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9 孽

...

付黑一臉懵逼的說道:“老子十五歲那年,還是個啥都不懂的初中生呢!”

聞言,江弓卻是樂了,道:“震驚!一個30歲的男人,在15年前,竟然只有15歲!?”

付黑臉色一黑,腦門上似乎掛起了三道黑線......

一旁,夏妍忍不住偷笑出聲,小聲嘀咕着,道:“臭弟弟,幾個月不見,說話倒是越來越講理了......”

江弓笑嘻嘻的對着夏妍比劃了一個大拇指,可惜,那一口白牙,並沒有亮光閃爍。

...

江曉環視了一眼房中衆人,想了想,便指着韓江雪的位置,道:“她叫韓江雪,是我姐,你去找她玩。”

小重陽的大眼睛微微一亮,道:“江曉的姐姐嗎?”

江曉笑着拍了拍何重陽的腦袋,道:“對,從此以後,她也是你的姐姐了。要像聽我話那樣,乖乖聽她的話哦。”

小重陽是純粹的鐵頭娃,並不知道“害羞”爲何物,她跑到了沙發前,俏生生站在了韓江雪的面前,好奇的打量着韓江雪。

韓江雪放下了手中的疾電系星珠,看着眼前的女孩,韓江雪也是尾羽旅中少有的,知道小重陽信息的人。

韓江雪伸出手,輕輕的理了理小重陽額前那稍顯凌亂的劉海:“你好,小重陽。”

“哦。”小重陽點了點頭,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是江曉的姐姐誒,該怎麼討好她呢?

情急之下,小重陽一把抓住了小星龍的龍角,將星龍首給擼了過來,道:“你看!美吧!”

小星龍:???

韓江雪卻彷彿沒有聽到似的,她的手越過了星龍那璀璨的皮膚,手指落在了小重陽胸前的骨頭項鍊上,捏住了那項鍊下方吊着的小石板。

小石板上刻畫着一圈圈的線條,很明顯,這是一個“圈圈面具”的圖案。

纖長的手指輕輕的劃過那小石板上的紋路,韓江雪輕聲道:“這就是你初見他時,他的樣子。”

小重陽認真的點了點頭:“嗯,對,他帶着面具,笑起來的時候,圈圈面具還會敞開,很奇怪。”

一旁,江曉卻是走到了二尾的身旁,帶着她的身影,一閃即逝。

二尾眼前一花,坐姿瞬間改變成蹲姿,雙腿微弓,穩穩的站在地上,卻是看到了眼前有一隻蒼老的大手。

樹笠木橋邊站着的子婆嚇了一哆嗦,彷彿見鬼了似的,當看到是兩個人類的時候,子婆急忙接客,手中再次召喚出了破碗和濃湯。

江曉雙手捧住了破碗,道:“小重陽是被我改造的,不出意外的話,我還能改造幾個人,極大幅度的挖掘、並兌現星武者的潛能,讓星武者在短時間內提高星力境界和身體素質。”

二尾:???

“咕嘟,咕嘟,咕嘟......”江曉又喝了一碗湯,退後一步,示意着二尾嘗試一下,道,“那老者封印了我的星槽,給我關上了大門和窗戶,但卻給了我一本書,讓我仔細研讀。”

二尾邁步上前,看了一眼湯汁的顏色,也仰頭喝了起來。

江曉道:“這本書的名字叫做《星武紀》,包羅萬象,絕大部分我還讀不懂,但其中有一頁,我算是造詣頗深,就是挖掘、兌換潛能那一頁。

當初,我初遇那名老者的時候,他就是用《星武紀》的這一頁,爲我改造身體、提高星力境界的。”

二尾:“他在培養你,卻也封印了你的星槽,限制你的發揮。”

“嗯......”江曉點了點頭,“顯然,他希望我切換戰鬥方式,成爲一名近戰選手,這樣能更快的成長。”

二尾鬆開了破碗,擡頭看着笑容滿面的子婆,回道:“爲什麼。”

