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 果然太平

...

你吃了一萬條烤鱈魚,長辣麼高,今天終於能派上用場啦!”

二尾:???

...

看了昨天請假條的章說,好多祝福和關心的話語,看得育心裏暖暖的,謝謝各位,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陪伴。

多了不說,今日三更。

...

爲好書真的難尋盟主加更。

...

黑無咎的存在,把衆人帶跑偏了......

原本要清理八方獄鬼的他們,卻是邁入了陰陽界的地區。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多,在陰陽界奮戰了整整一夜的衆人,已經將江曉的禍影世界裏填滿了各式各樣的陰陽界鬼卒......

而韓江雪也在吸收了第9枚黑無咎星珠之後,終於獲得了鑽石·勾魂索。

事實證明,昨天的韓江雪是撞了大運了,一枚就吸收成功。出來混,早晚要還的,第二項星技吸收的困難程度,簡直是讓人懷疑人生。

概率這個東西,真的是難以說清。

“沒事,這不是吸收成功了嘛,就別胡思亂想了。”江曉打量着前方的荒山小路,開口道,“就當給我的禍影世界補充鬼卒了,它們去了也好,起碼可以給皿婆造橋。”

陰陽界的地形非常普通,就是一片荒林,但是在這荒林之中,會有各式各樣的分叉小路,通往各個區域。

一般人進入其中的話,還真有可能迷路。

嗯......非常尷尬的是,尾羽隊雖然不是一般人,但也有點迷路了。

二尾看到韓江雪吸收到了星技,便開口道:“差不多了,八尾,黑空瞬守......”

話音未落,團隊中,一衆敏戰紛紛看向了一個方向。

他們的眼睛,無法透過這層層黑霧,看清楚那影影綽綽荒林鬼影,但是他們的感知範圍,卻要比視野範圍大很多。

韓江雪眉頭微皺,也聽到了一連串嬰兒的笑聲。

陰森、詭異。

“嘻嘻~”

笑聲再起,卻是距離衆人很近了。

大聖的瞳孔微微一縮,卻是看到了不遠處的樹後,露出了半張小孩子的臉。

他大概3、4歲的模樣,小臉蛋白的可怕,露出來的一隻眼睛,沒有眼白,眼球部位通體漆黑,那咧着的小嘴裏,還傳出了令人驚悚的嬉笑聲:“嘻嘻...嘻嘻~”

發現衆人之後,面色慘白的小男孩,又躲到了樹後......

但他似乎是一個管不住嘴的人,雖然藏匿身形很成功,但卻一直在小聲的笑着,這也暴露了他的位置。

“嘻嘻......”

隨着那詭異的笑聲再次傳來,小男孩已經調整了隱匿的方位,更加接近衆人了。

“臥槽......”付黑只感覺渾身上下汗毛直立,那小孩笑得他一陣陣心慌,他疑惑道,“那是...鬼嬰?它怎麼會出現在陰陽界裏?”

江曉順着笑聲傳來的方向,看向了左前方的大樹,道:“注意點,這鬼嬰不是星獸,而是一種星技。

來自於石嬰獄鬼的召喚類星技,也就是說,他是沒辦法被沉默的。”

“哇!!!”說話間,那詭異的笑聲突然變成了淒厲的慘叫聲,一個3、4歲模樣的小孩,突然從樹後竄了出來,瘋了一般的向衆人衝來!

速度奇快!

曾經還算可愛的面龐,已經變得扭曲不堪,那一雙慘白的小手向前抓着,眼看着就要抓向顧十安的小腿。

顧十安顯然是被嚇了一跳,他很確定,這恐怖的小家夥不是要抱抱!

下一刻,顧十安手中掄起了暗影之錘,向那瘋狂衝來的鬼嬰砸去。

唰...唰......

張牙舞爪的鬼嬰速度驚人,竟然一個前撲,險而又險的躲過了暗影之錘的掄砸。

躲得開錘影,但卻躲不開其他人的進攻。

“讓一讓,二尾!”夏妍突然開口喊道,手中亡命大劍閃爍着光芒。

隨着一劍劈砍而下,一條長達八米的小型隱龍直接從夏妍的大劍上衝了出去!

鑽石·隱衝!

