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各自黯然【萬字大章】

五天後。

三隊分別由左小多,左小念,李成龍三大巨頭率領的剿滅龍鳳麒麟三族的兵馬歸來了!

從此刻起,龍鳳麒麟三族,徹底成爲歷史。

連三族的所有傳承,都被左小多洗劫一空。

而此刻的上京城,已經樹立起一座超級雄偉的紀念碑。

紀念碑之後,乃是一座遠遠比皇宮還要宏大莊嚴肅穆的巨大宮殿!

英靈宮。

裡面安置的乃是一個個牌位,位於最中間的幾個人,設有畫像,畫像前的乃是個人牌位。

分別是右路天王遊東天,王飛鴻,秦方陽,刀魔等隕落在此次清天劫之中的英雄……

適時,英靈宮殿大門洞開,來祭拜的衆人魚貫而入。

這是衆人一致決定的:“徹底剿滅三族,以上古神族的灰飛煙滅告祭英靈!”

如今,終於到了這一天。

畫像上,遊東天雙手負後,站在雲端,白雲狂飛,衣袂飄飄,絲毫不見曾經的玩世不恭,眼神中唯有睥睨以及無限銳利。

王飛鴻負劍而立,面容冷峭而驕傲。

秦方陽臉上洋溢着和煦的微笑,唯有眼神盡是毅然決然。

其後是一排排的牌位,密密麻麻,目不暇接,不知凡幾……

王凌雲的牌位,被安放在了王飛鴻身後。

左長路和吳雨婷佇立在遊東天牌位前,久久注視着上面的名字,終於忍不住身軀顫抖,淚如雨下。

“小魚兒啊……”吳雨婷痛叫一聲,只感覺心肝俱碎。

“我養了你這麼多年……卻從未想過有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一天啊……”

“你倒是再出來甩甩鍋啊……你個沒良心的東西!”

吳雨婷淚水如涌泉:“你這撒手一走,你對得起誰啊?”

左長路深深吸氣,勉力穩住自己,再扶住妻子,他對遊東天的感情,絲毫不弱於自己妻子。

此刻心中,也是如同開了鍋一般的難受。

一側,遊星辰盤膝端坐,雙目緊閉,無聲無息,眼中淚水不間斷的悄然滾落。

左小多李成龍等人盡皆跪拜在秦方陽牌位之前,一個個的淚流滿面。

“老師……老師啊……”

左小多,李成龍,餘莫言,龍雨生,萬里秀,李長明等六名出身鳳凰城二中的學子長跪磕頭。

祭拜着這位一手打造了他們學識,武學基礎,人生觀,價值觀,從來都是以身作則爲他們做榜樣的老師。

自始至終,秦方陽在六人的生命中,一直就是指路明燈。

乃至後來升學到了潛龍,乃至後來秦方陽上京任教,甚至包括他之後再臨鳳凰城,更包括他單身一劍,獨戰三族,護佑上京!

“都說新社會了,不興跪拜之禮……但是這樣的老師,如何不值得我們跪拜!授業者,傳道授業解惑,秦老師爲我等一生之師,此世得此師教,三生有幸!”

左小多淚如泉涌。

從自己插班進入武者班級開始,往事歷歷在目,往昔一幕幕事無鉅細的從眼前心底流過。

一時間心如刀絞。

“我若是能更早些解決阿修羅族,若是……”

左小多心中悔恨不已,無比痛恨自己之前的決定。

李成龍等擡着頭,靜靜地注視着畫像上,秦方陽的臉,任憑淚水肆意橫流,卻絕不擦一下。

“老師,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守護大陸安穩!”

第一批進來祭拜的,乃是御座帝君,四方大帥等絕對高層。

衆人在這個大殿裡逗留良久。

整個上京城,滿盈香燭的氣息,彌天徹地。

幾乎家家都立起了右路天王,秦方陽等人的牌位。

山河萬里皆縞素,慟哭黎民聲震天。

一代天王的逝去,星魂百姓痛失擎天之柱。

數千萬將士的犧牲,令到許多家族、無數家庭,痛失頂樑柱。

整個星魂大陸,都陷入悲慼哀痛氛圍之中。

香菸紙錢,遍撒長空。

英靈宮殿裡的數千萬牌位卓然而立,肅然不動,恍如一支整齊的大軍,正自整裝待發。

似乎,就在那負手矗立雲端御風而行的右路天王率領下,正在另一個世界,繼續鏖戰!

對現在這星魂大陸的一切悲喜,不再過問……

……

左長路等人走出英靈宮殿,每個人的心緒仍舊難平,淚痕宛然。

外面巨大的廣場上,早有無數將士整齊列隊,一路漫延到廣場之外。

衆兵士眼看着左長路等人離開英靈宮殿,所有人,整齊行禮,眼睛滿是尊敬的注目於這一行人。

這是人族真正的高層,也是抗擊各族的希望所在,真正的主力!