江曉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因爲我星圖特殊的緣故,他認爲我的星圖是關於空間星技的,所以能幫助他更好的探索這個世界。否則的話,他可能會把我的時空之隙、禍影之墟那顆星槽,一併封印了。”

二尾詢問道:“什麼是‘更好的探索這世界’。”

江曉彙報上去的信息,並不全面,只是說遇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老者,給他帶來了可怕的桎梏。

聞言,江曉開口解釋道:“那老者認爲,我們所在的世界,是某位星武者的空間星技。那老者沒有能力突破空間屏障,所以希望我擁有空間系星圖的我,能幫他完成這一夢想。”

二尾的面色微微一僵,轉過身,低頭看向了江曉,道:“向你的禍影星球那樣,一個星武者的空間。”

說着,二尾踩了踩腳下的土地。

江曉聳了聳肩膀,道:“我當初聽到這樣的言論的時候,也是驚訝的很,但隨着我閱讀《星武紀》,我的內心就愈發的動搖了。”

江曉突然轉移話題道:“你知道,《星武紀》的使用祕訣麼?”

二尾:“嗯?”

江曉豎起一根手指:“信!你不信,它就是一本破書,只要你信,這包羅萬象的書籍,會給你透露很多信息,帶來很多福利,改造人體,就是其中之一。”

說着,江曉詢問道:“你已經進入星空期了吧?”

二尾:“三個月前就是了。”

“嗯。”江曉伸出手,裝模作樣的捏了捏她的胳膊,似乎是在感受着她的身體強度,道,“我保底讓你進入星空中期,甚至可能是星空後期。效果因人而異,具體看你自己造化。”

二尾眉頭緊皺,沒有迴應,江曉的話語,的確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星武紀》,也正那是老者的化星成武,被我複製過來了。”江曉頓了頓,繼續說道,“不過要注意的是,那一頁的化星成武,是有次數限制的。

我不確定是否能把尾羽旅衆人都改造一遍,你知道就行,心裏有個數。”

江曉沒有任何隱瞞,對於二尾,他是完完全全的信任。

二尾沉吟片刻,問道:“沒有副作用。”

江曉聳了聳肩膀,道:“已經試驗過一些人了,我的幾臺機甲,小重陽,包括三......”

話語至此,江曉卻是沉默了下來。

二尾也意識到了什麼,她低頭看着江曉,眉頭微皺,道:“她現在哪裏。”

江曉道:“華夏大軍上來之後,她在這片土地上待不下去了,就離開了,去外面探索去了。另外,我得勸你一句,她還是我星臨小隊的人。

當初,她陪伴我走過了北江、中吉、遼東、中原、魯東、大蒙......雖然現在她離開了這片土地,但也算是戰功赫赫,如果有一天,你再見到她,要冷靜一些。”

江曉倒是沒有說此時的盲女實力幾何,這種話能威脅大部分人,但是對於二尾來說,用實力去威脅她,顯然不是明確之舉,她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

聞言,二尾也沉默了下來。

此時,一隻蒼老的手掌,拾着一碗湯,再次遞了過來。

江曉:“......”

事實上,子婆也很納悶,兩人就站在她面前不走,閒聊了起來。

子婆聽不懂中文,她還以爲這倆人沒喝夠,就又製作了一碗孟婆湯遞了過來。

那意思很明顯,孩子們,夠不夠?

不夠,婆婆還有......

江曉上前一步,拽回了話題,道:“給你改造過後,我起碼得昏睡一天,江弓會跟你彙報小隊的所有情況,趁着大家都在吸收星珠,尾羽旅也要同步更新情報,我一會兒就給你改造了吧。”

說着,江曉點起了腳尖,嘴也湊到了破碗邊,任老婆婆給自己投食。

江曉喝完了第二碗湯,灌了個水飽,心滿意足的帶着二尾,閃爍進入了樹笠森林深處,他是不敢待在子婆身邊了,一會兒真要被灌死了......

夜幕籠罩之下,樹笠木森林中一片寂靜,江曉開口道:“一會兒記得把我的身體扛回去,另外,改造前,最重要的一點。”

二尾:“嗯。”

江曉開口道:“你來晚了!”

