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二】

靈魂之毒發出之餘,無論威能效力如何,無毒大巫本人都無緣目睹,因爲他已經先一步身死道消,再也不存在這個人世間了!

這毒霸天地的靈魂之毒,至絕之毒,絲毫沒有因爲無毒大巫的隕落而稍歇,那道觸目驚心的黑線在道祖的手上持續綿延前進,一路去到了手肘位置終於不得再進,卻是扭曲在那裡,不見絲毫後退!

洪水烈火冰冥丹空眼見無毒隕落,不差先後的發出了一聲慘呼:“無毒!”

“兄弟!”

然而就算衆大巫如何殷殷呼喚,不存於世的無毒大巫已經無能給予他們絲毫迴應了!

那道黑線仍舊執着的在道祖手腕上盤旋,隱隱有擴張跡象,又似是蓄勢待發!

道祖心知此毒殊異,當機立斷將手指頭破開一道口子,隨即一縷鮮血噴濺了出去,血色漆黑如墨,然而盤踞於手臂上的那道黑線,絲毫也沒有變淡的跡象!

霎時間,左長路的巡天刀,吳雨婷的聽雨劍,洪水大巫的千魂錘,妖皇東皇等人…

此際已然顧不得什麼陣型,各自豁命撲上,精華絕招盡出!

當前時刻,萬萬不能讓道祖緩過一口氣來。

道祖頭上的三朵金蓮,因爲剛纔一擊少了一朵,但腳下的金蓮還在,彩色慶雲也還在!

很顯然,這是身外化身之法。

不見的那朵金蓮代替了道祖,消逝在了衆人合力做局,左小多和左小念聯袂極限一擊之下!

更有甚者,道祖現在的身體,還中了有如附骨之蛆的靈魂之毒!

但啓戰至今,亦折損掉了左小多的一手底牌。

無毒大巫並不以戰力見長,而是以毒力享譽天下。

另一位毒道大行家朱厭此際還和雲中虎,白雲朵,小小,隱藏在滅空塔裡沒有出現,伺機而動。

左小多初初的打算,是進一步消耗道祖戰力之餘,在右朱厭突然出現,以厄運之毒匯流無毒大巫的毒功,出其不意給道祖來一下狠的,如此才能更大限度的消耗道祖!

但卻沒有想到,無毒大巫沒能等到這個計劃付諸行動,就已經慘死!

但他的死,卻取得巨大的成效。

道祖這一具身體,已經中了靈魂之毒,毒霸天地之毒!

眼瞅着道祖手上的靈魂之毒,左小多心下忍不住可惜,若是同樣以用毒著稱的祖巫奢比屍還在生的話,再來個百上加斤,估計能夠令到毒攻的效果,應該能更甚一籌纔是。

適時,八大祖巫連同洪水大巫聯袂出手,好似不要命一般的圍住道祖展開瘋狂進攻。

左長路與吳雨婷還有東皇妖皇亦隨之出手,卻是尋隙而進,封鎖道祖可能逃逸退走的所有空隙,全然不留餘地

左小多和不夠大隊則是集體後撤。

在剛纔這一擊之後,除了一直沒有存在感隱身虛空沒有出手的皮一寶之外,其他人包括左小多和左小念,基本都已經氣空力盡,再戰乏力了!

至少這一波攻擊是趕不上了。

但對於中了毒的道祖而言,當前這些力量就已經夠了,足夠牽制乃至給予進一步的則損消耗了!

轟轟轟……

空間再次爆裂!

道祖的這一具身體,再度粉碎,與天同塵。

但衆人反而更加的警惕,小心戒備。

剛纔道祖被砸碎,但再出現的時候,可是一出手就殺了無毒大巫,而且還出現得毫無規律。

這一次,又將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會否,再下一城呢?

如同一滴水,落進了靜靜的湖水之中。

有微小的漣漪,輕輕盪開。

刷……

空間重趨穩定之瞬,一隻腳驀地出現在萬里秀身後。

萬里秀正自提起全副心神小心防備,專屬於武者的危機感知有所因應,心頭亦隱約感覺驚悸感陡然升起。

幾乎本能的一個側身移步,同時一劍全力斬出!

但,仍舊是遲了一瞬。

道祖蓄勢一腳,重重地轟在萬里秀背心之上,雖然只落實了三分,萬里秀仍舊承受不起!

但在萬里秀中招的同時,萬里秀的劍也已經落在那隻腳上,隨着卡的一聲悶響,利劍入肉三分,鮮血迸濺,又有火星隨之冒起,萬里秀慘叫一聲,連人帶劍甩出數十米!

