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 奇怪的能力

...

江曉睜開眼,看向了謝焱,道:“我來找你幫忙。”

謝焱依舊惜字如金:“好。”

江曉:“我還沒說請你幫什麼忙。”

謝焱默默的看着江曉,道:“只要你開口,無論什麼。”

江曉重重的點了點頭:“好!”

...

江曉和古島的守護軍交代了一番之後,便帶着謝小黑返回了石質別墅。

來到別墅門口的第一時間,謝焱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心裏只剩下了一句話:這?是個什麼玩意?

“別害怕,那是我家郵筒,不是活的。”江曉看着門口立着的巨大晶龍首,笑着回道。

謝焱的面色有些古怪,仔細觀察了半晌。

你家郵筒可真大,是郵信的還是郵人的啊......

兩人進屋,來到了客廳,剛好看到沙發上那閉目養神的後明明。

豌豆姐姐睜開了雙眼,與謝焱灼灼相視,曾經,兩人都是站在華夏巔峯的星武學員,都是代表國家出征的國家隊員,卻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相遇。

江曉的存在,似乎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

本該前往開荒軍、碎山軍的後明明,被江曉硬生生拐到了守夜軍。而一直是守護軍的謝焱,卻是兜兜轉轉,最終也來到了守夜軍。

後明明看着謝焱,微微揚頭,打了個招呼。

而謝焱卻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像是廁所裏的石頭,又臭又硬,對着後明明微微頷首,一句話也沒說。

看得江曉這個難受啊......

這也算是他鄉遇故知吧?怎麼半點反應都沒有?

這就是傳說中的強者風範嘛?

江曉對後明明開口道:“你給小黑介紹一下我們的具體任務,然後帶他去休息,養精蓄銳,什麼時候出發,等我通知。”

說着,江曉後退一步,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了一旁走來的韓江雪。

“你怎麼還不休息?”江曉急忙詢問道。

韓江雪對謝焱打了個招呼,道:“也許我能用焰火傀幫助謝焱打打下手。”

江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從胸前抽出了一本書籍。

韓江雪道:“我已經置換了鉑金品質的焰火傀,自爆的傷害很不錯。”

江曉一邊翻看着《星武紀》,一邊眉頭緊皺,道:“你確定能切斷與召喚獸之間的聯繫?”

韓江雪想了想,開口道:“業火沒有二次感染的特性,最終的反應,也應該是在焰火傀身上?焰火傀畢竟與你的誘餌不同,不是與我感官相通的。”

“嗯......”江曉沉吟半晌,提議道,“也可以讓你的焰火傀召喚焰小傀,二手的召喚物,應該不會讓業火沾染你的身體。”

韓江雪點了點頭,道:“到時候試驗一下吧,如果業火只是反應在焰小傀身上,不會干擾作爲召喚師的焰火傀,那麼就印證了我們的結論,我可以直接召喚焰火傀幫助謝焱。”

江曉和韓江雪有些特殊,都是參加了兩次世界盃的學員。

所以,韓江雪與謝焱也是同屆的國家隊員,只不過一個是團隊賽選手,一個是個人賽選手,所以交情不算很深。

“嗯。”江曉忍不住嘆了口氣,道,“要是賀老在這就好了,他的金鐘罩,能讓人在一定時間內無敵,不會受到任何形式的星技傷害。”

說着,江曉也在暗暗可惜,要是自己早點幻化出賀老的星圖就好了,現在地光星技被封印了,無法製造星圖,江曉只能切換之前已經製作好的星圖。

易輕塵的星圖倒是也有守護作用,但是與賀老的橘紅鐘罩完全不同,易輕塵的平安扣,是免疫控制類星技的,對於業火這種進攻型星技,不會有半點免疫效果。

說話間,客廳的沙發上,聽着後明明講解任務的謝焱,突然開口,對着門口的姐弟倆說道:“有我。”

江曉轉過頭,卻是看到了謝焱那堅定的眼神,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江曉覺得心裏特別有底。

江曉笑了笑,帶着韓江雪一個閃爍,進入了花海牧場。

陣陣花香飄過鼻尖,沁人心脾。

韓江雪打量着四周,發現只有那些優哉閒逛、吃花的牛,和那四處亂跑的小燭火。

韓江雪的心也安穩了下來,似乎意識到,自家弟弟突然帶自己過來是爲了什麼。

韓江雪的眼神柔軟了下來,難得的獨處時間,以及江曉這貼心的舉動,讓她伸出了手,輕輕挽住了江曉的手臂。

然而小江雪卻是想瞎了心了......

