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離去與抉擇【大章】

這等超然出塵,風姿俊秀的超逸之人,左小多自然見過,而且難以忘懷。

恩,尤其是對這個人,更加不敢忘懷。

上次照面的地點是……紫霄宮。

來人乃是準提聖人。

而令左小多感到奇怪的是,他怎麼知道自己曾經號稱多多如來的事兒?

自己貌似就只有在和李成龍他們吹牛的時候,說過幾次自己化身多多如來在魔族森林大鬧一場的事兒,而且還是一語帶過,說是語焉不詳都絲毫也不過分的。

可他哪裡知道,他自己沒當回事,可有人太當回事了!

他化身多多如來大鬧魔靈之森,救出戰雪君的事兒,可謂是項沖和戰雪君掛在嘴頭的事情。

有事沒事就拿出來說道一番,迄今爲止早已經不知道擴散了多少人衆。

尤其戰雪君,對於左小多堪稱感激涕零,銘感五內,更感覺無以爲報。

當時的左小多,個人實力雖然也自不凡,但就當時的環境氛圍,敵方實力層次,相差懸殊得可謂不成比例,但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悍然出手,將自己從魔族的大本營裡搶了出來!

雖然另有魔祖淚長天跟冰冥等幾位大巫的介入,但那都是後話,沒有左小多的強出頭,戰雪君自問自己早就不知道死到哪去了,也許還要是死得魂飛魄散,神魂俱滅的那種!

當時明明就是一種讓人震驚,更兼無法理解的操作,畢竟按照當時左小多出手之前的情況看,那根本就是在送死,作法自斃!

但左小多仍舊做了,毅然決然的做了!

是故項沖和戰雪君兩口子,最最佩服最最感激的人就是左小多。

這也就是她早就跟項衝看對了眼,左小多還有個左小念,否則以身相報什麼的,妥妥的!

大抵也是因爲這一節,戰雪君有時候控制不住魔性發作的時候,只要左小多一個眼神,就能制止!

而這一手,絕無僅有,就只有左小多能爲,連已經成爲她老公的項衝都沒這能水,不過不必擔心項衝嫉妒什麼,自從戰雪君歸來,項衝就完全變成了左小多的死忠!

如果左小多和妹妹項冰妹夫李成龍打起來了……

項衝連考慮都不會考慮,第一時間站隊左小多,絕無任何遲疑!

“跟左老大鬧彆扭,肯定是你們的錯!”

而在他們兩口子這樣子的有心擴散,左小多的光輝事蹟,遍傳星魂,家喻戶曉,有口皆碑,幾乎就是哥不在江湖,江湖卻有哥的傳說……

而多多如來的名頭也變得膾炙人口起來,幾乎超過了鐵拳公子!

所以左小多這多多如來的名頭被準提知道,真真是毫不稀罕。

“準提聖人你可不要亂說,我跟你們西方教,毫無關係,我已經成家,我有老婆,我無肉不歡,貪花好色,六根不淨,四大不空,貪嗔癡三毒,時時縈繞心頭,慈悲二字跟我半點不沾邊。”

左小多好一通長篇大論,字字句句不離我與佛無緣。

準提臉上藹然之色更深重了幾分:“施主微言大義,每一言每一句每一次皆道盡我佛門要害關竅,若非深諳我們佛門精詣,豈能如此,看來已臻八風不動,煩惱不染本身的極高境界,果然是隻有起錯的名字,沒有叫做的外號,多多如來,實至名歸,盛名之下並無虛士。”

“能別提這幾個字……腦門兒疼。”

“呵呵……貧道此來,便是給施主送上一份大禮,結下一份善緣。”

準提微笑着。

“給我送一份大禮?結下一份善緣?”

左小多現在想的便是一點:我擦!幸虧沒有和腫腫打賭!

否則這傢伙還真的是要無債一身輕了!

一定要記住這茬,今後,永永遠遠也不能跟腫腫那小子打賭,贏面多高都不行,必須引以爲戒,跟心臟的人對賭,那不是對賭,那是送上門找輸,給自己找不自在!

