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振翻全場的早餐

...

“敢爲人先,攻難克艱!驅逐日寇,還我河山!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警衛連跑步時的口號喊得震天響。

東五號門口站哨的步兵連上等兵“屁猴”用下巴指了指披掛整齊正在跑步的警衛連撇了撇嘴說:“就這兒屁大的地方還出操,做給長官們看的吧?”

對面站着的“樹根”羨慕地看着這支鬥志旺盛、精神抖擻的隊伍答道:“瞧瞧人家這纔像是軍人,這幫警衛連的小子是哪來的?同樣是部隊,差距咋這麼大呢?”

“屁吧,能堅持三天算他們牛。”“屁猴”說話三句離不開一個屁。

東五號主任辦公室內,姚聞遠被洪亮的口號聲吵醒,翻來覆去再也睡不着。氣鼓鼓地心想肯定是警衛連這幫小子對留守倉庫有意見,才大清早就跑操讓大家都不得安寧,找機會一定滅滅他們的威風。

...

與此同時,西六號二樓醫療隊的女兵們開始梳妝打扮迎接新的一天,嘰嘰喳喳嘴裏還在不停抱怨着警衛連的男兵們打擾了她們的美夢。

一個眉清目秀,留着短髮,學生樣子的少尉小醫官花癡般咬着川妹兒的耳朵說:“早上那個警衛連連長好帥哦,真有男人味!”

“帥個啥子喲,一張馬臉木得一點笑容,沒趣得很,伊美兒,你想要的話留給你撒。”川妹兒大方得很。

被叫做“伊美兒”的少尉醫官故作嬌羞地打了川妹兒一下,“川妹兒,不要胡說,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哦。”

“就你那四個眼細皮嫩肉的男朋友,整天香噴噴的,比娘們還娘們,這樣的小白臉白送姐都不要。”

“去你的,你還得意我呢,早上要不是憲兵隊的人在,那幫男兵們還不把你拉下去吃了!”伊美兒推了川妹子一下取笑道。

正說笑間,憲兵隊長韋昌富踱步走了過來,一腳門裏一腳門外,“蓋醫官在嗎?”

“哎哎哎,誰讓你進來的?這是女兵宿舍,知道不?眼鏡白戴了?”伊美兒杏眼一翻,指着韋昌富沒好氣地說。

陸軍醫院的醫生護士們見慣了各級長官,連院長都是少將,壓根沒把這位上尉憲兵隊長當回事兒。

韋昌富扶了扶眼鏡,尷尬地矗在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川妹兒倒是因爲早上倒洗腳水的事對這位憲兵隊還是有點好感的,便柔聲說道:“麻煩你下次進門前先敲門,蓋醫官不在這兒住,她有早上看書的習慣,你去辦公室找找看吧。”

韋昌富“哦”了一聲,扭頭就走。還沒出門川妹兒又加了一句:“今兒早上的事,謝謝哈!”

蓋麗麗正在辦公室翻看醫書,韋昌富輕手輕腳走進來,“表妹,看書呢?這身軍裝穿在你身上真好看。”

蓋麗麗合上書,板着臉嚴肅地說:“誰規定的憲兵見了長官可以不敬禮?”

韋昌富的臉唰一下紅了,“這……這……咱不是親戚嘛。”

“這不是在你家,也不是在我家,這是在軍中,軍中有軍中的規矩。”蓋麗麗白了他一眼,依舊陰沉着臉。

韋昌富只好無奈地立正、敬禮,“長官好!”