因爲江曉不僅把她傳送過來了,身後還帶來了一個江守。

江守站在花叢中,開啓了禍影訓練空間的大門,腦袋向其中探去,卻是看到銀維與陳靈濤正打的熱火朝天。

“噓~”江守吹了個口哨,裏面激烈的戰鬥也是微微一停。

“師父!”

“師父......”

江守對着陳靈濤道:“快點星海昂~”

說着,看向了銀維:“你出來吧。”

銀維面色一喜,黝黑的鬼臉上露出了驚悚的笑容。

它那巨大的身影剛一出來,便興奮的有些顫抖。

師父,果然還是好師父!

銀維看着滿地的花朵,頓時撲倒在地,不遠處,一羣花磐牛如臨大敵!

丫怎麼又來啦?

蹭吃蹭喝?

連牛你都白嫖,你還是個人?

哦,對,你是鬼......

江守蹲在銀維身旁,道:“吃飽了好幹活,晚些時候,我們出去執行任務,需要你那鑽石品質的聖力之印。”

“唔!唔!”銀維一雙大手胡亂的往嘴裏塞着花,激動的淚流滿面......

韓江雪看着趴地上吃花的鬼臉僧侶,一時間,她有點不適應對方這如此巨大的體型。

這得是什麼段位的鬼僧?

江曉詢問道:“二尾帶着犯人去哪裏了?”

韓江雪:“湖畔森林裏。”

江曉道:“走,去看看......”

兩人閃爍來到樹笠木橋頭,江曉卻是愣住了。

守橋婆婆呢?

啥情況?

《星武紀》給的生物特性是假的?她跑了?不守橋了?

遠處的深林中,隱隱傳來了一聲聲慘叫,江曉觀瞧了一下,帶着韓江雪向前走去。

走了不一會兒,江曉卻是樂了。

呦呵?

老婆婆在這呢?她鬼鬼祟祟的,在這幹什麼呢?

只見子婆一手按在樹幹上,佝僂着身軀,藏在樹後,露出了一張蒼老的臉,好奇的向不遠處張望着。

越看,子婆的心裏就越激動!

老天開眼,那曾經讓她膽戰心驚的女人,真的是一頭惡鬼!

你看...那惡鬼的手段殘忍至極,正在折磨着一個生靈。

這?是人幹的事?

這女娃娃必然是新晉的惡鬼!而且很有可能是八方獄鬼中的新品種!

八方地獄,有九種惡鬼,這不是常識麼?

“誒,你鬼鬼祟祟的幹啥呢?”一旁,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子婆那搭在樹木上的手掌一哆嗦,顯然是被嚇了一跳。

她轉過頭,卻是啥都沒看到。

視線中,突然出現了一隻手,左右的搖晃着。

江曉一邊跳着,一邊擺手:“我在下邊,往下看。”

子婆低下頭,這才看到了腿邊的兩個小家夥......

子婆猶豫了一下,手指豎在嘴邊,一副噤聲的模樣:“噓......”

江曉:???

子婆藏在樹後,伸手指了指不遠處。

江曉也邁步上前,歪頭向林中看去,剛好看到大貓在折磨獵物。

後方,韓江雪的面色極爲古怪。

看着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藏在巨木後方,體型上當然是很不正常的,但是按照比例來看的話......

這不就是一個正常的老婆婆,帶着3、4歲的小孫子的畫面麼?

韓江雪尚未有幸親眼見到子婆,這一次,她終於知道,爲什麼說子婆是酆都鬼區中唯一友好的生靈了。

這也太和諧了吧?