更是他們,撐起了整個人類世界的一片天,令到星魂人族不至亡國滅種!

“拜見御座大人,拜見帝君大人!”

左長路擺擺手,低沉道:“都進去,祭拜天王和兄弟們吧……”

亦是隻得這一揮手,一行人亦是身影不見,消失無蹤。

所有人尊敬的目送着衆人離去,然後纔是一隊一隊,魚貫入內,祭拜英靈,哀悼先烈。

英靈宮殿的建立,令到整個上京城平添了幾分莊嚴肅穆之意。

遊氏家族,舉家滿門披麻戴孝,爲右路天王送行,沿途自發而來的羣衆,多達數十萬;若不是即時下令禁制,恐怕這個數字只會越來越多,便是整個上京城的民衆羣起送行,也不過情理中事!

左小多等人,紛紛到遊家天王靈前上香。

……

到了晚上。

一衆星魂高層齊聚一堂。

左長路,吳雨婷,琴煞,劍君,四路大帥,淚長天,左小多左小念李成龍等人盡皆到場,還有道盟的雷道人等幾個,也都趕了過來。

只是,他們位置都比較靠後。

五位道人的形容盡是憔悴之色,再不復往昔的仙風道骨,鶴髮是真的鶴髮,卻不見半分童顏。

星魂高層齊集,唯有遊星辰不在。

今天是遊東天出殯的正日子,摘星帝君早早就回到遊家去。

今夜,這位老人,不知道該是何等的難過。

非止是左長路吳雨婷白髮人送黑髮人,遊星辰纔是真正的承受喪子之痛的那個人!

所有人對於遊東天秦方陽等人的隕落都很傷心,但日子總還要過,身陷量劫,無論誰死了,隕落了可能都是一眨眼一個愣神的時間,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就如左長路夫婦等人四人對戰魔族羅睺,情況何嘗不是岌岌可危,若非左小念雲霄兩人及時趕到,多半也有殞身之危,即便而今勝得五族聯軍,面前仍舊還有許多難關需要度過,輕忽不得。

“諸族族爭霸大陸,對於我們來說,而今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一關;經此一役,非獨龍鳳麒麟三族徹底覆滅,阿修羅之主冥河老祖於此役亦是元氣大傷,綜合實力已然滑落到諸族之末,再不足爲道,還有道盟大陸方面,已經確定歸順星魂,融入星魂。”

“靈族非以戰力見長,且天性不好爭鬥,若好言相勸,或有望其效法道盟。”

“剩下的,還有巫族,妖族,西方教,以及魔族。”

左長路聲音低沉,通報着情況。

“此役魔族亦是損失莫甚,總兵力戰損三千萬有餘;但這卻非是重點;畢竟魔族只要還有魔祖羅睺坐鎮,就足夠對咱們生成莫大的威脅。”

左長路緩緩道:“最關鍵的更在於,經過日前一戰,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魔祖羅睺的修爲上出現了某種異樣波動……很可能是在戰鬥過程中體悟摸索到了全新境界,換言之,他或者已處於突破邊緣,甚至是正在突破之中,若是我的感應成真……”

說到這裡,左長路嘆了口氣。

吳雨婷與龍雨生萬里秀的臉上聲色也是很不好看。

衆人齊齊心生詫異。

“魔祖羅睺的突破,應該是我們幾個促成的……”左長路頗有幾分無力的解釋道。

當時四個人各盡全力與魔祖周旋,自是忽略了,此役之中,非是魔祖單方面的凌虐他們,自己四人的竭力反撲,同樣對魔祖羅睺造成了莫大的威脅。

對戰中游走與生死邊緣的體驗,從來都是夯實根基,助長底蘊,積累經驗,乃至突破當前境界的無上法門,所以臨陣突破於修行天驕而言,真不是什麼稀罕事,但任誰也想不到,原本只以爲豁盡全力周旋,勉力維繫的對象,竟也有應付維艱的感受,更令到這位縱橫上古無所顧忌的老魔頭,因爲鏖戰而有了感悟……

不斷地利用四人的壓力,一次次的品嚐生死危機,進而嘗試突破的可能性……

其實仔細想來,左長路吳雨婷雖然是新晉才突破到準聖層次,但究其根本,已經與魔祖處於同一境界,他們的全力攻殺,當然可以對魔祖造成相當的威脅。

還有龍雨生萬里秀,四人的真實實力總和,豈止於不弱於魔祖,是真正的可以凌駕於其上的,只不過實力上限,從來都不等於實力發揮的極限而已!

