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

“居然讓冥河老祖來刺殺我,這也太看不起我了!”

李成龍由衷的感覺到自己被鄙視了,被蔑視了,甚至是被無視了。

“我堂堂絕世高手,一代軍師……”

“可我爲什麼就差點沒躲過去呢……這特麼的更傷自尊了……”

李成龍想到這裡更蛋疼了。

畢竟按照李成龍的實力而論,冥河哪怕是處在全盛時期,現在也未必是李成龍的對手了;但現在情況是,強弱跟預判全然相反,而更離譜的還在於……

冥河老祖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居然可以完全避過大夥所有人的感知,那實力,比衆人預判中的冥河老祖,起碼強了一倍,而且還擁有所有人都不知道、不瞭解的手段!

這也就導致了,如果高臺上就只有李成龍自己的話,不只是有可能被他得手,而是大大有可能的得手。

“冥河肯定是藉助一些寶貝或者什麼詭異手段提升的,否則他絕無可能提升得這麼快,這不合事理。”李成龍凝神思忖着。

“可是能有這等手段……可以讓冥河這樣的強者都能瞬間提升至此……縱觀天上地下,也就只得這位了。”看了一眼四面八方仍舊膠着的戰場,李成龍下意識的嘆了口氣。

戰線實在太長了。

最邊緣的地方位置,自己的神識設置觸及不到。

觸目所及,滿目盡是巨大的血肉磨盤。

有些位置,星魂人族這邊佔據絕對優勢,但有些局部,卻陷入了全面下風,甚至動輒有全軍覆沒,傾覆一刻的危險。

面對這樣的狀況,只能在不影響其他地方佔據的情況下,不斷的調撥軍隊過去堵缺口!

而所有被調撥的軍隊,基本就是必死的結局!

有些地方膠着難分勝負的,有些地方在絕對優勢下對敵人展開殺戮的,但有些地方卻是隻能不斷地添油戰術,拖延時間……

星魂人族當前的頂級高手固然不少,但想要在這麼巨大的戰場上,這麼長的戰線上面面俱到,仍舊絕無可能,差距太多!

不夠大隊的所有成員盡都步了左小多的後塵,成爲了救火隊員,剛在這邊穩住局勢,將敵人打壓回去,立即就要撕裂空間趕往下一個戰場馳援。

時間稍久,一股子疲於奔命的感覺油然滋生。

但除此之外,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隨着戰事的持續時間越來越久,李成龍那種精妙細微到了極點,冷靜冷酷到了巔峰的指揮,顯現出來的作用,越來越大。

連續的不眠不休的指揮,李成龍真正做到了,把每一寸鋼都用在了刀刃上!

只要是估計到的每一點,李成龍都在用最小的犧牲,去換取最大的勝利!

這在軍事史上,可說是一個奇蹟!

亦是成就李成龍這位星魂軍神的傳奇初編,神話伊始!

戰況從一開始的星魂人族全面捱打,持續到了第十二天的時候,就被生生掰成了勢均力敵!

接下來更是一點點的,逐寸逐分的,從細微之處的點滴轉變,逐漸轉變成些微的優勢,再轉變成一點點的上風……

直到此刻,李成龍纔算是終於鬆下了一口氣。

按照他的推測,如果大家都不退,再這麼打下去的話,最多還有兩天時間,星魂人類就將佔據上風,而且將擁有壓倒性的優勢,使得戰況再無轉圜餘地。

這個戰況,令到李成龍感覺到了一點欣慰。

這幾天下來,李成龍遭遇的刺殺次數,達到了七次之多!

雖然每次都是有驚無險,但是左小念卻是累得夠嗆,真正是一時一刻都不能分神,不敢分身。

至於戰場上……生死廝殺更是……一停沒停!

戰況之慘烈,已經到了超出言語可以描述形容的地步。

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還有所忍讓剋制,雖是生死相搏,仍舊止步於手起刀落,生存敗亡,但到後來,雙方都打紅了眼睛,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純以覆滅對方爲第一優先!

“現在還管什麼挑撥不挑撥!”

