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咻!【三合一大章】

這裡的人與別的地方不一樣,哪怕是過年,也是臉上一片嘆息失落的表情,好多人都是無意識的走到石奶奶搬走後,留下的那個大坑邊上去看看。

臉上不見笑容,唯有唏噓。

想起當年,石奶奶在這裡的時候,這裡水電暖等等各種設施服務都是全城最好的,供應最及時的……

但在這裡居住的人,卻是如何的對待烈士遺孀的?

如今,人家搬走了……

這裡所有的特殊照顧,也都跟着人家搬走了……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就一個孤寡老太太,對人家和氣些,又能怎樣?少幾塊肉嗎?”

“哪怕釋出那麼一分半分的善意,怎會如此?”

“非要搞得整個小區都跟後孃養的一般……小區的年輕人出去找工作,人家一聽是這個小區的,都不錄用……哪怕是再學歷再高都不錄用。因爲……人品不行!”

“這是造得什麼孽啊?”

大家灰敗的臉色,麻木的貼春聯,看看自己原本漂亮舒適的房子,現在的廢墟,再看看現在住的木頭房子……還動不動漏雨……

好多人是真的後悔得腸子都腫了。

左小多站在石奶奶房子舊址前,悄然駐立,似乎又看到了當初那個倔強的老太太。

砰地一聲將門關上。

將漫天風雨人間一切,盡數都關在門外的情景。

“如果我不攛掇着石奶奶搬走,她一直住在這裡,或者並不會死……”

左小多出神的想着。

但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好多人注意到了左小多,有人就認出來了,這孩子曾經經常來看那個孤寡老太太……

於是有人就湊上來:“這位小哥,你……”

他們在急切的懇求,眼神是哀求的,哀求左小多能不能說說話,讓他們早一點受到應有的照顧……和修繕。

左小多充耳不聞,仍舊只是出神的看着那處原本存在的痕跡。

“過年了……您老人家,過年好啊……”左小多深深地鞠了一躬。

話音才落,便即轉身離去,全無戀棧。

他之身後,那麼多人在懇求,在哀求,但左小多似乎一個字也沒有聽到。

連眼神,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死不死,與我何干?

我又不是聖人,也不是好人。

正如你們在後悔的一樣: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他一路走着,看着豐海,莫名的神魂一陣震盪。

看着這座陷入過年氛圍的城市,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態,正在慢慢的發生改變……

那是一種很奇怪很古怪的感覺,似乎整個人的精神都抽離超脫於當前這個空間,立身於高空之上,居高臨下的看着芸芸衆生,本身卻與之格格不入,怎麼也融入不進去……

左小多明知道這種狀態很不正常,但卻始終無法將精神集中,吸引回來。

好半晌過去了,整個人仍舊處於飄搖且夢幻的微妙感覺狀態之中。

角落裡,一個灰衣老者忍不住震驚了一下。

“這是……觸動了心境?神魂脫胎?這……這不是御神後期,甚至晉升至歸玄境界的天才之屬才能衍生出來的狀態啊……不過化雲階段,神魂之力怎麼就這麼強大了?不好,化雲的識海哪裡控制得住如斯沛然神魂……”

灰袍老者氣沉丹田,沉聲喝道:“咄!”

一聲輕斥,卻有一股沛然精神神念氣浪,以神魂力量包裹,在左小多耳邊陡然爆發,然後,左小多已形散亂即將暴躥的神念,一觸即收,迅速回歸識海。

識海中,小白啊和小酒戰戰兢兢,徑自沉下生機海,裝死去了。

剛纔正是他倆,將吸收的神念力量吞吐出來往復修煉。

小白啊吐給小酒,小酒再吐給小白啊,彼此交流互換,而每轉換一次,力量就更精純一層。

但這次吐出來後的時候,小酒驀然發現旁邊隱有一口劍的虛影在偷偷截取能量,如何還不知道有他人在竊取自家裨益,重重大怒之餘,便要上前與戰。

而這一點無名,令到小酒小白啊之間吞吐往復的力量失衡,而失衡的力量,因爲已經積蓄了太過精純的威能,一瞬爆發,險險將左小多的神識之海衝爆……

若不是灰袍老者見多識廣,瞬時判斷明瞭態勢,爆發自己的神魂力量給予援手,左小多最少最少,也要付出渾噩半天的代價,甚至可能令到識海有損,需要花上許多功夫方纔能修復……

畢竟是先天靈寶重重煉化的神念,豈同小可……

當然了,現在態勢又有丕變,小白啊和小酒所流溢出來的那一小股神念力量,因爲這點變故,已經變成了左小多所有,也可算是一種機緣巧合,因禍得福……

但箇中因由乃至最終利弊得失,無論是小白啊小酒,左小多,還是那灰影高人,盡都只是明瞭自己參與的部分,並無一者瞭然全盤!

