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然就開掛了(求推薦)

“我叫陸海,今年24歲,住在荔城周邊的夏岐島,未婚,是個本科生,畢業兩年了。

由於諸多原因,三個月前,我辭掉了工作,回到了家鄉,成了一名趕海主播。

每天早上5點起牀,天還沒亮就出門,老媽會給我準備一個泡着枸杞的保溫杯,還有兩個雞蛋,一包全麥麪包。

我每天要拍很多視頻,晚上7點才能回家。

我不抽菸,偶爾喝點小酒,沒有女朋友,所以不用向任何人說晚安。

差不多晚上十點,就會躺牀上睡覺,然後第二天四點半醒來,開始新一天的趕海!

跟往常一樣,昨天上傳的趕海視頻,還是沒多少人觀看,看着那三位數不到的播放量,我非常失落。

但我不會氣餒,因爲人生就是這樣,不是每次選擇都是對的,也不是做什麼都會成功,更多的是失敗吧。

就像今天,我抽了半天水坑了,別說青蟹了,連條石九公都不給我,到頭來,抽水機的油錢都給貼了進去。

“唉,人生路漫漫,毒雞湯長相伴。”

陸海擰開保溫杯,灌了一口枸杞泡的開水,今天味道有點不一樣,好像老媽加了紅棗。

自打趕海爆火後,趕海的主播也越來越多,而林子大了,就會出現一些比較有想法的鳥。

這些鳥都是團體行動的,有專門扛抽水機的,有負責在坑裏放魚,有拿着本子,教主播如何賣慘的,演技還真不錯,說不定比小鮮肉強很多。

前幾天,有一個團隊找上他,說每個月給他們兩千元,就可以把他包裝成最火的趕海主播,就是註冊的主播名要簽約給他們,日後收益是几几分成來着。

說白,就是白嫖還要交學費,接受過高等教育的陸海,自然是拒絕,但這世界就是這樣,聰明的人有,傻的也不少。

不遠處一個叫【趕海小妹】的女主播,正在該團隊的幫助下,錄製着趕海視頻。

一個帶着鴨舌帽的男子,在那指揮道:“小妹,再低一點,沒錯,要有那種想看又看不到的感覺。”

“對對對。”

“這個角度很好。”

面對這種低俗行爲,陸海非常鄙視,但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

瞄着那條能讓時間停止流動的縫隙時,陸海思考起了人生,自己走的這條路,到底是對還是錯,要是繼續賺不到錢的話,恐怕就得乖乖回去繼承家產了。

他的父親承包了一千畝海帶,在當地也算是個養殖大戶,老媽則是鎮上的中學當老師。

按他家的經濟條件,供他啃老肯定是沒問題的,只是村裏的民風“淳樸”,根本就容不下一個本科生回來打醬油。

再加上陸海的父親,當初起家時,沒少受那些“文化人”照顧,於是他就希望自己的兒子,不要走他的老路。

要好好讀書,讀完本科,讀研究生,讀完研,再讀博士,最好再弄個海龜什麼的。

遺憾的是,父親的每一次期望,都變成了深深的失望,終於在陸海24歲時,他徹底死心了。

轉而開始關心他的婚姻問題來,每天都在給他物色合適的對象。

村長家的女兒,秀兒。

要50畝海帶,作爲聘禮。

隔壁村,一位從非洲回來的海龜女大學生,據說身材特別好,沒什麼要求,要想結婚的話,立馬就可以結,可陸海想了想,總感覺哪裏不對。

現在,二老看誰都像自家媳婦,前段時間,還不停撮合他和老媽學校一位剛來的女老師,聽說還給人家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而當事人的陸海自然明白,二老這是在卸磨殺驢啊,想讓他趕緊建個“小號”,給他們繼續練級去。

想得美!

小號要出來了,還有我什麼事?

此時。

那個帶鴨舌帽的男子找了過來,遞給陸海一根煙:“怎麼樣,想好了沒?”

陸海搖頭道:“沒抽菸。”

鴨舌帽男笑着收了回去:“我也有關注你的視頻,像你這麼搞,人氣上不去的,半天都抓不到海鮮,擱誰都覺得無聊。”

陸海沒有反駁,人家說的是實話,來看直播的人,都想看主播怎麼抓到海鮮的,抓不到的話,確實沒什麼看頭。

鴨舌帽男接着道:“視頻是一種藝術,我們負責演,讓觀衆爽就行了,他們一開心,說不定就打賞,我們就賺錢,是不是這個理。”

“.....”我陸海無fa可說。

鴨舌帽男指着不遠處的小妹說道:“小妹兩個月前,一個月都賺不到一千元,經過我們包裝後,現在最高的時候,一天都有人打賞三四千。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下,我們最近正在策劃一個科學趕海,只要我們合作,說不定就能成爲下一個華農。”

......