蓋麗麗終於憋不住“噗嗤”一聲笑了,“我說表哥,都憲兵隊長了,還沒見長本事呀。”

韋昌富嘿嘿一笑,“從小我都是表妹你的手下敗將,哪裏贏過一次呀。你怎麼也到這兒來了?不是早上你站在我面前我都不敢相信。”

“上面讓陸軍醫院選派最優秀的醫護人員組織一個巡迴醫療隊服務基層官兵,我就主動報名參加嘍,沒想到被派到這個鬼地方。”蓋麗麗伏在桌子上軟軟地說。

“陸軍司令部和軍醫署的幾個傢伙不是追你追得很緊嗎?怎麼捨得放你來呢?”韋昌富笑着說。

“那些個官宦子弟、花花公子入得了本姑娘的法眼嗎?他們以爲我只是暫時巡診。不過也好,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省得那些討厭的蒼蠅在眼前嗡嗡亂飛。”邊說蓋麗麗還邊揮手做驅趕狀,她樂得在這個地方躲躲清淨。

“表妹的眼界高我早就知道,不過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都二十五六了,你不急,我那小姨和姨丈也該急了。對了,那個軍法處的郭副處長對你就不錯哦,隔三差五去你那泡醫院,對你很有意思哦,要不你考慮考慮?”韋昌富湊到跟前小聲說。

“就那個剛跟鄉下老婆離婚的郭處長呀,四十多了吧?你不會是爲了他能提拔你,就把你表妹賣了吧?”蓋麗麗瞪了他一眼,不耐煩地說。

“哎呦,我哪敢呀,你不把我賣了我就燒高香了。只是個建議,建議,嘿嘿。”

“諒你也沒那個膽,當心我把你和你們通訊科女兵的那些破事告訴我老姨。哼!”

“千萬不能,好妹妹,你老姨知道會罵死我的,求你!”韋昌富點頭哈腰,雙手作揖。自己和通訊科女兵偷情被通訊科副科長俞小倩撞到,差點毀了自己的前程,這件事讓家人知道了那還了得。

“對了,有人的時候你不能暴露我倆的關係,表妹只能在沒人的時候叫。敢亂叫的話,別怪我見了老姨後嘴風不嚴哦。該開早飯了,沒事的話你就先走吧。”蓋麗麗揮揮手不耐煩地示意他出去。

“是,長官!”韋昌富倒着退出去,並輕輕帶上房門。

這個表妹,自己打小就喜歡,心甘情願被她欺負。她協和醫學院畢業後到軍醫學校任教員,後又調到陸軍醫院任門診副主任。自己大學畢業後,讓老爹花大價錢在軍需署謀了個差事,就是想和表妹離得近一些。苦惱的是兩人是近親,喜歡也說不出口,更不會有什麼結果。索性也就不結婚,到處留情,才招惹了通訊科的黃桃,被俞小倩撞到,弄得人盡皆知。

七點三十分,早飯鈴準時響起。071的餐廳分爲軍官餐廳和士兵餐廳,早餐軍官餐廳每人兩菜一湯還有一個煮雞蛋,士兵餐廳只有一菜一湯。長官們拿着自己的鋁製飯盒三三兩兩、歪歪垮垮走進軍官餐廳,醫療隊和憲兵隊軍官多於士兵也全部在軍官餐廳用餐。

士兵餐廳裏,步兵連、輸送連和消防隊的士兵們沒有長官的帶領,坐的東一個、西一個,熙熙攘攘,熱鬧的像個菜市場。

“當官的比我們多長一個屁眼呀?加菜還加蛋,不夠吃老子這兩個蛋蛋也給加上算了!我們只有一個素菜還他媽做得跟豬食一樣!”步兵連的屁猴剛換過崗,肚子餓的咕咕叫,端着碗站在板凳上大聲吆喝着。

樹根在底下使勁扯着屁猴的衣角,生怕這個口無遮攔的傢伙再說出什麼不中聽的話,傳到長官的耳朵眼裏。“猴哥,咱就將就點吧,饅頭不是隨便吃嗎,吃飽都中。等那些狗腿子憲兵吃飽來了,關了你的禁閉,你就真的只有吃屁的份了。”

說話間,外頭傳來一陣整齊雄壯的歌聲,正在就餐的軍官和士兵都跑出門口去看。餐廳前方的空地上,警衛連的全體官兵在金鐵吾和嶽明倫的帶領下正在齊唱《抗日歌》。

步兵連連長康平,左手拿着一個剝好的雞蛋,右手指着警衛連的隊伍對輸送連連長齊德勝說:“看看人家的隊伍一來,氣勢上就把我們壓倒了。”

