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就決定是你了

...

“是的,她應該很清楚這點,只是她還沒有主動往這個方向思考而已。”畢昂德慢條斯理的說道,“你的那位機器人小姐也說了,她現在其實心裏很慌,腦子想的就只是如何把你抓到手而已……至於她爲什麼如此執着於你……我想這個問題你可以自己想通。”

只見安其羅思考了還不到兩秒就開口了:“我也這麼認爲,不過爲了節省時間,還是由你來告訴我吧……”

畢昂德使用了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你就不肯多動一下腦子麼?”

對此,安其羅使用了義正辭嚴的表情:“我明明是在趕時間的,結果一上來你先不管不顧的說了那麼一大堆,該怪誰你心裏還沒有點B數嗎?”

“咳,嗯,好吧,我以後儘量注意點。”然而畢昂德臉上的歉意十分有限,而且言語還有變本加厲之勢,“不過你別抱太大希望……”

...

“……你也應該可以想到,米蘭尼是怎麼長大的?她可不是在一路順境中長大的麼。雖然她過得很努力,也很辛苦,但所有事情總算都是按照她所計劃的那樣發展了。但是在她戰敗之前,你的行爲已經讓她感受到了挫敗之感。明白了嗎?”

畢昂德講解的有理有據,安其羅結合了自己的實際經歷後,很快就明白了:“以她的名氣,只要是她發出邀請,那沒有人會拒絕加入她的團隊的。但是我是個例外……”

“是的,這已經是一次小小的挫折了,只是她不願意承認,她仍然認爲事情一定會成功,只是目前還沒有到來而已。”

“一定會成功?就算使用那啥……就是那啥手段也算?”

安其羅非常隱晦的提及了此事,爲的就是就是不要帶偏話題,結果不知怎的畢昂德就給興奮了:“哎嘿嘿,你還真別說,那可是米蘭尼啊!《藏顏閣》上常年排在第一的女神!你這小子倒好!全便宜你了!如果這事被傳出去了,你知道會有多少人想要你的人頭嗎?!我是說真的,來十個歐爾佳估計都懸!……唉!可惜呀!那人怎麼就不是我呢?……”

靠,之前你沒提,還以爲你是個正經人,誰知道還是要拿我開涮……

安其羅左瞅瞅右看看,並沒有發現能鑽的縫,只能憤而拍桌:“夠了!別提這事了!”

“咳!呵呵,哈哈哈,不好意思,這件事實在是太勁爆了,憋了這麼久沒吐槽還是挺難受的……”畢昂德臉上笑意依舊,歉意欠佳。

“沒想到你還看《藏顏閣》,我還以爲你要跟書架結婚呢。”覺得氣不過的安其羅立即反擊道。

“書架?啊不不不,我承認我是變態了點,但我也不可能和書架結婚不是。當然如果是書架姬的話那另算。”說着畢昂德將頭向前一探,小聲說道:“不過可以悄悄告訴你,其實我是有喜歡的人的呢~~”

即使是趕時間的安其羅,這會兒也被心甘情願的帶偏了話題:“哦?是誰?”

“這我就不方便透露啦。”但是臉不紅心不跳氣不喘……啊不對,那是死了……總之就是沒有一點害羞跡象的畢昂德並不打算繼續帶歪話題,而是突然一個急轉彎將話題漂移了回來:“剛說哪了來着?哦對,你是知道的呀,安其羅,米蘭尼現在正是處於不擇手段狀態的,只要是爲了成功,她什麼都會做的,才不會管過程如何。可以說她根本就沒想那麼多。”

雖然這個彎有點急,但安其羅還是勉強跟上了腦迴路稍微有些問題的畢昂德:“這麼說來,米蘭尼即使知道我的特殊身份,知道了要拉攏我是一件基本不可能的事,她仍是如此打算的?”

“都跟你說啦,她現在正處於不擇手段的狀態,那些細節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雖然這好像也不是細節……”說着畢昂德拍了拍手,安其羅可以看到,那些被昏暗的燈光照亮的,空氣中的灰塵開始了劇烈的布朗運動,“好了,米蘭尼的心理狀態分析結束了,我也贊成你去打敗她的想法,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那可是相當的有。”安其羅點點頭——扯了這麼大一圈才終於扯到自己的目的上來——“我剛纔也給你說了,這次的比賽項目是那個極難的指數太空軍棋,而我只是玩個普通象棋就……呵呵,你懂的……而且如果不用棋類的話,我也想不出來能用其他什麼方法打敗她,同時還讓她心服口服。總不能讓她開戰機去吧?……所以,我想請你當我的參謀。”

“參謀?多人遊戲?是個好想法。”畢昂德調整了坐姿,“不過至於其他方法,我其實有個好主意:你跟艾麗克還有歐爾佳成立一個隊伍,然後挑戰米蘭尼的隊伍……”

“她的隊伍裏有多少魔導生?”

