赫然都是達到了四十億的程度!

而他們,也正是聖祖天內的其他聖天驕。

“我就說你簡直就多此一舉,這些下賤的螻蟻能有什麼威脅?此次古源天之爭,我們一直在四處找尋玄跡,可還沒開始殺戮呢,若他們真被你嚇跑了,那才無趣。”說話的人,是一名身軀壯碩的男子,他赤裸着上身,只見得其皮膚上面刻滿了血紅的紋身,那些紋身乃是諸多兇獸,紋身蠕動間,猶如是有着暴戾的兇獸咆哮傳出。

他咧着嘴,一臉的笑意,只是那眼中的兇戾讓人不寒而慄。

“地摩嶽,我們的任務是保證此次的聖衍大陣能夠吞噬掉九條主脈,此事極爲的重要,若是出現了差池,諸位聖者動怒,我們沒人能夠承受得下來。”迦圖淡淡的道。

“我可不想看見什麼陰溝翻船的事,所以能將他們震退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看來這下五天的人也不全是廢物,先前那人,倒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那人說他有五成的概率能夠破得了我們這聖衍化界大陣?”另外一名聖天驕戲謔的說道,他的雙瞳呈現血紅色彩,宛如是兩個血紅漩渦,能夠吞沒神魂,詭異陰森。

迦圖輕笑一聲,道:“愚蠢無知,癡人說夢。”

其他聖天驕也是笑出聲來,笑聲中滿是譏嘲。

這座大陣,即便尚還未曾完整,但也是他們聖族的聖者推衍而出,其奧妙無窮,莫說是他一個天陽境,就算是法域境強者在此,恐怕都難以破陣。

“如今大陣已啓動,吩咐其他三大天域準備入駐防守。”

“而我聖祖天的人馬,也分散於各處關鍵節點。”

迦圖有條不紊的發佈着命令,後方不斷的有人領命而去。

“當然,這只是爲了有備無患...如今大陣扭曲摺疊空間,已是固若金湯,雖說其中有缺陷之處,但我並不覺得那五大天域的人馬能夠窺破。”

而如果對方不能窺探出這些缺陷破綻之處,而是選擇胡亂進攻的話,那麼不管這五大天域來多少人,也將會全部埋骨於此。

“接下來,我等就在此處看一場好戲吧。”

迦圖笑吟吟的望着那大陣之外。

“看看這五大天域,究竟是如何撞得頭破血流,而那個時候,絕望之下的他們,應該會將怒火遷移給先前那個傢伙的吧。”

“呵呵,真是期待呢。”

...

“周元,我們破陣真的有五成的概率?”

山巔上,白小鹿有些緊張的望着周元。

其他人也是目光投來。

周元緩緩道:“能否破陣,靠的不是任何一個人,而是五大天域所有人的決心,這場戰鬥,本就兇險萬分,我們唯有勇猛精進,不顧後路,方纔能夠在那絕境中搏得生機。”

他並沒有直接回答白小鹿的問題,因爲這沒有多大的意義,所謂五成概率的確更多只是爲了安撫人心,而若是所有人都抱着那搏命之心,破陣,的確並非不可能。

白小鹿也是冷靜下來,明白她問的問題過於的幼稚,她烏黑的大眼睛投向遠處扭曲空間所形成的天壁,道:“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言語間,已是有了一些信服,顯然周元此前的表現,讓得她這位乾坤天的最強天陽境,也是開始認可了。

周元凝視着遠處,道:“接下來自然是進攻大陣,破壞聖族的謀劃。”

“不過這座大陣威能已成,其力量之恐怖,難以想象,若是胡亂進攻的話,即便是我,恐怕也會頃刻間被大陣的力量所抹殺,我們唯有窺破大陣的破綻所在,以此爲路,侵入大陣,再不斷的破壞其結界節點,這才能夠真正的將其破壞。”

白小鹿,關青龍等人也是點點頭,他們同樣是察覺到那大陣中涌動的力量,說實在的,那並非是他們所能夠抵禦的,如果不是那座大陣的主要作用是針對九條祖氣主脈,就算這是一座殘陣,他們都不敢有靠近的心思。

“那你知曉破綻位置所在嗎?”白小鹿期盼的問道。

周元搖搖頭,無奈的道:“你還真當我是無所不知呢,這好歹是人家聖族聖者推衍而出的結界,我若是看幾眼就能夠直接看出準確的破綻位置所在,那也太低看這聖族的聖者了吧?”

