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

聽了法正的話,秦誼也是默默得點了一下頭,然後卻是對着門外的宜祿說道:“來人啊!把今天太尉府的吃食都勻出一份來,找一個精美的食盒,給我送到尚書令陳長文那裏!”

作爲一個大吃貨,當擁有了一定的權利之後,秦誼首先做的事情,便是把鐵鍋炒菜這個科技樹給點了出來。現在全雒陽最好的飯菜,還有最好的廚子,可全都是在太尉府上,這次秦誼也是借題發揮,準備給荀彧的好女婿陳羣送去一個食盒。

不過陳羣可是在秦誼一統天下的過程之中出力甚多,食盒裏面自然是不會像他老丈人一樣是空的。秦誼只是希望陳羣能夠理解自己的意思,管住自己的嘴,不要亂搗鼓了,而不是讓他去死。

——我是寧贈劉氏,不予世家的分界線——

“長文可謂善變矣。”——《季漢書·陳羣傳》

...

“仲謀!朕能夠在死前看到你一面,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病榻之上,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劉成握着司馬懿的手,久久不肯放開,兩行清淚也是順着他的臉頰流了下來。成年之後執掌朝政的劉成,其人也是有些志得意滿,開始縱情聲色,也是把好好的身體給糟蹋壞了,才不到三十歲,看上去就像是個四十歲的模樣,而現在更是支撐不了多久。

“陛下一定會好起來的!千萬不要泄氣!”看着劉成的模樣,司馬懿扭動了一下他那據說能夠扭轉一百八十度的脖子,也是哭得異常難過,至少表面上是這個樣子。

“朕是真得不行了,朕自己的身體朕知道。只希望愛卿你能夠負擔起託孤大臣的重任,好好輔佐太子,不要辜負……”

“不要姑父是嘛!司馬懿明白!”

隨着聽完劉成的這段話語之後,司馬懿馬上大踏步的衝出了皇宮,不一會兒便滿身鮮血的走了回來,手裏面還拎着一顆新鮮的首級,在將這顆首級扔到地上之後,司馬懿也是向劉成施禮道:“秦文合的人頭,已經給陛下帶來了!”

而看着自己欽點的另外一名託孤重臣,名義上是自己姑父,但實際上是自己父親的秦誼那雙死不瞑目的眼睛,劉成也是在牀上嚇得半死,本來已經半死的他竟然直接被秦誼的首級給嚇死了。

地上那顆面目猙獰的首級,在看到兒子嚇死之時,也是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驚呼,卻是被司馬懿一腳給踢得滾出了大殿之中。

————

“啊!”

從噩夢中驚醒的秦誼也是擦了一下滿頭的大汗,又定了一會兒神,也沒敢確定自己的腦袋是否在自己頭上。

“太尉,您是怎麼了?”隨着秦誼噩夢中的囈語,睡在秦誼身旁的一個小姑娘也是忍不住向秦誼問道。

這個小姑娘就是夏侯淵的侄女夏侯涓,當日接受夏侯惇帶領曹操餘部投降之後,秦誼打着和夏侯家結親的幌子,和這個小蘿莉定下婚約。

幾年下來,夏侯涓也是日漸長大,秦誼也是終於把她給吃到嘴中。男人都是很專情的,永遠喜歡年輕漂亮的,如此專情的秦誼這幾日也是和夏侯涓膩在一起,也算是給歷史上的秦宜祿報了被殺之仇,卻沒想到會做了這麼一個噩夢。

“我的……頭還在嗎?”