齊德勝剔着牙說:”就你那眼神,看到他們胳膊上的臂章了嗎?88師,御林軍哪,跟他們比我們連後孃養的都不算。”

“你拉倒吧,咱們是軍需署直屬部隊,近水樓臺先得月,你身上哪點穿的比人家差了?咱跟人比,差的那是精氣神。”康平撇了撇嘴說。

歌聲落下,全場靜默,警衛連排着整齊的縱隊走進士兵餐廳。餐廳裏零散坐着的士兵們看到警衛連進來,紛紛讓開,騰出地方給他們。

金鐵吾第一個打飯,然後是嶽明倫和警衛班,接着是一二三排和機炮排,隊伍井然有序,沒有一個人說話。

全部的飯打好,集體落座,集體開吃,沒有一個人先動筷。更奇怪的是警衛連的軍官們都是和士兵一起用餐,沒有一個去軍官餐廳的。其實這是金鐵吾連的老規矩,官兵一致,同吃同住。

十分鐘後,嶽明倫一聲口令,“唰”警衛連一百多號人全體起立,然後排隊走出餐廳。

警衛連這十分鐘的吃飯時間,成了集體觀摩時間。其他無論是軍官、士兵,還是護士,都停下筷子看呆了。

警衛連剛出門,身後的士兵餐廳裏響起一陣陣熱烈的掌聲。屁猴和樹根的手掌都拍紅了,都說要是加入這樣的隊伍,跟着這樣的長官,吃糠咽菜也認了。

第15章 會議室裏的較量

九點整,東五號071倉庫會議室裏,燈火輝煌,如同白晝。071倉庫全體連以上軍官都穿着筆挺的制服在橢圓形會議桌的兩側正襟而坐,每個人的面前擺放着軍帽、筆記本和筆。

中間坐着的是着上校毛呢制服的姚聞遠,手裏依然端着他心愛的紫砂壺,身後還有一個負責記錄的女少尉書記員。

姚聞遠的對面端坐着兩個身穿便裝的人,一男一女。女的不到三十歲,黑色緊身皮衣皮褲,短髮、白淨、鳳眼、櫻脣,顯得十分乾練。男的四十來歲,黑西裝、黑領帶、鷹眼、無須、薄嘴脣,面前放着一頂黑禮帽。在這一片軍綠中,兩人的穿着顯得格格不入。

“咳,咳。”姚聞遠先乾咳了兩聲清清嗓子,“諸位同仁,大家這幾日鞍馬勞頓,先後抵達這裏,各位辛苦了。”說完,向大家點了點頭,放下手裏的紫砂壺,扶着桌子費力站了起來,接着說:“下面我宣佈一項軍需署命令。”

全體軍官都起立,保持立正姿勢,除了那兩個穿便裝的人依然紋絲不動。

姚聞遠翻了翻眼看看二人,接着開始宣讀命令:

爲加強戰備,鞏固和便利我軍在江海地區戰時的後勤供應,經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批准,特成立軍需署直屬江海祕密倉庫,代號071。現委任:

姚聞遠上校爲071倉庫主任;

馮必贏中校爲總務科科長;

潘萬年中校爲軍械科科長;

劉志中校爲被裝科科長;

錢貴中校爲糧秣科科長;

俞小倩上尉爲通訊隊隊長;

蓋麗麗少校爲醫療隊隊長;

韋昌富上尉爲憲兵隊隊長;

張淼上尉爲消防隊隊長;

康平上尉爲步兵連連長;

齊德勝上尉爲輸送連連長;