二尾面無表情,聲音沙啞:“是你清理大疆晚了。”

江曉一臉的難受:“這你也能賴上我?”

說着,江曉猛地一揮手,二尾下意識的身體一歪。

然而祝福的光柱並沒有落下,而二尾的身體也是僵在當場。

如此身體的條件反射,讓這定格的畫面顯得有些滑稽~

雖然星槽被封印了大半,但人的名樹的影!

石錘了!

毒奶大王yin威尚在!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在二尾的眼神注視之下,江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急忙召喚出了《星武紀》,迅速翻找着人體構造圖的那一頁。

二尾低着頭,眼神死死的盯着江曉,她的胸膛微微起伏着,似乎是在極力控制着什麼。

江曉卻是擡起頭,道:“別動,你別動昂~機會只有一次。”

二尾面色僵硬,忍了好久,最終還是緩緩的點頭。

下一刻,在她的視線中,一連串神祕的星力文字符號,從厚厚的書中飄了出來,圍繞在了她的身體周圍。

而在江曉的視線中,二尾的身邊,卻是根本沒有任何星力符號。

那裏只有一張人體構造圖,緩緩的與二尾的身體重疊,不斷的調試之後,與二尾的身體線條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

與此同時,遠離花海牧場的一座小山之上,一道高大的身影,悄然出現在了一座墳墓前。

“啪!”

一兜子星珠從手中滑落,掉落在地,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顧十安來到這裏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墓碑上的照片。

而第二眼,卻是看到了那石板上,那已經枯萎的一捧白色花束。

簡簡單單的白色花束,卻是讓顧十安的心中泛起了一絲絲波瀾。

他站在墓前,向四周望去。

墳墓周圍的土地,雖然再次長出了雜草,但相比於遠處那些接近原生態的環境,這墳墓周圍,明顯有被清理過後的痕跡。

顧十安緩緩的跪倒在地,手指顫抖的摸向了那已經乾枯的白色花束,依稀還能想象出它之前盛開的模樣。

顧十安沒有九星眸的化星成武,無法回溯時間。

但跪在這裏的他,卻彷彿能看到了一個人影,在這墳前清理、祭奠的模樣。

“媽,他替我來看你了,是麼?”顧十安輕聲說着,眼眶中卻是隱隱升起了一層霧氣。

他用手背抹了抹眼眶,輕輕的嘆了口氣,口中低聲喃喃着:“對不起,媽。是我不小心,離你太遠了,以後不會了。”

他伸手清理着石板前的灰塵,口中輕聲細語,似乎是在說着近況。

夜色下,開滿花朵的小山之上,一片寧靜。

......

同一時間,森林湖畔。

樹笠森林入口處,那守在橋邊的老婆婆,突然發現了樹林深處,亮起了幽幽的光芒。

鬼火?

不,那似乎是......一雙眼睛?

一雙充滿了星力、彷彿抑制不住體內那洶涌的力量、正向外四溢着可怕能量的眼眸。

那一雙幽幽的目光,宛若暗夜中的兇獸,但對於子婆來說,那更像是獄中厲鬼。

子婆猶豫了一下,強忍着心中的恐懼,並未藏在身旁的大樹後。

而那氣勢驚人的凶煞厲鬼,身上扛着一具不知是死是活的身體,緩緩的走了過來。

頗爲詭異的是,老婆婆並未招手呼喚,也並未伸手遞湯。

這看似不經意的小細節,卻是完全顛覆了子婆這種星獸的設定!

緩緩走來的人型兇獸,身體有些搖晃,也並未討要湯汁,而是邁步踏上了樹笠木橋,緩緩的離去。

子婆到底還是退後了一步,躲到了巨大的樹笠木後。

倒不是因爲恐懼作祟,而是那厲鬼身上的煞氣實在是太重,每走一步,一股股的能量便向四周翻涌開來,那擴散開來的星力,讓人忍不住一陣陣心慌。

子婆一手搭在樹上,小心翼翼的回頭張望,看着那厲鬼一步步踩在木橋之上,她的心中這個心疼呦~

你這死鬼,怎麼還有腳,連飄都不會嗎?

