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三】

如此打法之下,令到周遭空間片片塌陷,破碎,竟至自我修復不及。

魔祖羅睺越打,越感覺面前這小子委實是自己除了道祖之外的第一勁敵!

明明不過住世百多年的後生小輩,戰鬥經驗之豐富,居然比自己也是絲毫不見遜色,委實難能!

“好小子!”

“好魔頭!”

轟轟轟轟轟……

兩人交戰不過百息時間,對攻卻已經交換了上千招,各自在生死橋上晃悠了幾個來回!

齊齊生出大感過癮,戰意更加高漲起來的感覺!

“不錯!”

魔祖羅睺誇讚!

“還有更不錯的!”

千魂夢魘錘再起驚濤駭浪,而左小多手上,開始浮現星星點點的光芒,在空間裡亂飛。

魔祖羅睺心下詫異,愈發打疊精神應付,那些乍現星星點點,呈現出無時無刻無所不至的攻擊態勢騷擾自己,偷襲自己。

那些星星點點,居然是暗器!?

對付我,居然動用暗器助戰?!

確定了這一點的魔祖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是,動用暗器介入這等級數的大戰,已經是罕見罕聞,而作小動作用的這些暗器,每一件的質地不過那種脆弱異常的普通玉石。

造型倒是良多,諸如葫蘆,蓮子什麼……,應有盡有。

可這種材質,縱使是灌注了你左小多的靈氣,着落到本魔祖身上,那也是無關痛癢,無傷大雅。

一開始魔祖羅睺還小心戒備,唯恐遭了左小多的暗算,但後來直接不管不問了。

任憑這些暗器打在身上,跟着就直接被自己身體震碎,一次兩次,三次五次,十次百次,盡皆如此,那就只能證明這些暗器就是這種貨色,只有擾敵之能,豈有傷敵之實?

這小子不會是瘋了吧?

魔祖羅睺心中警惕依舊,仍舊懷疑這其中不會別有什麼詭計隱伏吧!?

但隨着戰鬥的持續,前前後後已經有好幾萬暗器在自己身上粉碎,全然不疼不癢……

魔祖羅睺終於煩了。

你說咱們這種層次的戰鬥,你還用這種小手段,有意思麼?

居然都不怕分心的麼?

還是說,你看不起我?

於是愈發的全力進攻,好似大山壓頂一般壓住左小多的攻勢,弒神槍愈發的神出鬼沒,進退若神。

一時間,居然生生將左小多的十二成攻勢壓落下去四成!

壓落下風!

但左小多的暗器仍舊好似狂風暴雨一般的飛襲過來,好似跟魔祖卯上了一般……

魔祖羅睺心中煩悶更甚,再也不理不管,不閃不避,只顧着一味狂猛壓下去……

驀然……

噗!

魔祖羅睺驚覺危機臨身,身子本能一旋,腦袋更好似骨折一般的一歪,大大超乎人體頭顱可偏移的極限……

可是,隨着而來卻是小腹,右大腿,左小腿齊齊感到一陣刺痛!

竟然有暗器,好似燒紅的針一般,銳點突破了自己的魔氣防禦,鑽入皮肉之內,鑲嵌在骨頭上!

魔祖羅睺吃驚莫甚,飛身而退,只感覺中招的那三個地方,傷勢赫然不輕。

“這是什麼東西?!”

魔祖羅睺不敢置信怒喝一聲。

左小多大吼一聲,手中雙錘再度化做驚濤駭浪,攻勢重啓,將既定的十二成攻勢以變本加厲方式的打擊了出來。

那是不顧性命不顧代價的極度狂攻,全力以赴!

絕不能讓魔祖羅睺有半點處理傷口的機會!

這一點機會,營造得難得至極,豈能輕放!

噗噗噗!

魔祖羅睺一邊應付左小多的進攻,一邊持續運功,渾身魔氣以空前之勢爆發出來!

隨着魔氣大爆發,三枚細小的亮光,被他生生的從身體中逼了出去!

猶自閃閃發光,觸目驚心。

“六芒星暗器……”

魔祖羅睺冷哼一聲:“原來是星空不滅石打造的特異暗器……難怪可以突破吾之魔軀,但就算是星空不滅石,想要對付吾,卻還是有所不足!”

魔氣縈繞,一邊大戰一邊療傷,那破開的皮肉,赫然呈現飛快地療復之相!

素來無往不利的星空不滅石,最能阻止強者療傷的特效,在魔祖身上,居然無用!