在江曉的視線中,遠處的貓在玩人,而後方,還站着付黑保駕護航。

嗯,別誤會,不是給二尾保駕護航,付黑的存在,是給囚犯保駕護航,確保囚犯別被打死......

只見付黑雙手交叉在胸前,歪着身體,靠着一棵樹笠木,嘴裏還叼着一根草,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人,都有千面。

江曉意識到,眼前這極其殘忍的一幕,對於付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江曉很確定,二尾選擇讓付黑來保駕護航,而不選擇易輕塵,是有其深意的。

二尾一手拎着囚犯的腦袋,膝蓋猛提,“咚”的一聲悶響,這一次,男子卻沒有慘叫了,看起來,他似乎是昏了過去。

付黑再次揮手,治癒着男子,而二尾也擡起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樹林。

一大一小兩張臉,正從樹邊冒出腦袋,偷偷摸摸的看着這邊。

嚇~

子婆被那陰厲的眼神嚇得一哆嗦,急忙藏在了樹後,甚至還好心的伸長手臂,將那不知危險的江曉拽到了樹後。

江曉:“......”

江曉一臉懵逼的撓了撓頭,道:“給我來碗湯吧,壓壓驚。”

子婆顯然是聽不懂,江曉雙手虛捧着碗,做出了一副仰頭大灌的模樣。

子婆這才反應過來,手中製造出了一碗孟婆湯。

“咕嘟,咕嘟......”江曉一口氣喝完了湯,抹了抹嘴角的湯汁,擡頭看着子婆,道,“老婆婆,別害怕,我這就去戰惡鬼!”

說着,江曉邁步走了出去。

子婆眨了眨眼睛,卻是看到身後的女孩也要跟上去,子婆急忙拽住了韓江雪,那蒼老的手上,再次製造出了一碗湯,向韓江雪的口中灌去。

婆婆只能幫你們到這裏了......

咋說呢,嗯...一路走好!

“來啦,小皮~”付黑嘴裏叼着草,笑着對江曉打了個招呼。

看得出來,他的心態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江曉感覺自己從來沒有看清這個男人。

吊兒郎當、嬉皮笑臉,都是外在的表現形式,他的內心怕是要比二尾都狠!

二尾的確是審訊者,但付黑的存在,才讓二尾沒有任何顧忌。

不斷治癒囚犯的付黑,不僅看起來沒有半點負罪感,甚至連半點驚慌都沒有!這尾羽旅招的都是什麼人......

還是小輕塵好,表裏如一,溫溫柔柔的。

二尾拎着被治癒好的囚犯,一手探出,一股股的冰霜風吹當開來,再次將囚犯給吹醒了。

江曉也打量着這個陌生男子,他大概一米八左右的個頭,身材消瘦,五官...嗯...端正,之前應該很端正吧?現在都快被打的沒人樣了。

最關鍵的是,這是一張東方面孔!

他雙手負後,銬着星力手銬,眼神渙散,看着將自己拎起來的人,他似乎並未放棄抵抗......

突然間,男子吐出了一口血沫。

二尾猛地一歪頭,躲過了這道暗器。

男子“嘿嘿”一笑,道:“打死我。”

這純正的中文,聽的江曉眉頭緊皺,華夏人麼?

二尾一膝蓋擊在男子的小腹上,男子又吐出了一口鮮血,而二尾那漆黑的衣衫,已經被染得一片通紅。

她並未急於審訊,而是轉頭看向江曉,道:“你來幹什麼。”

江曉道:“看看情況。”

說話間,男子迷迷糊糊的轉眼看向了江曉,二尾也意識到了他的動作,拎着他的腦袋,轉了半圈,對準了江曉。

男子的眼神微微眯起,也有了少許的神采,那看向江曉的眼神中盡是陰冷,讓人不寒而慄。

江曉百思不得其解,自從上了異球之後,他也沒有什麼敵人。

他甚至都沒時間去“結交”敵人,畢竟他一直都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面對的大都是星獸。

真要說敵人的話,三尾小隊那邊,江可麗倒是猖狂霸道、飛揚跋扈的很,但是跟華夏這邊沒啥關係吧?