再一刻,左小多驟然感覺一陣清明,睜開眼睛之時,突然生出一種‘我又回到了’人間的微妙感覺。

這種感覺是真的很奇妙。

面前的所有一切,似乎是從完全模糊,到百分之一萬的清晰。

突然間蹦了個高,哈哈大笑;“過年啦!!”

話音未落,已是一溜煙的跑了。

那灰袍老者本意想要出面和他說幾句話,卻見這小子一溜煙的跑得沒了影……

忍不住摸摸頭,笑了笑:“對啊,過年了……又過年了……”

仰起頭,看着天空,眼神中,有太多太多的回憶一閃而逝。

“又……過年了啊……”

良久良久之後,才又跟了上去。

卻見左小多固然是一路跑回別墅,卻沒有回家,而是跑到葉長青家裡去拜年,只可惜葉長青並不在家;轉而又跑到文行天那邊,也是不在,左大少爺不由得心下奇怪。

這大過年的,怎麼一個兩個,全都不見蹤影呢?

左小多不信邪的給文行天打了個電話,才知道文行天等這幾個兄弟們趁着假期,爲隕落的兄弟們掃墓去了。

順便,去英魂墓前,一衆兄弟們共飲一杯,聚首一醉。

左小多自然不會沒眼力見的打擾人家一衆老哥們相聚,轉念一想,又給李成龍打了個電話,探問了一下項衝還有戰雪君那姑娘的狀況,李成龍迴應並沒有任何異常發生,所有人此刻都在項家過年呢,歡聚一堂,其樂融融。

李成龍又問左小多是不是也過來,他才一開口,又有一羣人接過電話邀請,讓左小多過去打撲克。然後李成龍在一邊焦急喊:“讓他來可以,不打撲克……打一次牌,打到後來就剩幾張撲克了,兩百多張他能揣兜裡一百多張留着作弊備用……”

衆人登時一陣鬨笑,笑罵這世上竟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左小多破口大罵道:“李成龍你敗壞我名譽,你丫的給你老子我等着!”

然後就啓程趕往項家老宅,在項家逛了一圈,發現項家老祖項狂人果然不在,以至於整個項氏家族,直接變成了年輕人的樂園。

左小多沒有在項家待太久,又轉去了高家,同樣是沒坐幾分鐘便起身告辭;高巧兒知道他身上有太多需要處理的東西,很乾脆的問他要不要自己幫手處理?

左小多想了想,說了句過了初十再說吧;這年前年後的,過日子最重要,等節日過去才說其他。

即便是對於入道修行的武者來說,過節仍舊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因爲……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冰冷的躺在了江湖,或者,粉碎的散在了戰場……

是故每一個節日,都是很值得珍惜的,左小多不想破壞。

從高家出來,卻遇到了久違的吳雲海。

吳雲海兩兄弟帶着一身落雪,屹立在街口,貌似是專門等着左小多出來的。

“左班長,要不要去家裡坐坐?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咱們好好玩玩,放鬆一下。”

吳雲海表現的很熱情,有期待,以及……忐忑。

自從上一次星芒羣山大事件之後,吳家就再也沒有了與左小多修好的機會,而從那之後,左小多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都是如同彗星一般的直衝九天,再也沒有機會觸及!

而左小多身邊,高巧兒李成龍等,便如是銅牆鐵壁一般屏障,隔絕了一切有心人無意客。

吳家就算是想湊合,也沒有機會沒有餘地。

便是今天這一次,吳雲海也是做了再三的心理建設,外加鼓足了勇氣,甚至整個吳家現在都沒心思過年,都在等着這一次邀約的結果。

左小多歉然道:“還有事,下次吧。下次一定。”

哈哈一笑,道:“過年好!”