二尾身體一歪,感知極強的她,知道周圍都發生了什麼,甚至無需夏妍提醒。

虛幻的隱衝自二尾腳邊衝了過去,精準的衝擊在那可怕的鬼嬰身上。

鬼嬰還沒等爬起來,便又是一聲淒厲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隨着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在隱衝的衝擊之下,鬼嬰化作絲絲幽魂,消散在了這世界上。

顧十安一直開着重明瞳,大聲說道:“確定星力殘留,能找到星技來源,可追。”

江曉當機立斷:“追!”

隨着顧十安的前行,小隊衆人保持着陣型,迅速向前衝去。

小隊走的再也不是小路,而是直接從荒林中碾了過去。

江曉心頭急轉,那血池獄鬼根本就不該出現在奈何橋頭,而這石嬰獄鬼,同樣不該出現在這陰陽界中!

八方地獄到底是幹?什麼吃的?

自己家的鬼都留不住了?

什麼時候,連家鄉都不溫暖了?

“業火!”天空中,瑪爾達悄然出現,大聲開口喊道,“丫開着業火呢!”

瑪爾達話音落下不久,隨着衆人的推移,可視距離改變,就看到了遠處的迷霧邊緣,隱隱有一個巨大的、燃燒着的身影。

那同樣是一名老婦人的形象,但卻並不佝僂身軀,只是那高高瘦瘦的身影猶如竹竿一般,熊熊烈火燃燒之下,老婦人那充滿褶皺的老臉上,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痛苦。

只見那又高又瘦的老婦人揮舞着雙手,又有兩隻皮膚慘白的鬼嬰悄然出現,一溜煙的跑進了樹林中。

而江曉卻是眼前一亮。

他與瑪爾達的感官是互通的,在瑪爾達發現這開啓了業火的石嬰獄鬼之後,江曉的心中便有一個大膽的猜想。

無論這暗中是誰搗鬼,既然這石嬰獄鬼開啓了業火,那麼...那個將它驅趕至此的幕後黑手,很可能身上也沾染了業火!

想到這裏,江曉顧不得許多,直接閃爍進入了高空的層層黑霧之中,召喚出了嗡嗡鯨。

“嗡......”

鯨吟聲傳蕩開來的同時,下方,江弓已經接替了指揮的職務,早就傳達了一系列的命令。

江弓沉聲說道:“五尾!沉默石嬰獄鬼!”

易輕塵沒有半點猶豫,卻是特意後退了幾步,遠離衆人,一手抓着自己穿着的漆黑斗篷,向身側一甩,藉着甩手的動作,一發沉默就砸向了燃燒的身影。

呯!

那瘦高老婦人的身上,火焰被瞬間砸沒。

但也就是在這一刻,易輕塵的身上燃燒起了熊熊業火......

“呃......”易輕塵雙手捂住了頭,幾乎是在業火纏身的第一時間,便痛苦的跪倒在地,口中發出了痛苦不堪的呢喃聲。

江曉不得不選擇易輕塵。

在團隊中,唯有三人擁有沉默類星技。

韓江雪、付黑和易輕塵。

而韓江雪的被動防禦技是金品·忍耐,付黑更是沒有被動防禦技。

付黑那主動開啓的石靈石腦星技,說是能驅散負面效果,但這業火並非是負面效果,而是一種迸濺類型的進攻型星技,猶如附骨之疽,根本無法淨化。

一旦中招,也只能等業火自行熄滅。

付黑的手中光芒閃爍,在江弓的授意之下,瘋狂的向易輕塵身上塗抹、揮灑着。

點點星芒縈繞在易輕塵的身體周圍,一圈圈的旋轉着,不斷的給易輕塵治癒着身體。

“可...惡......”易輕塵一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小圓寸,猛地一擡手,一道粗大的祝福光柱就落了下來......

是的,易輕塵刻意的遠離隊伍,就是爲了這一刻,爲了祝福光柱。

因爲業火是不存在二次傳染的,所以,易輕塵完全可以站在人堆之中,對着那石嬰獄鬼扔沉默,不用擔心身旁的戰友沾染業火。

顯然,易輕塵在進攻的時候,已經想好了自己要幹什麼了。

相比於肉體上的疼痛來說,業火那精神上的折磨是更加可怕的。

何以解憂?唯有毒奶!