仙花組織的成員,現在都被江可麗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給小隊賣命,充當專業的敢死隊......

難道是櫻花軍團?不應該啊,就算是要找場子、報復的話,那目標也應該是三尾小隊,怎麼可能找到酆都鬼區來?

江曉一臉的疑惑,道:“看起來,你對我有很大敵意,我能問問爲什麼嗎?”

男子閉上了眼睛,不再開口。

江曉說道:“你被業火摧殘了精神,又被拷問了這麼久,依舊能保證精神狀態,看起來是個狠人。我不認爲...我招惹過你這種層次的星武者。”

“呃......”男子一聲悶哼,小腹處再次被二尾給了一拳,但卻死死的咬着牙,閉口不言。

江曉邁步上前,一手拍了拍二尾的手臂。

二尾手掌一鬆,向後退去。

江曉也是蹲了下來,道:“我們隊伍的身份擺在這裏,正在執行的任務,也是在守衛疆土、守護下邊的人。

你的中文很純正,如果你是華夏人的話,那麼你來對我們動手,就代表了你並不在乎這個國度...所以,你在爲誰賣命?

化星組織?我能想到的敵人,也只剩下化星了。

殺了我,你有什麼好處麼?”

江曉盤腿坐了下來,疑惑道:“爲什麼死也不開口呢?

窮兇極惡之輩,理應不在乎很多東西,我無法想象你爲什麼還堅持......

是因爲尊嚴麼?尊嚴對於你們這類人來說,不值錢吧?

所以,你有什麼把柄在別人手裏?”

“嘿嘿,你想多了。”男子擡眼看向江曉,身體微微探前,湊到了江曉的耳邊。

男子小聲道:“我保證,我死了,會有更多的人來找你,到時候,我們地獄見。”

“呵呵。”江曉卻是笑了,一手按在男子的腦袋上,硬生生的扭轉方向,同樣湊到了他的耳邊,小聲道,“我也向你保證,來多少人,我就有多少臺機甲。”

說着,江曉手一甩,將男子推倒在地。

江曉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看向了二尾,道:“硬茬子,你喜歡的類型。”

二尾看着腳下的囚犯,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呵。”

...

三更繼續~12.17.20

1148 利令智昏

爲咕_咕咕_咕咕咕盟主加更。

...

下午時分,尾羽隊整裝待發,再次啓程,返回了酆都鬼區。

一片荒林之中,江曉開啓了禍影世界的大門,一衆尾羽隊成員魚貫而出。

謝焱打量着四周,感受着周圍陰森的環境。

江曉開口道:“前方百米,有一個深坑地形,是八方地獄的之一,六尾,小心一些。”

顧十安並未回頭,只是擺了擺手,江曉對着謝焱點頭示意,衆人迅速前行。

行走在一片荒山野嶺之中,謝焱的身上,也漸漸燃燒起了漆黑的火焰,但是他依舊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濃郁的星力覆蓋在身上,很好的保護了他那漆黑的軍裝,幾道漆黑的影子也從他的身體周圍擴散開來,向四周探尋而去。

這是晉級了更高品質的影系星技,在上午時分,江曉把謝焱能提高星技品質的星槽,統統都給謝焱置換了一番。

又給他填了亡命之軀星技,確保他的生命安全。

要想讓馬兒跑,你也得給馬兒吃草不是?

可能是由於接近八方地獄的緣故,這片荒林中並沒有任何妖魔邪祟。

毫無疑問,在酆都鬼區之中,八方地獄就是禁地中的禁地,沒有任何生靈願意去招惹其中的八種獄鬼。

衆人行走至深淵邊緣,向下方望去,卻是一眼望不到頭。

倒不是說這大坑有多麼深,只是下方盡是一片漆黑的迷霧,讓人根本看不到底部的情況,隱隱的,還有幾道厲鬼悽慘的叫聲傳來。

後方,江曉開口道:“第一梯隊,下去看看。”

大聖二話不說,翻身一躍,手中的棍棒插在了坑壁之上,單手撐着坑壁,迅速下滑。

夏妍和顧十安身披着斗篷,二尾騎着小小,也紛紛飄了起來,追逐着大聖的身影滑了下去。

衆人的頭頂,嗡嗡鯨緩緩的遊動着,與二尾的視野相連,看着下方的一切。

四人組足足下滑了近百米,終於落在了坑底!