暗器仍舊在四處飛舞,更多的星空不滅石接連出手。

但吹過一次虧的魔祖已經有了防備之下,豈會再中第二回招。

也不知道左小多是怎麼想的,明知再難能奏效,卻仍舊樂此不疲的不斷釋放,沒有絲毫放鬆的跡象。

而魔祖羅睺也不再說對方用小手段,因爲他對於這種小手段,已經不敢再有絲毫的小看了!

無論如何,那三枚星空不滅石始終對魔祖造成了影響,也令左小多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漸漸佔據了上風,壓住了魔祖!

左小多的體內靈氣,好似山呼海嘯一般的不斷涌現,宛如無窮無盡,滔滔不絕!

隨着魔祖羅睺不敢示弱的瘋狂反擊,左小多心中,對於武學的奧義,對於大道的領悟,居然在這戰鬥中,不斷地上漲!

不斷地前進!

不斷地突破!

如此完全完整到達最巔峰的對手,單打獨鬥勢均力敵令到自己催生出白熱化熱血沸騰的感悟,讓左小多過癮到了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都在吶喊!

魔祖羅睺就像是一個極致的催化劑,將左小多平生所學雜亂無章的東西,盡數都聚集在一起,以萬鈞大錘,將之極致淬鍊!

偏偏魔祖羅睺縱使竭盡全力的反撲,心下始終顧忌左小多的暗器突襲,心生旁騖之下,竟然無法打斷左小多的領悟!

明知道對手在藉着自己悟道,魔祖羅睺卻只能被動的看着。

但他心性沉穩,絕對不會因爲這個亂了心神,更何況左小多的瘋狂攻擊,對於魔祖羅睺而言,有莫大裨益!

又兩百息過去,兩千七百招亦過。

九九貓貓錘再度化作了撼天颶風,當頭來襲,更兼勢大力沉!

弒神槍嘶鳴着,仗魔祖手中,當頭架住!

大錘生生砸落在弒神槍上!

火星如同閃電一般照亮了夜空。

這種情況,之前已經發生過多次。

魔祖羅睺很明白很知道,對方下一步就要反彈而起,另一錘跟着落下……

這個節奏,這個套路已經太熟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面前停頓了還不到萬分之一秒的大錘頭上,突然乍現咻的一聲異響!

兩道寒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急疾飛襲到來。

那兩道寒芒,夾雜着尖銳到了極點的破風聲,直插魔祖羅睺雙目!

變生肘腋,來勢洶洶,魔祖心下大驚之餘,但已經來不及躲閃,這一下突襲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也太突兀了!

就只能猛然閉上雙眼,將眼皮化作最後障礙,急疾灌注沛然魔氣,勉力一擋。

但此爲左小多籌謀許久的絕殺之招,距離更是如此之近,就是要魔祖來不及防備!

兩根銳利的尖錐,強勢穿透了魔祖羅睺的眼皮,貫穿到眼皮之後的眼球,深深扎入,足足五寸!

“嗷~~~”

魔祖羅睺一聲慘叫,拼命後退,眼中飈射出黑色的鮮血。

這一刻的痛楚,已經到了極致!

魔祖羅睺有生以來,漫長的生命之中,卻也從未承受過這般痛楚!

一時間,似乎連靈魂都痙攣了起來。

而左小多的攻勢在這一刻,竟然再度強橫了一倍以上,九九貓貓錘儼如紫霄神雷,滔滔不絕的連續三千錘砸落在目不能視物,身形失衡的魔祖羅睺身上!

一代魔祖,瞬時間被左小多生生的砸成了漫天散亂的魔氣。

甚至連一塊指甲蓋大小的完整骨片都沒有能剩下!

周遭數千丈空間亦隨之向內塌陷!

無盡碎裂,漸次滿眼!

弒神槍哀鳴着,衝上半空,在半空盤旋着,魔氣不斷地散發,越來越是濃郁。

一陣旋風升起,無數的魔氣,極速聚攏!

左小多狂舞大錘,一錘一錘的不斷砸落,顯然意在不讓魔氣能夠聚攏!

但魔氣隨之化作了無數個小旋風,在四周旋轉,各自爲政。

這樣一來,左小多顧得了東,顧不得西,徒勞無功!

終於終於……

在一團魔氣之中,一道人影緩緩成型。

隨着魔氣的咻咻響動,散逸的無量魔氣被那道人影盡數吸收,隨着魔氣盡斂,一個高大的身影,手持弒神槍再現塵寰。

一雙凝重到了極點的眸子看在左小多臉上,一字字道:“劍君主!端的好手段!!”