誒...我的橋啊,可千萬別被踩塌了呀......

在子婆那渾濁眼神的注視之下,她心中的厲鬼,緩緩走向遙遠的石頭房屋。

雖然受到了些許驚嚇,雖然心疼自己的木橋,但是子婆頗爲欣慰。

終於,這裏有了一點鬼區應有的樣子......

那厲鬼回去之後,應該會把石頭房屋,改造成爲她的專屬“鬼城”吧?

這樣以來,應該會有源源不斷的勇士,踏上這座橋,去征服那座石頭鬼城。自己的客人應該會越來越多吧?

起碼比自己之前守着的那座橋,接待的客人要多?

子婆心中想着,手中星力閃爍,再次製作出了一碗湯,遭受了驚嚇的她,手掌顫抖的將破碗遞到嘴邊,小口小口的抿着。

鬼王降臨!

鬼城有望!

一切都好起來了!

嗯,我先喝口湯,壓壓驚......

...

三更繼續,12,17,20。

看在育這些天這麼努力的份兒上,求大家月票支援一下小毒奶~

1140 刀下見!

爲BuzzL盟主加更。

...

“嗯......”江曉發出了一道舒爽的鼻音,使勁兒伸了個懶腰,這才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好久沒有睡的這麼踏實了,醒來的第一時間,江曉便與江守、江弓等人感官相通,也知道自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晚上睡,晚上醒,會給人一種沒睡的錯覺?

一天的時間,尾羽旅衆人也都置換星珠完畢,江弓和江守也將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彙報完畢,大軍可以開拔了。

不過,在執行尾羽旅任務之前,在江弓的請求之下,衆人還是要先探一探那酆都鬼區,去清理一下那八方地獄。

“臥槽......”江曉心裏一邊想着那些惡鬼,卻是發現,在漆黑的房間裏,竟然還坐着個人?

江曉嚇了一哆嗦,如果他此時心裏想的是白鬼、猿鬼之流,恐怕還不會反應整麼大。

深受華夏文化薰陶的江曉,對於怪物什麼的沒什麼太大反應,但是對於鬼神一流,他一直是充滿了十足的敬畏心。

看清人影的面容之後,江曉沒好氣的笑罵道:“你幹什麼呢?守屍呢?”

不遠處,顧十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邁步走向了牀鋪:“醒了。”

江曉面色狐疑的看着顧十安,半晌過後,他下了牀,給了顧十安一個大大的擁抱:“喏,也給你一個擁抱,幾個月不見,怎麼跟夏妍學壞了?知道吃醋了?”

顧十安:???

江曉拍了拍顧十安的背脊,道:“行了,差不多了,去召集衆人吧,我們去執行任務。”

哪成想,顧十安卻是沉默了,他並未退開,那健壯有力的雙臂卻是死死的環住了江曉,輕聲道:“兄弟,謝謝。”

“呃......”江曉這才反應過來,顧十安...並不是因爲重逢而激動,很可能...他是去祭奠母親的時候,看到了江曉和瑪爾達的所作所爲。

沒有忍耐,江曉的疼痛感反而下降了很多,倒也能承受住顧大盾的有力臂膀。

哎...那句話怎麼說的來着?

除卻巫山不是雲!

江曉是萬萬沒想到,失去了忍耐的他,反而更能忍受“人間疾苦”了。

江曉想了想,道:“自家人,不說兩家話,我把阿姨接來了,理應如此,我就是清明節去看看阿姨,你別怪我去的少就行。”

顧十安卻是沉默不語,環着江曉的手臂似乎更緊了一些。

“誒,你們兩個大男人,大晚上的幹什麼呢?”房門突然被打開,夏妍一臉古怪的看着房中的兩人。

江曉推開了顧十安,一臉惆悵的看着夏妍,道:“曾經的戰友情、兄弟情,放到現在,統統被稱之爲基情......哎...人心不古,世態炎涼啊!”

夏妍眉毛一豎,雙手叉腰,堵在門口,怒道:“小屁孩,又在我面前裝老大爺!”

