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萬歲侍寢爭奪

...

“可是……我說你先別哭……”許政看着林小墨可憐兮兮的樣子,“你在我這兒裝什麼裝,我,我,答應你就是”許政狠狠的說出來。

小墨把腦袋擡起來:“真的?”

“不過,如果皇上不去,硬要在我這裏怎麼辦?”許政問。

“應該不會……”小墨搔搔頭,“那你就再推到淑娘娘那裏去”小墨點頭。

許政覺得有種出賣色相的感覺,還是出賣的男色……

...

夜色涼如水,楚絡在御房審閱奏摺。

昏黃的屋子裏面,油燈閃爍,小東子站在旁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打着瞌睡。

楚絡擡起眼,看到小東子的頭跟釣魚似的上下搖擺。

他輕輕的蹙起眉頭,深呼吸一口氣問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小東子猛然睜開眼睛,胡亂的抹擦口水,迷糊的問道:“哪裏?去哪裏?”

楚絡眉頭一皺,自己起身看看外面的天,冷冷說:“你繼續睡”說着就開門往外走。

“皇上您去哪裏?”小東子匆忙將披風取上,急匆匆的跟着楚絡。

門一開,楚絡正對上雲揚的臉,驚嚇之餘往後退三步。

“你站在這裏幹嘛?”楚絡愣愣的看着他,心想這個侍衛的武功高的通常都是隻聽得見聲音,不見人影的,今天杵在門口是想幹什麼?

“皇上,天色這麼晚了?您到哪裏去?”雲揚垂着頭用深沉的聲音問。

“你都說天色這麼晚了,朕當然是去睡覺”楚絡眉頭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雲揚不屈不饒的問:“去哪裏就寢?”

“朕,這個,這個問題需要向你彙報嗎?”楚絡一時覺得哭笑不得。

“皇上,你去哪裏,臣得跟着,所以你提前通知臣,臣去保護你”雲揚依然沉穩的說。

楚絡被他的鎮定嚇到,冷聲說“朕去寧宮”

不想話說完,雲揚還是站在門口不動,跟一根木頭似的,把整個門都擋住,完全沒有讓路的意思。

“你有事情嗎?”楚絡有點生氣,冷着臉問雲揚。

“皇上,您已經好幾天都去寧娘娘那裏了”雲揚說,表情八卦的想讓楚絡吐血。

“……”楚絡一愣,看定他,“雲侍衛,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雲揚思考片刻,說道:“那個,今天下午有個人來找您”

“誰?”楚絡看定他,冷冷的問。

“是一個丫鬟,她說……”雲揚沉聲道,“她找楚絡護衛長”

“……”楚絡一愣。

小東子站在後面一聽,立馬跳出來,“誰?誰敢直呼皇上的名諱?不是對皇上的不敬?”

“你給我滾回去繼續睡覺,誰讓你跟出來的”楚絡瞪一眼小東子,不滿的說。

小東子知道自己剛纔惹着皇上,懨懨的退下去。

楚絡作出完全不在意的樣子,隨意的問:“她還說什麼了?”

“她說讓我轉達您,她叫林小墨,看到您一定要告訴您”雲揚說。

楚絡的腦海裏面猛然閃現小墨擡起膝蓋就直接磕在他的雙腿之間,臉上不禁失笑。

雲揚看着楚絡表情變化,接着說道:“她其實是來求皇上你幫她一件事情”

“講”楚絡控制自己的表情,輕聲問。

“她說,希望您今天晚上可以去皇后那裏就寢”雲揚說。

楚絡臉上的表情一愣,去皇后那裏?

雲揚擡頭看着皇上的表情。

“她沒有說其他的?”楚絡繼續問。

雲揚搖頭。

小東子不滿的再次跳出來:“這個丫鬟是不是管的多了,皇上去哪裏是她能控制的事情?她簡直是……”

“小東子”楚絡挑起眉毛看着他,“朕好像沒有問你”

小東子再次垂着頭退下。

楚絡眉頭皺起,沉默許久,擡眼看看天色,皇后的鳳寰宮其實就是冷宮,一年來,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對她太過分?單單是因爲太后和皇后的恩怨就讓這樣的女子一年都獨守空房。