這個噩夢實在太真實了,甚至還和歷史上袁睿死前的描述有些像,也是把秦誼嚇得久久不能平定。

“太尉,您好得很,沒事了,您好好休息吧!”看着秦誼現在這個模樣,夏侯涓也是知道秦誼是做了噩夢。

雖然還是一個少女,但夏侯涓還是一個非常懂事的女人,一把將秦誼摟在自己懷中,輕輕得撫摸這秦誼的腦袋,想幫助自己的男人入睡。

只是在夏侯涓的安撫之下,秦誼卻還是無法入睡,剛纔這個噩夢,又讓他對未來的局勢有了一些隱憂。

這段時間秦誼也是有些縱慾過度,都說一個茶壺要配上幾個茶杯,現在秦誼這個茶壺配套的茶杯,家裏都有好幾十個了,而比較愛玩的秦誼,有時候喝上一次茶都要配上好幾個茶杯,這就是鐵打的身體也熬不住。

而這個噩夢也是給秦誼敲了一個警鐘,還是收斂一點兒吧,要不然就是袁睿的下場。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歷史上諸葛亮和司馬懿的對峙,就是諸葛亮身體支撐不住了,如果諸葛亮能夠好吃好喝得活到司馬懿那個年紀,也就迎來高平陵之變了,說不準還能有點兒機會。

即便是司馬懿,靠着長壽熬死了那麼多競爭對手,爲晉王朝奠定了基礎,但是他的長子司馬師卻並沒有像司馬懿一樣長壽,只活到四十七便去世了。

如若司馬師能夠如其父般長壽,首先可以避免司馬氏宗族內部的繼承內耗(師昭之傳、昭炎之傳、炎攸之爭),加快維穩(淮南三叛可能更加好平定一些)和統一(吳蜀)的步伐,爭取在司馬師壯年內完成征服功勳與名分威勢的積累。

進而避免家族每次推出一位新君後所面臨的壓服高平陵以來的功臣的問題,避免新配主從磨合所帶來的篡魏派系內耗。

總之,司馬師的早逝,也是給司馬家留下了很多潛在的問題,要不是司馬昭同樣給力,說不準司馬家也被人給掀翻了。

現在秦誼雖然初步平定了天下,但內部的潛在陰謀家野心家還不在少數。頭一個就是司馬懿,傢伙因爲平定蜀地的功勞,已經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尤其是他的兩個兒子還非常給力,算是虎父無犬子的代表。

關鍵是秦誼還比司馬懿打上幾歲,秦誼有時候都在想,如果自己真得要不行了,時不時讓司馬懿去追隨自己呢?

第二個就是王凌,這傢伙和秦誼同歲,歷史上因爲造司馬家的反被殺,就這樣還享年八十歲,這要是沒有這事超長待機到九十歲也不是不可能。

因爲秦誼政權一個很大的依仗便是太原豪族,而身爲王允的侄子,王凌在太原豪族之中的地位也是舉足輕重,同樣是一顆未來之星,年紀輕輕便已經是一名兩千石的太守。

爲了整個家族的繁衍,秦誼還是好好保重身體,爭取多活兩年吧,能夠把這些陰謀家耗死,實現政權的穩定接班,便可以了。

想到這裏,外面的天色也是已經漸漸亮了起來,秦誼也是輕手輕腳得從貪睡的夏侯涓懷抱之中掙脫出來,穿上衣服進行晨練。

秦誼必須要好好保重身體,珍惜現在這具革命的本錢。所以從現在起,秦誼準備節制自己的慾望,加強身體的鍛鍊,從今天起便開始進行晨練。別的不說,每天至少把從華佗那裏學來的《五禽戲》給練好了,爭取多活幾年。

——我是要好好保養的分界線——

“誼施行之,年九十餘,耳目聰明,齒牙完堅。”——《季漢書·華佗傳》

第九十三章 開戰

“老師!太學之事還需要您多多操心!”

