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所謂清天,所謂解脫【萬字大章】

“爸,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要清天劫,這清天劫意義何在?”

左小多滿心盡是不解:“清天劫啓,動輒覆滅族羣,怎麼就不能如現在一般維持原狀,各族並存,偶爾征戰,反而能激發自身奮鬥意識,不敢稍有怠慢,更有變強的動力,怎地還非得就要滅絕其他幾家,就只保留一個主宰種族?”

“就算是所謂的永恆主角,也不過就是一個稱謂,絕對的權利造就絕對的腐化,某一族一家獨大之後,只會造成該族人口的無限膨脹,全無生存壓力可言,或者萬年,或者十幾萬年之後,難逃天地靈氣,資源匱乏的終局,一個不好,就是所有生靈盡都步上末路!”

“我是真的無法理解。”

左小多言語間盡是苦惱味道。

左長路嘆口氣,道:“這一節我何嘗不懂,星魂人族當年就曾經經歷過人口大膨脹的階段,若非天外隕石雨的降臨,滅殺了超過七成以上的人族,以及後續的道盟巫盟歸來,星魂人族或者早已經因爲資源的極度消耗而自我滅絕了,但眼前局勢非你我可扭轉,我甚至懷疑,當前種種非是祖地天道的自行運行,而是超出了天道的存在,在佈局。”

“現在這樣的世界,我們實力強悍,各有手段,亙古長存也不是難事,但是對於那些弱小者來說,不管是人族弱小,還是妖族弱小,亦或者是諸族弱小來說,盡是滅頂之災,所謂的弱小便是原罪,竟是這般血淋淋的展現。”

“不同種族的強者,你放眼看去,這個世界上有多少,數以千萬計!”

左長路嘆口氣道:“這樣的強者,無論哪一個出手,都有隨隨便便抹平我們人類一座百萬人口級別大城的實力!”

“而我們人族的強者,比如你的不夠大隊,任何一個到了魔族妖族,一般的中型聚集城市,豈不也可以輕易地蕩平,乃至全身而退,便如旅遊了一趟,毫無難度。”

“這一點,不可否認吧?”

左小多點點頭。

“試問一句,你們在屠戮魔族的時候,心中可有絲毫的惻隱之心?”左長路問道:“在屠戮妖族,屠戮阿修羅族的時候……可有不忍心下手的時候?”

左小多搖搖頭:“沒有。”

“這不就是了,這就是癥結所在。”

左長路淡淡道:“因爲我們從小所受的教育,決定了我們的基本世界觀、價值觀、道德觀。所以我們對這種殺戮,根本就不會覺得有哪裡不對。”

“甚至在這樣子的殺戮之後,會感覺自己又爲人族的未來多出了一份力,很有成就感。”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諸族強者的心思豈不盡皆如此?”

“長此以往,每一代生長起來的強者,對待外族就只會越來越毒辣,越來越殘酷,這個世界的韻律格調,也就只有越來越殘忍……”

左長路嘆息一聲:“但是生靈何辜?”

“弱小,當真就是原罪嗎?出生就沒有修煉資質,難道就只能在這個世道上……淪爲食物,成爲被捕獵者被殺戮者?”

“這一點,不管是妖族,還是魔族,還是阿修羅族,究其根本,還都是一樣。”

“我們看魔族殘忍,但我們反向屠戮魔族城市的時候,我們着落在魔族的眼中,又有什麼不同?平心而論,他們看着我們,會感覺到美味,與我們烹飪美味肉食的觀感,又豈有二致?不過就是族羣自幼教育的差異而已,無謂苛責。”

“在這般種族差異、絕難統一的思想之下,這個世界,若不能有所限制制約,必將長久的混亂下去!”

“即便有各族強者聯手,達成共識,促成和平局面,卻也不過是恐怖的平衡,危機隱患仍在,一時不發而已!”

