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戾

...

江曉沉聲道:“它會成爲我的星寵。”

老者:“既然找到了同類,我也願意當一個信奉承諾的人,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它是你的了。”

江曉抿了抿嘴,行!那你等着!

...

20點兩連更。

...

爲晴天6161盟主加更。

...

與此同時,霓虹伊予島上。

趕了幾個小時的路,盲女小隊已經來到了仙花組織的營帳前。

霓虹國可以大概分爲四個島嶼區域,顯然,霓虹的櫻花軍團,已經登上了這伊予島,大軍就在此處安營紮寨。

據說,櫻花軍團是在半年前上來的,這羣將士與半島南國的死囚不同,存在着不少星海巔峯的將士,按照異球這樣的星力濃度,不知道是否存在着星空期的戰士。

目前,根據仙花組織的情報來看,似乎並沒有......

但仙花與櫻花是兩個國度的團隊,更是兩種性質的團隊,雙方互通的信息,不可能是最爲真實的,一切還有待考證。

片片櫻花飄落之中,一衆人馬來到了大營之前。

說是營區,其實不過5個營帳而已,而且...仙花陣營所處的方位,距離櫻花軍團有三公里之遠,嚴格意義上來講,仙花更像是一個“哨所”,一個以敢死隊的身份存在的團隊。

當衆人趕到之時,營區中,已經站了黑壓壓一羣人了。

盲女的油墨櫻花領域,早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而仙花陣營外面的那些立崗哨兵,也早早的將消息傳遞了回來。

星臨小隊衆人當然也發現了那些哨兵,之時並未理會。

“頭領。”

“頭領回來了!?”一道道聲音響起,開口說話的人們,卻是面色各異。

有的人驚訝,有的人激動,而有的人,卻是面色古怪,眼神閃爍。

江可麗“嗯”了一聲,面色陰沉,緩緩的落在了地上。

她看着一羣神色各異的人,當即開口命令道:“把人都叫回來,所有人,包括立崗放哨的人。”

說着,江可麗邁開腳步,目光掃過衆人,直接走向了那中間最大的營帳。

“去,把他們都叫回來。”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開口說着,面帶笑容,急忙跟上了江可麗的身影。

“嗯。”江可麗哼了一聲,看着身旁賠笑的人,她卻是知道,這就是仙花組織中,那個奪權篡位的男人:樸澤全。

短短5分鐘的時間,仙花共計36人,便集合完畢,填滿了大帳。

江可麗坐在主座之上,左側下手的位置,分別坐着盲女和巴澤,右側,坐着那瘦高男子樸澤全,剩下的座椅則全都空着。

仙花成員們都選擇了站在帳中,而曾經的首領金耀起,和他的小隊三人,卻是站在了江可麗的身後。

與江可麗搭了三分鐘話的樸澤全,自始至終沒有得到江可麗的迴應,他也悻悻的閉口不言。

他的心中顯然意識到了什麼,但是......他並未表現的太過懼怕,似乎心中很有底氣。

隨着成員集結完畢,江可麗卻並未說話,因爲,在她的櫻花領域中,看到了營帳外走來的一支四人小隊。

沉吟之間,四人組也走了進來。

江可麗雖然從未見過仙花組織的人,但卻通過曾經的崔可麗在地上塗鴉,見過每個人的畫像。

這四人,顯然不是原組織成員......而對方小隊那幾近忍者的裝扮,明顯就是霓虹人士。

“頭領,這是櫻花軍團的真田誠茂先生,在你執行任務失蹤之後,他被派來幫助我們。”瘦高男子急忙起身,開口說道。

真田誠茂身高一米八有餘,體型極爲壯碩,一臉的絡腮鬍,更給他增添了一絲威武,氣勢十足。

但是,江可麗的眼神,卻是掠過了那領頭的真田誠茂,落到了真田誠茂身後的一名青年的身上。

真的假的啊?

熟人?顧信之!?

是這個世界太小?

還是巔峯星武者的圈子太小?執行的任務過於一致?