擦肩而過,轉眼間消失在遠方,吳雲海還待回頭說話,卻見左小多已經騰身半空,化作了一道流光,打開了空間屏障,蹤跡不見。

吳雲海的眼神瞬時轉爲悵惘。

他很清晰的認知到,吳家,從此將再也不可能進入到左小多的視線了。

原本,關係已經修復,甚至,有很大的希望,能夠像高家一樣,化敵爲友,然後加深合作,搭上這一次順風車,沖天而起。

但現在,卻已經是完全的不可能了。

而這,還意味着,所謂豐海有數家族的頭銜,吳家,戴不久了!

吳雲海正自失落之際,忽而看到高巧兒從高家大門裡走了出來,迎面正看到了吳雲海等,不由笑了笑:“吳雲海?這大年初一的怎地跑這兒來了?”

吳雲海苦笑一聲,上前兩步,輕聲道:“巧兒姐,真羨慕你們。”

高巧兒巧笑嫣然,道;“不外就是賺一口辛苦飯吃,哪裡有什麼好羨慕的!”

吳雲海笑了笑,突然壓低了聲音道:“巧兒姐……你看我們吳家,可還有可能麼?”

高巧兒笑了:“可能啊,一切皆有可能!”

吳雲海深吸了一口氣,道:“巧兒姐,這個……小弟有一個提議,不知道您想不想聽?”

高巧兒道:“大過年的,說啥提議……哈哈,家裡還有挺多事呢,我這就進去了……”

高巧兒擺明了就是不想聽。

但吳雲海卻不想放過這最後一個機會,上前一步,近乎哀求的道:“巧兒姐,我知道您現在在左老大身邊,處理很多東西很多事,已經是大管家一般的存在……我們吳家不求能夠和高家一樣,不過,巧兒姐若是有什麼需要,或者說,忙不過來的時候,我們可以幫手,但有所命,莫敢不從。”

吳雲海頓了一頓又道:“免費幫忙,絕無二話!”

高巧兒眼神一凝,隨即笑道:“雲海啊,你有心了,但是你看我們高家,還有許多人都在吃閒飯……實在是沒那麼多的事兒可幹啊……有這麼多的閒人閒着,哪裡還有什麼忙不過來的時候?”

吳雲海面容悽苦道:“巧兒姐,真不能給點機會麼?”

高巧兒猶豫了一下,輕輕嘆口氣,道:“雲海,你今天已經把話都說到這等地步了,我也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你認爲……我在左老大身邊,有那種分量嗎?隨隨便便的增加一個家族?”

“如果我高家,藉着左老大的勢收編其他家族,那我高巧兒……以後還會有機會麼?”

“找我幫忙,你們找錯人了!”

高巧兒眯了眯眼睛,淡淡道:“左老大的這塊蛋糕,固然美味,固然碩巨,但高家卻沒有那麼好的胃口,更加沒有膽量下嘴,你們吳家想要吃……至少我們高家是無能爲力的!”

吳雲海臉色愈發不好看起來:“巧兒姐,您乃是左老大身邊的大紅人,若是連您都無能爲力,我吳家哪裡還有指望,您……”

高巧兒眸子閃過一道銳光,淡笑道:“雲海,你真是太看得起我這個弱女子了,我這個弱女子的稱謂真不是自貶自黑,在我們這個小團隊裡,我真的就是個弱女子,沒有比我更孱弱的了,跟大紅人哪裡能扯上一點點的關係,如果硬要說大紅人云雲的話,放眼整個豐海,頂多就只有一個人能幫你們。”

“誰?”

“李成龍。”

高巧兒揮揮手回去了:“過年好。”

吳雲海一陣苦笑:“過年好。”

目送高巧兒回去。

“那我們去找李成龍?”旁邊,吳家另一位子弟說道。

“不用了,高巧兒這已經是完全拒絕了我們的加盟,根本就不存在有找李成龍的可能。”

吳雲海輕輕嘆口氣:“李成龍連項家都還沒有塞進去,怎麼可能顧得到我們吳家?這是一條死路,勉強爲之,不但會得罪李成龍,得罪左小多,甚至還會得罪項家,現在已經岌岌可危的吳家,再三方開罪,就真的覆滅有期了。”

“高巧兒這是想要讓我們吳家死啊……”

“哎……”

他長長嘆了口氣,卻仍然是想不通。

當初星芒羣山之前,家族分明已經做出了交好的舉動乃至決定,卻又爲何在那個關鍵時候,突然就猶豫、退縮了呢?

那是一個多麼要緊的關頭!

同時也是左小多最容易死去的、最需要援手的一次絕佳契機!