“什麼大禮還值當您親自送來,那多不好意思。”

一聽是來送禮,左小多立即客氣了起來:“您隨便派個人送來就行了……”

準提不禁苦笑,自己經歷了無數歲月,自然也有見識過許多驚豔人物,但如左小多這般在自己面前如此隨便憊懶的,還真是不多。

只見這小子兩眼直冒光的問道:“不知啥好東西啊?能夠讓您老親自跑這一趟,肯定是那種夢幻逸品吧?”

“自然不是俗物。”

準提笑了笑,道:“貧道今日之後,便要離開此界;卻仍想臨走之前,與小友結下一份善緣。”

說着一隻手握拳伸出,白皙的手指緩緩張開。

就在那手指剛剛張開的一剎那,左小多的腦海中乍見靈光一閃。

這一瞬間,他驀地想起了太子學宮……

那混沌世界……

那媧皇劍突然飛出來的時候……中途,伸出來的那一根白生生的手指頭!

以及那半聲“……阿彌……”、登時心下恍然……

脫口而出:“原來是你!”

準提的手指頭已經徹底攤開,露出來了裡面的一個小巧玲瓏的葫蘆,散發着瑩瑩的柔光。

左小多一把就搶了過來,愛不釋手:“這個葫蘆真好看,值不值錢的另說,光是這賣相,已經征服我了。”

話音未落,已然將之收進了滅空塔之中。

準提:“……”

雖然是變生肘腋,雖然是出其不意,但這小子搶得怎地這般快法,我竟然都沒反應過來?

嗯,我剛纔是真的沒反應過來啊!

準提是萬萬也沒想到過,自己一世人時常將此寶於我西方教有緣掛在嘴邊的狠人,臨了臨了,竟然被人從自己手裡搶了東西!

“承媧皇陛下所託,將這個聚妖葫蘆,爲你送來。”準提絲毫不以爲忤的笑道,似乎並沒有感覺尷尬,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子的。

“這可是媧皇陛下的一番心意。”

左小多點點頭,充滿了敬仰的道:“多謝媧皇陛下,此恩此德,我左小多,永世不忘。”

說罷搓搓手,一臉不好意思的對準提道:“媧皇陛下的心意,勞您大駕給送了過來,咳咳,那,不知道您自己的心意又在哪裡?”

準提登時破功,瞠目當場。

這傢伙還真是不客氣。

而且對自己還有一股子肆無忌憚的不恭敬感覺。

這異樣的感覺氛圍讓準提很奇怪,自己再怎麼也是先天六聖之一;而且這次更是言明是專門來給他送好處結善緣的,這小子怎麼……對自己竟是這等態度?

想到這裡,就笑眯眯問道:“小友,可是對貧道有什麼誤解?”

“誤解,沒有沒有。”

左小多淡淡道:“但前輩還欠我們一個交代,卻是真實不虛的。”

準提今天之後就要走了,左小多索性也不避諱。

再拐彎抹角的人家都走遠了,還算什麼賬?

直接開門見山。

左小多經過日前一戰,大勝三族族首聯手,自信心空前爆棚,更知悉準提因爲前事,已然跌落聖位,這時候不討要交代,更待何時?

“哦?交代?敢問是什麼交代?”

“妖皇七太子雅瓊。”左小多提示道:“他二世爲人,如今是我兒子,所謂父債子償,反之亦然。”

“呃……呵呵,原來如此。”準提都愣了一下,苦笑道:“如此說來,這其中果然是真的有些因果。”

準提是何等樣人,此際一語道破,心中也就明白了左小多爲什麼對自己這種態度。

原來如此……

略略沉吟了一下,徑自拿出一個戒指,道:“這裡面乃是貧道多年前無意得到的一點大道真火精粹……就給了七太子,聊表心意。”

左小多反而楞了一下:“這麼幹脆?我還以爲你要分說一二呢。”

左小多從通天教主還有妖皇東皇處,可是探知很多關於準提道人的往昔戰績,心裡也有所防備,但卻沒有想到這位準提聖人今日如此好說話!