櫻花領域可不是域淚領域,域淚那密集的雨滴,能夠讓使用者感知出來目標的身體、面部輪廓。

而櫻之空飄灑的星力花瓣,卻並不密集,只能感知出目標的大概身體輪廓,無法精細到描繪出目標的面龐。

所以,江可麗感覺到有人來了,卻是沒有第一時間發現,竟然還有一個熟人!?

兩人曾在2017年的個人賽四強中碰面,那次戰鬥之後,兩人之間、再無交集。

卻是沒想到,一別3年,竟然在這裏相遇。

樸澤全顯然注意到了江可麗的眼神,不由得笑着說道:“齋藤先生可是青年才俊,曾代表國家參加過世界盃,看來,首領也認出了他。”

牢獄之中的人,接收不到外界太多的信息,但是這世界盃,人們或多或少還是能知道一些的。

霓虹團隊那領頭的男子真田誠茂,對着江可麗打招呼,卻並未得到江可麗的迴應,他的面色不變,也不氣惱,只是看了一眼空蕩蕩的一排座椅,自顧自的挑選了一個,坐了下來。

顧信之被江可麗那灼灼的目光盯着,他微微皺了皺眉頭,站在了真田誠茂的身後,也開始目光打量起了對面座椅上的盲女、巴澤。

與特意表露身份的江可麗不同,盲女和巴澤並未摘下面具。

還沒等真田誠茂再說什麼,江可麗便開口道:“我們仙花的事,你們就不必參與了。”

真田誠茂笑了笑,揮了揮手,說着一口流利的半島南國語言:“無妨,我就是來幫助你們建設隊伍的。”

無妨?沒關係?

慷他人之慨?你倒是挺大方......

江可麗面色陰沉,直接開口道:“既然你想看,那就看着吧。”

說着,江可麗轉頭看向了衆人,道:“人很齊,很好,看來你們今夜沒有任務。”

一旁,樸澤全開口道:“真田先生建議我們在此休整幾日,配合櫻花大軍的行進步伐。”

江可麗轉頭掃了樸澤全一眼,感覺對方的臉上印着三個大字:狗腿子。

江可麗“嗯”了一聲,目光陰狠的看着高高瘦瘦的樸澤全,道:“聽說,我不在的時候,你頂替了我和金耀起的位置。我不在,也就算了,金耀起回來了,你能把他拉下馬,有點能力。”

樸澤全卻是笑了,頗有些有恃無恐的意味,道:“兩位首領率軍前往半島南國執行任務,卻是被那江小皮率領的團隊殺了大半,連崔首領你都被活捉。

櫻花軍團覺得我們這支刺殺小隊的實力不應該是這樣,畢竟他們可是支援了我們很多國寶級別的櫻花林星珠。

所以,問題可能是出在頭領的身上,櫻花軍團便建議我們換一個頭領。”

說到“江小皮”這個詞眼,真田誠茂身後的顧信之,表情微微有些異樣。

江可麗點了點頭,這番話捧的不錯,開口道:“所以,我也要給你讓位,對麼?”

樸澤全笑着說道:“這不是我的決定。”

江可麗嘴角微揚,道:“仙花組織,什麼時候需要外人來做主了?”

這句話,雖然是事實,但的確很難聽。

自尊心極強的人們,一直避免這樣的話語,但仙花與櫻花的合作從來都是不對等的,人們一直都在默默忍受,有些問題,卻是心照不宣,並不會說在明面上。

真田誠茂突然開口道:“也許你們早該換個首領,換一種風格領導團隊。”

江可麗自始至終都沒搭理真田誠茂,直接道:“在做任何事之前,先看看你們手腕上的仙花紋!”

她的面色陰沉,目光陰狠,掃過一張張默不作聲的面龐,一字一句:“仙花是我的,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營帳中的一片鴉雀無聲,江可麗再次開口說道:“我和金耀起做了決定,去找那殺死了三首領·蔡星嶽的團隊復仇。

一切計劃執行的都很不錯,卻是偏偏趕上了異球與地球融合的異象,這才遭遇了那江小皮。

如果沒有那般意外,我們團隊不會死傷如此慘重。”

樸澤全笑着看向江可麗,道:“你的意思是,死去的十餘名精英隊員,與你無關。”

江可麗微微挑眉,這小夥子,可以!很會帶節奏!