“難道沒有挑撥就能共存不成?”

“早晚都是你死我活!”

“清天劫下,只留一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什麼挑撥,什麼奸計,什麼陰謀!”

“痛痛快快來一戰!”

“就算沒有這樣的挑撥,老子也不想再在日月關鎮守一萬年了!哪怕再鎮守一年……半年老子也不願意了!”

“老子爹孃兒子女兒媳婦孫兒外孫玄孫……盡數葬送在日月關上,孑然一身活了兩千年!孤寂得夠了,孤寂的太久了!”

“特麼老子的苦楚,誰能知道!知道的只有理解老子,支持老子,跟老子一道赴死!”

“孤零零的自己去上墳!老子才應該是躺在裡面被拜祭的那個!”

“早特麼活夠了!活膩歪了!”

“如今,絕大多數兄弟們也都走了……特麼的難道還要老光棍的折磨下去嗎!”

“殺!”

“殺上前面去!”

“管特麼什麼挑撥!什麼陰謀!”

“跟巫妖兩族死過!”

相比較人類與巫族來說,妖族反而是最爲冷靜的,甚至心下震驚,不寒而慄!

眼看着已經全面瘋癲的人族與巫族,一個個不要命的往上懟,動輒就是自爆,拉着周遭敵人一併上路,所有的妖族都感覺到了震撼、震驚,驚悚!

他們清晰地感覺到,現在像瘋子一樣的這兩撥人;那麼死頂着衝上去的目的,甚至已經不是爲了殺人,而是爲了死!

非止是赴死,就只是爲了單純的讓自己儘快去死!

能夠拉上敵人同歸於盡,更好,多添一份意義!

若是不能,也無妨!

兩幫人獰笑着,嘶吼着,嚎叫着,衝鋒着,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力量……

轟然撞在一起,自爆!

打到後來,整個戰場,幾乎處處都是爆炸,時刻都有爆炸,每一息,都有十幾位不俗戰力發動自爆!

慘烈到了極點的戰場,到處充斥着滿滿的死亡迴響,每一個人心中在這千百年間被繃的緊緊的那根弦,徹底繃斷了!

尤其是……兄弟的死,同袍的死,不斷地死……

每個人眼中,除了血色,再也不存其他!

這是戰場上的一種共性,一種慣性。

當戰爭時間持續到了一定地步,身處在這個戰場上的士兵,一個個都會變得心智失常,整個心裡,別的什麼都不會想,唯一想的,就是毀滅!

毀滅敵人,或者毀滅自己。

負面情緒只會越積累越多,去到某個臨界點的時候,唯有極端!

巫盟與星魂的戰士,能夠在這種一停不停的廝殺之中,猶能堅持這麼久,這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奇蹟!

但再是奇蹟,也終於去到了繃斷這根弦的時刻!

站在高臺上,終於喘口氣的李成龍忍不住猛地站了起來。

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因爲他知道……

人性的極限,到了!

在這樣的情況氛圍之下,哪怕是那種已經瀕死,前一刻就只剩一口氣的人類,都會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力!

這就是人類的極限還有韌性!

經常看到說有人在千鈞一髮的時候,一個普通人自己一個人掀起了幾噸重的小汽車,也有人突破了世界冠軍的速度,跑到樓下接住自己從樓上摔下來的孩子……

這些,放在末法時代根本無從解釋周全。

但是在這高武時代,卻是一句話。

那就是,強烈的刺激,繃斷了這個人心頭的那根弦。

讓他在這極短的時間裡做到了,自己平常斷斷不可能,即便累死一萬次也做不到的事情!

而這種,便被民衆稱之爲……奇蹟。

同樣的,創造了這個奇蹟的這個人,終此一生,九成九也不會有第二次機會做到同樣的事情出來。

太多的奇蹟,可重複的奇蹟,便再難以稱得上,奇蹟!

而今,這種現象,這種狀況,如此頻繁的出現在戰場上,更加不會是好事!

