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咔咔!”

劇烈地疼痛從胸口處傳來,葉晨勉力睜眼看去,只見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紅,耳邊,除了那帶着幾分興奮的低沉獸吼,還有骨骼咀嚼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要死了嗎?

葉晨心裏有些苦澀,在末世裏掙扎了十年之久,每天小心翼翼,連睡覺都是抱着兵器,稍有動靜便會被驚動,今天卻因爲一個小小的疏忽,沒有抹去獵殺三頭犬時留下的氣息,被這頭血角獸給追蹤上了。

就這樣感受着身體被一點點嚼碎,也許是個不錯的死法?

葉晨心頭浮現出這個怪異的想法時,自己也忍不住苦笑了起來,在知道自己回天乏力,徹底沒有活下去的希望時,他心中反而有一種輕鬆。

他在高中時,父母便出了車禍死去,只剩下一個妹妹相依爲伴,可是在末世發生時,妹妹最終也死在了喪屍的毒牙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活着?

也許就和大部分人一樣,只是爲了活着而活着……

這十年來,憑藉對死亡的畏懼,對生命的渴望,他渾渾噩噩地遊走在生死邊緣,如一條狗一樣掙扎,殘喘,有時他甚至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人了?

死亡,也許是一種解脫吧!

也許是想通了,葉晨心中如釋重擔,全身心一陣輕鬆。

妹妹,我來了。

他的意識漸漸昏暗,陷入了沉睡。

……

“哥哥,起牀了。”

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緊接着,葉晨便感覺到一隻冰涼的小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他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騰”地一下翻身而起,身子下意識地向後暴退,然而動作剛做到一半,突然感覺背後撞上了一堵牆壁,背脊生疼。

怎麼回事?

意識從模糊漸漸變得清晰,葉晨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血角獸的血盆大口下,而是在一張柔軟的牀鋪上。

他擡頭望去,這一望,便是永恆!

牀鋪邊,燈光下,一個清秀可人的女孩,睫毛幽長,嘴角彎着弧度,滿眼笑意,她很漂亮,笑起來的時候,眼眸彎成了一對月牙灣,精緻的臉頰上,也有兩個淺淺的小酒窩,四周的空氣,也似屏了息,連時間也靜止在了這一刻。

“哥哥,你還愣着幹嘛,快起牀了,今天你大學畢業,去晚了可不好。”女孩眨了眨大眼眸,嘟嘴說道。

這熟悉的模樣,這熟悉的聲音,都如雨點雨絲,滴滴打落在葉晨的心頭,一時間,他恍如做夢,幾乎有些不敢相信,這在末世之初就葬身喪屍手下的妹妹,如今竟還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等等!

大學畢業?

葉晨心頭一震,那這麼說,今天是2013年7月1號了,也就是末世災難發生的那一天。難道說,自己重生回到了十年前?

葉晨擡頭看了一下房間,只見光線有些陰暗,四周並不寬敞,牆上掛着古式的掉中,如催魂一樣“咚咚”直響,在泛黃的牆壁上,貼着幾張過了時的海報,還有兩張老照片,是一對年輕夫妻的模樣,笑容慈善,很是和藹,在遠處,還有一張書桌,上面堆積着許多書本。

這正是自己讀大學時的房間。

葉晨怔了半響,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做夢,而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這怪誕的事情並沒有使他驚慌,只是茫然了一會兒,便迅速冷靜了下來,沉默了一會兒,便從牀上走下來,對妹妹葉竹嚴肅道:“妹妹,等下你拿着我們的銀行卡,去把存款全部取出來!”

葉竹一怔,迷惑道:“全部取出來?你要拿來幹嘛?”

葉晨摸了摸她的腦袋,眼中有一絲溺愛,道:“放心吧,哥不會做傻事。”

葉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再多說,自從父母出了車禍後,她便是由葉晨帶大,無論是學費,住宿費,都是葉晨邊讀邊打工賺來的,她還曾記得,在讀初三時,因爲羨慕一個同學有個很好看的皮夾錢包,葉晨知道後,就偷偷瞞着她去了一個工地裏,做了一個星期的小工,累得半死不活,幫她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

因爲顧及她是女孩子,比較愛面子,葉晨平時寧願自己穿差點,吃差點,但對她從不小氣,無論是衣服,首飾,都挑比較好看的,就是爲了不讓她在同學面前落了面子。

想到這裏,葉竹的鼻子有些發酸,輕輕點頭,轉身走到牀邊,在牀底下一個灰塵撲撲的木板下,拿出了一塊抹布,緩緩掀開,裏麪包着一張潔白的銀行卡,無論是哪個小偷闖進來,也不會想到葉晨會將錢包收藏得這麼隱祕。

“我去咯。”葉竹拿着銀行卡,小心翼翼地收好在牛仔褲的兜兜裏,旋即展顏一笑。

葉晨點點頭,“路上小心。”

葉竹俏皮一笑,笑聲如出谷黃鶯,旋即轉身走了出去。

等葉竹走後,葉晨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恢復了平日的冷漠,走到老鍾下,看看了時間,早上6點20分,若沒有記錯的話,末世災難應該是發生在晚上7點左右,還有12個小時左右的準備時間!