口中大口大口的噴出鮮血,還有內臟碎片。

這一腳,令到萬里秀五臟全碎,若不是萬里秀應變神速,若不是補天石始終就在胸前掛着,就只是這一下不曾落實的一腳,就足以令萬里秀粉身碎骨、身死道消!

“秀兒!”

龍雨生心膽俱裂,狂吼着,亡命也似的衝了上去。

“我沒事!殺敵!”

萬里秀掙扎出聲,身子一滾,瞬時便已離開戰場遠遠的,現在自己身負重傷,戰力不足一成,已經不能距離戰圈太近,勉強滯留只會牽扯己方精力,尤其是龍雨生的注意力。

劇烈的呼嘯連連,燭九陰步了萬里秀的後塵,被打飛出去之餘,更是大口大口的吐出鮮血,之後又有強良祖巫,胸口中了一掌,手舞足蹈的飛出。

項衝一聲悶哼,踉蹌後退,手中霸王戟斷成了十七八節,一邊後退一邊吐血。

戰雪君的百戰槍一槍刺中道祖追擊的手掌之上,卻好像是刺在金鐵山上一樣,強大的反震令戰雪君立足不穩,踉蹌後退,手中長槍更是發出嗡嗡的顫鳴,濃郁的魔氣,在槍尖繚繞。

直到此刻,道祖接連得手之餘,終於忍不住轉頭看了一眼,一抹輕微疑惑之色,在眼中一閃而過:那是…弒神槍?

戰雪君的百戰槍自然不是弒神槍,不過神異玄金所煉,或可臻至神兵級數,但距離先天靈寶級數尚有一段差距。

唯其常年以自身魔氣溫養此槍,而戰雪君經歷那次魔靈森林變故,身上滋生之魔氣於弒神槍所有之魔氣本質無異,以之長久溫養,自然令百戰槍擁有幾分弒神槍的氣相,但究其根本,仍是差天共地,難以比擬。

可道祖終究不是魔祖,剛纔與百戰槍接觸不過一瞬,難以了悟更多,以致略有誤判。

下一瞬,共工祖巫的天水再度罩頂落下,道祖身形一閃,已然逸出其攻擊範疇,眼中厲芒閃動,手中拂塵一掃,千萬道絲線,徑自脫裡拂塵主體飛出。

“啊……”

但聞句芒祖巫發出一聲不似人聲的淒厲慘叫,渾身便如一頭巨大的刺蝟,每一根絲線都是穿透了他的強悍到極點的祖巫之身!

這一擊之下,竟是連靈魂一道釘死!

無數的絲線,從他的眼睛、從他的前額,從他的咽喉,還有丹田、心口……周身要害無有不中,盡皆前進後出,前後通透!

更有無邊的道蘊,沿着絲線而上,破滅了神宮,戳破了識海,釘死了靈魂,徹徹底底的毀滅了肉體!

句芒祖巫在嘶吼聲中,整個身體,瞬間化作了一片片的零碎肉屑,方圓百丈,唯有一片血紅!

道祖驟施殺招,瞬滅祖巫句芒,原本神速移動的身形終於出現了一瞬間的停頓,適時,東皇的東皇鍾乘隙而入,轟然撞落在道祖身上,直砸得道祖一個踉蹌,左長路跟着一刀突襲,卻是以強橫之勢,與空空的拂塵柄相撞,隨即便是轟然一聲爆響。

左長路一聲悶哼,反震後退。

道祖卻也發出一聲悶哼,鼻孔中躥出血絲。

而作爲衝擊核心的拂塵柄就此化作齏粉!

在失去了空間功德氣運之力加成之後,這一先天靈寶,在動力滅殺祖巫句芒之餘,被衆人生生打爆!

而後續攻擊陸續有來,先是餘莫言與獨孤雁兒從句芒祖巫的血雨中強勢衝出,兩人雙劍,齊齊刺入道祖前胸!

永結同心,共效于飛!

兩人的比翼雙心心法同修數千年,早已大功告成,登峰造極,此際同心共道,靈犀一意,雙劍合璧,匯流威能非止一加一大二,而是二乘二大於四,四倍於兩人聯手之威!

靈氣轟然爆開,道祖胸口一個大洞陡然而現。

道祖一聲冷哼,兩手閃電般拍出,雙劍齊折斷,餘莫言與獨孤雁兒同時慘叫,倒飛而出,鮮血狂噴!

即便是四倍兩人聯手之威也好,奈何他們本身的修爲實力有所不足,這雙劍合璧若是由左小多左小念所出,至少可以再滅道祖的一道分身,而他們,能夠造成一處重創,已經是極限!