僅僅是一句話,便把大帳內的氣氛都挑起來了。

江可麗並未推辭,而是肯定道:“的確有關,但這不是你們背叛的理由。

仙花組織,是金耀起、蔡星嶽和我一手建立起來的,你們,也是在我們的幫助下,從士兵們的控制下逃脫。”

說着,江可麗那嚴厲的目光掃向了衆人,在她身後站着的金耀起,也是暗暗的握緊了拳頭。

事實上,金耀起的站位,早就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

這兩位首領的地位,曾經是平等的,甚至金耀起要高於江可麗。

但此時此刻,他卻是站着的,而且是站在江可麗的身側,這樣的行爲很有趣,也表明了很多東西。

江可麗接下來的話語,讓大帳中很多人沉默了:“我帶領了你們近三年的時間,取得的成績、以及對你們的照顧,不是一場失利就能抹除的。”

說着,江可麗站起身,指向了盲女和巴澤的左側,道:“記住,你們加入的是一個組織,跟隨的也是某一、兩個人。

左邊還是右邊,你們自己選擇,我會倒數5個數。”

話語落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麼剛?

首領在外面受到什麼刺激了?

...

一會兒還有一章。

1129 並不美好

這麼剛?

首領在外面受到什麼刺激了?

還是......坐在她左手邊的那兩個面具人,給了她非常大的底氣?

樸澤全急忙開口道:“你率軍執行任務之後,仙花組織本就元氣大傷,滿打滿算,我們的成員僅有42人,你要注意你的行爲和決策!不要......”

“5。”江可麗卻是直接開口倒數,打斷了樸澤全的話語。

同一時間,營區中靜靜飄灑的櫻花瓣,愈發的密集了起來。顯然,這是戒備的表現,也很可能是大戰的前奏。

樸澤全那永遠笑容滿面的臉上,也是僵硬了下來,道:“你這樣是在分裂團隊。”

江可麗歪頭看向了樸澤全,一字一句的說道:“你一定要站在原地,我不接受你。4!”

下方,仙花組織成員們面面相覷,面色一陣陣的變幻,然而,已經有兩人,直接向巴澤的方向邁步了。

江可麗繼續道:“3。”

一直沉默的真田誠茂,也是開口說話了:“崔頭領,你似乎對管理團隊有些獨特的想法,我們可以溝通溝通。”

江可麗搖了搖頭,嘴角流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道:“不必溝通了,幾位可以去外面等候,一會兒,別被血濺在身上。2!”

盲女突然改變了姿勢,她優雅的重疊着雙腿,轉頭看向了江可麗。

彷彿在見證一位影帝冉冉升起。

猖狂、陰狠、霸道。

那狠辣的眼神,惡毒的模樣......

這小毒奶,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江可麗緩緩的吐出了一個數:“1。”

僅在最後一個數字吐出的那一刻,還在猶豫的所有人,突然都有了自己的決定,涇渭分明,分別站在了左側和右側。

江可麗微微歪頭,看了一眼站在盲女、巴澤那排座位陣營中的13個人。

她不由得輕輕嘆了口氣,言語之中,帶着些許的嘲諷之意,道:“看來,在我們仙花組織中,有很多識時務的‘俊傑’。”

身後,王輩良小聲開口道:“叛徒,不配稱爲我們仙花組織的人。”

聞言,真田誠茂卻是忍不住一聲冷笑:“呵呵,可笑。死囚,還言忠誠。”

聽得出來,他對於這羣死囚,懷揣着滿滿的鄙夷與不屑。

一句話,也讓大帳中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櫻花與仙花的合作,一直是相互利用,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櫻花軍團雖然與己方合作,但是打心眼裏是看不起仙花的人的。

真田誠茂如果早說這句話,說不定江可麗的陣營還能多來幾個人。

江可麗直接化星成武,手中,也拼湊出了一柄蝴蝶刀。

真田誠茂知道自己言語有失,但卻並不在乎,他面向江可麗,感受着營帳中飄灑的櫻花瓣愈發密集,面色極爲嚴肅的詢問道:“崔首領確定不再考慮了?”