而對於這一點,深知其中道理的左長路只感覺這波簡直就是日了狗了。

我們在拼命,對方卻在利用我們的拼命!

自從自己成爲巡天御座以來,這種滋味,真真是第一次嚐到,但又無能爲力,根本無法打斷對方的感悟,只能按照對方的步調來。

因爲但凡一個放鬆,自己四人中恐怕就會即時死掉一個,而只要彼此支援配合的任何一環被破,其餘三人只有敗得更速,尤其是那時候的局勢,決不允許任何人脫離戰場,獨自逃生!

“這個沒事,下次遇到魔祖,就由我來對付他,不信他能翻上天去。”

左小多大刺刺的道。

這句話,瞬時引來了三道白眼。

左長路,吳雨婷,淚長天。

爸爸媽媽和外公……一句話裡被左小多給集體得罪了。

左長路說不出的不爽:你的意思是老子還不如你?還要是大大的不如你的那種?

吳雨婷也是一樣感覺:你就算比你老孃強了,也用不着這樣宣告吧?你是不是不把你老孃放在眼裡了,放在心上了,真真是太不孝而論!

還有一肚子奇特感覺的淚長天。

對付魔祖……

魔祖交給你來對付……

這特麼……

雖然現在明知道說的這個‘魔祖’不是我,但是心裡就是不舒服,畢竟那曾經是自己的外號……

老夫豈是你能對付的?你小子是要反天,知不知道點孝道了?

淚長天滿肚子不爽,忍不住鼻孔裡哼了幾聲。

左長路的目光登時從他臉上一掃而過。

淚長天頓時凜然,阿諛道:“老大,有什麼吩咐?”

左長路吳雨婷兩人的臉齊齊一黑。

旁邊,雲中虎南正乾等人面無表情,仰頭看天,這房間的大梁,實在是很值得好好的研究一番,其他都是末節,都是弟弟……

“然後便是妖族。”

左長路說到妖族,沉吟了許久,道:“小多,以你來看……與妖族進行君子之戰,是否可行?”

衆人神情一凜。

君子之戰!

若是真的能夠與妖族進行約定幾場的君子之戰來決一勝負的話,足堪避免無數傷亡!

以妖族冠絕諸族的實力論,迴避終極決戰,動輒就是避免億萬傷亡!

只是,妖族能同意嗎?

左小多沉吟了半晌,苦笑起來:“這個真心沒什麼把握……若是說與巫族約戰,倒是還有這個可能,但是妖族……難。”

“我之所以沒有說巫族,便是如此,八大祖巫再臨塵寰,雖然令巫族的整體戰力一下子飆升到諸族之冠,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我是說,就是說,跟巫族可以慢慢來,有的是機會……”

左長路嘆口氣,道:“現在最難搞的其實是西方教……我到現在也看不透看,那兩位聖人,到底在想什麼?”

左小多道:“先前通天教主曾經說過,此番清天劫,對於聖人來說,可說是僅有的解脫機會,所以三清都是在當前清天劫啓的初段時間段先後離開。”

“而通天教主在此次幫助我們之後,也馬上就會離開了。”

“因爲一旦大陸統一,天道完整,就會重新陷入天道的掌握控制之中。”

左小多沉吟道:“這是不是說……西方二聖,也會離開呢?”

“若是離開,他們又會怎麼做?”

“反之,他們放不下西方教的話,會否另有應變,反正我不信他們會甘心永遠做天道的棋子。”

衆人一起沉思起來。

這的確是一個撲朔迷離難以索解的局面。

左小念蹙着秀眉,想了半天,道:“爸,若是您成就聖人尊位,會甘心永遠做天道的棋子嗎?”

這一問,端的是石破天驚。

左長路沉吟着,思索着,良久良久之後纔回答道:“世事萬物有利有弊,此次清天劫臨,反而令我接連突破,晉升準聖,此次跟魔祖一戰之餘,不止魔祖瓶頸鬆動,大有機會更進一步的,我也有相當的增益,感覺距離那一步,已經不是很遠,再非是遙不可及。”

“若是我能成聖……那麼,只要咱們人族能夠永久存在,成爲大陸主宰……以後平安順遂,繁衍生息……便是成爲天道棋子,又有何妨?”

“若是人族不能成爲最後的主宰呢?”雲中虎道。

“那更加不需要考慮了。”

左長路灑脫一笑:“因爲若是那樣的話,我早已經在族羣生滅之戰中隕落,只怕連成爲天道棋子的機會都欠奉。”

衆人一陣沉默,卻又忍不住生出欽佩之意。

這句話,已經貫徹了左長路的一生所爲。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寧爲玉碎,不成瓦全!

人族在,那自然由我來護佑!

人族不存,只會在我隕落之後!

