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十五章 穿梭在銀河的系統

...

王鴻不確定自己的感受,剛纔明明是有笑容的,並且也有禮貌,但王鴻就感到很喪。

“說起來,是應該見到過他,但一點印象都沒有。”王鴻努力想了想,似乎有點印象。

要知道廚神小店氣氛挺好,基本上熟客互相都認識,這個人還真是例外。

……

Ps:安利安利,大家有什麼好吃的啊,快安利給菜貓,菜貓好去吃!

...

“笑都感覺不到開心。”王鴻想結交一下,也是多個朋友。

“哥們,看你急得挺認真的,在記什麼啊?”王鴻輕聲詢問。

“啊?”耗子顯然是沒想到會有人和他交談,愣了半響才回答:“統計,數據統計。”

“嗯?”王鴻第一時間想到眼前男子也是做飲食方面的生意,來廚神小店取經,這種情況雖不常見,但也絕對不少見。

“我已經吃了三十五種菜了,今天是第三十六種。”耗子說着還一點也沒防備的把小本子給王鴻看。

【1月11號33次吃的貴菜:糟辣帶魚。吃完了,好吃。

2月8號第34次吃的川菜:魚香肉絲。吃完了,好吃。

3月6號第35次吃的蘇菜:清蒸青魚。吃完了,好吃。】

王鴻晃了一眼,好奇心更濃,他認識另一個人也會記錄菜品,那人叫俞矗。

但兩者完全不同,這個就像是私人的日記一樣,評論千篇一律都是“吃完了,好吃”。

感覺,這除了知道自己來吃了什麼菜之外,沒有其他作用。

“挺好的。”王鴻不知道說什麼,附和了一句。

“謝謝。”耗子認真道謝,似乎很感謝王鴻的話。

王鴻以前覺得自己挺能說,但今天似乎沒什麼能說的,交談暫時擱置。

耗子每次來廚神小店吃飯都是只點一個菜一碗米飯,從不例外。

蘇若燕出現,意味着第一批食客可以進去了。

王鴻和耗子都是第二批食客,進去後王鴻關注了一番。

看記錄的,基本上是一個月來廚神小店一次,也就是說差不多有三十多次,三十多次絕對可以稱得上熟客,王鴻也終於明白爲什麼他會沒印象了。

是耗子刻意在避開與人交流,比如點菜時:“一份青椒肉絲,一份米百做白米飯,沒有其他的,加上迎客套餐364,我轉微信,謝謝。”

話說得很滿,蘇若燕除了覈實了一遍價格,然後拿出微信碼,沒有再問的。

還有,點完餐後,就盯着桌子,目光不與任何人交流。

當然王鴻也不可能一直關注,所以待他自己的菜上了後,就收回了目光開始吃。

等到王鴻再想起這樣一個人時,望過去位子上已經坐上了其他食客了。

耗子吃完離開了,低頭走出桃溪路,然後走過繁華的廣場,直到轉進了一條沒什麼人的小路,腳步才放慢了。

“今天在店裏吃了青椒肉絲,雖然排隊時有點變故,但總體是很好的,沒人注意到我,真好。”耗子臉上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天色沒過多久,就黑了。

“唧唧啾啾”

蟲鳴聲在幽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明顯,春夜的晚上,鳥叫蟲鳴的,也只有在植被多的地方才能夠聽到了,其他的地方,基本是已經絕跡了。

第二天

賈明手下的一干人等今天上班的時候就跟打了雞血似的,顯得格外亢奮,就是手底下的活都利落了幾分,到了下午約定出發的時候,工作早已經做完了。

“我們出發吧。”賈明看了看時間招呼已經按耐不住的大家。

“馬上。”這次倒是同聲協力的。

爲了給賈明準備這次的雞樅全席,袁州也是做了一些準備的。

滇省有名的雞樅全席,總共是二十四道菜,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可變化的,但是其他的配菜那些袁州還是頗費了一番思量的。

跟傳統的雞樅席有所區別但是又遵於傳統,帶了一點廚神小店的特色,也就是有了一點袁州的個人風格。

這是既之前的袁氏烤乳豬以後,袁州再一次的嘗試。

系統提供的雞樅直接放在一個櫃子裏的,倒不是長在土裏的,但是雞樅的杆上明顯帶着溼潤的泥土,因此絕對是新鮮摘取的。

“嘩啦,嘩啦”

對着流動的水,袁州用草葉子輕輕刷洗雞樅,既避免弄傷雞樅表面,又可以讓雞樅留有草葉獨有的清香。

“總感覺好像少了一點什麼?”袁州總覺得心裏有點空落落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了,系統之前你提供雞樅的時候,居然沒有給我科普,難道是沒電了?”袁州突然反應過來了。

就說少了一點什麼。

“難道這個雞樅的活法終於比不上人類了?”袁州猜測道。

主要是已經活的不如豬,不如牛,就是一顆草莓,蘋果都不如了,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但是現在有了一種活的不如自己的食材,袁州心裏莫名覺得很開心。