“少說也有五十吧……”

“如果能贏的話幽藍早就被我滅了好麼。”安其羅搖搖頭。

這是一個簡單的加法題:艾麗克的最高紀錄是一挑七,自己比她稍厲害些,姑且算是一挑十,而歐爾佳能單挑自己和艾麗克,那就算是一挑十七吧。三人間的配合還沒有那麼熟練,達不到量變產生質變的水平,所以這個簡單的加法題算下來就是三人撐死了只能對付三十四個……而且這還沒有算上對方互相配合的情況!

話說回來,算這個有什麼意義麼?反正不可能打過……

“好吧,那就不考慮其他比賽形式的可能了。”畢昂德說着點開了光屏,“這個委託我接了,畢竟放着不管是一個大隱患……所以我現在要熟悉一下指數太空軍棋的玩法,畢竟很久沒碰了……哦對了,是輔助版吧?”

“啊?我還以爲只有手動版有多人模式……”

畢昂德那通常只有禮儀微笑的臉上頓時變得異常精彩:“……臥槽?手動版?米蘭尼是瘋了麼?”

“真巧,我也覺得她是瘋了。”安其羅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咳,如果是這樣的話……”畢昂德稍加思考,並做出了送客手勢,“比賽是在27日是嗎?還好,讓我趁着這兩天趕緊練練手……我想你最好能多準備幾個計劃,我不確定我能恢復到哪一步……”

“就算有過載芯片也不行?”

“你打算全程划水嗎?那就成我跟米蘭尼對弈了。我只是參謀,不能做太多決定,那是違規的,主要的控制權在你。”

“原來如此……不管怎麼說還是感謝你的幫忙。”

走出了畢昂德那昏暗刺鼻的宿舍,安其羅長吸一口新鮮空氣,只覺得整個世界都明亮了不少。

有畢昂德這麼個神人幫忙,太過擔心就顯得很沒必要了。

規則上寫的好像是要找兩個參謀……再去找個誰呢?……

這時一直在門外站崗的歐爾佳問道:“情況如何?”

“畢昂德是同意了,但規則上好像寫的是需要兩個人做參謀……”安其羅邊說邊小步走着,“我要不要再找個人?”

“我覺得把人數湊齊在感覺上會舒坦些。”

“那就隨便找個人吧……”安其羅咋一想,似乎沒有合適的人選,但再仔細的搜尋了一下,候選者似乎還是有那麼幾個的樣子。

尤妮絲不是完全意義上的魔導生,讓她過來幫個忙應該沒有違規;藩妮是自己的戰機維護員,讓她幫個小忙似乎也沒什麼問題……等等,我好像想起來了什麼……

剛稍微有了點眉目,一個通訊請求很不巧的發了過來,成功打斷了安其羅的思路。

剛一接通,就見阿爾文那亢奮至極的臉出現在了光屏上:“大哥!!大哥大哥大哥!!聽說副艦長向你發出了挑戰!你還接受了!!這是真的嗎?!”

嗯,就決定是你了——安其羅對着光屏無言的點點頭。

第三百零二章 啊!我想起來了!

“嗯……嗯嗯嗯……嗯好我記下來了……臥槽這事竟然是真的!!讓我趕緊寫成新聞……好吧已經晚了……嗯嗯嗯好我知道了……臥槽大哥我真的是萬分感謝您給了我這次直擊現場的好機會啊!!我……我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額不對……我……我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

“你可快別說了,一會兒‘你’一會兒‘您’的,我都要精分了……”

意料之中,因爲“參謀”這個位置對於阿爾文來說,是一個直播比賽的絕佳位置,所以他不僅沒有拒絕,反而還對安其羅感謝有加,並表示一定不會辜負這次機會,雖然安其羅也沒指望他幹什麼。

關掉了與阿爾文的通訊,安其羅便與歐爾佳踏上了返航的路程。

在列車上,安其羅仔細回想了自己做下的佈置,並問歐爾佳道:“我應該沒有遺漏什麼事情吧?”

“該佈置的都佈置完了,接下來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歐爾佳答道。

“你的意思是,我也應該學學這個燒腦的軍棋?”

“不,正相反,”歐爾佳輕輕搖頭,露出狡黠一笑,“你什麼都不需要做,或者說,你正是要讓米蘭尼看到你什麼都沒做的樣子。”

“有點意思,”看着歐爾佳的笑臉,安其羅也有點興奮起來,“此話怎講?”

