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

他望了一眼身下那條紅色小蛇,手指一彈,一道手指粗細的藍色閃電飛出,準確擊在紅色小蛇身上。

一身淒厲的慘叫聲響起,紅色小蛇變成了一具燒焦的屍體。

石麟從紅色小蛇體內,找到了掌天珠。

他收起掌天珠,朝着高空飛去。

······

...

仙草坊市,仙草宮。

某間密室,有一棵翠綠的小樹,枝繁葉茂,一大片青色霞光罩着小樹。

青光一閃,現出石木的身影。

十年的時間,石木長高了不少,他已經變成一名二十出頭的青衫青年。

閉關之前,他花了一大筆靈石,購買了一批四品的木屬性丹藥,他是靈木成精,木屬性丹藥對他來說是大補之物。

石木從懷裏取出一面傳影鏡,打入一道法訣,很快,鏡面上出現石木的面容。

“主人!您回來了?”石木面露喜色,他就知道主人不會這麼輕易就死掉。

“沒有,晚一點再回來,仙草宮怎麼樣了?”

“十年前,主人失蹤後,生意一落千丈,遲遲沒有主人的下落,我就關門營業,閉關修煉了,還請主人責罰。”石木的神色有些緊張。

石樾失蹤,大量的高階修士想要退訂單,石木不得不關門營業。

“不管你的是,你做的很好,仙草坊市呢!人流怎麼樣?對了,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天風海域變成一片荒原了?”石樾開口問道。

“主人不知道麼?”石木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石樾應該是躲在洞天法寶之中。

“主人被困天風星,閻羅殿派出大量的高手,封鎖天風星,閻羅殿將天風海域蕩平了,曲家派人前往,不過卻是遲了,不過後來真龍一族出現,跟閻羅殿修士打了一場,對了,主人,有銀兒姐姐的消息,銀兒姐姐跟真龍一族一起出現,她已經晉入化神期了,她連續斬殺多名化神期修士,不管閻羅殿的人怎麼解釋,她都沒消氣,還放下狠話,要是你有三長兩短,她日後會滅了閻羅殿,對了,有高階修士錄下了銀兒姐姐的影像,我買了一份。”

石樾面色一沉,追問道:“銀兒斬殺多名化神修士,她沒事吧!”

他其實早就有所猜測,如果銀兒不是被九仙派的人帶走的,要麼是蛟龍一族,或者真龍一族,不過他認爲真龍一族的機率比較低,顯然,他低估了銀兒的血脈,畢竟他不是真龍一族,無法感知銀兒血脈的精純。

這樣一想,當初那顆巨蛋,應該是真龍蛋才對了。

真龍一族肯定不會幫他,應該是銀兒懇求,真龍一族的人才會出面救他。

“沒有,銀兒姐姐變得好厲害了,以一敵三,她好像在真龍一族有很高的地位,多位煉虛修士保護她,主人,你什麼時候回來?我好想你。”

石樾遲遲未歸,石木心裏沒底。

“過一段時間再回來,我的消息,不許向任何人透露,在我回來之前,你老實呆在仙草宮修煉,對了,曲非煙曲仙子怎麼樣?”

“曲姐姐聯繫過我,說是讓我有你的下落,馬上聯繫她。”

石樾點了點頭,吩咐道:“我自己會聯繫她,你不用管了。”

“是,主人,還有其他吩咐麼?”

“沒有了,先這樣,記住,不許跟任何人透露我的下落。”

石樾是被閻羅殿搞怕了,他不敢再輕易泄露自己的行蹤。

這一次依靠掌天珠,他才能逃過一劫,不過逍遙子斷了一隻手,自己的通靈法寶也損失了幾件,可謂損失慘重。

“是,主人。”

掐斷聯繫,石樾收起傳影鏡,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銀兒居然被真龍一族帶走了,還晉入了化神期,數名煉虛修士保護她,看樣子,她過得不錯。”石樾自言自語道。

他一直掛念銀兒,沒有了銀兒這個開心寶,他感覺少了很多快樂,他想起跟銀兒的點點滴滴,一陣唏噓。

“真龍一族?以後你想帶回銀兒,恐怕很難,真龍一族可沒那麼好說話。”逍遙子皺眉說道。

“銀兒都晉入化神期了,看來她的機緣不小,真龍一族是吧!總有一天,我會去真龍一族接回銀兒的。”石樾信誓旦旦的說道,目光堅定。

真龍一族固然強大,他也不會任由銀兒在外漂泊,他一定會把銀兒接回來。

“走吧!石麟,你先帶我們回天竹星。”