就這麼簡單。

ωωω. ttκΛ n. C O

大家的活兒都幹完了,接下來自然是輪到李成龍。

在衆人剛纔說話的功夫,李成龍已經將全新的大陸局勢畫完了地圖。

道盟龍鳳麒麟包括在地圖上已經沒有,而阿修羅族現在雖然還沒有覆滅,但在李成龍的地圖上,也沒有絲毫呈現其勢力範疇。

顯然在腫腫大軍師心裡,阿修羅已經不足爲慮,渺不足道……

“人族,靈族,巫族,妖族,魔族,西方教。”

李成龍指着地圖上五個方向:“人族現在居於在最北面,此次一役之後的另一個莫大好處就是,不需要考慮腹背受敵的可能性。”

“巫族在南,靈族,魔族,妖族,西方教,分別在東、南、東南,西南;四個方位。”

“但是大方向上,北方我們已經不需要派兵駐守,西方也不需要。”

“整個大陸的兵力,可以往這一條線集中!”

“我們當前的另一重優勢還在於……這一條線,正好是日月關,白頭山,這一帶;薄弱處便是道盟這邊的防線,沒有英魂關。”

李成龍道:“這樣一來,若是敵人進攻,不管是魔族,靈族,妖族,方向都是正好對着道盟大陸……他們都是絕不會選擇日月關和白頭山這兩道天塹的。”

“唯有巫族,想要進攻我們,必須越過日月關……”

“巫族的威脅……是否可以暫時忽略?”李成龍用了一個疑問句。

畢竟就在之前,星魂與巫族還是聯盟關係。

當然,巫族會不會撕毀聯盟協議,前來進攻,這可是誰也說不準的事情。

畢竟,現在可不再是原本的勝負問題,而是族羣的存亡問題。

牽扯族羣,超乎原則,任何高尚的英雄,對對手來說都能瞬間化作最最卑鄙無恥的王八蛋,不會有任何非議。

如果在這種族羣生滅問題上,還和敵人講義氣,講原則,那就不是英雄,而是傻逼!

所以在這一點上,任誰也無法保證,巫盟就不會落井下石!

“現在的確是……”李成龍也有些頭痛:“有點找不到目標。”

“而現在巫族妖族與西方教三者之間的纏鬥,愣是到現在還沒有打完……”

李成龍揉着眉頭,道:“那先這樣,責令雷道人他們那邊,一邊遷移人口的同時,一邊修築那邊的英魂關,要求,不能低於五千座!”

“此外,還得準備兩億以上的精銳大軍,可以隨時調遣的那種!我們不能只是做他們的保護傘,他們也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

“若是道盟什麼都不做,全由我們護佑他們,所謂的歸屬又有何意義?豈不是等於養米蟲一樣?”

一番話,說的雷道人,風道人,霜雪雨五個人面紅耳赤,氣息咻咻,卻又無法發作。

因爲李成龍這句話說的雖然不客氣,但是卻是鐵一樣的事實!

你們什麼都不做,我們要你們幹嘛?

“好!我們一定盡力而爲!”雷道人黑着臉道。

“不是盡力而爲,而是必須要做到!”

李成龍板着臉,鐵面無私的說道:“五千英魂關,必須做到,質量要求,一定要到位,還有兩億精銳大軍,只能多,不能少,這是道盟來歸所必須要給出的誠意!”

雷道人嘆口氣,斬釘截鐵的道:“一定完成任務!”

李成龍這才作罷。

風道人憤憤不平的給雷道人傳音道:“老大,這小混蛋分明是在報復咱們道盟當年刺殺他們的那件事……這也太小肚雞腸了……這樣器量的貨色……”

但傳音到一半,卻被雷道人一個嚴厲的眼神制止了。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思說這個!?

你的眼睛都瞎了嗎?

之前咱們五個人在這一羣人裡面,修爲算是拔尖一級的,自然有話語權……

可咱們五個人現在在這一羣人裡面,赫然是位列最後的,甚至還是因爲道盟再也找不到比自己五人修爲更高了,否則能否列席都得兩說!

在這等時候還要提什麼當年的刺殺,你是想給自己找不痛快,還是想給道盟找不痛快?

現在既然已經決定融合投誠,那就是一家人了,彼此利益一致,說那些有的沒的有意義嗎?

再說什麼被迫害之類的話,委實不合適的。

在這一點上,雷道人還是相信左長路的。

如果李成龍真的有私心,左長路也一定會制止。

持公而論,李成龍的要求,至少在雷道人看來,是無可厚非的。

頂多也就只是口氣惡劣了一些……僅此而已。

真到了大戰的時候,犧牲是肯定有,但要是說到將道盟軍隊悉數拉上去當炮灰,這種事情,星魂高層還是做不出來的!