準提面色從容:“當初的算計,固然歸於流水,但前因既立,便有後果;孰是孰非,僅止於幾句解釋豈能揭過,所謂分說,不過狡辯。既然做了,便當認賬。”

“佛祖果然是豁達,心性超人,左小多見識了。”

“貧道今日此來,尚有一樁心事。”

他手掌中托出來九品金蓮,有些留戀的看了看,道:“那隻蚊子,因果應在小友身上;當年失落的三品金蓮,想來也是落入了小友之手;十二品金蓮鬚得有重見天日之時,既然不能在貧道手中重複圓滿,倒不如成全小友,令它完美起來。”

聽說此言,左小多心下不禁感嘆準提的大手筆!

這可是先天至寶,十二品功德金蓮啊!

說送就送了!

光是這份大手筆,左小多自問就做不到,果然是高人行事,高深莫測,出人意表。

“前輩既然知道那三品金蓮落在我手中,爲何……”左小多問道,半句話沒說出來:爲何你不搶?

準提啞然失笑:“所謂天高九尺,燕過拔毛,到了小友手中的東西……怎可能拿得出來,還是那句話,人的名字時常取錯,外號卻是極少有錯的。”

左小多臉色登時一黑。

你這話說的我很不快活。

我是那種人嗎?

就算我是那種人,這種話適合當面說嗎?

“前輩既然在離開之前,爲我送來這等夢幻瑰寶,想來有所目的?縱使善緣,也該當期盼善緣迴應?”

“小友是明眼人,一語中的。”

準提慈眉善目,微笑:“貧道只是想要拜託小友,爲我西方教留下傳承道統典籍。”

他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道:“與通天道友那般就好,卻不敢奢求跟過。”

左小多撓撓頭想了想,貌似這事兒,也不是多大事。

再說了,西方教這一套,對於教化世人,也是極有好處的,最起碼,能讓人心靈得到一些安撫。

“這樣啊,沒問題!”

左小多一口答應下來,不見猶疑。

準提大喜,笑道:“多謝小友,有勞了。”

說着便拿出一枚空間戒指,莊容道:“這其中便是我西方教傳承;有護法傳承,亦有道法傳承,還有佛法傳承……就全權交託給小友你了。”

“話說在前面,通天老前輩交託其截教傳承的時候,只說讓我隨意打散,封禁天地各處,留待有緣;教主既言一如截教傳承,那貴教的傳承也要以此辦理,我的事情也挺多的,沒時間沒精力沒工夫給你們找傳人什麼的。”左小多第一時間就撇清了自己干係。

這拿好處卻不幹活甚至不擔事的嘴臉,倒是左小多獨到之處,等閒人真沒有他這麼的不要臉!

“那是自然。”準提倒是不以爲意,道:“理應如此,吾教傳承唯有緣人可得,無緣者,便是對面不相識,入寶山空手而回。”

“準提聖人,您就不怕我給您藏的誰都找不到,豈非計較成空?”

“本就一無所有,何來失望之說,只要有個希望就好。”

準提終歸滿臉藹然,舉單手合十行禮:“小友,此去星河耿耿,宇宙無垠……你我未來,星空相會!”

左小多也嚴肅地說道:“祝道友一路平安,大道無阻。”

準提微微一笑,身子不動,卻已然化作了漫天星光,蹤跡蕩然。

左小多這纔鬆下了一口氣,一切都如李成龍所預料的一般,給了好處就走了。

便在這時,隱隱約約傳來感應,似乎有幾人微笑着出現面前,正是多寶,雲霄,龜靈等,同時微笑着揮手:“小多師弟,咱們星空再見。此世人族當主宰天下,吾等等你超脫而來。”

左小多臉上露出由衷的笑意:“必有再見之日,只待這邊事情搞定,我就去找你們,還沒來得及跟截教許多道友結識,豈不遺憾!”

三人大笑,隨即身影就自左小多的腦海中消失了。

遙遠的彼方,一道劍氣,陡然沖天而起,竟然不是悄然遁走,而是以震天威勢,強勢撕裂天穹而去!