魔祖羅睺並沒有感覺左小多的手段有什麼卑鄙無恥或者說下流猥瑣……

作爲老輩強者,搏殺規則其實比誰都明白!

戰場搏殺,哪有什麼卑鄙無恥之說?

任何手段,都是應該的,無所不用其極纔是正道!

所以左小多的手段,完全就是正常,甚至是恰如其分,物盡其用,精彩萬分。

對於羅睺這等老牌強者來說,都是認同一句話:所有罵敵人卑鄙無恥的人,都是那些戰敗的沒本事之人!

強者,從來不會找藉口!

這一點,毋庸置疑。

所以對於左小多的手段,魔祖羅睺心下唯一感覺就是驚豔——因爲這些東西,他也有。

甚至比左小多還要豐富得多。

但是自己就搭配不到左小多這麼好得程度。

敢在跟自己這個足堪與之並駕齊驅,甚至猶有過之的強敵面前玩這一手,光是這個膽量,就堪稱驚豔!

這是天賦!

亦或者說是遺傳!?

所以魔祖另一個感覺就是……那位巡天御座果然不是等閒之輩,自己兩度與之交手,一次一個照面便萎,第二次糾合人力,已經可以跟自己硬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父子雙雄,兒子更勝老子……

仍舊全無贅言,雙方再度混戰成一團。

二度交手,自覺並無多少損耗的魔祖赫然發現,左小多的技戰力,似是陡然提升了數倍一般。出手的舉手投足之間,流溢着一股子渾然天成的自信,而且這種感覺氛圍越來越強,越來越濃。

自信!

這是自身實力認知的最好體現!

魔祖更知道,是什麼造成了左小多的改變——就是今天與自己這一戰。

以一人之力,不但戰平了魔祖,甚至打爆了魔祖!

這一戰果帶給左小多的自信,直線飆升到了爆棚乃至翻天的地步!

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左小多的心態,臻至了前所未有的圓滿無暇級數!

“我,從此真的是無敵高手!是可以與道祖魔祖並肩共駕,甚至猶有過之的超卓人物了!”

這種自信,這份自信,對於提高自身戰力,效果不但顯著,更兼將人!

那句俗話說得最好,狗膽包天!

咳咳……

此外,左小多對於輕重之力的把握掌控,也已經由大成,晉升至圓滿!

無論舉輕若重,還是舉重若輕,輕不是輕,重非是重,一切盡在其掌握,真正的隨心所欲,念動神達。

這一錘看來重若千山墜,實則不過直若柳絮隨風飛,瞬間仍可萬峰壓,輕重虛實快慢盡皆隨意轉換,信手拈來,莫不如意!

在這樣高強度的極端對戰之中,將巨大的力量威能這般隨意轉換,可是連魔祖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這也就導致了魔祖羅睺越打越感艱難,漸漸生出應付維艱之感。

驀然,左小多目光一厲,兇光陡盛,疾聚空前暴力,攻勢竟然更形猛烈

魔祖羅睺何敢怠慢,一聲爆吼之餘,出槍收發速度隨之加快,身體更是化作了虛無,只得一條弒神槍,夭矯如龍,在沛然魔氣之中,升騰往復。

陡然,更見黑光沖天,隨着魔祖一聲大喝,弒神槍萬道槍影,匯流凝結成爲了一道實質,超越了時光超越了空間一般,悍然刺出!

一槍絕殺!

這一槍,乃是絕殺之槍!

以似虛還實的萬道槍影,封鎖了所有一切,無任天上人間,時間空間,然後萬槍歸一,以最極端最凝實的決絕一槍,狙殺敵手!

這一槍,可說是魔祖羅睺畢生修爲之所聚,亦是其槍道造詣的最精彩之作!

一槍甫起,已經將左小多前後左右上下所有的躲閃空間,盡數封死。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唯有中槍一途!

更要命的事,左小多此刻正自雙錘出手,胸前空門大開的微妙時刻,這一槍的時機點,堪稱白駒過隙,趁隙而入,豈有不中之理?!

“死!”

魔祖羅睺一聲悶吼!

但……

下一刻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即將刺入左小多心臟的弒神槍,居然憑空消失,就好像是驟然間虛空蒸發掉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無痕無跡!

滅空塔!

魔祖羅睺一瞬驚覺,終於忍不住憤怒的怒罵一聲:“他麼的!好手段!”

自己竟然再一次的上當了!

左小多露出來的這一招空擋,似乎是習慣使然,大招施展之前,氣勢乍然爆發之瞬,上錘指天下錘指地,有意無意間的露出來一個胸腹間的破綻,一閃而逝,卻真實存在!