腦海裏面閃現林小墨低沉的聲音:那樣對一個女人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情……

楚絡輕聲嘆息,他看着周圍沒有人,小聲說:“去鳳……”

“皇上皇上……”左邊的迴廊跑出來一個小丫鬟,“咚”的一聲跪在地上,紅着臉說,“皇上,婉娘娘在高燒,說是要見皇上,娘娘臉色蒼白,皇上,您就去看看”

得楚絡暗自想,這次可是換了個新鮮的,將自殺給換成燒了……

“前些天自殺的後遺症?”楚絡不滿的說,“燒,她可真能折騰”

楚絡眉頭鎖起來:“算了,朕去看看……”

話音還沒有落,右邊的迴廊又跑出來個丫鬟:“皇上,那個……許公子說今天等着您過去……”

楚絡差點沒有吐血:“你說什麼?許政?”

“是,許公子說,您已經好些天沒有去了”小丫鬟鎮定的說。

楚絡張着的嘴半天才扳回去,看着眼前的三個人,嘴角有點抽搐,今兒是什麼日子?過年?是哪天,三個地方都將朕轟出來的?

“那個,今天……”楚絡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寧宮的小丫鬟從正面奔過來,楚絡一揚手,將欲言又止的丫鬟打住,“寧娘娘是不是要朕今天晚上過去?”

小丫鬟看到門口圍着一片人,有點慌:“是的,皇上,寧娘娘說給您連夜宵都做好了您不去,就涼了”

楚絡看着衆人,突然覺得哭笑不得,小東子站在後邊,不敢吭聲,忍着笑意。

“皇上,婉娘娘在等着您……”

“皇上,寧娘娘說您答應她一個月都過去的……”

楚絡咬咬牙,看着雲揚:“其實朕今天晚上實在是很想去的,但是,朕改變主意了”楚絡有點絕望的看着小東子,“你去把被子枕頭給朕抱來,朕今天晚上在這裏睡……”

“皇上”五個人異口同聲。

“小東子,聽不懂朕說話?”楚絡回頭看着小東子。

“是奴才遵旨”小東子從人羣中擠出來,邊很得意的說,“來來,讓讓讓”

衆人散去後,楚絡將鋪蓋往地下一展,就地而睡,誰說朕一個人就不能睡覺了?今天朕就要讓衆人看看,朕也是會耍性子的……

第27章 小草也有生命

清晨,皇上被各大妃子爭搶的事蹟遍地開花,四面八方七嘴八舌傳的沸沸揚揚。

寧宮

“婉兒這是在幹嘛?”寧妃拍案而起,“別人搶就搶,她說的是讓給我的”

婉容閣

“現在一切都完蛋了可惡,要不是寧妃,皇上會來我這裏都說不定”

許政

“是麼?皇上昨天過了一個孤獨的晚上男人的寂寞之夜,男人,哭哭不是罪”

鳳寰宮

“連許政都打動不了他,難道他的性取向改變了?“林小墨端着臉盆想,恩,看來這次是打了個平手

淑寧宮

“這麼說,皇上是被逼急了”淑寶說,“皇后還是比較有實力的,居然能夠勉強打平手”

“姐姐,我不服氣”婉妃不滿的瞪眼睛,“一下子那麼多人都來爭搶,這算是什麼?連男人都來”

“恩?哪個男人?”淑寶冷靜的問。

“自然是皇上的寵男,許政,那小子有段時間,皇上喜歡的不得了”

許政?許政……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妹妹,看來現在我們的優勢不明顯了”寧妃冷靜的說。

“哼,我就不相信,皇上能每天都睡房”婉妃輕聲哼哼。

“男人少了女人還是不行的。”寧妃接話。

淑寶將思路從許政這個名詞上拽回來,眯着眼睛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既然這樣不行,那就主動出擊。”

婉妃目光炯炯的看着淑寶:“姐姐你有什麼辦法?”

