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算計【大章】

這一日,只得李成龍與左小多兩人在上京城外山坡上並排而坐。

自從十方圍殺戰役之後,整個上京城官民百姓爲死難將士送行之餘;上京城內的氣氛陷入了空前沉悶,肅穆。

每個人的心頭都是沉甸甸的。

整個上京,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人有笑容。來往行人,都是沉着臉來去匆匆。

整個城市充盈着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低氣壓。

儘管已經過去了多日,這種沉悶氛圍卻是有增無減,日甚一日。

左小多兩人對於英靈宮殿,懷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複雜感情;只要是去了,進入了英靈宮殿,那就恨不得天天都待在那裡面,跟亡者距離的近一點。

能感覺自己的生命靈魂,在裡面一點點的淨化。

但在沒有去的時候,卻又非常害怕到那裡面去,因爲,那種酸澀,那種悵然,那種世界都空了的感覺……實在是讓人難受。

甚至想,哪怕是一世人都不再踏足其內,再不復見心中惦念之人。

那樣,我就會以爲……他們還活着……

不去又想念,去了又要觸景傷情,負面情緒一日多過一日,無法排遣,兩人乾脆跑出來散心。

“妖族巫族西方教的戰況,已經傳來了。”

李成龍道:“戰況同樣慘烈異常,不像是假打做戲。”

左小多點點頭。

“巫妖再次兩敗俱傷,俱都付出了超乎想象的戰損,從來不曾折損的巫盟十二大巫,此役隕落三人,妖族白虎星君亦告湮滅,佔到便宜的,反而西方教,據說俘虜了幾百萬兩族兵士,據通天教主之前給我的信息,這是西方家一貫的作法,慣性度化他族生靈,納入西方教教下,化爲自家勢力,往昔封神量劫如是,西遊量劫如是,而今……大抵也是如是!”

李成龍沉吟着,說道:“可我倒覺得……西方教這是要打算離開了!”

左小多撓撓頭,詫異道:“你是怎麼得出這麼個結論的!?”

“左老大,你只看到了西方教於此次會戰得宜,怎麼不想深一層,根據情報,這次大戰,應該就是西方教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挑起來的……而他們之後的作法,可說是將他們目的彰顯無遺——兩邊幹仗,他們佔些便宜,立即就走。”

“他們之所以會冒着得罪死雙方的危險,直接挑起大戰……用意肯定不會在於爭霸,而是抽身,撈一票之後抽身而退,也可藉此彌補之前回歸闡教、截教的戰力,這一手,做的很絕。”

“現在戰後,巫妖雙方雖然憤怒,但是都要處理戰後事宜,想要報復,也不會是現在,而這段空檔,便是西方教撤走的最佳時機,更是最後時機!”

李成龍道:“若是錯過這個機會,巫妖兩族未必不會聯合起來,共討西方教,同時面對兩面進攻,西方教哪裡扛得住的。”

“你篤定西方教會放棄此次清天劫,成爲天地主角的機會?”

“原因其實很單純,無論巫族,妖族,人族,魔族,乃至靈族,都是血脈族羣,可西方教不是,西方教是一個教派……既然是教派,那就需要發展教徒才行。”

“而在祖地這樣的特定環境之下,教徒,尤其是高質量而且修爲很高,直接就可以上手做一切事情的教徒並不好發展!”

“我甚至懷疑,三清聖人之所以會走得這麼幹脆,未必沒有這方面的考量!”

“族羣大戰之中,你想要從對戰族羣裡發展中堅力量作爲教徒……談何容易?”

“西方教固然擄掠了許多巫妖兵士,但只要未曾離開祖地這個地界,就不可能做到讓這些人皈依。”

“所以,他們必然是要走的。”

“還有就是,聖人級別戰力,亦可藉此時機脫離天道束縛,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更有甚者,一旦離開了這片世界,西方二聖,就是真正的自由,他們甚至可以找到一個生命星球,在上面直接將整個星球都發展成佛國,再將佛法傳播到更多宇宙,再也沒有任何力量,束縛他們了。”

“平心而論,換做是你,走是不走?”