“而這種狀況,勢必一直持續下去,持續到地老天荒……就算是一直不存在清天劫,但到了最終最終的結局,仍舊只能如現在的清天劫一樣,某一個族羣,徹底壯大,或者將其他的族羣趕盡殺絕,或者將之極限壓制,確立絕對的話語權,實現事實上的統一!這纔是必然的趨勢,必然的結果!”

“而唯有去到那個時候,這種隨時隨地都可能成爲別的族羣口中的食物的事情,纔會徹底根治,並且滅絕。”

左長路長長舒了一口氣,道:“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是兩族並存,那麼這種事情,就永遠不可能避免!”

“這般詳細分析之餘,至少我對於那位超脫天道,直接讓這片世界清天劫啓的那位大能……充滿了敬佩之意!”

“唯有在諸族迴歸的最初階段,引動這場必然到來的殘酷戰爭,儘早做一個了斷,卻能奠定未來世世代代,長久的和平!”

“縱然未來仍有戰爭,有朝代的興替,有勢力的更迭,卻就只發生在同族之間;而同族之間,縱然如何殘酷,總不會出現同族之前的血肉吞噬。”

“這樣子的一勞永逸,至少在我看來,是危機亦是契機,長治久安,未來安樂祥和的契機。”

“未來不管這個世界上留下的是妖族,還是魔族,亦或者是巫族或者靈族……大一統只要實現了,未來就必然會有一個文明發展的社會出現……各種制度,各種法律,各種發明,各種創造也都會隨之出現……”

左長路道:“就如同我們星魂大陸,這幾千年裡的發展一樣。”

“科技,文明,經濟……”

“我們的現在已經用自身的發展進程證明了,雖然發展出來了這些東西,但只要有強大的敵人存在……一切都沒有更多的意義,只要敵人來了,所謂文明,不過一夕蕩然。”

“唯有在大戰之後,實現了大一統之後,重新發展,纔有可能長久的繁榮下去,否則再有價值、再有意義、再有發展潛力的研究成果,就只是曇花一現,夢幻泡影一般。”

“一頭巨大的妖獸鐵蹄落下,整個城市都沒了,談何科技文明,繁榮昌盛?”

左長路道:“或許未來,單憑着科技也能發展研究出來強大的武器,毀滅那些巨大的妖獸。但就現在而言,卻是不現實的……”

左長路講話的對象,自然不可能是左小多自己。

他看了看身前身後圍着的一羣人,語重心長道:“佈局的人不在乎未來唯一存留的是人族或者別的種族,但是我們自己卻必須在乎,必須爭取!”

“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哪怕付出一切犧牲,也要盡力去爭取未來人類成爲這個世界的唯一智慧種族,主宰世界的機會!”

“縱然這個天地主角的時限,非是恆久,但無論是十幾萬年還是幾萬年,能有這些時間,不好嗎?”

左長路嘆息着。

話是這麼說,但面對那麼多的對手,那麼多傳說神話,想要爭取人類成爲唯一勝者這件事……

豈止是難,根本是連半點把握也沒有!

“如此說來,這還有一個難點,那就是……那些至強者怎麼辦?”

在一邊認真聽着的李成龍首先提出了問題,道:“那些人,應該是很難殺死,亦或者根本就不會戰死吧。”

衆人紛紛點頭,都明白李成龍所說的指向是誰。

“驅逐!”

左長路道:“成龍所顧慮的,乃是唯有去到終局的時候,纔要面對的問題。這段時間,我和妖皇妖后,無時無刻,不再討論這個問題。就是那些被淘汰的族羣,應該往何處去。”

“既然有此世絕巔大能坐鎮,如何徹底覆滅?沒落已經是極限,但族羣之沒落,代表了該族羣的氣運不復,日益萎靡乃是定局,那麼爲了確保族羣仍有繁衍之餘地,該往何處去?”

