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們振奮精神

...

刻骨銘心的失望貫通全身,雲揚在旁邊盯着小墨的臉,想安慰兩句,但礙於皇上走遠,自己只得起身隨着皇上的背影離去。

“我們這些娘娘還沒有傷心,你這個丫鬟幹嗎傷心成這個樣子?”許政冷不丁的從旁邊冒出來,眯着兩隻眼睛道。

小墨冷冷的瞟他一眼:“還不是因爲你,我纔會正對上淑寶的轎子。

唔?小墨從地上站起來,神經緊張的看着淑寶:“淑,淑寶?”

淑寶雖然看不到,但是想象的到林小墨的表情,她嘴角一揚:“嗯……”

...

淑寶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聽完之後,簡單的分析情節,淡然說道:“如此看來,事情可能會很糟糕,十八個人,如果不在一起的話,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

許政聽罷,“嗖”的一聲跳起來:“那我和然然不是一輩子都不能相遇?”

小墨知道許政說十句話有八句是然然,伸手將站起來的許政拽下來:“你給我安靜”

許政心思全部都在付然然的身上,哪裏聽的進去這話,掙開小墨的手重新站起來:“不行,我,我……”

“楚清國這麼大,你到哪裏去找?”淑寶沉靜的話好像是給許政迎頭澆上一盆涼水,“你先坐下來,我們好好商量商量。”

許政撇着嘴坐下來,咬咬牙不吭聲。

淑寶不驚不擾的說:“我想咱們往京城貼一個告示,讓09級的學生全部到皇宮裏面來。”

小墨點頭,鄙視的瞄一眼許政,點點頭:“我們先前就沒有想到這個辦法”

淑寶點頭:“我想這個方法實行起來簡單,十八個人,我就不相信一個都看不到,現在的情況是找一個算一個”

“不過既然要以皇宮的名義,那就要通過皇上的允許”淑寶冷靜的說道。

一聽皇上,小墨覺得渾身一震,臉色立刻扁下來。

“我聽說我們的許娘娘最近混的風生水起,不如……”淑寶的話完全被許政當作是天籟之音,此時,他滿腦子都是付然然清麗的微笑。

“許政?許政”小墨左手狠狠的掐住許政的胳膊,讓許政從昏昏沉沉的思念中緩過神來。

“啊?”許政木然的擡起頭來。

一提到付然然,他準是這種死不死活不活的樣子,愛情果真是毒藥。

“許政,你去跟皇上說,貼出告示尋找同學”小墨提議。

許政木然的點頭,繼續沉陷腦袋呆,半晌之後,愕然的擡起頭來:“你讓我幹嗎?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小墨的手越攥越緊,腳下一狠,將許政的一隻腳惡狠狠的踩下去……

“啊”這一聲比先前那一聲力道增加三倍,許政瞪着眼睛擡起頭:“林——小墨你瘋了?”

小墨今天晚上確實是火氣比較大,來到淑寶的房間,潛伏的怨氣大的很,這次索性全部爆在那一腳中:“許政你去跟那個白癡皇上說,在京城貼告示尋找同學聽明白了?”

許政和淑寶都被這一吼嚇得不清,臉色一個紅一個黑。

“我,知道……”許政摸着自己可憐兮兮的腳,咬着下嘴脣說道。

小墨一屁股坐在牀上,臉色黑黑的。

“小墨,是不是在爲晚上的事情愁?”淑寶輕聲問。

林小墨沒有回答,趴在淑寶的身上仔細的看看她的眼睛:“你的眼睛真的看不到了?”

淑寶嘆息:“出來的時候匆忙,沒有把眼鏡帶來”

“哥們我來的時候,連內褲都沒有穿”許政插嘴,滿臉驕傲的神色。

小墨狠狠的瞪他一眼,驚得許政垂下頭,在學校的時候,許政和林小墨就是那種老鼠和貓的關係,小墨說一許政不敢說二,班長在對抗差學生方面有着驚人的創新能力。

“小墨,事情總是能過去的”淑寶微微笑,“就像我剛來的時候,眼睛看不到,真的感覺到了世界的末日。”

小墨和許政盯住淑寶茫然的眼睛,隱約有點同情。

“可是,現在不是一樣過來了麼?”淑寶總歸是才女,散出的鎮定讓小墨鬧亂的心都冷靜下來,“小墨,會好起來的,我們09級全班都會團結在一起的會有那麼一天的,相信我”

好像是媽媽在家總是對自己說:“小墨,遇到什麼事情都要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永遠不會到絕路。”

只要有希望,就不會到絕路。

小墨輕聲的笑,昏黃的燈光,小墨攥緊淑寶的手,用很大的力氣,幾乎要把淑寶的骨頭捏碎:“大家都會安全的。”

許政側頭看看小墨的側臉:“我們是二十一世紀的花朵,不會這麼快就被吹倒的”說着將自己的大手覆蓋在兩隻小手上。

漆黑的夜色下,是三個人的微笑,生存下去的藥劑是現在他們所擁有的——勇氣。

—————————————————————————————————————

第44章 究竟誰對誰錯

“這個叫做戒指,在我的家鄉代表諾言”楚絡手中轉着那根幹成金黃色的小草戒指,琢磨着林小墨的話。

“皇上?皇上”小東子站在邊上端着茶水小聲叫着。

楚絡攥着那根草迷糊半天才反映過來:“嗯?”