易輕塵顧不得丟人,直接奶了自己一發。

“呯!”

易輕塵跪在地上的身體,淹沒在了聖潔的光柱之中,而後“噗通”一聲栽倒在地,醉眼迷離,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小智障......

而前方的站團上,石嬰獄鬼已經被徹底砸沒了,這可憐的鑽石段位生物,甚至連尾羽旅的一個回合都撐不住。

各種各樣的龍、馬,各種各樣可怕的輸出型星技......

別說石嬰獄鬼沒有防禦類星技,哪怕是有,那能抗得住?

誰也頂不住啊!

說實話,哪怕是江曉燭月·忍耐還在的時候,怕是也頂不住這尾羽隊的兇猛炮火......

尾羽隊憑什麼被要求出國探索?不誇張的說,這就是華夏第一尖刀隊!

明明是守夜軍,幹的卻是開荒軍的活......

高空中,江曉站在嗡嗡鯨的心形鯨尾上,腦海中盡是冰藍色的世界線條,但是......怎麼找不到?

江曉惡狠狠的一咬牙,直接跨越了半個鬼區,將孤鯨也召喚了出來。

“嗡......”

又是一聲巨大的鯨吟!

兩頭深海巨鯨飄蕩在漆黑的迷霧之中,雖然看不到彼此,但卻能通過隱隱約約的聲音,鎖定着對方的區域。

江曉帶着孤鯨接連閃爍,在這恐怖的酆都鬼區上空,一聲聲鯨吟傳蕩開來。

突然間,江曉一手死死的抓住了孤鯨那柔軟的背鰭。

找到了!

那燃燒着業火的身影,最多一米八!那明顯是人類!

他在幹什麼?

挖個坑、埋點土,再數個12345?

土滅不了業火呀,你把自己埋起來有個屁用?

江曉心念一動,瑪爾達的身影立刻出現在一片荒林之中!

而那一直纏繞着瑪爾達飛行的影鴉,卻是傻了眼。

“啞?”

它撲騰着翅膀,四處觀察着,卻是找不到瑪爾達的半點身影。

說好了一起遊走、探索環境,你怎麼說走就走?

留我自己在這?

這破地方,這麼陰森恐怖,我...呃...有點害怕......

接連閃爍數次,現身之後的瑪爾達,根本不顧四周林中穿梭的鬼影,那冰涼的玉手中,已經拼湊出了一柄化星成武·格鬥刀!

我管你是人是鬼,總之是敵非友!

瑪爾達閃現出來的姿勢就是半跪的,完全知曉環境的她,更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出現的一剎那,便一刀便刺了下去!

呲......

格鬥刀精準無比的刺進了土中人類的頭顱部位,宛若刀切豆腐一般!

那土地、包括土壤中的頭顱,對於格鬥刀來說,脆弱不堪!

“呯”的一聲,猶如迷霧破碎的聲音傳出,瑪爾達刀鋒之下的土地,突然稍稍塌陷了下去。

撲撲撲......

下一刻,讓瑪爾達措手不及的是,竟然有7只血色蝙蝠從土壤中飛了出來......

七隻蝙蝠大都巴掌大小,一身血色,詭異的很。

特別有趣的是,其中有一隻血色蝙蝠,其身上還燃燒着業火。

顯然,無論對方如何改變形態,依舊避免不了業火纏身。

這種星技,一旦中招,也只能等其自行熄滅。

其他那六隻血色蝙蝠身上沒有燃燒火焰,明顯就不是本體啊!

江曉對於戰鬥的嗅覺,以及他的敏感程度,可不是鬧着玩的,雖然未曾見過這特殊的血色蝙蝠星技,但幾乎是在一瞬間,便找到了對方的真身。

瑪爾達的嘴角微揚,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

陰!

你就給我陰昂!

活該!

瑪爾達轉着格鬥刀,迅速殺了過去。

...

20點還有。

1146 硬茬子

同一時間,遠在陰陽界中。

韓江雪突然眼前一黑,彷彿被剝奪了視線,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而她的世界也瞬間亮了起來,卻是一片冰藍色的線條。

這是...這是嗡嗡鯨在告訴我什麼嗎?

