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亂局開啓

...

唐城在電話裏,將手下老警彙報的情況複述了一遍,覺着張江和的情緒有些低落的他,話裏有話的接着言道。“依照我的判斷分析,這個叫曹春蘭的老闆娘應該有很大問題,現場勘察的結果,證明曹春蘭是被人大力折斷脖頸而死,這種殺人手法可不像是江湖所爲。我看着,這種手段倒像是接受過特別訓練的老手所爲,比如特務。”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叫曹春蘭的女人,是被特務所殺?”電話那頭的張江和立馬追問道,折斷脖頸令人窒息而死的手段,軍統裏精通此道的人不在少數,唐城一提到這個,張江和便馬上警覺起來。小酒館是自己要去接頭的地方,怎麼可能會出現被特務襲擊的事情,如果重慶地下黨組織行事如此粗糙,那麼他們是如何在重慶城中存活這麼長時間的?

重慶城中目前已知的情報組織,不但有地下黨和軍統,此外還有中統,除去這三股情報勢力之外,張江和並不排除重慶城中還有其他國家的情報勢力存在。可是同地下黨爲敵的,也只有軍統和中統,軍統重慶站目前處於自己的掌握之中,跟重慶地下黨並沒有發生過沖突,剩下也只有中統的人了,畢竟中統跟地下黨一直都是死敵。

“叔,你先彆着急啊!我剛纔的判斷,只是基於曹春蘭致死的原因和手法。你想啊!如果是上門搶劫或是仇殺,用刀殺是最快捷的,可爲什麼兇手卻是選擇了折斷曹春蘭的脖子?而且根據現場勘查的情況顯示,曹春蘭的脖子折斷,並非是受到了大力扭掰,而是被一拳打在脖子上,才致使脖頸折斷的。”唐城纔是殺死曹春蘭的真兇,他自然知道曹春蘭致死的原因。

張江和不是個容易上當受騙的人,唐城深知這一點,所以在他打算哄騙張江和的時候,就決定了十句話中,至少要有一多半都是真話,剩下的纔是他事先編造好的謊言。果然,電話那頭的張江和,已經開始按照唐城的話暗自分析起來。一番分析之後,張江和不由得暗自嘆息起來,因爲他發現,自己的心似乎越來越亂,根本想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來。

...

“算了,這件事就這樣吧!”電話那頭的張江和默默的掛斷電話,唐城稍稍楞了一下,這才掛好電話。叔啊!你可別埋怨我,我也都是爲了你好啊!唐城窩在椅子裏默默的發着呆,發現曹春蘭是中統特務的時候,唐城跟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應對這個突然出現的情況。當時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立即幹掉曹春蘭,否則張江和就有暴露身份的可能。

幹掉曹春蘭,既是爲了保護張江和,也是爲了自己的家人親友不被牽連,直到這個時候,唐城才忽然發現自己連同家人親友,已經跟張江和糾纏的太深了。一榮俱榮的道理,唐城從一開始就知道,所以從南京開始,唐城就一直在不遺餘力的在幫助張江和往上爬。原本他以爲只有張江和能在軍統中站穩腳跟,自己和家人才能依附張江和不受人欺負,現在看來,自己當初的那個決定卻還是草率了些。

張江和目前已經執掌重慶站,看似位高權重,可他卻還有另一個身份,一個現在不能被公佈出來的身份。一旦張江和的這個隱藏身份被曝光,不只是張江和會面臨極大的危險,就連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也會因此受到牽連。思慮很久的唐城長嘆一聲,事已如此,已經是退無可退的境地,自己能做的只有繼續爲張江和提供幫助,咬着牙熬過這段時間。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獨自待在辦公室裏的唐城,默默的一個人待了超過兩個小時之後,心情才稍稍好了一些。黑子一回到軍營,就主動去了靶場,跟着行動小隊訓練,走出辦公室的唐城,只得獨自去了軍營後院。快到下班的時間,趙大山急匆匆的從外面返回軍營,並且給後院閒坐的唐城帶來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隊長,千真萬確,這是咱們在城裏的眼線通報上來的消息。”

