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究竟誰對誰錯

...

只要有希望,就不會到絕路。

小墨輕聲的笑,昏黃的燈光,小墨攥緊淑寶的手,用很大的力氣,幾乎要把淑寶的骨頭捏碎:“大家都會安全的。”

許政側頭看看小墨的側臉:“我們是二十一世紀的花朵,不會這麼快就被吹倒的”說着將自己的大手覆蓋在兩隻小手上。

漆黑的夜色下,是三個人的微笑,生存下去的藥劑是現在他們所擁有的——勇氣。

—————————————————————————————————————

...

“這個叫做戒指,在我的家鄉代表諾言”楚絡手中轉着那根幹成金黃色的小草戒指,琢磨着林小墨的話。

“皇上?皇上”小東子站在邊上端着茶水小聲叫着。

楚絡攥着那根草迷糊半天才反映過來:“嗯?”

“皇上,這是名貴的茶,昨天臨親王給您送來的。”小東子說着就將茶水遞上去,“您嚐嚐,聞着就香”

楚絡順手將茶杯接過,左手不自覺地將小草往茶杯裏一杵,張口就往嘴裏面送。

小東子“哇”一聲將茶杯從楚絡的手裏面搶回來,看着小草飄在水面上打着轉兒,擡眼看看走神的楚絡,“皇上”

楚絡不應聲,自言自語:“朕去看看皇后。”

小東子不滿的瞪眼睛:“奴才看着皇上都走神好幾天,原先是想着皇后娘娘。”

楚絡站起來,扶過小東子的手:“臨親王的茶送來多少?”

“一小罐……”小東子不捨的望着楚絡,“皇上,那茶金貴的很,那可是……”

“都帶上”楚絡簡明的說,“跟朕去鳳寰宮”

小東子咬牙切齒的嘆息一聲,垂頭喪氣道:“起駕鳳寰宮”

—————————————————————————————————————正值傍晚,由於鳳寰宮常年無人拜訪,加上皇后娘娘管理不勤,林小墨和衆丫鬟坐在院子裏面聊天。

牛嬤嬤遠遠的看着皇上的車隊洋洋灑灑的往鳳寰宮這邊走來,嫉妒的看一眼道:“這副架勢,不知道要親臨哪位娘娘……”說着就扭着屁股走回來,順手從小菊手裏搶過一把葵花籽兒。

“唉喲,嬤嬤,人家這個是問婉容閣的小米要的……”

“鳳寰宮連個瓜子都不給送喔?”牛嬤嬤眯着眼睛道。

小菊扁着臉說:“嬤嬤,你不是不知道現在皇后娘娘在整個皇宮的地位,御膳房的人每天給送飯就很不錯。”小菊說着將瓜子剝開殼,送入嘴中。

話說出來,牛嬤嬤有點鬱悶,嘴裏的葵花籽頓時無味兒,將一把瓜子塞進小墨的手裏面:“真不知道皇后娘娘什麼時候能熬出頭。”

小墨嘆息:“難道沒有那個白癡皇上就不能活了?一年來,皇后娘娘不是活的照樣逍遙自在?”說完,磕一顆瓜子將皮往門口那麼瀟灑的一甩……

“唉喲”尖利的聲音響起,“這是誰丫?怎麼這麼不長眼睛?”

小東子彎身給身邊的男子慌張的拍拍長袍。

俊朗溫雅,橫眉冷對,楚絡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

衆人望着楚絡,一窩蜂的跪下去,齊聲道:“皇上萬歲”

小墨有點尷尬,站在原地站不是坐不是,待衆人喊完之後才匆匆跪下去:“皇上吉祥”

楚絡冷漠的瞟她一眼:“你剛纔說什麼?林小墨?”

明明白白的林小墨三個字鏗鏘有力,完全不帶質疑。

小墨不敢擡頭,身子又彎下去一分。

“朕看你是忽悠皇帝慣了?”楚絡冷聲道。

小墨咬着下嘴脣:“奴婢,奴婢不敢”

楚絡環視滿地的瓜子皮,臉色沉下來:“你們就是這麼伺候主子的?”

牛嬤嬤跪上前來:“皇上,奴才們不知道皇上您駕到……”

“不知道?”楚絡冷笑一聲,嘴角微擡,“朕不來,你們就將院子搞的烏煙瘴氣?”

衆人面面相覷磕頭道:“皇上開恩”

唯有林小墨不吭聲。

在先前摘星樓的事情中,楚絡算是救過小墨一命,今天一進門,就看到小墨連呼皇上讓楚絡從頭到腳的生疏個遍,此時看小墨倔強的樣子,自己的火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林小墨?你是不是不服氣?”楚絡冷聲問。

“奴婢不敢”小墨一字一頓的說。

楚絡倨傲的瞟她一眼,眼神裏閃過憤恨,楚絡輕輕的一甩袖子,怒看小墨一眼,轉身離開。

那一包茶,終究是一個理由,可是,那究竟是來看誰的理由?

小東子跟着楚絡出門,腦子糊塗着,這皇上是來看皇后的,跟一丫鬟生什麼氣?

小墨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嘴角揚起凌厲的笑,終究是回不去了?

