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回小玲瓏世界

...

“聶離還說,南宮宗主你這又是何必呢。首先,羽神宗和天音神宗不是敵人,羽神宗只是想要保護天音神宗而已。不管天音神宗門下的女弟子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們永遠都是天音神宗的弟子。只要南宮宗主不趕她們走,她們是絕對不會走的。”

葉紫芸小心地觀察着南宮仙音的神情,聶離就連南宮仙音的這個反應,都已經算到了,看到南宮仙音沒有發飆,繼續說道:“正所謂,陰陽和合,人間大道。有些天音神宗的女弟子,和羽神宗的男弟子情投意合,兩情相悅。我們羽神宗不願意拆散他們,那南宮宗主又何必去做那棒打鴛鴦的事情呢?”

“但是,天音神宗有門規,有祖訓!”南宮仙音沉聲說道。

“聶離還說,所謂門規,所謂祖訓,不過是某位先輩心血來潮定下的,後代卻像教條一樣遵守,仔細想想,這對天音神宗有何益處呢?如今的天音神宗人才凋零,已經是最弱的宗門之一,若是羽神宗不管,指不定會是什麼下場。妖神宗若是對正道宗門開戰,第一個滅的,便是天音神宗。如果天音神宗和羽神宗永結同心,天音神宗開枝散葉,那豈不是一樁美事?”葉紫芸看到南宮仙音遲疑沉思的樣子,繼續說道,“聶離還說了,只要天音神宗不趕人,羽神宗不會帶走一個天音神宗的弟子,至於那些兩情相悅的弟子們,從羽神宗過來天音神宗也要不了多久,時常往來就好。”

南宮仙音陷入了許久的沉默,神情陰晴不定,畢竟做這樣的一個決定,對她來說實在太難了。

...

南宮仙音遲遲未能決定,葉紫芸見狀,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說道:“聶離還說了,不管宗主做了什麼樣的決定,他都會欣然接受。”

“若是天音神宗真的不需要羽神宗的保護,他願意帶着所有羽神宗弟子從天音神宗撤走,不會打擾天音神宗。”葉紫芸說道。

南宮仙音的神情稍稍緩和了一些,看向葉紫芸無奈地苦笑說道:“紫芸,那你說我身爲天音神宗的宗主,我該怎麼做?”

“宗主儘可放心,以我對聶離的瞭解,他確實是一個不怎麼守規矩的人,總是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是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他心懷正義,若是天音神宗真的遭逢劫難,以聶離的性格,哪怕豁出性命,也會護天音神宗周全。”葉紫芸篤定地說道。

“你如何斷定?”南宮仙音眉毛微微一挑說道。

“以我對他的瞭解。”葉紫芸目光看向遠方,陷入了悠遠的回憶當中,“我們出生的地方,是一個叫光輝之城的地方,常年遭到妖獸的攻擊,隨時都可能毀滅。”

“我們每一個族人,都在爲了光輝之城的安危浴血奮戰,無數的先輩犧牲,才讓光輝之城能夠在大災難中倖免。”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光輝之城是小玲瓏世界的一部分,而小玲瓏世界又只是龍墟界域的一部分,人族和妖族一直爭鬥不休。一直以來,聶離他用盡各種辦法手段,有的是心甘情願的,有的是違心的,但目的都是爲了守護光輝之城。”

“爲了光輝之城,我們可以拋卻生死。因爲那是我們長大的地方,那裏是我們的故鄉。”葉紫芸眼眸中微微閃爍着淚光,“我不知道,宗主能否理解我們的這種情感。”

“我有點懂了。”南宮仙音默然地說道。

“按理說,聶離手裏的聖藥,若是都藏好了,只給羽神宗的弟子使用,不出十年,天音神宗和羽神宗之間的差距,便如同天壤之別。尤其是武宗境的強者,聖藥的效果宗主想必也很清楚。但是聶離卻願意將一部分聖藥拿出來,給其他各大正道宗門使用。”

“這一切都是因爲,聶離想要正道六大宗門變得更強,大家一起,同心協力對抗魔道宗門。”葉紫芸直直地看向南宮仙音,說道,“聶離爲大家做了這麼多事情,難道南宮宗主還要懷疑聶離的用心嗎?”

“這……紫芸誤會了,我並非是懷疑聶宗主的用心,而是對他的有些做法,感到有些不忿罷了。”南宮仙音趕緊解釋說道。

“若是妖神宗再來,南宮宗主覺得以天音神宗目前的實力,能夠安然退敵嗎?天音神宗若是還是跟以前一樣,肯定必死無疑,與其坐以待斃,何不做一些改變呢?”葉紫芸看向南宮仙音,懇切地說道。

南宮仙音沉默了許久,她思來想去,如今情勢所逼,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縱然聶離真的是爲了天音神宗好,但是這霸王硬上弓的方式,真是太令人不爽了。

可是不爽又能如何呢?如今的天音神宗太過弱小,還不是隻能這麼受着?