而現在的結果就是,高家抓住了這個機會,吳家沒有抓住。

原本高家和吳家在豐海的地位差不多,都是屬於數得上的中流家族;但是現在,這才過了多久的時間?

高家已經一躍成爲豐海頂級豪門。

而吳家非止在原地踏步,甚至還漸形衰敗,差距已經越拉越大了。

到了現在,儼然已經到了自己將吳家送上門讓高家吞併,而高巧兒都不屑吞併的地步了!

“一步錯,步步錯!”

吳雲海心下沮喪難言。

跟着左小多身邊的那些人,李成龍高巧兒等人,據說都已經突破了御神;項沖和項冰雖然稍弱,卻仍已經臻至化雲巔峰,距離突破,只是最後一步,或者說是一個念頭。

因爲他們都處於極力的壓制真元的狀態之中,相比較尋常化雲巔峰想要突破而不可得,他們想要突破,真的就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而自己……到現在還只是嬰變!

明明,不久之前自己還都跟他們處於同一水平線,這才過了多久,自己便再也難望其項背了?

差距一旦拉開,當真就只有越來越大的份了嗎?

看着高家的大門,吳雲海苦澀的嘆口氣,轉身走了。

他知道高巧兒一定在大門裡看着自己,用一種勝利者的目光。

誰讓自己就是一個失敗者,實實在在,毫無花假!

只是,吳雲海還是太過把自己當回事了,高巧兒並沒有在大門內看着吳雲海。

對於高巧兒來說,吳家當真就是不值得一顧的存在;尤其是在得到了太陰星君給的好處之後,高巧兒感覺自己脫胎換骨一般,修爲更是突飛猛進;處在化雲巔峰的她,居然以前所未有的壓制到了七次的成績,突破了御神!

“小姐,吳家來投奔?”

“嗯。”

“……您沒有接納?”

“吳家當初做的事情,對於左老大來說,何異於一次反覆,一次背叛。左老大這個人表面看什麼都不在乎……但是我敢肯定,我只要接納吳家成爲高家的下屬家族,那麼咱們高家,反而會因此被剔除集團中心,永無起復之日。”

高巧兒淡淡道:“怎麼,你們不捨得?”

“捨得!捨得!”這人乃是高巧兒的叔叔,此刻被高巧兒眼神一橫,竟然頓時嚇的連連點頭。

“今後,禁止高家任何人與吳家接觸!”

高巧兒哼了一聲,淡淡道:“三叔,若是你再做出來引狼入室的事,那就去鄉下和爺爺作伴吧!”

說完,不等三叔答話,徑自轉身離去了。

身後,一個英挺的中年人,不斷地擦汗。

……

左小多一路趕路,向着鳳凰城飛奔!

過年了!

我要回家!

在路上,接到左小念的電話,左小念的聲音帶着些內疚:“狗噠,我剛剛纔意識到今天是大年初一……要不我回去陪你吧?”

“不用了,你這纔剛往京城,來回跑個什麼勁。”左小多罕有的拒絕了伊人的溫情,猶自嘿嘿直笑:“我在這邊很快活,過年的喜慶熱鬧氛圍,你都沒感受到嗎?”

“那你一定好好的,乖乖的,不能哭哦。”

“你才哭!你肯定哭了!念念貓,我都看到你流眼淚了,哈哈哈……”

“狗噠!!!!”

左小念氣急敗壞的掛斷電話,然後才露出笑容,抹了抹臉上的淚痕。

今天是大年初一……爸爸媽媽,念念好想你們啊……

我的紅包呢……

嗯,小狗噠真是沒心沒肺,居然說他自己很快活,這筆賬記下了,下次見面一定要跟他算總賬……

……

左小多一路跨越山水,當真是爆發了自身最快的移動速度一溜煙也似地趕回了鳳凰城。

看到了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房子。

從戒指裡取出來掛着一個萌萌噠小貓的鑰匙墜的鑰匙,打開房門走進去。

滿室盡是一片寂靜,與外界熱鬧喧騰的氛圍倍顯格格不入。

左小多在父母的房間裡安靜的坐了一會兒,便即跑了出去,買了春聯,買了福字,買了許多的年貨,回到家中,將去年的揭下來;將新的貼上,登時令到整個房間多了許多喜氣洋洋的味道。

然後又將剛剛買來的許多鞭炮,在小區外面點燃,真是好一通的大放特放。

自己一個人又蹦又跳,捂着耳朵大喊。

“過年啦!過年啦!過年啦!哈哈哈……”

很多人從窗口露出頭,看着下面發瘋一般的少年人;明明是喧鬧的氛圍,卻讓人感覺到了一股子莫名的孤獨、寂肅。

他就像一個越走越遠的人,卻在倔強的表示,我從未離去,我始終都在,始終是那個少年!