這也是專屬於通天教主的獨特告別方式。

整個東海上,蓬萊島與金鰲島亦告消失,只留給世人一個蓬萊仙島的夢幻傳說……

適時,海浪轟鳴而起,大浪滔天。

這也是通天教主向這個世界,向左小多告別。

用一種驚天動地的方式,離去。

下一刻,西方教那邊七彩光芒閃爍,整個大陸都爲之晃動了起來,我佛慈悲,普度衆生的佛號聲響徹在整個大陸每一個人的心中。

一股慈悲之意,遍佈八荒。

而西方所獨有的七色華彩光芒,越來越高,越來越盛,許久才消失不見。

正在開會的左長路等人也都感覺到了震動,紛紛出門遙望,見證接連兩波的空前盛況。

一衆巔峰高手,人人都震撼於眼前盛景,同時也都感覺到了那份告別離去之意。

“截教與西方教,竟是連根基都拔走了,這是於祖地大陸徹底割裂的架勢啊……”

左長路目光凝重,臉色稍稍有些奇妙的複雜。

其他人則是齊齊鬆下了一口氣,西方二聖給衆人壓力太大,西方教更是高手如雲,人多勢衆,現在這般走了,大家都感覺是去掉了一個最大的勁敵。

而通天教主率領截教的離開,則是讓衆人倍覺失落。

畢竟,截教可算是人族這邊的最可靠盟友,少有利益衝突,唯有彼此善意。

……

巫族。

共工祖巫與帝江祖巫盡都是臉色複雜的注目於虛空。

“截教走了,西方教,也走了……還真是灑脫。”共工言語間罕有的流露出些許的羨慕之意。

“天地之間,又清淨了不少。”帝江嘆了口氣,說不住心裡到底什麼感覺。

天吳祖巫冷冷一笑,道:“不過就是三個膽小鬼,害怕再次被道祖羈絆了而已……爲了自由,這是什麼都不顧的逃走了。”

一個輕飄飄的聲音傳來,正是玄冥祖巫:“呵呵,人家起碼有害怕的資格,做得光明磊落,你這看似豪邁的酸話,骨子裡卻是連害怕的資格都欠奉,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口。”

“只有聖人才有資格害怕,也只有聖人才有資格追求自由……天吳兄你這再酸……也是沒有任何意義……”

天吳已經黑着臉轉過身來:“玄冥你說的這麼興高采烈地,莫非你就晉升聖人位階了?”

玄冥祖巫一攤手:“沒有啊,所以我也沒說什麼酸溜溜的話啊……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承認一下怎麼了?不如就是不如,你酸兩句,你就比得上了?呵呵呵……”

“我打死你!”

天吳祖巫徑自飛身撲上,玄冥祖巫不甘示弱,銳勢反擊,兩大祖巫大打出手,瞬時便是天崩地裂,滿目瘡痍。

轟轟轟……

帝江與共工頭疼欲裂。

巫族現在本就已經是內憂外患,隔閡分歧日多,偏偏還有這倆專門風言風語懟自己人的存在。

讓局面更加的讓人頭痛。

不錯,沒看錯,就是倆!

在出來之前,大家都沒有想到,外面居然還有一個能夠媲美玄冥祖巫的嘴巴的存在!

畢竟大家都以爲……玄冥這張嘴巴,已經是億萬年一出的奇葩存在了!

什麼話扎心就說什麼。

對上敵人的時候,還不會覺得他嘴巴有多麼犀利,更沒看他這麼能說。

但是對上自己人,那張嘴巴簡直就是開了掛!

而七位祖巫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此次脫困出來後……發現外面還有一個!

不僅同樣是懟天懟地對空氣,揍不怕打不怕,而且最關鍵的是……那貨居然是玄冥祖巫一系的嫡系傳人!