一衆人看着從天而降、迅速游下來的嗡嗡鯨,不由得紛紛仰頭觀瞧。

韓江雪心頭急轉,在她腦海中的冰藍世界裏,勾勒出了一個地形環境。

不僅僅是一個場景畫面,更是有貼心的地圖路線,那冰藍色的世界突然拉遠,迅速向南方移動,最終來到了衆人所在的陰陽界地形中。

江弓大聲道:“黑空瞬守,立刻!”

韓江雪當即明白了江曉的用意,直接開啓了黑空瞬守,按照腦海中勾勒出來的環境與路線,傳送開來。

尾羽隊衆人拍馬趕到,卻是沒發現江曉的蹤影。

嗯...直到現在,苟到極致的江曉也沒現身,而是依舊在高空中,站在孤鯨的背脊上觀察情況......

尾羽隊衆人,卻是看到了那身材窈窕的瑪爾達,正在與一隻血色蝙蝠糾纏着。

說是糾纏,其實...畫面很有趣。

只見那瑪爾達佇立在半空中,手指上纏繞着條條細流。

而自那血色蝙蝠的正上方,有一顆小水球,它分成四條細流,呈弧形流淌而下,在下方連接、閉合。

星技·海魂牢!

而其中那燃燒的血色蝙蝠,受到了來自於業火的極大干擾,它一邊努力掙脫着瑪爾達的海魂牢,一邊還要對抗業火對精神的摧殘。

江曉很確定,如果不是業火的的“幫助”,這人也許已經掙脫、逃離了。

被囚困在瑪爾達掌中的血色蝙蝠痛苦的吱呀亂叫着,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尾羽隊之中!

一陣陣的痛苦呢喃聲還在繼續,易輕塵蜷縮着身體,側躺在地上,她身上的業火依舊在燃燒着。

此時,她已經顧不得周圍的情況了,甚至都不知道此時自己在哪。

而她之前扔出去的斗篷,也已籠罩在了她的身上,勢必要與主人同甘苦、共患難。

當然,斗篷也很無奈,它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撲滅不了主人身上燃燒的火焰。

不過...斗篷的做法其實也有另外一個功效,起碼能遮掩一下易輕塵的身體,她那一身漆黑的守夜軍裝,已經被業火燒盡了......

易輕塵強忍着痛苦,一手扒開自己腦上的兜帽,猛地一揮手。

一隻金色的虛幻棍棒,“咚”的一聲敲在了她自己的腦袋上。

易輕塵的眼眸猛地瞪大,她本以爲在金棒的幫助之下,自己能驅散一些痛苦,但實際上,讓她頭清目明的金棒,反而讓易輕塵對業火的體驗的更加清晰了......

對付獄鬼這類生物,真的應該讓謝焱,或者是宋春熙來對付!

黑巖山一系的星武者,當然不能免疫業火之苦,但絕對能承受得住這種級別的身心之痛。

起碼黑巖山一系的星武者都是有心理準備的。

易輕塵那飽經摧殘模樣,看的小隊衆人擔憂不已,一旁的付黑也是一刻不停的治癒着易輕塵,但是付黑也明白,易輕塵缺少的可不是醫療,而是精神上的治癒。

相比之下,易輕塵自己的祝福星技,反而是解決難題的最佳方案。

這邊的易輕塵還在忍受,而小隊中的韓江雪,卻已經大開殺戒了。

“下!”

韓江雪趕到的第一時間,便在嗡嗡鯨的信息傳遞之下,扔出了一個巨大的星力文字!

配合極好的瑪爾達立刻閃爍消失。

而那燃燒着業火的血色蝙蝠,卻是直接被這個“下”字砸出了人形!

“啊啊啊啊......”淒厲的慘叫聲不絕於耳,蝙蝠吱嘎的亂叫聲,也變成了人類的尖叫聲。

也不知道那男子是被文字砸的疼痛,還是被業火焚燒的疼痛。

韓江雪身披漆黑斗篷,那兜帽之下的眼眸,四溢着無比的冰寒。

她知道,江曉終於找到了那在暗中陰人的傢伙了!

韓江雪沒有半點留手,左手一揮,五條星力鐵索憑空出現,將那男子包圍其中。

嘎啦...嘎啦......

