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華夏的神奇之處

...

彈幕裏的雙方粉絲互掐了起來,所謂的讓六追九就是常規賽一支戰隊有十五場比賽,天幕之前已經輸了六場了,還剩下九場。

讓六追九顧名思義就是前面六場先讓着你,後面我連贏九場。

但是這個難度比BO5裏的讓二追三還要有難度。

畢竟讓二追三那是針對一支戰隊的,一支戰隊再強,也有研究透的時候。

但是讓六追九,那是面向水平不同的九支戰隊,這些戰隊有弱有強,又豈是那麼容易戰勝的。

...

“我的我的,大招空了!”零戰隊內的戰隊語音,章魚被單殺之後開始自責。

“沒事沒事,加油!”

“這一把你早點做中亞吧,這樣他們的劫就廢了。”

零戰隊的衆隊員還是很和氣的,並沒有像其他戰隊的那樣,一旦劣勢就劍拔弩張地搞決裂。

蓋因他們都知道他們戰隊有之前的四連勝都不簡單,甚至連他們的戰隊組建都有點難。

章魚和其他兩個國產選手都很珍惜這次機會,因爲原本和他們一起戰鬥的另外兩個國產選手這個賽季被兩個棒子給頂替了。

在國內,職業選手的競爭是很大的,畢竟網癮少年一大堆,要找出幾個有天賦的還是很簡單的。

畢竟基數大,只不過有天賦的容易找,極具天賦的頂尖天才難找,那種頂尖的天才不管放到哪個戰隊都有人搶着要。

只是像他們這種有點實力,但是又不是那種頂尖的選手,真的是一抓一大把,隨便把人替換了,也是有可能的。

兩個棒子其實也差不多,他們在棒子國其實過得並不好,特別是那種前輩爲尊的地方,他們這些小年輕想要出頭還是很有難度的。

而且競爭也大,現在難得LPL這邊有人願意花錢把他們買來,他們還是很感激的。

當LPL戰隊這邊有人問他們原本的戰隊賣不賣這兩個隊員時,原本的俱樂部管理層眼睛都不帶眨的,收錢辦事,當他們垃圾一樣就丟了。

這對兩個棒子的自信心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發誓一輩子不再回去LCK打,他們這一次華夏之行就是爲了證明自己的,想要在異國他鄉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去證明他們原本的俱樂部放棄他們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這也是爲什麼他們那麼拼的原因。

這個賽季兩個棒子那是在拿命C,就是爲了證明自己值這份高額的薪水。

他們和其他戰隊只顧着來撈金不拿出實力的韓援不一樣,他們是有夢想的,現在LOL在他們眼裏已經沒有國界了,就算國內有人罵他們是賣國賊,他們也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這種種的原因結合到一起,就讓零戰隊這支隊伍走出了一個新高度,開賽到現在他們已經以4/1的大比分穩坐前三的位置。

今天是他們的第六把,能不能把連勝進行到底,就看今天了。

Toxic現在有點緊張,或者說有點急。

Toxic是零戰隊的下路ADC,也就是一個韓援,和打野金太應一起被打包賣到了ZERO戰隊。

前面連勝四把給戰隊以及Toxic都帶來了極大的信心,本以爲勝利會一直這麼持續下去的。

畢竟今天要迎戰的是目前積分榜排行倒數第一的TM戰隊,要是打不過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只是Toxic發現這支戰隊根本不像想象中那麼容易對付的,TM的下路組合很有默契,而且對線很有進攻性,難以想象這是一個女子選手打出來的操作。

在他們的國家,女孩子一般都是加入女團,哪有來打電競的,充其量就是去做個主持人,華夏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連女子選手都這麼出色。

金太應和Toxic的想法差不多,連續幾次GANK都失利,甚至自己的打野路線好像都被對面的蜘蛛給摸透了,這讓金太應感覺TM這支隊伍有一種神奇的魔力。

金太應來華夏之前自學了中文,或者說他小時候就喜歡很多華夏的文化,一直都有關注,所以金太應的中文是非常好的,甚至可以和華夏隊員進行全中文無障礙交流。

來到華夏之後,金太應迷上了華夏的小說,平常休息的時候,金太應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抱着個手機看小說,並且還是看的盜版,而且有不少隊員都和他一樣喜歡看小說。