這讓帝江等七位祖巫差點兒將眼珠子都掉了出來。

每一次集會的時候,搭眼看去,真是賞心悅目。

玄冥祖巫一身勝雪白衣,滿臉盡是清冷之色,拒人於千里之外,真真是冰清玉潔,高處不勝寒,一看就是寡言少語之人!

冰冥大巫一身白衣欺霜勝雪!滿臉盡是孤傲,稍稍離得近了都會覺得凍得慌;真真是冰封天下,凍氣凜然,怎麼看怎麼是惜字如金之人!

兩人站在一起,那簡直就是一道加倍靚麗的風景線。

人長得帥!

身材挺拔!

還都是一身白衣,一塵不染!

真好,真養眼?

可是這兩個貨怎麼就長了一張嘴呢?!

只要一張嘴……

不提了不提了,都是淚!

“截教與西方教已經走了……這還意味着,大戰即將爆發,而一旦爆發,便是定鼎之局!”

共工祖巫輕聲道:“帝江,我們須得要做好準備了。”

帝江道:“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打算的?”

“巫族……若是也想效法截教西方教,流浪星空的話,不太現實,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洞天法器,帶不走這麼多人……”

共工嘆了口氣,道:“就算竭盡所能,我們也就只能帶少部分人離開,但巫族現在足足有百億人口,比當日巫族最鼎盛之時,人頭數還要更多……彼時,確定主宰者之後,天道清算……這百億生靈只怕要盡數死於非命……可是,如之奈何?”

帝江沉默不語。

“雖然與人類開戰,乃屬忘恩負義,但量劫之下,唯爭一線生機……我等無論如何也割捨不下,這百億生命!”

幾位祖巫都是沉默起來。

另一邊,洪水大巫(稱之爲祖巫總感覺不大得勁)負手而立。

同樣在問自己:諸族存亡之戰,雖然有族覆滅,有族離去,各自機遇……而與人類的決戰,已是越來越近,逼近迫在眉睫,已經再沒有了迴避的餘地。

洪水站在山巔,看着腳下萬里巫盟江山,無數的炊煙升起,心潮澎湃莫名。

我,該怎麼辦?如何抉擇?

……

另一邊,妖族,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也同樣在悶悶的對坐無言。

兄弟兩人這般沉默對坐已經有一陣了,心中考慮得跟幾位祖巫差不多的事情。

西方教走了,撤出了紛爭。

現在夠資格角逐主宰者一族的,就只剩下了人族,妖族,巫族!

而魔族……兩人都沒有考慮,靈族,更加不可能。

怎麼辦?

與巫族交戰,哪怕是全殺了,兩位皇者也不會有任何猶豫。

但是對於人族,對於左長路,左小多……

打不打得過都在其次,關鍵是能下得了手嗎?

妖皇帝俊惆悵的嘆了口氣。

可這件事情,卻又勢在必行……該當怎麼做纔好啊?

已經是八個葫蘆在手的左小多,現在已經財大氣粗到了一定地步。

氣運點如海如潮,天材地寶數不勝數,空間寶物一座山一座山的進入滅空塔世界;在滅空塔世界裡分解。

擊敗外族所獲得的所有氣運,都被小龍搬運進入了空間。

現在滅空塔內,已經給你徹底穩固。

太極圖分出了一道分神,融進了空間。

美其名曰“在每一個世界,都要有我的巨大貢獻。”