江曉咧了咧嘴,道:“是你太小了,不知道曾經有多美好。”

夏妍突然挺了挺胸膛,嬌喝一聲:“我哪裏小了?”

“哼。”江曉冷哼一聲,道,“你還別不服氣,我就問你一個問題!”

夏妍:“說!”

江曉幽幽的開口詢問道:“你知道2塊錢長什麼樣麼?”

夏妍:???

江曉:“......”

一旁,顧十安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緒,悄悄的閃爍離開。

只剩下了陰暗房中的江曉,和明亮走廊門口處、堵着門口站立的夏妍。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足足10秒鐘過去了,江曉也見證了夏妍的表情,從錯愕到複雜,從複雜到微笑,再到一絲絲委屈。

終於,她邁開了腳步,大步流星,走進了陰暗的房屋,給了江曉一個大大的擁抱。

那力道,遠比顧十安要大的多......

夏妍:“我以爲你死了。”

江曉笑了笑,道:“放心吧,好人才不長命,禍害能活千年。”

夏妍的臉蛋埋在江曉的肩膀上,左右磨蹭了一下,悶聲道:“你還記得炎判所事件麼?你和雪雪失蹤的那一次,被困在方老師禍影之墟中的那一次。”

江曉微微頷首:“嗯,記得。”

江曉不知道在自己失蹤的那一時間段內,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後來聽說,夏妍是坐在校園南門的馬路旁,在滂沱大雨中,哭着晉級了星河期。

夏妍:“我曾以爲,我只擔心她。”

江曉有點不太適應她如此的模樣,他想了又想,道:“咱們在一起組隊這麼久,出生入死、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哪怕是兩條狗,也處出感情來了。”

夏妍:???

她猛地鬆開了江曉,後退了一步,感傷與感觸,頃刻間化爲烏有!

她一臉的怒氣衝衝,指着江曉的鼻子:“你就不能正經一會兒嗎?哪怕是三秒鐘!?我擔心了你好幾個月,你連三秒鐘都不給我?”

江曉一臉的難受,嘴裏嘟嘟囔囔着:“開!你就往城市邊緣開昂!”

“我特麼......”夏妍再也忍不了,一腳就踹了過來。

然而,此時的江曉,今非昔比。

一個月前,瑪爾達在接受改造的當天,就進入了星空期,而江曉也隨着機甲的腳步,在第二天,同樣進入了星空期。

也許此時,江曉沒有了“毒奶”,但是“華夏小毒奶”,已經變成了“星空大鬥戰”了!

江曉雙手硬生生接住了夏妍這一腳,站在原地,紋絲沒動。

夏妍依舊滿眼怒火,使勁兒踢了踢,但右腳卻沒有能掙開江曉的雙手,她氣道:“你放開我!”

而江曉...卻是一手託着她的腳踝,一手按着她的鞋底,向前方走去。

夏妍一雙美眸微微瞪大,力道之下,她只能單腳向後蹦去,嘴裏一邊喊着:“誒?誒?誒?”

開...開起來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陰暗的房間,路過了明亮的走廊,進入了客廳之中。

夏妍單腳向後跳着,一邊叫道:“你再不鬆手,我就用青芒了!”

江曉:“我全身上下就兩個星技,你可是有二、三十個星技的人,好意思用星技欺負我?”

說話間,江曉推着單腳蹦蹦跳跳的夏妍,已經走進了客廳。

沙發上,影鴉一邊吃着酸酸甜甜刺果,一邊轉頭望來,他的感知很強,早就發現了這一情況,但是當這一幕真切發生在眼前的時候......

影鴉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口中的刺果噴了出去:“咳咳,咳咳...哈哈......”

江曉看到了客廳中的影鴉,這才放下了夏妍的腳,道:“給你留點面子!告訴你,我現在可是星空大鬥戰!以後眼睛放亮點...點...點......”

最後一個“點”字未落,江曉卻是沒影了。

夏妍單腳支地,靴底一陣青芒流轉,緩緩地放下了腳。

而江曉也是從客廳門口、滑過走廊,一路被踹回了自己的房間中......