滿頭是汗的趙大山幾口就幹掉一塊西瓜,然後一邊擦去嘴角的西瓜汁,一邊等待唐城做出決定。唐城此刻一邊抽菸,一邊暗自思量,趙大山帶回的這個消息不好不壞,可如果處理不好,勢必會招惹到城中的某些人。“隊長,咱們這次要不要還拉上重慶站那邊一起?現在可沒人敢輕易得罪軍統的人!”許是覺着唐城有些難以做出決斷,趙大山便馬上建言。

唐城聞言甩給趙大山一記白眼,“你是不是傻!咱們先不說你帶回來的這個消息是否準確,就說重慶站那邊,人家又不是和你一樣的傻子,怎麼可能次次來給咱們頂雷!就算那消息準確,重慶站那邊要佔大頭怎麼辦?剛纔你也說了現在沒有人敢得罪軍統 的人!你覺着咱們就能得罪重慶站的人了?”

唐城的話聽着有些道理,可那是搜索隊跟重慶站沒有關係的情況下,不管是搜索隊還是重慶站,都知道唐城跟張江和的關係,唐城說搜索隊不敢得罪重慶站的人,在趙大山看來,那純屬就是在說笑找藉口。“隊長,依照你跟張站長的關係,重慶站那邊應該不至於吃相難看。何況李家屯着大批的煙土軍火,發賣之後,足夠咱們兩家分潤的。”

趙大山的話讓唐城稍稍動心,只是他暫時還沒有拿定主意,至少在他打電話給張江和之前,趙大山並沒有從唐城這裏得到準確的回答。“叔,情況就是這樣,李向東祖上是江匪,川地鬧保路運動的時候,他家趁機上岸洗白了身份。這幾年世道亂了,又聽說他家暗中跟山匪勾結的傳聞,只是沒有實據能夠證實傳言。這一次我得到的消息,倒是足夠證明李家通匪,不過我擔心李家背後有人撐腰。”

唐城對於李家的擔心,電話那頭的張江和並不很在意,小酒館的事情,已經令張江和心中惱火,此刻唐城的擔心,在張江和看來跟沒有必要。“李家背後是不是有人撐腰,這事你不用操心,只要你能確認離家囤積煙土和軍火的事情是真的,那就去做,其他的事情,我這邊給你頂着。”張江和的態度很是堅決,也根本不給唐城過多的解釋,便先掛了電話。

聽着電話聽筒中傳來的忙音,知道張江和已經掛斷電話的唐城很是無奈,只好把氣都撒在了趙大山的身上。“這下你滿意了?那邊說了,只要能確認消息準確,就隨時可以動手抓人。”一直等在唐城辦公室裏的趙大山,聞言大喜,別說李家本就家底豐厚,就單說李家暗中囤積的那些煙土和軍火,就值不少錢。

趙大山的速度不慢,當天晚上,便帶着人去了李家,唐城臨睡的時候,趙大山他們已經押着李家的人,去郊外的山洞裏找到了李家暗中囤積的大批煙土和軍火。唐城先前還擔心李家背後的人會冒頭出來,眼下不但有了這批煙土和軍火作爲證據,趙大山他們還從李家的密室裏,找到了李家通匪的往來書信和賬冊,唐城就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擔心。

煙土和軍火,唐城並沒有運進城裏,而是直接運去了城外的勞改農場,至於趙大山他們找到的那些書信和賬冊,則被唐城親自送到了張江和的手裏。“叔,咱們手裏有了這些書信和賬冊,就算上面來人查辦這個案子,咱們也能說得過去了。”趙大山他們找到的書信很亂,而且時間跨度也很長,但還是被重慶站的人從中找到兩份背面有祕寫痕跡的書信。

如果李家只是一個暗中跟山匪勾結,暗中倒騰煙土和軍火的土豪劣紳,家裏又怎麼可能藏着有祕寫痕跡的書信?唐城原本只是想要藉着李家暗中通匪的罪名,拿下李家囤積的那些煙土和軍火,沒成想他卻歪打正着,居然從李家的來往書信中,找到了帶着祕寫痕跡的書信,這件原本看着很小的事情居然被鬧大了。

