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雷霆欲起

“我聽明白了,也就是說,你所謂的我死你活,也不過是苟延殘喘,因爲彼時你將會失去對所有生靈的掌控能力……被動的陷入沉睡?只餘天道本能的運行規則,其他的都沒有了?就算能夠醒來,也是很久很久之後的事情,而且還不一定能醒來!”

羅睺抓住了重點。

青年淡淡道:“天道有常,萬物難有恆久,我之彼時醒來,乃是必然會醒來,但是你,卻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你隕落了,就是真的隕落了,沒有再來的機會。”

羅睺沉默了下去。

雖然自從誕生靈智,就對眼前這傢伙沒有任何好感,更兼累世爲仇,不共戴天,但對他所說的話,還是信任的。

他既然說天地主角定鼎之後,自己會永寂,那就一定是會永寂!

“那要怎樣才能改變這種局面?你有爲而來,不會僅止於通告我這個信息吧?你來找我,也不過是自救而已。”

魔祖羅睺自然不想永寂,但言詞間始終不願落到下風。

“這一場清天劫,氣候已成,目前各族氣運傾斜,百川匯海,盡皆流入星魂,大勢底定,已是難挽天傾。”

青年目中有憂慮。

“也就是說人族必勝?”羅睺瞠目,若非此言出自道祖之口,他是不信的。

畢竟在他看來,無論巫族妖族,綜合戰力都在人族之上,怎麼人族就提前預定了天地主角了?

“確鑿無疑!人族必勝!此乃是大勢所趨。巫族妖族,本身存在有巨大缺憾,氣數更是不足,斷斷沒有任何希望勝出!”

“那……”

“所以我們纔要改變這個結局。”

“你都說了是大勢所趨,那要如何改變?”

魔祖羅睺心下莫名唏噓,感嘆不已。

沒有人比他們這種存在更明白“大勢所趨”這四個字的意義。

那是真的是滾滾洪流,無法改變任何事情。

甚至,連單一的個體,也無法輕易改變。

“此局十成已過八成,大勢確實已立,但就算是定數,仍可以變數干擾之,餘亂大勢,固然不易,但要說絕無可能,卻也未必,比如……只要改變人族必勝的局面;就可以讓這場浩劫長久的持續下去,自然可以從中求變。”

“長久的持續下去?你打算持續過久?又要如何求變?”

“可以是永遠決不出勝負。”

“也可是以人力偏移勝負之數,讓巫族或者妖族取得最後勝利,這樣就改了定數,自然生變。”

青年深深的嘆息。

“我可是記得,當年巫妖量劫中取勝的妖族,何等鼎盛風光,卻是被你一手操盤,生生打落下去,莫不也是偏移了定數,自然生變?”羅睺面露嘲諷。

“因地制宜,隨機應變而已,天地不該有永恆主角,恆久主角,豈非就此一成不變?”

“別跟我說你那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你就告訴現在應該怎麼做吧?”

“現在應該……儘快讓他們開戰!”

“儘快開戰?”羅睺心中滿滿的盡是納悶。

不是說要儘量拖延進入循環嗎?怎麼現在卻又要儘快開戰?

這豈非是前後矛盾,無法自圓其說?

“再有一段時間不開戰的話,星魂大陸的天運之子……估計就要修煉到一個人橫推巫妖二族的地步了……”

青年嘆口氣:“真到了那時……只怕你我都不是其對手了。”

“!!!”

魔祖羅睺這一次可是真的震驚到了。

“你說真的,真的能有這麼猛?”

“此子氣運超天,奪此世無量氣運於一身,憑此氣數,他愣是將一個尋常到極點的空間器具,衍化提升到一方世界的級數,那可是超脫了此世天道,自成一體的層次。”

青年無奈的笑着:“這也正是我無力阻止的原因。”

他用手一劃面前空間。

頓時如同鏡子一般,裡面出現了一個人。

赫然便是左小多。

只是現在,左小多的頭頂上,籠罩着濃郁的七彩氣相,在他頭頂上空,凝成有一具足足數萬米的巨大傘蓋,正自緩緩轉動。

隨着轉動,天地之間的散落氣運,盡都向着那傘蓋,飛速的集中過去。

只是一眼照看。

羅睺就已經被驚着了,徹底的愣在原地,半晌無言!

