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 比GUI都高興

...

韓江雪一直沒有接受江曉《星武紀》的改造,就是爲了吸收滿24個星槽之後,置換星槽內的星技品質,然後再上星空。

但是,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當江曉給易輕塵改造過後,當天晚上,人們呼呼大睡的時候,韓江雪......上星空期了!

別人都是瘋狂的努力提高星力境界,但大都無功而返。而韓江雪...她是極力壓着自己的星力境界,但卻沒能壓住......

5.20號夜晚,法神大人,就這樣在睡進了星空,也驚醒了別墅裏的所有人!

當然,江曉除外,他走的...呃,睡的很安詳......

...

當江曉第二天中午醒來的時候,發現別墅裏根本沒人。

通過江弓的感官,江曉閃爍到湖畔森林深處、那木屋下方的地牢之中。

在這裏,八個焰火傀被當成了燈源,站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一動不動,乖巧至極。

而被焰火傀圍在中間的,卻是兩個拼在一起的長方桌,上面擺滿了燒雞、燉魚、各式各樣的小菜......

一陣陣的香氣撲鼻,火光忽明忽暗的陰森地牢中,如此鬼宴,尾羽隊衆人大快朵頤,吃的比鬼都高興......

“老闆,菜!燒雞沒了!”夏妍站在桌前,指着那空空的盤子叫道。

一旁,肥頭大耳的舂臼獄鬼,伸出了胖乎乎的大手,隨着星力一陣陣拼湊,空盤子上出現了一隻美味可口的燒雞。

夏妍伸手就去掰雞腿,卻是被燙的縮回了手,忍不住用手指捏了捏耳朵。

“江曉江曉,快來吃!”小重陽拿着一枚剝好的雞蛋,一溜煙的跑向了江曉,但是...那小手裏的雞蛋,在離開長桌範圍三米外,就化作星力消散了。

“呀!”小重陽有些沮喪,像是撲蝴蝶似的,想要把那破碎的星力撲回來,但卻無能爲力。

江曉急忙上前,安慰着小重陽,帶着她小心翼翼的走過焰火傀,回到了長桌上,看着大吃特吃的衆人,江曉也是一臉的難受:“我說,你們還有點精英尾羽的樣子?”

二尾一手拎着女兒紅,掃了江曉一眼,卻是根本沒搭理他,拎着酒罈往口中灌去。

謝焱不在,沒有人再有特權,關鍵是這星力女兒紅滋味上佳,但卻是由星力幻化的,根本不醉人,非常適合二尾這樣的酒鬼。

酸甜、辛辣、苦澀......

她想要的一切,女兒紅都能給她,而且還不干擾她接下來執行任務。

舂臼獄鬼的存在,簡直太夢幻了!

就是賣相太難看,畢竟是八方獄鬼之一,肥頭大耳的,笑起來有些驚悚。

講道理,一般胖胖的傢伙,笑起來都會很喜慶,偏偏這舂臼獄鬼......哎,一言難盡。

江曉剝好了一枚雞蛋,遞給了小重陽,轉頭看向了桌前小口吃着發糕的韓江雪,道:“你晉級了?”

“嗯。”韓江雪頗爲無奈的點了點頭,“不小心晉級了,沒辦法,壓不住了。”

“噗......”影鴉一口豬耳朵吐了出去,卻是吐出了點點星力,“咳咳...咳咳......”

這話,太氣人了!

易輕塵卻是眼眸一黯,她是昨天被江曉改造的,但是......此時卻是停留在了星海巔峯,沒能進入星空期。

她與韓江雪是同齡人,但是......一個沒經過改造,卻壓制不住境界,進入了星空,而另一個卻是經過改造,大幅度提高星力境界,卻堪堪停留在星海巔峯。

差距太明顯了一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一方面是天賦的確不如人,另一方面,畢竟韓江雪一直跟在江曉的身旁,早早就有禍影訓練空間的幫助。

付黑轉頭看向了大聖,道:“你也星海巔峯很久了吧?是不是也快了?這異球中的星力濃度真是太高了。”

大聖吃着棗饅頭,點了點頭:“之前在地球上,還沒什麼感覺,來異球這半個月,卻是看到希望了,這環境對我們的身體幫助很大。”

小重陽聽着一羣人說“星海巔峯”的事情,不由得小聲嘟囔着:“地球人都好菜哦。”

衆人:“......”