“既然宿主大人誠心誠意的要求,那本桶就大發慈悲的說一說。”系統突然現字:“蟻巢是雞樅和白蟻共生的理想生活環境,爲了養育出優質的雞樅菌,系統優先選取品質優異的白蟻蟻后以及雄蟻培育後代,選取其中品質最優的三代中的佼佼者,從小飼養其食用各種貴重金屬以及上好木料,然後通過結蟻巢的方式培育雞樅。”

“……那是穿梭在銀河的火箭隊嗎?”袁州無語:“而且本統的統都錯了,是統不是桶。”

系統處於掛機狀態了。

袁州也就沒理會了,繼續處理食材。

賈明他們出發的早,到的也還算早,至少,除了周希和烏海還沒有人到。

“還算來的及時。”賈明心說。

“雞樅味道鮮美,不過現在不是吃的季節不知道,袁老闆這裏的好不好吃?”其中一個波波頭的妹子有點擔心。

“鬥雞公蛋湯那是多久都沒有吃過了,袁老闆做的絕對美味。”林宇是土生土長的蓉城鄉下的,對於雞樅那是不要太熟。

小的時候滿山遍野的找尋,那都是童趣。

大家閒聊了幾句,後面的隊伍越排越長,很快晚餐時間就開始了。

賈明他們一行人就是十二個人,來得早,都在第一梯隊裏面,除了他們就剩下四個外人了,也算是包場了。

有的人認爲雞樅全席可以說是滇省第一宴,其實也有一定道理的,不光是用材方面,就是吃的方面和報菜方面都很有講究。

不光是每一道菜都有一個詩情畫意的名字,就是一道菜都要配上一首詩也是少見的,但是雞樅全席就佔了個全,真是既美味又優雅。

賈明帶頭,大家依次按照空位坐好,其中除了賈明以外,大家都是第一次來廚神小店的,但是作爲在網上衝浪的年輕人,對於小店的規矩那是如數家珍的。

……

第二千六十六章 食用級擺盤

“這就是網上說的神奇的開胃糖?”

“估計是,據說再沒胃口,吃了糖也胃口大開,聽說徐福記公司還想要買這糖果的配方,但被袁老闆拒絕了。”

“真是酸甜開胃,本來就肚子餓了,現在感覺都可以吃下一頭豬,真是名不虛傳。”

說能吃下一頭豬都是假的,誇張而已,整豬連烏海都辦不到。

部門的同事們按照網上的攻略,開始各自研究。

所有人在蘇若燕的招待下,點餐的時候,賈明等人都是直直坐着等待的。

很快蘇若燕將寫好的菜單交給袁州以後,反手就端出一個托盤出來,上面是巨大的盤子,中間的位置是食材雕刻的公雞。

一隻昂着脖子朝天似乎在鳴叫的公雞,很是顯眼,另外一邊擺着整整齊齊的十二個小碟子。

十二個人正好一人一個剛剛好。

第一道菜“雄雞報曉”,是六小碟菜,都是各種雞樅的做法:油浸雞樅、套炸雞樅、鹽水雞樅、雞樅排、芥末雞樅、麻香雞樅。

廚神小店不是一般的飯店,沒有十二個人都坐下的桌子因此袁州因地制宜,直接將六種雞樅放在一個精緻的六格碟子裏,每一個格子裏都是一種雞樅,這樣每一個人都能吃到。

“啪”

盤子跟桌面接觸發出聲音,隨着蘇若燕的動作,巨大的盤子先是放在了賈明那邊,林宇就坐在旁邊,眼睛一下子就先被那只彷彿正在打鳴的大公雞吸引了。

紅豔豔的大冠子隱隱能夠看出是紅椒,鋒利的喙,微微張開,似乎隱隱還能聽到那響亮的‘喔喔’聲,金燦燦的羽毛,似乎是蛋黃澆灌的,靠近尾巴的地方,變成一根根粗長的黑色羽毛。

難以想象這是由食材拼湊而成的。

林宇都呆了:“一直聽說袁老闆的刀工如何如何出色,眼見爲實啊,這雕工是真出神入化。”

“我感覺這大公雞似乎能吃?”平頭就坐在林宇旁邊離着公雞也近。

旁邊的蘇若燕肯定的點頭:“的確可以吃,這是食用級的擺盤。”

食用級擺盤平時酒樓也常見,比如在盤子裏切幾片橘子,但弄成袁州這樣的,衆人真的第一次見。

“我覺得可以看看正菜再說公雞的事情。”賈明畢竟是來過幾回的,有那麼點抵抗力,很快就注意到了小碟子裏的六樣小菜。

聽到賈明的話,其他的人條件反射地去看小碟子。

其實說是小碟子,也不小,只是跟剛剛的雄雞大盤比起來確實小了不少,分成六個格子,按理來說,六個小菜,有炸的,有涼拌的,有油浸的,處理方式不同,成品自然應該是千姿百態,各不相同了。