因爲這些戰士,每個人都早已去到油盡燈枯的地步。

若是好好的休養生息,他們還可以恢復過來,甚至是掌握當前的狀態,也就是所謂的生死磨礪,有所突破,但若是長久陷入這種不管不顧只有毀滅的氛圍當中,就只有死無生!

因爲周遭氛圍的長時間渲染,令到他自己生出不想活了的念頭,且無休止,無止盡的持續就只會奔着死亡而去,不會再有活下去的想法!

李成龍知道這種情況的起止始末,更明白出現這種情況的可怕後果。

但他如今面對,纔有真正的切身體會,出現這種情況,綜合當前氛圍,竟是……無法解決的!

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問題都可以通過種種途徑、各種方式方法予以解決,但始終有一些問題,即便是智者,哪怕是聖人都解決不了!

有鑑於此,李成龍下令鳴金收兵,甘願放棄已經不算遙遠的勝利,也要盡力挽回將士的生命!

整個戰場,星魂大陸收軍回撤的命令,好似山呼海嘯般的激盪響動。

本來號令如山,言出法隨的軍令,着落在那數百萬正陷於那種奇異狀態的戰士們耳中,盡皆無動於衷,只因他們已經聽不到!

他們此際的眼中心中耳中,唯有敵人,唯有都是毀滅,唯有殺戮,唯有死境!

現在的他們,已經不能算是人類,而是隻有那一個執念的厲鬼!

整個戰場,無數地方都在停戰,都在後撤,但也有那麼一團團區域,巫盟將士不退,星魂將士也不退!

他們狠狠地彼此衝撞,動輒自爆!

殺死敵人的同時,也殺死了自己!

驀然,洪水大巫一聲厲嘯,化作萬丈巨人降臨戰場,大喝一聲:“都住手!都住手!”

但陷入死鬥氛圍的雙方戰士竟沒有一個聽的,他們直勾勾的舉着眼睛,拖着傷痕累累已經是破破爛爛了的身體,相互廝殺……以自爆爲重點……

轟轟轟……

一聲聲巨響,仍舊在不斷響起,震耳欲聾,動人心魄。

數百個戰場,此起彼伏,絡繹不絕的響動着驚天動地的轟鳴!

所有神智還清醒的將士們,一個個淚流滿面,站得筆直,以目光爲袍澤戰友……送行。

原本,連指揮官都無法停止的戰爭,被這數十萬次驚天自爆,生生遏止。

整片戰場,三方超過數億的參戰將士,在隆隆轟鳴聲止息之餘,鴉雀無聲!

左小多第一次知道,那種只是用來形容的‘壯烈’之氣,赫然是真的存在,而且還是前所未有的激烈,這份壯烈之氣,充斥了整個戰場!

一股股濃煙,分佈在千萬裡戰場上,筆直地衝向天空,然後被風吹走,吹散。

所有人靜默的站立着。

妖皇帝俊,東皇太一,妖后羲和,八大祖巫,洪水,左長路,吳雨婷。

三方十四位頂級巨頭,立身於戰場中間,面面相覷,久久無言。

每個人眼中,遍佈說不出道不盡的慘痛。

妖族一方,參戰二百四十位妖神,陣亡一百六十位,參戰的八位金烏太子,殞身三位,其他的傷亡則損,不計其數。

巫族一方,金鱗、西海、風帝等三位大巫殞身於此役!

天王級別的高階武者更是幾乎打光了,就只剩下了六位,甚至這六位還都個個重創在身。

人族方面,道盟自雷道人之下,高層幾乎全員戰死,就只留下了一個碩果僅存的雷道人;天王戰死十七位,統帥戰死三十餘位,其餘折損更是難以數計,之前調集參戰的兩億精銳大軍,於此役戰死一億四千萬餘。

星魂人族這邊,劍君戰死,北方軍團,自大帥北宮豪之下,整個北軍盡數化作煙雲。

從此星魂大陸,再無北軍!

南正乾遭遇巫盟三位天王聯手夾攻,更身陷自爆核心,致令神魂破碎,殘軀被部下捨命搶回,生死不明,那神魂重傷,便是連左小多也是束手無策,徒嘆奈何,與廢了無異。

混元境界高修,戰死十二人。

琴煞重傷,淚長天重傷,吳鐵江重傷,遊星辰重傷!