星力鐵索伸長的過程中,伴隨着鋼鐵摩擦的聲音。

一根又一根,精準的纏繞,將男子的脖子、雙手、雙腳紛紛纏緊!

韓江雪右手猛地甩出了一個“太”字,左手那張開的五指,猛地緊握成拳。

“噗......”燃燒着業火的男子,口中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而那五條鐵索,卻是沒有絲毫顧忌,瘋狂的向後拉扯,彷彿要將那男子“五馬分屍”一般!

平!

又是一個巨大的星力文字,“平”與“太”無限的重合在了一起!

黑霧繚繞的陰森鬼區之中,五條冰涼的鐵索,將一個燃燒着業火的人影,死死的釘在空中。

好一個韓無咎!

所到之處,果然天下太平!

陌生男子被砸的衣衫破碎、鮮血淋漓,已然放棄了抵抗,再沒有半點聲息。

呃...當然,他也可能想說話,只不過脖子上的那根鐵索纏繞的太緊,他被扼住了喉嚨......

一旁,江弓驅馬向前,來到韓江雪的身旁。

他小心翼翼的俯下身,雙手抓住了她腦袋上的黑色兜帽,向上捋順着,似乎想要捏出來一個長方形的黑帽子......

......

持續了足足60秒的業火,終於熄滅。

易輕塵蜷縮在地上,睜開了迷茫的雙眼,眼神還有些恍惚,卻是看到了眼前一個跪着的人影。

易輕塵微微仰頭,向上看去,看到了江曉那一臉歉意的模樣。

“對不起。”江曉伸手將易輕塵扶坐在地上,輕輕的攬在懷中,在她耳邊柔聲說着,“這本該是我的工作,抱歉,讓你受苦了。”

易輕塵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但說出來的話語卻是讓江曉更加心疼。

她緊緊的抱着江曉,聲音很輕,有些顫抖:“就算你現在有沉默,也應該是我去限制那獄鬼,畢竟你還要指揮,要領導全隊。”

江曉沉默半晌,道:“下次,我們再見到八方獄鬼,就繞着走吧,反正他們開了業火星技,就無法關閉,早晚會焚燼的。”

易輕塵輕輕的嘆了口氣,小聲道:“皮皮,我是你的徒弟,但也是一名守夜軍,一名逐光人,怎麼可能遇到困難就退縮。

見一隻就繞一隻的話,那八方地獄中全都是獄鬼,什麼時候才能清理乾淨?

它們都是鑽石級別的生物,生命力頑強的可怕,什麼時候才能自己燒盡?”

說着,易輕塵坐直了身體,看着江曉,露出了安慰似的笑容。

江曉點了點頭,道:“這樣,我們改變一下計劃,下次見到獄鬼,你用祝福給我打輔助,限制一下獄鬼的行動即可。

祝福是醫療系的星技,不會讓你沾染上業火的,到時候,我去捅死它們。”

龍、馬等星獸,輸出的確是很強,但是相比於人類來說,它們很可能會發狂。

人類星武者起碼知道自己在抵抗什麼,能控制住,但是其他星獸,一旦沾染業火,很可能會炸。

二尾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你是指揮,而且你現在沒有忍耐,很容易出事。站在指揮的位置上,你得考慮清楚再做決定,要對全隊負責。”

江曉眉頭緊皺,道:“既然如此...要不我去找謝焱吧!讓易輕塵給他打輔助。”

“謝焱?”後明明用江守提供的星力手銬,銬着那熄滅了業火的陌生男子,正向江曉這邊的禍影世界大門中走來,卻是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後明明的腳步微微一停,好奇的看向了江曉。

江曉點了點頭,道:“對,我們的國家隊隊友,他現在我的禍影世界裏。”

二尾開口道:“爲什麼找這個人。”

江曉聳了聳肩膀,道:“黑巖山之苦,對我們帝都星武的學生來說,只是短短七天的假軍訓。

而對於謝焱來說......他以此爲生。

既然我不能衝鋒陷陣,那就把問題交給專業人士。”

二尾點了點頭,道:“既然有這樣特殊的人才,那就去問問他的意見。畢竟那八方地獄中,獄鬼數量繁多。

你可以讓駐守鄴古塔的江尋問一問,軍中誰是黑巖山一系的星武者,可以調過來幾個幫忙。”

一旁,易輕塵倔強的說道:“我只是第一次沾染業火,不太適應罷了,我很快就能調整好的,相信我。

只要我忍得住,一個沉默下去,任何獄鬼都會被我們砸的魂飛魄散,它們又沒什麼防禦類星技......”