一旁,江曉通過江弓的記憶,也知道了這是舂臼獄鬼的“喬遷之喜”。

原本舂臼獄鬼是在樹笠橋頭,和子婆在一起生活。

其他舂臼獄鬼都被江曉送去了八方地獄,他留下來這一隻,就是爲了偶爾能打打牙祭。

但這只本該生活在地下的舂臼獄鬼,並不適應外面的光亮環境,所以他自己在橋頭挖了個坑,藏在了裏面。

夜半三更的時候,他才會從地底冒出來,與子婆相見。

一個做菜、一個熬湯,兩隻鬼聊聊遭遇江曉之後的鬼生,畫面倒也挺和諧......

而在犯人授首之後,付黑就跟小隊商量,把舂臼獄鬼扔進地牢裏。

這肥頭大耳的老鬼特別喜歡地牢的環境,自打進入這裏之後,便開始打量着自己的新家。

舂臼獄鬼對這樣的生存環境已經很滿意了!雖然不是百米深坑,但是這裏是地下,又沒陽光。和這羣陽間人士生活在一起,能有這樣的安身之處,已經算是很難得了。

爲此,老鬼盛情款待衆人,尾羽隊當然也不推辭,欣然趕赴鬼宴。

飯菜豐盛,有滋有味的,而且還能添補生命力和星力,以後天天來這裏混吃混喝,都不用做飯了。

江曉又發現了商機!

地球上的舂臼獄鬼不友好,但異球上的很有眼力勁兒啊!

這種生物,真應該倒手賣給模特公司,先定個小目標,起拍價一個億!絕對有人買......

不!應該給華夏每個家庭都配只鬼!

徹底解決減肥問題,不過就是菜品有點難辦,舂臼獄鬼製作的都是傳統的、上香上供的食物......

而且這舂臼獄鬼太過醜陋、驚悚,否則的話,江曉真想給方老師送去一隻,讓她養在地窖裏。

但方老師的倆孩子畢竟還小,而且圓圓年紀也小,不適合接觸陰氣太重的物種。

眼前的舂臼獄鬼才來地牢多久?

哪怕是一堆陽氣極重的尾羽星武者還在這裏,這地牢中依舊飄起了淡淡的黑霧,陰氣繚繞。

“吃飽了,該上路了。”二尾放下了酒罈,開口說道,看了韓江雪一眼。

韓江雪當即開啓了黑空瞬守,連人帶着桌子,直接傳送到了地面。

只不過,桌子和菜餚在出現的那一刻,統統都消失了。

地牢中,舂臼獄鬼卻是傻了。

人走了行,你們把“燈”也帶走啊!

舂臼獄鬼看着那八隻乖巧的、一動不動的焰火傀,他哭的心都有了。

哪有這麼玩鬼的?

好吃好喝的宴請你們,結果你們留下八盞大燈在這照我?

“嗚~嗚~”舂臼獄鬼嘴裏發出了鬼叫聲,不斷的擺着手,對着焰火傀門做出了一副驅趕的樣子。

但是焰火傀們一動不動,舂臼獄鬼頓時不開心了!

誰?還不是八方獄鬼啦?

真拿胖子不當惡鬼?

舂臼獄鬼伸手一招,一個猶如搗蒜一般的巨大石臼砸了下來,直接把一隻焰火傀給砸碎了!

讓舂臼獄鬼萬萬沒想到的是,焰火傀聽話的要命!

哪怕是同伴被砸死,另外幾個焰火傀也是無動於衷,依舊兢兢業業的站崗,沒韓江雪的命令,它們一動不動......

舂臼獄鬼拎起了石臼中那搗蒜的石棒,挨個向焰火傀腦袋上敲去......

好半晌,舂臼獄鬼拍了拍胖手,滿意的點了點頭,家裏終於陷入了一片黑暗。

嗯,不錯不錯,晚上的時候,去橋頭找找子婆,請她過來看看我的新家。

......

與此同時,尾羽小隊也在江曉的幫助之下,閃爍來到了俄聯邦、白俄、烏基的三國交界處。

五月下旬的東歐並不炎熱。

雖然是春末時分,但卻是天高雲淡,給人一種秋高氣爽的感覺。

江曉站在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中,左右觀望着,道:“找找吧,三國交界處,區域不算很大,對了,我記得巴澤說過,是石頭地形?”

二尾道:“對,影鴉。”

“收到!”影鴉眼眶泛紅,仰頭望天。

衆人眼中的藍天白雲,迅速被一團團烏雲取代,不一會兒,淅瀝瀝的小雨便落了下來。

“找到了。”影鴉突然開口說道。

江曉微微挑眉,道:“這麼快?”

