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

方一諾一邊悲憤的長嘯,一邊拼命一樣的逃走,活像是後面有無數的高手在追趕一般。

剎那間就影蹤不見。

“…………”

所有人都是一頭黑線。

這戲精真特麼到位!

不過這傢伙真狠,對他人狠,對自己更狠,真能下得了手啊!

“這個消息務必保密……這應該是咱們高層佈置的暗子……哎,爲了成就今日之局,迫不得已的暴露,還不知道回去有沒有什麼風險……”

韓鬆長嘆一口氣。

“收拾一下兄弟們的遺體……”

於世龍臉色很是沉重,卻猶有絲絲欣慰。

鳳脈衝魂,終於成功了。

現在,左小念已然順利突破,只等星元氣完全穩定之後,就會醒過來了。

從另一個方面看,己方就只是犧牲了這點人手,就將巫盟的力量全殲,合共七位化雲盡數喪命在這裡,殺破狼三宗更是全軍覆沒……

這,完全可以說得上是一場輝煌的勝利!

只是……只要有犧牲,再大的勝利,也總有那種悲傷的影子,讓人無法徹底開懷。

鳳脈衝魂,結束了。

高空中。

一道人影,悄然鬆了口氣,一閃身,就立即消失。

更高遠的長空中……

兩道強大到了極點的氣息,在對峙。就在鳳脈衝魂成功的這一刻……

其中一股莫名的氣息輕輕的晃動了一下。然後悄然往後退,退了足足三千里。這股氣息留下的空檔,就立即被另一股氣息所佔據。

“此局,你敗了。”

“莫得意,中原局,你未必。”

“你還會敗。”

“你乃星魂意志,佔據地利。而我巫魂意志,乃是屬於跨界而來,你佔上風,太正常不過。”

“你我原爲一體,爲何非要分出勝負?”

“不必多說!”

“且看中原!”

“且看中原!”

“不得插手!”

“自然。各憑福緣。”

……

鳳凰城北,鳳回頭!

零點。

左小多凝目觀視,眼睛一眨不眨。

“怎樣了?”

何圓月這時的聲音,已經很虛弱,聲音都有些飄渺。

“鳳凰已經衝起,直達雲霄,但巫盟籌謀許久,終於動作,以殺破狼三宗星降之陣加以封鎖,星力瀰漫,這表示雙方在惡戰!”

左小多道。

“紫氣如何?”何圓月的聲音斷斷續續。

“紫氣瀰漫蒼穹的狀況仍舊,雖然被殺破狼星陣影響,但從當前跡象上來判斷,並沒什麼大礙。驅散的部分,還不如後續源源不斷冒出來的多。”

“那就好,大勢還在我們一方!”

“火龍護佑鳳凰,在鳳凰身周不斷盤旋,呈現將殺破狼星陣的力量點滴瓦解破壞之相,一邊瓦解破壞,一邊飛舞沖天。”左小多仔細看着。

“好!”

氣運大陣中,鳳凰姿態前後如一,安心向着天空高飛,對一切外物,盡皆不管不顧!

前方,便是彼岸!

身邊,我有夥伴!

安全,我無需多慮。

生死,我無需多慮。

成敗,亦無需多慮。

一切,全都交給他!

火龍護佑鳳凰盤旋飛舞,龐大的身軀,赫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罩,將鳳凰有如利箭一般直直上衝的身影護佑於光罩之中!

即便四面八方有來襲的明槍暗箭又如何,全都不能越雷池半步!

天穹之上,已經隱隱響起龍吟鳳鳴,還有……悶雷的聲音,就如是遠古的戰鼓,在沉悶的敲打着,每一聲,都叩打人們心中,靈魂深處!

漫天紫氣,越來越顯濃郁!

又是轟的一聲爆響,鳳凰衝破了一片烏雲陰霾,仍舊一停不停,已達凌霄之上!

火龍搖頭擺尾,始終並肩而行!

殺破狼的星光大陣,終於無法承受彌天紫氣,與龍鳳和鳴的衝擊,由點及線,由線及面,全盤崩潰。

星光在空中顫抖,隨即崩散爲漫天光雨,消失無蹤。

遙遠的高空上,殺破狼三顆星,頓時有些暗淡。

適時,鳳凰發出一聲歡悅至極的長鳴,原本收縮翅膀陡然張開,其翼敝天,無遠弗屆。一種莫名的氣息,瀰漫蒼穹!

天地之間,頓時充滿了一種屬於冰凰的,冰清玉潔的聖潔光芒!

點點白光,瞬間形成了無窮無盡的浪潮,一波一波的衝來,帶着鳳凰的感恩之心,涌入漫天紫氣之中。

鳳凰展翅騰飛,直入九天深處……

火龍仍舊即盤旋飛舞,散落漫天紅色的光點,是爲火龍的感謝,隨同鳳凰灑落的光點,一同撒向瀰漫紫氣。

只不過,相比於鳳凰大海漲潮一般瀰漫了天地的白光回饋,火龍的紅光回饋少了許多,滿打滿算,也就只是鳳凰的十分之一而已。

“鳳脈衝魂之局,成功了!”

左小多喜悅的叫道:“龍鳳呈現感恩回饋之狀……只不過,這條火龍實在太吝嗇了,小氣鬼一個,就回饋這麼點點,遠遠不如鳳凰大方……真是讓人想揍他一頓!”

何圓月此際已值彌留之際,可是聽到了這句話,仍舊情不自禁的嘴角彎了彎。

龍鳳相攜歸去,漫天紫氣,化作了無數條紫色光線,如同一道道經天長虹,其中兩道最爲粗大的兩條,幾乎佔據了所有紫氣的八成,隨同龍鳳一道直入九霄,共偕青冥!

