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 被顛覆的世界觀

...

江可麗卻是沉默了下來。

名字,也許很美好。

但知曉它的過程,並不。

...

三更,12,17,20。

...

爲淺笑丶777盟主加更。

...

話說回來,現在已經是20年了,那老頭六十多年前進入異球,還要算上覺醒之後在地球崛起的部分時間,算算來看,他現在怎麼也得七、八十歲了吧?

怎麼還不死?

果然,老而不死是爲賊......

盲女開口道:“下一站,你想去哪?”

“還沒有具體打算,你呢?”江可麗回問道。

盲女不假思索,當即開口:“俄聯邦遠東地區,補全我的油墨花星技。”

江可麗沉吟片刻,道:“事實上,你一身的星技,從效果上來說已經足夠了,現在,你又增添了櫻之空領域,有了飛行、高速移動、範圍感知,又有了櫻花落的範圍淨化,我想......

再添,你就得找分身了,儘管你有星辰品質的亡命之軀,但是多給自己留條後路,總是好的。”

盲女隨手一揮,一旁,一團漆黑的油墨層層拼湊,轉眼間,一個盲女站在了營帳之中。

她開口道:“我有傀儡。”

江可麗撇了撇嘴,道:“哪有我的誘餌好用,這傀儡又沒有獨立思考能力。”

盲女開口道:“我們當初清理北江大地的時候,自始至終沒見過鉑金白鬼巫,賀雲的鉑金誘餌是撞了大運。

即便是我們找到了鉑金品質的誘餌,沒有星技的誘餌,對我這個法系來說,用處不大。”

江可麗突然想到了什麼,道:“對了,剛纔說到世界盃......我曾經遇到過一個瘋癲的對手,替身星技的效果非常恐怖,一個不死,另外一個就不會死。

本體與替身之間能達到無縫切換。那還僅僅是地球上的星技效果,這異球上,那星技效果絕對更加恐怖。

在地球上,我們沒法進入米國的那個異次元空間,但是在這異球上,只要我們實力足夠,就能去那片地域尋找一番。”

那自稱爲“霍普·金斯”的老頭說了,任何星技,在低品質的時期,表現形式不同,但是達到高品質之後,能看出來都是“同源”的。

就比如江曉的禍影世界,和那老者的“海嶺世界”。

江曉應該可以確定,那老頭應該不是誘餌一類的星技,哪怕是誘餌提升到再高一個品質,江曉也不認爲其能夠免疫沉默、祝福的星技效果。

那麼...會不會是“替身”一類呢?

當初世界盃賽場上的喬治星,顯然是可以在傀儡與本體之間來回穿梭的,就是距離太短,傀儡不能離開本體太遠,否則會失去效果。

如果......這種“替身”一系的星技達到最高品質,能這樣無縫切換麼?

用這樣的方式,達到“免疫”星技的效果?以欺騙江曉?

當然,盲女的猜測也是有些道理的。

化星成武,的確很麻煩。

那老頭的《星武紀》,明顯是一本星武百科大全,包羅萬象。

它不僅可以提高江曉的星力境界,也可以封印江曉的星槽星技,其中如果真的有免疫、霸體一類的效果,那江曉就要仔細去研讀那本書了。

一旁,盲女詢問道:“什麼星技?”

江可麗回過神來,繼續剛纔的話題,迴應道:“應該是米國東南部,弗達州的驚悚遊樂園地區,一種名爲噩夢木偶的星獸。”

盲女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我只剩下5個可利用星槽了,我想留給水下星技。”

“呃......”江可麗在腦中搜尋半晌,道,“海魔之軀,應該是鉑金品質的星技,是水下生存類的。嗯,要不你再等等吧,世界上的絕大多數海域,人類都沒能探索完全,星獸種類那麼多,萬一我能找到海中的花朵類星技呢?”

聞言,盲女輕輕的點了點頭:“謝謝你。”

江可麗隨意的擺了擺手,道:“謝什麼,都是自家人,你說吧,我們下一站去哪裏。”

盲女輕輕的開口道:“去驚悚遊樂園看看吧。”

江可麗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當即點了點頭,道:“好的,這不巧了嘛,我也正想去那裏,去會會那羣小丑和木偶,原來你也想去。”

盲女:“......”