左長路眼神含着安慰,掃過李成龍等人。

不夠大隊這麼多人都在這裡坐着,讓左長路看到了人族的興盛,未來有寄。

之前,整個大陸滿打滿算,都湊不夠半個不夠大隊這樣的戰力。

如今……

還真真是今非昔比了啊!

只是看着這些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左長路突然就充滿了信心。

現在的大陸形勢,正在一點點的變好,所有一切都在向着理想的方向前進,自己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這幫小傢伙的基礎,每一個都渾厚得駭人聽聞。

這樣的天才,以往……可是一個也沒有啊!

“那就先這樣。”

李成龍拍板道:“等巫盟,妖族,和西方教之間的纏鬥告一段落之後再說後續。看看這一戰,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結果,纔好理清脈絡,順勢而爲。”

於是散會。

足足到了三天後。

巫妖佛的三族大戰,終於告一段落了。

星魂大陸這邊十方進攻,看來雜亂,實則一共沒一天就打完了,戰況雖然慘烈,戰損或者驚人,歷時卻是短暫。

而巫妖西方教的三方大戰,竟是打足了十天!

妖族那邊傷亡慘重。

巫族也是傷亡慘重,更是差點引發內訌。

因爲巫族高層出現戰損,有三位大巫先後戰死,雷暴大巫,燃燭大巫,竹芒大巫盡都隕落於此役之中!

這卻是巫族數萬年以降首度出現的大巫隕落,史無前例!

而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竟是因爲判斷形勢錯誤,因爲錯誤的命令、錯誤的時機,出擊會戰,以至於傷了性命。

洪水大巫痛徹心扉,直接找上負責戰爭指揮的帝江祖巫,大吵一架,直接將帝江祖巫的桌子都拍得粉碎,指着鼻子罵娘,悲憤得無以復加。

“你他麼懂個屁!資格老了不起麼?你會指揮麼?你懂戰場麼?這是戰爭!這不是江湖毆鬥!戰爭講究團隊協作,跟太古洪荒之時那會的單打獨鬥就不是一回事!”

帝江祖巫黑着臉並不說話,但是強良祖巫站了出來,駁斥洪水。

言下之意,戰爭自然有統一調配,你一個後輩,這裡哪有你說話的餘地……

洪水大巫大怒更甚,當場暴起,你一言我一語誰也不讓誰,令到情況急轉直下,最終,洪水大巫與強良祖巫當場打了起來。

是役,強良祖巫重傷,差點被洪水用千魂夢魘錘砸成飛灰!

烈火大巫與其他祖巫上來勸架,好不容易勸住兩邊。

洪水大巫餘怒未消,手持雙錘,戟指諸位祖巫,大聲說道:“早知爾等乃是這般做派,我等又何必想盡辦法營救你們出來!”

“這多少萬年以降,我們做得自問極好!兄弟同心,在這世上就沒什麼事情做不成。面對無數強敵,也總能夠維持巫族局面,何曾致使任何一位兄弟隕落!”

“我們能夠擁有當前的局面,外引盟友,內裡團結。但你們一出來,轉眼便是天下皆敵。如今,更是以錯誤的戰略決策,葬送我的三位好兄弟!早知如此,搭救你們出來做甚?”

“我們救你們出來,難道就是爲了害我們兄弟性命的麼?”

“既不懂戰略,也不懂戰術,汝等憑什麼將指揮權柄握在手中?當真以爲還是太古之時,一勇意義,萬事不愁?”

“英雄豪傑又怎樣?斷送手下毫不心疼的英雄豪傑,我們要來何用?!任由你們葬送我巫族精銳?”

洪水大巫破口大罵好半晌,罵得一衆祖巫盡皆面紅耳赤,作聲不得。

洪水大巫痛罵之餘,心下仍舊不得舒緩,反而愈發黯然,他現在對於巫族前途,可說已經是毫無信心了!

“巫盟十二大巫從未有折損,氣數週全,乃是巫盟屹立至今的根本,原本得到八位祖巫迴歸,氣數驟然大盛,然而氣數不固,難免盛極而衰,如今連折三位大巫,將是巫族氣數漸次衰落的起點,或許巫族的命運,就是戰天鬥地一場,然後消亡!上古如此,如今,仍舊如此!命數如此,如之奈何?”

洪水大巫轉身而走,滿身盡是蒼涼。

苦心孤詣維持了這麼多萬年,最終卻就只盼回來這般局面,洪水大巫心喪如死,萬念俱灰。

巫盟的總體戰力,的確是提高了,一下子多了八位準聖高手,豈能不高?

縱觀諸天各族,誰能一口氣拿出八位準聖的陣容?

但隨着祖巫的迴歸,也導致了最高決策權,指揮權的旁落,至少在一衆巫族高層看來,卻演變成了外行指揮內行的格局!