自己再不能喚他楚絡護衛長了?居然是他呢,皇上居然就是他呢

小菊伸手將小墨攙扶起來,小墨腿一軟,竟然渾身絲毫沒有力氣,幾乎要跌倒。

第45章 白豬和蟑螂兄

清晨,林小墨將身邊的事情辦好,就持着小碗去了御膳房。

話說,現在可是豐收的季節,怎麼各個宮裏面都有人去送食物,她們鳳寰宮就跟是有瘟疫似的,快連送飯的人都沒有。

就算是皇后不說話不在意,她們一大屋子的丫鬟奴才每天可憐的沿宮乞討,一把瓜子都要乞討幾天,這樣的日子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小墨想,日子不能這麼下去了,所以她要去和御膳房的主管把問題說清楚。其實,按她的理論,她應該先去找皇上,偏偏趕上和皇上冷戰,所以,小墨退而求其次,將目標放在御膳房主管的身上。

一大早,小墨就拿着小碗直奔御膳房。

臨近門口,小墨就聞到濃濃的香味兒瞟出來,緊接着是油進鍋出的“滋滋“響聲。

美妙的天籟之音,小墨忍着口水緊走幾步,從門縫往裏面瞄。

這一瞄,讓小墨眼冒金光,諾大的御膳房“鍋聲鼎沸”,滿屋子都是穿着白大褂的肥羊……不,御廚

清煙嫋嫋,香味兒撲鼻,這纔是標準的人間仙境。

對於久居在鳳寰宮的林小墨,實在好似是尼姑看到和尚,渾身血液膨脹,幾乎不能自已。

“你是誰?”背後深沉的聲音響起,“我說你呢”

小墨眯着眼睛整個人都不能抑制的沉迷在其中,好像腳下踩着浮雲,輕悠悠的飄了起來……

林小墨感覺有點異樣,猛一回頭現自己的後領口被人揪住,自己就這麼凌空飄了起來……

背後的大漢拎着小墨輕鬆的好像拎着一隻雞,神態輕鬆自然。

小墨四下掙扎:“你,你放手”

“你是誰?”大漢問道,滿嘴的絡腮鬍子幾乎接觸到小墨的臉。

“我我……我……”小墨覺得臉上癢癢的,厭惡的轉過頭,“我是鳳寰宮的,你鬆手”

大漢一聽,手一鬆,小墨就掉下來,而大漢頗鬱悶的捋捋鬍子道:“鳳寰宮……是哪裏?”

“……”小墨囧。

大漢木然的看着小墨,小墨慘淡的道:“是皇后娘娘的寢宮”

大漢站直身子,高小墨整整一個半頭,小墨仰視着他。

“你是來要飯的?”大漢將她手中的小碗奪過,那小碗在小墨手裏的時候,是個碗,到他手裏的時候,居然就成了一個小酒盅,小墨仰面看着,費力的搖頭。

想想不對,自己是來要瓜子的,於是又點頭,想想還是不對,於是搖頭,最終因爲解釋不清楚而放棄,只能扯着嗓子大吼一聲:“我找御膳房主管或者是——瓜子”

大漢木然的看着她,黝黑的鬍子粘着不知道什麼東西,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光,還有泫然欲掉的趨勢。

小墨匆忙退後三步,與對方保持距離。

“主管不在,瓜子在”大漢簡明的回答。

“……瓜子在哪裏?”小墨抑鬱。

“裏面”大漢一副鄙視的模樣指指門裏面,“自己去取”

小墨在他的面前顯得分外的乖巧,不吭聲的點點頭,不想大漢繼續說道:“像你們這些小宮裏面的東西,讓主子來取,我們通常都是不會給小丫鬟的”說完,鄙視的看一眼小墨,然後大步流星的走進去。

……

小墨扁扁嘴,隨着他身後走進去。

衆人忙着做飯,顯然並沒有人注意到她,於是小墨縮頭縮腦的尋着瓜子的方位。

正在此時,歷史性的一幕出現了。

柵欄裏面放着三隻豬,都是白白胖胖的。

重要不是豬的外表,是那隻豬的頭上面居然站着一隻粉紅色的蟑螂……

重要的不是那隻蟑螂,是豬的眼睛竟然直直的盯着小墨。

重要的不是豬的眼睛,是那隻蟑螂的眼睛竟然一樣直直的盯着小墨。

重要的不是蟑螂的眼睛,是小墨隱約聽到豬在說:“那個人……不會是林小墨?”

重要的不是那隻豬在說話,是那隻蟑螂竟然“砰”的一下,四腳一踹,直直的衝小墨飛奔而來……

“啊啊——”

小墨一退,伴隨着驚天震地的吶喊,整個人都往後面倒去,身後的御廚揪着一隻活蝦米,準備下鍋,於是被小墨這麼一撞,手一鬆,蝦米一甩一甩的飛走,對面的御廚在切菜,被突然飛來的蝦米嚇一跳,手一翹,手中的刀打着轉兒飛到旁邊御廚的盤子裏。這位御廚正在煲湯,順手將擺着刀的盤子拿起,然後將刀連同裏面的菜一同倒進鍋裏,然後,很八卦的回過頭來看這邊的熱鬧……

FALLBACK
ERROR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