江曉眉頭微皺,開口道:“百米...這也太深了,走吧!”

江曉收起了嗡嗡鯨,帶着一衆身披斗篷、騎着飛馬的人,直接一個閃爍。

閃爍的同時,江曉的心中隱隱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自己雖然能帶人閃爍,但那陌生男子,是用怎樣的方式將八方獄鬼從如此深的大坑之中擡出來,又逼迫向尾羽隊所在的方位呢?

他一身的星技...到底都是什麼?

隨着衆人出現在坑底,小重陽的心中一驚,急忙用小手捂住了嘴。

就在大聖四人組的面前,站立着一個瘦如竹竿的身影。

它低垂着頭顱,不言不語,身體還微微顫抖着。

畫面安靜的可怕。

江曉對着易輕塵使了個眼色,易輕塵心領神會,擡手就是一發黃金祝福。

“嘶!!!”那身體顫抖的竹竿身影猛地一歪,與此同時,它猛地擡起頭,一雙血紅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易輕塵,放聲怒吼了起來。

付黑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發沉默。

“唔...”獄鬼的淒厲慘叫聲戛然而止,身如鬼魅,迅速向一旁跑去,企圖脫離沉默的範圍。

鑽石段位的生物,身體素質真的是沒話說!

甚至尾羽隊的衆人,都有點跟不上對方的節奏。

大多數人跟不上,但是...二尾、江曉、瑪爾達能跟上!

尤其是二尾,已經是星空後期的她,渾身上下最爲炸裂的,不是她那暴躁的星技,而是她那幾近爆炸級別的身體素質!

瑪爾達剛剛閃爍,二尾就已經到位了!

衆人只感覺眼前一花,在那無形的沉沒邊緣,二尾手執迷霧之刃,已經一刀刺穿了獄鬼的胸膛,巨大的迷霧刃上,獄鬼瘋狂的掙扎着,卻是被挑在了空中。

二尾眉頭微皺,回過頭,看向了江曉的位置。

江曉心領神會,來到二尾身邊,開啓了禍影世界大門,門後的位置,同樣是川渝大地-八方地獄的深坑。

“祝福!”江曉開口喊道。

易輕塵一發祝福落在了獄鬼的身上,被二尾的迷霧之刃挑在空中的獄鬼,雙手死死的捂着腦袋,似乎是處於失聲尖叫的狀態,但是在沉默領域中,卻是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二尾隨手一甩,連着迷霧之刃、帶着獄鬼的身體,直接扔進了江曉的禍影世界中。

隨着迷霧之刃脫手,刀刃也破碎開來,獄鬼的傷勢也在迅速恢復之中。

抓捕了一隻獄鬼的江曉,興奮的舔了舔嘴脣,道:“這應該是油鍋獄鬼,能往人身上淋滾燙滾燙的油。”

說着,江曉砸了咂嘴,道:“可惜是星力之油,否則的話,做菜都省油了。”

衆人:“......”

後方,謝焱默默的開口道:“就這?”

“呃......”江曉尷尬的轉過頭,道,“一會兒有你受的。”

話音剛落,江曉卻是感覺二尾一手按在了他的胸膛上,並向後推着。

江曉急忙跟着二尾後退,轉過頭,卻是看到了一層層漆黑的迷霧正向衆人涌來。

江曉心中一驚,道:“枉死獄鬼,八種獄鬼中,只有這一種能操控迷霧。二尾、七尾、凋零,冰霜風!”

物理破霧!