左小多頓時點頭:“明白了,換我我也走。”

“所以他們這一次,狠狠地搶了一批人手!從兩個族羣……”

李成龍嘆口氣:“據說,足足有八百萬多萬……其中不乏高階戰力。”

左小多臉皮抽搐了一下。

李成龍道:“當年封神大劫,截教與西方教綿延數十萬年的恩怨……據說也不過是捲走了三千紅塵客而已……”

“如今,這一波直接八百萬,雖然素質高下差得遠了,但量變足堪引爆質變……”

李成龍嘿嘿冷笑:“手筆真真是大上了天。”

“而且這些人被他們帶走之後,離開這個世界,自有大把時間可以重新收納,梳理,以後就是正兒八經的西方教教下……再也不會出現闡教截教那等……有了功德歸別人的情況……”

“因爲這片世界的根,已經斷了。”

“所以……換成你,你不做?”

左小多頹然嘆氣:“換我我也要這麼幹,而且我帶走的人只有更多……”

“那不就結了?”

李成龍嘿嘿笑道:“但是爲了避免一些意外情況,他們在臨走之前,還需要再做一些事情……要不然,這事兒還留有紕漏。”

“看你智珠在握,想必知道他們還要做什麼?”

“我是想不出來,現在撤就已經佔了大便宜,達到了最大目的,而且全身而退了……還能幹點什麼事兒?”

左小多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李成龍這貨,恩,不止是李成龍,這些玩戰術的人,心眼都髒。

“現在唯一的疏漏並不在巫妖兩族那邊……最簡單直觀的例子,西方教帶走了巫族和妖族這麼多的人手,但若是巫族或妖族最終在清天劫之中得勝了呢?最後的最後,巫族和妖族任一成爲祖地大陸唯一主宰呢?”

李成龍翻着白眼說道:“那樣的話,帶走的那些人之中,出身祖地主宰一脈的他們,所做出的所有功德,還是要歸於祖地本族啊,因爲彼端有根溯源。”

“若我是西方二聖,爲了杜絕這種可能性,勢必得想辦法,將這個根、這個可能性斷絕掉,那就是,我們西方教走了,出去打天下了,但是你們巫妖二族,也別想在這裡留下來……”

“所以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很大機會將是對我們人族有莫大益處的變故。”

“因爲只有除卻巫妖兩族之外的族羣成了這片天地的主宰,他們才能高枕無憂的在外面盡情開疆擴土,不虞後患,而以當前各族實力論,我人族攫取到這一利益的可能性,最大!”

李成龍道:“現在唯一不確定的,就是不知道他們會做到哪一步了,但咱們會獲利,我毫不懷疑……”

左小多是徹底的驚了。

這特麼……這是得算計到多麼精細,這也太雞賊了吧?!

腫腫,你的心,還能更髒一點嗎?

“你等着吧。”

李成龍莫測高深的看了一眼左小多:“左老大,若是我所料不錯,你很快就會有大禮上門了。”

“大禮?給我的?”

左小多指着自己鼻子。

“咱倆可以打個賭,若是我算錯了,我那些欠條,自動全部翻一倍。”

李成龍道:“若是我說對了,那麼我的欠賬一筆勾銷,這樣的賭注很公道,不是麼?”

“你想得太多了,我從來不賭博!”

左小多非常乾脆的拒絕了。

就你這小樣兒的,居然也敢來坑我,一代軍師的預測,老子哪怕不信,也不和你賭!

居然還妄想一筆勾銷,你長得不咋地,想得倒是真美啊!

“沒勁!你這人真沒勁,太沒有風度了!白白浪費我這麼多的吐沫星子!”

李成龍很失望。

這委實是一個極好的無債一身輕機會,怎麼就落空了呢?

唉,沒辦法,左老大就是這麼一個人!

雖然李成龍覺得自己玩心眼兒,比左小多要玩得更加純熟,這貨肯定是不如自己的心眼兒多。

但是這貨有個最大的好處,恩,或者對於李成龍等欠債者來說乃是最大的壞處,那就是……已經落入口袋的,那就絕對不會再拿出來!

你智慧再高,你說得天花亂墜,你有千條妙計……秉持一定之規的左小多也不會上當!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跟他賭,他有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機會贏,他也不會給你這萬分之一,只會給你來一句:“你特麼居然想要坑我,你的利息該再漲點了!”

果然!

果不其然!

“你小子居然想要坑我,你的利息該再漲點了!”

左小多斜着眼睛盯着李成龍。

李成龍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心如死灰,生無可戀。

我對左老大的瞭解,果然是到了骨頭裡。

猜他說話,居然是百分百一點都不帶錯的。

果然還是這最不講理的那句話!