除了琴煞神智還維持清醒之外,其他三人,都是陷入了深度昏迷,不知何時才能醒轉。

如斯傷亡戰損,觸目驚心!

甚至,甚至這還多賴左小多和不夠大隊竭盡所能的四處救火,錯非如此……以上的許多重傷之人,超過半數都難得活下來!

也因爲於此,不夠大隊中,龍雨生,餘莫言,甄飄飄,高巧兒,俱告重傷!

其中李長明更是因爲超越極限的發動大夢神功,令到神魂耗損至崩潰邊緣,某種意義上來說,狀況甚至比南正乾還要惡劣。

如今,戰事終於稍歇。

三方都因戰損而痛徹心扉!

十四個人,三族頂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想要說什麼,但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洪水大巫率先轉身,高大的身軀,一言不發的轉頭而去。

隨即,就在其左近不遠處的烈火夫婦,冰冥大巫,丹空大巫,無毒大巫默然無聲的跟了上去。

五兄弟並肩而行,背影卻是前所未有的淒涼孤寂。

巫盟十二大巫,攜手並肩,共度無數難關,從來不曾折損,不意竟在數月之間,折損愈半,剩餘之人該當是何等痛心,不想而知,不言而喻。

帝江祖巫與共工祖巫轉頭看着洪水離開,眼中神色都是極爲複雜。

這一戰,八位祖巫之中,三位身負重傷,但卻還能堅持。

當即揮揮手,下達休整命令,隨即也是一言不發的離開!

妖皇帝俊嘆口氣,徑自轉身而去。

羲和懷抱着洛書,有當年雅瓊之事殷鑑不遠,她爲防萬一,早早就將幾個兒子的一縷神魂安置在洛書空間之內。

當初巫妖大戰,便是因爲這樣的未雨綢繆,才保全了一衆兒子們的性命周全。

而現在,也是同樣的手法,保住了隕滅三子的一線生機。

雖然轉生成長需要花費至少百萬年的時間……但對於羲和這種存在來說,兒子沒有徹底的神魂俱滅……就足夠了。

徹底那種失去兒子的痛楚,妖后是再也不想品嚐一次了。

現在妖后的心裡,不知道有多麼的慶幸!

若不是早早留下這一後手,今天此役之餘,先後三個兒子的隕落……自己何能承受?!

左長路與吳雨婷有目四顧,觀視戰場,滿目盡是沉悶,竟連個傷員的呻吟都沒有。

分明這麼多人都在,卻愣是如同空蕩蕩的曠野一般。

唯有由近而遠的一個個密密麻麻的大坑……

有許多地面根基已經化作了浮塵,看上去完整無缺,也就比別的地方略低一些,實則卻是全然沒有質地的塵土,驀然一腳踩上去,動輒就要陷進去幾百米的深坑……

左長路莫名的眼睛一酸,眼眶一熱。

仰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沙啞着聲音道:“今天這一戰……我一生之中,至爲慘烈的一戰……無數的兄弟……無數兄弟……今天,回家了……”

吳雨婷淚水簌簌而落。

“回去看看……具體戰損。”

這一瞬間,左長路甚至生出了不敢回頭的微妙感覺。

他知道,損傷定然不輕,但再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那麼的嚴重。

回去之後,看着呈上來的名單,左長路臉色煞白,兩隻眼睛瞪着,久久無語。

北宮豪,南正乾!

這兩個名字,令左長路心如刀割。

“南正乾……還有希望麼?”左長路轉頭問道。

在一側的是李成龍:“南叔叔情況不容樂觀,命是保住了,但神魂幾乎炸了個盡淨,神識更是蕩然無存……以現在的手段,能夠保證其一息尚存已經是極限。或許左老大的修爲能再進一步的話……可能有轉機。”

“就現有的救治手段,卻是徒勞。”

左長路仰頭,將淚水直接在眼中蒸發,冒起一股青煙,幽幽道:“其他人呢?”

