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僵局與密談

原本,洪水大巫基本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星魂大陸這邊轉轉。

喝喝酒,聊聊天。

說說自己的苦悶還有無奈什麼。

給右路天王等隕落於十方圍殺戰役的英靈上上香。

還有就是跟左小多切磋一下,體會一下所謂更高層次的氛圍與戰力,畢竟他距離那個境界雖然還有些距離,但非是可望而不可即,環顧整個巫族,就數他最有希望臻至那個境界了。

與左小多切磋,乃是洪水大巫最喜歡做的事情,彼此勢均力敵,打的時間久了,左小多稍占上風。

總能帶給洪水大巫衆多感悟。

但這段時間也不來了。

一來是來了也不知道說啥,能說過幾天咱們生死戰吧……這種話嗎?

二來麼,還沒臉來,沒臉來蹭左小多的陪練,一個當爹的……乾爹那也是爹,就洪水大巫對左小多的情分,也就是差個血緣而已!

一個當乾爹的,眼瞅着就要跟乾兒子的族羣生死相搏了,不知道避嫌,還要藉助乾兒子提升自己的修境,洪水大巫可不是冰冥大巫那等沒臉沒皮的狠角色,真心幹不出來!

這事,好說不好聽啊!

這一天,洪水大巫突然突發奇想。

若是到了清天劫之後,仍舊是好幾族並存,並沒有決出主宰者,又會怎樣?

難道說,那超出天道之外的存在還能將整個大陸全都給團滅了不成麼?

再說了,貌似也沒有人規定,清天劫必須多久之內結束啊。

論持久戰這回事,洪水大巫自認是祖地第一人,絕無人可以比擬,即便是左長路、遊星晨、雷道人等,他們也要差好幾截,他們要麼是後來者,要麼是碌碌之輩,真正無人可以與他洪水大巫相提並論之!

生出明悟的一瞬間,洪水大巫感覺自己貌似是抓住了什麼關鍵點……

不禁擡頭望天,綜合望氣之術,觀星望鬥,來來回回的思考這麼做的可行性……

同一時間裡,妖皇帝俊也在思考這個可能性……

以現在的局勢論,原本的九族,上古神族已去,阿修羅經過前次一役實力銳滅,再難有作爲,靈族素來無甚戰力,乃是諸族中最弱的一方,魔族雖然悍勇,卻缺乏謀略戰術,魔祖在大局觀方面亦是欠缺,只要與戰者方面擁有足以牽制住魔祖的實力,覆滅魔族,不過等閒事,絕無可能制霸祖地,現今隨着西方教的確認離開,道盟融入星魂……

頂尖戰力集團,就只剩下了星魂,巫,妖三族。

誰能想到,這麼多萬年裡,一直是陪襯,一直在拼命前進的人族,竟然成了最後角逐天下主宰者的族羣之一?

而且實力強勁,絲毫不遜色於巫妖兩族!

現在雖然只有三族競雄,但是三族實力,盡都呈現處空前絕後的強大!

有八大祖巫坐鎮的巫族高層普遍認爲,此戰,必勝!

唯一需要考慮的便是……怎麼能對之前的盟友,或者說恩人痛下殺手呢?

這說不過去啊。

筆記看過人家左長路可是幫了咱們大忙的……

轉過頭來就恩將仇報,貌似不大好……

而妖族……妖族那邊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甚至妖師鯤鵬等……都是信心滿滿,大家都感覺,此戰妖族必勝!

不管是對上人族還是對上巫族。

咱就是這麼天下無敵!

八大祖巫又怎麼了,當年還不是被咱們給鎮壓,能鎮壓你們第一次,就能鎮壓第二次,其餘巫族後輩,不過碌碌,何足道哉?

同樣需要顧慮的卻也是,人家左小多對咱們妖皇一脈有恩啊。

人家救了妖族皇太子,現在咱們卻要反手給上一刀?

直接將人家斬過去?

就算立場迥異,必有一戰什麼的,這事,好說不好聽啊!