左小多很明白,這是這貨出來之後感覺居然沒有自己的用武之地,而在爲他自己找存在感。

不過太極圖分出分神融入滅空塔之後,滅空塔頓時徹底完善起來。

而且直接形成了遼闊宇宙。

左小多將十二品金蓮打散,絕大部分化作了諸天星辰。

而八個葫蘆在商量之後,也分出來一部分生機海,被太極圖分神煉化融入星辰之中,更進一步形成一個小宇宙。

小小已經當仁不讓的成爲當空烈日;那種天地同壽,亙古無雙的成就感,讓這位七太子極爲興奮。

現在滅空塔空間還沒有完全成型生靈進駐,所以這位太陽閣下,在空中撒着歡兒的玩。

這一秒日出東山,下一秒日落西山,在空中轉着圈扭秧歌,快樂的就像是撒了繮的野狗。

當然,左小多需要的時候,小小瞬間就能從滅空塔內的太陽,再次化作戰場上的殺神。

左小多也不管他。

接下來就等小小什麼時候突破到大羅巔峰,從體內斬出分身,而那個分身,就能理所當然的被當作月亮了……

龍鳳麒麟所在的地方的山峰,都被左小多搬進了不少。

由於滅空塔已經徹底穩定,對於星魂玉粉末的需求,已經完全消失。

接下來就是完整的大地了。

而左小多需要做的,便是不斷的增強這一片大地的底蘊。等增強到一段時間後,就能挪移或者直接製造天地意志進去……

到那時,便是天無限高,地無限深……

當然,那些現在說起來,還太早。

而媧皇劍這段時間裡已經神完氣足,而且再次做出來突破,成爲真正的聖器。其殺伐之氣,凌厲之氣,毀滅之氣……

等各種性質並存情況,正適合未來新世界的劫雷。

媧皇劍劍靈,也將會成爲類似於主世界道祖的存在。

而媧皇劍對這個安排,極爲滿意。

小龍現在還沒有到極限,未來氣運之龍,便是要化作天道,化作大道,有虛而實,等世界完全成型的時候,衍化他想要衍化的所有大道……

比如主世界,便是造化玉碟衍化而出的三千大道,而到時候,小龍會衍化多少大道出來,這個誰也不知道。

左小多將通天教主的傳承與準提交給自己的那些傳承,統統提前就埋了進去。

還有自己這段時間裡收集的所有傳承玉簡,統統加上封印,灑了出去。

“能否重見天日,就看你們各自的造化了。”

左小多心裡默唸。

因爲他清楚的知道,等到世界真正完全成型,必然會地覆天翻,到那個時候的破壞力,是難以計量的。

而這些玉簡,也肯定會損壞一部分。

到最後能存留多少,就看緣了。

“這將是一個混亂的世界……我不會爲這個世界制定任何規則。一切等待後來者,自己制定規則。”

左小多是半點腦子也不想動的。

不僅這個世界人間規則他不管,連天道規則,他也不管。

小龍和媧皇劍,還有小小你們商量去吧。

一切,咱都不負責了。

至於自己的傳承,念念貓的,李成龍的等等……左小多都沒往滅空塔裡放進去。

因爲這片空間是自己創造的,自己的傳承在裡面,那就是天然的無敵。無論是媧皇劍還是小龍,都會刻意的護着……

左小多想了許久,還是放棄了。

“萬類霜天競自由吧……誰主沉浮,都是弱肉強食的必然結果。”

“公平!”

左小多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爲,已經快要到了這個世界的極限盡頭。或許等自己突破的那一刻,就是這片空間,完全成型的時候……

也或許,還需要造化玉碟的最後融入……

對於安排這個空間,左小多沒有讓任何人插手。

連左小念都沒有。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但他卻並不清楚,等他將這個世界完成後,意味着什麼。

……

這段時間裡,隨着三清聖人,西方二聖,媧皇等聖人的離去,似乎,慢慢的恢復了一點平靜。

而天道的融合,似乎也在加快;九大天道,逐漸的,已經有了統一的異象。

一般的人什麼都感覺不到,但是在大羅之上的修爲者心裡,總感覺隱隱約約,要出什麼事情……

似乎,有什麼……在緩緩的復甦……

……

各族高層都在糾結,都在一把一把的揪頭髮,良心,道義,情意,交情,過往……這些都在羈絆着彼此……

似乎人族巫族和妖族都不好意思對彼此出手……

但是……

不管是巫族還是妖族,或者是人族,卻都在不約而同的向着前線輸送所有戰力!