“淚長天老前輩與帝君大人,只是命元神魂耗損過甚,只需要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康復,但是……最近肯定是不能再上戰場了。”

“吳鐵江叔叔的情況稍嚴重些,但是也沒到南帥的地步,需要長時間的療養。”

“琴煞姑姑重傷亦是不輕,所幸她始終沒有失去意識,由她本人自行導引,綜合各種療復手段,算是衆人中情況比較好的了。”

“具體戰損可有統計出來麼?”

“按照現在報上來的數據彙總,星魂道盟加起來一共……”

李成龍深深嘆了一口氣:“三億四千九百五十三萬兩千一百八十一人。”

之所以精確到個位,乃是對這一戰之中,戰死的英靈的最最起碼的尊重。

“三億五千萬!竟然這麼多?”

聽到這個數目字,左長路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痛得迸裂了。

此一戰,幾乎將人族的精銳,損傷了六成有多!

之前構建的英魂關,在這種強度的戰爭之中,全數損毀,沒有任何一座能夠保留下來!

星魂人族的防線,可說已經全面打開了。

但是,無論是妖族還是巫族,都不會選擇繞路過去。

彼此之間,已經仇深似海,不死不休,避實就虛,攻擊大後方的戰術已經沒有意義。

他們要做的,唯有正面碾壓過去,將這一片所有負隅頑抗的人類,全部碾碎!

在這裡戰勝了,就是奠定了大陸主宰的名頭了!

一片寂靜肅然。

無數的將士,在戰場上游蕩,有巫族的,妖族的,也有人族的。

現在是休戰時間,三方默許這段時間裡不再有任何戰鬥,乃是僅有的安全時間。

將士們一隊隊的出來,在一片廢墟的戰場上,尋找同袍的,任何一點遺留在人間的痕跡。

從戰場到營地,一片平靜,寂靜。

以往每次戰後,仔細聽總會有低低的哽咽,以及悶聲的怒罵,還有賭咒發誓報仇等……諸如此類的各種聲音。

但是這一次,死的人比每一次戰爭死之人都要多幾百倍幾千倍,卻沒有一個人哭,甚至沒有一個人說話,連往日裡必然存在矢志報仇的磨刀聲都沒有。

就只有一片沉悶。

無數將士裹着繃帶,低着頭坐在自己營帳裡,或者坐在外面,抽菸的就默默地拿出自己的煙,低着頭點着,在地上插一支,然後嘴裡叼一支。

就這麼低垂着腦袋,默默地抽。

還有無數人回來後,往自己牀上一躺,拉過被子把自己整個人蒙在裡面,再也一動不動。

絕大多數人都是差不多的姿勢:坐在地上,曲起腿,腦袋低垂下來,雙手抱住,久久一動不動。

唯有大顆大顆的淚水,砸在地上發出極爲輕微的聲響。

上層的軍官們也是一樣。

什麼戰後總結,鼓舞士氣,統統都沒有。

輪到自己所在部隊去戰場尋找了,靜悄悄接了命令,然後就是默默地往前走。

所過之處,一個個垂着頭的將士自動自覺的站起來,跟在第一人身後,排好隊走出去。

無數沒有出戰的、輪值在家爲兄弟們準備熱飯的士兵端出來一排排雪白的饅頭,冒着熱氣。

目光茫然的看着空蕩蕩的院子。

我的飯做好了,你們爲什麼不來吃?

不好吃麼?

淚水終於泉涌落下。

都走了,你們全都走了……

只留下我這個做飯的,留下那一個個巨大的籠屜,巨大的鍋,那可是給幾百人做飯的傢什,你們都不在了,將這些玩意留給我麼?

人既不在,徒留器物何用?!

冷風吹來,冒着熱氣的香噴噴的饅頭,慢慢的失去了溫度,在風中變得冰冷。

始終沒人來吃。

炊事班長拿着飯勺,孤零零站在飯堂門口,涕淚縱橫。

“我的兄弟們呢……”

……

左小多再次查看了一番南正乾等人傷勢,他思慮再三,將九轉金丹磨碎,融了一桶水中,每人餵了一碗,希望可以有個僥倖,雖然明知此舉不過是求個心安。

然後拉了拉左小念,悄悄地走了出去。

“怎麼?”