金鐵吾上尉爲警衛連連長。

此令。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軍需署。俞飛鵬。

1937年3月20日。

命令宣讀完畢,請坐下。

落座的同時,金鐵吾忍不住偷偷瞄了蓋麗麗一眼,與蓋麗麗顧盼神飛的目光迎面相撞,金鐵吾沒有退縮,目似劍光。

蓋麗麗也沒有閃躲,美眸含威,兩人的目光隔着會議桌短兵相接。不過幾秒鐘的光景,蓋麗麗的眼神變得溫柔起來,防線後撤,金鐵吾乘勝追擊、一鼓作氣,堅毅的目光步步緊逼,直至蓋麗麗芳心大亂,低眉順眼,徹底繳械投降。有時候征服一個女人,一個眼神就夠了。

“下面由虞美玲少校給大家傳達文件。”姚聞遠的話打斷了兩人的對視。

話音剛落,穿黑色緊身皮衣的女子起身站了起來,身材甚是曼妙。她向下掃視了一眼在坐的各位軍官,不知爲何她的目光所到之處竟讓人感到絲絲寒意。

她然後捧起一份印着青天白日徽章和絕密的文件,照本宣科讀了起來:“071倉庫爲我黨我軍重要之祕密倉庫,防共防諜任務尤爲艱鉅,爲此經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批准,特設軍委會特務情報組駐071倉庫督查室。

委任虞美玲少校爲督查室主任,胡鵬飛中校爲督查室副主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特務情報組。戴笠。1937年3月22日。宣讀完畢。”虞督查讀完文件後面無表情地坐下。

姚聞遠接着講話,“在座諸位都是來自各個部門的精英,我相信大家的工作能力,以後還望大家各司其職,精誠團結,不辜負黨國對大家的栽培。各科室和專業隊伍的任務和職責都已經很明確,我就不再重複了,康平連長。”個頭不高卻很精壯的康平站了起來。

“你們步兵連的警戒任務從今天起交由警衛連執行,你連專司庫房守衛。”

“是!”康平坐下後依然保持上身筆挺。

“金鐵吾連長。”

“到!”金鐵吾迅速起身立正,聲音乾脆利落。警衛連所表現出的訓練有素、紀律嚴明,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這位英俊挺拔的年輕上尉身上。

來自各方的目光中,有讚許,有愛慕,有嫉妒,有不屑,有疑惑……

“你們警衛連是俞署長專門從模範88師請來的王牌部隊,負責071倉庫的外圍警戒和物資押送,任務艱鉅而重要。金連長治兵有方可謂是軍中翹楚,重任在肩,我們071的安全可全都交到你手上了,千萬不要讓長官們失望哦。”姚聞遠的這番話綿裏藏針,又挖苦諷刺。

“是!”金鐵吾心知肚明卻也無從反駁。

“各位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有好的建議和意見都可以提嘛。”姚聞遠貌似大度地翻開筆記本,拿起手中的筆,看似想要記錄一下屬下的補充和建議。

“我想再補充幾句。”督查室主任虞美玲緩緩站起。

“虞主任,請。”姚聞遠微笑着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下面我所說的話,只准聽,不準記錄。”虞美玲冷若冰霜地說。負責會議記錄的女少尉和參會的軍官們都放下了筆,只有這裏的最高長官姚聞遠還在玩雜耍般不停轉動手中的筆。

虞美玲的目光停留在姚聞遠的手上久久沒有離開,各位軍官們也都屏住呼吸注視着這場無聲的較量。姚聞遠開始還氣定神閒,若無其事,虞美玲鎮定自若一字不吐,只是目光變得更加犀利,會議室裏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這尷尬的場面維持不久,姚聞遠就變得面紅耳赤,微微發汗,心想這督查室是特務組派駐機構不歸自己管,風聞特務組將升級爲軍委調查統計局,由戴笠任局長,這幫人可是得罪不起的,否則哪天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就變得“無官一身輕”了。