當然,面對一般的對手,這點疏漏根本不算什麼,更加算不得破綻!

然而魔祖羅睺又豈是一般對手可比!

兩人交手雖然歷時不久,但彼此對對方的極招,各種小動作,不說盡數了然於胸,也可說掌握了十之八九,魔祖羅睺對於這個疏漏,早已關注多次,他有把握,自己可以抓住這個機會,而只要抓住了這個機會,就可以將這個,膽敢在自己面前活蹦亂跳的這個小子一擊殺死的!

這點對別人稍瞬即逝,就算看到也難以把握的疏漏,對於魔祖來說,堪稱機會,滅殺強敵的機會。

而箇中關鍵,就在於速度,出手的速度。

唯有臻至神速,綜合了弒神槍的超強殺傷力,才能達成的終極目標!

這也是魔祖在確認時機成熟,這個破綻再度露出來的瞬間,悍然出手!

但卻萬萬沒有想到……

這特麼居然是這陰險的小子,處心積慮所佈置的陷阱!

這本是不該存在的陷阱,其他人那有諸如滅空塔這類的空間神器!

其他寶物,就算專門收納物事的先天靈寶,也未必能夠負荷得了自己匯流弒神槍的至絕一擊!

可是滅空塔不同,那就是一方世界,至絕一槍威能殊異,足以毀天滅地,可是對於一方世界而言,仍舊小兒科!

這樣算來,左小多根本就是刻意構建了這點疏漏,真正目的,就是在於收走弒神槍!

真真是處心積慮,佈局機深!

須知在尋常交戰的時候,弒神槍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自己手中掌握,基本槍不離手,即便是偶爾離手,也是神魂緊密相連。

便如剛纔,自己身形俱滅,神魂仍舊與弒神槍連成一氣,才能迅速重複身形!

或者,就是因爲剛纔自己的瞬復魔軀,左小多才將更多的關注力聚焦到了弒神槍的身上,欲滅魔祖,就須得先分離魔祖與弒神槍的聯繫!

而唯有在魔祖全力爆發的時候,弒神槍脫手而出的一瞬,既是魔祖的最強殺招,必殺之招。

同時也意味着,在這一招中,弒神槍失去自主權,槍爲人役……

左小多算計的就是這個時候。

當真就不加以抵擋,轉而打開滅空塔,讓弒神槍一往無回的衝入進了滅空塔之中。

然後,左小多第一時間關閉滅空塔就好,已經是將弒神槍封印在了其中,就此分隔魔祖與弒神槍的連接。

這一手,堪稱是神來之筆,超神轉折!

可魔祖羅睺卻差點被他氣瘋了!

怎麼一下子,跟隨自己無數歲月的兵器沒了……

這特麼……

“左小多,你以爲,一個沒有你親身坐鎮的小世界就能夠困得住弒神槍?”

魔祖羅睺冷笑着。

“這可就很不好說了,我對靈寶這玩意,還是很有一套。”左小多笑眯眯的說道。

那笑容,分外的欠揍!

“呵呵……那本座就讓你知道知道,號稱靈寶攻擊第一的弒神槍,究竟擁有何等威能,縱然是一方世界,也要因之傾頹!”

魔祖羅睺不再贅言,全力發動神識之力,召喚弒神槍,更意欲在召回弒神槍的同時,給滅空塔一記狠的,就算不能將之毀滅,也要造成莫大折損!

可是跟着就傻了眼。

分明還能有所感應,卻是無論如何召喚不出來,竟然好像……好像找不到出路?

這特麼……

滅空塔之中……

弒神槍好似流星趕月一般的東走西顧……那移動速度已經快要突破光速了!

它有十足的信心,無論什麼空間法寶,那也是困不住自己滴!

可以很輕易的從這頭衝進去,然後再從對面直接穿透了出去!

但讓弒神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闖進來的,乃是一個世界!

又或者是一個宇宙!?

這特麼簡直是日了狗,這裡面怎麼會這麼大?

而且好像還會隨機變化!

幅員廣闊,無邊無際,明明嗖的一下子就是百萬里路程過去,神識四顧之間,卻還是在茫茫虛空之中……

弒神槍銳氣漸漸消磨,它已經不再想幹掉這個詭異空間,只要能夠出去就好,可是,究竟該如何才能出去呢?

就在弒神槍漸漸手足無措的時候,突然間對面魔氣升騰滾滾而起!

正是煙十四粉墨登場!

又是一根弒神槍,從對面電射而來!

一模一樣的弒神槍!

神識有所感應的弒神槍直接愣住了!