“我們去找個人。”

“誰?我師父麼?”左小念眼睛一亮。

穆嫣嫣失蹤之後,左小念可謂魂牽夢縈,擔心不已,但她曾經嘗試過許多手段,包括左小多的相法神通,卻始終是遍尋無果,也不知道師父哪裡來的本事,居然藏得這麼嚴實……

然而這卻也讓左小念越來越擔心了。

若不是有感覺,師父一定還在人間,左小念都幾乎認爲穆嫣嫣已經尋了短見,不存此世了。

“不是。”

左小多道:“我們去地下一趟,去血河。”

“你要去找冥河老祖的麻煩,可你知道具體位置在哪麼?”

“有人知道。”

左小多和左小念身影一閃而逝,他們去找洪水,探尋血河下落。

想要找到冥河的血河,必須要找老一輩的纔能有可能知道。

“乾爹。”

“你們來做什麼?”

“乾爹你知道的,我一直在尋找一個解決戰爭的辦法,湊巧我還知道,乾爹也有這個意願,乾爹之前刻意營造的三方勻勢,各有忌憚,反而令到大規模的戰事不起,重現彼時三方抗衡之格,以一種看似危險實則平衡的態勢長久相持下去,將清天劫無限延長下去,豈非便是存下了三族共存之心。”

“呵呵……”洪水疲倦的道:“現在都已經打成這個樣子,哪裡還能有什麼轉圜餘地?”

左小多道:“事在人爲,只要有一線機會,總要一試。”

洪水嘆口氣,整個人都似乎失去了精氣神一般。

“其實我的世界,只差一步,就能完全成型了,甚至……可以研究一下,留下一族在這個世界上,其他的各族,統統轉移到那個世界去……雖然是取巧的作法,但未必不可以規避清天劫。”

左小多嘆息:“只可惜,只差最後一步,無法完成。”

洪水大巫眼睛一亮:“還缺什麼?”

“造化玉碟。”

“…………”

洪水大巫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你特麼……這句話還真不如不說呢,剛給了一點希望,就將希望掐滅,希望變絕望。

任誰也知道,那造化玉碟在誰手中,想完成,想屁吃呢?!

“直說吧,你來找我幹啥,幸虧老子地位夠高,也不怕被人安一個私通敵人的罪名,你小子膽子是真大……倆個人就敢跑到我們大本營來。”

洪水大巫很是有些沒好氣:“小心祖巫們幹掉你倆,乾爹可幫不了你。”

左小多嘿嘿一笑,左小念於是扳住洪水大巫胳膊撒嬌:“乾爹才捨不得打我們呢。”

洪水大巫眉花眼笑,道:“還是得把那個‘們’去掉,乾爹也就是不捨得打你,可不會不捨得打這個皮猴子!”

說完又嘆了口氣。

按照現在戰場這個樣子,自己難道最終也免不了要和乾兒子動手?

一想到這裡,不禁心煩意亂。

“到底幹啥來的?說。”

“想知道血河在哪裡,也就是……阿修羅界的所在之地。”左小多道。

“嗯?”洪水大巫轉頭看着左小多,目光凝重:“我差不多知道你的用意所在了,但你可要小心,若然真的是那一位在操盤,你這麼貿貿然的去往阿修羅界……豈不是給了人家滅殺你的機會。”

шшш ¤ttκǎ n ¤¢O

“滅殺可能是滅殺,但誰滅殺誰可就真的不好說了。”

左小多呵呵一笑:“我這段時間又有所突破,而且念念貓亦有良多精進……”

“又有突破?”

洪水大巫眼睛一亮,隨即又是黯然下去。

現在這種情形,如何還能和左小多切磋?