另外的紫氣,則匯流兩道輝煌的氣運,轟然落下。

首先一道,直抵星武魂晶室,落入左小念頭頂,又兩道,飛臨鳳回頭,一道落入左小多頭頂,

另一道稍稍弱一些,落入何圓月頭頂,轉瞬消失不見。

隨即,其他的紫氣,一絲一縷的消失在對應的人身上。

包括李長江,胡若雲,蔣長斌,孫封侯……

還有,那一邊的穆嫣嫣,秦方陽,藍姐,韓鬆,於世龍,邱雲上……等人身上。

此外,所有參與戰鬥的,所有負傷昏迷的,乃至已經犧牲的……

尤其是那些犧牲的人員中,都有一道紫色氣運,精準的找到了各自家庭,反饋在其家人子女身上……

最後的最後,兩道氣運卻是落於兩地,一道落入二中,一道歸入星武院!

鳳凰的回饋,每一個人在這場鳳脈衝魂之局中出過力的人都沒有遺漏下!

感恩之心,永遠銘記,這些曾經爲了鳳脈衝魂付出的人!

就連在總督府的孤落雁與萬平原,也都有所分潤。

如此回饋裨益之餘,紫氣猶有剩餘,盡數悄然沉入了鳳凰城的大地之中,反哺大地,感激其承天載世!

至於……已經逃走的方一諾,咳,他是唯一沒有所得的一個。

南風起……

半空中的烏雲,正在緩緩飄散,一道鳳凰的虛影,在整個鳳凰城的上空悄然浮現,靜靜俯瞰了鳳凰城半晌,無聲無息的消散了……

“鳳脈衝魂!圓滿成功!”

至此,左小多心中一顆大石頭方纔落地,喜悅的叫道。

何圓月原本已形迷離的眼神中突然閃爍出無比明亮的光彩,連聲道:“好!好!好!哈哈哈哈……”

一聲長笑,說不完的欣慰,道不盡的滿足。

笑聲,居然還是有力!

迴光返照!

身邊的蔣長斌渾身一震,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機,早就調出來的號碼立即按下,低聲急促,帶着哭腔:“藍老師,速帶……來鳳回頭!”

雖然何圓月一直不肯承認她自己就是呂芊芊,但蔣長斌卻早已經做好準備,無論如何,他都不想讓自己的老師,留下這終生遺憾,九泉尤恨!

何圓月現在已經什麼都聽不到了,她欣慰的笑着,只感覺胸懷大暢,此生再無遺憾!

“八十年辛苦,終於綠樹成蔭,桃李天下!四十載籌謀,終究鳳脈衝魂,星魂大興!”

何圓月滿臉紅光,笑道:“我何圓月,這一生,值了!”

在風雪皚皚的鳳回頭上,何圓月欣慰的微笑,看着面前的無盡山河,銀裝素裹,眼中有無限的深情,無限的眷戀。

“真不想離開啊……”

生命的力量,愈發急劇的從她身體裡面消逝。

她的聲音,滿滿的低沉,雖漸漸微弱,卻清晰。

“我何圓月,此一生,無愧於天地,無愧於星魂,無愧於人類,無愧於學生,無愧於國家……”

聲音完全的微弱下去。

她睜着眼睛,眼中閃現晶瑩的淚光。

“可是我呂芊芊……此一生,卻唯獨對不住你……唯獨虧欠於你……”

她眼神無神的看着虛空,喃喃道:“方陽……”

……

另一邊,藍姐即時扣斷電話,厲喝一聲:“秦方陽!”

秦方陽於此役分身盡爆,五內皆傷,傷勢之重,無以復加,此際面如金紙,不斷地吐血,神智昏昧不清,此際僅餘勉力支撐,以待確認鳳脈之局的完成,驀然聽到叫聲,無力的睜眼看來:“……什麼……事?”

“趕緊跟我走!”

藍姐如同颶風一般急疾閃過,一把抓住秦方陽,向着鳳回頭,不遺餘力地衝了過去!

速度之快駭人聽聞,剛起步,身後空中已經出現一縷青煙。

“老校長不行了……”

這句話,就如同一個炸彈,震得所有人都心魂欲裂,全都向着這邊趕過來。

穆嫣嫣身負重傷,聲音微弱:“帶上小念……小念,是老校長最掛心的孩子……”

兩位神影並無猶疑,齊齊一個旋轉,一個帶着已經突破成功,即將行功圓滿醒來的左小念,另一個則是捲起穆嫣嫣,這才沖天而起,疾馳而往。

風雪雖然已經減弱,卻仍是鋪天蓋地。

藍姐此際心急如焚,竟不惜燃燒了生命,潛力,神魂,帶着秦方陽瘋狂前衝,數百里空間,一閃而過!

在剛剛看到鳳回頭的一刻,兩人已經如利箭般落下。

本已重傷無以爲繼的秦方陽一看到鳳回頭,頓時就明白了,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一聲狂吼之餘,掙脫了藍姐,不管不顧的衝過去,衝到了輪椅之前,看着那已然寂然不動的人。

秦方陽渾身顫抖,張着嘴,卻說不出話,喉嚨裡發出嗬嗬的聲音,便如野獸瀕死的呼吸悲鳴。

他伸出手,這一刻,再沒有了任何顧忌的,輕輕的將面前伊人攬入懷中。

虎目之中,眼淚撲簌簌的落下來。

何圓月此刻已經處於彌留狀態,目不能視。

所幸,她還有身體感應,她感覺自己的身子,似乎落在了一個溫暖,堅強,可靠的懷抱裡。

這種感覺,似乎有些熟悉,似乎又很陌生,但原本漂泊的心,卻驀然的一下子安定了下來,竟感覺自己對另一個世界的微微恐懼,也頓時就消失了……

整個人都安靜下來。

她閉着眼睛,顫抖的問道:“是……是誰?”