至於人族……

人族這邊就更不用說了。

左長路,吳雨婷,淚長天,遊星辰,雲中虎,白雲朵,琴煞,劍君,左小多的不夠大隊全體……還有南正乾,東方正陽等人,每個人的實力都有空前的提高……

十方圍殺之役,長時間的遊走在生死邊緣,非止是魔祖的實力得到了提高,所有在此役存活下來的高階修行者,實力都有所突破!

大家都是感覺……現在人族實力,已經是冠絕天下!

武力之高,亙古未有!

十方圍殺之役的空前大勝,給他們提供了空前的信心,空前的士氣高漲,還有空前的……不可一世,目空一切!

但人族這邊非是盲目的自信,只要羅列一下實力數據,就可以佐證這份信心,非是無的放矢!

現在,人族準聖戰力有左長路,吳雨婷,左小多,左小念四人!

其中最強的左小多,真實戰力強悍的超乎認知,畢竟是一戰滅三首的男人,說他的戰力已經比肩聖人之尊……可能略有誇大,但絕不算多不可思議!

而半聖戰力……這個就略有尷尬,目前就只得李成龍一人,還不如準聖的戰力人頭數多!

不過再之下的大羅巔峰就多了去了,不夠大隊全體都是,還要再加上帝君等老牌子強者。

諸如遊星辰淚長天等人更是放話,再有一段時間,他們就算攀不上準聖位階,登臨半聖不成問題,屆時,人族綜合實力勢必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所有人都感覺,現在的人族實力,完全可以吊打巫族,橫推妖族!

我們已經是天下第一,祖地主宰,天地主角,舍我人族其誰!?

統一整個大陸,也就是略略些費事兒,但也就是略略費事兒而已。

問題……不大!

甚至關鍵問題的焦點已經轉移到了——

巫盟那九位大巫,還有妖皇東皇妖后等人,都跟左家人有着千絲萬縷的交情,甚至都是實在親戚……

不久之前大家還坐在一個桌子上喝酒,還在聯絡感情……

現在卻要思量……之後生死搏殺、不死不休?

這事,好說不好聽啊!

左長路和吳雨婷左小多等人,更是感覺……真要面對洪水面對妖皇,非要斬殺痛下殺手的話……真正於心不忍啊。

我是真捨不得殺了他們啊……

而更加好說不好聽、最最讓人感覺到悲哀的是——

事實上的此世第一強者,魔祖羅睺,居然齊刷刷的被這三族無視了!

縱觀三族強者,輪到單打獨鬥,絕沒有人是魔祖羅睺的對手!

無論是手握河圖洛書的妖皇,自負絕高的祖巫,亦或者是左小多、左小念,任何一人對上魔祖羅睺與弒神槍,都沒有什麼把握。

即便是現在八大葫蘆齊集,一把弒神槍仿版相隨,還有媧皇劍、太極圖、靈貓劍,兩柄貓貓錘在手,合共十五件先天神器加持的準聖左小多,對上魔祖,最大的可能性,也不過是自保而已!

說到將之戰敗,那就是笑話,隨時可能付出性命的笑話!

但這位橫壓一世的第一高手就是被無視掉了……

你說是不是好說不好聽吧?!

幸虧大家都是秘密討論,而沒有宣之於口。

否則,若是魔祖羅睺知道了,十有八九是要雷霆大怒的……

太欺負人了!

太小看人了!

太目中無人了!

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魔族的硬條件都擺在這裡。

三族摒棄魔族的理由都一樣:魔族就是靠一個魔祖羅睺支撐維繫的種族,其他人不足爲慮。

而且魔族根本不具備大陸主宰者這樣的氣運氣數,哪裡有資格爭競大陸主宰。

長得那個德行,行爲還那麼的殘暴!

就算是天道昏了腦袋……也不會選魔族的!

這理由,堂堂皇皇,無人可以反駁!

標準的顏值加實力碾壓,毋庸置疑!