二尾手中迷霧之刃再起、猛地一擡手,夏妍卻是手執大劍下劈,後明明則是乾脆向斜上方射出了一支箭矢。

霎時間,一片冰霜風席捲開來,急速蔓延到衆人眼前的漆黑迷霧,迅速被吹散。

不遠處,一個凍得哆哆嗦嗦的身影,身上纏着的黑霧竟然也被吹散開來,露出了它那傷痕累累的身軀。

那一身的傷疤簡直是觸目驚心,如果是密集恐懼症患者看到了,估計連想死的心都有。

這枉死獄鬼...到底是經歷了多少苦難折磨?

付黑猛地一擡手,就要甩出沉默,手掌卻是僵在了空中。

那在冰霜風之下顫抖的身體,竟然燃燒起了熊熊業火!

“禁風!”二尾突然大聲喊道,夏妍和後明明,根本不要二尾的提示,早在火苗露出來的那一刻,便切斷了與冰霜風的聯繫。

本該持續數秒的寒風,再沒有星力支援,陣陣亂流過後,迅速消散。

“啊...啊......啊......”隨着業火點燃,枉死獄鬼痛苦的嘶吟出聲,那身體抖動的幅度更加劇烈了,速度快的驚人,簡直就像是瞬息移動一般。

即便是在忍受苦痛之時,它也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躲閃着易輕塵的祝福光柱。

“噓~”江曉對着後方的鬼臉僧侶吹了個口哨。

一個虛幻的印記在謝焱的身上擴散開來,隊伍頭頂,閃爍歸來的瑪爾達手指一點,一顆紅色的星辰墜落,砸在了謝焱的身上,繞着她旋轉了起來。

枉死獄鬼不斷移動,大量的漆黑迷霧向衆人方向用來。

謝焱的身影,卻是悄然消失了。

不知何時,他的影子,已經灑滿了這片區域。

“呯”的一聲巨響,自漆黑的迷霧中傳來。

江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那迅速涌來的黑色迷霧,卻是彷彿失去了星力支持,不再迅速涌動。

“嘶......”枉死獄鬼身上本纏繞着赤紅色的業火,但此時,卻是覆蓋上了一層漆黑的火焰。

它那一雙大手捂着腦袋,身體微微弓起,痛苦的嘶吟出聲。

“呃......”謝焱與枉死獄鬼的姿勢幾乎相同,那燃燒着漆黑火焰的手掌,同樣捂着腦袋,身體微微弓起,痛苦的喃喃着。

而謝焱身上覆蓋着的黑炎,不知何時,也染上了一層赤色的火焰。

黑炎之苦VS業火之痛。

是時候比一比,誰才是真正的受虐之王了!

兩秒鐘之後,一片漆黑的迷霧中,枉死獄鬼與謝小黑幾乎同時擡頭,面色難堪的看向對方。

謝焱的身體一陣顫抖,眼神中燃燒着黑色的火苗,對着枉死獄鬼緩緩的吐出了兩個字:“就這?”

“嘶!!!”枉死獄鬼對着謝焱瘋狂的嘶吼着,徹底引爆了整個八方地獄的深淵!

一時間,無數厲鬼的嘶鳴聲響起,紛紛向這邊靠攏而來。

忍不了!

雖然它聽不懂中文,但面前人類這無懼業火的挑釁姿態,連鬼都忍不了!

你裝尼瑪呢?

謝焱胸前亮着聖力之印、身上纏繞着紅色星辰,力量與速度有了極大的加成,他一身漆黑的火焰瀰漫,整個人竟然炸出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火柱!

盤旋而上,直衝天際。

這畫面,要是江曉看到了,怕是又想拍下來當手機屏保了......

“呯!”

謝焱雙拳重重的撞在了一起,一嘴叼着那燃燒着黑炎的拳帶,惡狠狠的向上一扯!

與他世界盃定妝照的姿態如出一轍。

身上黑影重重的謝焱,那一道道影子猶如花朵般綻放開來,而他的身影,也迅速穿梭開來。

“呯!呯!呯!呯!”

戰!

......