我分析半天,結果一點便宜沒佔着,反而倒搭進去價值幾個大陸的利息……

“如果是太平年間……左老大你一定能成爲大陸首富……不過,說不定會被早早的抓起來咔嚓了也沒準……”

李成龍哀嘆。

對這等放高利貸的憊懶貨色,心臟如他,竟也倍覺無計可施……

……

李成龍的猜測不僅在這裡進行着。

在另一個地方,也正在進行着。

碧遊宮內。

歸返的雲霄仙子跟一衆截教弟子集結在一處。

通天教主已經做好了所有準備。

便在這個時候,一片祥雲,悠悠而落。

卻是接引準提,聯袂來訪。

“通天師兄可在?”

通天教主心下納悶,這倆怎麼併肩子上門了?

嚇唬我?

難不成竟是來打架的?

但就算是你倆聯手也奈何不了我啊,不是人多就能壯膽的?

“什麼事情?”通天沒啥好臉色。

這兩個貨一個話多一個話少,但骨子裡是一樣一樣兒的,通天教主自覺玩心眼肯定玩不過這倆的。

“有一樁大好事,大造化,要和師兄商量。”

“什麼事,直接說。”

通天言語間愈發不客氣起來。

“看道兄,這是要……離開此界了?截教上下,已經準備萬全了麼?”

準提滿臉盡是藹然笑容。

“與你何干?”

通天仍舊毫不客氣。

“自然是沒有關係,不過,道兄這一走,可就是唯有前路,回頭陌途了。敢問此間因果,俱已了斷了麼?”

“不勞你操心,自然已經了斷乾淨。”

“俗話說得好,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趕緊說,說得好像只有我一個人想走似的,你們也不過是想在臨走,多撈一筆,否則來我這幹嘛?”

“道兄乃是明眼人,只不過貧道橫亙心頭的這個提議,於我西方教固然有些好處,但對道兄亦頗有裨益,左右你我即將離開此世,爲何不將一切再安排一番?”

“我沒有你那麼多的髒心眼,道出你的真意吧!”

“此間始終是祖地,是吾等源頭所在,你我雖號稱聖人之尊,歸本溯源仍舊是生長於祖地的先天生靈,總是希望這片天地能夠更好,亦可令你我根本氣運不失,貧道竊以爲,這片大陸的未來主宰種族,最好還是以人族主宰爲最佳,不知道兄以爲如何?”

“你要做什麼?”

“人身雖似孱弱,肉身強度乃是諸族之末,然人身卻是天生道體,最易入道修行,便以道兄與我爲例,何嘗不是以人身姿態修行,以之行走世間?人族左小多年歲雖稚,卻有聖上之姿,這一節,通天道兄自然心中有數。”

“那又如何?”

“只是因果了了,就離此而去,未免……未免有錯過機緣之嫌。”

“那也是我的事。”

“那左小多身負收集洪荒葫蘆苗裔的職能……說來慚愧,當年諸天大能機緣一會胡蘆根,這天地開闢之前的混沌靈根,各方具有分潤,七個葫蘆分別歸屬於,道祖、太上、元始、妖皇帝俊、媧皇、紅雲道友以及通天道兄等七人的手中,我師兄弟二人雖也欲謀求一二,卻是機緣淺薄……”

通天截然道:“據我所知,你們之所以沒有參與那次的葫蘆爭競,乃是將目標鎖定在還未成熟的最後兩顆葫蘆之上,更在其上佈下多手殺招,若非左小多氣運驚天,有意無意間打破了你們的佈置,那最後的黑白葫蘆,合該是你們師兄弟的囊中之物!”

準提面上閃過一抹尷尬卻仍是不失藹然的微笑:“神通不及天數,縱然我們如何籌謀,仍舊是爲他人做了嫁衣,正是時也運也命也!但那左小多果然是此量劫氣運之子,據我所知,目前已經收集了七個在手,尚餘兩個在外。落在媧皇宮的那顆還好說,可最後一顆,卻是落在道祖手中,卻不知他何時才能竟全功……”

通天教主目光有些嘲諷:“準提,你竟將主意打到了道祖的身上?”

“非也非也,道兄高看準提,此事須得多方通力,方纔有望。”

準提笑容依舊:“既然要走,我等何不結伴同行?”

通天皺了皺眉頭:“你的意思是……還要再加上……媧皇?”

“不止不止,若是能加上火雲洞的那幾位,成數纔是最高。”準提道。

通天心下盤算,顯然是被準提說得心動了起來。

火雲洞三皇五帝,雖然戰力不高,每一位都是功德無量之輩,更兼人族真正的祖先源頭。

“此次是火雲洞先找得你?”