所幸他們不是一個人,妖皇劍流星趕月一般的脫手飛出,重重的撞在道祖前胸的傷口上,白光激烈閃爍,劍身綻放出光芒,映現山河乾坤!

轟……

道祖終於一聲悶哼,前胸破開一個透明的大洞!

妖皇劍強勢破防,直接穿透而出。

隨即,帝江,燭九陰,天吳等一衆祖巫悲憤的合擊,洶涌來到!

隨着一陣轟鳴,道祖的這一具分身也終於在一聲浩嘆中化作齏粉。

距離開戰到現在,歷時甚暫,一共不過數百息的時間,換算成具體時間,還不到七分鐘。

但箇中變化之反覆,戰損之慘烈,卻讓所有人心頭亂跳,不寒而慄。

道祖的分身先後被打爆了三具;然而聯軍這一方,也已經有蟾聖,無毒大巫,句芒祖巫三人身隕的巨大代價!

而其中重傷的人員之中,萬里秀傷勢之沉重幾乎不可能參與此役了!

補天石雖然神效如舊,但隨着萬里秀本身實力的提升,連帶這次傷勢之沉重,就只恢復了一大半,就已損耗殆盡,化爲齏粉了。

李成龍眼中光芒閃爍,沉聲喝道:“所有人,成一圓環,背靠背,面朝外!”

所有人聞言頓時醒悟,立即付諸行動。

所有參戰者圍成一個大圈,面朝外,更是將幾個還未完全恢復的傷員,保護在圓圈中間。

共工祖巫帝江祖巫等都是心如刀割,祖巫句芒的身隕,對於一衆祖巫來說,可說是莫大的打擊,莫測爲甚。

但現在,卻不是傷心的時刻。

再現的下一道分身,就有可能令到現場的任何一人或者幾人,去和句芒做伴了……

“道祖的實力,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弱。”

李成龍一邊全神戒備,一邊語速極快的說道:“我們這一次圍剿,到現在爲止,已經打掉了道祖三朵金蓮化身……而我們付出的代價,並不是很大,此役,三族聯軍必勝。”

付出的代價,並不是很大?

祖巫們人人的臉色均現不悅之色。

洪水烈火等更是臉上一黑。

一位祖巫,一位大巫,還有一位蟾聖,合共三位頂級高手盡皆亡故,參戰的三十六人,除了永久減員三人之外,還有超過一半的人手身負重傷,或者曾經身負重傷剛剛恢復……你管這叫代價不大?

應該是你們人類一方付出的代價不大吧?

但轉念想到而今對戰的乃是道祖,對於道祖這般級數的存在,縱使對李成龍這句話很是不喜,卻也不得不承認,的確是代價不大!

那畢竟是道祖!

李成龍語速很快:“各位心下不愉,也請忍一忍,非常時刻非常狀況,儘速殲敵纔是正經。”

“據我猜測,道祖之所以比想象之中的要弱,非是無由,除了我們預先設置的諸般佈置,更可能有九大世界剛剛合併不久,道祖纔剛從沉睡之中醒來,實力未必回覆到了巔峰。”

“換言之,當前乃是我們的最大機會!”

李成龍深深吸了一口氣:“真正的搏命時刻,其實還沒有到來!諸位,此役乃是殊死搏殺,必見死傷,與敵偕亡,不過早晚之事!”

真正的搏命時刻還沒到來?!

與敵偕亡,不過早晚之事?

聽罷這句話,每個人的心裡愈發沉重起來!

到目前爲止,在場衆人基本都曾經受過傷,而且只要受傷,就是重傷,難以迅速療復!

尤其是折損的三人,更切切實實的佐證了道祖神威!

但是正如李成龍所說,真正的搏命時刻,還沒有到來。

與敵偕亡,不過早晚之事!

看道祖的金蓮化身,不難想見,最少是六具化身供給道祖消耗,有可能腳下的彩雲也是如此!

那可就不知道是有多少了!

這樣鏖戰下去,最終活下來的,能有幾個人?

再想深一層,道祖若是真正去到末路的時候,開始反向極端搏命的話……戰力只會更加的恐怖,局面也許將會急轉直下,愈發的難以應付!

“道祖天地一人,爲何不走,何苦非要在這裡與我們死戰,不死不休?”

項衝此刻問出來了一個極端白癡的問題。

衆人盡皆報以鄙視的眼神。

腦筋這麼不好用的貨色,竟能修煉到現在這般地步的,縱觀古今,都是不多見的,果然是有了靠山,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

李成龍嘆口氣,看在是自己大舅子的份上,委婉解釋道:“若是換成你是道祖,你也不會走的。”

項衝居然又追問了一句:“爲什麼?”

