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一】

道祖何等人物?

那是連六聖都無法抗衡的人物!

要不然,六聖也不會走——這一點,左小多心裡清清楚楚。

左長路等人也是清清楚楚對手的強大。

既然是以道祖爲針對目標,左小多又豈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便不說他已經擔在肩頭的三族生靈,僅以自身安危,親眷安危,就不容左小多有絲毫疏忽!

更不要說左小多本身就十分怕死……當然這裡就不能說左小多怕死了,而是應該說,有勇有謀……

針對道祖的這個計劃,左小多等人已經策劃籌備了許久。

所有人都知道,面對道祖的算計,此世九成九九九的人根本就沒有反抗餘地!

也就有限的三五人,對上道祖可以支撐個一兩招,一如初初對上魔祖那會,談何正面對撼?

而今道祖手中的武器,還有大勢。

大勢所趨,清天劫下,所有種族必須相互廝殺,最後只能留下一個。

究其根本,基本道祖不進行任何算計,這件事情的既定走向也只能這樣進行下去。

這便是大勢。

洪水大巫之前的籌謀,乃是最大限度乃至無限期的減緩這一進程!

而道祖的出手,則是反過來加快了這個進程而已。

這一減一加,就這個既定的進程本身而言,無關宏旨,但對各族與道祖意義卻是大有不同!

若是洪水的籌謀得逞,巫妖人三族達成共識,進可將清天劫無限期的延緩下去,一如當年的星魂、巫盟、道盟三族鼎立,前方戰事經久不息,後方休養生息,以戰養息。

退也可爭取到相當的迴旋時間,至少可以在清天劫之中犧牲少一些,各族能夠保留足夠多的元氣出走星空!

如此就可避免九族有八族死光死絕,生息不存的慘淡結局……

即便是得勝的主宰者一族,也不會例外,畢竟明眼人都知道,在清天劫之下,縱然得勝,亦是慘勝,整個族羣人口銳滅十之八九,巔峰高手,最多也就有一兩人存活,儘可想見!

尤其是之前三族極端火併,一場大戰下來,三族精銳戰力折損減員超過六成,三族上下盡皆透徹心扉,哪裡有贏家?

此役之後,三族高層亦得出一個共識,大家雖然未必有戰勝別的對手的必然信心,但是拼着一死拉着對方一起上路的把握,卻是大有把握的。

即便是左小多,但凡有兩名祖巫不顧性命的捨命自爆,也有相當的成數,將之裹挾帶走!——而祖巫們又有哪一個不是亡命徒?哪一個將自己的性命真當回事來着?

所以在左小多聽到了萬民生的傳訊之後,便秘密的與李成龍左長路商量了這個計劃。

雖然此舉無疑冒險,動輒就有可能全軍覆沒的風險。

但是卻已經是勢成騎虎、不得不行。

於是左小多統一了星魂高層意見之後,先去找了妖皇東皇,妖族三大巨頭本就不願與左小多爲敵,自妖師鯤鵬以下的妖族頂峰更是沒一個不畏懼左小多的,聽聞左小多來意,很是爽快的就答應了,可謂一拍即合。

再之後左小多又和李成龍秘密前往巫族,與洪水等商談。

本以爲妖族都這麼痛快的答應了,以往關係更親密的巫族該當更好說話。

沒想到一衆祖巫對道祖莫名信任,其中兩人更是認爲道祖絕對不會如此行事,最後不得已定下賭約,在滅空塔大戰一場,勝者爲王,輸的聽話。

左小多以一對二,大戰兩大祖巫……其實也不算怎麼大戰,總之就是贏了,某人再做突破之後,實力又高了好幾籌,彼此只爲意氣,非是死鬥,力強則勝,力弱則敗,巫族固然好鬥,戰天鬥地,卻是輸了絕不賴,更無異議。

至此,只等時機成熟,便開始行動——其實一直到現在,一衆祖巫中仍舊有不相信道祖會如此無視衆生的。

將來是否當真聯手,這計劃還只是一個計劃而已。

然而接下來一連串的刺殺,一連串的詭異動作,一點點的將所有巫族軍人的血性,徹底煽動起來的時候……衆位祖巫也終於意識到。

按照這樣的進行下去,恐怕大家都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

三族混戰,現實凝然眼前,各族折損空前慘烈的當下……這個計劃,終於不得不,成型了!

那一場大戰之後,只有巔峰高層留在戰場之上的那一刻,雖然都沒有人說話,商議確定什麼,但大家的心思都已經很明白了!