通天問了一句話。

“非也!”

準提道。

“之前找過。”接引在一邊,平靜的說道。

準提都楞了一下。

接引道;“在初初歸來之時,火雲洞八人曾聯袂到訪,言明若事不可爲,還請爲人族留下千萬人口,只要人族不至滅絕,還能繁衍生息,願意接受西方教的教化。但這個約定,現在來看,只是未雨綢繆,與現在的形勢,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這才合理,他們也曾找過我,從我這裡離開之後,應該還有去媧皇宮拜訪。”

“火雲洞三皇五帝,不參與清天劫征戰搏殺,但願以自身爲籌碼,換取人族族羣不滅!”

“所以他們先後在你我還有媧皇陛下身上下了注,倒是煞費苦心,不愧爲人族源頭。”

接引準提齊齊沉默不語,準提臉上更是閃過欽佩之色。

“自從上古以降,人族便始終存在,只是從一開始有如螻蟻一般的渺小,一路不斷的變強,運道殊異,卻非止是因爲天生道體,極易入道修行,時至今日。你可知,箇中因由爲何?”

接引也是長長的嘆了口氣,問自己的師弟。

“爲何?”

準提問道。

“只因爲人族……不管遭遇任何危機,人族所有上古強者,都未曾出手,甚至未曾現身。一切都是靠人族自己強撐過去的。”

“越是撐着,骨頭越硬,實力越強,一代更比一代強,底蘊自然豐厚。”

“錯非如此,人族何能有現如今的鼎盛風光。”

“反觀妖族,魔族,阿修羅族,靈族,巫族,龍鳳族等……甚至包括我們西方教……”

接引輕輕嘆息:“每當危機到來的時刻,各族巔峰之人總是心生憐憫,就連聖人之尊,也總是忍不住親自下場,嘗試挽回本族頹勢……這也就導致了;妖族無數萬年以來,再沒有任何一個後輩能夠超得過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魔族阿修羅族,魔族只有一位魔祖,阿修羅族只有一個冥河老祖。後人不管如何驚才絕豔,但是無論如何也達不到他們兩人的高度。至於龍鳳麒麟三族……他們的情形更是不堪,非但沒有進步,反而就連巔峰高手,都在退步。”

“縱是我西方教,這麼多年下來,你我二人肩上的擔子始終不曾放下。”

“只因爲有些事情,在咱們看來,必須親自出手不可,否則就是西方教傷筋動骨。”

“這也導致了西方教雖然看起來人才鼎盛,英才輩出,但是真正能到我兄弟二人的存在,卻是一個都無!”

“這是我們的失誤。”

“而人族則不然。”

“其中天差地別!”

“哪怕是現在這般,遭遇到了滅世危機,人族祖先,仍舊不會親身入戰,只會如現在一般,在暗中爲人族謀求一條可以繁衍生息,東山再起的後路。”

“而爲了這條後路,他們甚至可以用自身不滅的性命作爲交換代價。只爲了換取人族在將來能夠出現挽天傾的人物的一線希望!”

“所以人族無依無靠,仍舊強者輩出!”

“這一次仍舊如是。”

“所有人類都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可以依靠,只能倚靠他們自己,所以,他們闖出來了。”

“有另外一個種族,差一點就做到如人族一般,便是巫族。巫族這麼多年以來,一如人族一般,自強不息。所以,在十二祖巫後面,再次誕生了十二大巫,氣數重現圓滿之相。”

“若是沒有這一次妖皇宮營救祖巫之事的話,我想,現在的十二大巫,很有可能會在之後悉數蛻變爲新的祖巫,十二祖巫!若然是到那個時候,將是巫族的徹底崛起,成爲新的天地主宰,絕無匹敵!”

“只可惜,那八位祖巫迴歸,將這一個巫族崛起的最好時機,給掐滅了。”

“因爲巫族的大巫們,突然間鬆了那一口氣。感覺有了依靠……而這一口氣一鬆,未來不管情形如何變化,這一口氣,也再也不會提起來了。”

“這便是巫族最大的錯誤!”

接引嘆口氣:“道兄既然問出來火雲洞是否找我們這句話,那就證明,道兄你也看到了這一點。”

通天緩緩點頭:“不錯。”

“所以未來統一大陸,成爲萬靈之主宰者……必然是人族無疑!此已經是大勢所趨,天命所歸。”

“這也是這一番清天劫,氣數歸結往復之癥結所寄。”

“清天劫,早已註定了要將我們還有其他種族,全部清除出去,唯有自強不息的種族,纔有資格成就天地主宰,永恆主角!”