鴨舌帽男畫了好大一張餅,可陸海還是無動無衷,最後回了句:“我再想想。”

其實,他想說的是。

“我真的沒錢。”

人氣一直上不去的陸海,說實話,已經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雖然他爸媽挺有錢的,但從畢業後,他就沒再拿過一分錢了。

算了再撐一個月吧,要是還沒起色的話,就老老實實去城裏當個社畜,繼續普普通通的一生。

此時。

陸海手機“嗡”的震動了下,原本的視頻界面消失了,轉而代之的是兩行文字。

------

【尊敬的陸海先生,您是否對現在的生活感到了厭倦,想不想體驗新的生活】

下面還有兩個按鈕。

【想】/【不想】

------

看了無數起點小說的陸海,第一反應是自己金手指,終於到賬了,他想都沒想,直接點了【想】這個按鈕。

【新生活體驗開始】

當陸海擡起頭時。

沙灘上的人一個個接連消失了,就連那個犯規的趕海小妹也沒了,本來還想多看兩眼的。

周圍環境也發生了改變,隆隆隆的漁船聲,變成了海鳥尖銳的叫聲。

就在此時。

手機又出現了新的文字。

【時空鏈接完成,您已獲得一畝地的探索空間,請愉快的探索】

陸海淡定喊道:“系統,在不在。”

“起牀吃飯了。”

陸海試着叫喚了幾聲,可都沒有反應,也沒有出現新的文字,看來這系統不太聰明的亞子。

陸海觀察着四周的景象,貌似變化的就只有眼前這一畝地,一畝地外還是原本的樣子。

而剛剛被他抽乾的那個水坑,又裝滿了水,隱約可以看到好幾條大魚在水坑裏巡遊,其中一條好像是大石斑。

還有條鰻魚。

好像還有三刀魚。

附近的礁石上,疊着一層層牡蠣,還有不少椰子螺及各種淡菜以及藏在縫隙裏的青蟹。

看着眼前的景象,陸海深呼吸一口氣,我擦,這裏的海鮮資源也太恐怖了吧。

這下真的發財了。

第二章? 我要抽乾這片大海(求推薦)

陸海並沒有被到賬的金手指衝昏了頭腦,從而膨脹起來,而是認真觀察起四周來。

從地形上來看,眼前的景象跟現實世界並沒有多大的區別,水坑還是那個水坑,就是縮小了一圈。

回到過去了嗎?

陸海嘗試着走到了這一畝地的邊緣地帶,結果撞上了一堵透明的空氣牆,同時手機“嗡”的震動了下,跳出了新的文字出來。

------

【是否要離開時空鏈接點】

【是】/【否】

------

看到這兩個按鈕後,陸海終於鬆了一口氣,看情況能自由出入這個奇怪的空間。

而剛剛消失的鴨舌帽男,出現在離他不到半米的地方,雖然離的很近,但對方完全意識不到他的存在。

緊接着,趕海小妹也跟了過來,同樣經過了陸海的身邊。

由於她穿的比較寬鬆,陸海又比她高,經過的時候,難免會用藝術批判的眼光多看兩眼,頓時有些臉黑。

“西貝貨。”

......

通過種種跡象,陸海覺得自己極有可能來到了一個將現實與過去摺疊的空間裏,在這個空間裏,他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但空間外的人,則無法感知他的存在。

面對這麼騷氣的功能,陸海一時間想了很多,要是這個空間能升級的話,那麼把空間延伸到......

“不行。”

陸海搖搖頭,在騰出那些不該有的想法時,他第一時間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背誦了一遍。

像他這麼一個“正能量”的人,萬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嗡。”

陸海發現手機又震動了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載好一個叫【探索空間】的APP來。

打開一看,發現這個APP的界面非常的簡單,入眼是一組簡單的基本數據。

------

探索者:陸海

年齡:24

身高:181cm

個人財產:2130元

空間等級:1級

探索空間:1畝地

冷卻時間:24小時

(23時57分20秒)

【備註①:根據相關規則,探索者可以自由增加探索空間,每增加一畝地的探索空間,需繳納1000元的土地購置費用。】

【備註②:增加探索空間,將會提升空間等級,下一級空間等級,將在探索者擁有20畝地時開啓。】

【備註③:空間等級升級後,將會縮短進入探索空間的冷卻時間。】

【備註④:......】

看到個人財產後,陸海尷尬笑了笑,這個APP還真是牛,連自己借出去的錢都能統計出來。

去年有一個朋友向他借了3000元,本來說好過幾天就還他的。

結果一年過去了,也不知道說了多少次“過幾天”,就這麼一直拖着,現在連微信都不回了。

如果算上他借出去的這3000元,扣除掉花唄和白條的欠款,的確是2130元沒錯。

......