沃特瑪啊,難道是在照鏡子!

兩根弒神槍理所當然的對撞在了一起,隨即便大戰衝突起來,煙十四很明顯不是正牌的弒神槍的對手,甫一交手就落到了下風,全面的下風。

這也是理所應當的。

煙十四畢竟是盜版的,是個水貨,頂多也就是個樣子貨!

而弒神槍卻是正版中的維a皮!

其中的差距,可說是顯而易見的很大很大。

不過交手幾個來回,煙十四就被毆打的哀鳴連連,傷痕累累。

佔盡上風的弒神槍卻是空前暴怒!

這特麼,竟然還有盜版!

別的不說,維權那是肯定的……

可讓它沒想到的事,煙十四根本就不在意自己遍體鱗傷,這點傷勢就是小意思,想當初,老子那天不是被揍個幾十頓啊,可正因爲於此,老子有了朋友,打仗也有了幫手!

“救命啊……”煙十四扯着嗓子大叫起來。

瞬間!

嗖!

嗖!

嗖嗖!

嗖嗖嗖嗖……

竟有八個葫蘆齊齊搖頭晃腦的出現在弒神槍面前!

更於彈指瞬間,將弒神槍團團包圍,形成八方合圍之勢。

“別動!”

“舉起手來!”

“繳槍不殺!”

“你已經被包圍了!”

“投降吧!”

“不投降打死你!”

“你就讓十四吞了你吧!”

“桀桀桀……你踏馬也有今天!”

“……”

弒神槍整個的就懵了。

我草!

砸……咋回事兒我就被包圍了?

再仔細一看,絕大多數都是老熟人,老對手……

除了那一黑一白兩個葫蘆之外,其他的紅的綠的紫的黃的青的葫蘆……

擦,這是……葫蘆開會?

老子進葫蘆窩了?

眼看着對方一個個搖頭尾巴晃,意態囂狂,不可一世的架勢,弒神槍心下卻是懼意暗生!

眼前的這堆葫蘆,個頂個的先天頂級靈寶,雖然單論個體實力,非是自己的對手,但只要隨便兩個,就最少能跟自己打個平手,三個羣起圍攻的話,自己憑着神速,倒還可勉力周旋,至少有望全身而退的,可是再多……自己跑不跑的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是以往打過這麼多年的交道,幹過這麼多次得出來的經驗。

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現在自己遇到的可不是一個兩個三個,而是足足八個!

一個個的盯着自己,目露兇光,還有嘴角的液體是什麼意思?

從什麼時候開始,先天極品靈寶……也開始扎堆羣毆了?

臉呢?

弒神槍槍身縈繞的黑氣漸漸散去,隨即自槍身上冒出來一個身着黑色系衣服的青年虛影,臉龐瘦削,目光凌厲,只是整個感官上卻盡是垂頭喪氣。

“你們想要以多爲勝?還要不要臉了?身爲先天靈寶的尊嚴呢?”弒神槍滿心悲憤的嘟囔道。

聽到這話,對面的一衆葫蘆盡皆訕訕。

就是,咱們也要臉的……

“對付你這等邪魔外道,還講什麼江湖規矩?我等聯手對戰,乃是除魔衛道,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你倒行逆施這麼多年,普天之下的仁人志士人人得而誅之!”

唯有小酒一身正氣滿臉凜然的慷慨陳詞,振振有詞,字字鏗鏘,像極了江湖上的大俠。

“對!我們乃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

衆葫蘆頓時找到了理由,異口同聲。

竟是齊齊感覺到圍攻弒神槍這件事從稍稍有點不大好意思變得高大上了起來。

我們代表了正義,既然是正義,那麼圍毆當然也是正義的!

弒神槍愈發神色灰敗,喃喃道:“無恥啊!無恥之尤!這等喪心病狂的理由居然也能找得出來,難道真是物似主人形,劍君主的靈寶,果然有樣學樣……”

“罷了罷了……”

於是,八個葫蘆押解着好似鬥敗了的公雞一樣的弒神槍,回到了滅空塔地面。

一個個趾高氣揚,不可一世。

小白啊和小酒身子一閃不見,出去再次鑽進九九貓貓錘戰鬥去了……

他們之所以到來,就是怕其餘六兄弟抹不開面子,不好意思聯手對付弒神槍,而事實也正是如此,正是他們的到來,兵不血刃的搞定了弒神槍!

情知打不過,不欲自取其辱的弒神槍筆直地豎在地上,只是幻化出來一雙冷厲的眼睛。

死死地頂着冒牌貨煙十四。

不僅冒牌貨!