現在三族都開始往前線增兵,每一族都呈現出大兵壓境的態勢,而且越積累越多。

大家透露出相同的心態情緒。

“我真不想和你打,你看看,我這邊多厲害啊?打起來,你就只有白白犧牲送命的份,何必呢?你看看我的陣容,然後衡量一下,要麼退走,要麼投降……何必傷了和氣?”

雖然這種想法舉動很幼稚,很不實際!

但是不可否認的。

巫族現在是這麼做的。

妖族現在是這麼做的。

星魂人族……也是這麼做的!

三族都在演習,超級大規模的演習,各種演練,各種閱兵,各種亮肌肉。

你撤不撤?你不撤,我再增兵!我再演習!

我超猛,超狠,超厲害的,你怎麼就看不清楚情勢呢?

其實三族高層都很知道一件事,這樣下去,根本就解決不了問題,最後的最後,仍舊需要打一場,但無論是哪一方,都不願意首先動手!

在這種情況下就尷尬了。

僵住了!

其他勢力要麼式微,要麼不敢妄動,比如阿修羅族,冥河老祖那邊是萬萬不敢露面的,但凡阿修羅族敢有絲毫妄動,必然是三家一起先打滅了他再說的……

魔族那邊也沒啥動靜,完全沒有想要參與你們的三族鬧劇,似乎認命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魔祖羅睺可不是認命的人;只要三族打了起來,最好是打到三敗俱傷,等到最後一方以付出了傷筋動骨的絕大代價取勝的時候,魔族突然殺出來……

那可就成了笑話了,捨己爲人,豁命資敵的大笑話……

魔族不動。

靈族更加的戰戰兢兢,靈族從來不曾擁有過過於高端戰力,一幫植物成精,天賦在哪擺着呢……說句最到家的實話,他們的戰力,甚至不如現階段的阿修羅族。

是的,就是現階段的阿修羅族仍舊有搞定戰力萬全的靈族,靈族綜合實力之薄弱,可見一斑!

在這樣世界大戰的氛圍下,整個靈族已經陷入戰戰兢兢狀態良久了,唯恐那一邊火頭一偏,偏了過來,動輒就是覆滅之危……

當然,靈族也不是沒有野心勃勃之輩。

什麼天存一線生機,什麼靈族當主天下之類的……

但這些好戰分子才一冒頭就被死死地壓了下去!

什麼時候了?

什麼世道了?

還主天下?主個巨大的毛線啊?

實在壓不下去的,就乾脆的直接處理掉了!

這不是懦弱,而是全方面的審時度勢之後,靈族目前的情況,面對巫妖人三族龐然大物,絕不是一幫激進的小二逼能說了算的時候了……

一旦惹出什麼事來,那是真真正正的滅族之禍!

唯一可惜的,現在的態勢還不夠明朗,若是任何一方展現出絕對的強勢,說不得靈族就依附過去了,當年巫妖量劫的時候靈族就這麼幹過,他們當時的依附對象是妖族,以妖族的下族自居,但不得不說,靈族也確實因爲這個決定,苟過了巫妖量劫,去到了諸族分離祖地的時候。

時間在巫妖人三族僵持狀態下,貌似平靜無波的一點點過去了。

每過去一天……所有普通民衆的心裡,就莫名的安定一分。

隨着一天天的過去,整個世界都似乎變得不一樣了起來……

原本頻繁的天災開始變得少了,漸漸海晏河清,風調雨順。

連以往時不時的掀起巨型波濤的各處大海,也都呈現出微波盪漾,金光粼粼,溫順得很。

而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九重天之頂……

許多裂痕,正在點滴修補,徐徐恢復……

就像是一塊破碎的玻璃,正在以極爲細微,卻又絕不會停止的速度,一點點的恢復成爲……完整的一塊。

如此三個月後……

……

魔祖羅睺手持弒神槍,正在隱秘之處修煉……

這段時間裡,魔祖大人一點都不好受。

他修爲乃是此世一人,感應自然比其他修者更爲敏銳,他越來越感覺,現在世界格局,已經接近定局,雖然看似是危險的平衡,但危險若是始終不會引爆,那豈不就只剩下平衡了嗎?