既然枉死獄鬼已經吸引了注意,事已至此,江曉也顧不得許多了,直接召喚出了嗡嗡鯨與孤鯨,兩聲鯨吟纏繞着飄遠,爲衆人勾勒出了深坑的地形圖。

江曉對於兩頭大魚的命令,是讓所有人都看清楚深坑的地形,掃描出來接近的生物。

但江曉卻驚愕的發現,嗡嗡鯨是一個一個連接人,給人們的腦海傳遞掃描出來的地形圖的,但是那星辰段位的孤鯨,那更高一品質的星辰·海夢,卻是一次性的連接三人,將信息傳遞了出去!

而孤鯨在發動海夢星技,使自己與其他人感官相通、傳遞畫面的同時,不可避免的也分享了三人一鯨的情緒與情感。

江曉:???

哪來兒來的另外兩種情緒?

孤鯨連接了江曉和另外兩個人,但是只有那兩人的情緒,江曉根本不知道是哪兩個人!

焦急?擔憂?

這情緒...誰都有吧?

江曉錯愕的發現,除了焦急之外,還有一個苦悶、憋屈、尤爲壓抑的情緒?

什麼意思?有誰不服嗎?

江曉猛然想起,後明明找自己談過一次,她認爲自己能夠勝任這項工作,她能承受得了業火之苦!

江曉拒絕了之後,她便沒再提起,看來,她把這事兒壓進了心底,但此時,她依舊想像謝焱那樣,衝鋒陷陣。

所以,這是...後明明的情緒麼?

就在此時,江曉突然感覺一陣狂喜的情緒!

而掃描出來的藍色線條世界中,易輕塵已經奶中了那被謝焱按倒在地的枉死獄鬼!

不愧是鑽石品質的聖力之印!這是什麼力量!?

星海謝焱,竟然能把枉死獄鬼按倒在地?

呃...當然,戰鬥能呈現出如此態勢,也與一人一鬼身上燃燒的雙重火焰有着巨大的關係。

在這種精神狀態下,誰更能承受得住這種苦痛折磨,誰的身體受到的干擾就越小,誰便能佔據上風!

後明明心中一驚,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能感受到其他人的情緒?

是誰?

其中一個是疑惑,另外一個是狂喜。

後明明感知極強,那疑惑的表情,已經寫在了江曉的臉上,而那狂喜的情緒,在團隊中,唯有那緊緊握拳的易輕塵!

三人組都不傻,發現了彼此精神相連之後,不由得對視了一眼。

易輕塵面色微紅,低下了頭,感覺好害羞,彷彿自己的心被別人偷看了似的。

而她發現自己的害羞讓別人感知了之後,易輕塵就更害羞了,然後她就臉蛋更紅、更害羞了......

讓江曉頗爲無語的是,易輕塵似乎是陷入了一個死循環......

就在此時,不遠處,謝焱拎着一個被肘暈過去的枉死獄鬼,緩緩的走出了迷霧。

他一雙眼睛看向了江曉,再次吐出了兩個字:“就這?”

江曉尷尬的笑了笑,隨手一揮,空間大門開啓,謝焱將枉死獄鬼扔了進去。

嗎的,他竟然敢嘲諷我!?

江曉心中暗暗想着,卻是突然感覺心中傳來一道情緒,幸災樂禍!?

類似於“活該”這樣的想法。

江曉:???

他猛地轉過頭,面色不善的看向了後明明:“你閉嘴!”

後明明頓時垂下眼簾,沒有開口。

在她刻意的控制之下,她的心態變得古井不波,再沒有半點情緒波動,調整能力強的驚人!不愧是頂級戰士,調節能力也是一等一的。

江曉看着後明明那默默不語的模樣,卻是越想越氣!

什麼叫活該?

你惹完我之後,自己調整的倒是挺快哈?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江曉越想越氣,心頭那憤怒的小火苗,蹭蹭的往上竄。

易輕塵看向了江曉,小心翼翼的說道:“皮皮,你消消火,干擾到我了......”

二尾眉頭緊皺,道:“發生了什麼?”

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收斂着情緒,歉意的笑了笑:“沒什麼,我剛纔不小心,在小輕塵的芳心上縱了一把火......”

二尾:???

江曉把自己都給說愣了!

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嘖嘖...奇怪的能力又增加了呢~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