八位祖巫個頂個都是單打獨鬥的好手,同時還是個頂個的都沒有指揮才能!

偏偏這些位都是老祖宗,誰敢指揮他們?

如果只是一個殺滅敵人的任務,只需要往目標一指:幹掉那個隊伍,那個小隊,那個人!

隨便派出去一個,萬馬軍中取上將首級若探囊取物,等閒事爾!

這半點都不吹牛逼,那就是事實!

如果只是說:我們需要守住這個山隘口;一步也不能後退!

那麼,隨便派出一個,那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保證給你守護得滴水不漏,牢不可破!

但說到將這幾個人放在指揮崗位上,指揮作戰,結果就是比外行指揮內行還要可怕!

他們太過習慣於用自己的思維來考慮問題,習慣了用自己的作戰模式來指揮軍隊,但是——普通軍隊能夠有你們的速度?夠得上你們的戰力?

嚴格意義來說,他們的籌謀算盤也算不得錯:這邊已經截住了四位妖族太子加上朱雀玄武兩大聖君的隊伍;而且已經完成包圍……

如此局勢,妖族肯定要來援手,於是乎……鯤鵬妖師來救援。

帝江祖巫派出了三位大巫去攔截鯤鵬妖師……

只要三位大巫能夠攔住鯤鵬妖師,那就一定能吃掉妖族的這一支精銳,毋庸置疑!

但是……

憑雷暴、燃燭、竹芒三位大巫的級數,卻又怎麼可能是鯤鵬妖師這位頂級半聖的對手?

派他們三人去,何異於是派他們去死!

有懂行的提出了質疑,可沒有任何用處,祖巫制定的戰略是你可以質疑的嗎?

以至於三大巫的攔阻不僅沒有攔住,反而令到自己全軍覆沒,其後鯤鵬妖師率領大軍,長驅直入,接應在裡面的妖族精銳,裡應外合,反過來將巫族的軍隊打了一個慘敗!

戰後才知道這件事情的洪水大巫當場肚子就氣破了!

你讓一個嬰兒去阻攔一個大漢……你特麼怎麼想的?

這麼奇葩到了家的指揮,你到底是怎麼考慮的?

一問之下才知道,幾位祖巫都不將鯤鵬妖師放在眼裡……感覺隨便去個就能擋住了!

這種思想簡直是奇葩到了腦子進水的地步!

洪水大巫焉能不沖天大怒?

自己的兄弟,戰場戰死可以接受,可是這般冤死屈死……

洪水大巫絕不接受!

巫族高層,當場鬧翻,近乎決裂。

烈火冰冥丹空金鱗無邊無毒風帝等大巫,都跟隨洪水大巫大步離開。

只剩下八大祖巫,在大帳中面面相覷。

共工祖巫嘆了口氣:“這真怪不得人家生氣……帝江,這幾次大戰指揮結果,實在是不像樣子,錯得離譜。”

“咱們不能在無數萬年後,還在啓用當年的老戰術啊。”

帝江祖巫悶悶的道:“我這不也是在摸索經驗麼,難道我想戰敗,被那幾個小子損得跟孫子是的……”

“哎……”

幾位祖巫都是深深嘆氣。

大家也都感覺狀況遠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樂觀。

當年的巫族……貌似就是這麼打沒的。

現在……巫族好不容易恢復了幾分元氣,難道……又要用同樣的方式打的分崩離析?再次瀕臨被滅族?

“或許應該將指揮權交出去……”共工祖巫提議。

但這個建議,卻立即引起了其他祖巫的羣起否決。

“我們都是祖宗輩,聽一羣小娃娃的?”

“我們吃過的米,比他們走過的路還多……”

“簡直荒謬!”

“我們從遠古戰鬥到現在,怕過誰?”

“妖皇東皇?算個屁!老子不懼!”

“從來就沒有人能指揮老子!”

除了共工祖巫與燭九陰祖巫之外,就只有現在犯下錯誤的帝江祖巫有點後悔,有點動搖……

其他的,仍舊錶示了堅決的否定!