“你道天道爲何會給我們這幫老傢伙超脫離去的機會,就是要避免吾等以神通強逆天數!而在我們離去之後,這片大陸,還會大有可爲,甚至,超出我們想象的情況出現。”

“我這麼說,通天道兄是否認同?”

通天教主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道:“認同!”

正因爲看到了這個未來,通天教主纔想要幫助了左小多那一次之後,選擇離開這個世界,並且留下自己的修爲傳承。

——這本身,便是一種投資!

“火雲洞衆人爲何在媧皇宮久駐?因爲大世滅絕的時候,乃是媧皇陛下補天。而且……他們也能在人族即將覆滅的時候說動媧皇陛下出面,希望能夠爲人族保留下一些種子。”

“他們的確是爲了人族未來,付出了所有的一切。”

“而我們也是爲了各自的教派族羣付出良久,可謂是同途卻殊歸,方法不同,結果自然也就不同。”

“所以在找到新的駐足點之後,我們未來也將會如此行事……縱然有小輩解決不了的事情,

縱然教派因而傷筋動骨,大傷元氣,我們亦不會出面。”

接引言語間盡是喟嘆之意。

而這也正是通天教主的打算,但兩人對望一眼,卻是齊齊苦笑了起來。

不管是接引準提這等事必躬親的性格,還是通天教主這等超級護犢子的性格……

想要完全撒手不管,這可能性還真的不是很大。

弟子遇到生死危機,怎麼辦?

救是不救?

當真不救?

這將是一個永遠不解的難題!

“既然如此,既然人族到現在,也並不知道自己族羣的命運,何不在這個時候……在臨走之前,再結一次善緣,幫他們一把?留一個念想!”

接引微笑。

“何解?”

“你我聯袂前往媧皇宮,邀約媧皇等一起上路,或者火雲洞諸人也有意願隨我們一道,彼此有個照應……我想他們無論知道還是不知道左小多致力蒐羅混沌葫蘆,但他們勢必不好意思開口,但是你我卻不必有這樣的顧慮,直接向媧皇討要便是。”

“至於之後離開祖地星空之後,火雲洞等人,想去何處,便去何處,如何?”

通天教主眯着眼睛道:“仍是那句話,你的真意究竟爲何?”

“不過只是想要在離開之前,將道統,留下來而已。但是我們西方教在左小多那裡,可遠沒有通天道兄你這麼有面子,甚至是沒有可信度可言……”

接引苦笑:“所以,今天就是來求道兄幫個忙。”

通天教主冷笑道:“我看你們是要捲走巫族和妖族的修煉者,但卻又擔心未來遭受反噬,畏首畏尾,首鼠兩端……所以纔要在這祖地上,滅絕他們成爲主宰的希望吧?”

準提面不改色,道:“難道通天道兄你就希望巫妖兩族,任何之一主宰這片大陸嗎?”

通天哈哈大笑,準提這句話說的倒是沒錯。

就按照截教情分來說,他自然是不希望左小多一方的人族戰敗。

接引與準提來的這一趟,乃是陽謀,一個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巫妖兩族不好的陽謀!

或者換句話說,通天本心如何已經不重要,同意與不同意都無法改變這件事的結局。

通天不同意,這兩位聖人也會去找媧皇,並且做一樣的事情,然後去找左小多實施人情;再然後施施然的離開。

然而那樣的話,通天反而會不放心。

兩人今天來到這裡,將話說到了這個地步,通天教主自問是真的沒有什麼更好的選擇。

因爲他不可能讓火雲洞三皇五帝跟着西方教走!

既然如此,那就說走就走。

三位大佬一個晃身,已經離開了碧遊宮。

不多時候,三人已經聯袂來到了媧皇宮之前。

他們這一行,自然是極爲順利的。

而媧皇陛下,似乎也正在等着他們到來。

甚至還沒有提出要求,媧皇陛下就微笑着拿出了自己的萬妖葫蘆,遞給了通天教主:“煩請教主,派個人將這個送去,望此可以了結當日因果,完成老葫蘆藤一家人團聚的心願。”

“陛下似乎是知道我們要來?”

“自然。”

“不知陛下是如何打算?清天劫,乃是我們僅有可以脫離天道的機會,失不再來,相信陛下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吧?”