葉晨冷靜地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既然重生了,他就絕不會讓悲劇重演!

上一世,就是因爲他去參加了畢業典禮,將妹妹一個人留在了家,才讓她慘遭喪屍的毒手。

書桌上,檯燈下,有一張老相框,裏面的全家福照片上,一對年輕夫婦站在中央,兩旁分別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和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

“爸,媽。”葉晨看着照片,眼眸有些溼潤,默默道:“我一定會照顧好小竹,一定!”

他轉身走到牀邊,將有用的行李收了起來,等末世發生後,全球的人70%都變成了喪屍,憑這個廉價的出租房,是擋不住喪屍的進攻的,一定要先找一個絕對安全的住處才行。

片刻後,葉晨便收拾完畢,兩人的行李加起來,也只有一個行李箱,只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至於其它的東西,大多數都是沒用的,例如棉被,課本什麼的,都不需要。

葉晨走到書桌邊,凝視了相框半響,便將它拿起收進了行李箱中,隨後坐在牀上,靜靜思考着接下來要做的事。

這次末世非同小可,在晚上七點時,北美洲一個科學實驗所會發生爆炸,裏面的病毒全部宣泄了出來,以媲美光的速度,瞬間就覆蓋了整個地球,連一點前兆都沒有。

在這病毒下,體制弱的人,還有感染了重病的人,都在瞬間變成了恐怖的喪屍,這種喪屍並非電影裏的那麼脆弱,反而力量大得驚人,媲美三個成年人的力量,像這種出租房的鐵皮門,一下子就會被撕開!

而除了喪屍之外,全球的動物,也都會在一瞬間,產生變異,變成兇殘的猛獸,比喪屍還要恐怖!

在他沉思時,沒過多久,葉竹便從外面回來了,她彎腰將牛仔褲捲上,裏面縫了一個內層袋子,此刻這袋子鼓鼓的,裝滿了鈔票。

“哥,你要去哪?”葉竹一眼就看到了房間中央的行李箱。

葉晨接過她手中的錢,並沒有細數,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裏應該有一萬二,足夠他準備一些糧食了。

“跟我走,什麼也別問,到時我會告訴你的。”葉晨神色嚴肅地道。

葉竹一怔,看着葉晨肅然的表情,心中隱隱有一種不詳的感覺,她並沒有再多問,對於葉晨,她完全是出自內心的信任。

無論他做什麼,他始終是自己的哥哥!

這就已足夠!

葉晨提着行李箱,帶頭走了出去,此刻還是早晨,街上的行人並不多,葉晨一路直走,來到了平時坐公交上學的地方,安靜地等待。

葉竹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後,雖然滿眼的疑問,但卻並沒有去問。

沒過多久,公交車來了,葉晨預計了一下,從這裏坐公交到汽車站,再從汽車站坐車到市中心,大約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他還只剩下8個小時的準備時間。

上了公交,葉晨繳了兩人的費用,找了一處座位坐下,靠着窗戶望着外面,沉思了起來。

……

杭州市的市中心,如鋼鐵叢林,高樓聳立,街上行人車水馬龍,繁華熱鬧。

葉晨帶着葉竹找了一家五星級酒店,要了一間最頂樓的房間,四室一廳,將行李放進去後,先吃了中飯,隨後將葉竹留在了酒店,獨自來到了超市。

葉晨並沒有在肉食蔬菜區購買,而是徑直來到了零食區,掃了一眼,旋即找了兩個袋子,裝了兩袋滿滿的糖果和巧克力。

糖裏有豐富的熱量,而且保質時間長,是最好的補給品。

葉晨還記得,在末世後期,一枚糖果可以買到了一件低級皮甲,可見糖果有多麼珍貴了。

除了糖果巧克力,葉晨還買了許多雞蛋,大約有500個,這等手筆引得四周購物的人紛紛咋舌,那超市的服務員也紛紛傻眼。

……

激情快開始了~~~

新書開張,推薦票,有木有!有木有!!

第2章 末世降臨!