“這是……這是萬古氣運……甚至,這氣運數量之巨已經超過了整個大陸的綜合……超過了天道氣運,這是爲什麼?這怎麼可能呢?”

青年沒有回答,只是苦笑一聲:“吾多年一來,苦苦追尋的那一條路,原來有人早已經走通了,遠遠的走在了我的前面。”

魔祖羅睺看着青年揮手,一片紫色氣運衝去,想要將傘蓋衝破,或者強行吸收之,但是……任紫色氣運如何動作,都難以對傘蓋形成任何影響。

如此兜纏片刻,難有作爲的紫氣只得離去,但在那無形糾纏之中,居然損失了一小部分氣運,典型的偷雞不着蝕把米!

“如此,你可看清了麼?”

青年凝目虛空,虛空鏡像中的左小多影像漸漸隱去。

“如此氣數,確實無法阻止了,我觀此子已經成就了大氣候,想要打破,恐怕需要付出巨大代價。”

“想要有所收穫,自然要不吝付出,只是那代價我一人也付不起。否則,我又何須找你?”

羅睺沉吟了片刻,道:“事成,你自然重掌天道,宇內獨尊,可於我又有什麼好處?永寂聽來可怕,但詳細分析,只要我甘願捨棄整個魔族,獨走星海,未必不能獨善其身,跟你一道,反而可能是不歸路!”

青年道:“你最近已有了相當的感悟,大抵是找到了一點前進方向,這亦是我主動尋上你的原因之意,你預行之前路,錯了;此事若成,我助你突破桎梏瓶頸,臻至嶄新境界,那纔是真正的諸天遨遊,萬劫不滅!”

他頓了頓,道:“縱使是遇到……真的比我們還要高出來好幾個境界的……也能保證你在任何情況下,保命全生,不死不滅!”

羅睺眉頭一皺:“任何情況下不死不滅?”

“不錯。”

“你給的好處超乎我的想象,我需要實證,僅止於說說,於我何益?”

“你現在的魔,只得魔性,以及一些不入流的手段而已。”

青年知道,不拿出點乾貨,魔祖羅睺也不會相信自己,更加不會乖乖出力,若是僅止於出工不出力,於事無補。

思忖了一下,直截了當的說道:“現在的武力方向,你已經去到了巔峰,斷斷沒有再進一步的餘地,再進一步,就是以力證道,除非甘願捨棄弒神槍,否則絕無可能。既然以力證道註定無果,那麼你新的方向,只會是另一個方向,也就是……心。”

“心?”魔祖羅睺若有所思。

“是的,就是心,心魔。”

青年淡淡道:“大千生靈,唯有力心道三途,三者殊途同歸,皆可證道,你之力途已盡,道途不通,唯有心徑,纔是你證道的通途,須知無分是人妖巫靈魔龍鳳……都有心,有思想。而只要是有心有行的生靈,自然而然就會有羈絆,有善的一面,卻也有惡的一面。”

“惡的一面,爲道德理智壓制,平常不顯;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絕大多數生靈,在面臨絕境的時候,都有一股子恨不得世界與自己一起毀滅的想法。”

“而這種想法的原點,便是心魔!”

“這一門功法,你只要練成了,只要世上還有生靈存在,你就不會死!更有甚者,是任何世界,包括諸天萬界,宇宙星河……”

“你不必在意是人是鬼是巫是妖;只要他有思想,你就不會死,永生不滅。”

“甚至於,縱使天道毀滅,宇宙傾頹,但只要在這星河中,還有一點生靈存在,不管是魚還是蛇,你就能因念而存……這麼說,你可明白?!”