有些事,不得不做。

……

【這個月請了一天假,本想休息理理思路,結果就感冒了,難道我不該請假……】

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問題很大!【爲風家學子鮫帕鸞絛.。考入山東大學賀!】第一百零二章 狂人副校長!【爲一個體面的小夥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摧枯拉朽【爲wsall盟主加更】第十七章 這只是開始第二百零六章 星辰萬古,借我光來!【第四更!】第十八章 凶煞蛻變!第一百六十一章 被偷窺了第四百八十二章 大地吹風機【第四更!】求幾張月票。第二百零七章 兄弟,保重!【第一更!】第八十八章 一路尋找【爲回憶情已逝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二章 這個鍋,誰來背?第三百一十一章 玄衣到【第一更】第八十一章 吹風機吹呀吹【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把您閨女許了我吧!第一百二十一章 鏘!鏘!鏘!第五百六十章 戰況不妙?第五百二十七章 左小多翻車了【爲pk閒雲盟主加更!】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問三不知第四百二十九章 小多當年的夢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第四百零四章 左小多、危!【爲小塵戰盟主加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第一更!求月票!】第三百三十五章 偷聽【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就是現在【第二更】十年風雨,熱血難涼!第二百六十三章 願不願,再嫁我一次?【第三更!】第四百八十章 一條龍服務【第二更!】第八十四章 隨手一挖一個坑【第一更!】第五十七章 打攪了,我等會再來!第二十三章 飄了!第一百一十七章 舉世滔滔化濁海,一點丹心能奈何?【第一更】第二章 我們也去第一百零三章 雷道人的憂慮第一百五十三章 吐不盡的浩然氣,殺不完的負心人!第一百五十章 左小多,你別跑!第一百零一章 御座的福氣第一百七十二章 流氓手段【第四更!】第一百零五章 方大佬,不差錢【爲風家學子零夢夢,考入吉林藝術學院賀!】第三百八十二章 詩劍雙絕左小多【第三更!】第四百一十一章 左小多樂瘋了【第四更!】第四百零四章 命魂指引第一百七十三章 事情大了【爲風大站好盟主加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多吉少【第四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吐不盡的浩然氣,殺不完的負心人!今天必須求月票!第三百四十九章 完美人生【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二百三十八章 立正!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們是老師,不是政客!【第三更!】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一無所獲!第三百六十五章 真有發現!【第一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子學宮【第二更!】第三百六十章 如此循環【第二更!求票求訂閱!】第七十二章 大案、左家有客。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哪來的?第三百二十一章 高家出手【爲風星兒盟主加更!】第七十章 神秘女子第三百零一章 鳳脈衝魂(10)【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對勁兒啊【第一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鳳脈衝魂(5)【第一更!】第十七章 全中!歡迎!第二百三十章 兄弟就要有福同享!第四百一十七章 快來救我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十七章 蜂擁而至【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第二百四十六章 乾爹的戒指【第二更!】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四章 左小多的慈悲心第二百二十九章 搞定!【第五更!】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用感謝我【第五更!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九章 僵局與密談第一百一十四章 面對!【爲傷心、爲了誰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線索【爲風家學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學賀,恭喜。】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宣佈,你是我男人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大一條蜈蚣!【第三更】第四百零七章 不知妻美左小多第三百一十九章 左叔左嬸??【第二更!】第四十二章 貪狼玄衣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千古罵名,我擔了!【第一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龍鳳劫臨!【第二更!】第四百零二章 天樞貪狼第二百七十一章 糟了【第二更!】第九十三章 面相變!【爲風家小子、凌墨煜兩盟主加更!】第五百三十八章 潛龍騰空【第四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命禁區,赤陽山脈第四百九十七章 又……又睡了一次?【第一更!】第五百三十一章 這輩子走不出你的套路【第一更!】第二百五十六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第七更!】第九十七章 玉公子【爲風家文邪、飄如陌上塵二位盟主加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五十八章 待天下太平,我娶你爲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寫‘檢討’【第二更求保底月票!】第十八章 大千人心【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二】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自導自演自滿足!【第一更!】第137章 挑明真相【爲風家學子明月共兩窗,考入中國科技大學賀】第四百三十三章 家長會到了【第三更】