“行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你能參合的了!”發現祕寫痕跡書信的第一時間,原本想要賴在張江和這裏的唐城,就被張江和給直接轟了出去。“你這次也算是歪打正着,那我就做個主,李家的那些煙土和軍火全都給你,算是這個案子的獎勵。如果李家過不了這個坎,到時候他家的財物,你們搜索隊可以優先挑選城裏的店鋪和房子,用做蒐集傳遞情報之用。”

張江和做主將李家囤積的煙土和軍火給了唐城,但話中的意思,卻是在提醒唐城,李家其他的財物,唐城就不要再亂伸手了。唐城聞言急忙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明白張江和話中的意思,實際就算張江和不故意提醒,唐城也不會去打李家家財的主意。光是李家囤積的那些煙土和軍火,如果順利在黑市脫手,就足夠唐城養活搜索隊好幾年的。

唐城是張江和冷着臉從重慶站攆出來的,可是等他回到軍營的時候,心情卻極度的舒暢。“你們先別高興的太早,那些煙土和軍火暫時還能動,李家的事情出現了反覆,很可能會牽扯出更多的人和事情。”回到軍營,還沒等唐城把氣喘勻實了,等急眼的趙大山他們,就齊刷刷的跑來唐城的辦公室打探消息。唐城不能說出實情,就只好叮囑趙大山幾人,千萬不能對外透露這個案子相關的事情。

唐城看似爲人隨和,但趙大山他們卻都知道,在說正經事情的時候,千萬不要跟唐城開玩笑,更加不要把唐城的叮囑不當回事。兩天之後,軍統總部突然派了人來重慶,等唐城得到消息的時候,一直被處於嚴密監視並不被允許出門的李家已經封門。“隊長,李家這次是真的完了,我們趕過去的時候,李家已經被封門,家裏所有人都被關進了大牢。”

趕去李家看熱鬧的是老福,不出意外,他在現場看到了大批重慶站的人手,從他們的口中,老福打聽到了一些所謂的內幕消息。“重慶站的人說,李家的事情已經交給了軍統總部,現在就連他們都沒辦法插手。聽說還有人幫着李家說話,也被連帶着整治了一番,重慶站的小庫房裏,這兩天都已經快被堆滿了。”說到重慶站的小庫房時,老福幾人的眼中,流露出的是滿滿的羨慕。

“我說你們幾個行了啊!我好歹也從來沒有扣過你們的好處吧?看看你們現在這幅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我一直剋扣你們了呢!”老福幾人的反應,令唐城深深的鄙視幾人,但同時,唐城也在心中暗自琢磨,李家的事情究竟都牽扯到了那些人。唐城心中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張江和給他打來電話,招呼唐城去重慶站商量事情。

“李家的事情,你就別多問了,總之李家這次是徹底完蛋了!”張江和一臉的疲倦,一看就是沒有休息好的樣子。隨手扔給唐城一摞單子,張江和衝唐城言道,“這是李家在城裏的一些生意,按照咱們說好的,你先挑,不過只限於店鋪和房子,而且還得要是位置利於情報蒐集的。”

第五十七章 留後手

有李家通匪的那些來往書信,還有起獲的大批煙土和軍火,已經被封門的李家這次算是在劫難逃。可是就在唐城滿心歡喜的帶着老福在城裏挑選店鋪的時候,已經南遷至武漢的國民**卻突然派人來了重慶,而且一到重慶便直奔重慶站,張江和只是和這些人打了個照面,就看出這些人是爲了李家來的重慶。

“叔,總部那邊是怎麼說的?抓捕命令是總部給你下達的,封李家門的也是總部派來的人,總不能事情鬧大了,他們就把責任都推到你身上吧?”接到消息的唐城也顧不上李家在城中的那些店鋪了,急忙趕到重慶站,卻發現張江和一臉平靜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唐城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既然知道這裏面有總部的意思,你還多說什麼?”張江和衝着推門進來就喋喋不休的唐城厲聲喝道,後者這才赫然發現,敢情張江和的辦公室裏還有其他人在。見唐城終於住了嘴,張江和這才起身爲唐城介紹坐在沙發裏的那對男女,“這是齊英傑齊副站長,這位是周曉雲周科長,重慶站之前的那位副站長另調他用,由齊副站長接替她的工作,周曉雲科長將會擔任重慶站的電訊科長。”