李成龍翻翻白眼,直接不說話了,再說話不但降自己的身價,還要得罪在場衆人,自己堂堂一代軍師,總控全局,居然陪傻子嘮閒篇,拉低整體智商,是可忍孰不可忍!

項冰與戰雪君齊齊凶神惡煞的開口:“閉上你的蠢嘴!”

項衝撓撓頭,一臉無辜愈發迷惘的掃過身邊衆人,他是真的不懂,就是不懂纔要問啊!

還是左小念心慈,實在可憐這個大個子龐大的腦袋裡居然全是豆腐渣,出口解釋道:“道祖畢竟是道祖,若是在這樣的特定環境戰鬥下,還要逃走……顏面何存?”

項衝詫然道:“難道顏面比性命更重要?不是說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嗎?”

對於這個問題,左小念也不回答了,心慈是善舉,但無節制的心慈,就是傻子了。

戰雪君一頭黑線,喝道:“夯貨,你他麼的給老孃閉嘴!”

丟臉死了!

別人都沒問的事情,就你問?顯擺你長了一張嘴?

這個問題不是太明白了麼?這麼簡單的問題你爲什麼都不懂?

雖然我也不懂,但是……我沒問啊!

你這一問,就把自己是個傻子這個事放到了明面上,多丟人啊!

所幸四周驟然出現異象,幫助這兩口子解了圍!

前後左右,頭頂腳下,齊齊有地火水風涌動,而且還不是幻象!

有特殊能力的還好些,更多沒有特殊能力的,盡覺難受至極,就只能用真元硬頂,勉力維持。

任何人都知道,自己只要稍微脫離這個圓環,出現破綻,迎接自己的便是一擊必殺!

絕無僥倖!

左小多眼見己方情勢急轉直下,大喝一聲,再度催動諸火威能,元火訣,祝融真火全力發作,而左小念的極寒之力,也同步散逸,再現水火同源之招,剎那間在己方圓陣之外,再化一道圓圈,將外界所有的地火水風,盡數屏蔽在外。

一聲清笑,道祖的身形再現,淡淡道:“果是應對得宜,不虧爲氣運之子!”

“特定的空間,特定的條件……”道祖長長嘆息:“還有當前的隨機而作,當真是精妙到了相當的地步。”

“若是一味在當前這樣的環境中戰鬥,貧道確實要落入下風。”

妖皇帝俊淡淡道:“這也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道祖天地一人,神通廣大,山河萬物,都可以爲你所用,若是在外面戰鬥,你甚至不用出手,動念就可以將我們盡數殺死!就算是下策,仍舊是對策,所幸事實證明,這對策,可以對付道祖,還可以殺死道祖。”

妖皇的話,說得極爲坦誠,衆人都是一陣苦笑。

的確,若是在外面與道祖戰鬥,除了左小多和左小念兩人之外,其他人甚至都吸收不到半點天地靈氣來補充,只能純消耗自家底蘊。

而道祖連手都不用動,只需要不斷的招落紫霄神雷,就可以將衆人悉數殲滅,還要是走到哪裡,都不可能躲得過的那種!

在外戰鬥與在這裡戰鬥,完全的一個天一個地,不可同日而語。

之前的戰鬥結果也證明了,此法可以對付道祖,甚至殺死道祖!

道祖絲毫不以爲忤的藹然道:“道友言下足見坦誠。”

妖皇帝俊言語間盡是尊敬的道:“委實是道祖神通至此,豈有虛言。”

道祖稱呼帝俊爲道友,便是意在撇清了所有關係,將彼此立場定義爲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而妖皇帝俊也同樣如此,但哪怕是生死相搏,會對道祖仍舊不失敬意。

畢竟,此世道法之源,盡皆來自此人,可謂是修行者之師,衆生之師!

面對這等養人,自有一股子發自內心的尊敬。

與勝負無關,亦與立場無關。

自古到今,有一句話:不服強者,有罪!

此乃是整個世界的真理。

所以但凡是有所成就,有點力量的修煉者,都不會如普通人一般,隨意提起上位強者的名字來開玩笑。

便如一些普通人有時候敢掛在嘴邊的某些話,諸如某某強者算個屁!某某將軍純傻逼……之類的口頭語,卻永遠不會在強者們口中出現的!