左長路一字一斟酌的說道:“我們探討出來的結論,或者說相對可行的方式,以洞天之寶,承載小部分本族幼崽,離開祖地大陸,流浪星空……族中大能爲之開闢出一線生機,之後自己去找落腳之地,生死幻滅,端看運氣,而這一片祖地大陸,卻是不會再讓他們回來了,即便彼時,也會因爲氣數運道,淪爲天道孽族,難以存繼。”

“換言之,就是……保留你的道統和精神,可是教祖、宗主、族首全都要遠離祖地。”

“在大一統之後,這個世界上,作爲祖地,仍舊會有西方教,仍舊會有截教,仍會有闡教,乃至道教、魔教、靈教、阿修羅族、巫族等等……”

“但是所有這些,都不會再有任何的具體傳承方式!”

“就只能存留道統和精神理念!”

“真正的妖魔巫佛道靈……再不能存在這個世界上,即便是各族的巔峰強者,也會受到天道驅逐……”

左長路淡淡的笑了笑:“讓這個世界……只得一族獨大,最大限度的供給此族,最短時間完成休養生息,進而繁衍發展,陰陽輪迴……才這,亦是此次次清天劫的真正意義所在!”

衆人口中緩緩唸叨。

“清天劫……清天劫……原來是如此清天法。”

“所以,上古強者都出來了,欲爭一分勝機,並且將一應恩怨,盡都在當前這個階段全都了結,因爲這已經是最後的機會了!”

“錯過這一次,大多數的頂峰強者都將往無垠星空流浪,未來誰也不知道誰在什麼地方落腳,再也沒有快意恩仇的機會!”

“這些,是每一位聖人都看得到的事情,所謂清天劫,大抵也就便是如此了。”

“從此青天一洗,再無諸族紛爭;只餘一族主宰,盛世輪迴偌久。”

左長路悠悠說道:“道理就是這麼個道理,但以我們人類的實力底蘊……實在沒有任何把握底氣,敢說自己能夠成爲最終的駐世者。”

這番話,讓在座衆人每個人的心底都沉甸甸的。

“從現在起再也不存在什麼惺惺相惜……什麼異族朋友……因爲大家,最終還是要生死相搏的。”

“哪怕是小多的乾爹……若是最終,只餘下巫族和人類相爭的話……他也是不會有任何的退讓的!”

“其實這起清天劫,還有另一種意義目的。”左長路道。

“什麼意義?”

“解放。”

左長路深沉道:“解放聖人。聖人是與天道密切不能分的;但這次清天劫,卻給了聖人打破桎梏的機會……所以,聖人們是最興奮地,因爲,這一次他們可以掙脫束縛了。”

“不用驅逐,聖人就會自己離去。因爲……終於自由了。”

左長路有些嘲諷的口氣。

衆小一陣沉默。

果然是有得有失有喜有悲……衆生塗炭,滅絕族羣的危機,對於聖人來說,卻是得了自由……

“戰火現在已經向着這邊逼近了!”

左長路沉重道:“你們也都已經在滅空塔中修煉千年,底蘊更增,登臨人族頂峰……那麼,人族未來究竟如何,就要看你們的了。”

李成龍,龍雨生等都是眼中露出精芒。

這一波在滅空塔修煉的,可不只是李成龍等人;人族的所有天才,所有一時之選,盡都是在滅空塔裡修煉深造。

修煉到了現階段,基本能提升的都提升了,再進乏力。

至於不能提升的,自然也只有這樣了,或許在最殘酷的生死搏殺中,還能有所領悟,但說到單純的修煉精進,基本已無用處。

畢竟,還有根骨資質方面的限制,就算再如何的渴望人人如龍,終究不可能做到這個世界當真的人人如龍。

這就是侷限性!

大多數的修行者到了合道階段,便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前進一步,更多的人,到了飛天,到了歸玄就無法前進,同樣是侷限性!

而對於這樣的天賦侷限修行者,你勉強供給靈丹妙藥、高階修士功力灌溉沖刷,助其突破界限,不過徒勞,反而浪費資源。

畢竟,就算你藉助外力突破了當前瓶頸,去到下個階段,還是要裹足不前,先天桎梏這玩意,始終都在,一次過不去就是次次都過不去,當前這等險惡狀況,哪裡還有尋覓個人機緣的機會,你不行,自然有其他人頂上,誰行誰上!