齊英傑和周曉雲都是軍統總部派來重慶站的,顯然來前已經瞭解過重慶站的情況,尤其對唐城這個重慶站的編外人員並不陌生,只看兩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唐城心中就已經明瞭。“唐隊長年少有爲,處座在武漢可沒少誇讚!”長髮紅脣的周曉雲表現的很是矜持,眼神中透着精明的齊英傑卻對唐城滿口讚歎。

“李家的事情出現反覆,那他家已經被貼了封條的宅院,我可就交給警察局看管了?最近手頭上的事情有點多,我的人手有點不夠用,正好可以抽出些人手放進市區裏去。”跟齊英傑兩人略作寒暄之後,唐城故作不知的當面提及李家被封的宅院,張江和心中得意,可臉上卻還是要裝出一副斥責唐城的樣子來。

或許是覺着唐城和張江和這對叔侄此刻那幅惺惺作態的樣子看着倒胃口,齊英傑和周曉雲藉口去熟悉工作,便相繼起身離開張江和的辦公室。“叔,這兩貨怎麼意思?前面不是給你派來一個女的副站長嗎?怎麼又突然給調走了呢?”目送齊英傑和周曉雲兩人離開,憋了一肚子疑問的唐城,便馬上迫不及待的湊到張江和身邊。

齊英傑和周曉雲離開,一直繃着勁的張江和也算是放鬆下來,藉着唐城的手點了一支香菸,張江和的表情看着有些疲憊。“誰知道武漢那邊是怎麼想的,居然給我又派來一個副站長,而且還搭了一個電訊科長!我在總部的熟人事先並沒有通知我,就說明這次調動是突然性質的,況且這裏面還牽扯到電訊科,這就更有意思了!”

張江和此刻的感慨聽着只是在發牢騷,可唐城卻從張江和的話語中,聽出張江和對軍統總部的行事也有些不滿。“叔,要不你還是別管重慶站這攤子事情了,不如就像咱們剛來這裏的時候,你直管我的搜索隊算了。重慶站看着家大業大,人數衆多,可是能拿得出手的成績卻不多。若是不用再理會那些狗屁倒竈的瑣事,我管保你年年升銜,等你退休的時候,怎麼也能混個將軍乾乾!”

唐城這話自然是在寬慰張江和,身爲重慶站站長的張江和,在軍統系統中也算是中高層人員,他的一舉一動都有人暗中監視着,想要跟唐城說的那般偷懶,那根本就不可能。“怎麼不可能!這世上的事就是人做出來的,你還都沒有想辦法,怎麼就知道不行?”唐城不忍看到張江和一副無力從心的樣子,隨即暗自思量起對策來。

“現在還不是露頭出來的時候,李家的事情出現反覆,這應該是武漢那邊軍政之間的爭鬥結果。”張江和輕輕搖着頭,話語間能聽得出張江和並沒有因此亂了分寸。“不過咱們手上有李家通匪的書信,尤其是那些帶着祕寫痕跡的書信,光是這些書信,就足夠李家無法翻身的,現在我擔心的只是總部那邊會撐不住來自上面的壓力,想要草草結案就此罷手。”

張江和的擔心不無道理,李家這樣有着鐵證的案子現在能草草結案,這也就代表着這個案子甚至以後還會有被翻盤的可能。唐城聞言暗自皺眉,他根本不在乎武漢那些官老爺們是怎麼想的,即便李家的案子最後能夠翻盤,那又能如何?就憑從李家找到的那些祕寫書信,這件事情最後引發的罪責,也不會落在張江和的身上,他不知道張江和究竟爲什麼如此的擔心。