“乾爹手癢了?咱們可以進滅空塔打一場?”左小多提議:“以滅空塔內中的時間流速,最多也就幾秒鐘咱們就出來了。”

“還是算了。”

洪水自嘲:“乾爹還沒這麼厚臉皮。”

說着直接站起來:“你們在這裡別亂跑,我也得去問問,那阿修羅界到底在哪裡。”

……

一天之後。

左小多與左小念已然置身在一個奇異的空間內中。

此境正是傳說中的阿修羅界。

但觸目所及,眼看這個唯有死寂的空間,竟全然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原本的血河所在,此際也呈現出乾涸龜裂的跡象……

“這,這是阿修羅界?”

左小多心下唯有不敢置信。

阿修羅界自成空間,阿修羅族那麼多族人,都到哪裡去了?

那血河大軍呢?號稱無窮量的血神子呢?

還有血河的主人冥河老祖呢?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左小念也是一片茫然:“難不成咱們找錯了地方?”

便在這時。

一股莫名的道韻籠罩整個空間。

一個儒雅溫和的聲音帶着淡淡笑意,說道:“不,你們沒有找錯地方。這裡,的的確確就是阿修羅界!”

…………

【八千一】

第五百三十四章 洪水講道!【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吃!【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五十六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第七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斷魂崖下【爲數字尾號4146盟主加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所謂養蠱之戰(上)【第二更!】第五十九章 鯤鵬戰冥河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意孤行!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多告狀【第四更!】第十一章 不會是威脅【第二更!】第五百零五章 遍地寶貝乾瞪眼第四十一章 只要你聽我的……第一百二十八章 絕色美人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一百八十章 好毒啊!【第四更!】第六十六章 念念貓的兩大保鏢【第一更!】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七十三章 這頓飯不好吃第八十八章 穆嫣嫣之怒【第四更求訂閱!】第一百一十章 壓!嗷嗷哦……【爲風家學子執魘,考入大連艦艇加更,恭喜!】第五十九章 小草的使命【第二更!】第五百三十七章 所謂養蠱之戰(下)【第三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美時刻,定顏!【爲毒藥666盟主加更!感謝!】第六十六章 嗷~~~~第三十二章 一句一坑,一字一鉤【第二更!】第六十三章 疑是破軍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爲江南第九帥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五章 玄衣問卦第四百七十四章 突破嬰變【第一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女裝出城!【第四更爲終起航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子學宮【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心動啊第一百零七章 知恥後勇,作業?第一百三十章 腫腫的作用【第四更!】第七十六章 校長,潛龍恐怕從此多事了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們都去【第一更!】第十一章 氣運點爆發!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第二十七章 這是我壓箱底的底牌!【第一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鳳脈衝魂(7)【第三更!】第三百九十章 沒有無辜者【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九】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坑了【第一更!】第三百八十章 彼岸花【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三章 想死,沒那麼簡單!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第一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所謂養蠱之戰(上)【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地位提升中!【第三更!】第二百七十三章 熱烈歡迎左老大蒞臨上京!【二合一】第二百一十一章 救?不救?【爲哀驢盟主加更!】第四百零九章 醒來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步登天果【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3】】第一百四十八章 抽絲剝繭【第二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住一晚再走?【第七更!】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知道!【爲年少不懂歲月憂傷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章 秦老師又傲嬌了【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烈火騰龍!第二百七十五章 她有!她還有他爹!【爲‘今天風大更新了麼’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拖着一串!【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第二百七十章 這個社會,是公平的【二合一!】第二百九十一章 道盟論道第五百三十六章 所謂養蠱之戰(上)【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佘尫【爲ransom盟主加更】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爲例第一百四十三章 貢獻點的差距【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八十七章 難道看錯了?【第三更!】第七十六章 入碧遊宮【爲白銀盟主海魂衫加更(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太神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天元遁【第三更!】第二百零九章 核桃第四百三十二章 講講戀愛經驗【第二更!】第三百四十一章 準備家長會【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需要你們幫忙!【第四更!】第六十七章 送一份機緣出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需要你們幫忙!【第四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幹一票第二十一章 小多釀酒第一百七十四章 高不高興?開不開心?【爲明日之子之水晶時代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一百七十八章 軍師腫腫【爲哪家的小餅乾盟主加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左小多是那種人嘛?第二百二十一章 收不收?第二百二十一章 光溜溜!第二十九章 日月錘【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一)】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機緣,多多已是孤軍第十五章 撤!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對勁兒啊【第一更】第三十四章 拼得一身刮!【第四更!】求幾張月票。第七章 人心各異第二十八章 豐海亂【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九章 敢罵我老婆?【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10)】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臨祖龍【二合一!】第四百七十七章 又在一起了【爲天道柒月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開打