有人感覺動靜太大,實在是太吵了,直接撥打了報警電話。

但他們隨即便發現,剛剛還在下面又蹦又跳的孩子,貌似活力大把的那個少年,已經消失不見了……

……

左小多來到了胡若雲家裡,鄭重且恭謹地敲響了房門。

胡若雲打開門,眼見是左小多,卻是着實嚇了一跳!

“小多!?”胡若雲驚喜的聲音都變了:“你怎麼來了?快,快進來!”

左小多嘿嘿笑:“這不是來給您拜年了麼!”

言語間,好似變戲法一般的一堆一堆的往外堆禮物。

胡若雲一邊手忙腳亂收拾,一邊喋喋不休的抱怨,罵左小多浪費,左小多隻是嘿嘿笑,仍舊不助手的往外掏禮物,一直到了這裡,他才突然感覺自己漂泊孤獨的心,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眼前的胡老師,是待自己最親厚且全無功利之心的存在,若是拋開左爸左媽小念姐之外,說到左小多最最難以割捨的親近之人,胡若雲首屈一指,無人可比!

李長江從房間出來,與左小多聊天。

於是胡若雲也不管滿地的禮物,心情興奮得好似要爆炸一般去做菜做飯。

左小多理所當然地在這裡吃了一頓晚飯,豐盛至極的晚飯。

所有的一切過年也未必會出現的“最貴”菜餚,胡若雲一番整治之餘,盡數的擺上了桌子。

“多吃點!”

“少喝點!”

“李長江,你又勸酒!小多還是個孩子!你咋就不能教他點好呢?”胡若雲橫眉冷對。

“吃這個,小多,吃這個……還想吃韭菜餅不?正月裡不能烙餅;得出了正月再吃哦,記住,不要吃燒餅,不要吃任何餅,春餅、煎餅統統不行,知道不?記住沒?”

“這是咱們古老相傳流傳下來的傳統……這種被翻來覆去烙煎的東西,過年一直到正月十五前都是不能吃的……知道吧?我們要避免這種折磨。嗯,等你以後自己成家了,過年的時候也一定不要忘記這事,一定要牢牢記得。”

“嗯嗯,我記住了。”

左小多吃得滿嘴流油,一杯一杯酒的往肚子裡灌。

在胡若雲不斷的白眼與嘮叨中,與李長江頻頻舉杯。

然後……一直承受勸酒罵名的李長江首先光榮醉倒了。

左小多還沒事,小白臉上連點紅潤都欠奉。

“真沒出息!”胡若雲又有新的說頭了:“就這點酒量,還非要逞能……居然都不能將小多陪個盡興,能頂什麼用……”

已經一堆泥一般的李長江用最後的清明說了一句:你這雙標簡直了,簡直了……

一句話都沒說完,已經睡了過去,不省人事。

“哈哈哈哈……”左小多快活大笑。

一直滯留到了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左小多才從胡若雲家裡告辭。

胡若雲知道左小多在鳳凰城有家,這大過年的,萬沒有留人在此過夜的道理,卻還是告誡了幾句,就放他離開了。

左小多搖搖頭,逼出酒氣。

然後將自己帶的東西,分成了幾百份。

悄悄的在鳳凰城轉了一圈,爲當年在鳳脈衝魂中犧牲的人們的家庭,都悄悄送了一份過去。

好多人家都是明天早晨才發現,在自己家餐桌上,放着厚厚的錢,還有一些散發着靈氣的修煉資源;還有春節的年貨,最最上檔次的菸酒糖茶等。

然後還有一張紙條。

“新年快樂!”

凌晨兩點十分。

左小多獨自一人來到了鳳回頭,來到何圓月墓前。

墓碑前,香燭還未燃盡,煙霧還在嫋嫋升起,也不知道,誰剛從這裡走了。

“何奶奶,老校長……我即將突破御神了。”

左小多點上紙錢,細心的撥弄着,火苗越來越大。

“龍雨生,萬里秀,餘莫言,李成龍,李長明,這些傢伙,現在一個個的也都混得風生水起的……您放心吧,我們從二中出來的學生,每一個都很有出息,有誰敢不聽話,我會打醒他!”