——有什麼事情,有多麼糊塗,纔是十幾億高階生靈的鮮血性命,仍舊澆不清醒的?

亦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三族頂峰纔是真正的納入了李成龍的算計節奏之中。

接下來便是事態的不斷的發展。

將這場擺在明面上的算計,更加明朗化,具現化。

左小多去找冥河,單從表面上來看,乃是搶佔先機,先斷道祖一臂。

畢竟此役中冥河暴露了,暴露得很徹底,他背後無論有沒有人,有任何人,他跟三族之間,再無轉圜餘地,找上他,乃屬必然。

所以,左小多順理成章的起行。

而妖皇等,接信之後早已經在巫族大營秘密等候,就等左小多來找洪水,然後將衆人一起打包帶走。

換言之,左小多哪裡是找什麼冥河;他只是在給道祖一個機會。

給大家一個一勞永逸的機會。

畢竟清天劫之下,一切的一切都已然明朗化。

表面上看來,千億生靈,九族大戰!

但究其根本,只要解決了最關鍵的點,其他種種,盡是末節。

而最最關鍵的點,到現在,早已經徹徹底底的暴露了出來。

於道祖而言,左小多,左小念!

只要將這兩個人殺了,這一場清天劫,便等於是結束了。

因爲這兩個人一死之後,人類絕不是妖族的對手,甚至都不是巫族的對手!

即便人族還有許多堪稱道的青年高手,後起之秀,但他們欠缺左小多夫婦的運道,巫妖兩族不會給他們繼續崛起的時間!

那樣一來,這一場清天劫最根本的目的,就已經失去了意義。

最終無論是巫族主宰大陸,還是妖族主宰大陸,對於道祖來說,孰無分別。

所以左小多和左小念離開大營,來到阿修羅界……這件事情,道祖就算是明知道可能是算計,也會一腳踏進來!

畢其功於一役!

畢竟……之後或者再也不會有這樣便宜解決問題的機會了。

但只要參與進來,就必須親自出手!

因爲冥河絕對不是左小多的對手,即便是魔祖羅睺,也已經不是左小多和左小念聯手之敵!

唯有道祖出手,纔有可能一勞永逸。

分析到了最後,李成龍斷定:無論事情如何發展,到最後,這一次行動的最終終點,必然是——王見王!

也就是說,將這些算計綜合到一起,將道祖逼得沒有了其他的選擇!

——這些人都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情了,那明顯就是三族聯合;你不來迎戰,那就是擺明立場,存心不良!

一旦三族以此爲關竅,秘密串聯一下搞成擂臺賽,三族頂峰高手各自出幾個人,輪戰一場,決定誰走誰留的話,對於道祖來言那是真正糟糕了。

因爲那個結局已經註定:有左小多和左小念鎮壓大局,等於穩勝兩場,左長路夫婦最少可以穩拿一場,李長龍在算計之下必然會對上比較弱的,那就是穩勝四場。

最低四場勝局,人類已經抓在手裡,那還有什麼懸念?

最終還是人類主宰世界!

——這個結果,絲毫不難想象!

同樣基於這個關竅,想要杜絕人族主宰天下的這個可能,你就只得這個機會,不得不來!

除卻這個機會,在極短的時間裡,再無機會擊殺左小多和左小念。

萬一一天之內,人家就商量好了,妖族妖皇和巫族祖巫們帶着手下嘩啦一下子撤出這片大陸。

可就造成了既定事實……

那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清天劫,已經成功了!

人族主宰世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換言之,道祖敗了。

所以……道祖縱然是至高無上,但在面對這種形勢的時候,也是別無選擇,唯有硬上。

……

大戰甫啓,左小多第一時間抓出來太極圖,轟然一下展開,欲定此間地水風火,這空間可是道祖所立,乃是人家的絕對主場,有太極圖這樣可以改變敵方主場的利器,如何不用!

太極圖竭力大叫:“我最多隻能抵消道祖空間之力半個時辰!”

話音未落,太極陰陽之力轟然爆開,此處空間,氛圍陡現沉凝。

“半個時辰,就是一個小時,應該足夠了!”

左小多哼了一聲。

下一刻,媧皇劍騰空而起,將復甦以來所凝聚的功德之氣,盡數融入太極圖之中,劍光明滅之間,蹤跡不見,唯留一語——“半個時辰之內,無功無罪!”