白小鹿有些傻眼:“你看不出破綻的話,那還怎麼玩?還不如分行李直接回家得了。”

周元沒搭理她,而是在那山巔上盤坐下來,雙瞳深處,有聖紋流轉,凝視着遠處那座扭曲天地的龐大結界。

他體內的源氣瘋狂的涌動起來,供給聖紋消耗。

他要藉助破障聖紋的力量,推衍出那些破綻所在。

“給他一些時間吧。”

白小鹿還想說什麼,但卻被關青龍攔住。

一旁的姜金鱗皺了皺眉頭,道:“如果他找不出大陣破綻精準位置所在...那我們怎麼辦?”

白小鹿與關青龍也是沉默下來。

“我相信殿下能夠做到!”一道輕柔而堅定的聲音在旁邊響起,衆人看去,正是蘇幼薇,她清麗的容顏泛着淡淡玉光,美麗得不可方物。

“雖然跟這傢伙是宿敵,但如果你們知曉了他經歷後就會知道,在他的身上,奇蹟並非是什麼稀罕的事情。”讓得人意外的是,武瑤也是鳳目掃了周元的背影一眼,淡淡的道。

趙牧神雙臂抱胸,眼神有些幽冷:“我可不想如喪家之犬般的逃回混元天,我對聖族那些聖天驕,還是挺有食慾的,所以現在,最好還是對這傢伙抱有點信心。”

隨着他們三人的開口,越來越多五大天域的頂尖強者皆是微微點頭,表示認同。

於是,他們開始分散開來,但卻是形成了重重保護,將周元守護在最重要的位置。

而周元,則是彷彿並沒有察覺到外界的任何動靜,他眼瞳深處聖紋不斷的流轉,導致他眼角都是有着點點血跡流下來,但卻是毫不在意,因爲他的眼瞳中,似是有無數的源紋在如瀑布般的沖刷而下。

他在推衍。

這般全力推衍,足足持續了五天時間!

待得那第五日時,周元緩緩的閉上了充滿着血絲,猶如將要爆炸般的雙瞳。

而他那有些嘶啞的聲音,也是輕輕的傳出。

“找到了。”

山巔上,所有的目光都是在這一刻匯聚在了他的身上。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破陣之戰

“找到了?!”

山巔上,一道道目光帶着按耐不住的驚喜,盡數的投向周元的身影。

周元的眼中,滿是血絲,眼角掛着血跡,神情顯得格外的疲憊,顯然此前那番推衍,即便是藉助了破障聖紋的力量,對他依舊是造成了極大的負擔。

若不是他的神魂還算是堅韌的話,恐怕說不得直接就在這種推衍中被震散了。

“當真是好恐怖的結界大陣。”

周元暗自感嘆,如果不是這座大陣並不完整,憑他現在的能力,恐怕就算是推衍得神魂盡散,他都不可能推衍出絲毫的破綻。

但好在的是,他們諸族五天,氣運總歸未曾斷絕。

周元擡起頭,望着那些面色驚喜而緊張將他盯着的衆人,然後點頭表示確定。

譁!

衆人頓時低低的歡呼出聲,緊張的面龐上都是有着如釋重負的笑容浮現出來。

因爲他們都明白這一步的重要性,如果周元找不出結界的破綻所在,那就算是將他們所有人的命填上去,恐怕都難以撼動那座結界絲毫。

而他們,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聖族將九條主脈盡數的霸佔!