魔祖羅睺不僅明白,而且被青年這一番話,直接的鎮住了!

這是自己從未想過的一條路!

卻又是牛逼到爆炸的一條路!

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思想,自己就存在,恆久的存在!

“這不過理論,具體應該從哪方面入手?”羅睺沉吟着,在腦海中瞬間已經盤算了無數條道路,然後一一否決。

“心魔修煉,自然由心而生,這是心魔的起點,亦是終點,一切皆以心爲主,萬事萬物萬法,隨心而動。”

青年淡淡道:“這萬劫不滅的法子我教給你了,接下來,該是你配合我行動了。”

“好!”

青年負手而行,青衫飄飄。

魔祖羅睺心裡考慮事情,落後了幾步,擡頭時,看到青年背影,隱隱感覺……倍覺空靈縹緲。

心中問了自己一句:該不該這樣做?

但隨即就堅定了下來。

對方助自己知悉心魔法門,不獨是萬劫不滅之法,更是證道正法,欠下對方偌大因果,就算想不幫他都不行了。

再說了,自己真的要獨走星空,龜縮在混沌之中,坐視整個族羣被屠戮,然後……自己一點點虛弱,一直去到不得不永寂的終途嗎?

……

地下。

原本浩瀚無邊奔騰呼嘯的血河,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湖,雖然依舊佔地廣袤,卻已經能夠看到邊際,再不復原本的無邊無際,無垠無限。

規模比起原來初初,少了九成五還多!

血河平靜無波,儼如一灘死水,四周廣袤無邊的紅色土地上,乃是阿修羅衆聚居之所。

黑影悄然一閃。

卻是魔祖羅睺出現湖邊:“冥河!”

聲音震動,深入血河。

片刻後。

冥河老祖從湖中一躍而出,臉色仍形蒼白,異常虛弱,站在湖邊。

“魔祖大人今日怎地來至此地?招呼不周了。”

魔祖羅睺沒有廢話:“你還有多少戰力?”

冥河臉色有些難看:“不足七成!”

“若是吸納血神子……以及全部阿修羅……?”

“大約可以恢復到九成戰力,但怎麼也達不到巔峰實力。”冥河老祖心中計算了一下,才慎重回答。

面對羅睺,冥河也不敢說假話。

因爲羅睺一眼就能看出來,自有明悟。

問自己,不過就是建立短暫信任的一種方式。

“九成麼……足夠了。”

羅睺道:“你須如此如此……”

……

靈族尊皇殿,靈皇正在與萬民生下棋。

諸天九族之中,靈族現在算是很舒服的,他們之前苟過了巫妖量劫,這次未嘗不能用同樣的方式,苟過清天量劫,依附誰還不是依附啊!

既有妖族的老交情,也有跟人族新貴之間的親密交往,這可是無形中的兩邊下注,怎麼都能安穩渡過,得享清平!

下一刻……

一個青衣道人驀然出現……

萬民生神色不動,心念一動,早早就留下的後手,登時發動……

那青年微笑着一揮手:“兩位道友倒是閒暇,雅興不小啊!”

……

驀然間,整個空間,竟呈現全方位凍結之相。

靈皇站了起來,甚是恭敬道:“竟是道祖大人親身親臨,晚輩們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青年灑脫一笑,擺擺手,道:“今日不過是過來與你二人聊聊天,與其他事情皆無關係,你二人不必緊張。”

說着含笑看着萬民生,道:“這位就是身俱救世功德,未聖而聖的螞蚱菜?萬民生吧?”

萬民生緊張地站起來行禮:“參見道祖。”

青年擺擺手,微笑道:“未聖而聖,一言而決。萬民生,端的是好福氣。”

萬民生惶恐的連道不敢。

青年施施然坐下來,道:“此次前來,也沒甚要緊事,只是想要請問二位,對對此次清天劫,有什麼自己的看法?”