但是經過袁州的處理,都是整整齊齊地擺在小格子裏的,除了處理方式不一樣之外,其他的看起來沒有絲毫差別,細節處透露出來的袁州的實力,無不讓人驚歎。

“咳,開吃吧。”賈明當先拿起筷子打算開吃了。

賈明這一帶頭,其他的人也就不再客氣地拿起筷子打算開動,畢竟誘人的香味一直往鼻孔裏鑽,實在是扛不住了。

賈明對炸制得跟一根根薯條似的套炸雞樅比較感興趣,他先嘗試的是這種。

明明是炸制的,按理來說,就算不是酥香可口,也該焦脆鮮嫩,但是這道套炸雞樅明顯不同。

第一口咬上去,不是酥脆的口感,而是軟軟嫩嫩的,有着蛋液的清香滋味,裏面是鮮嫩的雞樅,跟外面軟嫩的皮不一樣,裏面的雞樅鮮嫩中帶着一點點韌勁,味道十分好。

“還沒有吃過這個樣子的炸雞樅,真是好吃,原來炸的東西也能是這樣的口感,真好吃。”賈明一口一根,速度十分快。

有人喜歡炸制的,也有人喜歡清淡的,短髮的妹子先嘗試的就是鹽水雞樅。

從名字就可以看得出,其實處理的方法十分簡單,就是用鹽水過水煮熟的雞樅,感覺好像不怎麼好吃的樣子。

短髮妹子看着碟子裏白白嫩嫩帶着一點點青色的雞樅,感覺完全沒有處理過一樣。

拿着筷子夾起一根雞樅放進嘴裏,“咔擦”,牙齒一咬就斷,微微一嚼,嚼勁十足,鹹鮮脆嫩,跟吃蘿蔔似的,那叫一個脆,按理來說雞樅沒有這樣的口感,但是經過鹽水的處理,偏偏水分沒有流失不說,口感也有了變化。

“好吃,又脆又嫩,真是好吃。”短髮女子顯然是十分滿意的。

另外一邊林宇是個雞賊的,他看了看自己盤子裏的雞樅,想了想小店的規矩,然後眼睛就盯上了那邊的大公雞。

“自己盤子裏的是自己的,公共盤子裏的吃到嘴裏才是自己的。”林宇心裏默默道。

別看林宇長得眉清目秀,身高腿長的,但是這小子蔫壞的,一肚子壞水。

瞅着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碟子裏的美味的時候,林宇將筷子伸向了大公雞的雞冠子。

夾到眼前才知道確實是用紅辣椒做的冠子,惦記着剩下的擺盤,林宇很是隨意的將雞冠子塞進嘴裏。

本來以爲就是一股子辣椒味而已,不想一咬之下出來的不是辣椒味,而是一股子鮮味十足的味道,這是雞樅的味道,明明是辣椒,還有着紅彩椒獨有的脆甜,但是從骨子裏冒出的雞樅味道,就像是辣椒里長出了雞樅一樣。

“真是不可思議。”林宇眼睛一亮。

雞樅宴,就是擺盤都跟雞樅完美契合,果然是巧思。

“呀,沒了。”賈明最後一筷子撲空,才發現分量不算小的一碟子都進了肚子了。

好在並沒有讓人等,就在大家陸陸續續吃完的時候,第二道菜上來了。

這種正式的宴席在廚神小店也是第一次做,像全魚宴那種,大家最多也就是三五好友,根本不用考慮分盤,或者是大家吃不到的尷尬事情。

但是宴席就不一樣了。

滇省的宴席是有講究的,不管是“三冷葷、四熱吃、四座碗、八小碗、十二圍碟”的舊式筵席還是“十大件”的新式筵席,盆碗杯碟都是不少的。

跟素宴不一樣,既是限定了每桌的人數,又有專門的場地,因此之前賈明定了宴席以後,袁州也是經過一番想法才確定了以後宴席的標準的。

第二道菜是龍鳳呈祥,按理說來就應該是一個大盤子裏將食材擺成龍鳳的姿態,但是袁州直接改良了一下。

還是十二個小盤子,裏面還是一龍一鳳,不過比起正式的一盤菜,這裏面的龍鳳都是雛龍雛鳳,縮小版的,但是同樣精緻巧奪天工。

不管是黑龍還是火鳳並沒有因爲體型的關係而減少絲毫的威嚴,騰空的龍和展翅的鳳,一樣霸氣十足。

“今年的週年慶你可真是找對地方了,看看這龍鳳,簡直了,我都以爲神話裏的龍鳳肯定就是這個樣子了,太好看了。”林宇低聲對賈明說道。

“那是,雞樅宴可是我家鄉的名席,又是袁老闆出手烹飪簡直就是無人能出其右,能不好吃?”賈明一臉的眉飛色舞,顯得極爲得意。

……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