秦方陽閉着眼睛,控制着哽咽,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平靜,緩緩道:“……是……我!”

“哦……”

何圓月愈發安靜的靠在他的懷裡,心裡只餘下最後一個念頭:好幸福……今生能在他的懷中死去,好安心……

突然想起了什麼,拼命睜開眼說道:“我是何圓……”

秦方陽用力點頭:“老校長……老校長……我在這裡……”

空中,無數人影正在落下,一個個聲音似乎在叫。

“老校長……”

“老校長……”

左小念的聲音陡然響起,哽咽着:“何奶奶……何奶奶,我突破成功了……您睜開眼看看啊……”

何圓月努力的想要睜眼,卻已經睜不開了,只感覺眼前人影亂晃,她靜靜的靠在秦方陽懷裡,用盡最後的力氣,喃喃道:“好暖和……真幸福啊……”

身子輕微的動了一下,就此永遠的停止了呼吸。

然而臉上卻全是滿足,全是幸福,嘴角彎彎,尤帶笑意。

畢生心願,已經完成,鳳脈衝魂,圓滿成功,臨死之際,愛人在側,懷抱溫暖,靈魂有靠。

秦方陽一動不動,就這麼抱着她,下巴放在她頭頂,輕輕摩挲,拼命的閉着嘴,無聲的兩行清淚,滴滴答答的從何圓月微笑滿足的臉上,小河一般的流淌下去,但是何圓月,卻已經再沒有半點感覺了……

“老校長!”

蔣長斌,李長江,胡若雲……

在場所有人同時悲呼一聲,齊齊的跪倒在地!

左小多與左小念兩人跪倒在最前面。

剎那間,整個鳳回頭上,盡是哭泣悲聲。

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思想突然間出現了一片剎那的空白……

風聲呼嘯,大雪紛飛,整個天地,一片茫茫,銀裝素裹,一片潔淨。

就像是聖潔的圓月光芒,照射在蒼茫大地……

良久良久之後,藍姐蒼涼的聲音響起:“不要哭了,老校長一生爲國爲民,爲了二中,爲了學生付出了所有,如今,她心願已了,壽終正寢,她最後時刻是笑着走的,這是喜喪,她……終於不再這麼累了……”

說着讓大家不要哭,但藍姐自己卻如同一個淚人兒一般。

蔣長斌渾身顫抖,他是真正的感覺到,天都塌了一般。

對自己恩重如山,慈母一般的老校長,從此……再也沒有了。

“我沒有老師了……我沒有老師了……我再也沒有老師了……”

蔣長斌大聲哭着,突然一把抓起李長江,厲聲怒喝:“你哭什麼?你哭什麼?你作爲校長,這個時候哭什麼?趕緊的,趕緊將老校長的死訊傳給二中學生,爲老師送行!!”

“告訴二中所有出去的兔崽子們!全都回來!爲老校長送行!”

“每一個都是老校長掛在心上的孩子,老校長用一生心血,造就了我們,老子今天要看看,誰敢不回來!”

“我們無能,無能啊!”

蔣長斌揚天悲憤的大吼:“這麼多年,從二中走出去的學子,何止數萬!!卻沒有半個人能搞到讓老校長續命的藥!”

“要你我何用!何用啊!”

“只是吸乾了老校長的心血讓自己成長,卻並未有半點回報……”

蔣長斌悲憤的仰天厲吼:“要我們何用啊!!”

李長江一邊哭,一邊打開手機,在所有二中的相關聯繫羣中發出一條消息。

“何圓月老校長,於七月十六日,零點;與世長辭。凡看到消息的二中學子,將這則信息傳出,所有老校長的學生,回家爲老校長送行!”

消息一經發出,頓時四方震動!

“老校長!”

所有還在鳳凰城的學生,看到這則消息,一個個都是如同看到了晴天霹靂,不顧一切的即時下牀穿衣,流着淚衝出家門,就在大雪中跋涉,向着二中匯聚……

四面八方的人潮……在齊腰的大雪中,向着二中匯攏……

已經去到了外地的二中學子,在看到了這個消息之後,盡都即時推掉所有事情,用盡所有辦法,尋找最快的交通方式,星夜向着鳳凰城而來。

日月關。

某軍營中。

幾聲炸裂一般的嚎哭突然間響徹軍營:“老校長!!”

隨即幾條大漢就旋風般衝進了上官軍帳,紅着眼睛滿臉是淚一身悲涼:“報告,請假!”

各地城市,上空一道道流光沖天而起,向着鳳凰城而來……

爲老校長,送行!

何圓月一生教學,心血澆灌,所謂桃李滿天下,可是半點都不誇張的。

無數的人,都在流淚,都在向回跑。

“本想等混出一些成就,再回去跟老校長彙報……也好有面目告訴她,您老人家當年的心血,並沒有白費……我真該死……爲何不能早一點回去……”

“老校長……我們……來爲你送行……”

無數人,還在睡夢中看,電話不依不饒的響起,一臉不耐煩的醒來接電話,隨即便陷入呆若木雞之狀,淚流滿面,回神一刻,便是披衣而起,星夜回返……

……

鳳回頭之上。

秦方陽猶自緊緊的擁着何圓月,任由任何人怎樣勸說,只是不放。

“好輕……好瘦啊……”

秦方陽喃喃的說着,抱着何圓月緩緩下山,就像是抱着自己這一生僅有的珍寶。

是那樣的小心,那樣的謹慎,呵護。

“我知道,你是何圓月,你是何圓月,你不是呂芊芊……你想說的是這個是麼?”