“考量自然是有的。”

“說來也是唏噓,早知要流浪星空,便是自由,吾等卻又何必歸來,神通果然不及天數。”

“非也,若不歸來,怎知自由便在眼前,此刻正是天數在吾等。”

“哈哈,道友如此說的也是。”

“敢問陛下如何打算?”

“屆時……吾自行之;與火雲洞幾位道友同行即可。”

“陛下不考慮與妖族……或者與我截教……同行一程?”

“道友說笑了,你我此番解脫,前往宇宙星空,正是尋求更長遠大道的機會……你我每人都有自己的道,同行並程,豈不有混爲一談的疑慮,亂了自身體悟的擔憂。”

“陛下說的也是。”

“我等雖然離開,不過有些想法,欲將道統留下在祖地,陛下若是有想法,不妨……”

“吾就不必留下道統了。”

媧皇陛下溫婉的笑了笑:“本來早幾日便要走了,只是因爲這個葫蘆,知道諸位道友要來取,這才耽擱了幾日。而今因果了了,塵緣已盡,我等,便是啓程之日了。”

軒轅皇帝等人也是含笑站了起來。

顯然,大家都已經做好了離開祖地的準備。

“諸位……倒是灑脫,思慮深遠,人族現在已經呈現崛起之相,諸位,功不可沒。不過,盛世將臨,人族主宰祖地、成就天地主角之日,不遠了,就這麼離開,不親眼見證,豈不遺憾?!”

準提滿是羨慕的說道。

“道友過獎了,我等如今留下,對於人族來說,已是末節。此生能看到人族大興,我等心願已足,再留下來,不過是厚着臉皮接受香火功德……反而會分薄了人族的氣運。當去則去,子孫自有子孫福……我等,從現在開始,纔是真正的感覺身心愉悅,輕鬆自在。”

“一路順風。”

“平安!”

就在通天等三人注視下,媧皇與八老帶着幾位弟子,悄然穿空而去,不過瞬間已然消失在眼前。

通天看着衆人離去的方向,卓然負手而立,神情竟顯蕭索之色。

“道友?接下來……”

“你們去吧。”

通天教主只感覺心下複雜空前,直接轉身而去:“塵緣羈絆深邃,何苦多什麼念想,吾也不等了,現在就走。二位,此後再也無因無果,各自珍重。”

“道友保重;將來必有重逢之日。”

“別……我可不希望與你們重逢。”

通天一閃而去。

星空之中,就只剩下接引準提二人。

“你去吧。”接引嘆口氣,道:“莫要做得太過分。”

“好。”

“等你回來,即刻動身。”

“好。”

兩朵白雲,就此分開,一朵悠悠向西,一朵悠悠往東。

……

左小多一臉鬱悶的摸着後腦勺從會議室出來。

這幾天裡天天開會,天天研究來研究去,終於令到左小多在會議室裡睡着了……

而呼嚕聲響起的那一刻,被左長路一巴掌拍了個跟頭。

“滾出去!”

左長路一臉怒容,遊星辰卻是一臉羨慕,眼神中盡是傷感之色。

之前高層開會,在會議室打呼嚕的只得自己的兒子游東天,然後被自己一巴掌打出去。

如今……會場上又出現了一個打呼嚕的,但是……這個人不是遊東天……

南正乾,東方正陽,雲中虎等人看着一邊摸着頭皮一邊垂頭喪氣往外走的左小多,眼神中,都是追憶,都是傷感。

白雲朵的眼淚更是直接落了下來。

這一幕,何其眼熟。

雲中虎眼睛怔怔的看着左小多的背影,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小魚兒哥。悄然低下頭,不着痕跡的抹了抹眼睛,只感覺心中酸澀無限……

魚兒哥,我好想你。

我多希望你再甩鍋給我,我再和你打一架,吵一頓,原來,背鍋竟也有求而不得的一天……

……

左小多很聽話的滾了出來。

開會睡覺這事兒,可真不能怪左小多。

上下眼皮就是那麼容易打架,這能怪我?

再說了,哪次開會有我的事兒了?自始至終就是乾巴巴的坐在那裡,然後到最後分配任務的時候纔會來一句:左老大,你去幹什麼什麼……

你說我浪費這幾個小時的時間幹啥?

你們開完會直接告訴我一聲,不就得了?

開會純屬就是勞民傷財!——左小多心裡吐槽:形式主義!

不過這句話,可萬萬不能說出口來。

百無聊賴的閃身來到軍部門口,坐在臺階上看女兵。

臉上一本正經,眼珠子咕嚕過來咕嚕過去,他對這些美人兒是真正的什麼想法也沒有的,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欣賞美麗風景啊!