旁邊木屋中,咯吱一響,藍姐走了出來。

“小多啊,你怎麼回來了?”好久不見,左小多赫然發現,藍姐竟似是老了許多,原本烏黑的頭髮竟顯斑白。

“藍姨,這大過年的,您也沒回去看看?”左小多道。

“就是這大年下的,我才怕你們何奶奶更孤獨,這才留下來陪她啊!”藍姐淡淡的笑了笑:“現在你怎麼樣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天。

看看已經接近黎明時分,這一夜,即將逝去了。

左小多要走了。

臨走前,終於道:“藍老師,我估摸着,您在這裡守不了太久了。若是有一天,您看到何奶奶墳上,長出來一株彼岸花的話……花開之日,就是您離去之時了。”

藍姐目光一亮,霍然擡頭:“小多,你是說?”

“我什麼都沒有說啊!”

左小多道:“您只需要知道這個就行了。”

藍姐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我還能找到她麼?”

左小多道:“縱然找到,也不再是何圓月了。”

藍姐眼中神光黯淡了一下,道:“那我也想看看。”

“屆時……再說吧。”

左小多對藍姐使用了一滴氣運點確認其狀況,更無憂心,藍姐至少在三月之內,無災無難。

“我走了。”

“小多,保重。”

……

左小多最後又來到原本夢氏集團的總部大樓的位置,現在的鳳凰城景點大湖中央的上空待了一會,終於無聲無息的離去了。

一路無話,迴轉豐海。

只是這麼一來一回走了一趟,卻令到左小多清晰的感手到,自己似乎一下子長大了許多。

心境,也更加沉靜了一些。

雖然,還是那個少年!

“哎呀呀呀……長大了好煩啊……”

左小多在半空一邊飛,一邊揪着自己的頭髮亂吼亂叫。

身後,那灰衣老者一直跟着,以他的超凡修爲,自然是不虞被左小多發現,他這一路跟下來,看着左小多回家,看着他胡鬧,看着他喝酒,看着他放鞭炮,看着他掃墓,看着他給許多人家送年貨送心意……

眼中的喜愛之色,越來越重。

“這小玩意兒,心性是真真的不錯,就是心太軟,這個是優點卻也可算是缺點。”

“但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

“是好的孩子。”

“可就憑左長長怎麼能生得出這麼好的兒子呢?分明就是得到了我閨女的優良DNA!”

“看這破名字就知道,什麼破名字!左changchang……你特麼除了那把刀挺長之外,還有哪裡長了!”

“傳說,一個人的名字,最終都昭示着什麼;如果左長長是一把長長的刀,那麼左小多是什麼?福氣運氣好處寶貝……都有些小多麼?”

“說起來,這小傢伙的運氣同樣的不錯,那麼多的玄冰冰魄遺藏啊,要是冰冥大巫看到了,估計得眼紅到死!”

“但是心性太過於純良了,還需要打磨一下,這麼心軟,以後肯定會吃虧。”老頭兒摸着下巴,低低沉吟道。

……

左小多這會即將抵達豐海地界,突然心生感慨,不禁仰天感嘆。

“過年好無聊!好無聊啊!”

所幸還沒進入城區,否則就這一嗓子,說不得又要被人唱擾人清靜了!

“無聊?要不要,來個有聊的?”一個陰森森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打斷了某人的無病呻吟。

“誰?!”

左小多嚇了一跳!

以我現在通天徹地的修爲,居然沒有發現身後有人尾隨!

天啦嚕!

太嚇人了!

回頭一看,只見彼端一個看上去年齡大概在六七十歲的灰衣老頭,身子稍稍有點佝僂,頭髮稍顯花白,但整體看起來還是很高大很偉岸,很魁梧的樣子。

只是,對方那一臉陰惻惻的笑容,眼睛陰森森的,眼神陰森森的,臉上陰森森的,渾身上下哪哪都是陰森森的。

左小多眼神聚焦在對方嘴角掛着的那一抹陰森森笑容——

“此人絕不是什麼好東西,肯定的!”這是左小多的第一個念頭。

然後第二個年頭就是:“此人我多半是打不過的。”

素來謀定而後動/怕死至極的左大少,徑自一枚氣運點甩了過去,臥了個槽啥也沒有?