隨即便是說服,亦如魔祖一般的說服,殊途同歸。

萬民生越聽越是不對,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青年一邊說,一邊看着萬民生,隱約感覺這個螞蚱菜剛纔做了什麼,但是仔細查看再三,卻又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因爲在這周邊茫茫土地上,實在是不知道有多少螞蚱菜,那密密麻麻的,足堪連接天涯海角,無有不至。

道祖心中思忖,剛纔似乎有靈光閃動,但我封禁乾坤之法,足堪阻斷此世任何傳遞信息之法,應該能夠鎖得住吧?

此世,豈有人能夠突破我的封禁?!

道祖的相法本來沒錯,若是封禁乾坤之法啓動在先,確實沒有任何傳遞消息的法門可以突破封禁,但萬民生卻並非是他到來之後纔有的佈置,而是在他來之前好多年就早早佈置完畢。

剛纔唯一的動作,就只是心念稍稍一動而已。

也幸虧是僅此而已的一動,便如那青年自己所想一般,若是在他面前做手腳,那麼這個世上包括魔祖羅睺之內,任何人也做不到。

可是提前了好多年,着手於道祖還在沉睡那個時候的佈置,卻成爲了今朝改寫未來,乃至改寫整個祖地生靈存繼的關鍵!

一線靈光,早已經隨着密密麻麻鋪滿大陸的螞蚱菜,飛速傳出去……

只因爲萬民生感覺當前種種,哪哪都充斥了不對的味道。

按照道祖說法,描繪出來的景象,根本就是末法時代的景象,滿目盡是災殃,初初皆是絕望!

但是……

萬民生卻是當真從末法時代走過來的人,而祖地大陸的種種變化,萬民生都沒有絲毫遺漏,盡皆收入眼底。

所以他心底的第一個認知就不相信,完完全全的不相信。

所謂的末法時代,諸族遠去,天道分裂,道祖沉睡,神佛無蹤,天崩地裂……這些,星魂大陸豈不早就經歷過了,而且還應對得很好?

更遑論如今的人族,氣相鼎盛,強者輩出。

左小多更有開天之潛力,若是人族真的成了天地主宰,恆久主角,天地又怎麼會進入末法時代?

退一萬步說,以現在人族的潛力底蘊,就算是當年的末法時代風浪再來一遍,人族也完全頂得住,甚至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力量,還能在末法環境中生活得挺不錯的。

畢竟,末法時代,就等於科技時代力量的復甦,也許那樣更宜居也說不定……

如此思來想去,萬民生是怎麼也想不明白,怎麼會出現滅世浩劫,又談何導致末法時代云云?

是故道祖這次所說的話,聽來滿滿的大道理,可萬民生卻是半點都不認同的。

然而靈皇當年經歷祖地解裂,諸族歸去,卻沒有經歷過末法時代,聽道祖之言不禁臉色連連變化,驚疑不定,自危不安之感水漲船高……

隨着時間持續,聽着道祖的一字一句,靈皇的思想,似乎跟着道祖描繪的前景,不斷兜轉……

眼看着就要被洗腦了……

萬民生心下疑心更甚,卻表現得滿臉贊同,連說道祖之言有理,再三附和。

……

星魂日月關口。

左小多正在英靈墓園上香。

驀然間感覺有異常的靈魂波動,卻是萬老早早留在自己身邊螞蚱菜種子有了反應。

左小多此前從來沒有接到過這般的信息傳遞,情知有異,急忙一揮手,示意左小念封鎖空間,然後將種子掏出來灑在地上。

頓時一片綠光閃過,一片螞蚱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眨眼間,已是滿目綠意,其中一棵,生長得尤爲快速,迅速開花結果,但是……這比起來萬老之前的幾次傳訊來說,卻又要慢上許多。

左小多頓時謹慎起來。

這一次,怎地動作得這麼慢,難不成竟是萬老遭遇了危險,在向我求救?