“怪不得軍部有這麼多的女將女兵,果然,走來走去都是一道道天然的風景線啊……”

正在想着,突然正襟危坐。

因爲……

一個體重超過三百斤的女將軍噸噸噸的走了過來,左小多瞬時擺出來修煉入定的姿勢,緊緊的閉住了眼睛。

惹不起惹不起……

這位女將軍已經到了合道巔峰修爲,只差一步就是混元,可以說想要塑體的話,哪怕將自己變成十七八的大美女,都沒有任何困難。

但是她卻是沒有半點這方面的想法……

“據說這位劉美麗將軍當年曾經拒絕過南正乾南叔叔的追求……”

左小多心裡替南正乾捏了一把冷汗:南叔叔,幸虧她當年拒絕了你,否則你現在……咦,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奇妙的問題,南叔叔你年輕時候的審美觀……

“哎喲……”

左小多打個哆嗦,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又用手撓了兩下。

便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警報,也沒有任何的異常……

左小多心有所感,擡頭看去。

只見門口無中生有的出現了一個白袍道人,身材挺拔,面容俊秀。

從容不迫,噙着微笑,正向着自己走來。

“多多如來,果然是風姿俊秀,冠絕羣倫。”

這白衣道人滿面春風,柔聲細語,動聽之極。

左小多卻瞬時就瞪起了眼睛:“你可不要胡亂說話啊,小心我告你誹謗,讓你知道王法的犀利!”

“在這裡,我左小多就是王法,你說話要注意。”