雞蛋裏蘊含豐富的蛋白質,也是很有用處,在末世後期,雞蛋早就絕種。

除了這些東西之外,葉晨還購買了大量蘊含了豐富營養,保質時間又極長的食類,至於蔬菜和肉食,則是一點也沒有買,蔬菜是好,但保質時間短。至於肉食,都在末世發生時,會被病毒感染,到時全部腐爛,買了也沒用。

由於葉晨一次性購買的食物太多,超市不得不派送貨員幫葉晨送到酒店,葉晨想了一下,又開了一件房間,緊貼着原先房間的旁邊,這個房間專門用來儲存食物。

當葉竹看到這近乎一整個房間的食物時,滿臉錯愕,小嘴成了“O”型,不過她還是強忍着沒有多問。

解決了食物問題後,葉晨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三點了,他離開了酒店,到五金店裏購買了五把西瓜刀,本來只需要兩把,但是防止擊殺喪屍時刀子會折斷,所以就多買了幾把預備。

最後,葉晨看了看身上的錢,還有八千左右,他取出一千塊賣了幾十箱礦泉水,預防酒店的水管道被地下水道的變異老鼠給弄斷而缺水,至於剩下的七千,則全部買了汽油。

汽油點燃就會爆炸,可以裝進空的易拉罐或礦泉水瓶,當做小型炸彈來使用,這是預防遇上強大的變異獸而準備的。

等這一切都做完後,已經到了下午五點,葉晨帶着幾把西瓜刀回到酒店,疲憊地看了一眼葉竹,沒有說話,關上了房門,將刀子丟在了一旁,走到牀上倒下。

“讓我先睡一覺,等下無論誰敲門,都不要開,記住!到了七點,再叫我起來。”葉晨疲憊地說完,便呼呼大睡了起來。

他實在太累了……

現在的這具身體還沒有經過強化,折騰了一整天,早就疲憊不堪,因此躺下沒多久,便睡入了夢鄉。

葉竹秀眉微蹙,默默地坐在房間的沙發上,葉晨的一系列奇怪舉動,都讓她十分費解。

……

“噠噠!”

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

葉竹看了看手錶,7點02分,她猶豫了一下,準備叫醒葉晨,但是看着他熟睡的模樣,卻又不忍心打擾,聽見了門外的腳步聲後,眉頭微皺,起身走了過去。

外面的腳步聲似是聽到了動靜,本來要向遠處走去,卻忽地轉身,向房門走來,咚咚咚,用力地敲着房門。

“這酒店的服務員力氣真大!”葉竹心中這樣想着,扭動着房門把手,將門打開。

吼!!

房門剛一打開,一道如野獸般的猙獰咆哮聲便響起,緊接着,葉竹便看見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向自己撲來,他滿臉膿瘡,上面流着腥臭黃液,眼睛呈淡綠色,牙齒凸出,如殭屍一樣,指甲幽黑,有三寸長,如鋒利的刀子。

“啊!”葉竹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人,眼神一下子就慌亂了,下意識地雙手護在身前,閉上眼睛大聲尖叫。

噗嗤!

血花一濺,一個身影“撲通”地倒在了地上。

“別怕!”溫和地聲音,如天籟一樣在耳邊響起,葉竹驚愕地睜開了眼睛,便看見葉晨不知何時已經醒來,手裏提着一柄西瓜刀,上面沾染着黑色的血液,而那個要撲向她的恐怖男子,頭顱已被劈成了兩半,倒在了地上,不能動彈。

“哥,哥哥……你,你殺人了!”葉竹惶恐道。

葉晨莞爾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先進屋,等下再和你解釋。”

葉竹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最終還是轉身走進了房間。

等她離開後,葉晨才收起了臉上的笑容,蹲下來將這只喪屍拖出了房間,丟在了門口,還好,這悠長的走廊上,只有這一個喪屍,否則還真麻煩了。

葉晨眼中有一絲冷意,西瓜刀在這頭喪屍胸口砍了幾道,將它的皮膚切開,露出了裏面的內臟,對於這血腥的行爲,他神色平靜,好像早就習以爲常。

“沒有基化肉!”葉晨皺了皺眉,旋即搖了搖頭,“也是,基化肉起碼要十頭喪屍身上才能找到一塊,哪有那麼容易就能得到。”

說着,起身站起,走進了房間中,順手將門關上,彷彿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至於處理喪屍屍體?

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要知道,喪屍如此嗜血,爲什麼沒有彼此咬對方?就是因爲一旦成爲喪屍後,體內的血液裏便會缺少某種物質,顏色也從鮮紅變成了墨黑,而喪屍只喜歡鮮紅的血液。

所以這具喪屍的屍體並不會爲葉晨招來更多的喪屍。

當然,到了後期,喪屍都會進化出一點點思維,知道如果這裏有“自己人”的屍體,那麼就說明有別的生物,就會被吸引過來。而前期的喪屍,思想都很“單純”。

……

在房間中,葉竹魂不守舍地坐在沙發上,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葉晨將刀子放在了旁邊的櫃子上,走了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在想什麼呢?”

葉竹凝視了他一眼,旋即輕嘆一聲,道:“哥哥,我相信你無論做什麼,都是有原因的,只是,你不要做傻事啊!”