“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恐怕真的會重蹈覆轍,乃至毀掉巫族來之不易的未來……”

共工祖巫仰天長嘆。

巫族這邊,一片愁雲慘霧。

而妖族那邊,也是絕不輕鬆。

妖族比起巫族,受創只重不輕。

四極聖君之一的白虎聖君,遭遇西方教頂尖高手數人聯手偷襲,被逼將自身神魂極限燃燒,雖然撐到了援手的到來,但是本源已經消耗殆盡了,終究回天乏術。

妖皇帝俊心如刀割。

看着整個身體,下半身已經化作星光點點的白虎聖君,妖皇發動所有妖力,企圖延緩白虎聖君的隕滅時限。

“陛下……”白虎聖君微笑着,握住妖皇帝俊的手,輕聲道;“不要再浪費修爲了,我已經是到了寂滅之日……臨別之前,有一事相托……”

“你說。”

“我白虎一族,並無傑出的後代……臣搜尋一生,仍舊未曾傳下衣鉢……”

白虎聖君微笑道:“就在前段時間,臣無意中發現兩頭劍翅虎幼獸……資質甚佳……只是臣僅止於將它們帶回去,然其基礎尚未牢固……無法得傳根本法門。”

“臣本以爲還有許多時間,可以從容調教,精心栽培……如今看來,恐怕……是無此可能了……”

“縱觀白虎族羣親眷,資質絕頂者全無,然歪門邪道,居心叵測者,竟是數不勝數,臣如今撒手塵寰,那兩頭幼獸,何能保住傳承……恐怕朝不保夕,唯有分食無日……”

“還請陛下……助我傳承衣鉢……以期未來,我白虎一族,還能爲陛下,竭盡忠誠……”

白虎聖君斷斷續續說完,身子化作星光消散,已經到了胸口。

他緊緊地拉住妖皇的手,兩眼懇求:“陛下……”

“朕答應!”

妖皇帝俊淚水涔涔而落:“白虎……兄弟,這一路……多虧了你。今日,兄弟遠行,兄長助你一臂,以期來生,兄弟重聚!”

說着,毅然決然拔下一根金烏翎羽,施展回溯之術,逆流三十息時間,金烏羽毛化作一片火焰,將白虎還沒有被星光消散的半邊身體,直接付之一炬!

那一絲絲微弱的靈魂力,被大日真火籠罩起來。

隨即妖皇一張口,將之吞入腹中,保留在識海之內。

“白虎,等我們或者主宰此世,或者在星空定居……那時候,我必會爲你蘊養真靈,縱使千秋萬世,我也要你,再次歸來!”

“你放心,你的白虎一族傳承一定不會斷絕,朕會幫你護住那兩頭劍翅虎!”

“安心去吧。”

在遙遠的西方族。

卻是另一番景象,此次西方教戰後俘虜了無數的妖族巫族戰俘,足足有數百萬之巨。

“足夠了!”

“我輩離去,當有足夠人手傳道星空,每到一處,自有傳法之士存在!”

“善哉。”