還是一個可恥的叛徒!

目光凌厲。

尖銳。

無情。

冷酷。

煙十四一開始還有勇敢的對視,慢慢的心虛了起來,連槍身都彎曲了不少……低頭耷拉腦的溜到一邊去不見蹤影了……

人,可以不要臉,槍,天生就是筆直筆直的,下限還是比較高的!

“哼!”弒神槍冷哼。

……

外面。

手中失去了弒神槍的魔祖陷入了空前狼狽之中,只是憑着本身修爲的發揮運用,直接落到了全面的下風!、

左小多舞動雙錘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怪叫連連,意氣風發。

終於……

隨着轟的一聲……

魔祖羅睺再被轟成一大團魔氣,但這位魔族竟然也不修復魔氣,徑自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今魔族魔衆仍在,魔祖便是不滅之身,無法徹底磨滅,但這般持續下去,魔源終究不免耗損,魔祖自知不敵,當機立斷,抽身而退!

左小多手提雙錘,以無敵睥睨之姿,悶着頭就闖進了圍攻道祖的包圍圈裡,甫一入戰,便是三千六百錘急襲而出!

肆無忌憚!

無限囂狂!

“吼吼吼……”

左小多手中錘上下翻滾,砸得空間片片碎裂。

洪水大巫本來正在合力圍攻,更是個中主力,但他沒有被道祖打飛出去,居然被左小多的狂猛的氣勢逼了出去,不禁滿臉盡是鬱悶之色。

然而隨着左小多的到來,的的確確給衆人減少了許多壓力。

不少勉力維繫的,急疾趁機療傷服藥,剛纔戰鬥歷史不久,但每個人都身心皆疲,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轟轟轟轟……

連續的爆響,道祖的拳頭不斷的轟擊在九九貓貓錘上,衝激得乾坤動盪,空間破碎。

左小多的錘頭,一次次的被打偏,異常強大的反震之力,讓左小多也是難受得很,但他咬着牙撐着,堅持着,絕不放鬆每一擊,每一錘。

三千六百錘之後,又是七千二百錘更形狂猛的砸出去,竟始終有攻無守,半步不退。

及至砸完這一輪,道祖一聲悶哼,身子往後飄飛。

而左小多亦是發出一聲慘叫,好似斷線風箏一樣的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

而緩了兩口氣的左長路等人再度一擁圍上,四面八方的殺招盡出!

左小多這一通合共一萬八百錘砸過,豈是那麼好承受的?!

更遑論道祖純然用雙手對撼,支撐下來的,現在不獨一雙手鮮血淋漓,整條胳膊都是麻木的。

左小多的修爲級數,道祖自詡是很清楚的,本以爲這小子開始那一輪三千六百錘,已經是極限,該當氣空力盡了。

若是那樣的話,自己完全可以好整以暇的支撐過去,半點不失風度,尤能乘勢反撲。

誰能想到這貨三千六百錘之後,又接了七千二百錘!

這一萬八百錘砸下來…尤其是最後的八百錘,那威力比之前交戰的時候強了何止一倍兩倍!

從那個時候開始,完全沒有了閃躲之說,就只能硬碰硬的一直懟下去!

然後便是整個人都幾乎被打廢。

好不容易捱到左小多退出去,道祖這邊已經差不多氣空力盡,無以爲繼了。

可左長路等人一擁而上,尤其是中間還有個左小念,戰力竟並不遜色左小多多少。

勉力支撐了不到十數息的時間,隨着一聲長嘆,道祖的這一具分身再度被打爆了。

衆人長長鬆下了一口氣。

又再一次的勝利。

而且還是剪除了魔祖之後的勝利,意義重大……

更讓衆人感覺,距離最終勝利,已經就在眼前,近在咫尺。

唯有左長路的臉色卻是空前沉重了起來,鄭重告誡道:“萬萬不可大意,道祖明知道分身不是我們所有人的對手,卻堅持用分身來戰鬥,豈無用意?”

衆人聞言就是一愣,然而衆人都是久經戰陣,身經百戰之輩,瞬間就明白了箇中輕重。

的的確確,這是個問題。

若是說道祖爲了面子問題的話,更說不通了。

難道被擊敗了更有面子?

斷斷沒這個說法啊。

“這已經是第四具分身了!”

妖皇帝俊臉色有些凝重。

“這其中,必然別有緣故。”

“大家小心戒備!”

果不其然,接下來,道祖又再次出現兩道分身,在衆人付出一些受傷的代價,盡皆順利打爆。

尤其是最後一次。

冥河老祖出現了,可是還沒有來得及乘隙偷襲,就被左小念和左小多強勢擊殺了!