氣運小龍亦告現身,隨着一聲虛無的龍吟,沖天而起,以自己的沛然氣運連成了橋樑,構建成爲特異屏障,於太極圖與媧皇劍三氣串聯,徹底截斷了道祖的與天地氣運的連接。

“好!好!好!”

道祖微笑讚賞。

“斷我空間抽取!”

“截我無量功德護身之法!”

“斬我天地氣運之連!”

“果然是謀定而後動,洞燭先機!”

“逼得吾只能以修煉者的身份,與爾等決一死戰!”

“這份算計籌謀得當真不錯,可是出自一代軍師?”

李成龍抱劍行禮:“正是在下,承蒙道祖大人謬讚了,恕不敢當!”

“磨嘰格甚,就一個小時!”

左小多大吼一聲:“別給他拖延時間的機會!”

兩手一揚,一黑一白兩道光芒盤旋飛舞強勢融入九九貓貓錘之中!

嗡的一聲,空間竟也爲之顫抖,九九貓貓錘,盛勢空前!

只是這一招展,空中竟然出現了一層層波紋,好似漣漪一般擴散出去。

洪水大巫眼睛一縮,擦,這小子……千魂夢魘錘的境界,居然已經超越了我?

卻是絲毫不見猶豫,徑自一擺錘,比左小多更早一步的衝了上去,直面道祖!

四把大錘分定左右,合圍之勢瞬立,左小念駕馭奪靈劍,趁隙發動進攻!

冰魄小小多現在已經臻至超神完全體層次,極凍之氣與之前迥異,含而不顯,在空中化作了一點冷氣,無形無影,無痕若隱,卻是讓所有極寒之威,盡數聚焦爆發在道祖身上,對於其餘參戰之人,並無半分影響!

光是這分操控,就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駭人聽聞的地步!

圍攻道祖的戰團外圍左近,玄冥祖巫,冰冥大巫,雙雙盤膝而坐,各自運起畢生修爲,兩隻手握在一起,兩眼注目於戰場,隨時準備給左小念充能。

是的,兩人的這一戰之中的任務便是如此。

左小念固然是頂級戰力,可以躋身直面道祖之役,但面對道祖就需要時刻保持在最佳狀態,至少要在一定時限內保持最佳狀態,玄冥祖巫冰冥大巫,正是可以令到左小念更長時間保持在最佳狀態的外掛!

眼見對方處處心機,道祖也微生忌憚之意,徑自一拳轟在左小多九九貓貓錘上,隨着轟的一聲悶響,左小多隻感覺九九貓貓錘上突然灌注了幾十億度電流,瞬時間整個錘頭都明亮了起來,幾近透明!

與此同時,更有一股沛然不可阻擋地巨力涌動,已經不知多久不曾感到力有不及的左小多,竟自立足不穩,踉蹌後退一步。

而道祖的另一拳,則是更顯生猛的轟在了洪水大巫的千魂夢魘錘之上,洪水大巫一聲悶哼,一個跟頭翻了出去。

一道刀影陡然閃現,就在洪水退後的一剎之那間,化作了刀山,悍然斬落!

“咻!”

左小念一劍強襲已經接近道祖衣襟,突然出現了一根白生生的小指頭,擋在劍鋒之前,不過輕輕一撥,左小念只感覺渾身上下難受至極,難以爲繼,勉力送出冰寒的同時,一個踉蹌側摔了出去!

羲和與吳雨婷一左一右從左小念摔出去的身體兩側閃現,聯手進攻!

還有祖巫共工、帝江,妖皇帝俊,東皇太一,齊齊出手壓制!

七大高手,羣起攻之,浩勢壓上!

道祖仍自從容,身子飄起之瞬,腳踢妖皇,拳打東皇,掌壓共工,另一手五指,化作了五座山嶽,向着羲和,吳雨婷,左長路,帝江等人反襲過去。

五指五山,餘下的一座山峰,卻是將剛剛衝上來的強良祖巫生生打了一個跟頭,打着轉地吐血狂摔出去。

天地第一人的名頭果然實至名歸,面對如此之衆的頂峰強者圍攻,猶佔上風,盡顯無上強者風采!

一連串的轟鳴聲幾乎連成一片,左長路等人幾乎不差先後的悶哼一聲,分作七個方向直摔了出去。

然而左小多,洪水,左小念,天吳祖巫,句芒祖巫,還有李成龍與龍雨生,餘莫言,項衝等,無分早早入戰的,還是生力軍,後續跟上,發起了新一波次的衝鋒,錘劍刀槍齊齊動作,絕招紛呈,極盡絢爛!