“以米蘭尼的角度來考慮,她肯定以爲你爲了擊敗她,應該在惡補有關指數太空軍棋的知識。但是她看到的情況正相反:你不僅什麼都沒有做,而且還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這樣她就會懷疑,就會不安,就會焦慮,進而導致胃潰瘍,最終胃穿孔而死,於是你就不戰而勝……”

安其羅的一口老血當時就噴了出來。

雖然不知道胃穿孔是什麼但聽起來就很嚴重啊!你這玩笑開的合適麼?!

歐爾佳滿意的看了安其羅兩秒,並在他吐槽自己之前迴歸正軌:“如果你故作輕鬆,她就會懷疑,就會不安,就會吃不好睡不好,這樣她在比賽的時候精神就會非常差,這樣就有了空子可鑽。”

“說是有空子可鑽,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啊,怎麼鑽?”將地上那灘血收拾乾淨,安其羅問道。

“對!”歐爾佳一打響指,“正是因爲你什麼都不會,所以下棋自然是毫無章法,而毫無章法就意味着米蘭尼無法預測你的下一步行動,而已經習慣了可以看出對手下棋套路的她在見到這種不由自己把握全場的局勢後只會更加慌亂。心理戰,明白嗎?”

“是的,心理戰。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因爲我也很清楚我不可能在她擅長的領域打敗她……”安其羅摸着下巴陷入了思考,“雖然她在一開始會慌亂,犯下致命的錯誤,但不能什麼都指望畢昂德。如果她在冷靜下來後看出了我是真的什麼都不會,那就徹底沒有希望了……所以我得讓她一直慌下去……用什麼辦法呢?對局的時候繼續對她進行說教?……”

“規定上不允許在對局的時候與對手交流,但這個很好解決。”說到這裏,歐爾佳又笑了起來,“既然有所謂的規則,那就有所謂的空子可鑽,不是嗎?”

“好主意,所以我該怎麼做?”安其羅也不甚在意比賽的過程公平與否,他只想要米蘭尼戰敗這個結果而已。

“很簡單,我會負責在場外指揮你,你只需要做一些很簡單的小動作就行……”說到這裏,歐爾佳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安其羅正想問具體的實施方案,就見又一條通訊請求發了過來。

今天的通訊如此之多,安其羅已經有些煩躁了,但當他接通了通訊,看見藩妮那天真無邪的笑臉出現在光屏上時,他只覺得腦子裏“轟”的一下。

我想起來我忘了什麼了……

光屏那頭的藩妮什麼都沒有察覺,並元氣滿滿的打起了招呼:“安其羅!我回來了!我的飯呢?”

安其羅眨了眨眼,默默地看向歐爾佳,眼裏滿是求助的神色。

歐爾佳搖搖頭,給出一個愛莫能助的眼色。

====

米蘭尼宿舍。

此時夜已深,兩位天才少女的對局已經發展到了改變棋子行動模式的階段了。

只見兩人互不相讓,盡一切能力在穩住前方戰線的同時,後方不斷產生新棋子,一刻不停的擺出各種各樣的陣型,使得己方可以依靠這種方式滿足行棋規則,讓生產母艦產生更多的行動模式修正力,將棋子行動模式向對自己有利的一面修改。

兩人實力相當,不僅現在雙方的修正力誰都比不過誰,而且在可見的未來,甚至是發展到產生小宇宙階段,兩人也很難分個優勢劣勢出來。

整個棋盤已經被擴展到了一個相當巨大的程度,棋盤已經不知道被縮小了多少倍,棋子更是已經小的看不清細節,必須要通過文字標註才能知道那是什麼棋子。

由於操作的棋子數量巨大,而且還是回合制,所以規則上要求移動每個棋子時的思考時間不能超過3秒鐘。

所以現在就可以看到這樣的情景:米蘭尼將手伸進袋子裏,取出一片薯片塞進嘴裏,手指在立體棋盤上拖動一個棋子,再取出薯片塞進嘴裏,再拖動棋子;光屏上的伊諾比則是取出一塊巧克力餅乾塞進嘴裏,拖動棋子,吃巧克力餅乾,再拖動棋子……

整個對局就在只有棋子移動的“biu”的提示音和嘎嘣脆的咀嚼聲中進行着。

突然間,米蘭尼開口了:“現在幾點了?”並移動一枚棋子。

伊諾比迅速答道:“十一點半了。”並移動一枚棋子。

“哦。”

“怎麼了,困了?”

“忙活了一天,現在是有些困了。”米蘭尼趁着思考的空隙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

“要不保存對局,你先睡一會兒?”

“不過現在感覺也來了,就不必了。”

“那還好,我還捨不得暫停呢。”

“我也是,好久沒玩了,只想痛痛快快下完一局。”

“嗯,嘎嘣。”“biu。”

“嗯,嗑嚓。”“biu。”

於是整個對局又回到了只有棋子移動提示音和咀嚼聲的狀態中。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