那可是身死道消的寂滅擊殺,隨身僅餘靈寶,傷痕累累的元屠劍,也到了左小多手裡。

明明是斬獲喜人,可衆人反而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魔祖羅睺出來不久就敗退了,出手針對的乃是左小多,力戰而敗,還算有情可原……

可冥河老祖出來就被斬殺了,還是身死道消,神魂絕滅的死法……

這,這貌似太詭異了吧!

簡直就活像是故意出來送死一般!

“注意時間,三十五分鐘了!”

太極圖有點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

一口氣屏蔽天道空間這麼久時間,而且還是屏蔽道祖的天道空間,太極圖是真的連吃奶的勁兒都用出來了!

“難道是在拖時間?”

“也不是很像啊……”

左小念皺着眉頭,道:“我有點心神不安,似乎有很恐怖的那種感覺……”

不僅是她,在場衆人都是身經百戰,靈覺敏銳的人,已經有不少人都生出了這種不妙的感覺。

這種災難的警兆,在衆人一生中,都曾經無數次的出現。

然而每一次出現,所伴隨着的,都不是什麼好事!

都要疲於奔命,都要窮於應付!

剩下的三十二人,不約而同的深深吸了一口氣,毫不吝嗇地將最最能補充戰力的丹藥,大把大把的塞進嘴裡。

現在不吃,也許這輩子就再也沒機會吃了。

非常時刻,再如何謹慎的應付,都不過分!