影鴉笑着點了點頭,道:“你帶我們來的地方很準確,另外,這裏是一片山林,平整的土地不多,那片地域上沒什麼生物,我們可以直接過去看看。”

說着,影鴉向東方看去,道:“大概1.2公里。”

二尾:“八尾。”

韓江雪再次開啓了黑空瞬守,衆人再次出現的時候,也終於意識到影鴉爲什麼找的這麼快了!

江曉邁步上前,站在山頭上,一臉的驚歎。

下方是高低起伏的山地地形,但是有一大片地域非常的不和諧。

那地形是如此的平坦,黑色與白色的石頭方塊,鋪平了一大片地區,從高處向下看,就像是一個國際象棋的棋盤。

但是,棋盤中卻沒有任何生物,周圍也是靜悄悄的,沒有半點生物生存的跡象。

想來,這片地域對於其他生物來說,應該是過於危險了,所以沒有生物願意踏入其中。

二尾邁步上前,與江曉並肩而立,道:“注意一下,當我們接近棋盤到一定距離的時候,那些或黑或白的巨型石頭方格,可能會站起來。”

她在提醒江曉,也在說給尾羽隊的其他人聽。畢竟這種地方,誰都沒來過,甚至都沒見過。

甚至這“棋盤”的存在,都是二尾和江曉一起,從化星·巴澤嘴裏審訊出來,然後向上級彙報的。

看到棋盤真的存在,二尾的心中也是鬆了口氣,雖然她對自己的審訊手段很自信,但畢竟眼見爲實。

如果這個“棋盤”不存在的話,她又得對自己的星技列表重新規劃了。

江曉道:“巴澤描述的是下層維度的棋盤吧,沒想到,異球中,這黑白棋盤就這麼坐落在這裏。”

“好大呀,這棋盤快趕上咱們家門前的樹笠湖了。”夏妍暗暗咋舌,站在高處,還能勉強看到全貌,要是在下面觀看的話,怕是一眼看不到頭。

江曉嘿嘿一笑,道:“那我們把這棋盤也搬回家呀?”

夏妍搖了搖頭,道:“我不會下國際象棋。”

江曉道:“用得着你下?你看好了,我去把黑的和白的都踩醒,讓它們自己下!”

說着,江曉轉頭看向了二尾,一臉的探尋之色。

二尾想了想,道:“你左邊棋盤,我右邊棋盤,看看它們是否會對戰。”

江曉:“好!”

二尾的身體微微弓起:“所有人,趴下隱蔽。大吏,倒計時。”

付黑的聲音從後方傳來:“3...2...1!”

話音剛落,江曉和二尾的身影一閃即逝。

而就在兩人一腳踩在黑白石頭棋盤上的那一刻,身體周圍的數塊石頭,突然破碎開來,一個個純黑色、純白色的巨大“玩具兵”,彷彿被喚醒了似的,從石頭方格裏爬了出來!

江曉和二尾迅速閃爍歸來,趴伏在了山頭上,小心翼翼的看着下方。

此刻,這國際棋盤,有一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感覺。

雖然江曉和二尾都已經離去了,但是一個個石頭兵站起來,也干擾了身體附近的其他石頭方格。

轉眼間,整個棋盤,有大半黑色、白色的方格都站了起來!

這些或黑或白、極爲威武的石頭兵,隨着身上的碎石滑落,紛紛露出了精雕細琢一般的身軀與面龐。

絕大多數,都是身穿石頭鎧甲、手拿石矛與鳶盾的戰士。

他們身高三米有餘,英武異常。

少部分是精緻的石頭堡壘形象,比一般的石頭士兵大很多,那體型,裝下三個士兵都綽綽有餘。

也有幾隻馬頭的石頭雕塑,卻是只有馬頸以上的部位,長長的馬頸下方,是一個由石頭構成的圓盤。

馬頭與石堡的體型相當,那散發着光芒的石眼,是正四處張望着。

江曉小聲道:“只有兵、車和馬,沒見到象、後和王。”

二尾道:“這應該是一層的守衛,我剛纔感知了一下,下面還有棋盤,起碼十多層。”

江曉:???

地底還有棋盤?