可是以萬老今時今日的修爲境界實力而論,環顧當今之世,又有什麼人什麼勢力能夠陷他於危局呢,還要這般謹慎異常的小心傳話?

惜命如左小多,瞬間就聯想了很多很多。

而在他身邊的左小念與李成龍,在螞蚱菜灑在地上的時候,就已經第一時間的封鎖了空間。

將這一片地界,化作了與世隔絕的區域。

再過片刻,萬民生的虛影顯現,只是這道虛影空前的虛幻不實,似乎是風一吹就能吹散。

出口第一句話,更是讓左小多和左小念大吃一驚。

“道祖再現塵寰,目前正在靈族,對吾與靈皇展開洗腦,意圖顛覆當前的諸族大戰形勢……”

然後便轉述出了道祖所說出來的那一番道理,什麼天道沉眠,什麼強者永寂,什麼末世景象,什麼末法時代……

還沒來得及說完,那道虛幻人影晃動恍惚了一瞬,就此消失不見了。

這始終只得萬民生早早佈置下的一點點靈魂力,能夠維持到此已經是極限。

畢竟他之本體就在道祖面前,卻是一點也不敢妄動的。

“永寂,末世,末法……”

左小多與李成龍齊齊面容扭曲。

道祖到底是怎麼得出來這樣子推論的?

這裡邊貌似不太對啊……

不,不是不太對,是太不對了!

三人急忙去找左長路等人商議。

因爲當前變故來得太過變生肘腋,彼時究竟會如何,三人半點把握也欠奉,趕緊把得到的勁爆消息報上去是正經。

卻說左長路在聽聞了這一勁爆材料之後,登時牙疼一般的嘶嘶了許久。

“此話要從何說起?”

“末法時代已經成爲過去,卻又有何重新來一遍的道理……”

“就現在這一片大陸的資源,縱使星空靈氣散盡,憑這許多的資源也足夠消耗個千百萬年……更何況還有那麼多的武者傳承……”

“何至於就末法時代了!”

左長路喃喃道:“難道是道祖有所誤判?”

李成龍皺着眉頭,半天沒有說話。

一直到衆人散了會,他仍舊一言不發,一直皺着眉頭,似是在思量着什麼……

然後便拉上左小多出去,轉入到左小多的滅空塔之內。

一開口便道:“我感覺道祖未必就是誤判。”

左小多道:“怎麼說?”

“因爲……我感覺,道祖的種種作法,只是不想清天劫走勢,或者說諸族爭霸的走勢以當前態勢發展下來……而且,我幾乎已經肯定,他是站在了人族對立面的。”

李成龍滿臉盡是苦惱之色:“我很希望是我判斷有誤,但我就是這麼感覺的,這纔是合乎情理,符合當前種種資料推衍的真相。”

左小多眼神犀利了起來:“具體說說你的理據,對方可是道祖,必須得有十足的把握,否則咱爸那關都不好過。”

“首先的理據就是……那幾位聖人的離開!”

李成龍道:“要知道,那幾位聖人可是在清天劫甫一開啓就先後離開了,他們爲何要離開?以他們所擁有的勢力,還有其本身實力,大有可爲啊!”

左小多愣住:“你問我,我問誰去?他們不是說要自由了麼?”

李成龍笑笑:“這個就是重點了,他們的言下之意豈不是說……他們之前不自由?”

左小多再次愣住。

“至少也是在說,他們之前的自由度是有限制的?”

李成龍道:“可又有誰能夠限制了他們?他們可是一水的聖人之尊,此世極峰啊!”

左小多試探道:“道祖?”

李成龍點頭又搖頭:“聖人之尊更上,唯有道祖,合該是唯一的懷疑對象,但我覺得,或許是,卻又未必全是。”

左小多更糊塗了,倍覺李成龍今天之言,雲裡霧裡,摸不到頭腦。

李成龍道:“還有一點,就是……所謂聖人修爲,在無量量劫之前就是聖人修爲,到了今天,還是聖人修爲……難道這無數的歲月之中,他們都不修煉的麼,明明在聖人之上,還有更高的修境,道祖的存在,早已佐證了這一點!”