看着那一行行備註。

陸海微微皺着眉頭,雖然早就已經猜到系統肯定會給他設置一些限制,但還真沒想到,升級探索空間,用的竟然是錢,偏偏他現在最缺的就是錢。

還有那個冷卻時間,下面還有個倒計時,看情況這裏也不是,他想來就能來的,每一次進出需要二十四小時的冷卻時間。

不過系統還算比較人性化,增加空間等級的話,就能縮減冷卻時間。

除了這些外,APP的下方還有一個大大的加號按鈕,陸海嘗試點了下。

------

【是否增加探索空間】

【是】和【否】

------

抱着試試看的心態,陸海點擊了【是】。

【恭喜探索者陸海,增加了一畝地的探索空間】

額!

還真可以啊。

而在此時,陸海發現基礎信息裏的個人財產發生了變化,從原本的2130元變成了1130元,也就是說,剛剛那筆錢是從那個欠他錢不還的“朋友”那裏扣走的。

這下舒坦了。

......

增加探索空間後,APP又彈出了一張由一個個格子組成的地圖,根據系統的描述,一個格子剛好是一畝地的大小,目前就他所在的這個格子是亮的,其它格子都是灰色的未知探索區域,陸海看着地圖想了好一會兒,決定先點亮附近的格子。

點亮後。

陸海眼前又發生了變化。

新增的這一畝探索空間也有好幾個水坑,礁石上也全是各種海蠣,他粗略計算了下,就這兩畝地的海鮮至少也能賣到三四千吧,自己要是賺了錢,再購買新的探索空間,這樣不斷循環下去。

看到自己還有1130元。

陸海又點了次加號,把探索空間增加到三畝地。

隨着“隆隆隆”的聲音響起。

一股水流從抽水機底部噴出,眼前這個水坑,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

大概二十五立方左右,按他這臺抽水機,大概得抽一個小時左右。

抽水的這段時間,陸海並不想浪費,他戴上了手套,帶上了蟹鉗,準備在這些礁石上搞搞海蠣子、海螺,順便看看有沒有石頭蟹、青蟹之類的。

因爲從小生活在漁村的緣故,還是比較擅長趕海的,就拿挖海蠣子來說,是需要點小竅門的。

海蠣子經常扎堆成片生長,外行人經常對它束手無策,要挖它們首先要觀察,找準海蠣殼與石頭間的縫隙。

接着將撬棒插進去,趁海蠣不注意時,用力一撬,就能把海蠣從石頭上剝落下來。

撬下幾顆海蠣的陸海,皺眉打量着眼前的海蠣,感覺稍稍有些不一樣,明顯要大很多,看起來有點像生蠔。

事實上,哪怕海邊人也對海蠣子和生蠔的叫法很混亂。

荔城這邊,認爲這是兩種不同的東西,當地人管小的長不大的都叫海蠣,而大個的,肉多的,則叫做生蠔。

不過管它的,能吃能賣錢就好,管你叫什麼玩意。

看着手中的大生蠔,陸海竟然感覺有些餓了,舌頭忍不住舔了嘴脣幾下。

鬼使神差的拿出了一把小刀,插進了生蠔的縫隙裏,捅了幾下,將它的閉殼肌切斷,看着嫩白的蠔肉,陸海先是吸了一口。

這讓他想起莫泊桑的小說《我的叔叔于勒》中關於吃生蠔的片段。

吸完汁水的陸海吃了一口生蠔,入嘴的是讓人皺眉的金屬味,初體驗不是很好,反而有點讓人難以接受。

就當他覺得這裏生蠔一般般時,口腔竟不斷生津出來,爆發出一股濃烈的奶香味,夾雜着一種海的味道。

生蠔原本就有“海中牛奶”之美譽,可從小到大在海邊長大的陸海,一直覺得這只是一種噱頭。

知道他今天吃到這樣的生蠔後,才發現原本這個說法是真的,真的有股奶香味,且帶有一點點鹹。

這個生蠔的品質,絕對比他們這裏養殖的好,說不定都能趕超那些空運過來的舶來貨。

如果按市面上那些舶來貨的價格來賣,陸海看着眼前這密密麻麻的生蠔。

想到自己接下來就要發財了,陸海的內心有股騷動,同時又很迷茫。

該死的。

平常窮習慣了,現在哪怕有錢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花啊。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