先去看看那高品質的替身類星技是什麼效果吧,希望能有所收穫。

戰鬥,打的就是情報,信息上的不對等,真的是要人命。

當然,讓江曉心情突然好一點點的,不僅僅是盲女善解人意,更是因爲此時,他的星圖中,增加了一頭黑白燭鯨!

星辰段位·黑白燭鯨!

五分鐘前......

回到隴甘·飛天窟地區的江曉,找到了天空中靜靜遨遊的孤鯨。

江曉並不客氣,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嗡嗡鯨。

“嗡......”

一聲鯨吟過後,破曉時分的昏暗天空,徹底寂靜了下來。

彷彿不可置信一般,另外一道空靈的鯨吟聲從遠處天邊飄了過來。

而嗡嗡鯨,卻並未表現出太多的熱情。

一直與江曉精神相連的它,早就已經知道了同類的存在,但它同樣知道了江曉在今夜都經歷了什麼。

雖然,嗡嗡鯨聽不懂英文,自始至終,它學習的都是中文,但是,江曉腦海裏的情緒、內心的情感,卻是與嗡嗡鯨相連的,這也讓嗡嗡鯨感受到了江曉心中的憤怒。

而天空中的那頭孤鯨,卻是驚喜異常,直接就撒歡兒了!它那巨大的身體在天空中不斷的翻騰着,向一人一鯨的位置游來。

江曉的身體輕盈閃爍,來到了嗡嗡鯨的眼旁,輕聲說道:“丟掉你之前的情緒,你的族人是無辜的,而且,它也是你唯一的族人、你的同類、你未來的伴侶。

我希望它加入我們的隊伍,成爲我們中的一員,與那個老頭徹底斷絕關系。”

“嗡......”

接收到了江曉傳遞的信息,嗡嗡鯨終於敞開了“懷抱”,向族人的方向游去。

江曉卻是心中嘆了口氣,嗡嗡鯨......實在是太忠誠,也太溫柔了。

他知道它很孤獨,曾在那下層維度的海底廢墟中,一次次到底衝擊着那透明的空氣牆。

當嗡嗡鯨第一次看到人類的時候,殘存的記憶,讓它對人類表現出了十足的友好,也帶着江曉,盡情的在海底廢墟中嬉戲玩耍。

正因爲此,江曉知道它到底有多麼渴望同伴。

而此時,一個活生生的同伴就在它的面前,但卻因爲江曉心中的情緒,嗡嗡鯨選擇了不去與對方相認......

無辜的生靈有很多,孤獨的人也不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目標。

而江曉,聽着天空中傳來的空靈鯨吟,看着天空中首尾相連、轉着圈圈遊動的兩條巨鯨......

他默默的召喚出來了小燭火,一萬技能點扔進了小家夥的面板之中。

“金紅燭火·變異·黑白!鑽石段位Lv.0!”

又多了一個可依附的的位置。

江曉懷抱着小燭火,一個閃爍,站在了那孤鯨的眼旁。他身上披着噬海之魂,那模樣,讓孤鯨覺得無比眼熟。

江曉知道,這孤鯨不可能是老者的星寵。

因爲老者曾明確表示,自己親手殺了星寵,想要一個空出來的星槽位置。

江曉一手伸出,輕輕的按在孤鯨那冰涼的眼眸上,輕聲道:“你的原主人把你送給我了,從此以後,你就跟着我吧,和你的同伴一起,加入我的團隊。”

“嗡......”嗡嗡鯨一聲鯨吟,將一張張美好的畫面傳遞進入了孤鯨的腦中。

事實上,那些與江曉共同的經歷、奮鬥的時光,根本無需挑選,自始至終,江曉都是用一顆真誠的、溫柔的心對待它。

身爲同族,擁有着相同星技的孤鯨,當然也能感覺到江曉的傳遞出來的情緒。

短短的三分鐘,卻是一眼萬年。

兩條大魚相互傳遞着情緒,最終,那同樣的心形鯨尾,輕輕的拍打在一起。

漸漸破曉的天空之中,也傳來了孤鯨那同意的鯨吟聲......