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問題很大!【爲風家學子鮫帕鸞絛.。考入山東大學賀!】第一百零二章 狂人副校長!【爲一個體面的小夥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摧枯拉朽【爲wsall盟主加更】第十七章 這只是開始第二百零六章 星辰萬古,借我光來!【第四更!】第十八章 凶煞蛻變!第一百六十一章 被偷窺了第四百八十二章 大地吹風機【第四更!】求幾張月票。第二百零七章 兄弟,保重!【第一更!】第八十八章 一路尋找【爲回憶情已逝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二章 這個鍋,誰來背?第三百一十一章 玄衣到【第一更】第八十一章 吹風機吹呀吹【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七章 把您閨女許了我吧!第一百二十一章 鏘!鏘!鏘!第五百六十章 戰況不妙?第五百二十七章 左小多翻車了【爲pk閒雲盟主加更!】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問三不知第四百二十九章 小多當年的夢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第四百零四章 左小多、危!【爲小塵戰盟主加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第一更!求月票!】第三百三十五章 偷聽【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就是現在【第二更】十年風雨,熱血難涼!第二百六十三章 願不願,再嫁我一次?【第三更!】第四百八十章 一條龍服務【第二更!】第八十四章 隨手一挖一個坑【第一更!】第五十七章 打攪了,我等會再來!第二十三章 飄了!第一百一十七章 舉世滔滔化濁海,一點丹心能奈何?【第一更】第二章 我們也去第一百零三章 雷道人的憂慮第一百五十三章 吐不盡的浩然氣,殺不完的負心人!第一百五十章 左小多,你別跑!第一百零一章 御座的福氣第一百七十二章 流氓手段【第四更!】第一百零五章 方大佬,不差錢【爲風家學子零夢夢,考入吉林藝術學院賀!】第三百八十二章 詩劍雙絕左小多【第三更!】第四百一十一章 左小多樂瘋了【第四更!】第四百零四章 命魂指引第一百七十三章 事情大了【爲風大站好盟主加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多吉少【第四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吐不盡的浩然氣,殺不完的負心人!今天必須求月票!第三百四十九章 完美人生【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二百三十八章 立正!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們是老師,不是政客!【第三更!】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一無所獲!第三百六十五章 真有發現!【第一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子學宮【第二更!】第三百六十章 如此循環【第二更!求票求訂閱!】第七十二章 大案、左家有客。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哪來的?第三百二十一章 高家出手【爲風星兒盟主加更!】第七十章 神秘女子第三百零一章 鳳脈衝魂(10)【第一更!】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對勁兒啊【第一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鳳脈衝魂(5)【第一更!】第十七章 全中!歡迎!第二百三十章 兄弟就要有福同享!第四百一十七章 快來救我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十七章 蜂擁而至【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第二百四十六章 乾爹的戒指【第二更!】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九十四章 左小多的慈悲心第二百二十九章 搞定!【第五更!】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用感謝我【第五更!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九章 僵局與密談第一百一十四章 面對!【爲傷心、爲了誰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線索【爲風家學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學賀,恭喜。】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宣佈,你是我男人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大一條蜈蚣!【第三更】第四百零七章 不知妻美左小多第三百一十九章 左叔左嬸??【第二更!】第四十二章 貪狼玄衣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千古罵名,我擔了!【第一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龍鳳劫臨!【第二更!】第四百零二章 天樞貪狼第二百七十一章 糟了【第二更!】第九十三章 面相變!【爲風家小子、凌墨煜兩盟主加更!】第五百三十八章 潛龍騰空【第四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命禁區,赤陽山脈第四百九十七章 又……又睡了一次?【第一更!】第五百三十一章 這輩子走不出你的套路【第一更!】第二百五十六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第七更!】第九十七章 玉公子【爲風家文邪、飄如陌上塵二位盟主加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五十八章 待天下太平,我娶你爲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寫‘檢討’【第二更求保底月票!】第十八章 大千人心【爲白銀盟主獨言加更二】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自導自演自滿足!【第一更!】第137章 挑明真相【爲風家學子明月共兩窗,考入中國科技大學賀】第四百三十三章 家長會到了【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