然而衆人的圍攻仍是徒勞,再次被轟飛了一波,道祖仍舊舉重若輕,輕描淡寫。

眼見道祖威能竟至如斯境界,衆人的心裡一下子變得沉甸甸的起來。

此役不同於戰場搏殺,非止注重本身戰力乃至雙方綜合實力的對比,更主重本身素養境界,臨場發揮,以及心態上的變化。

當下對上道祖,一開始肯定沒有人會選擇直接豁命死拼,必要的試探,乃爲首選!

己方人力乃是最大優勢所寄,若是可以憑藉人數優勢,直接次第攻勢,堆死道祖,自然最佳!

雖然大家明知這一想法,過於天真,但想想乃至嘗試一下,不失爲戰事初初的一次嘗試!

何樂不爲?!

可是這一試探,卻讓衆人的一顆心盡皆一沉。

己方謀定而後動,已經屏蔽了天道,屏蔽了氣運,屏蔽了空間,甚至是斬斷了功德的影響……

合己方三十六位巔峰高手的聯手圍攻,道祖卻始終應付得自在從容,輕描淡寫!

這不啻說明,大家到現在固然沒有拿出來真本事,但道祖估計也沒有拿出真正實力吧!

大家的心裡得出同樣的共識之餘,尤有更深一層的認知:看來,今日此戰,必須要付出最最慘烈代價,否則……斷斷拿不下道祖,這個天地第一人!

大家都是老牌子強者,心中豈無算計,既然生出了這樣的覺悟,戰爭氛圍,不用任何人催促,氛圍一下子變得慘烈起來。

鯤鵬在想:妖不可一日無皇!此役若一定犧牲,就讓我犧牲,難道要皇先我犧牲?

帝俊,太一,羲和卻是在想:我不付出代價,或者就是我兄弟、我夫君、我妻子付出代價了!那麼,就讓我先來!

不夠大隊的人在想:若是我退後了,兄弟們就一定會上前,會犧牲,那麼,此心何安?要犧牲,當然便是我來!

還有祖巫大巫們亦抱有類似的想法:不能讓兄弟們死,至少也要讓他們死在我的後面!

以左長路夫婦爲首的一衆星魂頂峰也有想法:我們戰死有什麼所謂,那些小傢伙們還年輕,人族未來有他們,纔有更大的輝煌……

在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心態之下,大家竟是不約而同的齊齊展現豁命之相!

但是第一個發動拼命攻勢的,卻是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的人——

蟾聖!

蟾聖整個身軀都鼓了起來,兩眼綻射發出赤紅光彩!

他之一生,是真正意義上的兩世爲人,辛辛苦苦的存活了兩輩子,唯一的執念,便是成聖!

唯一的念想便是:上一輩子我只差一絲,只走錯一步,竟至身死道消;此世重活一遭,重新來過,所有的禁忌我都知道,彼端遙遙可見,必然會成聖的!

此一心念早已深植其心,不意堅持到最後,仍舊只得一場空。

時至今日的蟾聖早已經是萬念俱灰。

那個蒲團,別人或者還有點點機會,但是對自己,卻是堅決的拒絕。

唯一一點掛念,僅止於巫族的庇護之恩的因果還沒有償還,錯非如此,蟾聖自己或者早已自我了斷。

諸位大巫可算是他在這世上,爲數不多的朋友。

眼看着諸位大巫們一個個隕落,蟾聖一直什麼都沒有說,甚至連祭拜都沒有去,顯得很是絕情冷漠。

但是實際上,他心底卻早已經心如刀絞,並非是不想去祭拜。

而是不想去墳前,掀起自己的那些回憶,再度品嚐到那份鑽心蝕骨之痛。

而到了這個時候,蟾聖愕然發現,自己與別人相比,竟是存在有重大的缺陷。

而這份缺陷就是,心太軟,太容易感情用事。

而情感一旦爆發,自己收不回、控制不了!

“原來,歷練太少纔是我真正的短板!爲蒼生貢獻太少,纔是我致命的缺陷!兩世爲人,得到重新來過的機緣,仍舊是醒悟得如此之遲,若我也可證道,纔是笑話!”

自從領悟到這一點,蟾聖愈發萬念俱灰,只等寂滅的那一刻到來!

而如今,便是寂滅的時候了!

此生已矣!

便爲了我認可的這些朋友……發光發亮一次,綻放出兩世以來,最絢爛的光彩!