雖然魔祖羅睺一百萬個不甘願,不服氣,但他卻也知道,僅憑魔族一己之力,無力迴天了!

而接下來等待魔族的終局,將是被消滅,永覺此世!

雖然以自己的冠世巨能,想要僅以身免的話,並不爲難,但說到想要繼續長生久視下去的話,就只有離開這個世界唯一途徑!

除此之外,再無選擇。

就算自己自信在這世上,沒有任何人能擊敗自己,但自己無論面對這三族的那一族,都不是對手也是事實。

對方只要來個羣起而攻之……

無論哪一族都擁有慢慢磨死自己的能力!

因爲人家擁有將整個魔族都殺光的力量,更有甚者,對於這三族來說,還都不是難事!

魔族衆只要殺光了……魔族羅睺也就等於是無根之水,再無一族氣運加身。

也就在不可能擁有如之前那般萬劫不死之身……

確定了這個認知之後,讓魔祖羅睺非常不爽!

有心想要大殺一場發泄鬱悶,但知道現在已經不是自己可以任性的時候……

尤其是看到現在巫妖人三族彼此間扭扭捏捏虛情假意的模樣……

魔祖羅睺敢發誓,只要自己敢動手,迎接自己的就是三族圍剿——這一點,板上釘釘,確鑿無疑!

“只好等塵埃落定之後,看看能不能力敵最後剩下的那一族,希圖個僥倖了……”

魔祖羅睺心中長嘆,不得不將魔族命脈存續,寄託在無需飄渺的天運之上。

這次的清天劫,是真的很操蛋!

從根本上讓魔祖失去了原有的超然立場:原本魔祖羅睺是不在乎魔族死活的,反正再怎麼說,一個族羣也不可能被徹底滅亡了!

只要留有一點種子,自然可以再度野火燎原,不過是一個時間長短的問題。

所以他可以很超然,目無餘子,目空一切。

但是這次不同……清天劫下,竟真的出現了滅族,龍鳳麟三族,三大太古神族,當真滅族了!

這一現實已經佐證了,此世在清天劫後,就只能保留一族的事實!

其他族羣,都將被抹殺靈智,再不復存!

這如何能行?

羅睺也想要如同通天等人一般,帶着族羣離去……

但是說實在話,一來魔祖羅睺不算聖人,他的本身戰力雖然可能超過了不少聖人修者,但他骨子裡終究還不是聖人,也就欠缺一份超脫的資格。

而其他離去的聖人,任誰也不願意帶他走……

誰會願意帶着一個能致自己於死地的強大存在的敵人一道走呢?

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更別說魔祖羅睺的人緣向來就不怎麼好……

咳,應該說是羅睺就從來沒有所謂的‘人緣’之說。

有的,也只有因果,仇恨。

再退一萬步,魔族羅睺素來自視絕高,再怎麼着也拉不下臉面,藏在別人的洞天法寶中離開……

“像個寵物一樣被放進口袋裡帶走……那還是我魔祖羅睺嘛?看不起誰呢!?”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就算羅睺能離開,也絕不會帶現在的魔族衆離開。

原因很簡單——因爲就連羅睺,也非常厭惡現在的魔族這些東西。

“這一個個髒兮兮的醜八怪,毫無人性的東西……這都是些啥玩意兒……”

雖然很不應該,但這就是魔族的魔祖羅睺對於魔族的真實的看法!

“太噁心了!”

“當年這幫存在,到底是怎麼搞出來的……”

“不僅醜,無人性,沒人樣,而且還臭……我勒個去太特樂臭了!”

這也就是魔祖羅睺雖然是魔族的最古老的老祖宗,卻從來沒有出現在魔族聚居地居住過哪怕一天的根本原因!