縱使是日常閒談,盡皆如是:某某大人當年曾經做過什麼事情,此事怎樣怎樣……等等等等。而這樣的說法,同樣不會隨口肆無忌憚的發表評論。

因爲,這些傳說中的前輩強者,除了是你的前輩,更可能是你的祖宗,豈可輕言評論侮辱。

另一層還在於……人家再怎麼樣,不管是活着,還是死了;但是人家能擁有名垂青史的成就,便是有成爲傳說傳奇的本事,再怎麼說也比你強千萬倍,百萬倍!

怎麼就輪到你來評論了?!

你算老幾?

只是看了幾本書,一瓶墨水不滿半瓶酸醋晃盪,看了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所謂歷史資料,就敢對前輩先賢評頭論足,那不是見多識廣,博學廣聞,是無知加嘴賤!

歸根到底一句話……有所成就之人,必然有值得尊敬之處。所以,不服強者,有罪。

道祖淡淡的笑了笑,雙手負後,道:“殺!”

一道虛影隨之而現,一槍駭然,疾如閃電奔雷,直入祖巫蓐收的身軀,直透心房!

強橫的魔氣,意在這一瞬間極速蔓延開來!

蓐收祖巫一聲爆吼,瞬間鼓動畢生之力,以強橫的肉身與修爲,死死鎖定了嵌入體內的偷襲之槍!

隨即強自扭身,一劍一掌,接連擊出!

這是他鼓動全身靈魂修爲之所聚的最後一擊!

雖然最後一擊已出,但泰半乃是身爲頂級修者的本能反撲之力,他此刻眼神中,唯有滿滿的混亂、絕望,還有濃得化不開的不可置信!

口中的低語呢喃,亦是充滿了濃濃的驚詫:“魔祖……羅睺?!”

魔祖羅睺一擊得手,弒神槍雖然被鎖定,他本身早已抽身退後,竟毫無戀棧。

蓐收鼓盡最後之力的一劍一掌,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損,只餘袖手淡漠的迴應:“正是!”

蓐收祖巫慘笑一聲,喃喃道;“不意竟是命喪你手,雖然也不算辱沒了我,但圍剿道祖之役,卻命喪道祖之外的手下,終是憾事……”

話語未竟,一口氣陡然吐出,身子猛地呈現四分五裂之相,弒神槍充滿爆炸性的極端威能自他體內強勢而出,更隨着嗡的一聲響動,化作了一道黑煙長龍,衝上半空,肆意盤旋,極盡歡暢。

這一出來得變生肘腋,出乎三族聯軍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魔族羅睺居然會突然現身此地,而且這一出現,就以暗襲手段伏殺了八大祖巫之中的祖巫蓐收!

這一變故,即便是近在咫尺的帝江與共工祖巫,也都是一臉不可置信大過了悲慟!

什麼時候……魔祖羅睺居然與道祖聯手了?!

竟然有這等事情發生,實在是……太意外了,意外到了極致!

隨即纔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響動:“蓐收!!!”

卻是燭九陰祖巫一聲吼叫!

在幾位祖巫之中,他和蓐收關係最好,眼見蓐收隕滅,痛徹心扉,恨不欲生!

其他祖巫也自黯然莫名。

這麼多年的兄弟……今時今日,竟在幾分鐘之內,居然就少了兩個!

這等至極的悲痛,委實是無法形容!

相比較於一衆祖巫的心情沉痛黯然,左長路與妖皇東皇等人的臉上神色變得分外難看起來。

戰局急轉直下,一下子就去到了極端惡劣的情況!

道祖以分身替死,現在仍形神完氣足,戰力十足,絲毫不會遜色於初初;而魔祖更是生力軍,非但龍精虎猛,更攜一槍滅殺祖巫之威勢,等閒戰力,難攖其鋒!

己方參與此役的三十六位頂峰戰力,卻是先後身死四位!

這一戰,突然間局勢就從些微優勢轉化作了惡劣至極!

左小多一咬牙,道:“你們繼續與道祖作戰,我來對付魔祖,儘速了結此獠!”

說罷躍身而出,直取魔祖羅睺。

九九貓貓錘鋒芒更甚,淡淡笑一聲道:“今日終於有了與巔峰高手單打獨鬥的機會,真是榮幸!”

魔祖羅睺的眼神卻沒有放在他的身上,而是注目於戰雪君手中的百戰槍,淡漠道:“這女娃娃是誰?”

戰雪君一翻白眼,森然道:“與你何干?”

魔祖羅睺伸手虛握,迴翔於天際的弒神槍鏗鏘一聲嗡鳴,重新落回到了他之手中!

戰雪君手中的百戰槍竟自震動了一下。

絲絲縷縷的精純魔氣,自百戰槍尖閃爍璀璨,震盪虛空!