蟾聖嘶吼着,徑自撲了上來,速度儼然超越了流光,快得無法形容。

也正因爲於此,生生搶在了所有人面前,衝到了道祖面前!

全身修爲,盡數歸於一指!

一指崩天!

道祖隨手一抓,已然抓住了他的全力一指,抓住的同時,沛然力量涌動。

咔咔咔……

蟾聖的骨頭開始斷裂,自手臂接觸位置開始,一路向上迅速蔓延,盡成齏粉。

但蟾聖追求的就是這一點,他知道自己搶先發動攻勢看似威猛無儔,實則與衆人的攻勢出現一絲絲的割裂斷層,道祖絕對不會放過機會,藉機滅殺自己,剪除己方有生力量。

人單力薄始終是道祖一方的缺憾,能夠無需損耗多少就能滅殺一敵,機不可失!

而他的目的卻在於道祖的接觸,以及之後的不放手。

蟾聖從來沒有寄希望於崩天一指,他只是藉助崩天一指最早接觸道祖,給道祖製造一舉滅殺自己的機會,同樣給自己營造創傷道祖的機會!

但道祖的力量威能級數顯然更在他的想象之上,在他甫動念發動自爆的瞬間,他的身體,已經有三分之一化作齏粉!

道祖的力量就是這麼的強大,所謂的快速蔓延,就是這麼的快!

轟!

蟾聖剩下的身體,連同靈魂神識所有力量,還有兩世的怨念累積,齊齊爆炸開來,盡復一擊!

自始至終,蟾聖沒說一句話,一個字!

並沒有說什麼兄弟保重,也沒有說什麼我給兄弟們開路了,更沒說什麼我去和兄弟們團聚了……

唯有一言不發,盡在不言中!

就在徹底的沉默中,極端爆發,一個爆發,便是永恆!

巫族之恩,老夫報了!

劇烈而突無的爆炸,讓在場所有人都震撼了一下,爲首的幾人更是被爆炸餘波震飛了出去。

但蟾聖發動攻勢的伊始,就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將近乎的所有力量威能,全都朝着身前爆發出去,這一擊,己方戰友們,至多會受到些許餘波衝擊,絕不至受到什麼損傷。

但對面的道祖卻是結結實實的承受了這一記半聖自爆!

蟾聖自爆的時候,他還捏着蟾聖的一根手指沒有鬆開。

那是兩人這一擊火併的接觸點,連接點,一旦釋放,蟾聖就有遁走的可能,自己意在滅殺對方,豈能給對方逃逸空隙!

更重要的還在於,道祖自詡很瞭解紅雲的,紅雲那樣的老好人,脾氣溫和,轉生之後這麼多年也是一動不動,怎麼會如此爆裂的脾氣?

尤其現在的戰局纔剛剛開始不足十息,遠遠沒有到這等自爆攻勢的迫切時刻……並沒有將他們逼得這麼緊就是爲了拖延戰局,從容斬殺幾個,也讓其他的勞累到修爲多損失一些……到了所謂的關鍵時刻的自爆,固然威力自然會有所削弱,讓自己應付得更從容……

說句最到家的話,哪怕是在場任何一個人自爆了,都不如紅雲自爆了給道祖的意外大。

但偏偏就是最不可能的一個人,在最不可能的時候,就那麼出人意表的爆了!

道祖無敵得太久了,也無情的太久了,卻也因此忽略了一點,一個人一輩子做一件事,沒做成;好不容易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卻仍舊沒做成,非關努力,非關勤奮,非關過程,只因爲因緣,只因爲沒有那個命!

那種絕望感荒謬感是多麼的讓人崩潰,而兩次的聖位,都是在紫霄宮失去的!

而紫霄宮,正是鴻鈞道祖的地方!

最初的聖位,還是道祖指定給予的!

蟾聖這一世看到道祖……那股子複雜感覺,一股攀升直直爆表,難以言喻!

如何不豁命,如何不盡復一擊,如何不將矛頭直指這始作俑者?!

道祖一聲悶哼,胸前衣衫整個兒被炸飛,身子飄乎乎的飛出去百丈,臉上先是一白,跟着又一紅,鼻孔中赫然有兩道鮮血垂了下來,手撫胸口,眼中神色有些複雜:“紅雲,好一個紅雲!”

道祖受傷了!

這個認知,登時讓左小多等人盡皆一陣振奮!

原來,道祖也會受傷!