秦方陽喃喃自語:“是的,你是何圓月,又能怎樣?你是呂芊芊,又能如何?你終究是撇下我去了……”

“一如當年在上京……你撇下我……一去不返。”

“你好狠的心……你上次撇下我,我還能找,便是找一世又何妨,總有個念想,但是這一次……以後,那春花秋月,夏風冬雪……這世上一切的一切……於我都沒有了意義……”

“從此後……這世上就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面對着風刀霜劍,天地烘爐,一個人,承受所有的……再也沒有你了,再也沒有了……”

“你好狠啊。臨去之前,給我安排了那麼多的事情,那麼多的遺憾……你說你有那麼多放不下……嘿嘿,還不就是讓我替你去做,去完成麼……我明白,我都明白的。”

“你一切都爲我着想到了,可唯獨沒有想過,沒有了你,我會怎麼樣!”

“我會怎麼樣呢……”

“你知道這些年,我多想你……你知道麼?你知道麼?你知道麼?”

“你當初說過要廝守一生的,你當初說過我們要一起生兒育女的……你當初說過,我們要一起看遍山河,一起到老的……”

秦方陽喃喃的說道:“可我此生,終究是完全失去你……呂芊芊,你欠我多少,你可知道?你如何還我?你要怎麼還我?”

“一百年想你,八十載尋覓,此後一生一世的相思與孤獨……你要如何還我?”

“你如何還我?”

“你還我!!”

秦方陽七竅中流出鮮血,但他卻恍然未覺,突然低聲嘶吼:“你還我呀!你還我呀!你還我呀!!!”

眼前一黑,終於身子搖晃了幾下,昏迷過去。

周圍,一片驚呼……

……

左小多尋覓良久,讓剛剛突破的左小念帶着,用了整整一天半的時間,飛遍了鳳凰城周遭所有的地界,欲要爲何圓月尋覓一處安息歸處。

最終,還是確定,就在鳳回頭的山峰之下。

“老校長一生都在觀看鳳凰城的氣運,就讓她老人家的終點留在這裡,一直看着,看着她所有的學生,安居樂業,看着鳳凰城氣運,日漸上漲,看着鳳脈……又重新孕育……”

確定了墓穴,然後便是確定人手,開始挖掘建造。

蔣長斌與孫封侯紅着眼睛,與這一天中趕回來的學生幾乎打起來。

“老校長的安息之所,當然要由我親手做出來!”

最終,八個當年何圓月的學生,扛着工具,前往鳳回頭,所有當年何圓月教過的學生盡皆一身白衣,同時到場,爲老校長挖掘墓穴。

一邊挖,一邊哭聲震天。

一道道流光,從天南海北趕來,日月關前,東方大帥專門出動了一艘軍隊飛船,所有二中出去的軍人,集體上船,星夜趕回!

七月十八日!

鳳凰城全城縞素。

千里鳳凰城,全是哀樂陣陣。

靈車啓動,首先繞二中一週;後才緩緩離開,駛向鳳回頭。漫天紙錢徐徐飛舞,似乎是老校長在離開二中的時候,那般的戀戀不捨,不忍離去……

這一天,二中所有花卉,集體凋零。

所有的二中學子,包括所有畢業的學生,但凡活着的,每一個都靜靜地跟在靈車後面,自發的排好隊,滿目盡是白衣如雪。

整片大地,都是聖潔的雪白浪潮,向着鳳回頭,緩緩行去!

當先最前面的,是何圓月巨大的照片,仍自滿目溫柔慈愛的看着前方。

兩側輓聯交映:“桃李天下,萬世師表!”

曾有人說萬世師表,是不是有些過,但是二中學子卻堅持表示,就用這句話。不容置疑!

白衣如潮,無窮無盡。

秦方陽面容枯槁,走在最前面。

蔣長斌與胡若雲心如刀割:這最後一程,秦方陽竟然不能用他最希望、也是何圓月內心最渴望的‘呂芊芊的丈夫’身份!

這對這樣一對有情人而言,是何等的殘酷。

他們能做的,只有默認讓秦方陽走在最前面的位置,用無聲的事實來告慰這一對情侶,活着的枯槁之心,逝者的在天之靈。

左小多與左小念,一左一右,捧着照片。

隊伍緩緩行進,天空中仍自不斷的有身穿白衣孝服的人從四面八方趕過來,悄然落下,自覺排隊入列,加入送葬大軍。

這支隊伍,出城綿延六十里,城門處還有許多白衣在靜靜等候,等着出城入列。

沒有任何人說話,也沒有任何人哭泣,這一路,全程全員不曾發出任何聲音,都唯恐驚擾到老校長在天之靈的最後回顧!

“都不要哭,讓老校長安靜的走,安靜的,再看一眼二中,看一眼我們,看一夜鳳凰城!”

但熱淚滾滾,早已打溼了百里地面。

無數學生,默默抽噎,渾身顫抖,幾度昏厥……

直到有人提醒:“加快速度,別耽誤了老校長的入土時辰。”

隊伍這纔開始緩慢加速。

……

鳳回頭之上,墓穴已經挖好。

依山而靠,向陽而立,左龍右鳳,有風有水。

所有的陪葬物品,都已經放了進去,這裡面,有無數的珍寶,盡都是學生們送來的,據說能增加前生後世福緣的寶物……

蔣長斌,孫封侯等當年學生,選出來八個代表,合力擡着棺木靜靜的往前,不敢有一絲顛簸。

唯恐驚擾了對自己恩同再造的老校長。

最終,棺木無聲無息的落下,送入墓穴。

所有人齊齊跪倒。

最前面的蔣長斌等人手持鐵鍬,開始默默的填土,每一捧土落下,所有人的心底都有一種揪心的疼痛。

似乎每一捧土落下,距離老校長,就又更遠了一分……

最後一抔土落下,衆人轉而開始砌石,落碑。

“二中校長,何圓月之墓!”