葉晨啞然失笑。

葉竹古怪地看着他,“你笑什麼?”

葉晨刮了一下她的瓊鼻,道:“我知道你一定滿腹疑惑,反正如今已經發生了,我就告訴你好了。”

葉竹滿臉疑惑。

葉晨收起了笑容,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語言,才看着她,凝重道:“剛纔我擊殺的那個,並不是人類,而是喪屍!”

“喪屍?”葉竹滿臉錯愕。

葉晨點頭道:“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如今外面的世界,已經從7點開始,就發生了末世,一股病毒風暴,從北美洲席捲全球,在7點鐘的一瞬間,全球70%的人類都變成了喪屍,所有的動物,都進化成了恐怖的嗜血怪物!”

葉竹瞪大了眼睛,雖然她對葉晨的話從沒懷疑過,但這番話實在太震撼了。

全球末世?

要知道,自從2010年開始,就有無數人議論着2012年會發生末世,而當時地球上各種地震天災,似乎也都這樣預示着,並且在日本地區,還曾發生過核泄漏,使得許多海洋生物產生了輕微變異。

但事實上,2012年並沒有發生末世,一切的猜測都被事實所擊破,可是如今,葉晨竟然說外面已經到處都是怪物,這未免太難以置信了。

葉晨似是知道她的想法,沒有多說什麼,要想讓人一下子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確實有點困難,當即只好囑託道:“總之不管如何,以後無論誰敲門,都不要開!”

葉竹有些出神,只是吶吶點了點頭。

葉晨走到旁邊的沙發上,沉思着接下來的發展,也順便讓葉竹一個人靜一靜。

“哥哥……”葉竹忽地喊道。

葉晨詫異地轉頭看去,這個女孩似乎已經鎮靜了下來,反而直視着他,一字字道:“我相信你!”

葉晨心頭微震,只覺全身的血液都似沸騰了一下,怔了一下後,古怪道:“你相信我說的?”

葉竹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哥哥從小到大,都不會騙我的。”

葉晨苦笑。

葉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讓人一點也感覺不到她對末世的害怕和擔心,只聽這個女孩如淘氣的小孩子一樣,舉手道:“哥哥,我有個問題!”

葉晨摸了摸鼻子,道:“說吧。”

葉竹鬼靈精地眨了眨眼睛,道:“哥哥怎麼知道末世的?”

葉晨一時語塞,乾咳了聲,旋即正氣浩蕩道:“這個,自然就是老天託夢,上天保佑,你也知道,你老哥是福星降世,你別打哈欠哎,好歹聽我說完吧?額,這就睡着了?”

葉竹等他說完了,才睜開眼睛,撇了撇嘴,道:“好吧,再換個問題。”

葉晨摸了摸鼻子,“問吧。”

葉竹想了想,道:“哥哥爲什麼要搬來這個地方,若是要找一個堅固的據點,有很多地方要比這好,比如農村,人又少,喪屍自然也就少。”

葉晨這回沒有再岔開話題,而是認真地道:“選這個地方有兩個原因,第一,酒店方便,而且乾淨!要知道,末世後,除了人類會變成喪屍,那些蚊蟲等動物,也會進化成怪物,比喪屍還要恐怖!而蚊蟲最少的地方,莫過於五星級酒店了。”

葉竹恍悟,道:“那這麼說,農村豈不是比城裏還要危險?”

葉晨點了點頭,一般的人看見了這麼多喪屍,都會以爲農村要安全點,事實上,人類能夠變異成喪屍,那別的動物還能保持原來模樣?自然會變成更恐怖的怪物!

而農村的動物,自然要比別的地方要多的多……

“那第二點呢?”

“第二點就是,這酒店的房門和牆壁都夠堅硬,預防一般的喪屍絕對沒有問題。”葉晨輕笑道,去過酒店的人都知道,這裏的門雖然是木頭做的,但裏面有一層鋼板,極爲厚重,哪怕來十個喪屍,要轟開房門也要一定的時間。

葉竹看了他一眼,古怪道:“怎麼我們沒有變成喪屍?”

葉晨眉頭擰了一下,旋即道:“你忘記了,我們從小自力更生,身體十分健康,而且,去年我們還打過抗病疫苗,自然不會變成喪屍了。”

“真的是這樣?”葉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葉晨心中汗顏,事實自然不是這樣,他經歷了一次末世,之前自己並沒有變成喪屍,如今重生回來,自然也不會,而小竹也是在末世發生後,死在了喪屍的手下,自然也代表了她不會被病毒感染。

……

雖然碼完後修改了一遍,但還是有錯別字,大家看見了提醒下,感激不盡。

新書期間,推薦票和收藏很重要,大家有的幫忙砸砸,全靠大家了。

FALLBACK
ERROR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