出身自潛龍高武,雲端高武,祖龍高武等星魂高武的種子學子,以及軍方天才,共計兩萬名盡都在滅空塔的內中修煉,天天切磋對打的慘叫聲震天。

……

鳳凰城。

秦方陽懷裡抱着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娃兒,滿臉盡是溫馨笑容的漫步在校園裡。

旁邊的學生老師們看到就駐足行禮:“秦校長好!”

“好,好。”

小女娃兒在掙扎,於是放下地來,隨即便邁開兩條小短腿,在地上跑得飛快。

這小女娃雖然只得四歲了,卻是玉雪可愛,已經初步顯現出一個絕色美人的雛形。

正是胡若雲與李長江的小女兒,李清月。

然而連胡若雲與李長江都不知道的是——

這個小女娃,便是何圓月的轉世之身。

作爲此事的唯一知情者、外加當事人的秦方陽滿臉笑容的注目於小女娃,在陽光下快活的奔跑,看到了一隻流浪貓,就躡手躡腳的笨拙的湊上去捉,小貓跑了……小女娃就在大叫着追……

“真好。”

秦方陽一臉笑容,看着李清月在歡樂的玩耍,然而眼底深處,卻滿是一片落寞。

在他的空間戒指裡,有一個精緻到了極點的玉瓶。

玉瓶承載的,正是一朵嬌豔妖豔的彼岸花。

這一朵彼岸花,落到秦方陽的手裡已經五年!

眼光從他背後照來,照在李清月的身上,她在陽光下快樂的玩耍,這是她的童年,正是無憂無慮,沒有任何煩惱憂愁,也沒有任何責任壓力的時間段。

屬於她的時光,就是玩,就是快樂。

秦方陽立身於一片陰影之中,看着一片陽光下的李清月,嘴角露出來一絲微笑。

“太遲了!”

“太慢了!”

“太快了啊……”

秦方陽英挺的面目,在陰影裡,光線着落在他臉上,分外的斑駁,滿是光影錯亂。

“真想陪着你長大呢……”

“只可惜,我沒時間了。”

秦方陽臉上閃過深刻的思念還有遺憾。

“秦叔叔,快來啊……”李清月連聲呼喚着,聲音分外清脆。

“來了來了。”

秦方陽笑了一聲,快步上前。

……

當天晚上。

李長江家的酒桌上,酒過三巡。

秦方陽拿出一紙任命,放在桌上:“長江,恭喜你,從今天起,你又是鳳凰城二中的校長了。”

“這……這是……什麼意思?”

李長江滿心懵然,不知所措。

“昨天晚上,御座那邊給我發來了消息。”

秦方陽淡淡的笑着,道:“最終一戰,即將到來了。我需要趕去前線那邊。以後,鳳凰城二中,就全權交託給你了。”

李長江和胡若雲聞言登時陷入了愣神狀態。

最後一戰,就要來了?

“看好清月。”秦方陽微笑道:“我們會勝利的。一定會的!”

李長江眼中閃過一抹焦急之色,道:“可是……你一直在尋找老校長的轉世之身,你還沒有找到啊,這麼就……”

秦方陽苦笑一聲:“這一切都是命,不找了。一切都留待戰後再說吧。唉,其實就算是現在找到了,又能怎麼樣呢,不過徒添煩惱而已。”

“若是戰後我還能活着……”

秦方陽勉力做出一副藹然的笑容,突然一股心酸從心底油然涌動,他頓了頓,勉力剋制着自己,幽然道:“若是戰後我還能活着……就再說,若是我隕落了……那就一切休提。”

“長江,什麼話都不用說,今晚,陪我……一醉方休!”