就是這般簡單的稱呼。

一側,乃是左小多寫的那首詩。

“此生有憾舊事多,一腔大愛滿星河;春風桃李全天下,萬載青史玉筆琢!”

這是何圓月生前,自己選定的。

另一側的梅花小篆,記錄了何圓月生平。

墓碑上,何圓月溫柔慈愛的面容,仍自靜靜的看着面前所有,看着她的學生們,看着她爲之一生奔走的鳳脈,看着……鳳凰城的萬家燈火。

三炷香,冉冉燃起。

所有人仍舊一片靜寂,不敢一點聲響,唯恐驚動了逝去亡靈。

終於……

蔣長斌含着眼淚,扁着嘴,顫聲道:“老校長……已經安息了……現在不用顧忌,驚擾到她老人家了……你們,可以盡情的哭了……”

話音才落,震天的哭聲霎時響起,那是已經壓抑了許久的哭聲,此刻,終於到了可以盡情儘性宣泄的時刻了……

有不少人哭得渾身顫抖,暈了過去。

日月關守將舉着兩個特殊的花圈,緩步上前。

這是兩個極爲特殊的花圈,通體皆用白玉打造,無比巨大,上面遍佈密密麻麻的獎牌,盡都是二中出身的將士的軍功章!

琳琅滿目,足有上萬枚至多。

成千上萬的軍人榮耀,匯聚於此。

還有一副東方大帥的親筆題字:“萬古流芳!”

爲首一名白衣大漢,噗通跪倒在地,流着淚嘶聲叫道:“老師!您睜眼看看……我們沒有爲您丟臉!”

“老師!我們沒有爲您丟臉,沒有給二中丟臉!”

所有日月關回來的二中學子,同時先敬禮,再跪倒,放聲痛哭。

一波一波的學生,不斷地前來……

整個鳳回頭,整座山,幾乎鋪滿了花圈,香燭的氣息,綿延數千裡久久不散……

不知有誰,突然哽咽着念起來何圓月常常掛在嘴邊的一段話。

“我希望,我的家,不被破壞;我希望,我的國,不被侵佔;我希望,我的兄弟,永遠快樂;我希望,我的姐妹,永遠安全;我希望,我能保護這一切!”

初時只是一個人哽咽着唸誦,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後來,百萬人同時唸誦,聲震千里。

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何圓月突然出現在眼前,臉上帶着沉重,看着自己,在輕輕的訴說:“我希望……”

“我希望,二中的孩子,走出去,都能頂天立地!”

“我希望,二中的孩子,那怕無法成爲棟樑,但是,每個人都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我希望……”

聽着這些熟悉的話語。

那位可敬的老人,天天掛在嘴邊的,最大的願望,最深的祝福……

所有人淚如雨下。

花圈一堆堆的前來。

無數的二中學子在何圓月墓前,長跪不起:“老師啊……”

一波一波的人來了又去,香燭的火光,瀰漫了整個鳳回頭。

一直到了深夜,卻仍舊還有無數的人,排着隊前來,虔誠的上香,祭拜。

自始至終,身着一身黑衣的秦方陽,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站在墓側,始終一言不發。

他的整個人,似乎已經完全放空,目光空洞,沒有焦距。

他的傷,並沒有半分好轉,一直都是用毅力,用修爲硬扛。

此時此刻的他,早已經顧不得其他。

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左小多看他情形實在不對,強行給餵了幾瓶水,幾顆靈丹。

喂他水他就喝,給他丹藥也吃;只是,整個人的所有動作都是在全無意識的狀態下進行的。

幾十萬人來來去去……

秦方陽就這麼一直站着,一直站了三天三夜!

左小多龍雨生等,一直陪着等着。

左小念則是趕回去照料穆嫣嫣了,將當初左長路爲自己買的那顆療傷丹藥,給穆嫣嫣服用下去,驚奇的發現……

穆嫣嫣的沉重傷勢,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復原!

要知穆嫣嫣這次所承受的重傷,已經嚴重到損及命元的程度,本源也有相當程度的損耗,而針對她當前狀況的命元丹,前前後後吃了十幾顆,效果不能說完全沒有,但收效甚微。

穆嫣嫣之前被其大師兄江之藍偷襲重創,心脈受損。

之後又不顧傷勢,意欲催動自毀之招,拉着江之藍一起上路,雖然得韓鬆一掌馳援,僥倖生還,終究是已經催動部分,傷上加傷,這才令到傷勢難有起色。

眼看着手頭的命元丹已經消耗殆盡,傷勢卻還沒有起色,左小念突然想起來,當時自己說即將突破的時候,爸爸說花了一百萬,給自己買的那顆命元丹。

自己一直將之視若珍寶的留着,從沒想過要動用,此刻想起,立即拿了出來。

本來左小念也沒想這顆丹藥能生出多大效力,可萬萬沒想到的事,這顆丹藥非但管用,而且還是如此管用!

穆嫣嫣嬰變巔峰修爲的命元重創,本源損耗,非但被全面補足;而且還有大量富餘的生命力,催動着穆嫣嫣的修爲,強勢精進,一口氣衝到了化雲門檻之前,兀自有餘未盡,盡數化爲底蘊根基。

彼時,只待穆嫣嫣稍稍運功,便可水到渠成的完成突破!

這樣的驚人藥力,如何不讓左小念爲之駭異!

怎麼會這麼強?

一百萬星幣的丹藥……

區區一百萬星幣的丹藥!

一百萬星幣的命元丹,只是正常的市價啊!