最近他看的一部小說就是上單選手木瓜推薦他看的。

這本小說裏的男主角擁有透視功能,用華夏的話來說就是異能。

金太應此刻就覺得葉焱可能就是那種擁有透視異能的男主角了,因爲他已經換了好幾次打野路線了,但是感覺蜘蛛還是能完全洞察他的路線,這讓金太應懷疑異能的真實存在。

說不定葉焱就是那種開全圖掛的異能者。

其實金太應不知道,TM戰隊所有人都有進行過林文歆的心理培訓,對於每個位置的選手的心理過程都有一個歸納總結。

不過這個課程學得最好的是蘇晨和葉焱,兩人也時常打中野聯動,所以全圖報點(打野位置)的事情就交給了蘇晨和葉焱。

金太應的盲僧大概在什麼位置,兩人都會及時溝通和分析,因爲有了葉焱這個移動偵探,那麼通過對金太應的心理分析可以在盲僧可選擇的路線裏剔除不可能,那就很容易得出盲僧的位置。

畢竟打野的路線就那麼幾種,GANK的路線也很容易分析,所以纔給了金太應一種葉焱有全圖掛的錯覺。

第二條小龍即將刷新,是一條風龍。

零戰隊沒有拿的意思,薇恩的裝備沒有成型,蛇女的裝備也很差,並沒有選擇接團,打算放了這條龍。

蘇晨配合葉焱拿了小龍,準備來一波4包2。

拿龍是其次,解放下路纔是蘇晨他們要做的。

金太應的盲僧在上路,準備拿峽谷先鋒,一時半會趕不來,上單青鋼影的TP捏在手裏,不過張冰一樣有TP。

蛇女正在往下路趕,只不過還是晚了。

葉焱的蜘蛛率先頂塔,E朝Toxic的薇恩丟去。

Toxic立馬大招隱身一個Q技能側滾躲過這個控制。

蘇晨等着薇恩現身直接大招鎖定薇恩。

田甜盧錫安正準備進程輸出的時候,酒桶直接一個大招把盧錫安炸飛了。

本來酒桶想要炸開越塔的三人的,只不過酒桶開大的瞬間劫開大了,蜘蛛也吊鋼絲了。

並且田卓立的加里奧在蜘蛛吊鋼絲之前就釋放了大招。

田卓立也很機智,特意找了一個靠後的位置準備釋放大招,就是擔心打團的時候被酒桶打斷大招。

零戰隊下方防禦塔瞬間失去了攻擊目標,所有的人物都脫離了防禦塔攻擊。

雙方上單並沒有TP,因爲上單兩人打了起來。

誰也無法TP。

田卓立的加里奧率先落地吸引了防禦塔的仇恨。

隨後是蘇晨的劫落地,蘇晨的劫正準備打出三Q的時候,薇恩再次翻滾進入隱身狀態。

蘇晨直接WEQ全套打出。

Toxic暗暗吃驚,因爲他吃滿了劫的三發Q技能,這個劫居然猜到了他翻滾的位置。

Toxic剛剛被劫大招鎖定之後就思索過對策,這個時候一般都是逃,離劫越遠越好。

等他現身後,劫肯定會W上來追擊,到時他可以反手E把劫擊退,完成反擊等待隊友支援。

不過這樣並不能殺劫,最多就能做到安全逃脫。

Toxic貪了,他看到蘇晨頭上的賞金了,他想要拿劫的人頭,因爲蛇女馬上趕到了,他這個時候要是膽大點往塔下Q,再配合酒桶把劫釘牆上,至少可以把劫給殺了。

那麼等蛇女趕到,就算他被蜘蛛殺了,其他人也跑不了,最多能跑一個盧錫安。

一切劇本都想好了,只是Toxic沒想到蘇晨能預判到他的想法,直接三Q命中,高額的傷害,足以將他暴死。

薇恩一死,酒桶也被羣毆致死了,人頭給田甜的盧錫安拿下。

零戰隊兩人一死,蛇女剛好趕到,加里奧留着E技能出塔。

蜘蛛也走出來了,剩下蘇晨的劫還在頂塔,不過蘇晨的血量很健康。

這時田甜的盧錫安開出了大招聖槍洗禮,蛇女也不敢上了,直接棄塔離開。

蘇晨他們也沒有要殺蛇女的意思,畢竟大家都沒有了技能,再上的話,估計要搭進去一兩條命,那麼這一波的意義就沒那麼大了。

現在放蛇女離開,還賺一座塔,那是血賺了。

“Double kill.”