二尾微微皺眉,道:“巴澤給的情報有誤,他說黑與白勢不兩立,但它們沒有戰鬥的意思。”

江曉趴在山頭,手中幻化出了一本《星武紀》,道:“他描述的是下層維度,我們看看異球中的它們,都有什麼特性。”

話音剛落,未找到任何其他生物的黑色馬頭,突然張開了嘴,一聲嘶鳴:“唏律律~”

“轟!!!”隨着黑色馬頭嘶鳴,不遠處,那體型巨大的白色城堡,突然移動了起來,向前方那黑色的鎧甲士兵碾了過去。

霎時間,整個棋盤都動了起來!

這棋......不愧是國際的,真?亂......

1152 戰!戰!

江曉迅速翻找着《星武紀》,找到了那“兵”的一頁。

“黃金·禁衛

擁有星技:

1白銀·戳刺:凝聚星力、集中一點,讓你的戳擊更具穿透力。

2白銀·戰陣:被動星技,增加自身防禦力。一定範圍內擁有戰陣星技的生物越多,提升防禦力的幅度越高。”

江曉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急忙用手肘懟了懟一旁的二尾,道:“巴澤給的情報有誤!你看這禁衛的星技!”

說着,江曉將書籍遞給了二尾。

二尾默默的看着那神祕而詭異的文字符號,開口道:“我看不懂。”

“哦!哦!”江曉這才回過神來,急忙說道,“禁衛的確是有被動的防禦類星技,但是這戰陣星技,後面還有一條屬性。

一定範圍內,擁有戰陣的人越多,防禦提升幅度越高!”

二尾也是微微錯愕,道:“類似於大蒙星下的鬼狼星技·血獠牙。”

江曉仔仔細細的看了《星武紀》半晌,連連點頭,道:“是的,書上就是這麼說的!”

說着,江曉一臉的興奮,道:“這星技,要是給華夏大軍配上!那就太完美了!但書中沒說具體提高多少,如果按照鬼狼的血獠牙提升比例的話......

十兵上黃金、百兵上鉑金、千兵上鑽石、萬兵至星辰!如此一來,誰能破開華夏大軍的防禦?”

二尾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興奮,她眼眸微微一亮,卻是緊盯着下方的巨大棋盤,開口道:“你剛纔說,有範圍限制,可能在規定的星技範圍內,容納不了萬名士兵。”

江曉說道:“那萬一隨着戰陣等級的提升,範圍也增大呢?”

二尾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先觀察,待他們兩敗俱傷。”

江曉掃了一眼棋盤,道:“黑棋似乎比白棋多一些。”

一邊說着,江曉向後翻去,也看到了“戰車”的城堡形象。

“鉑金·戰車。

擁有星技:

1黃金·戰火之路:使你經過的地面燃起烈焰,被動技,啓動時持續消耗星力。

2鉑金·車陣:光環技,增強光環範圍內的單位的防禦。啓動時持續消耗星力。倒是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二尾:“看看那馬頭。”

江曉:“鉑金·騎士

1黃金·突襲:將星力附着在足底猛蹬地面,使自己快速前進一段距離。

2鉑金·移動戰:在攻擊和使用星技時附加傷害,移動速度越快附加傷害越高,被動技。”

二尾湊到江曉耳邊,悄聲道:“移動戰的被動效果,和我的猿鬼·重創效果能疊加麼?”

江曉歪了歪腦袋,耳朵有些癢癢,道:“能不能疊加你也不能吸收啊,騎士的第一星技太差了。你一共才28個星槽,現在就剩下四個可利用......”

江曉話音未落,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道震人心魂的怒斥聲音!

那聲音宛若從天堂傳來,隱隱綽綽,迴盪在衆人的心神之中。

伴隨着聲音響起的,還有那破開烏雲,從天而降的聖光柱。

這聖光柱,與鉑金·祝福相同直徑,均是五米,但是與祝福不同,這衝破烏雲降落的聖光柱,竟然是可以移動的。

它迅速在棋盤上移動着,不分黑白陣營,凡有戰火之處,聖光柱都不吝嗇自己的治療效果。

顯然,這聖光柱並沒有祝福那種強行SPA的能力,但是在聖光柱籠罩過後,棋盤上那你死我活的戰鬥,紛紛停止了下來。

小山之上,尾羽隊衆人看着眼前震撼人心的一幕,發現那些並未被聖光柱籠罩的戰團,竟然也漸漸的停了下來。

十幾秒鐘之後,隨着聖光柱消失,棋盤之上,一個個巨大的身影返回了屬於自己的方格,或是蜷縮身體、或是緩緩下沉,紛紛鑲嵌在了自己爬出的方格之中。

下一刻,禁衛、戰車、騎士鑲嵌的方格之中,一堆堆或黑或白的石頭悄然出現,添補了它們體型的空缺。

很快,一個個黑白方格被抹平,整個巨大的棋盤,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棋盤無比的平坦,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唯有那戰車曾經移動過的路徑上,還燃燒着熊熊的烈火,但很快就被域淚澆滅了。

一衆人面面相覷,後方,傳來了付黑的聲音:“那斥責的聲音是誰發出的?”