沒過多久,一道藍光飛出山洞,消失在天際。

······

天竹星,翠雲門。

鬼婆、陳興朝和柳雲蓉正在跟李彥和厲飛雨說着什麼,柳雲蓉和陳興朝已經晉入化神期。

石樾就是他們的定心骨,不過石樾遲遲沒有露面,他們也慌了神。

“你們也沒有辦法聯繫上公子麼?”鬼婆皺眉說道。

“沒有,不過石大哥有真龍一族撐腰,他肯定不會有事的,你們把心放在肚子裏吧!我相信他肯定會回來的。”李彥信心滿滿的說道。

類似的事情,她經歷過多次了。

她相信石樾肯定會平安回來的,以前在白沙星,石樾失蹤了數十年,最後還是平安歸來。

“沒錯,石師叔一定會平安歸來的,你們把心放肚子裏。”厲飛雨附和道。

“好吧!不過我們現在的活動經費比較困難,希望公子能派人支援一下。”鬼婆面露難色。

現在翠雲門有三名化神修士,花銷太大。

石樾遲遲不露面,好歹把經費給他們。

“我聯繫石木,問問他。”李彥取出傳影鏡,聯繫石木。

“彥姐姐,怎麼了?”

石木知道石樾跟李彥的關係,他自然要客客氣氣的對待李彥。

“翠雲門的活動經費不足,你能給點麼?”

“沒問題,兩千萬靈石夠不夠?你派人過來坊市,我讓曲前輩交給你們。”

聽到“兩千萬”這個數字,鬼婆三人倒吸了一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仙草宮很久沒有開門營業了,不過一出手就是兩千萬靈石,財大氣粗。

“用不了那麼多,一千萬就夠了,我派人過去坊市拿。”

“好,你直接派人到九曲樓就是。”

仙草宮依然是衆勢力的重點監視對象,只能通過曲家來完成。

“沒問題,對了,石木,你有石大哥的消息麼?”

石木略一猶豫,說道:“公子不會有事的,你可以放心,他肯定會平安回來的。”

李彥天資聰慧,她聽得出來,石木似乎是話裏有話,他掌握着仙草宮的錢袋子,他肯定知道石樾的下落,不過因爲某種原因,他不方便多說,不過從石木交代的情況來看,石樾應該沒事。

“我知道了,要是有石大哥的消息,馬上聯繫我。”

“好,一定。”

李彥收起傳影鏡,說道:“你們都聽到了,你們其中一個去一趟坊市,去九曲樓,把一千萬靈石帶回來,石大哥肯定沒事,石木是他的心腹,他說石大哥沒事,石大哥就一定沒事,你們都不要瞎想,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嘿嘿,以公子的身份,肯定會沒事的,真龍一族都爲公子撐腰。”鬼婆的語氣帶着一絲討好。

李彥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歸來

某個一望無際的沙漠,一道金光從遠處飛來,虛空中驟然出現一個金色光門,金光飛來進去,透過金色光門,隱約可見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金光落入金色宮殿內,現出羅陽的身影。

羅陽右臂不翼而飛,面色蒼白。

十年前,他跟真龍一族的合體修士大打出手,吃了一個大虧,斷了一隻手,好在對方也不想真的要趕盡殺絕,現在他修養了十年,狀態這才好多了。

“你怎麼才回來?沒事吧!”一道男子的聲音驟然響起。

“我沒事,你急着把我叫回來,可是上面有吩咐麼?”羅陽陰沉着臉說道。

“沒錯,上面有令,在沒有調查清楚石樾的真實身份之前,停止對石樾的襲殺。”

羅陽眉頭一皺,說道:“什麼?我斷了一隻手,死傷十幾名煉虛修士,還有數十名化神修士,就這樣算了?”

“你冷靜一下,咱們是收錢辦事,又不是真的和石樾有什麼深仇大恨,現在真龍一族要出手保他,能不給真龍一族一點面子麼?最重要的是,如果石樾真的是仙族子弟或者真龍一族的人,現在我們還大張旗鼓的殺石樾,這會挑起出很大麻煩,雖然五大仙族本來就不和,不過他們不能明着表現出來,否則修仙界就亂套了,上面擔心,有人拿石樾的身份做手腳,故意引起混亂,讓你先停手,調查清楚再說。”

羅陽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現在已經不是一筆生意的問題了,他斷了一隻手,這筆賬,他只能算在石樾身上,當然了,如果石樾是仙族之人,哪又另當別論,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石樾並不是仙族之人,因爲十年過去了,也沒仙族的人出面。

並且真龍一族也沒公開說石樾是他們的人,只是要保他而已。

可就算如此,他也不敢再輕易出手刺殺石樾。

“如果石樾真的是仙族之人呢!”