……

…………

【九千八,四捨五入了……】

第九章 星空之下你獨有!【第三更,二合一大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吐濁飛昇【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五章 死戰到底!【第二更!】第三十六章 魔族撤軍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大一條蜈蚣!【第三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外公,他們欺負我!第二百八十六章 進入蛇谷【第四更!】第八章 其實老子比你們渣!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爲例第八章 十二大佬【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爲小醫師盟主加更!】第八十四章 隨手一挖一個坑【第一更!】第一百三十六章 敗露【二合一求月票!】盡力了!祝福大家,新年快樂!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心動啊第三百九十四章 規矩改了?第三百二十七章 李長工,開始幹活【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九章 今日離去,不再歸來!加更第四十七章 此生最大機會【月票3700加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族之戰第一百三十四章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爲伏魔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三十九章指點一下【爲易成拾吉盟主加更!】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可還滿意?【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雲大盟加更(七)】第四十章 原來你真會看相!第一百三十四章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爲伏魔人盟主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高夫人訓夫【第二更!】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第三更!】第二百八十二章 裝逼手段太low的魔祖第一百一十八章 巫盟天才第一百零九章 聖人算計第三百三十五章 偷聽【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十件事!【第二更!求訂閱!】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六十三章 飛天的勢【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夢氏相邀【第一更!】第一百七十九章 當初劫!【第二更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想大個子了【第三更!】第九十章 青龍,太陰第三百九十五章 星君入體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侄子,小魚哥【爲白銀大盟年少加更(7)】第四百九十九章 雷雲混亂海?【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報還一報【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四章 試煉結束【第二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改名吧第六十七章 不甘心!【第二更!】第二百二十四章 來生來世再爲敵!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不要錢,只要你……【第四更!】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算!【第三更!】第二百三十章 我想談戀愛【第六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高家兄妹來訪【第四更!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五章 今天是個好日子【二合一,爲我很謙虛盟主加更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出來了!左小多出來了!【第一更!】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族之戰第二百六十章 真準!【第四更!】第七十三章 這頓飯不好吃第二百六十五章 王家有根,不可動?【爲盟主秦有公子喚扶蘇,加更!】第三百五十六章 巔峰匯聚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交!【第二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心痛……【第二更!】第七十一章 一把小飛刀,飛呀,飛呀……第四百八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爲小醫師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腫腫的作用【第四更!】第十六章 算一算第136章 啥也不是【爲風家學子‘風鈴要努力’,考入中國石油大學賀。】第二十四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第六更!】第七十七章 您寫個字我看看第三百一十二章 墨玄衣的發現【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送你回家,殺戮序幕【第三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能被小狗噠追上!第一百一十八章 巫盟天才第八十三章 你們攤上大事了!第六十二章 此局暫止第三百四十七章 轉圈送禮第二百二十三章 空間變化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交!【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萬般皆知曉,臨頭全不會!【第二更!】第四百零二章 天樞貪狼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衝魂(1)【第二更!】第五章 刀魔!【爲白銀盟主年少加更第九章】第二百二十章 奪靈劍、靈貓劍【第四更!】第四十九章 突破、左小多你欺負人!第三百七十八章 冰小冰,我喜歡你!【第三更!】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第一更!】第三十八章 怎麼回事?第一百零四章 我就喜歡吃軟飯!【第一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曾經幸福過!【第三更!】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三十章 一口一口的吃第一百九十八章 各自心思【第四更!】第一百七十三章 威脅你又怎地?【第一更!】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二十章 開始了【第二更!】第四十四章 要臉還是要學生【第四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因果締定
第九章 星空之下你獨有!【第三更,二合一大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吐濁飛昇【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五章 死戰到底!【第二更!】第三十六章 魔族撤軍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大一條蜈蚣!【第三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外公,他們欺負我!第二百八十六章 進入蛇谷【第四更!】第八章 其實老子比你們渣!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爲例第八章 十二大佬【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爲小醫師盟主加更!】第八十四章 隨手一挖一個坑【第一更!】第一百三十六章 敗露【二合一求月票!】盡力了!祝福大家,新年快樂!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心動啊第三百九十四章 規矩改了?第三百二十七章 李長工,開始幹活【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九章 今日離去,不再歸來!加更第四十七章 此生最大機會【月票3700加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族之戰第一百三十四章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爲伏魔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三十九章指點一下【爲易成拾吉盟主加更!】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可還滿意?【爲菸灰黯然跌落白雲大盟加更(七)】第四十章 原來你真會看相!第一百三十四章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爲伏魔人盟主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高夫人訓夫【第二更!】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第三更!】第二百八十二章 裝逼手段太low的魔祖第一百一十八章 巫盟天才第一百零九章 聖人算計第三百三十五章 偷聽【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十件事!【第二更!求訂閱!】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六十三章 飛天的勢【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夢氏相邀【第一更!】第一百七十九章 當初劫!【第二更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想大個子了【第三更!】第九十章 青龍,太陰第三百九十五章 星君入體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侄子,小魚哥【爲白銀大盟年少加更(7)】第四百九十九章 雷雲混亂海?【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報還一報【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四章 試煉結束【第二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改名吧第六十七章 不甘心!【第二更!】第二百二十四章 來生來世再爲敵!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不要錢,只要你……【第四更!】第二十五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算!【第三更!】第二百三十章 我想談戀愛【第六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高家兄妹來訪【第四更!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五章 今天是個好日子【二合一,爲我很謙虛盟主加更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出來了!左小多出來了!【第一更!】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族之戰第二百六十章 真準!【第四更!】第七十三章 這頓飯不好吃第二百六十五章 王家有根,不可動?【爲盟主秦有公子喚扶蘇,加更!】第三百五十六章 巔峰匯聚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交!【第二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心痛……【第二更!】第七十一章 一把小飛刀,飛呀,飛呀……第四百八十九章 那就開始吧!【爲小醫師盟主加更!】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腫腫的作用【第四更!】第十六章 算一算第136章 啥也不是【爲風家學子‘風鈴要努力’,考入中國石油大學賀。】第二十四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第六更!】第七十七章 您寫個字我看看第三百一十二章 墨玄衣的發現【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送你回家,殺戮序幕【第三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能被小狗噠追上!第一百一十八章 巫盟天才第八十三章 你們攤上大事了!第六十二章 此局暫止第三百四十七章 轉圈送禮第二百二十三章 空間變化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交!【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萬般皆知曉,臨頭全不會!【第二更!】第四百零二章 天樞貪狼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衝魂(1)【第二更!】第五章 刀魔!【爲白銀盟主年少加更第九章】第二百二十章 奪靈劍、靈貓劍【第四更!】第四十九章 突破、左小多你欺負人!第三百七十八章 冰小冰,我喜歡你!【第三更!】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第一更!】第三十八章 怎麼回事?第一百零四章 我就喜歡吃軟飯!【第一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曾經幸福過!【第三更!】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三十章 一口一口的吃第一百九十八章 各自心思【第四更!】第一百七十三章 威脅你又怎地?【第一更!】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二十章 開始了【第二更!】第四十四章 要臉還是要學生【第四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因果締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