“老爸是從哪裡買到的好貨色?”左小念心中唸叨:“那要不要多買些備用?最好讓狗噠去買,多儲備一些……”

等到穆嫣嫣醒來,來不及突破,帶着左小念,徑自來到了何圓月墓前。

“就這麼走了……”

穆嫣嫣撫摸着墓碑,無限傷感。

“願有來生再爲友。”

穆嫣嫣深深鞠躬。

穆嫣嫣祭奠一番之餘,想上前跟秦方陽說幾句話,但秦方陽全然置之不理,仿如對外界事物全無感應。

穆嫣嫣上了三炷香,伸手而出,並指一劃,三滴鮮血,落入墓碑前,發出淡淡的紅光,隨即化作一團血霧,消失不見。

“三滴鮮血,三生姐妹緣。”

穆嫣嫣悵然道:“我要回去了……這一次,師門出現了兩個叛徒,險些闖出滔天大禍……門派方面必須要有所交代……等我回來,再來看你……”

“安息。”

穆嫣嫣轉頭而去。

“師父。”

左小念在後面擔心的叫。

“放心,師傅沒事。”

穆嫣嫣撫摸着左小念頭髮,道:“你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要好好準備……等我回來。我這次也瀕臨突破,回山突破吧……在這紅塵人間……”

穆嫣嫣露出悽然無奈的微笑,輕輕搖頭:“我不敢了……”

揮揮手,飄然而去。

左小念留下來,陪着左小多,爲何圓月守墓。

一起守墓的,還有蔣長斌,孫封侯,藍姐,龍雨生,萬里秀,李長明等……三十多人。

六天後……

秦方陽終於動了。

他身子一動,但不過往前邁出一步,整個人便已經倒在地上。

大家見狀齊齊驚呼,左小多搶前一步,將之扶起。

但見秦方陽枯槁的臉上竟現一絲笑容,只是,在長久的沉默之後,這一絲笑容,卻讓所有人心頭都是重重的一跳。

但秦方陽並沒有做出讓大家擔心的那些事情,竟然主動的吃喝了一些食物,服用了一些丹藥之後,不待衆人相助,自行運功催化,療復傷勢。

“我沒事了,化雲修者的體魄強橫,非同一般。”

良久,秦方陽起身,轉頭,看着何圓月的墓碑,淡淡道:“她還有這麼多事情,留待我完成……我,怎麼能垮?”

“我要走了。”

秦方陽看着何圓月的墓碑,輕聲道:“你在這裡,好好地,乖乖的等我。等我把這些事情做完,我就來陪你。”

聲音語氣,就如同何圓月仍舊還活着,就坐在他面前,而且彼此關係也已經全然恢復了一般。

秦方陽的表情聲音,盡都充滿了深情依戀,還有……寵溺。

“諸位無需爲我擔心。”

秦方陽看着墓碑,溫柔的微笑:“你放心,我不會死,更不會做傻事。”

“其實我早就知道是你……其實你,也早就知道我知道你是你。傻丫頭……讓我陪着你演戲,這麼久,還好玩麼?”

墓碑上的何圓月微笑着看着秦方陽,眼神中,似乎也有深情透出。

“所以你看着我演戲,對麼?但你看出來了麼?你如今什麼樣,之前什麼樣,你的丈夫,可在乎過麼?”

“我不在乎的。”

秦方陽上前,緩緩摩挲着墓碑,輕聲道:“我不在乎的,你看到了,是麼?”

“丫頭啊……若是有來生,一定要讓我,認出你。”

秦方陽溫柔道:“答應我。”

一陣旋風來,香燭紙錢隨風起舞,在秦方陽身周盤旋飛舞,似乎是何圓月,在做出應答。

秦方陽眼淚奪眶而出,哽咽地說道:

“一定要讓我知道,你還在這個紅塵人間……要不然,我……我……我活着,實在是沒有半點意思……”

“我這就回去了,好好的休息一會。明天你頭七,明晚,我再來陪你!”

“後天早晨,我就走了。我要去斬殺那兩個仇人,然後,去做你所說的,每一件事,你之所願,爲夫的,一定爲你完成。”

秦方陽淚流滿面:“芊芊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一如之前,你最放心的人,就是我,你最不放心的人,也是我。我的傻丫頭啊……”

藍姐靜靜的上前,道:“秦方陽,後天,我們一起走。小姐之前說過,如果她去了,就讓我照顧你一段時間。”

秦方陽臉上流着淚,卻是淡淡的笑了笑:“不用了。因爲……我怕我愛上了你,或者你愛上了我,兩種結果,無論哪一種我都承擔不起。”

藍姐臉漲得通紅:“秦方陽,你什麼意思?”

秦方陽淡然道:“她的箇中深意,我不信你不懂,我知道她是好意。但是更明白她的心意。”

“我要做的事,刀山火海步步生死,你我在一起,能永遠平安不受傷?受傷了豈不要互相照顧,孤男寡女照顧來照顧去……呵呵……”

“以我爲人,以你個性,無論彼此誰受了傷,有了危險,必然豁出一切相救……再之後,一切皆是順理成章,自然而然……或者那是她願見的,卻絕不是我願見的……”

“所以,還是不必了!”

“你有屬於你的人生,我則有我必須要完成的事情。”

秦方陽轉身,面對墓碑,輕聲道:“你不要再安排我了,好麼?”

墓碑上的何圓月仍舊在笑,深情繾綣。

秦方陽轉身而去,衣袂飄飄,轉眼走出幾十米。

左小多,李成龍等同時叫道:“秦老師。”

秦方陽頭也不回,背對着揮揮手,身子閃了幾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

……

到了第二天,頭七。

祭拜的人驀然增多。

衆人忙了一天。

晚上。

秦方陽準時出現,仍舊是一身黑衣,舉止間很是利落,顯然傷勢已經大有好轉。

他安然坐在隱蔽處,閉上眼睛不言不動,誰也不理。

縱是左小多上前說幾句話,秦方陽仍是不理。

左小多對此也只餘扼腕嘆息一途,百般無計之餘,直接甩出來一滴氣運點,確認了一下秦方陽的最近運勢,這才稍稍安心。

隨即,悄悄的塞在秦方陽口袋裡一個空間戒指。

秦方陽發現了,但是他沒有動,沒有拒絕。這份心意,容不得拒絕。

一夜很快過去。

秦方陽站起身來,大踏步而去,這一天,由始至終,始終沒有說一句話,吐一個字。

墓碑上,何圓月的眼睛仍舊溫柔地注視着他遠去的背影。

秦方陽始終沒有回頭,直到身影消失在遠方。

他沒有回二中,便從此不知去向,或者要很久很久之後,纔會重回衆人的視野之中。

又或者,從此再也不見!