“聖人之上的修境位階,橫亙幾千萬年都升不上去,一個可以是心境不足,兩個可以稟賦不佳,所有人都升不上去,全都火候不足?!”

李成龍問道。

左小多撓得頭皮屑亂飛,終於放棄:“你直接說,我不打斷你,也不回答你,你更別問我,你就照着你自己的思路說下去,我全都聽你的。”

李成龍笑了笑,心裡很清楚自己說的這些,其實左小多都知道,只不過這貨,實在是太懶,隨着修爲戰力的提高,真真的連腦子都懶得動了。

不過知道他有數就足夠了。

“所以我懷疑,咱們這片天地是存在缺陷的,無論如何修煉,若是在原本的天道規則之下,聖人便是終點,道祖始終要高其餘生靈一頭!”

“所以,聖人們才選擇了離去,掙脫禁錮自身精進的束縛!”

“而那麼早的離開,應該源於登臨聖人之尊,便要以身融合大道,再也不得脫離,成爲大道支撐……這也是限制不能突破的原因之一。”

“至於其他的……手頭上的情報有限,暫時沒有更合理的推斷……”

李成龍很是慎重的,一字一字的說道:“但是這一次清天劫……卻令到既定的天道掌控模式,出現了更多的可能。”

“也就是說,這次的清天劫,將原本的規則打破了。”

“聖人們之所以離開,是因爲他們沒有了限制的制約,更看到了更高層次的希望。”

“換言之,一旦清天劫之後,便會形成新的天道規則,而原本的天道規則,並不能壓制修煉界限,換言之,便是聖人之上的路,也已經通開。”

“可是這樣以來,便等同於原本的天道失去了至高權威……”

李成龍說這番話的時候,雖然是在滅空塔裡面,但是也是壓得聲音極低:“所以,那些所謂的永寂,什麼沉眠,什麼末世,什麼末法時代……恐怕都不是理由,甚至都不是真的……”

左小多沉吟不已。

“因爲道祖以身合道,已經是這片天地的一部分……”

李成龍道:“所以他的境界固然是此世一人,卻也就只得那麼高了……因而制約了在他之下的聖人們,在這片天底下,也就只能如此保持聖人級數的實力修爲。”

“但若是這片天地變了……強者們向上的路,沒有了盡頭;只需要修爲到了,感悟到了,功德到了,就可以脫離這片天地,成爲更高層次的星空強者……”

“可是……道祖當真會眼巴巴的看着一代一代的超脫者,一個接一個的超脫而去麼?自己這個早早的登頂者,只有萬劫不移的徒留在這裡原地踏步的份?”

“若你是道祖,你甘願如此嗎?”

左小多撓撓頭,道:“也未必吧?如果是固有制約盡數打破,那麼道祖也應該有超脫的機會纔是啊。”

李成龍一陣迷糊,半晌才道:“未必!”

“而且,之前可以完全掌控整個世界,但是卻突然變成了旁觀者……不再有具體權力,從九五之尊,一下子變成閒散王爺……這是個人都受不了吧?”

李成龍道。

“此言倒也有理。”

“但不管怎麼說,道祖現在不希望人族成爲主宰者,這已經是板上釘釘。”

李成龍再度沉默半晌道:“接下來……可就真的難辦了。”

左小多道:“如果你是道祖,你會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

李成龍翻翻白眼:“當然是讓各方先打起來再說啊。”

左小多翻翻白眼。

“抓緊時間繼續修煉吧,只要各族重啓戰事,豈非變向的阻止了我們修煉麼……”

……

三天後。

巫族總軍師白雲亭,在調度軍隊的時候,突然遭人刺殺!