“皇上,這是名貴的茶,昨天臨親王給您送來的。”小東子說着就將茶水遞上去,“您嚐嚐,聞着就香”

楚絡順手將茶杯接過,左手不自覺地將小草往茶杯裏一杵,張口就往嘴裏面送。

小東子“哇”一聲將茶杯從楚絡的手裏面搶回來,看着小草飄在水面上打着轉兒,擡眼看看走神的楚絡,“皇上”

楚絡不應聲,自言自語:“朕去看看皇后。”

小東子不滿的瞪眼睛:“奴才看着皇上都走神好幾天,原先是想着皇后娘娘。”

楚絡站起來,扶過小東子的手:“臨親王的茶送來多少?”

“一小罐……”小東子不捨的望着楚絡,“皇上,那茶金貴的很,那可是……”

“都帶上”楚絡簡明的說,“跟朕去鳳寰宮”

小東子咬牙切齒的嘆息一聲,垂頭喪氣道:“起駕鳳寰宮”

—————————————————————————————————————正值傍晚,由於鳳寰宮常年無人拜訪,加上皇后娘娘管理不勤,林小墨和衆丫鬟坐在院子裏面聊天。

牛嬤嬤遠遠的看着皇上的車隊洋洋灑灑的往鳳寰宮這邊走來,嫉妒的看一眼道:“這副架勢,不知道要親臨哪位娘娘……”說着就扭着屁股走回來,順手從小菊手裏搶過一把葵花籽兒。

“唉喲,嬤嬤,人家這個是問婉容閣的小米要的……”

“鳳寰宮連個瓜子都不給送喔?”牛嬤嬤眯着眼睛道。

小菊扁着臉說:“嬤嬤,你不是不知道現在皇后娘娘在整個皇宮的地位,御膳房的人每天給送飯就很不錯。”小菊說着將瓜子剝開殼,送入嘴中。

話說出來,牛嬤嬤有點鬱悶,嘴裏的葵花籽頓時無味兒,將一把瓜子塞進小墨的手裏面:“真不知道皇后娘娘什麼時候能熬出頭。”

小墨嘆息:“難道沒有那個白癡皇上就不能活了?一年來,皇后娘娘不是活的照樣逍遙自在?”說完,磕一顆瓜子將皮往門口那麼瀟灑的一甩……

“唉喲”尖利的聲音響起,“這是誰丫?怎麼這麼不長眼睛?”

小東子彎身給身邊的男子慌張的拍拍長袍。

俊朗溫雅,橫眉冷對,楚絡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

衆人望着楚絡,一窩蜂的跪下去,齊聲道:“皇上萬歲”

小墨有點尷尬,站在原地站不是坐不是,待衆人喊完之後才匆匆跪下去:“皇上吉祥”

楚絡冷漠的瞟她一眼:“你剛纔說什麼?林小墨?”

明明白白的林小墨三個字鏗鏘有力,完全不帶質疑。

小墨不敢擡頭,身子又彎下去一分。

“朕看你是忽悠皇帝慣了?”楚絡冷聲道。

小墨咬着下嘴脣:“奴婢,奴婢不敢”

楚絡環視滿地的瓜子皮,臉色沉下來:“你們就是這麼伺候主子的?”

牛嬤嬤跪上前來:“皇上,奴才們不知道皇上您駕到……”

“不知道?”楚絡冷笑一聲,嘴角微擡,“朕不來,你們就將院子搞的烏煙瘴氣?”

衆人面面相覷磕頭道:“皇上開恩”

唯有林小墨不吭聲。

在先前摘星樓的事情中,楚絡算是救過小墨一命,今天一進門,就看到小墨連呼皇上讓楚絡從頭到腳的生疏個遍,此時看小墨倔強的樣子,自己的火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林小墨?你是不是不服氣?”楚絡冷聲問。

“奴婢不敢”小墨一字一頓的說。

楚絡倨傲的瞟她一眼,眼神裏閃過憤恨,楚絡輕輕的一甩袖子,怒看小墨一眼,轉身離開。

那一包茶,終究是一個理由,可是,那究竟是來看誰的理由?

小東子跟着楚絡出門,腦子糊塗着,這皇上是來看皇后的,跟一丫鬟生什麼氣?

小墨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嘴角揚起凌厲的笑,終究是回不去了?

自己再不能喚他楚絡護衛長了?居然是他呢,皇上居然就是他呢

小菊伸手將小墨攙扶起來,小墨腿一軟,竟然渾身絲毫沒有力氣,幾乎要跌倒。

FALLBACK
ERROR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