魔祖羅睺眼中居然閃出來一絲欣慰之色,淡淡道:“太淡了!”

隨即才轉頭看着左小多,道:“劍君主大人聲名赫赫,吾自然久仰大名。”

劍君主!

這個名字,自從左小多在上京羣龍奪脈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叫了。

而這事的罪魁禍首、始作俑者,自然便是一代軍師李成龍!

李成龍創造出這個名字之後,被左小多前前後後揍了數千頓,而從那之後,這個名字極少被人叫起。

尤其是不夠大隊全體人員,更加對這三個字諱莫如深。

但是……既然有了這名頭,曾經在人前道出,自然就被傳了出去,一開始還只是幾個人傳,

後來則是傳到了潛龍高武之後……

所有潛龍高武人集體討論認證,驚覺——

我擦!

這個名字,堪稱是“最”適合左小多不過的名號!

一來,左小多在絕大多數場合就是以劍著稱的,遠比那什麼鐵拳公子名副其實!

叫劍君主,真真是半點也沒錯! wωω ☢ttκa n ☢¢ ○

此外,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普天之下古往今來,左小多某一方面的特質乃是公認的空前絕後、曠古凌今!

在這一領域之上,左小多堪稱是絕對的主宰級別,星空君主的地位!

不但無人可以撼動,甚至後來者,也未必可以有人追及!

這樣一來,以潛龍高武許多師生有意無意的傳揚……等到左小多發現軍中也已經有了這方面傳言的時候,再想制止,已經無力迴天。

爲此,左小多逮住李成龍,差點兒將之揍成人幹。

並對不夠大隊上下所有人等,進行毫無人性的虐待……

但是,木已成舟!

劍君主的大名,赫然已有震撼天下,膾炙人口,家喻戶曉之勢!

此刻聽到魔祖的話,左小多一張臉剎那間黑如鍋底!

“魔祖大人,您可以叫我錘君主,我不介意。”

魔祖羅睺淡淡道:“原來外號自己也可以改的麼?如果可以改的話,吾想把我的名字改一改。”

“改成什麼?”左小多好奇地問。

“改成……”魔祖羅睺冰冷的笑了:“小子,你這是在拖時間!?”

那邊已經開始了戰鬥。

所有人皆在包圍道祖,展開狂轟猛打,不斷的有人受傷,不斷的有人被打出戰圈,時不時的吐血如注,旋即便是療傷恢復,再入戰,再受傷……

而左小多與魔祖羅睺這邊,卻是風平浪靜。

左小多眯起了眼睛,道:“我一個人,如何能是魔祖的對手,自然是能拖便拖,多拖一刻是一刻;若是拖到那邊告一段落,大夥再來圍攻魔祖大人,我的危險將會小很多,魔祖連我劍君主的名頭都知道了,不會不知道我左小多膽小如鼠,最是貪生怕死吧?。”

魔祖羅睺淡淡的笑了笑:“膽小如鼠,貪生怕死,我怎麼看不出來。”

左小多有點卑微的說道:“那想必是魔祖您高看我了。”

魔祖羅睺道:“我從來不會小覷我的對手,也不會任由你拖延下去。”

左小多道:“可我還是想要儘可能長時間的拖延下去,如果能一直這樣聊天,那最好不過。我這個人,其實是最喜歡聊天的,尤其喜歡聆聽前輩高人講古論今,能動嘴的,何必動手。不知魔祖大人是否樂意賜教。”

魔祖登時一陣氣悶。

他是真沒想到這小子如此修爲,竟然如此的不顧麪皮,甘願化身話癆,以小賣小。

當下再也不扯閒篇,徑自手一抖,弒神槍頓時一道寒芒閃爍,嗡嗡的顫鳴着,一股銳利的煞氣,眼見就要透體而出!

左小多急忙提起九九貓貓錘,口中兀自殷勤的勸說道:“大家都是高階修者,何必動刀動槍,咱們再聊會不好麼!?”

回答他的,是弒神槍尖銳的風聲!

魔祖羅睺一槍刺出,再無贅言,以行動回答了左小多的無恥請求!

但是下一刻,嗡的一聲,空間突現破裂之痕,竟是九九貓貓錘破碎虛空,威勢而來!

兩廂衝擊,噹的一聲悶響,弒神槍顫抖着飛上天空,一聲尖銳的長鳴!

如果弒神槍會說話,這會肯定已經破口大罵出聲:“卑鄙!無恥!”