太尉府中,縱橫天下的太尉秦誼,也是難得露出謙恭的樣子,老老實實在旁邊伺候着。因爲此刻在他府中的是蔡邕蔡伯喈,秦誼的老師兼岳父。

正與秦誼對杜嬋所說的那樣,蔡邕可是秦誼人生道路上的貴人,如果沒有蔡邕的提攜,秦誼可沒法融入帝國的上流社會中,靠着蔡邕的人脈,秦誼一下子便認識好幾個三公九卿級別的人物,放在後世簡直不可想象。

再後來,秦誼也是利用蔡邕的人脈,勾結與蔡邕關係密切的泰山豪族反曹,協同蔡邕表弟袁渙謀奪陳國,聯絡蔡邕學生顧雍說降孫權,對於秦誼來說,蔡邕絕對是他人生中的貴人,更不用說蔡邕女兒都跟了自己,這份恩德絕對值得秦誼小心伺候着。

而且現在,秦誼準備開發一下蔡老師另外一個屬性,那就是他的學閥屬性。作爲當世百科全書式的全能性人才,蔡老師在多個方面都是當世最頂尖的,甚至是能夠影響社會潮流的人物。

世家之所以能夠在歷史上取得那樣恐怖的社會地位,除了他們所掌握的社會生產資料外,對文化知識的壟斷也是他們能夠起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現在秦誼既然想要跟世家開戰,又不敢正面用刀子和世家硬幹,也就只能在這些邊角上開始給世家下絆子。

秦誼不知道該去找誰幫忙,歷史上對抗這股歷史潮流的曹操和諸葛亮,前者現在墳頭的草已經三尺高了,其實晚年曹操和世家基本互相妥協了,世家服從曹操的權力、曹操認可世家的勢力,這算是歷史必然吧。

而諸葛村夫,則是跟隨劉備到南中吃土去了。沒能把諸葛亮搞到手,也算是秦誼的一大失誤,讓他鬱悶了許久。所幸秦誼大勢已成,諸葛亮再次逆天失敗。

只是現在的秦誼覺得自己好孤獨,在面對着世家這個終極敵人時,甚至是法正和徐庶也不是很相信,畢竟法正也是世家,而徐庶也想着成爲世家。

重建太學便是秦誼使出來的一個手段,而在選擇生源的時候,秦誼也是特定規定,普通平民弟子必須要佔據生源的三分之一。也不知道這個制度能夠堅持多久,但只要秦誼活着,他便努力給這三分之一的平民弟子一點兒上升的機會。

第二就是太學裏面絕對不只教授經學,擁有當世最優秀的數學家、天文學家劉洪,秦誼在這次的太學裏面加重了數學的比重,所有上學的學生必須要學好數學,別的不說,至少《九章算術》是一定要學好的。

“另外,老師,我還想請您幫我手寫一套儒家七經!大小就寫在這麼大的紙上!”說着秦誼又拿出一張大概A5大小的紙來,拿給蔡邕看了一下。

“你讓我寫這個東西幹什麼?”

蔡邕對儒家七經並不陌生,作爲當世第一流的書法家,漢靈帝時曾經派蔡邕等人把這儒家七經抄刻成石書,一共花了八年時間,刻成四十六塊石碑。

事成之後,弄得全國轟動,來到太學前面抄錄碑文之人更是將整個街道給填滿,並且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只可惜蔡邕的這些心血,隨着董卓遷都而被毀壞,現在想一想蔡邕還是覺得心痛。

“老師你看看這個!”說着秦誼便又拿給了蔡邕一張紙。

這紙上寫了一段《論語》中的話,只是蔡邕看了一下之後,卻是狐疑得向秦誼問道:“文合,你這個字好像不是寫上去的吧?”

“不錯!這個是用雕版印上去的!”

“雕版?”

“你就把它想象成一個大點兒的印章就可以了!”

工業革命之前很多東西都是一個腦洞,隨着一統天下之後秦誼有了餘力,他也開始弄些其他的小東西,雕版印刷便是秦誼安排林宏點出來的第一個科技。有了雕版印刷,便能夠印出很多書籍,也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這些知識被世家掌握在手中。