想到這裏,姚聞遠悻悻地放下手中的筆,合上筆記本,拿手帕擦了擦汗,端起紫砂壺,靠在了椅背上。

看到這裏,金鐵吾不由心中一笑,勝負立判,這姚聞遠也有怕的時候,真是一物降一物,再看虞美玲,竟然覺得順眼多了。

看到姚聞遠服了軟,虞美玲纔開了金口:“各位都是黨果軍人中的精英,理應把黨國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目前我們的確在與共黨接觸,商討統一戰線共同抗日的問題。但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掉以輕心,共黨的滲透和策反能力相信大家也都有所耳聞,可以說是無孔不入。071倉庫的所有人員雖然都通過了初步的篩選和檔案審查,但並非鐵板一塊,我們有情報相信,共黨在我071倉庫的選調人員中安插了特情人員,也許就是在座的其中某一位。”

虞美玲講話的同時,那位長着一雙鷹眼的胡鵬飛副主任正在逐一觀察每一位與會人員的神情,試圖從中看出一些端倪。

姚聞遠在擺弄手中的紫砂壺,金鐵吾抱着雙手嘴角隱隱露出一絲冷笑,蓋麗麗和俞小倩都露出不屑的神情,其他的軍官都低頭看着會議桌。

停頓了一下後,虞美玲繼續接着說:“當然,目前中日對峙加劇,雙方都在積極備戰,防諜工作也是重中之重。日軍也在加緊對江海地區各項情報的蒐集,我們也不排除有日諜已經混入我071倉庫。

我們這裏儲存了大批的武器彈藥、被服藥品、糧秣汽油,這些物資無論對共黨還是對日諜都具有強大的吸引力。如果這些物資落入敵手將是黨國的極大損失,也會讓敵人戰力倍增。因此,我們得到授權,有權將涉嫌通共通日者先行羈押審訊,甚至先斬後奏。

在各位休探親假的時候,我們沒有閒着,已將每一位071人員的親屬登記造冊,按期發放特殊崗位補貼,這是黨國對你們的特殊照顧。當然,如果你們試圖通共通日,或者私自外出和逾期未歸,將按戰時軍法執行,家人與之同罪。我以上所說,你們回去後傳達到每位屬下和士兵,拒不傳達者,知情不報者、包庇縱容者,嚴懲不貸。

目前是特殊時期,自然會執行特殊紀律,我希望大家都好自爲之。我的話說完了。”

虞美玲冰冷無情的話,讓各位軍官們感到不寒而慄,特務們對自己的家人進行了詳盡的調查,自己竟然毫不知情,與其說是被調動,倒不如說是被綁架。大家雖對這種法西斯的做法都心存不滿,但爲了少惹麻煩,也都緘默不語。

會場裏寂靜無聲,氣氛有些沉悶。

“我說幾句吧。”金鐵吾緩緩站起,面色凝重。姚聞遠坐直身子點了點頭,總算有人打破沉默了,暗自心想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愣頭青碰碰督查室的釘子也好,自己樂得坐山觀虎鬥。

面若冰霜的虞美玲雙手抱懷,她倒要聽聽這個金連長能有什麼高見。蓋麗麗在對面暗自着急,對着金鐵吾擠眉弄眼,生怕他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所有軍官也都將視線轉向這個年輕的上尉。

“給士兵們的早餐加個煮雞蛋吧。”金鐵吾表情嚴肅,很認真地說。頓時,姚聞遠失望地靠在了椅背上,虞美玲嘴角第一次露出難得的微笑,蓋麗麗按下快要蹦出來的心臟差點笑出聲來,所有人的心中都因爲這戲劇化的一幕而輕鬆很多。

“帶過兵的人都知道,當官的動動嘴,當兵的跑斷腿。所有的押運、裝卸、守衛、警戒等體力活都是士兵們乾的,他們的體力消耗和所需營養都遠我們大得多。只有他們有一個健康的體魄,整支部隊才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和戰鬥力。”金鐵吾的話無從反駁,要求也不算過分,無非是每週採購時多買些雞蛋罷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不同意很可能就因爲這一個雞蛋讓士兵們心生怨氣,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姚聞遠立即安排總務科照辦。

“其他人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哦,看來沒有了,散會!”姚聞遠心中煩躁,早就坐不住了,不等大家反應過來,合上筆記本起身匆匆而去。

FALLBACK
ERROR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