如今到了這等地步,雖然對羅睺不應該有什麼同情心,但說句到家的話,現在最糾結,最難受,而且最不甘心,外加最委屈的,正是這位曠古絕今天下無敵的超級大魔頭!

因爲他明明打心眼裡邊的討厭魔族,但卻還要爲了魔族拼命!

“這特奶奶的叫什麼事兒……”

正在一邊修煉,一邊吐槽的當口,突然間心有所感。

羅睺眉頭一皺,擡頭看去……

只見自己前方空間,突然間出現好似漣漪一般的微微盪漾。

那觀感就好像一池平靜了千萬年的靜水,驀然吹來了一股幾乎不可查覺的微風。

“嗡!”

弒神槍感覺到了莫名威脅降臨,立即飛到了魔祖身邊,仍自遍體輕輕顫抖,也不知道來人是誰,竟連魔祖都不能帶給弒神槍十足的安全感!

魔祖羅睺皺眉:“是你?!”

那漣漪漸次擴大,不過片刻,眼見一個面含悠遠笑意的青年人,從裡面緩步走出。

來人丰神俊秀,舉動之間,說不出的飄逸瀟灑,道不盡的從容自如;一走一動之間,自然而然的流溢出無窮的韻味,若是有修煉者在這裡,光是看到他的舉動行止,腳步開合,恐怕就能立即陷入頓悟之中……

真的就是一舉一動,都似有大道隨行!

一言一行,都仿如混雜着星空宇宙自然旋轉。

他的眼中似乎是星河,他的手裡似乎是宇宙。

他雖然站在這裡,但給人一種的他根本不在此間,又或者根本就沒存在的微妙感覺。

但無論存在與否,這整個天地,卻又處處是他,無有不在。

這感覺很玄妙,卻又很實在,真實不虛!

青年淡淡的笑了笑,清澈的眸子看着羅睺,微笑:“道友,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羅睺冷笑道:“能吃能喝還自由自在,隨便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自然無恙。總比你四分五裂的要好得多。”

青年灑脫的一笑:“此劫超脫了星空宇宙……力不能及,夫復何言。”

羅睺嘲諷道:“當了幾十萬年的死人,滋味又如何?”

青年負手走了幾步,眼中充滿了空明清澈,看着四周景象,輕輕道:“不過夢一場,如此而已。”

羅睺翻翻白眼:“看來這個夢很爽嘛,呵呵,那你繼續做啊,放心,不會有人跟你搶的,你的那些徒弟,不管是收錄門牆的,還是掛名的那些,都不在了。”

青年微笑:“羅睺,你之前沒有這麼牙尖嘴利啊。”

羅睺一聽這話,不由得也愣了一下。

的確,自己之前還真不這樣的。

但這次重出之後,似乎連說話習慣都改變了許多……

這是跟誰學的呢?

魔族不可能……妖族不可能……巫族也不可能……

魔祖羅睺想了半天,駭然發現自己居然是跟着人族學的!

人族的說話方式這麼牛麼……居然在不知不覺之中,把我也能影響了?

“牙尖嘴利也好,沉默寡言也罷,都不勞你道祖老人家操心了,難道道祖現在關心的,就只有這些個細枝末節嗎?”羅睺冷笑一聲。

雖然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被人族影響了,但是不得不承認,這種說話方式懟起人來,確實是挺爽的……

特別的痛快。

尤其是懟面前這個傢伙。

格外的念頭通達……

青年淺淺微笑,始終不變,驀然揮手之間,魔祖閉關之地,突然變成青山綠水,繁花如錦,綠草如茵,曲徑通幽,雅緻靜謐到了極點……

兩人面前,憑空出現了一個小湖。

湖水悠悠,一眼就能看到底,清澈的無以復加。

從啥都沒有,滿目盡是荒涼的魔祖閉關之處,陡然化作了世外桃源。

“剛纔的格調,盡是荒蕪,長久處之不免滋生戾氣,實在不是談話的好地界。”

青年淡淡的說道:“你覺得呢?是否現在的景色,比起剛纔可以令心情更愉悅了一些?”