“任何一個男人都是不能脫離開女子曼妙的舞姿,用你們的魅力和氣質將皇上吸引過來,那樣皇上心甘情願,我們贏的光明正大……”淑寶瞎着眼睛說。

“好”兩個人異口同聲,“我們去後花園跳舞,等着皇上來”婉妃說。

“你怎麼知道皇上一定會去那裏?”寧妃不滿的問。

“自然是姐姐你去叫皇上了”婉妃低聲說。

“爲什麼是我?”寧妃一驚。

“誰讓姐姐你的舞姿不如我的曼妙呢?”婉妃扁扁嘴,“姐姐,互相幫幫忙,大家才能勝利嘛”她撒嬌說。

寧妃冷着眼睛瞟過來。

“不要忘記“淑寶聽着兩個人的說話聲音不和氣,她沉沉的說,“我們是一個組合,失敗了就都失敗了不幫忙怎麼能成功?”說完暗自在心裏組合這個詞用的恰到好處。

寧妃扳着臉:“那好,幫忙就幫忙”她冷冷的說,“事先說明,我只管去通知,你跳的不好,皇上不滿意我可是不管”

婉妃輕聲笑:“呵呵,我怎麼會讓皇上不滿意?姐姐,你太小瞧我了?”

寧妃不吭聲,率先走出屋子。

兩個人在後花園莫大的空地上裝飾了半天,婉妃換了幾套鮮豔的衣服,才準備好。

寧妃挪着步子去御房通知皇上。

“哪個姑娘在花園裏面等朕?”楚絡奇怪的看着寧妃。

“皇上,你就不要,不要問了”寧妃結巴的說,“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麼?”

楚絡無奈的看着寧妃:“寧兒,你不是在耍朕?”

“皇上,寧兒怎麼敢?”寧妃假笑着說,“你就去看看,會給你個驚喜的”

楚絡站起來:“好,朕去看看”說着就站起來往後花園走去。

————————————————————————————————————

林小墨垂頭喪氣的嘟囔着在花園裏面轉圈。

昨天晚上的計劃不算是失敗,但是那是個意外,今天晚上就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小墨垂着頭,臉色沉沉的,還是要去找皇上的,可是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皇上是不是覺得這些事情很煩?不會再搭理?那可是就糟糕了

小墨越想越煩,如果這次失敗的話,那就真的要丟皇后娘娘的面子了這些都是自己替皇后娘娘招攬下來的,可是,招攬之前並沒有現,怎麼這麼難……

小墨搖頭晃腦的擡頭,正巧看到婉妃穿着奇裝異服在花園裏面跳舞。

“呃,那是一隻母雞嗎?”小墨眯着眼睛看到花衣服在花園裏面上下飛舞,看不清楚,在心裏面嘀咕着。

漸漸的走進,小墨可是驚的不得了,這個女人在幹嘛?一點素質都沒有小墨二話不說插着腰就走過去。

“喂喂,你給我停下”小墨邊走邊指手畫腳,好像管事的大媽。

婉妃等半天皇上沒來,來一個丫鬟,她臉色沉沉的,停下動作,斜着眼睛看小墨:“你幹什麼?”

小墨怒火沖天,指着婉妃的鼻子就說:“你還問我幹嘛?”她覺得可笑之極,指着滿地的小草說,“你在這裏跳,把小草都給踩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啊?”婉妃張大嘴簡直不知道這丫頭說什麼,“你說什麼?”

“我說,小草也是有生命的,你連這點素質都沒有?”小墨更加怒不可揭,“你是怎麼當上娘娘的?皇上就喜歡你這樣的人嗎?”小墨冷笑一聲,“這個皇上的品味真是不敢恭維,喜歡男人先不說,居然還喜歡你這樣的女人”

“我,我……你這個死丫頭”婉妃暴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跟誰講話?”

“怎麼你不服氣?”小墨繼續說,“穿成這個樣子,現在是在母雞舞會嗎?你不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非常的影響市容?”

婉妃憋着氣說不出來,越來越氣,臉紅紅的:“你這個奴才,是這樣跟娘娘說話的嗎?”

“娘娘?你還有臉說你是娘娘?皇上娶你當老婆真是笨到家了”林小墨不依不饒的說。

“你給我滾”婉妃手指一擡,“從我的眼前消失”

小墨扁扁嘴,“一起走,省的你繼續糟蹋生命”

“你……”婉妃提着裙子率先走出去。

小墨看着婉妃的背影,心裏面的氣還沒有壓下去,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將被踩扁的小草一根根的扶起來。

“小草的生命?”突然,好聽的聲音從小墨的背後傳來。

FALLBACK
ERROR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