突然,唐城瞪大了雙眼,“叔,你不該是把那些祕寫書信,全都給了總部來的人吧?”唐城想來想去,似乎也只有這件事,纔會令張江和亂了跟腳。果然,唐城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張江和並未作出回答,可他臉上的表情,卻已經給了唐城答案。唐城見狀只覺着眼前一片昏黑,“叔,你這也太…那個了吧?”唐城本想說張江和太笨,只是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上面的大佬們做事如何,你應該比我知道,這種事情,你怎麼就不知道留一手啊!”唐城伸手扶額,心中更是不住嘆氣,原本一手好牌,卻被張江和給打了個稀爛。“那些祕寫書信,我交給你的時候,就特意是分裝了兩個檔案袋。我原本以爲你知道留下一個作爲底牌,沒想到您老人家卻都交上去了,你這也太相信總部那些人了吧?”唐城的話令張江和臉上,慢慢浮現出一絲苦笑。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唐城的意思,只是向總部那些人上交案卷證據的時候,張江和正被小酒館的事情深深困擾,心思根本就沒有往這上邊想。等總部那些人帶着案卷證據離開之後,張江和這纔回過神來,可他不能追上去再拿回一個檔案袋。“叔啊!我可真的是服了你了!”衝着張江和暗自搖頭之後,唐城隨機起身走到張江和辦公室的外窗邊,伸手拉開窗戶對着下面吹響了口哨。

跟着唐城一塊來重慶站的老福,此刻正在樓下的轎車旁,跟重慶站的一個女內勤輕聲說笑。聽到頭頂上的口哨聲,老福擡頭上望,看到唐城打出的手勢,老福馬上從轎車裏拿出一個公文包快步走進樓內。辦公室裏的唐城關好窗戶,再回到張江和對面坐下來,沒多大會功夫,張江和辦公室的門,就被人從外面敲響。敲門的人正是老福,只是在他將手中拎着的公文包交給唐城之後,就又退了出去。

“我可跟你說,這裏面的東西,就只有這一份了,你這次要是再白白的給了人,那我可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唐城把公文包放在身前的茶几上,當着張江和的面打開公文包,從裏面取出幾張大幅照片來。纔看清楚第一張照片的內容,張江和便一臉意外的擡頭看向正在點菸的唐城,這張照片的內容,正是李家那幾份祕寫書信中的一張,張江和再看剩下的照片,也都是祕寫書信的內容。

“你這是什麼時候弄的?”張江和原本複雜糟糕的心情瞬間轉好,即便這幾張照片沒有那些書信的原件更有說服力,可這畢竟也能算是一份證據,至少李家背後那些人想要找事的時候,自己這邊也不至於太過被動。張江和的話,令點着香菸的唐城輕笑起來,當日拿到李家那些書信的時候,唐城就親自動手,拍攝了那些書信的照片,沒想到還真的派上了用場。

“這你就別問了!你要是還不放心,那最好再用你們自己的設備翻拍一份收好,小心那些人耍花招,到時候不認賬。”唐城這些話,若是換一個人在張江和麪前說,或許張江和還要考慮一陣。可這話是唐城說的,已經吃了一次虧的張江和哪裏還會怠慢,便馬上用內線電話叫了情報科的人上來,要他們用唐城拿來的照片翻拍一份存檔。

“重慶站里人心不穩,自打總部派來那個女副站長開始,這種跡象就越發明顯。我故意叫情報科的人做這件事,就是想要他們把這件事宣揚出去,知道我手裏還攥着底牌,那些人搞事情之前也應該會掂量一二。”唐城疑問張江和爲什麼不把這件事交給親信手下去辦,張江和卻給出了這樣的回答,唐城聞言很是無語。

“以後這重慶站,咱們的人最好還是少來,都火燒眉毛了,卻還都顧着玩內鬥,真是不知道他們這樣鬥來鬥去的有意思嗎?”離開重慶站,在返回軍營的途中,窩在轎車後排座位裏的唐城一臉的感慨。李家的事情一波三折,讓唐城看到了內鬥的殘酷和骯髒,心中暗自激憤的他終於忍不住叮囑起開車的老福。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