蘇晨他們正在推下路一塔的時候,發現張冰自己一個人在上路拿下了雙殺。

“NICE!”

“冰哥牛逼!”

原來張冰在上路和青鋼影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正在打峽谷先鋒的盲僧發現青鋼影好像打不過,所以就捨棄了打到一半的峽谷先封打算支援青鋼影,這樣一來就算下路團戰輸了,上路至少有點優勢,還能拿個峽谷先鋒。

只是盲僧沒想到他們兩個人居然打不過劍姬。盲僧剛到上路,張冰的劍姬打出了回血陣,看着血量不多的劍姬,盲僧以爲能殺。

卻不想劍姬的血量越打越多,最後還把他給殺了。

這血虧,早知道就不支援上路繼續打峽谷先鋒了,現在峽谷先鋒沒拿到,還賠進去兩條命,這一把遊戲是要涼了啊。

第1040章 你以爲你是張飛嗎?

“這……”解說骨頭看到這局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解說了,因爲耳邊縈繞着全是現場TM戰隊的粉絲,或者說大部分是蘇晨的女粉絲的尖叫聲。

甭管看不看得懂,只要是TM賺了,那就尖叫完事了,甚至是蘇晨搶了一隻F6都能得到女粉絲的尖叫。

“這ZERO要沒了啊!”還是蘇淺淺夠直接,接上了骨頭的話。

雖然遊戲還沒結束,但是勝利的天平已經完全向天幕戰隊這邊靠攏了,甚至上校預測的勝率曲線,TM戰隊都高達75%的勝率了。

對方死剩下一個蛇女,蘇晨他們這邊還完好無損。

回家補給之後,張冰去了下路帶,把田甜和田卓立換到了上路去拿一塔。

不過上路的一塔已經被張冰磨得沒多少血量了。

葉焱也在往上路走,準備拿下峽谷先鋒,不過對方應該會放掉,畢竟現在ZERO根本沒有資本接團了。

剛剛那一波團戰結束之後,雙方的差距再次拉開。

ZERO現在只能拖住發育,如果把遊戲時間拖入大後期,也不是沒得打,畢竟薇恩和蛇女都是後期英雄,只要他們熬過前中期,一切皆有可能。

零戰隊的隊內語音也是這樣的。

“兄弟們,沒事,還能玩,我們穩住發育,等Toxic出完三件套還是能拼一拼的。”零戰隊的打野金太應安慰衆人道。

隊內的氛圍很和諧,誰也沒想到安慰大家的會是一個精通中文的韓援。

“加油,加油!”Toxic會的中文不多,但他已經在努力學了,不過並不妨礙他用會得不多的幾個中文來表達他想表達的意思。

“分開帶吧,儘量往後拖,看看有沒有機會抓單。”中單章魚也說道。

很快零戰隊衆人就重新振作了起來。

“這小女孩真可愛!”在燕京蘇晨家裏,彭馨寧和蘇晨老媽開着微信視頻聊着。

兩人都開着LPL的比賽直播間看着蘇晨的比賽一邊說着話。

蘇晨老媽也看不太懂,不過有彭馨寧遠程解說,汪謹慧還是能看得明白一些的,總比書房裏的老蘇和忠叔看得明白。

彭馨寧看了一眼直播的畫面,由於比賽垃圾時間,現場的鏡頭給到了現場的觀衆,正好鏡頭轉到了TM戰隊粉絲團的區域。

雖然一大批人戴着口罩,但是茜茜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口罩給扒拉到下巴了,所以這個精緻的小女孩瞬間成了觀衆們關注的焦點。

“茜茜。”蘇淺淺也認出了茜茜。

“那個小女孩嗎?天幕戰隊的小粉絲?”骨頭並不認識茜茜。

“嗯,算是吧,以前蘇晨總帶着她開直播,沒想到她今天也來了。”蘇淺淺說道。

“果然電競要從小培養啊,這小公舉才這麼點大居然看得懂比賽。”骨頭有點好奇,不過骨頭對小女孩前面坐着的那條狗更好奇。

“天幕戰隊的粉絲真的是什麼都有,還有一條二哈!”當所有人的焦點都放在茜茜身上的時候,他卻關注着土豆。

骨頭今年三十歲,單身,所以他關注的點在土豆身上就不足爲奇了。

衆人被骨頭這麼一說才注意到了土豆的存在,只見一隻穿着工作馬甲的哈士奇正安靜地坐在那看着舞臺的方向。

LiRain:“電競從小開始培養我能理解,但是這個狗是幾個意思?”