江曉道:“是下層棋盤的生物發出的吧?應該是象,它是棋盤生物中,唯一一個治療系星獸。”

影鴉道:“能把這激烈的戰場立刻分開、呵止住,那象在棋盤中的地位不低啊?”

“王與後的下面,好像是個主教。”江曉隨口說着,“巴澤給我們的名稱,與我們翻譯的有些問題。兵、車、馬什麼的,在我的《星武紀》上,被稱之爲禁衛,戰車和騎士。

我估計,西方人口中的象,一會兒我見到了,星武圖鑑開啓了之後,估計會被翻譯成主教。”

“現在怎麼辦呢?”夏妍趴在江曉左側,擡起腦袋,看向了江曉右側的趴伏着的大貓,“我們要去再盤活這棋盤麼?”

二尾卻是開口道:“凋零,數量。”

後明明目光銳利,緊緊的盯着棋盤,似乎在腦海中記錄着每一個棋子的位置,道:“白禁衛41名,黑禁衛43名。白戰車10輛,黑戰車13輛。白騎士7個,黑騎士6個。”

二尾:“能確定戰車與騎士都在哪個方格麼。”

此時,下方的棋盤無比平坦,連一塊碎石都沒有,被收拾、塗抹的乾乾淨淨,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後明明沉默了一下,道:“只能記住大半。”

那方格密密麻麻,星獸數量如此之多,後明明能記住具體數目已經不錯了,還記着它們各自歸屬哪個方格?

那怕是得有圖象記憶的人才能辦到......

“噓~”江曉歪着腦袋,看向了二尾。

二尾轉過頭,卻是看到了一雙分列着璀璨九星陣的眼眸。

二尾當即明白了江曉要幹什麼,開口道:“只找戰車和騎士,它們都是鉑金段位的生物,移動速度太快,必須先手控住,其他禁衛,打起來再說。

戰鬥打響的5秒鐘之內,23輛車,13騎士,必須碎裂。”

江曉道:“你們記一下!黑車橫3縱4,黑馬橫10縱7......”

隨着衆人記錄位置,二尾看着在場的13人,道:“分組,每組2人,每組負責6個。九尾跟着我。”

江曉倒是很慶幸自己沒落單,但依舊不滿的開口道:“我不是廢物!”

二尾掃了江曉一眼,道:“五尾,你跟九尾一起。”

易輕塵急忙點頭:“好的好的,我會照顧好皮皮的。”

江曉不服氣的轉頭看向易輕塵,道:“咱倆最快,你信不信。”

易輕塵連連點頭,像是哄小孩似的:“對!對!你快,皮皮一定是最快的!”

江曉:???

二尾將易輕塵與江曉一組的戰團,分配到了左上角,那片區域裏有2個騎士,4臺戰車。

任務很快分配完畢,二尾又問了一句:“瑪爾達和江弓不會受到影響。”

江曉一臉的難受,道:“放心吧!”

最可怕的是,敵人都覺得江曉是神,而隊友卻認爲江曉是渣......

二尾微微頷首,道:“小組隊內調整,開空間,一人帶一個。”

擁有時空之隙的夏妍、韓江雪、顧十安,分別開啓了禍影之墟,帶上了沒有瞬移的隊友。

二尾開口道:“大吏,倒計時。”

付黑一臉難受,他也是二人成組了,卻是被要求留在這小山之上,遠距離沉默、治療隊友。

付黑難受,影鴉更難受,還得留下來保護這大奶,真的是......

顯然,二尾是單人成組了。

付黑道:“3...2...1!”

唰......

小山之上的一衆人馬,瞬間出現在了棋盤之上。

一時間,人們紛紛開啓了禍影之墟,其中隊友走了出來。

而在隊友們走出來的一剎那,一片沉寂的黑白棋盤,再次“沸騰”了起來!

江曉二話不說,直接開啓了禍影世界的大門。

前方那拔地而起的小城堡(戰車),還沒等真正的準備好,便被易輕塵閃爍到城堡後方,一刀劈砍而下!

鹿拒!八米開外!