WWW ⊙тtkan ⊙co

說罷,秦方陽慨然端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眨眼間,時輪已經過了午夜,不勝酒力的李長江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

秦方陽悄然站起身來,一應行囊都早已經準備好,安置在空間戒指裡面。

該安排下去的,也都早早安排了下去。

這幾年的時間,他不過是名義上的校長,一應事務仍舊是李長江在管理,負責學校的運作;秦方陽在學校,便像是護法神一般的坐鎮效用。

他如今抽身一走,絲毫也不會影響學校的運作,更加不會有半分的紊亂。

剛剛打開門,驀然一個聲音響動:“現在就走?”

說話的正是胡若雲。

秦方陽沒回頭,道:“是。”

“我有一句話想問你。”胡若雲輕聲道:“清月,是不是……就是老校長的轉世身?”

秦方陽淡淡的笑了,斬釘截鐵的道:“不是!”

兩人良久無言。

再過半晌,還是胡若雲遞過來一個空間戒指:“這裡面的全都是鳳凰城特產,茶葉,小吃,還有二中的校徽等,其中有你的,也有小多成龍他們的,各有名目,你按人名交付……秦老師,此去千萬保重,盼有重聚之日。”

秦方陽伸手接過戒指,哈哈一笑:“若我不死,一定回來再當校長!”

話音未落,亦是推門而出,一閃就已經身在高空!

胡若雲疾步追了出來。

只見天空中,當空一輪圓月,清輝灑遍整個人間世界!

秦方陽虛空肅立,沐浴着漫天清輝。

“千萬保重!”

胡若雲揮手。

高空中,秦方陽的臉龐側着對着胡若雲,唯見平靜笑容,盡是祥和淡然。

他揮了揮手,身子便如一陣清風,扶搖直上高空,如同衝到了月亮之上一般。

就在一片圓月清輝照耀之下,秦方陽化作一陣長風,急疾而去。

那如水月光,一直照耀着他。

他走到哪裡,月光就照到哪裡。

胡若雲出神的看着當空明月。

清輝無言,灑遍山河萬里。

長風過處,流溢關山幾回。

她突然想起了當年老校長寫的那首詩。

男兒平生志,一戰在雄城;

重肩家國任,豈止兒女情;

今日離別後,天涯莫飄零;

此心如明月,夜夜照君行。

……

秦方陽在月光下一路急行,驀然行至鳳回頭之巔,陡然顯現身形。

轉身,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後的鳳凰城萬家燈火。

心中,說不盡的留戀。

擡頭,看了看天空圓月。

“此心如明月,夜夜照君行。芊芊,我好想你。”

秦方陽一聲低低的呢喃,伸手從懷中取出來那一朵彼岸花,放在眼前看了許久。

終於嘆口氣。

旋即一運功,隨着砰地一聲脆響,質地殊異,堅比玄金的玉瓶應聲碎裂,連帶瓶中的彼岸花一同化作漫天齏粉,遍撒鳳回頭。

“此去此戰,萬死無生,情深緣淺,夫復奈何!芊芊,我走了!”

月光下,秦方陽頭也不回,一聲低嘯,撕裂空間,身形一閃而逝。

……

遙遠的空間中。

多寶一劍遙遙指向燃燈佛祖的咽喉,淡淡道:“過去佛,當年之事,你如今可曾後悔?”

燃燈淡淡道:“過去即爲過往,往事已矣,何悔之有?”

“如此,便以你之一屍抵我截教弟子當年因果,又如何?”

“既然戰敗,自然無不可行。”

燃燈神色間,愁苦之餘終添三分落寞。

隕落一屍,便代表着終此一生,再也無望聖位!

但而今敗在多寶手中已是事實,不想認卻也唯有認下了。

身邊,雲霄,龜靈,烏當,烏雲等人盡皆的一臉快意。

當初恩怨,今日終於得以討回公道,告一段落。

當初燃燈身在闡教,心向西方,在幾位入了西方的闡教弟子之中,燃燈乃是最爲死心塌地的一個!

亦因此成就橫三世佛之中的過去佛祖尊位!