當場魂飛魄散,屍骨無存。

當時,冰冥大巫與烈火大巫就身處在距離白雲亭不到一千米的位置。

但是直到白雲亭化作灰燼,周圍巫盟高手瞬間死傷數百,兩人才堪堪趕到,兇手早已經鴻飛冥冥。

巫盟上下,勃然大怒。

幾乎在同一時刻,妖族聯軍那邊,妖皇三太子叔琨,被偷襲身亡,連同隨從的一千多位妖族高手,盡皆化爲齏粉。

兇手同樣是毫無痕跡任何線索也沒有留下的蹤跡皆無!

……

【七千九。】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千魂錘【第四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兩隻老虎,吃得快!【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八章 帶貓漫步潛龍中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來白虎煞【第二更!】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被糟蹋了第一百二十一章 步步驚心【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各自心思【第四更!】第四百五十三章 滴血認主【第一更!】第十九章 拼命三郎左小多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四十章 登臨大羅第二十章 李老師講課【重要章節!必看!】第二百零八章 上京白雲亭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這句話,值得深思!第九十一章 棉花糖【第七更!】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知死活的小狗噠【第一更!】盡力了!祝福大家,新年快樂!第七十六章 校長,潛龍恐怕從此多事了第二十三章 老師,你的公道我來拿回!【爲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多吉少【第四更!】第一百九十七章 沒啥問題【第三更!】第三百九十五章 氣運之女念念貓第四百四十章 伏擊計劃第一百八十一章 誰劫了我的道?【爲金毛獅王盟主加更】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十九章 沒把握了第129章 我有大寶貝【爲風家學子‘什麼暱稱不存在啊’,考入哈工大賀!】第四百二十九章 本章無題【二合一】第三百零六章 別跟我提姓左的【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九十二章 聖位【一】第三百一十一章 玄衣到【第一更】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人頭爲禮!【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盟的辦法第二百三十九章指點一下【爲易成拾吉盟主加更!】第217章 冰魘魂?【爲風家學子亥木急冬,考入內蒙交通職業技術學院賀!】第四十六章 人情令【第二更!】第七十三章 授業解惑【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七】】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厭的過往第三百二十二章 爸媽回來了【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三章 聽說你姐是腦癱?第四百二十一章 遊東天的發現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渡劫物資【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個消息的震動【第二更!】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一無所獲!第二百零九章 核桃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試你深淺【爲風家學子幽曄考入杭州師範大學賀】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爲江南第九帥盟主加更。】第三百一十七章 爽麼?【第三更!】第137章 挑明真相【爲風家學子明月共兩窗,考入中國科技大學賀】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就是搞點食材?【第一更!】第一百四十章 糟糕了第一百五十七章 寫‘檢討’【第二更求保底月票!】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刀封喉【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城!第十五章 修煉,三路進軍。第八章 十二大佬【第二更!】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八章 鬱悶的敵人【第四更!】第三百零六章 別跟我提姓左的【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慢,必須快!【第二更!】第五百三十二章 動力十足【第二更!】第十六章 天才之隊!【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絕色美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軍師腫腫【爲哪家的小餅乾盟主加更!】第五百零一章 龜縮在寶山第一百二十九章 覆滅阿修羅第一百二十二章 朱厭發威!第二百一十九章 爽飛了!第四百二十六章 雲朵來了第一百零二章 狂人副校長!【爲一個體面的小夥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第四百五十三章 滴血認主【第一更!】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哪來的?第一百七十八章 蔣局長求援【第二更!】第四百三十四章 鮮血爲祭【第四更!】第四百六十三章 我是不是很牛?第五百章 我就在外面蹭蹭【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慘了!【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九十五章 機緣?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現在不夠格【第二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少聖心一念間【爲,過客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一百三十章 我要賣!第一百三十九章 雷霆一動!【第一更!】第五十三章 流氓手段【月票7300加更!】第八十一章 鳳凰城,鳳凰勢!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自己去脫【第二更!】第三百九十五章 氣運之女念念貓第三十五章 氣冷抖【第五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試你深淺【爲風家學子幽曄考入杭州師範大學賀】第三百八十七章 死也不給禮物!【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四百六十一章 第一心腹!【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六!)】