下一刻,道祖胸前的衣衫,已然恢復成了原狀,仍舊是一襲青衣道袍,連臉色也重新恢復了紅潤,似乎一位頂級半聖的自爆,對他並沒有任何影響。

只是他的頭頂上,赫然多了三朵蓮花升騰,腳底下,亦有七彩祥雲涌動;手中也多了一柄拂塵。

隨着拂塵上手,瞬衍萬千絲線,以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的態勢向着衆人展開攻擊。

衆人急疾抵擋應對,細絲與兵器相撞,竟然發出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轟轟不絕。

細細的絲線撞在沉重至極的大錘上,左小多居然生出了手腕有些發麻的感覺。

三十六人分成了四撥,一波掠陣,另外三波展開了無休無止的波次進攻,道祖淡淡笑容不減,舉手投足之間,盡是從容。

驀然,身子往後一飄,反手一壓,無數的仙山靈嶽,憑空而落,落到半途,已然化作了刀山鋒巒!

每一座山巒的砸落之力,都有一位大羅巔峰全力一擊的力量威能!

轟轟轟……

現在,所有人都不能調用天地之力,但是,道祖卻還能夠!

這便是胸中自有乾坤!

掠陣的九人眼見不好,齊齊一掠而起,衝上高空,各自展現本身的拿手本領,竭力阻擊上空掉下來的刀山鋒巒!

讓下面的參與攻擊的分隊,無需半點分心。

一聲爆喝!

左小多喝道:“殺!”

李成龍等人聞聲而起,齊齊而動,三隊中的不夠大隊所有成員,瞬間化作兩排,高巧兒爲首一排,單手抵在左小念背上,李成龍等一排,單手在左小多身上一觸而收!

同一時間裡,妖皇帝俊,東皇太一,一個舉起妖皇劍,日月鉤;一個全力催動東皇鍾,盡展無儔攻勢!

共工祖巫往前一撲,拼着被道祖打得鮮血狂噴,卻令到左近空間裡溢滿了極寒天水!

左長路與吳雨婷一左一右,刀劍合璧,徹底封鎖了道祖僅有的閃躲空間!

帝江祖巫與丹空大巫亦是合立並流,全力發揮空間之力,進一步封鎖空間!

但見金蓮砸落,全力催運空間之力的帝江與丹空登時狂噴鮮血,攻勢頓挫。

轟!

道祖一拳轟在混沌鍾之上,東皇身子一仰,幾乎倒飛出去,然而鮮血大口的噴出來噴在混沌鍾之上,卻是死命的半步不退。

左小多眼下一冷,身軀陡然化作了萬丈巨人,九九貓貓錘夾雜着黑氣白光,恍如蒼天大地的無匹威勢,強猛砸落!

這一瞬,所有人的力量,盡皆集聚到了左小多的身上!

匯流一擊!

威勢飛動的九九貓貓錘,將天空中不斷落下來的刀山只一個碰撞就撞得不知道飛到了那裡去!

轟!

兩把大錘悍然落下。

左小念在大錘砸落的同一時間隨之而動,冰焰混雜在冰魄身上,化作極端冰焰劍,體內神凰傳承亦隨之盡數發動,硬生生的冰封道祖身周十丈之地!

這是左小念匯流了八大高手的共同合力,還有自身的靈魂神識全副修爲,傾力一擊之餘,俏臉首先慘白之色,竟是丹田經脈都被這極限出手,瞬間抽取得空空如也,涸澤而漁!

左小念已經許久沒有這等氣空力盡的感覺,一時間竟至嬌軀搖搖欲墜,胸前的大塊補天石,也無法及時補充這一次的抽空。

這一擊之後,起碼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再發出相同的第二擊了!

空間被極限冰凍,內裡冰焰燃燒,積壓得四周蜘蛛網一般的破裂開來!

這一招同樣出乎道祖的意料之外,應變不及之餘,整個身子保持舉手投足的動作,僵立原地,竟是被極凍之冰給封住了。

頭頂的蓮花,腳下的祥雲,齊齊發出來璀璨光芒,瞬間爆發,顯然是欲要破開冰封!

即便是極凍之冰,冰鎖虛空,但只要給道祖數息的時間,就能將之破除,重複自由。

但高手這時候,左小多的大錘,已經落了下來!

與此同時,祝融真火,元火,太陽真火,齊齊爆發!

冰火匯流,急疾涌動,隨即產生劇烈爆炸,左小多的大錘,夾雜着陰陽輪迴之力,以狂猛無儔之勢砸在冰層之上,瞬間砸落進去,着落在道祖的頭頂!