藍姐出現在墓前,苦笑一聲:“小姐,您安排的太多了……您稍等我一段時間,我要回一趟老家,給你安置衣冠冢……然後,然後我馬上就回來陪你。”

“我們相伴了一輩子……我不在……你會寂寞的吧?”

藍姐扶着墓碑,喃喃道:“等我幾天,我就回來。”

她緩緩後退,退出十幾米,深深鞠躬。

“等我回來。”

一道劍光衝起,藍姐的身形在高空中一閃,便即消失了蹤影。

她去往的,赫然是與秦方陽截然不同的方向。

至此,墳前就剩下十個人。

左小多,左小念,龍雨生,萬里秀,餘莫言,李長明,李成龍,蔣長斌,孫封侯,胡若雲。

李長江始終是二中的一校之長,無法長期駐留在這裡。

二中那邊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主持。

二中,驀然失去了老校長何圓月,失去了秦方陽,還有藍姐,驟失三大巨頭,綜合實力直接下降到了歷史最低點。

就算短時間內無人敢觸二中的黴頭,焉知之後如何,這都是迫切需要李長江去解決的問題。

餘莫言自始至終,用手緊握着何圓月當初送給他的那塊玉佩。

“老校長,您的話,我一個字皆不敢忘!我一定會,貫徹到底!”

“該回去的,都回去吧。”

胡若雲嘶啞的說道:“不要任性,你們都有各自需要忙的事情要做……蔣長斌,老校長最放心不下,只怕就是你,怕你任性,怕你耍孩子脾氣,讓我告訴你……做好自己的工作,還有你爹,不是便宜老子,那是你親爹!”

蔣長斌木然的答應一聲,卻仍舊坐着不動,再現兩行清淚。

老校長果然臨死還記掛着自己,編排自己親爹這種話,胡若雲自己是斷斷不會說的!

“小多,你們也都回去修煉吧,來日方長,以後經常來看看老校長就是。”

“是。”

“還有老孫你,你這武教局局長,不打算幹了?還不回去?”

“哎……”

蔣長斌木然看着墓碑,道:“孫猴子,這裡,我們要看好顧好。老校長生前極力阻止我們送東西……但是她去後,大家的心意,都跟着老校長一起埋在了地下……”

“一定要提防……宵小之徒前來盜墓。”

孫封侯眼中射出鋒銳的光芒:“誰敢動老校長的墓?!我孫封侯與他不共戴天!”

“這天底下缺少了什麼,都不會缺少宵小之徒,貪心不足。”

蔣長斌淡淡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將這裡守護好。咱倆輪班排表,就算自己來不了,也要派心腹人來!”

“好!”

左小多等一直走出好遠,回頭看去,何圓月的墓碑似乎還在眼前,那溫柔慈祥的目光,似乎還在看着自己一般。

六人同時停步,轉頭深深行禮。

“何奶奶,您放心。您累了一輩子,好好休息吧。”

“你所要看到的,我們都會爲您拿回來!”