第六十三章 疑是破軍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臉懵逼【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十五章 要個說法【第一更】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千魂錘【第四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兩隻老虎,吃得快!【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八章 帶貓漫步潛龍中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來白虎煞【第二更!】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被糟蹋了第一百二十一章 步步驚心【第二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各自心思【第四更!】第四百五十三章 滴血認主【第一更!】第十九章 拼命三郎左小多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四十章 登臨大羅第二十章 李老師講課【重要章節!必看!】第二百零八章 上京白雲亭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這句話,值得深思!第九十一章 棉花糖【第七更!】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知死活的小狗噠【第一更!】盡力了!祝福大家,新年快樂!第七十六章 校長,潛龍恐怕從此多事了第二十三章 老師,你的公道我來拿回!【爲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多吉少【第四更!】第一百九十七章 沒啥問題【第三更!】第三百九十五章 氣運之女念念貓第四百四十章 伏擊計劃第一百八十一章 誰劫了我的道?【爲金毛獅王盟主加更】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十九章 沒把握了第129章 我有大寶貝【爲風家學子‘什麼暱稱不存在啊’,考入哈工大賀!】第四百二十九章 本章無題【二合一】第三百零六章 別跟我提姓左的【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九十二章 聖位【一】第三百一十一章 玄衣到【第一更】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人頭爲禮!【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盟的辦法第二百三十九章指點一下【爲易成拾吉盟主加更!】第217章 冰魘魂?【爲風家學子亥木急冬,考入內蒙交通職業技術學院賀!】第四十六章 人情令【第二更!】第七十三章 授業解惑【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七】】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厭的過往第三百二十二章 爸媽回來了【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三章 聽說你姐是腦癱?第四百二十一章 遊東天的發現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渡劫物資【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個消息的震動【第二更!】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一無所獲!第二百零九章 核桃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試你深淺【爲風家學子幽曄考入杭州師範大學賀】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爲江南第九帥盟主加更。】第三百一十七章 爽麼?【第三更!】第137章 挑明真相【爲風家學子明月共兩窗,考入中國科技大學賀】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就是搞點食材?【第一更!】第一百四十章 糟糕了第一百五十七章 寫‘檢討’【第二更求保底月票!】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刀封喉【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城!第十五章 修煉,三路進軍。第八章 十二大佬【第二更!】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八章 鬱悶的敵人【第四更!】第三百零六章 別跟我提姓左的【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慢,必須快!【第二更!】第五百三十二章 動力十足【第二更!】第十六章 天才之隊!【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絕色美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軍師腫腫【爲哪家的小餅乾盟主加更!】第五百零一章 龜縮在寶山第一百二十九章 覆滅阿修羅第一百二十二章 朱厭發威!第二百一十九章 爽飛了!第四百二十六章 雲朵來了第一百零二章 狂人副校長!【爲一個體面的小夥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第四百五十三章 滴血認主【第一更!】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哪來的?第一百七十八章 蔣局長求援【第二更!】第四百三十四章 鮮血爲祭【第四更!】第四百六十三章 我是不是很牛?第五百章 我就在外面蹭蹭【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慘了!【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九十五章 機緣?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現在不夠格【第二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少聖心一念間【爲,過客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一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一百三十章 我要賣!第一百三十九章 雷霆一動!【第一更!】第五十三章 流氓手段【月票7300加更!】第八十一章 鳳凰城,鳳凰勢!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自己去脫【第二更!】第三百九十五章 氣運之女念念貓第三十五章 氣冷抖【第五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試你深淺【爲風家學子幽曄考入杭州師範大學賀】第三百八十七章 死也不給禮物!【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個人是誰?【第五更!】第四百六十一章 第一心腹!【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銀大盟加更(六!)】第六十三章 疑是破軍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臉懵逼【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十五章 要個說法【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