三朵金蓮隨之爆碎,化作漫天流光,然而錘勢絲毫未歇,一具身體已被那一錘砸得粉碎!

空間隨之化作了碎片,一時間竟無法重組!

衆人滿臉盡是冷汗,還有不可置信。

死了?!

堂堂道祖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死了呢?

雖然左小多與左小念已經是接近自爆一般的極限出擊,甚至可以說,這是融合了整個不夠大隊的所有力量的一擊,就算是左小多當真自爆,都未必能有這麼巨大的威力。

雖然還有衆人全體的豁命助力加成!

但衆人仍舊感覺,道祖不應該就這麼“輕易”的被毀滅!

“啊……”

一聲慘叫。

場外的無毒大巫驀地發出一聲慘叫。

衆人急忙回頭看時,只見道祖的身子從碎片狀驟然成型之瞬,提前成型的一隻右手已經拍在無毒大巫頭頂!

已復完整的嘴角,掛着仍舊溫文爾雅的笑容,但藹然的笑容中赫然多了一分殺機!

無毒大巫只餘一聲慘叫,整副身子瞬間化作齏粉,就此不存於世。

而那留存於世的慘嚎內容卻是——:“靈魂之毒,毒霸天地!”

隨着無毒大巫的身軀消失,道祖白皙如玉的奪命之手,亦告多了一道黑線。

那是無毒大巫用自己性命精魄,熔鍊萬藥萬毒淬鍊出來的至絕之毒,他這一輩子只好研究劇毒之物,然而這融匯一生所學所研究出來的至絕之毒,固然是最最厲害的毒,但縱無毒大巫一生,卻也只有一次使用的機會!

因爲這種毒,要用他自己的性命作爲藥引子才能催發出來!

道祖看着手上的黑線,輕輕嘆一口氣:“好一個毒巫!”