那豈不是比我高出太多太多了嗎!

“看這體徵表相,九成九是巫盟的高端戰力!”

左小多心念電轉,突然間哈哈大笑,左手負手而立,右手指着前方連綿大山,笑吟吟的道:“老人家,相逢就是有緣。”

老頭歪頭:“哦?”

“老人家,您看,那遠方的連綿羣山,像不像是一頭遠古時期的沉睡巨龍,偉岸雄壯?”

左小多唏噓一聲,不等回答,直接說道:“想到遠古時期,多少大能者,一朝行差踏錯,就再也不能醒來,尤其是在這個過年的時候,我總會多很多的感觸。”

那老頭微顯詫然道:“哦?”

左小多惆悵的道:“此時此刻,看到這些,我就忍不住想要……吟詩一首。”

“吟詩一首?”老頭越發顯得懵逼起來。

我這個外孫子怕不是腦子有點問題吧?

我明明是以敵人的氣息出現了,一看就是不懷好意,結果你看到我之後,居然還想要吟詩一首?

你這是什麼腦回路?

左小多兀自一臉的惆悵,還有一臉的文人墨客風騷,指着遠方的黑乎乎的山脈,長聲吟哦道:“遠看黑山若龍騰,遙想當初劍如虹;曾經江湖風雲處……”

左小多曼聲吟哦。

老頭忍不住的在心裡思量,這首詩……雖然一般,但作爲即興之作,還算說得過去,且看這點題的最後一句,沒準是點睛之筆,令到整首詩爲之昇華?

眼看着左小多似乎是在思考,老頭一邊期待,一邊也在思索,第四句,接什麼好呢?

想不到這小子居然很有文采……

看着左小多在慢慢踱步,似乎在思考。

然後看到這小子身子往前傾,兩隻腳似乎在用力……然後……

咻!