通過嗡嗡鯨再三確認了之後,江曉迅速飄了過去,懷抱着黑白燭火,慢慢的湊到了孤鯨的眼前。

幾秒種後,孤鯨那巨大的眼眸中,燃燒起了白色的燭火。

同一時間,地中海、希雅國的海灘上,昏昏欲睡的老者,緩緩的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腦海中的畫面悄然消失,而在他的視線裏,也只剩下了漆黑一片的夜幕。

老者笑了笑,輕輕的搖了搖頭,再次合上了雙眼。

幾隻玻璃小鷗悄悄的飛了過來,在搖椅上蹦蹦跳跳,飛到了小桌上,將小腦袋探進了水杯中,啄着那滋味怪異的果汁。

而在隴甘大地這邊,江曉也開啓了自己的內視星圖,在星寵板塊上,也看到了小燭火給出的第五個箭頭,直指最右側的一張黑白燭鯨圖片。

而這星辰·黑白燭鯨的面板,也是讓江曉再次確定,這頭孤鯨並非是老者的星寵。

因爲它的星技,清一色的都是Lv.1。

只不過,相比於之前江曉吸收鑽石品質的嗡嗡鯨,此時,這星辰品質的孤鯨,其星技普遍都高了一個品質。

甚至那與目標精神相連的“海夢”星技,以及滅絕一切的“海亡頌歌”星技,都是星辰品質的。

而在它的名字上,江曉也發現了奇怪的東西。

“第五依賴形態:黑白燭鯨(星辰段位Lv.8)”

星辰段位!Lv.8!

自始至終,無論江曉讓小燭火依賴什麼星寵,那些野生的星寵來到江曉的內視星圖之後,統統都會等級“清零”,變成Lv.1。

而上一次,內視星圖更新了之後,一直積累經驗的星寵,紛紛都有了或多或少的提高,典型的就是嚶嚶熊,它的提高最大。

看來,再依賴野生星獸的話,不會再壓等級段位了。

簡直可怕......

這頭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孤鯨,竟然是星辰Lv.8......要不了多久,它就會進入燭月段位了吧?

思索間,江曉看着空中圍繞着自己的身體,轉着圈、玩耍嬉戲的兩頭鯨魚,他緩緩的前飛,來到了那孤鯨的眼前。

心靈相通之下,兩條首尾相連的鯨魚紛紛停了下來。

江曉一手探出,再次按在了孤鯨那冰涼且巨大的眼眸之上,額頭緩緩的靠了過去。

從此以後,希望你不再孤獨。

從此以後,你也無需再與其他人精神相連。

從此以後,希望你和你的同伴一樣,眼裏,只有我。

“嗡......”

“嗡......”

兩道悠揚、空靈的鯨吟聲劃破長空,對於江曉的希望,它們給出了最好的迴應。

1132 信

江曉任由兩頭鯨魚在空中玩耍嬉戲,破曉時分,天邊緩緩升起的紅日,照耀大地,也給這兩頭鯨魚的身上,塗上了一抹金黃。

江曉佇立在空中,默默的觀瞧着,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才回過神來,他披着斗篷,緩緩的降落在地上,而他的眼中,已經有九顆星辰閃爍了。

化星成武·時光倒流。

隨着江曉的手指輕點,面前,老者那模糊的身影,迅速變得清晰了起來。

而江曉卻是沒有心思打量那張老臉,他的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了老者手中捧着的書籍上。

隨着時間緩慢的倒流,那曾經圍繞着江曉,改造他的身體、提高他星力境界的神祕文字,緩緩的飛回了老者手中的書籍之上。

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時間再次倒流,但是...從老者化星成武,凝聚出書籍的實體,到翻開這本書,他只有一個動作,就是直接翻到這一頁。

江曉向前兩步,湊到了老者身旁,低下頭,仔仔細細的閱讀着上方的奇異文字,他完全看不懂這奇特符號的含義,但是,他卻可以將這一頁的文字記憶下來。

半晌過後,江曉的九星眸悄然消失,眼前,那虛幻的老者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江曉卻是切換了星圖,胸前,一本厚重的書籍星圖浮現出來,在星海期那濃郁的星力背景之下,《星武紀》的模樣被完整的還原了出來,儘管有些陳舊、有些破損,但在江曉的眼中,已經足夠精美了。