江可麗同樣看向真田誠茂,反問道:“真田先生確定不退出大帳麼?”

真田誠茂緩緩的站起身,道:“我終於知道,你爲何率領精英小隊死傷過半了,看來,你不明智、也不理智,並不適合當一名領袖。

仙花團隊是我櫻花軍團的合作伙伴,接受了我軍的星珠資源,每一個人,都是寶貴的戰力,我不會眼睜睜的看着這個團隊出現分裂的情況。

更不會任這支團隊互相殘殺。”

聽到這句話,大帳中,樸澤全一方陣營的人,包括樸澤全本人,紛紛都鬆了口氣。

捱罵就捱罵吧,受嘲諷就受着吧,反正有人罩着,他們沒選錯陣營!

真田誠茂繼續開口道:“最後再勸崔首領,三思而後行,不要因爲一己私慾,毀了自身性命......”

話還未說完,真田誠茂的聲音卻是停住了,不僅如此,他那威武壯碩的身軀,竟然也定格在了原地,一動也不能動。

就在他的胸前,一朵油墨花幽幽的綻放開來。

後方,三名忍着裝束的人紛紛面色一凝,剛要有所動作,在他們的胸前,紛紛綻放出了一朵詭異的油墨花。

江可麗的笑容愈發的明顯,那秀麗可人的面容,硬生生笑出了鬼臉僧侶的模樣,竟然給人一種病嬌的感覺......

顯然,這種癲狂的狀態,已經脫離了“崔可麗”陰狠毒辣的人設了,但是卻很符合當下的情景。

她手裏轉着蝴蝶刀,在指尖輕盈的飛舞着,卻是慢慢的坐回了座位上。

江可麗看向了樸澤全陣營中的19名仙花組織成員,開口說道:“殺死一名叛徒,表達對我的忠心,我可以考慮給你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

一部分人,怔怔的看向了主位上的江可麗,而另一部分人,卻是看向了那一言不發、眼中綻放着一朵星力油墨花的面具女人。

一時間,大帳之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江可麗翹起了二郎腿,一邊玩着蝴蝶刀,一邊說道:“三個數,別怪我沒給你們第二次機會。3。”

“呯!”

一聲巨響,一個樸澤全陣營中,猶豫不決、無法選擇的成員,掉頭就跑,開啓了櫻花瞬、高速移動的他,卻是並未竄出營帳大門,便被一道透明的防禦罩給攔了下來,重重的撞在了防禦罩上。

坐在盲女身側的巴澤,低垂着腦袋,一動不動。

而盲女和巴澤的身旁,已經圍上了選擇江可麗陣營的人。一圈圈的守護着盲女和巴澤。

江可麗的聲音猶如催命厲鬼,緩緩吐出的倒計時更是讓人心驚肉跳:“我不希望聽到鹿鳴的聲音,否則的話,我會親自動手。2。”

樸澤全眼睜睜的看着櫻花軍團四人組定格在原地,胸前綻放着油墨花,他大步上前,一刀斬下了真田誠茂胸前的花朵!

但是......但是那由體內綻放的油墨,再次固執的長出了一朵詭異的漆黑花朵。

樸澤全面色一陣陣的變化,轉頭看向了江可麗,道:“崔首領,你怎麼能如此對待櫻花軍團的人,這樣的做法,會招來櫻花軍團的......”

樸澤全話音未落,江可麗直接開口道:“那四個霓虹忍者,別碰。1。”

神祕星武者的威懾、無比詭異且壓抑的氛圍、以及那被封死出路的營帳......伴隨着江可麗口中最後的倒計時,成爲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個簡簡單單的數字,讓營帳徹底亂了起來。

霎時間,一片櫻花胡亂飛舞,陣陣鈴蘭霧爆裂開來,樸澤全的陣營,頓時亂了起來。

也有部分背叛的仙花組織成員並未動手,但卻奈何身旁的戰友已經對自己亮起了屠刀。

皆是死囚,皆是窮兇極惡之人。

哪裏有什麼江湖道義可言?