第五百三十三章 撕裂空間的文書【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二章 高家投誠,命運一賭第四百七十章 中原王死!【爲風語孤獨111總盟加更!】第五十四章 終於發現【月票7900加更!】第十八章 大千人心【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二】第二百六十二章 蜂擁而入!【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八章 帶走【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八章 只求一個因果承諾【爲暗影妖姬盟主加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吃!【第四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章 雷霆欲起第二百三十五章 測一下試第十七章 全中!歡迎!第三百六十八章 寶貝是有後遺症的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敢當不敢當!”【第四更!求月票,訂閱!】第二百七十八章 座無虛席第137章 挑明真相【爲風家學子明月共兩窗,考入中國科技大學賀】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蟾聖第一百一十五章 雲霄尋仇第一百二十三章 好樣的!【第二更!】第二百七十章 淪爲玩具的左小多【第一更!】第五十九章 鯤鵬戰冥河第三百三十一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糊塗老闆【爲風家學子冷月寒冰魄,考入河北工業大學賀!】第七十章 神秘女子第二章 大明星來訪第二百一十三章 這一場風花雪月,終究是空!第三百二十六章 報平安【第一更!】第四百八十五章 洪水的巨大收穫【爲紫心湖畔盟主加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討價還價【第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與我有緣【第三更!】第四十九章 突破、左小多你欺負人!第一百四十三章 左小念的運氣【第一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神兵成!【第六更!】第二百零二章 摧枯拉朽左小多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十一章 不會是威脅【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三章 任務開始【第五更!】第三十八章 獨孤雁兒【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六)】第二百三十章 我想談戀愛【第六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七十四章 縱有罪孽又如何【第二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多告狀【第四更!】第三百九十章 沒有無辜者【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九】第一百七十章 仙緣?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型社死現場【爲差不多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二十六章 龍門腿!踢到死!第四百九十一章 這是機緣牽引啊【第一更!】第二百三十六章 任務哪有容易的?【第七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拖着一串!【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五章 真是個好屁!【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舉世滔滔化濁海,一點丹心能奈何?【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三章 爸,媽,謝謝你們【第二更!】第三十二章 活成一個笑話【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4)】第六章 小多哥哥你不要走……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意孤行!第四百三十八章 唯一後手【二合一!】第三百一十一章 玄衣到【第一更】第四十二章 底牌盡出戰飛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八)】第四百一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一百一十七章 所謂清天,所謂解脫【萬字大章】第七十三章 我說了算!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八十五章 一團混亂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臨祖龍【二合一!】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器之名【第一更!】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三百零九章 吃出事兒來了【第三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收不收?第三十章 水城!惡戰在後面!【爲布袋懶人盟主加更!】第四十六章 瞭解一下左小多【第二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貌似不大對啊【爲紅塵添亂盟主加更!】第八十一章 吟詩一首【第四更!】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幹一票第五章 真是個好屁!【第三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多吉少【第四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夢氏相邀【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未必扛得住第二百零五章 大出意外!【爲風雨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第八章 其實老子比你們渣!第二百一十一章 命中情劫第七十九章 什麼是多寶第二百零三章 要出事【第一更!】第六十二章 此局暫止第五十章 馬屁如潮!第一百五十六章 錯了,錯了第二百九十九章 分贓【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五】】第三十九章 爆紅!【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驗貨!【第三更,福利章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章 融合造化盤、突然糜爛的戰局【二合一大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常聯繫第七十一章 胡攪蠻纏方一諾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發其財
第五百三十三章 撕裂空間的文書【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二章 高家投誠,命運一賭第四百七十章 中原王死!【爲風語孤獨111總盟加更!】第五十四章 終於發現【月票7900加更!】第十八章 大千人心【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二】第二百六十二章 蜂擁而入!【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八章 帶走【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八章 只求一個因果承諾【爲暗影妖姬盟主加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吃!【第四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章 雷霆欲起第二百三十五章 測一下試第十七章 全中!歡迎!第三百六十八章 寶貝是有後遺症的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敢當不敢當!”【第四更!求月票,訂閱!】第二百七十八章 座無虛席第137章 挑明真相【爲風家學子明月共兩窗,考入中國科技大學賀】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蟾聖第一百一十五章 雲霄尋仇第一百二十三章 好樣的!【第二更!】第二百七十章 淪爲玩具的左小多【第一更!】第五十九章 鯤鵬戰冥河第三百三十一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糊塗老闆【爲風家學子冷月寒冰魄,考入河北工業大學賀!】第七十章 神秘女子第二章 大明星來訪第二百一十三章 這一場風花雪月,終究是空!第三百二十六章 報平安【第一更!】第四百八十五章 洪水的巨大收穫【爲紫心湖畔盟主加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討價還價【第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與我有緣【第三更!】第四十九章 突破、左小多你欺負人!第一百四十三章 左小念的運氣【第一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神兵成!【第六更!】第二百零二章 摧枯拉朽左小多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十一章 不會是威脅【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三章 任務開始【第五更!】第三十八章 獨孤雁兒【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六)】第二百三十章 我想談戀愛【第六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七十四章 縱有罪孽又如何【第二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多告狀【第四更!】第三百九十章 沒有無辜者【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九】第一百七十章 仙緣?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型社死現場【爲差不多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二十六章 龍門腿!踢到死!第四百九十一章 這是機緣牽引啊【第一更!】第二百三十六章 任務哪有容易的?【第七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拖着一串!【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五章 真是個好屁!【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舉世滔滔化濁海,一點丹心能奈何?【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三章 爸,媽,謝謝你們【第二更!】第三十二章 活成一個笑話【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4)】第六章 小多哥哥你不要走……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意孤行!第四百三十八章 唯一後手【二合一!】第三百一十一章 玄衣到【第一更】第四十二章 底牌盡出戰飛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八)】第四百一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一百一十七章 所謂清天,所謂解脫【萬字大章】第七十三章 我說了算!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八十五章 一團混亂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臨祖龍【二合一!】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器之名【第一更!】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三百零九章 吃出事兒來了【第三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收不收?第三十章 水城!惡戰在後面!【爲布袋懶人盟主加更!】第四十六章 瞭解一下左小多【第二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貌似不大對啊【爲紅塵添亂盟主加更!】第八十一章 吟詩一首【第四更!】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幹一票第五章 真是個好屁!【第三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多吉少【第四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夢氏相邀【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未必扛得住第二百零五章 大出意外!【爲風雨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第八章 其實老子比你們渣!第二百一十一章 命中情劫第七十九章 什麼是多寶第二百零三章 要出事【第一更!】第六十二章 此局暫止第五十章 馬屁如潮!第一百五十六章 錯了,錯了第二百九十九章 分贓【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五】】第三十九章 爆紅!【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驗貨!【第三更,福利章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章 融合造化盤、突然糜爛的戰局【二合一大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常聯繫第七十一章 胡攪蠻纏方一諾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發其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