戰車轟鳴聲炸響,甚至連行進的路途中都沒有開啓火焰路徑,便衝進了江曉的禍影世界裏。

江曉猛地一側身,並未閃爍,他需要確保連接着禍影之墟的大門星力絲線不斷,回手就是一記花刃。

後方,那宛若黑曜石材質一般的黑色禁衛,手中的大鳶盾頓時被血紅色的花刃撕裂開來!

按照江曉的推測,這被動星技·白銀戰陣,十人上黃金,百人才上鉑金。

而這座棋盤之上,也才80多個禁衛,數量根本不過百!

江曉的花刃,猶如刀切豆腐一般,連黑曜石禁衛都有點懵,那英武異常的黑石臉上,流露出了一絲驚駭。

一個小小的黃金星獸,還敢來懟我?

老子就算是瘦死的駱駝,也?是個星空星武者啊!?

江曉猛地一擡腳,物理擊退!

踹飛,走你~

巨大的黑曜石士兵,直接被江曉踹進了空間大門中。

一旁,易輕塵已然褪去了溫溫柔柔的模樣,那一雙美眸陰冷無比,面色陰沉的很。

隨着與騎士幾回合的戰鬥,易輕塵的臉上,竟然呈現出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那詭異的笑容,頗有一種鬼臉僧侶的風範......

快!

臥槽!真特麼快!

江曉的身影閃轉騰挪,險而又險的躲過了一隻騎士的突進。

“讓開!”

後方,傳來了一道陰冷的聲音。

江曉嚇了一跳,急忙一個彈步躲閃開來,後方,易輕塵對準了那急速突擊而來的騎士,一刀捅了過去。

“嗖~”宛若白色大理石質地的馬頭騎士,留下了片片碎石,直接被捅進了江曉的空間大門中。

呯!

江曉反手一刀,但預料中急速衝來的戰車,卻是突然熄火了,下方燃燒的火焰沒有了,江曉的刀也揮空了。

“誒?”

嗖......

易輕塵一個閃爍,再次將那吃癟的戰車捅進了空間大門中。

江曉轉頭望去,對着趴伏在山頭上的付黑擺了擺手。

付黑聳了聳肩膀,手一揮,星星點點籠罩在了一個馬頭之上。

確切的說,是籠罩在馬頭上方的人身上。

只見二尾騎在黑曜石馬頭之上,一雙手按在馬頭兩側,寸寸閉合。

巨大的力道之下,硬生生的將那黑曜石馬頭捏碎開來。

沒有受到半點傷害的她,卻是受到了付黑的關照。

無關於拍馬屁,只是...在這棋盤之上,唯有二尾的戰鬥風格比較血腥,其他人似乎不需要照顧,只有她真的上手。

然而她有置換了高品質後的鋒利星技,可以讓手部如鋼似鐵......

二尾並未理會身體周圍環繞的星星點點,只是騎在沒頭的馬項上,向左側望去。

卻是看到一支鋒利的箭矢從身側劃過。

二尾的目光追着那鋒利的箭矢,看到那急速射出的箭矢,將一個移動的戰車戳出了一窟窿,碎石炸裂開來。

戰車前方的江弓愣了一下,他目光放遠,遙遙怒視着遠處的後明明,道:“顯着你了!?”

說着,江曉搭弓射箭,一連串的黑羽箭向後明明的戰團射去。

後明明站在棋盤一角,藏在顧十安的身後,搭弓射箭的一瞬間,箭矢尚未射出,那前方蜂擁而至的禁衛小隊,被一連串的黑羽箭狂轟濫炸,碎石漫天......

後明明面色一僵,同樣轉頭怒視着江弓。

江弓卻是對着後明明敬了個不標準的軍禮,咧嘴一笑:“呵~”

嗯...有點瀟灑的~

棋盤之上,頂級星武者團隊可謂是各顯神通,熱鬧非凡。

短短的10秒鐘之內,一切如二尾所要求的那般,戰車與騎士紛紛破碎,而就在此時,巨大的黑白棋盤...塌了!

衆人心中一驚,由黑色與白色方格構成的石頭棋盤,轟然碎裂開來。

不僅是“地板”碎裂,那些破碎開來的碎石,在衆人的頭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碎石旋渦,就像是鑽石·冰咆哮那般恐怖,沒有人敢身入其中,生怕身體被攪碎開來。

而隨着黑白棋盤變成漫天的碎石,籠罩衆人頭頂,尾羽隊衆人的身影也向下墜去。

跌向了下方十數米之深的第二層棋盤......

...

三更繼續。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