“呵呵。”江曉卻是笑着伸手,揉了揉易輕塵的小圓寸,沒再迴應。

江曉轉過頭,看着後明明和孫大勝壓着的、已經昏死過去的男子,開口道:“你們都進去吧,奮戰了一夜,也該休整一番,順便審一審這個陌生人。”

二尾叮囑道:“留下人守着,避免出來的時候,小隊遭到埋伏。”

江曉點了點頭,道:“放心,一會兒你們都進去了之後,我和瑪爾達、影鴉閃爍去安全的地點開門。”

爲了避免隔牆有耳,江曉沒有說自己會閃爍去哪裏。

他繼續道:“對了,我沒有傷淚,這審訊犯人,得是你親自動手。”

“嗯。”二尾接了任務,帶着衆人迅速進入禍影世界。

江曉也放射出了星力絲線,帶着瑪爾達和她肩膀上的影鴉,一個閃爍。

影鴉睜着孤零零的眼睛,傻傻的仰頭,自己看到了什麼?

黑板?桌椅板凳?

這是...教學樓?

瑪爾達警惕的看着四周,道:“我們倆就在這裏落腳。這裏應該沒有任何人,但是警惕一點還是好的,咱倆就別進禍影世界了,等他們出來。”

影鴉也是幻化成人,一臉的錯愕,道:“這是哪?”

瑪爾達掃了一眼影鴉,伸手拍了拍椅子上的灰塵,道:“遼連,北方軍校的教學樓。”

影鴉:“......”

瑪爾達道:“我們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跟着我們,現在又是一身鬼氣,暫時別回軍營了。”

影鴉點了點頭,他知道瑪爾達說的不是真的鬼隨身,而是在那種詭異的環境之下,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星武者,對衆人用了什麼樣詭異的星技。

在這種情況之下,貿然返回軍營,當然是不正確的選擇。

瑪爾達看似鬆懈,坐在椅子上,兩條大長腿也架在了前方的書桌上,但是她的眼神卻是四處亂掃着,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樣,時刻都在打量着周圍的環境。

影鴉卻是笑了,看着瑪爾達那大馬金刀的模樣,道:“你跟二尾沒學點好,我每次進她辦公室彙報任務,她就是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瑪爾達掃了影鴉一眼,淡淡的“嗯”了一聲。

影鴉嚇了一跳,揉了揉眼睛,突然有那麼一瞬間,他真以爲面前坐着的是二尾。

聽到這一聲鼻音,影鴉下意識的就想要承認錯誤......

與此同時,江曉的禍影世界中。

橫跨北迴歸線的古島之上,江曉的突然出現,引來了一堆守護士兵。

“江旅!”

“江旅!”一隊士兵當即立正敬禮,看向江曉的眼神中,不僅有上下級之間的尊敬,更有濃郁的感激之情。

江曉急忙回禮,示意衆人放鬆。

他環顧四周,看着已經建立起來的樹城,以及那街道兩旁,觀望着這邊的平民,他的心中滿是成就感。

儘管...這些平民對於江曉來說,都是陌生人。

但是剛剛從酆都鬼區出來的江曉,卻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溫馨。

人,果然還是社會動物。

江曉閉上了雙眼,感受着太陽灑在自己的臉上,他伸出雙手,深深的吸了口氣,這就是所謂的“人氣兒”麼?

一衆士兵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孩子發的哪門子的瘋......

就在江曉沐浴在陽光下,享受着樹城的熱鬧街頭之時,又一隊守護軍趕來了。

“來了,小皮。”謝焱看着那神神道道、擁抱太陽的江曉,開口說道。

江曉睜開眼,看向了謝焱,道:“我來找你幫忙。”

謝焱依舊惜字如金:“好。”

江曉:“我還沒說請你幫什麼忙。”

謝焱默默的看着江曉,道:“只要你開口,無論什麼。”

江曉重重的點了點頭:“好!”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