無數的截教弟子,直接間接的慘死在燃燈手中。

如今,終於了卻因果。

看着燃燈離開,雲霄快意之餘,仍自心有不忿:“爲什麼不乾脆殺了他?以他之修爲,只隕他一善屍,不說出氣出得不夠順暢,便說他多半仍舊會在此次量劫之中興風作浪,便殊爲不值。”

多寶將手中的二十四顆定海神珠和落寶金錢交給雲霄,道:“這些你且收着。”

隨即才解釋道:“隕他一善屍,於我們而言,已經是極限,他始終是西方教的過去佛祖,做得太過,只會引動西方教的戮力反噬……但我們不下殺手,仍舊有太多人不會放過他,燃燈這些年來所結因果,當真不少,由別人來下手,更好些。”

“大劫甫啓,便即截殺西方教三世佛之一,我委實擔心給師尊帶來不可預料的變數,此次清天劫,劫數席捲周天諸族,我更願意少些變數,不要在此次量劫初期,便即引發極端。”

多寶嘆口氣,他亦是西方教的三世佛之一,身爲曾經的現在佛,幾乎就是最接近聖人的存在,也唯有這般級數的存在,才能在一切理順了之後,清晰的瞭解到,將原本截教的罪孽清洗乾淨,乃是一件何等艱難的事情!

正是因爲明白,所以在這等時候,他是真心不願意再爲通天教主,再爲截教招惹任何因果了。

作爲截教的掌教大師兄,即便是了結過往因果,也要剋制,除了有的放矢之外,更要記得收手,一旦結下死仇,便是截教結下死仇,而在這清天劫之下,便當真是不死不休,至死方休了!

“捫心自問,我現在更想……解決以往因果後,便即跟師父,一衆師弟師妹們……離開這方世界,不再招惹任何是是非非。”

“試想,蓬萊仙島、金鰲島、雲來仙島,三島聚合,載着一衆截教上下,超脫此世,遨遊星河,該當是何等快意之事!”

多寶唏噓一聲,道:“這麼多年下來……始終是算計來算計去,委實是太累了。”

他看着無垠星空,一聲嘆息:“師兄這些年下來,心累啊,雲霄。”

一干截教弟子,盡皆默默無言,眼神中盡見淚光閃動。

是啊,真的……太累了!

雲霄手中愛惜的拿着定海珠,對於那同屬於絕世寶貝的落寶金錢卻不屑一顧。

低頭輕聲道:“等下次見到小多,我把落寶金錢和二十四顆定海珠都給他吧,這些寶物他應該用得着。”

她現在對着這些寶貝是真的全不在意,絲毫也不曾看在眼裡,唯有觸景傷情。

“不錯,給小多師弟倒是一個好辦法。”多寶溫文微笑,道:“看來雲霄師妹,對這小子觀感不錯啊。”

雲霄微笑:“豈止是不錯,就不說他救我出麒麟崖之事,只說我之前去妖皇宮找陸壓復仇,也是他極力制止我殺死陸壓……避免了一份天大的因果。”

“嘶……”

多寶吸了口氣,一隻手扶住額頭,苦笑不已:“你居然真的孤身一人去了妖皇宮……而且還是當着妖皇的意欲單挑了陸壓……哎……你怎地不等等?咱們一起前往,怎地也好有個照應……你自己去,多冒險!”

“就算妖皇不肯自貶身價,以大壓小,便是那陸壓一聲號令,妖衆羣起而攻之,你有幾條命回得來?”多寶責怪道。

雲霄憨憨的一笑:“當時被仇怨蒙心,委實是沒想那麼多……在碧遊宮見過師尊之後,總感覺因果了了,那一股壓了這麼多年的憤懣突然涌動,竟是再也剋制不住了……”

“一時間腦袋發熱,就衝過去了……”

“量劫之下,總有彌天迷塵擾心,以後一定要多思多想,切不可這般魯莽行事。”

多寶教訓道:“現在妖族牽扯到了潑天的干係……我們截教於此次量劫只爲了了結因果,更有應對清天劫末的手段,無謂參與清天劫太深,但若是殺了十太子陸壓,恐怕就真的陷進去了。”

雲霄低頭受教。

“走吧,下一關,去找廣成子算賬,了結因果舊怨。”

“好。”

“找完了廣成子,再去找懼留孫,他比廣成子還要更可恨。”

“至於慈航,文殊,普賢三人就算了,但也要讓他們將被奴役的師弟們放回來才行!”