第四百五十章 這小子真陰!【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二章 流氓手段【第四更!】第七十五章 迴歸【爲白銀盟主海魂衫加更(2)】第四十八章 決賽開幕!【第四更!】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對勁兒啊【第一更】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一百三十八章 離去與抉擇【大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癢癢得很啊【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七章 沒啥問題【第三更!】第五百零二章 媧皇之劍第八十二章 現在可相信我了?【第一更!】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四百九十七章 又……又睡了一次?【第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知恥後勇,作業?第二百八十七章 左小多和御座絕對沒有關係!第十六章 天才之隊!【第二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就是搞點食材?【第一更!】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第四百一十九章 此計大妙!第六十八章 蘭香草【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穫大大的!【第五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問世間,情爲何物【爲九幽的瘋子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發其財第十章 小小出手【第一更!】第四百零二章 聘禮【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第五百零八章 出來了出來了!第二百零七章 長情方能得真情!第三百五十章 潛龍高武的變化第一百七十六章 這是哪裡?【第二更!】風家十週年回饋活動!——十年風雨,感恩有你!第一百四十章 十件事!【第二更!求訂閱!】十年風雨,熱血難涼!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第五十章 生死一瞬間!【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有點鬱悶第二百三十八章 立正!第三百一十六章 接連落網【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憋死你【爲懶懶小女人、炒涼的魚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九章 今日離去,不再歸來!第八十三章 小念的靠山!第四百五十一章 撿了個寶【爲復活節禮物盟主加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戲精!【第六更!求月票!】第四十一章 九族齊聚!第一百一十五章 雲霄尋仇第一百一十九章 戰臨!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第七十一章 四大寶貝第一百九十三章 雲端夫妻檔【爲風家學子挽岑歸,考入湖北中醫藥大學賀】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需要你們幫忙!【第四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拆遷師徒二人組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給您看個相【第七更!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一把小飛刀,飛呀,飛呀……第三百八十七章 驚鴻劍【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八】第三百五十二章 高家投誠,命運一賭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第一百五十三章 吐不盡的浩然氣,殺不完的負心人!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下間居然有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第十九章 你不講信用啊【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三】第四百二十四章 你說的都對第四百七十五章 出發【第二更!】第五十八章 凱旋,被清算【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說不通的理由!【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第二百八十五章 曾經幸福過!【第三更!】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九章 很不合理!第四十五章 我這人說話直【第一更!】第四百九十四章 再吹一次【第四更!】第五百二十六章 腫腫要突破【第三更!】第三百四十二章 賤人自有天收【第一更!】第四百五十九章 爸媽要走了【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四)】第三十二章 一句一坑,一字一鉤【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六章 離去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巧手!第二百二十三章 爲你送終!第一百零四章 算與反算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三百四十四章 煉心煉魂!【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三百五十一章 蓬蓽生輝的請坐第五百一十二章 手下亡魂不知數【第四更,求月票求訂閱!】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能【爲風家學子封黎嘆靈,考入暨南大學賀!】第四百二十九章 本章無題【二合一】第二百七十五章 團聚【第四更!】第二百零五章 多多如來【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一)】第五十章 咱們開始吧【爲月票5500加更!】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五十章 生死一瞬間!【第二更!】第五十五章 謝禮、衝突!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問三不知第三百八十二章 仗勢欺人誰不會?【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五】第一百七十章 仙緣?第三百五十章 潛龍高武的變化第三百二十一章 準備突破飛天!第五十五章 李成龍的手段【月票8500加更】第五十四章 陽仁璟
第四百五十章 這小子真陰!【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二章 流氓手段【第四更!】第七十五章 迴歸【爲白銀盟主海魂衫加更(2)】第四十八章 決賽開幕!【第四更!】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對勁兒啊【第一更】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一百三十八章 離去與抉擇【大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癢癢得很啊【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七章 沒啥問題【第三更!】第五百零二章 媧皇之劍第八十二章 現在可相信我了?【第一更!】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四百九十七章 又……又睡了一次?【第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知恥後勇,作業?第二百八十七章 左小多和御座絕對沒有關係!第十六章 天才之隊!【第二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就是搞點食材?【第一更!】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第四百一十九章 此計大妙!第六十八章 蘭香草【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穫大大的!【第五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問世間,情爲何物【爲九幽的瘋子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發其財第十章 小小出手【第一更!】第四百零二章 聘禮【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第五百零八章 出來了出來了!第二百零七章 長情方能得真情!第三百五十章 潛龍高武的變化第一百七十六章 這是哪裡?【第二更!】風家十週年回饋活動!——十年風雨,感恩有你!第一百四十章 十件事!【第二更!求訂閱!】十年風雨,熱血難涼!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第五十章 生死一瞬間!【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有點鬱悶第二百三十八章 立正!第三百一十六章 接連落網【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憋死你【爲懶懶小女人、炒涼的魚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九章 今日離去,不再歸來!第八十三章 小念的靠山!第四百五十一章 撿了個寶【爲復活節禮物盟主加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戲精!【第六更!求月票!】第四十一章 九族齊聚!第一百一十五章 雲霄尋仇第一百一十九章 戰臨!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第七十一章 四大寶貝第一百九十三章 雲端夫妻檔【爲風家學子挽岑歸,考入湖北中醫藥大學賀】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需要你們幫忙!【第四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拆遷師徒二人組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給您看個相【第七更!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一把小飛刀,飛呀,飛呀……第三百八十七章 驚鴻劍【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八】第三百五十二章 高家投誠,命運一賭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第一百五十三章 吐不盡的浩然氣,殺不完的負心人!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下間居然有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第十九章 你不講信用啊【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三】第四百二十四章 你說的都對第四百七十五章 出發【第二更!】第五十八章 凱旋,被清算【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說不通的理由!【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第二百八十五章 曾經幸福過!【第三更!】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九章 很不合理!第四十五章 我這人說話直【第一更!】第四百九十四章 再吹一次【第四更!】第五百二十六章 腫腫要突破【第三更!】第三百四十二章 賤人自有天收【第一更!】第四百五十九章 爸媽要走了【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四)】第三十二章 一句一坑,一字一鉤【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六章 離去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巧手!第二百二十三章 爲你送終!第一百零四章 算與反算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三百四十四章 煉心煉魂!【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三百五十一章 蓬蓽生輝的請坐第五百一十二章 手下亡魂不知數【第四更,求月票求訂閱!】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能【爲風家學子封黎嘆靈,考入暨南大學賀!】第四百二十九章 本章無題【二合一】第二百七十五章 團聚【第四更!】第二百零五章 多多如來【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一)】第五十章 咱們開始吧【爲月票5500加更!】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五十章 生死一瞬間!【第二更!】第五十五章 謝禮、衝突!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問三不知第三百八十二章 仗勢欺人誰不會?【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五】第一百七十章 仙緣?第三百五十章 潛龍高武的變化第三百二十一章 準備突破飛天!第五十五章 李成龍的手段【月票8500加更】第五十四章 陽仁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