“噓~”江曉仰起頭,吹了個口哨,與此同時,在身側開啓了禍影之墟的大門。

兩頭鯨魚呼喚着彼此,嗡嗡鯨追逐着孤鯨的心形鯨尾,一前一後,紛紛遊進了那巨大的禍影之墟大門之中。

江曉手裏拿着化星成武·《星武紀》,起身飄了進去。

“誒?”花海牧場之中,小重陽身上沾染着點點朝露,手中的方天畫戟壓在陳靈濤的腦袋上,轉過身,仰起頭,卻是看到了天空中開啓的巨大傳送門,以及那一前一後進入的嗡嗡鯨。

陳靈濤心中無奈,向一旁錯開了身體,清早的晨練,卻是被一個小女孩蹂躪的體無完膚。

無論從身體素質上來說,還是從戰鬥技藝上來說,他這個小哥哥,被全方位、無死角的碾壓了。

“哇,有兩頭嗡嗡鯨誒!”小重陽揉了揉眼睛,再次向空中望去,真的看到了兩頭嗡嗡鯨,卻也看到了隨後飛進來的人。

小重陽隨手一招,一個巨大的噬海之魂斗篷,裹在了她那嬌小的身體上,她迅速閃爍,來到了江曉的身旁,道:“江曉江曉。”

“嗯?”江曉的身體停在空中,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了一張天真的面龐,那嬌俏的臉蛋上,帶着一絲絲野性,帶着特有的矛盾美感。

“怎麼有兩條嗡嗡鯨呀?嗡嗡鯨生孩子了嘛?”小重陽飄在江曉身旁,好奇的詢問道。

江曉的心情又好了一點,一手伸出,抹了抹小重陽臉上的露珠,笑着說道:“嗡嗡鯨應該和我們人類一樣,都是哺乳動物,一個的話,是無法誕崽的。怎麼起這麼早?天才剛剛亮。”

“嘻嘻,我喜歡打架。”小重陽的小手探進兜帽中,習慣性的撓了撓頭,一副憨憨的模樣,卻是急忙回過神來,詢問道,“我說你怎麼一天都沒回來,你去找它的同伴啦?”

“嗯......”江曉沉吟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將昨夜發生的一切說出來。

小重陽,並不需要承擔這些。

小重陽繼續詢問道:“好棒呀,它也有玩伴了,這只新來的嗡嗡鯨,叫什麼名字呀?”

江曉:“還沒有起名,你可以幫我想想。”

“唔。”小重陽歪頭看了看,身體閃爍,直接坐在了一頭鯨魚之上。

江曉早早關閉了禍影之墟的大門,手中捧着書籍,四處看了看,身體閃爍,一屁股坐在了一頭花磐牛的身上,低下頭,仔仔細細的觀瞧着書頁上的文字。

“師父。”一旁,陳靈濤走了過來,向江貴人“請安”。

江曉“嗯”了一聲,道:“繼續訓練,不用理我。你怎麼和小重陽對練起來了,銀維呢?”

陳靈濤一臉的無奈,左右看了看,指着一片巨大的花叢,道:“銀維應該是躺在花中睡着了。”

“嗯。”江曉點了點頭,道,“吃飯不用叫我。”

陳靈濤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曉手中的書籍,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開口,拿着手中的方天畫戟,轉身離去了。

江曉坐在花磐牛的身上,低頭看着書中那奇異的文字,就是這一頁的內容,把江曉的星力境界提高,讓他的身體素質暴漲!

它們,到底代表了什麼含義......

江曉一邊回憶着昨夜老者召喚出來的文字符號,目光鎖定在了書頁最中間的一行文字上。

他仔仔細細的回憶着當初被改造身體的時候,那種奇特的滋味,想着想着,江曉突然發現,眼前的文字,竟然漸漸揭開面紗,演變成了一張殘破的圖案。

說是“殘破”,並非是真正的殘破,而是圖案的大部分內容,並沒有浮現出來。

而那出來的局部圖案,卻是小半張人體的構造圖,看起來,應該是胸膛的部位。

其中,並無穴道、但卻有着一條條星力流淌着,勾勒出了一道奇異的軌跡。

江曉心中一喜,稍稍能揭開一部分圖片的面紗,那這是不是就意味着......

江曉清楚的記得,老者是用什麼樣的“文字符號”將他的星槽封印的!

那些符號一模一樣!

思索間,江曉急忙向後翻着書頁,尋找着記憶之中,那封印着他星槽的詭異符號。

找到了!