“紫芸代我轉告一聲聶宗主,天音神宗自然是歡迎羽神宗的,只是羽神宗做得不要那麼過分就好,我也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了。”南宮仙音苦笑着擺了擺手說道。

“好的,我一定會把宗主的話帶給聶離的。”葉紫芸微微一笑說道,看到南宮仙音接受,她心裏開心極了。

雖然她是天音神宗的弟子,但她是聶離的未婚妻啊,當然是站在聶離這一邊的了,更何況他們都有一個想要守護的光輝之城,聶離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光輝之城,她當然贊同了。而且天音神宗只收女弟子的規矩,確實有點太老古董了,該改一改了。

聶離的別院裏面,聶離坐在那裏,靜靜地撫摸着手中的天隕神雷劍,自從吞噬了聖祖之劍的碎片之後,聶離感覺到,這天隕神雷劍上蘊含着的恐怖的威力,連他自己都不禁感到暗暗震驚。

不知道如果真的發揮出來,天隕神雷劍將會是何等威力。

就在聶離撫摸天隕神雷劍的時候,葉紫芸從外面走了進來。

“南宮宗主答應了?”聶離看了一眼葉紫芸,微笑着說道。

“你怎麼知道?”葉紫芸臉上掛着笑意,問道。

“所謂情勢比人強,南宮宗主又不是蠢人,真要跟羽神宗決裂,那後果根本不是她能夠承受的,明知道我們這邊是強迫逼她,她也只能乖乖承受了。”聶離哈哈一笑說道。

“萬一天音神宗真要魚死網破呢?”葉紫芸看了一眼聶離。

“那就……”聶離的眼眸中閃過一縷凌厲的光芒,“只能換一個宗主了,我相信,天音神宗肯定會有人,也喜歡宗主這個位置,多送點聖藥,讓她籠絡關係,必定會有一爭之力。”

“聶離……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做的好。”葉紫芸想了想,長長鬆了一口氣說道,“也幸虧南宮宗主答應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聖帝要煉化整個龍墟界域,天音神宗也無法獨善其身,與其讓一個平庸的領導者帶着天音神宗走向毀滅,還不如放手一搏。”聶離說道,“所幸南宮仙音她服軟了。”

“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葉紫芸看向聶離問道,知道聖帝這麼一個強大無比的存在,葉紫芸的心裏也多了幾分緊迫感。

“召集凝兒、段劍、杜澤他們,我們要回一趟小玲瓏世界。”聶離看着葉紫芸說道。

“回小玲瓏世界?”聽到聶離的話,葉紫芸眼睛都亮了起來,可是突然想到,父親已經不在了,她的眼神又不禁黯然了下來。

“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找到辦法,復活岳父大人的。”聶離拍了拍葉紫芸的肩膀,說道。

“嗯。”葉紫芸點了點頭,看着聶離的眼睛,篤定地說道,“我相信你!”

看着葉紫芸堅定的神情,聶離不禁憐惜地把她擁進了懷裏,這個少女,她的內心揹負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第四百七十七章 段劍

天音神宗,天旭閣,這是一處幽靜的別院,別院裏面到處種滿了花草,爭奇鬥豔,美不勝收。

這裏擺了幾張桌子,天音神宗的宗主南宮仙音,正在大宴賓客。天音神宗幾個巨頭級的高手,也都到場了。

南宮仙音坐在上首,正自思量着什麼。

“宗主,不知道今日宗主召集我們過來,所爲何事?”天音神宗大長老燕紅葉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說道。

“還不是因爲那羽神宗……”南宮仙音哼了一聲說道。

“羽神宗怎麼了?”燕紅葉看向南宮仙音,疑惑地問道。

“羽神宗宗主聶離,簡直把我們天音神宗當成他們家後花園了。我們這麼多女弟子,跟羽神宗結了親,天音神宗恐怕要變成他們家的後花園了啊!”南宮仙音哼了一聲說道,“今次,我把各大神宗的掌門人都召集了過來,也好讓聶離那傢伙有所忌憚。”

“宗主,羽神宗與我們結親,對我們天音神宗來說並無不妥啊。如今天音神宗的實力,有了聖藥的幫助,提升了數倍不止,如今又有羽神宗守護,我們也樂得安穩。”燕紅葉拱了拱手,微笑着說道。

南宮仙音瞥了一眼燕紅葉,哼了一聲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收了聶離那小子很多好處,接下來,你是不是也想當一當這宗主啊?”