魔祖羅睺翻翻白眼:“毫無感覺,某自從誕生在這天地之間,身上就從來沒有長出來一根雅骨!”

青年淡淡笑:“你若有雅骨,就不是魔祖了。”

羅睺負手看天,倨傲無言。

青年身下悄然出現了一張舒適的椅子,自然而然的坐了下來,很是舒暢的說道:“當年混沌未開,在無盡混沌之中,唯有的兩個生靈,一個是你,一個是我,一善一惡,便是茫茫宇宙,出現的兩極,我爲善,你爲惡,說起來……你我二人,淵源不淺。”

“呸!”

魔祖羅睺噁心到了極點的吐了口唾沫:“少往臉上貼金,我爲惡,從來沒有善良過,這一點我承認,但是你鴻鈞什麼時候能自詡爲天地之先的善類?”

“我更加不是你的孿生兄弟!”

說到這裡,滿是厭惡的說道:“你就直接說,到我這兒什麼事兒吧。我沒工夫和你閒扯,更加沒有興趣理會跟你有關的事情。”

“痛快些!”

青年淡淡道:“難道你,當真不知道我之來意?”

羅睺道:“你的來意,吾自然明白。但你若是想要讓我羅睺俯首聽命,卻是絕無可能!”

青年微笑:“那等沒品之事,吾自然不會做。然而眼下乃是非常時期,關乎重大,相信你魔祖也不想坐而待斃吧?”

羅睺道:“難道你就甘心慢慢消亡?”

“吾不會消亡,只會衰弱,進入一個漫長的等待歲月而已。”

青年語速很慢,然吐字很清晰:“但你,卻註定消亡。”

對於這句話,羅睺並沒有反對。

他沉吟了許久,才皺着眉頭道:“這清天劫……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到現在也沒有弄明白。”

這話意思很明白。

你給解解惑。

“此次清天劫……不屬於此世界,所以才能超脫天道掌控之外!”

青年有些憂慮的嘆了口氣。

“具體從什麼時候,也很難說……當初九族大戰,本是一場註定的蒼生量劫……但到了中期,卻突然出現的那個人,你可還記得?”

“記得。”

“那人出現之時,天機登時爲之矇昧;之後更是分裂了天道……”

青年苦笑:“而吾也是從那個時候,失去了一切感應……”

“直到近日方纔醒來,亦是從那一刻才知道,這一片混沌天地,居然曾經分裂過,此際不過是複合過了……對於這此間種種,也是這兩天裡,蒐集此世材料,才得窺一二。委實是,不如你知道的多。”

羅睺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張大,他是真心沒想到,居然有這等事!

而且還會發生在道祖,這真正的此世第一人的身上!

“那人叫什麼,你應該知曉。”青年道。

羅睺道:“魔族大陸是第一個被割裂出來的,而我當時不知怎地,就已經跟着大陸漂流了出去……我當時,與這人都沒見過面,也沒有交手過,如何知悉對方的跟腳來歷。”

“這個人,一手造成了大陸分裂,而今又造成了清天劫……必有重大目的。”

青年嘆口氣道;“之前,從來都是知道你我便已經是星空宇宙最強,但是現在……”

苦笑一聲,搖搖頭,道:“如今清天劫已過其半,眼看即將面臨天下再次一統,但是……清天劫間接造成六聖的離開,令到這洪荒天地,失去了支撐根基……”

“從此後,大道無主。”

“不過也正是六聖提前離開,令到天地重歸一體……這才讓吾,有了提前一些時間醒來的機會,不至於全然無法收拾。”

“清天劫,令到在九族生靈之中,八滅一存,或者盡滅八族,或者徹底驅逐其中八族生靈;此爲……逆天之舉!因爲九族生靈,乃是當初洪荒天地之氣運來源,更是平衡支點。”

“九族去八,唯一獨尊……卻也等同是讓三千大道,歸於虛無,漫天神佛,再無維繫餘地;天道崩壞,大道傾頹……換言之……統一之後,天道對於世道的監控,將不復存在。”

“而你我,也將從那時,陷於永寂。我或者還有醒來之時,但是你……再也不會醒來!”