江曉的手指微微一停,嗯...不對。

他觀看半晌,通篇密密麻麻的文字中,的確有這封印他星槽的符號,但卻只有一個。

而江曉在隨後翻看的過程中,在很多書頁上,都找到了相同的文字符。

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老者在封印他星槽的時候,並沒有翻開書籍,而只是一手託着那合在一起的書籍,直接就使用了這樣的化星成武。

想來,對方應該是很熟悉這個化星成武,使用過很多次,所以才如此嫺熟。

但幫助他人提升身體素質、提高星力境界,卻是沒有使用過幾次,江曉清楚的記得,老者是“現學現賣”,翻開那一頁,觀看了許久,也仔細研讀了一段時間,才開始幫助江曉改造身體。

江曉眉頭緊皺,從後往前,將這厚如辭海一般的《星武紀》,統統翻看了一遍,也只有星獸圖鑑的那一部分相對清晰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符號在,在江曉的眼中,都能幻化成圖案與文字介紹。

想來,這厚厚的《星武紀》,應該記錄了各種各樣的東西,而以江曉目前的水平,也只能閱讀已經“解鎖”的星獸圖鑑,而且還是殘缺的星獸圖鑑。

正因爲擁有這般海量的知識,所以...那老者才一口咬定,我們存在的世界,是某位神級星武者的空間麼?

是這樣麼?

江曉的心中,卻是有些動搖了。

老者,在經歷了世間種種之後,可能會有這樣的猜想,但不應該無緣無故的一口咬定。

等等!

江曉心中一驚,在他心中產生動搖之時,剛好快要翻完了這本書,翻到了最前面的第一頁,而江曉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能看懂了?

爲什麼昨天看不懂,現在卻能看懂了?

那第一頁滿篇的文字,化作了兩句話:

“氣出四季,眼作星辰。膚化大地,血成江河。”

江曉:???

這...這尼瑪......

看到了這些,所以那老頭才萬分確定,人們生存的地點,是某個星武者的空......

不對!

按照這幾句話的意思,人們生存的星球,不應該是某個星武者的空間星技!

而應該是這個“星武者”本人!

這星球,是某個星武者幻化的?我們一直生存在這個人的身體之中!?

江曉的身體微微顫抖,汗毛直立!

所以...所以......老頭要江曉幫助他求證的、所謂打破空間屏障、突破維度,是從這個星武者的身體裏“闖”出去!?

不,不是身體。

要注意的是,老者此時在異球,所以他昨天手指天空,示意四周的環境,明顯指的是異球大陸。

老者是把異球,當成了這位神級星武者的空間星技!

是因爲後面有相關的文字記載麼?

極遠處,信愛安站在花海牧場的柵欄外,遠遠的看着江曉,她一直想要呼喚江曉吃早飯,但是剛纔陳靈濤說,不要打擾師父。

信愛安有些不知所措,有心喊他,卻又不敢打擾,最終,只能猶猶豫豫的站在柵欄門口。

而在她的視線中,卻是見到江曉傻傻的擡起頭,看向了她的方向。

“小皮,吃飯啦!”信愛安急忙擡起了小手,對着江曉呼喚道。

但是...那一向友好和善的江曉,卻是根本不搭理她,根本沒有回話。

事實上,此時的江曉,只是下意識的動作,他的眼中,並沒有任何人。

在他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一個驚人的推論:地球、異球。這兩者的關係,可能......

一個是星武者本人的軀體,另外一個,是星武者的空間星技!?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地球存在了多少年?

按照科學解釋,據說是45、46億年了吧?一個星武者,可能活這麼久麼?

剛剛那老者,通過《星武紀》,獲得了海量的知識,強大到了一個江曉難以想象的程度,而那老者在交流之中,曾說過一句話:我老了!

星武者,絕非修仙者,最終的歸途並非長生不老。

起碼以江曉此時的認知來說,再強大的星武者,也會有衰落的那一天。

老者明確表示,很幸運在人生暮年能夠遇到江曉這個“同類”。

那麼,那位以身軀化爲地球的神級星武者,可能存在45、46億年麼?開什麼玩笑......

又或者說,他早就死了,只是身軀尚存。

爲什麼在上世紀中葉,1950年的時候,地球上開始出現了異次元空間,開始出現了星力呢?

是因爲這個星武者的身軀出現了什麼問題麼?與其曾經擁有的空間星技,產生了不可避免的交融?

而這一進程顯然還在加快!

他的身體,已經快要和他的空間星技融合在一起了!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