黃金·青芒!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那就是八米!

客廳中,正在和陳靈濤湊在一起聊天的易輕塵嚇了一跳,她急忙一個閃爍,直接進入了江曉的房間中,關切道:“師父,你沒事吧?”

江曉雙腿微弓,向後滑了剛好八米。

看得出來,夏妍根本沒有用力,否則的話,青芒的強制擊退效果是八米,但是加上星武者的力量的話,那絕對是八米開外!

易輕塵知道此時的江曉沒有忍耐,所以異常焦急,道:“受傷了麼?我治癒你一下。”

江曉猛地擡起頭,道:“住手!停!”

易輕塵那擡到一半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上了異球之後,夏妍的青芒置換成了黃金品質,而易輕塵的祝福,同樣也置換成了黃金品質!

易輕塵委屈的小聲道:“白星墜,師父,不是青芒。”

江曉:“奧,嚇死我了,我以爲你要造反呢......”

從來都是他奶別人,現在,終於到了別人奶他的時候了。

易輕塵小聲說道:“你睡覺的時候,我已經祝福過你了。”

江曉:“......”

我說醒來之後怎麼感覺從未有過的舒適呢!原來是夢裏被加了佐料。

呃......沒關係!

自家徒弟面前,哼唧一次不算什麼,不丟人!

江曉欣慰的點了點頭,道:“徒弟有心了,爲師很欣慰!”

易輕塵小聲道:“欒旅讓我這樣做的,大家都很擔心你,看到你睡的很沉之後,就都離開了。”

江曉:???

所有人都看到了?

呃...也沒關係!

只要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丟人的,就不算丟人!

看着江曉半天不說話,易輕塵也有點尷尬,她腳尖碾着地面,揹着雙手,微微低着頭,道:“小濤已經星河期了,方天畫戟技藝非常厲害,都能和我打的有來有回,謝謝師父的教導。”

“啊,這不算什麼,應該的,收了你們兩個徒弟,當然要盡心盡力。另外,有一個名叫銀維的鬼臉僧侶,幫我教導了小濤很久,它的功勞更大。”江曉笑呵呵的說道。

易輕塵猶豫了一下,道:“師父,我有一個請求。”

江曉:“什麼,有話就說,能辦的一定辦到。”

易輕塵:“你別讓瑪爾達看着小濤了,他很苦惱。”

江曉愣了一下,道:“苦惱?星空敏戰守着他,給他當保姆,護着他安全,他苦惱什麼?”

易輕塵抿着嘴脣,小聲道:“那個...那個......瑪爾達姐姐太美了一些,小濤剛剛成年,你知道,18、9歲的孩子,煩惱很多的。”

江曉:???

我他嗎天天這麼費心費力的培訓他,他竟然有非分之想!?他還是個人!?

他!還!算!是!個!人?

易輕塵面色微紅,小心翼翼的觀察着江曉的表情,卻是突然聽到客廳那邊傳來了一陣“叮咣叮咣”的聲音。

而且還伴隨着陳靈濤的慘叫聲:“別,別打了,師父,別打了,我錯了......”

易輕塵頓時愣住了,她急忙閃爍,回到了客廳,剛一進來,就看到瑪爾達在揍陳靈濤。

不知何時,那湖中飄着、閉目養神的瑪爾達已經閃爍進入了客廳,一身的水珠漫天飄灑!

點點水珠迸濺在影鴉的臉上,但這並不影響他吃瓜。

剛剛看完一場好戲,就又看到了一場好戲!

影鴉興奮的再次拿起了一個刺果,盤腿坐在沙發上,一邊看着,一邊扒着果皮。

而那一身霧氣繚繞、水珠瀰漫的瑪爾達,對着那蜷縮着身體、抱頭蹲防的陳靈濤就是一頓踹。

瑪爾達一邊踹,一邊還怒聲道:“孽徒!孽徒!!!我打死你個龜孫兒!”

陳靈濤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揍出幻覺了,師父...剛纔是不是跟我說了一句家鄉話?

她是怕我聽不懂她的罵聲麼?

她...好貼心啊......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