因爲這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完成了千魂夢魘錘的氣機運轉,雙錘甫一出擊,第一招便是疊加了十數招的威力加成!

弒神槍就算是再如何通靈,說到底還只是一根槍,比起左小多九曲十八彎的腦瓜子,肯定是差了許多的。

魔祖羅睺也是嘴脣抽搐好一陣,幸虧自己決意動手,再無囉嗦,若是容他再繼續將氣機累積持續下去,恐怕一動手就能將自己打成重傷!

那才真是陰溝裡翻了航空母艦,丟了大人了!

還有就是,這才一接觸,回想這小子剛纔那一起手的威力戰力,絲毫也不遜色於自己了!

這個扔紙讓魔祖羅睺心頭一凜,頓時收起心底些微的居高臨下之心,將眼前這個小年輕當做了勢均力敵的同階對手!

然後便是激烈異常的大戰對攻起來。

彈指就是數百招過去,雙方都是兔起鶻落,攻防速度俱都快到了極點。

而魔祖羅睺卻也這一輪的對戰之中發現了一點異常,那就是,左小多正在控制着戰局走向,逐漸遠離彼端羣戰道祖的戰圈。

關於這點魔祖羅睺無意理會,索性將計就計的跟着過去了。

再百招之後,與圍攻戰局那邊的已經來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但聞左小多猛底一聲大喝,首度火力全開,全力施爲!

魔祖羅睺對此並無意外,也是打疊精神,展開對攻,分毫不讓!

左小多與魔祖羅睺的這一戰,足可以載入星空戰鬥史。

因爲……此戰戰況之奇特,堪稱亙古未有!

左小多始終保持了十二成的攻勢,全然沒有任何防守之招!

若是僅止於此,則不足爲奇,倚強凌弱,全取攻勢,可說是常見至極!

奇就奇在魔祖羅睺也是採取全然的十二成攻勢,毫不示弱之餘,招招反撲,極盡凌厲之能是!