“是!”

截教衆弟子,化風而去。

……

另一邊,乘坐着九龍沉香輦的元始天尊,駕臨碧遊宮。

“我欲離去,可願偕行?”

通天皺皺眉,道:“我還需周全一下因果,須得稍延一下時日。”

“什麼因果?”

“你能不翻白眼兒麼?”

“你操心太多!”

“都像你似的除了打自己兄弟就是睡覺,確實不須操什麼心?”

“那是老大打你,與吾何關?”

通天哼了一聲,道:“老大臨走時留下了字條,讓我找你算賬!豈是無由?”

說着便得意地拿出來紙條。

可是展開照眼之瞬,卻是如遭雷擊。

元始在一邊冷笑:“老大留下了什麼話?”

通天兩手顫抖,突然一聲爆吼,將紙條震的粉碎,厲聲大吼:“老匹夫!莫要讓我再見到你!吾要與你不死不休,至死方休!”

委實是氣得瘋了!

千萬年聖人道行,居然被一張空白紙條生生打敗!

是的,就是空白的紙條,並無一字內容!

上面原本的‘當初之事,去找老二’八個龍飛鳳舞的大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元始冷笑:“我就說你是空口無憑!”

通天七竅生煙!

這麼多年,什麼都改變了,就只有那三人之中只有自己吃虧這一點的狀況,始終也沒有改變!

“你這就要走……不帶走你的那些個徒子徒孫了?”

“恩怨糾纏,能帶走的,不過寥寥。”

“但總要帶走一些吧,要不然你們道統如何繼續?”

“自然要帶,但是你之截教……卻又怎麼說?”

“多寶意欲將三島連成一氣,作爲日後遨遊星河的座駕。”

“倒是有心,然而你所說的因果……乃是……關乎上古三族之事?”

“不錯。”

“嗯,闡截兩教,因果已經不過意氣……這許多歲月磨礪,還有什麼看不開的?!”

“鳳凰族貌似在那女娃身上有些算計,我截教這段時間裡,得小多相助良多,因果莫甚;我勢必想要看看……這鳳族,到底在搞什麼。”

“關鍵時刻,你會出手?”

“你說錯了,未必是關鍵時刻,隨時隨地,都可以出手。”

“隨你。”

元始更無贅言,徑自轉身而去,身子飄上九龍沉香輦的那一刻,終於停住。

良久後一聲喟嘆。

“通天。”

“在。”

“一旦離開此世,茫茫星空萬古……未必再有相見之日了。你,多多保重,遇事,多多思量;與多寶等多多參詳,切莫一意孤行。”

“是,謹遵二兄教誨。”

“你截教號稱有教無類,無類你做到了,做得甚好,但有教二字,你做得卻是遠遠不夠。天道因果,孽緣孽果,果報不爽……你好自爲之。”

“是。”

元始點點頭,並未再多說話,而緩緩離開地面的九龍沉香輦,忽有一個葫蘆從九龍沉香輦內飄了出來。

那是一顆遍體紫光,倍顯貴氣的葫蘆。

“我與那小子也有因果羈絆,但僅止於這枚葫蘆,你便代我轉交了吧。當初我見獵心喜,得了這顆葫蘆,卻是欠下了葫蘆藤一份因果,時至今日……因果瞭然,於此世再無瓜葛矣。”

通天這邊纔剛剛接下那葫蘆,九龍沉香輦已然消失在茫茫星空中。

通天教主手捧葫蘆,站在碧遊宮門口,竟現出悵然若失之色。

他知道,二師兄這次,就只是來告別的。

今日一別,當真是後會無期。

但是心裡,卻也爲自己,更爲玉清與太清高興。

因爲……今日一朝得脫,卻是真正的掙脫了天道束縛!