……

【第一卷,《鳳城初起舞、覓道紅塵中》完。

本章,一萬兩千字,不宜拆分,乾脆一次發。然後開始寫卷末小結。】

第三百七十二章 蛇蠍之心,化蝶之運第二百一十三章 弒神之槍第八十九章 如此偶遇【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三百零九章 吃出事兒來了【第三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得先打個電話【第三更!】第三部,第一章 地脈太多了【第五更!】第三十七章 妖族到底從哪裡歸來?第二百六十二章 大獲全勝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玄衣南來【第七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須等左道傾天時!第二十章 道盟失守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心中的錘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一百九十二章 麻麻我們要出去玩第三十三章 小多大炮【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5)】第二百七十二章 寧夢末日【第一更!】第九十二章 做暗器【爲源陽、七檸兩位盟主加更。】第六十七章 送一份機緣出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唱一和【第一更!】第三十一章 突飛猛進!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難盡【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零五章 我打死了妖王【第二更!】第二十章 開始了【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六章 準備家宴【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三章 貢獻點的差距【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十二章 活成一個笑話【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4)】第三百四十二章 學生領袖,大發其財【第三更,二合一大章7500字!】第五百一十七章 嬰變區域,有點怪【第一更!】第二十一章 太黑了太黑了!第三十五章 有點不對勁兒第三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戲!【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噩耗!第三百零一章 你外面有人了?【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一章 極致震撼第一百零四章 算與反算第二百七十三章 出戰人選【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糟糕了第七十章 生死劫殺!【第一更!】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爲江南第九帥盟主加更。】第二百七十八章 無限倒黴【第一更!】第四百六十五章 蛇郎君!【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三百四十章 要過來!【第一更】第二十七章 白山城,蒲關山【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安排後事【第二更!】第二十章 李老師講課【重要章節!必看!】第三百九十五章 星君入體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裝大佬【爲風家學子魯與滷,考入重慶輕工賀,恭喜!】第二百一十九章 爽飛了!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得先打個電話【第三更!】第十三章 生死相隨【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二章 蜂擁而入!【第二更!】第四百七十章 中原王死!【爲風語孤獨111總盟加更!】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錘落鯤鵬!【第二更!】第八十八章 鬱悶的通天教主第六十九章 滅蚊【下】第一百九十二章 麻麻我們要出去玩第三十一章 星夜馳援【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三)】第三百零九章 此生必還第九十八章 大章第二百零二章 我要一個活的!第一百二十六章 既赴人間驚鴻宴,當守人間盛世顏!第三百三十七章 賓客臨門【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七章 嬰變區域,有點怪【第一更!】第一百八十章 好毒啊!【第四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一百二十五章 欽命看相【爲二戰盟主加更】第十八章 不容樂觀【第四更!】第九十二章 做暗器【爲源陽、七檸兩位盟主加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第四百二十八章 好酒,好東西啊第二百四十章 我要這面子有何用?【第五更!】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代軍師【第五更求月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的沒想第一百七十章 選武完畢【爲風家學子蘇雨沐、考入黑龍江大學賀!】第一百五十章 別矯情!【第四更,求月票,求來起點中文網訂閱!】第二百八十三章 你想造反?【第一更!求訂閱】第三章 念念貓突破的異常【第一更】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追殺的秀兒【第四更!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七章 舉世滔滔化濁海,一點丹心能奈何?【第一更】第二章 好久不見【第六更!求月票訂閱!】第129章 我有大寶貝【爲風家學子‘什麼暱稱不存在啊’,考入哈工大賀!】第二百七十三章 熱烈歡迎左老大蒞臨上京!【二合一】第四百九十五章 浪費了浪費了【第五更!】第九十四章 出去!立刻馬上!【第三更!】第三十四章 鼎爐雙心【爲白銀盟主VVICC加更(四)】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脈相傳的欠條第二百四十五章 禁空領域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三百八十五章 這都是我家的【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各有機緣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知死活的小狗噠【第一更!】第八十四章 隨手一挖一個坑【第一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服左小多不難第一百八十二章 萬民生【第一更!】
第三百七十二章 蛇蠍之心,化蝶之運第二百一十三章 弒神之槍第八十九章 如此偶遇【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三百零九章 吃出事兒來了【第三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得先打個電話【第三更!】第三部,第一章 地脈太多了【第五更!】第三十七章 妖族到底從哪裡歸來?第二百六十二章 大獲全勝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玄衣南來【第七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須等左道傾天時!第二十章 道盟失守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心中的錘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一百九十二章 麻麻我們要出去玩第三十三章 小多大炮【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5)】第二百七十二章 寧夢末日【第一更!】第九十二章 做暗器【爲源陽、七檸兩位盟主加更。】第六十七章 送一份機緣出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唱一和【第一更!】第三十一章 突飛猛進!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難盡【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零五章 我打死了妖王【第二更!】第二十章 開始了【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六章 準備家宴【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三章 貢獻點的差距【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十二章 活成一個笑話【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4)】第三百四十二章 學生領袖,大發其財【第三更,二合一大章7500字!】第五百一十七章 嬰變區域,有點怪【第一更!】第二十一章 太黑了太黑了!第三十五章 有點不對勁兒第三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戲!【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噩耗!第三百零一章 你外面有人了?【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一章 極致震撼第一百零四章 算與反算第二百七十三章 出戰人選【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糟糕了第七十章 生死劫殺!【第一更!】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爲江南第九帥盟主加更。】第二百七十八章 無限倒黴【第一更!】第四百六十五章 蛇郎君!【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三百四十章 要過來!【第一更】第二十七章 白山城,蒲關山【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安排後事【第二更!】第二十章 李老師講課【重要章節!必看!】第三百九十五章 星君入體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裝大佬【爲風家學子魯與滷,考入重慶輕工賀,恭喜!】第二百一十九章 爽飛了!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得先打個電話【第三更!】第十三章 生死相隨【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二章 蜂擁而入!【第二更!】第四百七十章 中原王死!【爲風語孤獨111總盟加更!】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錘落鯤鵬!【第二更!】第八十八章 鬱悶的通天教主第六十九章 滅蚊【下】第一百九十二章 麻麻我們要出去玩第三十一章 星夜馳援【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三)】第三百零九章 此生必還第九十八章 大章第二百零二章 我要一個活的!第一百二十六章 既赴人間驚鴻宴,當守人間盛世顏!第三百三十七章 賓客臨門【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七章 嬰變區域,有點怪【第一更!】第一百八十章 好毒啊!【第四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一百二十五章 欽命看相【爲二戰盟主加更】第十八章 不容樂觀【第四更!】第九十二章 做暗器【爲源陽、七檸兩位盟主加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第四百二十八章 好酒,好東西啊第二百四十章 我要這面子有何用?【第五更!】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代軍師【第五更求月票!】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的沒想第一百七十章 選武完畢【爲風家學子蘇雨沐、考入黑龍江大學賀!】第一百五十章 別矯情!【第四更,求月票,求來起點中文網訂閱!】第二百八十三章 你想造反?【第一更!求訂閱】第三章 念念貓突破的異常【第一更】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追殺的秀兒【第四更!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七章 舉世滔滔化濁海,一點丹心能奈何?【第一更】第二章 好久不見【第六更!求月票訂閱!】第129章 我有大寶貝【爲風家學子‘什麼暱稱不存在啊’,考入哈工大賀!】第二百七十三章 熱烈歡迎左老大蒞臨上京!【二合一】第四百九十五章 浪費了浪費了【第五更!】第九十四章 出去!立刻馬上!【第三更!】第三十四章 鼎爐雙心【爲白銀盟主VVICC加更(四)】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脈相傳的欠條第二百四十五章 禁空領域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三百八十五章 這都是我家的【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各有機緣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知死活的小狗噠【第一更!】第八十四章 隨手一挖一個坑【第一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服左小多不難第一百八十二章 萬民生【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