雙方都採用瘋狂進攻,全無一招自守的打法。

第四十二章 輸給我,不丟人【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一章 小念的懷疑【第一更求月票!】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王情史(下)【爲白銀大盟年少加更第四第五第六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開打第三百七十章 百戰刀不去【第三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葫蘆,葫蘆!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表!第四十二章 輸給我,不丟人【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家被人陰了!【第二更!】第十四章 北軍之戰第四十三章 大日炎陽!【第三更!】第四十二章 通天教主第五十五章 李成龍的手段【月票8500加更】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兩隻老虎,吃得快!【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兒子的孝心【二合一】第五百三十章 我反對這名字【第三更!】第七十三章 我說了算!第一百五十二章 有個人叫宋江【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難盡【第三更!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小多釀酒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裝大佬【爲風家學子魯與滷,考入重慶輕工賀,恭喜!】第二百八十七章 左小多和御座絕對沒有關係!第一百二十六章 既赴人間驚鴻宴,當守人間盛世顏!第二十四章 命運總是曲折離奇【第四更!】第二百七十二章 寧夢末日【第一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拾遺補漏【爲風家學子莫言訴衷腸,考入蘇州大學賀】第四百二十七章 她命不好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瓶二鍋頭【第一更!】第三百一十章 又失蹤了?【第四更!】第七十三章 這頓飯不好吃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表!第六十一章 被錄像了第六章 小多哥哥你不要走……第四百五十章 這小子真陰!【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這就是有驚無險?【第二更!】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慢,必須快!【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瓶二鍋頭【第一更!】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給兄弟們報仇了【第二更!】第三百零七章 洪水老大大氣!【第一更!】第二百零三章 要出事【第一更!】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朽英魂【大章第三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有點鬱悶第四十四章 君老前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十!)】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四百五十六章 御座姓左【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三)】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看上你們了!【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憋着!【爲布巷尚斑盟主加更!】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知道!【爲年少不懂歲月憂傷盟主加更!】第三百四十六章 底牌盡出【爲尾號8483盟主加更(2)】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第九十章 全程吹!【爲島主、蜥蜴兩盟主加更】第三百五十二章 高家投誠,命運一賭第二十七章 以後我來培訓你!第六章 不容樂觀【二合一】第九十四章 青龍歸去第三百八十八章 賭注先拿來!【爲風大老書迷盟主加更!】第一百零九章 聖人算計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被放棄了第一百三十章 我要賣!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算計【大章】第九十二章 潛龍有殤【第一更!】第三百一十八章 堅決不同意【爲莫一笑盟主加更!】第十四章 出妖孽了!【第四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未必扛得住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七十八章 蔣局長求援【第二更!】第二百一十四章 清算第八章 賽前最後的試煉【第二更!】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以洞房了……第四百六十二章 咱能不能要點臉?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被偷了東西【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六】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第三百零七章 二代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無味……第十九章 你不講信用啊【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三】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口氣在,便是長城!第九十七章 玉公子【爲風家文邪、飄如陌上塵二位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第一更!】第三百零三章 鳳脈衝魂(終)【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六章 報平安【第一更!】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突突……破了!第三十九章 爆紅!【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七十二章 您先忍忍【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 軍師腫腫【爲哪家的小餅乾盟主加更!】第四十章 登臨大羅第四百九十章 斬盡殺絕【第四更求月票!】第二百零七章 長情方能得真情!第五十六章 我來下個通知!第一百四十章 雷霆欲起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真,幼稚!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表!第五十九章 什麼……什麼?【爲何以解心觴盟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二章 羣龍奪脈名額第二十五章 左小多的慶功宴!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絕色美人第三十七章 分身、機遇。
第四十二章 輸給我,不丟人【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一章 小念的懷疑【第一更求月票!】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王情史(下)【爲白銀大盟年少加更第四第五第六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開打第三百七十章 百戰刀不去【第三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葫蘆,葫蘆!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表!第四十二章 輸給我,不丟人【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家被人陰了!【第二更!】第十四章 北軍之戰第四十三章 大日炎陽!【第三更!】第四十二章 通天教主第五十五章 李成龍的手段【月票8500加更】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兩隻老虎,吃得快!【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兒子的孝心【二合一】第五百三十章 我反對這名字【第三更!】第七十三章 我說了算!第一百五十二章 有個人叫宋江【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難盡【第三更!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小多釀酒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裝大佬【爲風家學子魯與滷,考入重慶輕工賀,恭喜!】第二百八十七章 左小多和御座絕對沒有關係!第一百二十六章 既赴人間驚鴻宴,當守人間盛世顏!第二十四章 命運總是曲折離奇【第四更!】第二百七十二章 寧夢末日【第一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拾遺補漏【爲風家學子莫言訴衷腸,考入蘇州大學賀】第四百二十七章 她命不好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瓶二鍋頭【第一更!】第三百一十章 又失蹤了?【第四更!】第七十三章 這頓飯不好吃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表!第六十一章 被錄像了第六章 小多哥哥你不要走……第四百五十章 這小子真陰!【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這就是有驚無險?【第二更!】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慢,必須快!【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瓶二鍋頭【第一更!】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給兄弟們報仇了【第二更!】第三百零七章 洪水老大大氣!【第一更!】第二百零三章 要出事【第一更!】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朽英魂【大章第三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有點鬱悶第四十四章 君老前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十!)】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四百五十六章 御座姓左【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三)】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看上你們了!【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憋着!【爲布巷尚斑盟主加更!】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知道!【爲年少不懂歲月憂傷盟主加更!】第三百四十六章 底牌盡出【爲尾號8483盟主加更(2)】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第九十章 全程吹!【爲島主、蜥蜴兩盟主加更】第三百五十二章 高家投誠,命運一賭第二十七章 以後我來培訓你!第六章 不容樂觀【二合一】第九十四章 青龍歸去第三百八十八章 賭注先拿來!【爲風大老書迷盟主加更!】第一百零九章 聖人算計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被放棄了第一百三十章 我要賣!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算計【大章】第九十二章 潛龍有殤【第一更!】第三百一十八章 堅決不同意【爲莫一笑盟主加更!】第十四章 出妖孽了!【第四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未必扛得住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七十八章 蔣局長求援【第二更!】第二百一十四章 清算第八章 賽前最後的試煉【第二更!】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以洞房了……第四百六十二章 咱能不能要點臉?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被偷了東西【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六】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第三百零七章 二代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無味……第十九章 你不講信用啊【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三】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口氣在,便是長城!第九十七章 玉公子【爲風家文邪、飄如陌上塵二位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第一更!】第三百零三章 鳳脈衝魂(終)【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二十六章 報平安【第一更!】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突突……破了!第三十九章 爆紅!【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七十二章 您先忍忍【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 軍師腫腫【爲哪家的小餅乾盟主加更!】第四十章 登臨大羅第四百九十章 斬盡殺絕【第四更求月票!】第二百零七章 長情方能得真情!第五十六章 我來下個通知!第一百四十章 雷霆欲起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真,幼稚!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表!第五十九章 什麼……什麼?【爲何以解心觴盟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二章 羣龍奪脈名額第二十五章 左小多的慶功宴!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絕色美人第三十七章 分身、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