在衆人等待中,驚駭的發現……

一片空間,驟然浮現一個七彩的漩渦,緩緩旋轉。

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魔來訪【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日月城【爲盟主一醉=千愁加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瓶二鍋頭【第一更!】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九十四章 出去!立刻馬上!【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化生紅塵【第四更,求訂閱!】第八十八章 十葉蘭香!【第四更!】第一百零六章 寡慾疑閹?【爲啾、雪兒喲、轉身跳投三不沾盟主加更!】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三百八十章 一起玩一玩吧第二百三十二章 準不準?第二十八章 暴起殺人【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噴子公司【爲風家學子zsq947,考入四川輕化工大學賀】第五百零四章 神獸蛋??第二百三十五章 奇葩的人生目標!【第六更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七章 驚鴻劍【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八】第二百八十章 讓他們,各自去做主角【第三更!】第四百八十八章 哇!好巧啊!【第二更!求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鳳脈衝魂(4)【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八章 寶貝是有後遺症的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第八十章 真是一塊寶!【第三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李長工,開始幹活【第二更!】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四十六章 瞭解一下左小多【第二更!】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贓完畢【第三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把您閨女許了我吧!第三百一十九章 轉折不能太生硬【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七十二章 左小念的代號【第三更!】第四十七章 療養艙,好多用處啊!第一百九十九章 結個善緣【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二百六十五章 王家有根,不可動?【爲盟主秦有公子喚扶蘇,加更!】第九十二章 幫我帶句話【爲吃魚不吐刺盟主加更!】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贓完畢【第三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十章 試煉結束!我是英雄!!第一百五十八章 襲擊!【爲風家學子眥炙塵厲 ,考入廣州中醫藥大學賀!】第四十八章 焦點所在【爲月票4900加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第一更!求月票!】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以洞房了……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也想給人當兒子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應該叫我叔【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七】第三百二十二章 收網時刻【爲玄冰00123盟主加更!】第三章 一家之主左小多【第一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解惑!【第一更!】第二十八章 魔祖之憂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雲端夫妻檔【爲風家學子挽岑歸,考入湖北中醫藥大學賀】第一章 夢裡夢外,亦幻亦真【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九章 小多當年的夢第十九章 左小多,敢不敢生死戰?!【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七章 多多狗與念念貓的賭約第二百一十三章 這一場風花雪月,終究是空!第一百五十六章 龍飛鳳騰之局!【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三章 財路大開【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要臉了!【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來白虎煞【第二更!】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零三章 大戰妖皇宮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第九十章 青龍,太陰第二百二十九章 搞定!【第五更!】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一百章 小小不回去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第六章 星空不滅石【爲風弄影1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沒毛病!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機會?【第一更】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的沒想第二百四十章 我要這面子有何用?【第五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四大憾【爲回首情已逝盟主加更】第四十一章 黑馬,繼續黑馬【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替你保管【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看個相吧【爲古月233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鳳脈衝魂(5)【第一更!】第二十四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第六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等可笑,何等諷刺!第一百四十七章 撲朔迷離【第一更!】第一章 夢裡夢外,亦幻亦真【第一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要飛?【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斷魂崖下【爲數字尾號4146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數學老師是誰?【第六更!求月票、訂閱!】第二百六十三章 願不願,再嫁我一次?【第三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家庭地位槓槓的!第三十七章 分身、機遇。第二百五十二章 天元遁【第三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這是大寶貝!【第一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劍鎮上京!第四十二章 底牌盡出戰飛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八)】第一百九十七章 借力打力,將計就計第三百八十八章 賭注先拿來!【爲風大老書迷盟主加更!】第七十八章 此心如明月,夜夜照君行!第十八章 凶煞蛻變!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脈相傳的欠條第三百八十章 彼岸花【第一更!】第三十二章 死劫之相!第九十一章 此生來世,無恩無仇!【第二更!】
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魔來訪【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日月城【爲盟主一醉=千愁加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瓶二鍋頭【第一更!】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九十四章 出去!立刻馬上!【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化生紅塵【第四更,求訂閱!】第八十八章 十葉蘭香!【第四更!】第一百零六章 寡慾疑閹?【爲啾、雪兒喲、轉身跳投三不沾盟主加更!】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三百八十章 一起玩一玩吧第二百三十二章 準不準?第二十八章 暴起殺人【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噴子公司【爲風家學子zsq947,考入四川輕化工大學賀】第五百零四章 神獸蛋??第二百三十五章 奇葩的人生目標!【第六更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七章 驚鴻劍【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八】第二百八十章 讓他們,各自去做主角【第三更!】第四百八十八章 哇!好巧啊!【第二更!求票!】第二百九十五章 鳳脈衝魂(4)【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八章 寶貝是有後遺症的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第八十章 真是一塊寶!【第三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李長工,開始幹活【第二更!】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四十六章 瞭解一下左小多【第二更!】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贓完畢【第三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把您閨女許了我吧!第三百一十九章 轉折不能太生硬【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七十二章 左小念的代號【第三更!】第四十七章 療養艙,好多用處啊!第一百九十九章 結個善緣【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二百六十五章 王家有根,不可動?【爲盟主秦有公子喚扶蘇,加更!】第九十二章 幫我帶句話【爲吃魚不吐刺盟主加更!】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贓完畢【第三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十章 試煉結束!我是英雄!!第一百五十八章 襲擊!【爲風家學子眥炙塵厲 ,考入廣州中醫藥大學賀!】第四十八章 焦點所在【爲月票4900加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第一更!求月票!】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以洞房了……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也想給人當兒子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應該叫我叔【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七】第三百二十二章 收網時刻【爲玄冰00123盟主加更!】第三章 一家之主左小多【第一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解惑!【第一更!】第二十八章 魔祖之憂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雲端夫妻檔【爲風家學子挽岑歸,考入湖北中醫藥大學賀】第一章 夢裡夢外,亦幻亦真【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九章 小多當年的夢第十九章 左小多,敢不敢生死戰?!【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七章 多多狗與念念貓的賭約第二百一十三章 這一場風花雪月,終究是空!第一百五十六章 龍飛鳳騰之局!【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三章 財路大開【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要臉了!【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來白虎煞【第二更!】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零三章 大戰妖皇宮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第九十章 青龍,太陰第二百二十九章 搞定!【第五更!】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一百章 小小不回去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第六章 星空不滅石【爲風弄影1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沒毛病!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機會?【第一更】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的沒想第二百四十章 我要這面子有何用?【第五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四大憾【爲回首情已逝盟主加更】第四十一章 黑馬,繼續黑馬【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替你保管【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看個相吧【爲古月233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鳳脈衝魂(5)【第一更!】第二十四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第六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等可笑,何等諷刺!第一百四十七章 撲朔迷離【第一更!】第一章 夢裡夢外,亦幻亦真【第一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要飛?【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斷魂崖下【爲數字尾號4146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數學老師是誰?【第六更!求月票、訂閱!】第二百六十三章 願不願,再嫁我一次?【第三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家庭地位槓槓的!第三十七章 分身、機遇。第二百五十二章 天元遁【第三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這是大寶貝!【第一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劍鎮上京!第四十二章 底牌盡出戰飛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八)】第一百九十七章 借力打力,將計就計第三百八十八章 賭注先拿來!【爲風大老書迷盟主加更!】第七十八章 此心如明月,夜夜照君行!第十八章 凶煞蛻變!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脈相傳的欠條第三百八十章 彼岸花【第一更!】第三十二章 死劫之相!第九十一章 此生來世,無恩無仇!【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