兩面三刀、反覆橫跳,能活下來,靠的就是誰比誰更狠!誰比誰更絕!

在場的沒有蠢貨,人們知道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誰,正是那江可麗,以及那對兒戴着面具的男女。

但也正因爲他們不是蠢貨,所以,沒人去找這三人的麻煩。

各懷鬼胎,何談聯合?何談奮身一搏?

大帳之中,片片櫻花卷着鈴蘭霧,爆炸的氣浪滾滾,紅色光芒浮現,陣陣吼叫聲不絕於耳。

而大帳中的一個個戰團,哪怕是再怎麼混亂,也沒有哪怕一人用出“鹿鳴”星技!

生死戰中,竟然所有的叛徒都按照江可麗的要求,沒有喊出那令人驚懼、倉皇逃竄的聲音。

似乎,每個人都認爲,自己應該擁有重新選擇的機會。

隨着戰鬥愈發的激烈,片片油墨櫻花淨化着鈴蘭霧,不給任何人任何機會,終於,有人打破了這一規則。

樸澤全一聲大吼,開啓了星技·鹿鳴!

黃金·鹿鳴:發出吼叫聲,讓範圍內敵人因恐懼而逃亡。

混亂的戰場竟然有了一絲僵滯。

也正是在這一刻,江可麗強忍着拔腿就跑的衝動,同樣呵斥一聲:“閉嘴!”

來自三鬼之源地區,鉑金段位·鴉天狗的第一星技:天狗之鳴。

黃金·天狗之鳴:發出叫聲,鎮心定魂。

一聲呵斥,衆人的眼睛已經跟不上江可麗的速度,唯有在櫻之空領域的感知之中,發現江可麗已經與樸澤全戰成了一團!

樸澤全的心臟劇烈的跳動着,眼前同樣抓不住江可麗的進攻,唯有在領域之中,感受着江可麗的攻勢。

太快了...攻速實在是太快了......

通過櫻之空領域,樸澤全還能勉強追得上江可麗的移動速度。但是那進攻速度,他完全跟不上!

那肆意翻飛的蝴蝶刀、那無處不在的拳肘、那神出鬼沒般的彈腿與鞭腿......

捉襟見肘!

單方面的蹂躪!

伴隨着衣衫碎裂、皮開肉綻的聲音,樸澤全的一聲聲慘叫淒厲無比,聽的人心裏發慌,頭皮發麻。

小巧的蝴蝶刀鋒利至極,兩道幾乎肉眼不可見的身影,重重的砸在了大帳門口處的透明防禦罩上。

江可麗的面前,已經是一個遍體鱗傷的血人,而她手中的刀刃,也已經深深的刺進了樸澤全的心臟中。

江可麗重重的左右橫劃,猛地抽出蝴蝶刀,搖搖晃晃的轉過身。

她那染血的面龐上,帶着一絲陰狠,一股股的兇戾氣息根本壓抑不住,卷向了那突然停下來的戰場:“你們,爲什麼停下來?”

“咕嘟。”一名仙花成員咽了口唾沫,強忍着劇烈跳動的心臟,急忙轉過頭,向身旁的戰友亮起了屠刀......

曾經的他,心中還抱着一絲幻想,想要看看樸澤全是否可以與老牌的首領過上兩手,但此時......

一場幾近單方面屠殺的戰鬥,讓所有人都收起了最後那一絲不切實際的念頭。

江可麗取出了樸澤全的星珠,從營帳門口處,穿過了整片戰場,慢慢走向了營帳最裏側的主座位置。

有趣的是,在一片刀光劍影、花霧繚繞的戰場中,沒有人觸碰到她分毫。

...

四更完畢,明日繼續,求月票支援~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