在衆人大鬆一口氣的時候,一道香風飄向周元,然後那纖細的白玉小手拿着香巾,替周元認認真真的將那眼角的血跡給搽去。

“殿下,辛苦了。”搽拭完畢,有些潔癖的蘇幼微並沒有將香巾扔掉,反而是不着痕跡的收進了袖中,然後衝着周元露出一道淺笑,那笑容中溫柔彷彿能夠撫平疲倦。

她有些心疼此時周元所要承擔的壓力。

那個所謂的諸天總指揮,並沒有多大的實質用處,但周元爲此卻是付出了不少,但蘇幼微也明白,這就是周元的性格,這些年來,他始終未曾改變過。

周圍有着一些的豔羨的目光投來,畢竟即便是在此處雲集着五大天域中不少天之嬌女,可蘇幼微在其中無疑依舊是最頂尖的,不論氣質還是容顏。

在這短短數日的一些接觸中,可已是有着不少五大天域中的年輕俊傑對着蘇幼微顯露了好感,並且試圖搭訕。

武瑤望這一幕,鳳目中微微的有些波動。

關青龍也是有所感覺,對着周元抱拳道:“周元元老,若此次古源天之爭,我諸族五天能有一個好的結果,你定然是居功至偉。”

周元聞言,卻只是神色平靜的搖搖頭,他會這麼拼,同樣有他的目的,他來到古源天最爲重要的一個任務,是獲得祖龍血肉。

而至今祖龍血肉未現,想必應該是存在於那主脈之中。

所以他不可能坐視聖族將九條主脈盡數的霸佔掠奪。

那是讓夭夭甦醒的關鍵,不管誰要阻擾他,他都不介意一路的殺過去。

周元對着蘇幼微點頭致謝,然後袖袍一揮,有着一千枚青色玉簡懸浮在了面前。

“你們將五大天域的人馬,分爲一千支隊伍,每一支隊伍,都持一枚玉簡,其中有我烙印下的方位以及一旦進入結界後應該如何行事。”

“這些隊伍將會散佈於結界之內,動搖結界的根基。”

“不過這只是第一步。”

周元屈指一彈,只見得又是有着近百枚紫色的玉簡飛出。

“這些紫色玉簡,由五大天域中的頂尖強者持有,其中銘刻着這座結界的一些節點所在,節點處必然會有聖族的強者守護,而你們的任務,便是要儘可能的突破這些節點。”

“唯有這樣一層層的突破下去,最終才能夠真正的破壞這座“聖衍大陣”。”

聽到周元那嚴肅鄭重的聲音,所有人都是面色肅然起來。

“周元總指揮放心,我們會盡數的吩咐下去。”白小鹿稚嫩的小臉上,浮現出一抹鄭重之色。

周元聞言,點點頭,眼目有些疲倦的閉攏。

“一日之後,我們就開始進攻。”

平靜言語間,卻有一股肅殺之氣升騰而起。

白小鹿,關青龍,姜金鱗等人聞言,皆是紛紛閃掠而出,開始將這些命令發佈出去。

一日時間,眨眼即過。

周元的狀態徹底的恢復過來,他立於山巔上,眼神冷冽的注視着那座扭曲着空間,籠罩天地的結界大陣,他隱約的感覺到,在那大陣內,或許是有着無數道譏誚的目光在看着他們。

或許,那聖族的人從來未曾覺得,他真的能夠找出結界的破綻之處。

“周元總指揮,一切都已準備妥當。”

白小鹿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周元轉過身來,望着山脈之中,只見得那裏,上千支隊伍整齊而列,狂風在山脈中呼嘯,卻是無法吹散那股濃郁到極致的肅殺之氣。

周元凝視着這些由五大天域諸族之中匯聚而來的頂尖天陽境人馬,緩緩的道:“諸位,此次破陣,唯有兩條路可走,打破結界,奪得祖氣主脈,或者爭奪失敗...全軍覆沒!”