青年淡淡微笑:“所以……你只知道你不想與我聯手,不過我卻又怎喜歡與你聯手?但形勢所迫到了如今,卻必須並肩攜手,合力度過這生死險關。”

羅睺皺眉,道:“永寂?”

“不錯,永寂!”

羅睺狐疑的道:“一族主宰世界而已,但天地依然是天地,怎會令天道永寂?”

“這是事實。”

“因爲到那時,天道只能擁有微弱的可以維持世間循環往復的力量,上古至今所有一切,都會逐漸沉寂……包括天庭,包括地府,包括神明,包括……鬼魂,人間,將從此再也肆無忌憚,人類成爲真正的永恆主角。”

……

【我自己都沒想到這一卷居然這麼多字數了。本章八千字】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替你保管【第一更!】第五百三十一章 這輩子走不出你的套路【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盛大開席!【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們被欺負了!【第四更!求月票!求訂閱!】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九章 分歧!【爲白銀盟主年少加更第九章】第三百一十章 又失蹤了?【第四更!】第二十八章 魔祖之憂第六十三章 疑是破軍第二百二十六章 躺上去!第十九章 拼命三郎左小多第三百三十四章 此心無缺,此生無欠,便是坦途!【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蟾聖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路挖【第七更!求訂閱!】第七十八章 這是我們的緣分啊【第二更!】第七章 人心各異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三十三章 呆萌憨妞左小念【第二更!】第二百零八章 上京白雲亭第三百三十章 臥槽有八卦!【第一更!】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左小多,你別跑!第五百二十五章 死戰到底!【第二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數學老師是誰?【第六更!求月票、訂閱!】第三百九十三章 禮不可廢【第四更!】第六十九章 根源仍在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問三不知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蟾聖第一百五十章 穆嫣嫣求教【第二更!】第三百三十八章 心病還須心藥醫第十二章 劫臨【第三更!二合一求訂閱!】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追殺的秀兒【第四更!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一無所獲!第二百二十六章 躺上去!第二百九十六章 六神無主右天王【第四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狂吃狂吃第一百六十七章 晶晶貓【第二更!】第七十五章 迴歸【爲白銀盟主海魂衫加更(2)】第一百四十七章 撲朔迷離【第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但願,還來得及!第一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爲什麼你身上總是出妖蛾子?第四百一十三章 重逢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要飛?【第二更!】終章【一】祝大家中秋快樂!第三百二十七章 盛大開席!【第二更!】第二百七十章 蠻不講理的強殺!第三百一十六章 接連落網【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三章 勞您駕,添雙筷子第一百二十一章 鏘!鏘!鏘!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七十六章 審問左小多第二百零二章 壞了,忘了!【第四更!求票!!】第四十章 原來你真會看相!第四十八章 決賽開幕!【第四更!】第一百三十六章 敗露【二合一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七章 必須出去的理由!【第八更!】第二百九十二章 打開藏寶庫,隨便拿!第四十九章 教主!教主!【第一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秦方陽的發現!【爲糖糖糖糖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章 糟糕了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門小戶【爲Arvinlove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麻麻我們要出去玩第二百二十三章 內訌了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第一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比如說,蚯蚓【第二更!】第三百零七章 洪水老大大氣!【第一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青龍七星第十八章 不是她!第七十三章 班主任的期待【第四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外公,他們欺負我!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宣佈,你是我男人了!第二百八十四章 聒噪!第一百零三章 老大,我們不能太老實【第一更!】第三百六十一章 蒞臨戰場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五章 四成而已【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1】】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第一更!】第四十五章 雷鷹第二百九十章 有點混亂,我得捋捋……本月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四十二章 通天教主第二十一章 小多釀酒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二百四十章 我要這面子有何用?【第五更!】第七十三章 班主任的期待【第四更!】第九十七章 萬靈聖教第四十二章 貪狼玄衣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美時刻,定顏!【爲毒藥666盟主加更!感謝!】第三百七十五章 古人云:虧到姥姥家!第八十五章 一團混亂第一百一十八章 當年雲端擎天柱,不敵紅塵一萬元!