第五百三十四章 洪水講道!【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吃!【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五十六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第七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斷魂崖下【爲數字尾號4146盟主加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所謂養蠱之戰(上)【第二更!】第五十九章 鯤鵬戰冥河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意孤行!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多告狀【第四更!】第十一章 不會是威脅【第二更!】第五百零五章 遍地寶貝乾瞪眼第四十一章 只要你聽我的……第一百二十八章 絕色美人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一百八十章 好毒啊!【第四更!】第六十六章 念念貓的兩大保鏢【第一更!】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七十三章 這頓飯不好吃第八十八章 穆嫣嫣之怒【第四更求訂閱!】第一百一十章 壓!嗷嗷哦……【爲風家學子執魘,考入大連艦艇加更,恭喜!】第五十九章 小草的使命【第二更!】第五百三十七章 所謂養蠱之戰(下)【第三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美時刻,定顏!【爲毒藥666盟主加更!感謝!】第六十六章 嗷~~~~第三十二章 一句一坑,一字一鉤【第二更!】第六十三章 疑是破軍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爲江南第九帥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五章 玄衣問卦第四百七十四章 突破嬰變【第一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女裝出城!【第四更爲終起航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子學宮【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心動啊第一百零七章 知恥後勇,作業?第一百三十章 腫腫的作用【第四更!】第七十六章 校長,潛龍恐怕從此多事了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們都去【第一更!】第十一章 氣運點爆發!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第二十七章 這是我壓箱底的底牌!【第一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鳳脈衝魂(7)【第三更!】第三百九十章 沒有無辜者【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九】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坑了【第一更!】第三百八十章 彼岸花【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三章 想死,沒那麼簡單!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第一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所謂養蠱之戰(上)【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地位提升中!【第三更!】第二百七十三章 熱烈歡迎左老大蒞臨上京!【二合一】第二百一十一章 救?不救?【爲哀驢盟主加更!】第四百零九章 醒來第五百零七章 潑天的因果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步登天果【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3】】第一百四十八章 抽絲剝繭【第二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住一晚再走?【第七更!】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知道!【爲年少不懂歲月憂傷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章 秦老師又傲嬌了【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烈火騰龍!第二百七十五章 她有!她還有他爹!【爲‘今天風大更新了麼’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拖着一串!【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第二百七十章 這個社會,是公平的【二合一!】第二百九十一章 道盟論道第五百三十六章 所謂養蠱之戰(上)【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佘尫【爲ransom盟主加更】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爲例第一百四十三章 貢獻點的差距【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八十七章 難道看錯了?【第三更!】第七十六章 入碧遊宮【爲白銀盟主海魂衫加更(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太神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天元遁【第三更!】第二百零九章 核桃第四百三十二章 講講戀愛經驗【第二更!】第三百四十一章 準備家長會【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需要你們幫忙!【第四更!】第六十七章 送一份機緣出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需要你們幫忙!【第四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幹一票第二十一章 小多釀酒第一百七十四章 高不高興?開不開心?【爲明日之子之水晶時代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一百七十八章 軍師腫腫【爲哪家的小餅乾盟主加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左小多是那種人嘛?第二百二十一章 收不收?第二百二十一章 光溜溜!第二十九章 日月錘【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一)】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機緣,多多已是孤軍第十五章 撤!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對勁兒啊【第一更】第三十四章 拼得一身刮!【第四更!】求幾張月票。第七章 人心各異第二十八章 豐海亂【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九章 敢罵我老婆?【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10)】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臨祖龍【二合一!】第四百七十七章 又在一起了【爲天道柒月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