“宗主言重了,我與宗主出生入死,難道宗主還信不過我麼?”燕紅葉目光閃爍了一下,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說道,“宗主明鑑,並非只有我一人收了羽神宗的好處,所有人都收了啊,連宗主也收了,那我爲何不可呢?”

聽到燕紅葉的話,南宮仙音老臉微紅,確實連她也收了,她又有什麼資格去說別人呢?怪只怪聶離這傢伙太狡猾,不知不覺間,已經把羽神宗上下都腐蝕了。連南宮仙音也不知道,天音神宗裏面到底有多少人是向着羽神宗的。

這次召集各個宗門的掌門人,她並非是想要對抗羽神宗,而是想要讓羽神宗有所忌憚,不要再得寸進尺而已。

“聶離宗主到!”下面一個侍從呼喊了一聲。

只見聶離帶着葉紫芸、肖凝兒等人,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小子聶離見過南宮宗主!”聶離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笑眯眯地說道。

“哼。”南宮仙音哼了一聲,略略顯得有點不滿的樣子。

“南宮宗主還在爲之前的事情不滿呢?”聶離笑着說道,他知道南宮仙音已經屈服了,如今不過是耍點小脾氣而已。真要和羽神宗決裂,也不會只是擺點臉色了。

“你自己清楚!”南宮仙音沉哼了一聲說道。

“哈哈哈,爲了向天音神宗的各位前輩賠罪,我特地給天音神宗的各位前輩準備了一些禮物。”聶離笑着說道,對着南宮仙音以及天音神宗的各個長老們拱了拱手。

南宮仙音充耳不聞,但是天音神宗的衆多長老們,眼睛都亮起來了。

聶離拿出一枚金色的丹藥,嘴角微微一笑說道:“這是我最新研製的,龍炎丹,目前爲止最強的聖藥,濃度是普通聖藥的數十倍,只有武宗級的強者,才能承受它的藥力!”

“想要煉化它,得要花上整整一年的時間,普通武宗境高手只要能將其煉化吸收,甚至能夠直接踏入武宗八重天境界,武宗八重天的高手若是服用,說不定便能踏入武宗九重天。這一顆丹藥,可謂是價值連城!”聶離笑眯眯地說道,“這次我將送給天音神宗一顆龍炎丹,作爲禮物。這龍炎丹,切記不能分開服用,否則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會出什麼樣的後果。”

看到這枚龍炎丹,一衆天音神宗的長老們,眼睛都亮了起來。

盛放着一枚龍炎丹的盒子,被放在了桌子上。

“這龍炎丹只有一枚,天音神宗有七位長老,你叫我們怎麼分?”南宮仙音皺了一下眉頭。

“這龍炎丹,確實太過珍貴,有一枚已是非常不易。”聶離苦笑着說道。

“如此強大的丹藥,自是非常稀有難得,宗主可千萬不要辜負了聶離宗主的好意。”燕紅葉先是眼睛一亮,隨即黯淡了下來,說道。只有一枚龍炎丹,是絕對不可能輪得到她的了。

南宮仙音內心尷尬極了,這枚龍炎丹,當真是燙手的山芋。

此等寶物,若是不收,着實太過可惜,若是收了,該給誰用?若是自己用了,其他七位長老內心必定憤懣不平,若是給別人用了,天音神宗一年之後出現一位武宗八重天的強者,屆時她的宗主之位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

南宮仙音擡頭看去,卻見聶離笑眯眯的樣子,雖然心裏來氣,但她也毫無辦法,明知道聶離是有意爲之,她也只能默默地受了。

“那就謝謝聶離宗主了。”南宮仙音拱手說道,把龍炎丹收了起來。

看到南宮仙音收起龍炎丹,一衆天音神宗的長老們都戀戀不捨地看了一眼,無奈地心中嘆息,對於她們這種醉心修煉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東西,更令人誘惑了。

“無相神宗,修宗主到!”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大殿的前方響了起來。

只見一行六個人,朝着這邊走了進來,領頭的是一個身穿銀灰長袍的老者,精神奕奕,步履穩健,身後衆人也是英姿勃發,尤其最令人注意的是,在這一行人中,有一個人背後長着一對龍形羽翼,身上通體都是金色,宛如金屬打造而成一般。

這個人,正是前往無相神宗修煉的段劍。如今的段劍,宛如一把出鞘的寶劍一般,身上透着一股鋒利無比的氣勢,他臉色冷漠宛如寒冰,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

“這個人是誰,怎麼之前從未見過?”天音神宗的一衆女弟子們紛紛側目,不禁猜測着段劍的身份。

段劍身上展露的氣勢,着實非常強大,與無相神宗的修宗主,竟有幾分分庭抗禮的味道。

段劍正走着,看到聶離之後,眼睛一亮,立即朝着聶離這邊走了過來。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