…………

【明天請假一天,整理一下思路。盤算一下以什麼形式開戰的事情。有點拿不定主意、、】

終章【三】第五十四章 終於發現【月票7900加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戲!【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對不起,沒關係。【三合一大章。】第七十二章 左小念的代號【第三更!】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還是個孩子啊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第一更!】第三十三章 呆萌憨妞左小念【第二更!】第七十九章 你品,你細品【爲會飛的小烏拉盟主加更!】第一百三十四章 腫腫,看這坨!【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二章 羣龍奪脈名額第二百七十二章 寧夢末日【第一更!】第四十六章 站住!打劫!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九章 劫富濟貧【第二更!】第五十三章 聽說你姐是腦癱?第一章 不恨,不怨;來生,還戰!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千古罵名,我擔了!【第一更!】第三百三十二章 久別重逢【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裝大佬【爲風家學子魯與滷,考入重慶輕工賀,恭喜!】第二百七十六章 王家實力第一百二十九章 覆滅阿修羅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二百五十七章 兩個望氣士【第一更!】第二十六章 各自一頓揍第一百八十三章 無法破壞【第三更!】第三百九十章 今天是個好日子!【第一更!】第三百零二章 鳳脈衝魂(11)【第二更!】第二百零七章 突圍突反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城!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陪你們玩到底!第四百八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爲小醫師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第四更!】第二百二十三章 爲你送終!第二百九十二章 誰讓你無情無義!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攤上大事了!【大章!】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腫腫的作用【第四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多告狀【第四更!】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第二十六章 各自一頓揍第三百四十四章 搶就一個字!【第二更!】第八十五章 何圓月【第一更求訂閱!】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三章 念念貓突破的異常【第一更】第三十六章 錘砸白山城!【第一更!】第三章 萬事俱備第四百二十四章 你說的都對第二十章 開始了【第二更!】第四十一章 先收點利息【第二更!】第八十章 真是一塊寶!【第三更!】第二百三十六章這麼巧?【二合一】第八十二章 好毒!好毒啊!【第一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家族考慮【第四更!】第十三章 涵養極其一般第二百九十七章 戰況升級【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四章 陰陽局【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刀誅心!【第一更!】第四十七章 療養艙,好多用處啊!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應該叫我叔【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七】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刀誅心!【第一更!】第四十四章 左小多的第二次蛻變第一百四十二章 說不通的理由!【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九十二章 潛龍有殤【第一更!】第六十六章 熟悉的母老虎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哪來的?第七十八章 這是我們的緣分啊【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一章 糟了【第二更!】第三百一十九章 轉折不能太生硬【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二十六章 十分不滿!第三百七十九章 晴天霹靂【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四)】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四十一章 先收點利息【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被放棄了第五百零五章 遍地寶貝乾瞪眼第一百八十七章 轉變【爲風家學子嶼寒丶考入徐州工程學院賀】第二百七十章 這個社會,是公平的【二合一!】第二百九十七章 戰況升級【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人頭爲禮!【第二更!】第二十一章 太黑了太黑了!第三百八十一章 大帥哥土匪隊!【第二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洪水的顧忌【第三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哇,好好玩!【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九十五章 浪費了浪費了【第五更!】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可還滿意?【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雲大盟加更(七)】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爲上仙齊天盟主加更!】第四百零九章 醒來第四十四章 分道揚鑣第六十八章 蘭香草【第三更!】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刀絕【第一更!】第八十三章 非也,亦非也第八十九章 天有四極,青龍鎮東【爲年少盟主加更!】第七十六章 校長,潛龍恐怕從此多事了第一百三十二章 良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七十九章 晴天霹靂【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四)】第四十八章 焦點所在【爲月票4900加更】
終章【三】第五十四章 終於發現【月票7900加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戲!【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對不起,沒關係。【三合一大章。】第七十二章 左小念的代號【第三更!】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還是個孩子啊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第一更!】第三十三章 呆萌憨妞左小念【第二更!】第七十九章 你品,你細品【爲會飛的小烏拉盟主加更!】第一百三十四章 腫腫,看這坨!【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九十二章 羣龍奪脈名額第二百七十二章 寧夢末日【第一更!】第四十六章 站住!打劫!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九章 劫富濟貧【第二更!】第五十三章 聽說你姐是腦癱?第一章 不恨,不怨;來生,還戰!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千古罵名,我擔了!【第一更!】第三百三十二章 久別重逢【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女裝大佬【爲風家學子魯與滷,考入重慶輕工賀,恭喜!】第二百七十六章 王家實力第一百二十九章 覆滅阿修羅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二百五十七章 兩個望氣士【第一更!】第二十六章 各自一頓揍第一百八十三章 無法破壞【第三更!】第三百九十章 今天是個好日子!【第一更!】第三百零二章 鳳脈衝魂(11)【第二更!】第二百零七章 突圍突反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城!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陪你們玩到底!第四百八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爲小醫師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第四更!】第二百二十三章 爲你送終!第二百九十二章 誰讓你無情無義!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攤上大事了!【大章!】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腫腫的作用【第四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多告狀【第四更!】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第二十六章 各自一頓揍第三百四十四章 搶就一個字!【第二更!】第八十五章 何圓月【第一更求訂閱!】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第三章 念念貓突破的異常【第一更】第三十六章 錘砸白山城!【第一更!】第三章 萬事俱備第四百二十四章 你說的都對第二十章 開始了【第二更!】第四十一章 先收點利息【第二更!】第八十章 真是一塊寶!【第三更!】第二百三十六章這麼巧?【二合一】第八十二章 好毒!好毒啊!【第一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家族考慮【第四更!】第十三章 涵養極其一般第二百九十七章 戰況升級【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四章 陰陽局【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刀誅心!【第一更!】第四十七章 療養艙,好多用處啊!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應該叫我叔【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七】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刀誅心!【第一更!】第四十四章 左小多的第二次蛻變第一百四十二章 說不通的理由!【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九十二章 潛龍有殤【第一更!】第六十六章 熟悉的母老虎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哪來的?第七十八章 這是我們的緣分啊【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一章 糟了【第二更!】第三百一十九章 轉折不能太生硬【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二十六章 十分不滿!第三百七十九章 晴天霹靂【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四)】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四十一章 先收點利息【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被放棄了第五百零五章 遍地寶貝乾瞪眼第一百八十七章 轉變【爲風家學子嶼寒丶考入徐州工程學院賀】第二百七十章 這個社會,是公平的【二合一!】第二百九十七章 戰況升級【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人頭爲禮!【第二更!】第二十一章 太黑了太黑了!第三百八十一章 大帥哥土匪隊!【第二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洪水的顧忌【第三更!】第二百六十九章 哇,好好玩!【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九十五章 浪費了浪費了【第五更!】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可還滿意?【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雲大盟加更(七)】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爲上仙齊天盟主加更!】第四百零九章 醒來第四十四章 分道揚鑣第六十八章 蘭香草【第三更!】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刀絕【第一更!】第八十三章 非也,亦非也第八十九章 天有四極,青龍鎮東【爲年少盟主加更!】第七十六章 校長,潛龍恐怕從此多事了第一百三十二章 良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七十九章 晴天霹靂【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四)】第四十八章 焦點所在【爲月票4900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