“這要看他是什麼身份,如果只是小角色,你可以找機會殺了他,如果是核心族人,你可以適當的把僱主的身份透露給他,並且幫他對付僱主,仙族的核心族人,代表着什麼,你應該清楚,不要給我們找麻煩。還有真龍一族那個小娃子可是說了,石樾要是出事,將來會滅了閻羅殿,她的身份在真龍一族之中肯定不簡單,暫時別找石樾麻煩,這個世上,想要殺石樾的人,有很多,你明白麼?”

羅陽是聽出來了,這是要找其他人對付石樾,就算他想要出手,也不能以閻羅殿的名義,更不能調動閻羅殿的人手,這樣一來,石樾就算是死了,跟閻羅殿也沒有太大關係。

總之一句話,要想殺石樾,就一定不能走漏半點風聲出去,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石樾,就不能動手。

“這個我明白,這小子手裏的好東西很多,要想悄無聲息的幹掉他確實有點難度,等他再次露面再說。”羅陽答應下來。

······

天竹星,仙草坊市。

傳送殿,一座跨星域傳送陣驟然亮起一道粗大的白色光柱,現出一名身材高挑的藍衫青年。

藍衫青年正是石麟,他之前從未在人前露過面,就算閻羅殿的人還盯着傳送殿,也不會發現他跟石樾的關係。

他走出傳送殿,在街上溜達起來。

街道上行人稀少,一副十分荒涼的模樣,大多數店鋪都關門了。

一盞茶的時間後,石麟走進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他取出掌天珠,說道:“主人,安全了,可以出來了。”

兩道遁光從掌天珠之中飛出,石樾和逍遙子出現在屋內。

“總算到家了。”石樾輕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

他實在是被閻羅殿搞怕了,生怕又遇到閻羅殿修士的襲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恐怕閻羅殿還派人盯着仙草宮呢!石小子,小心一些,就算回到坊市了,也不見得你已經安全了,閻羅殿的人都敢跟真龍一族的人開打,保不準會在坊市裏對你出手。”逍遙子有些不放心的叮囑道。

石樾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他失蹤太久了,必須要現身才行,仙草坊市都快要倒閉了,他要是再不出現,等仙草坊市倒閉了,再出現就晚了。

“這一點,我也想過了,真龍一族並沒有否認我的身份,它們本來族人就比較少,也很少走動,不過在妖族之中有很大的影響力,我趁機和它們扯上點關係未嘗不是件好事!”

“石麟,你以後就留在坊市裏,找個地方住下來,有事我會聯繫你。”

石樾想過了,以後出行,就讓石麟幫忙,他可以躲在掌天珠之中,由石麟帶出去。

石麟沒開智的時候就跟着自己,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仙草宮的人流衆多,只要石樾不頻繁外出,應該沒有問題。

“是,主人。”石麟答應下來。

石樾給了石麟一千萬靈石,讓他找個地方住下來。

石麟妖族的身份,瞞不過那些合體修士,不過跟仙草宮預訂靈藥的本來就不止妖族。

當天晚上,仙草宮的大門打開了,石樾和逍遙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石木和柳若微走了出來,兩人的神情十分激動。

“拜見公子。”兩人單膝跪下,異口同聲的說道。

“起來吧!你們做的很不錯,若微,我會幫你衝擊化神期,在此之前,你先跟着石木做事。”

“是,謝公子提攜。”

石樾點了點頭,吩咐道:“石木,掛出去牌子,就說我石樾回來了,仙草宮重新開業,把該交貨的都叫來拿貨,以後仙草宮一年營業一次,每次營業三天。”

“是,公子,我馬上就去辦。”

仙草宮雖然沒有營業,不過依然是多個勢力的重點監視對象,石樾和逍遙子走進仙草宮,很快引起了各方探子的注意。

沒過多久,石木掛出牌子,宣佈石樾回來的消息,同時改變營業時間。

這個消息猶如一個重磅炸彈,很快就傳來了。

石木的傳影鏡響個不停,大量的修士來到仙草宮,給石樾發傳音符,有來拿貨的,也有來訂貨的。

半個時辰不到,石木就收到了上百張傳音符。

仙草宮關門十年,除了石樾和逍遙子,曲志陽是第一個走進仙草宮的修士。

看到石樾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曲志陽十分激動。

“石樾,真的是你,你沒事吧!”

石樾微微一笑,說道:“我沒事,多謝岳父大人的關心。”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