而且秦誼這些對世家的小手段,還不容易引起反彈,甚至那些世家也會樂在其中。

至於活字印刷的研究也是在同時開展,只是這一點兒卻並不容易,要不然也不會在唐代便有了雕版印刷,卻要到北宋才點出活字印刷書。

於是已經等不及的秦誼首先開始進行雕版印刷,反正這些經典書籍的需求量比較大,刻上這麼一套雕版之後,可以用上好多年。

而弄這麼一套雕版,自然是找當世最好的書法家,即便是後世大名鼎鼎的書法家鍾繇,在這個時候也不敢在蔡邕面前稱雄,更何況他還遠在長安做他的司隸校尉,於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秦誼也是找到了蔡邕,希望蔡老師能夠出面提供母本。

“文合!你可真有想法!這可是一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發明!”當聽了秦誼這麼一個簡單的解釋之後,蔡邕也是有一種拍斷大腿的感覺,他真得幸慶收了秦誼這麼一個好徒弟,他實在給自己帶來了太多的驚喜了。

“那就有勞老師了!”

“不麻煩!能夠參與這麼一件盛事,也是我的福氣!”而蔡邕也是把手一擺,非常誠懇得說道。

從秦誼這裏接手了這麼一個任務,蔡邕也是無暇多想,只想着儘快能夠把儒家七經寫出來,然後雕成雕版,印刷出來讓更多的人看到。

只是就在離開秦誼的時候,蔡邕又停下身,對着秦誼說道:“經過董相國那件事之後,我其實已經不想再過問朝政。只是劉成是我的外孫,我實在想知道文合你究竟是怎麼想的?一旦你要是想要做皇帝,那他的日子可就慘了,甚至連一個普通人的生活都奢求不上!”

隨着秦誼一統天下,但是他的後宮之中卻是更加激烈起來,杜嬋因爲秦朗無法繼位心生怨言,而蔡琰卻是害怕哪天秦誼又想自己做皇帝而廢掉劉成,當時候劉成的日子就難過了。

不過到目前來看,劉成的親友團實在比秦朗的親友團強大太多了,秦朗外公只不過是一個鄉下小土豪,幾個堂舅也是被秦誼給安排到閒職之上,哪怕是秦騰也是向讓秦誼做皇帝,但是他們的分量加起來,甚至都比不過蔡邕在秦誼心中的重量,更不用說蔡邕後面龐大的親友圈了。

秦誼早已經知道,蔡邕發動起自己的朋友圈,在那裏瘋狂給劉成造勢,就是不想讓秦誼會廢掉他。到現在,秦誼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老師,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具體會走到什麼樣的結果,我也不知道!”秦誼連着說了兩個不知道,因爲他現在心裏面也是沒有底。

爲了儘快一統天下,減少百姓們的傷亡,秦誼可以說是各種妥協,各種陰謀,弄得現在的政權變成了一個四不像的怪物。有時候秦誼也會害怕,自己建立的這個王朝,會不會比曹魏和司馬晉還要短命,還要反動。

只是秦誼又不敢殺得人頭滾滾,他玩陰謀詭計還可以,這麼剛的事情他真得做不出來,他也害怕遭到世家的反噬,弄得身死族滅。說句不好聽的,在做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秦誼都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裱糊匠,根本就沒有跳出原先的怪圈來。

看了秦誼一臉的頹唐,蔡邕也是嘆了一口氣,離開了自己女婿兼學生的太尉府,準備回去寫秦誼交給自己的儒家七經。

望着老師的背影,正襟危坐的秦誼卻是一下子非常不雅觀得躺在了地上。秦誼發現自己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他內心深處還是不想讓自己成爲一個裱糊匠,畢竟上一世的秦誼,可是對裱糊匠李中堂非常看不上的。

不過秦誼也是很快便從地上再度坐了起來,他不應該如此懦弱,而是真正去做一些事情,不要辜負自己穿越者的身份,真正得爲這個偉大的民族做些貢獻。

恍惚之間秦誼覺得自己成了唐吉坷德,正朝着風車勇敢得衝了過去。也不知道自己最終的結果將會是如何?會不會被這道時代的巨浪給拍得粉碎呢?

——我是亞歷山大的分界線——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僞復誰知?”——漢·秦誼《無題》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