【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八章 帶走【第一更】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第一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龍鳳劫臨!【第二更!】第十四章 北軍之戰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替你保管【第一更!】第五百三十一章 這輩子走不出你的套路【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盛大開席!【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們被欺負了!【第四更!求月票!求訂閱!】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九章 分歧!【爲白銀盟主年少加更第九章】第三百一十章 又失蹤了?【第四更!】第二十八章 魔祖之憂第六十三章 疑是破軍第二百二十六章 躺上去!第十九章 拼命三郎左小多第三百三十四章 此心無缺,此生無欠,便是坦途!【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蟾聖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路挖【第七更!求訂閱!】第七十八章 這是我們的緣分啊【第二更!】第七章 人心各異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三十三章 呆萌憨妞左小念【第二更!】第二百零八章 上京白雲亭第三百三十章 臥槽有八卦!【第一更!】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左小多,你別跑!第五百二十五章 死戰到底!【第二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數學老師是誰?【第六更!求月票、訂閱!】第三百九十三章 禮不可廢【第四更!】第六十九章 根源仍在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問三不知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秘蟾聖第一百五十章 穆嫣嫣求教【第二更!】第三百三十八章 心病還須心藥醫第十二章 劫臨【第三更!二合一求訂閱!】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追殺的秀兒【第四更!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一無所獲!第二百二十六章 躺上去!第二百九十六章 六神無主右天王【第四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狂吃狂吃第一百六十七章 晶晶貓【第二更!】第七十五章 迴歸【爲白銀盟主海魂衫加更(2)】第一百四十七章 撲朔迷離【第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但願,還來得及!第一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爲什麼你身上總是出妖蛾子?第四百一十三章 重逢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要飛?【第二更!】終章【一】祝大家中秋快樂!第三百二十七章 盛大開席!【第二更!】第二百七十章 蠻不講理的強殺!第三百一十六章 接連落網【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三章 勞您駕,添雙筷子第一百二十一章 鏘!鏘!鏘!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七十六章 審問左小多第二百零二章 壞了,忘了!【第四更!求票!!】第四十章 原來你真會看相!第四十八章 決賽開幕!【第四更!】第一百三十六章 敗露【二合一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七章 必須出去的理由!【第八更!】第二百九十二章 打開藏寶庫,隨便拿!第四十九章 教主!教主!【第一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秦方陽的發現!【爲糖糖糖糖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章 糟糕了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門小戶【爲Arvinlove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麻麻我們要出去玩第二百二十三章 內訌了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第一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比如說,蚯蚓【第二更!】第三百零七章 洪水老大大氣!【第一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青龍七星第十八章 不是她!第七十三章 班主任的期待【第四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外公,他們欺負我!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宣佈,你是我男人了!第二百八十四章 聒噪!第一百零三章 老大,我們不能太老實【第一更!】第三百六十一章 蒞臨戰場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五章 四成而已【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1】】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第一更!】第四十五章 雷鷹第二百九十章 有點混亂,我得捋捋……本月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四十二章 通天教主第二十一章 小多釀酒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二百四十章 我要這面子有何用?【第五更!】第七十三章 班主任的期待【第四更!】第九十七章 萬靈聖教第四十二章 貪狼玄衣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美時刻,定顏!【爲毒藥666盟主加更!感謝!】第三百七十五章 古人云:虧到姥姥家!第八十五章 一團混亂第一百一十八章 當年雲端擎天柱,不敵紅塵一萬元!【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八章 帶走【第一更】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第一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龍鳳劫臨!【第二更!】第十四章 北軍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