老而彌堅經驗豐富:“天啦嚕,狗也要打電競了嗎?”

Jacen0525:“土豆都不認識,你們這羣假粉絲。”

D7no:“你們誰能打出‘饕餮’我認作你爹!”

……

“那是茜茜,之前我跟你說過的,就是我哥在花城的鄰居的女兒。”彭馨寧見汪謹慧問起,就解釋了一句。

“真可愛,這眼睛,這鼻子……”汪謹慧已經好久沒接觸小孩子了,人年紀大了,就希望兒孫滿堂。

“嘿嘿,你可以再生一個女兒呀,這樣我就可以有個妹妹了!”彭馨寧打趣道。

“我可生不了,光蘇晨一個就夠我頭疼的了,都多大了,連個女朋友也不找,都不知道他怎麼想的。”汪謹慧又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當初她是支持蘇晨去打職業的,但是現在想想,如果蘇晨不去打職業的話,或許就能安安分分地找個女孩談戀愛給她生個小蘇蘇了。

汪謹慧覺得之前蘇晨帶來燕京的那個小韻就不錯,知書達禮,文靜優雅,還不膽怯……

……

回到遊戲畫面,TM戰隊的葉焱拿下了峽谷先鋒,上路一塔也被田甜和田卓立推掉了。

兩姐弟決定轉移到中路,準備配合葉焱的峽谷先鋒推中路塔。

蘇晨則是決定去上路單帶。

上帝視角。

“蘇晨的劫很危險了,ZERO的上單、打野和輔助準備三人包蘇晨了,蘇晨還沒發覺,這邊的視野因爲做到中路去了,所以漆黑一片。”骨頭看到蘇晨的劫單帶到了上路一塔殘骸的地方,忍不住說道。

蘇晨也想不到對方居然不去中路防守峽谷先鋒,反而派出三個人來抓單。

對方中路只有蛇女和薇恩在,田甜已經預警了。

“他們可能去抓你了!”葉焱放完峽谷先鋒之後直接往上路趕。

蘇晨身上有藍BUFF,雙招大招全都在,所以蘇晨並不是很慌。

蘇晨從容地往後撤,最先趕到的是對方的輔助酒桶,酒桶直接從三角草那裏過來的。

骨頭:“麪包的酒桶直接閃現E,劫W進草躲過了酒桶的技能,三Q全中,不好,酒桶很危險,盲僧和青鋼影還沒趕到。”

因爲天幕戰隊預警比較早,導致零戰隊三人配合跟不上,酒桶擔心蘇晨跑了,只能提前阻截。

只是他一個輔助酒桶小脆皮,去阻止一個裝備豪華的劫,完全是螳臂當車。

吃了蘇晨的一套技能,麪包就知道不妙了,看了一眼身後就快趕到的盲僧和青鋼影,麪包只能把大招用掉,把蘇晨往身後炸,他則是往前走。

蘇晨有大招的,只是蘇晨沒有選擇用大招躲酒桶的大招,而是用閃現躲。

蘇晨閃現的位置正是酒桶的方向,閃現EA+點燃,成功帶走酒桶。

用一個閃現去殺一個輔助,着實有點虧。

“能跑嗎?瞎子和青鋼影要到了,蜘蛛還有好遠才能趕到。”骨頭已經完全帶入了遊戲場景。

“這個距離是肯定能跑的,瞎子和青鋼影追不上的。”蘇淺淺看了一下距離,感覺蘇晨完全能夠走的,只是她覺得蘇晨用閃現去殺一個酒桶有點浪費了,完全可以用大招嘛,畢竟大招的冷卻比閃現快多了。

只是這個時候讓所有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現場的熒幕上,只見一個劫站在原地,跳着鬼畜舞蹈,這是?

“哇~劫這是在等青鋼影和盲僧嗎?這是要挑釁啊,不怕你追,還等你來!”骨頭也被蘇晨的腦回路給秀到了,要不是他在上帝視角,還真以爲蘇晨身後有千軍萬馬了,居然那麼囂張,你以爲你是張飛嗎?橫刀立馬就能喝退敵軍?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