“一旦進入結界,我們將再無退路。”

“若是有人不願,可此時退出。”

他的聲音,順着狂風,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然而卻是無人出聲,那一張張面龐上,雖說有着忐忑緊張,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堅定的決然。

所有人都明白此戰的重要性。

一旦他們將九條祖氣主脈拱手相讓,那麼未來聖族不知道會因此而多出多少強者,聖族變得更強,一旦當聖族開始入侵五大天域,那麼他們的家人,朋友,也將會被殘忍虐殺,被生生的煉成血丹,供那聖族吞食。

或者如同豬狗般被其圈養。

現在在古源天更高的層次中,五大天域的源嬰境,法域境甚至諸天中的聖者都是在出手,他們也在爲了整個諸天生靈的未來博取着一絲絲的希望。

面對着無情冷酷而強大的聖族,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所以,不管心中是如何的緊張以及不安,但這般時候,竟是並沒有任何人退縮。

周元望着那一張張決然的面龐,也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着白小鹿等人點點頭。

“諸天五域的隊伍...”

“隨我,進攻!”

當他那冷冽的聲音響徹起來的時候,周元的身影率先沖天而起,對着那遠處矗立於天地間的巍峨浩瀚大陣暴射而去。

轟轟!

而在其後方,上千支隊伍也是如蝗蟲般的呼嘯而出,鋪天蓋地,遮天蔽日,氣勢恢宏。

聖衍大陣內,迦圖盤坐於山巔上,他低頭望着身旁在泥土中鑽來鑽出的蟻穴,然後笑眯眯的伸出手指,將那蟻穴直接按毀,無數螞蟻倉皇逃命。

他伸着懶腰,擡起頭來望着大陣之外,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充斥着無情與殘酷。

“螻蟻...”

“終於來送死了。”

在其身後,那數位聖祖天的聖天驕也是現出身影。

“你們說這五大天域的人真的是找出了進入大陣的破綻所在了嗎?”有人笑問道。

“怎麼可能,就算大陣有缺陷,可也不是這短短幾日就能夠找出來的。”一名聖天驕嗤之以鼻。

“那個領頭的廢物,多半是在裝腔作勢。”

“我倒是希望他們真能夠進來,不然的話,也實在是過於無聊了。”

“......”

當他們在說話的時候,五大天域的大部隊已是呼嘯而至,迅速的抵達了那層層扭曲,摺疊的空間之前。

這些聖天驕的聲音也是停了下來,眼神各異的望着。

然後他們見到,那立於大部隊最前方的那道年輕身影似是擡頭看向了大陣中,那目光,猶如是看見了他們一般,緊接着,他伸出手掌,輕輕一揮。

轟!

在其後方,那鋪天蓋地的人影暴射而出,毫不猶豫的撞向了那扭曲空間的各處方位。

噗!

而在碰觸的那一瞬,迦圖等人頓時感覺到這座大陣結界似乎是微微的顫動了一下,但他們想象之中大陣偉力爆發,將那五大天域人馬盡數抹殺的一幕並沒有出現。

那些隊伍,在一接觸到扭曲空間時,便是陡然消失而去。

與此同時,迦圖他們察覺到,有無數道陌生的源氣波動,在大陣各處突然的綻放。

山巔上的氣氛隱隱的有些凝固。

那些聖天驕皆是面龐陰沉。

迦圖面無表情,但那眼中的寒意,卻是連空氣都險些被凍結。

“那個小子...”

“真的是低估他了啊。”

這一刻,他們哪裏還不知曉,聖衍結界的破綻之處,真的是被周元找尋了出來!

迦圖吐了一口氣,轉過頭,淡淡的道:“都別愣着了,去守住最重要的那些結界節點...”

“既然這五大天域這麼有膽魄的話...”

“那就讓他們都死在這裏吧。”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