從此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二兄保重!”

通天輕聲道:“未來……我們定有再見之日……莫忘記你們欠我的,還沒還我,吾等三人羈絆,不死不休,至死方休……”

星空中。

已經快要到崑崙山的元始臉上露出一絲莫名微笑:“傻呵呵的,一句話翻來覆去的說,以爲我聽不明白麼……”

玉虛洞前。

慈航,文殊,普賢三人重複往日道裝打扮,再現道骨仙風,出塵拔俗。

九龍沉香輦停下。

元始卻並未下來,隔着簾子看着自己的三個徒弟,一言不發。

三人齊齊拜倒在地:“參見師尊。”

元始仍是一言不發。

三人三跪九叩首,將地面磕的咚咚作響。

自始至終,沉香輦重的元始,一個字都沒說。

簾子微微飄動。

“弟子今日……拜別師尊。”

三人淚如雨下:“以後星河飄渺,諸天相望,弟子不能侍奉膝前,誠爲不孝。師尊!”

沉香輦內,仍舊一片寂靜。

“師尊!”

三人長跪不起。

又過了良久良久,元始終於出聲。

“去吧,以後要好好的。”

“是,師尊。謝師尊!”

“將懼留孫與燃燈,於我留下。”

“是。”

三人跪在地上,壯起膽子道:“師尊,弟子……欲再見尊顏一面。還請師尊,成全。”

元始悠悠道:“見又如何?不見又如何?”

沉默半晌,道:“且去!且去!且去!”

三人神色悲慼,但看到沉香輦簾子毫無飄起之意,便知道師尊心意已決,只好又磕了幾個頭,這才站起身來。

“弟子告退,日後晨昏定省,無時無刻,唯祝師尊福壽金安……”

三人一步三回頭,許久才離開了玉虛宮。

在三人身影即將消失的那一刻,元始終於現身虛空,遙望那已經化做三個小黑點的身影。

目光分外悠遠。

遠方,慈航三人身體陡然一震,就在雲頭猛然停下,翻身拜倒:“師尊!”

急急擡頭看去。

卻見前方雲霧升騰,整個崑崙山,盡皆消失不見。

三人不由悲從心來,淚落長天。

……

燈上古佛悽悽慘慘向着西方而去,半路遇到了懼留孫佛趕來救援,兩人相遇,百感交集,盡皆唏噓不已,相偕往赴西土。

驀然間,前方一團祥雲陡然涌動,。

一個白衣道人,自祥雲間緩步而走,餘者盡皆在其身邊一字排開,盡是闡教十全仙人之屬。

爲首的白衣道人緩緩睜開眼睛,目視兩人,淡淡道:“兩位佛祖,別來無恙!”

兩人聞言之下,齊齊臉色大變。

自從叛出闡教,眼前這位存在,便是兩人的終生夢魘,從未有變。

從離開那天起,玉清元始聖人就再也沒有再見過這兩人。

這麼多年下來,雖然面上不說,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心頭壓着的那塊大石越來越見鬆動。

下意識的以爲元始大人大量,只怕早已經將這件事放下了,畢竟聖人之尊,懶得計較這些小事,倒也可以理解……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此次清天劫甫啓,居然在這裡遇到了。

而且照面第一句話,就是這等誅心之言!

兩位佛祖,別來無恙!

此言聽在燃燈的耳朵裡,自動衍化成了另外一個意思:撬我牆角,撬的開心嗎?

燃燈稽首行禮:“師兄安好。”

元始緩緩搖頭:“當不得,當不得。”

燃燈臉色登時一苦。

懼留孫佛則是緩緩拜倒:“師尊!”

元始緩緩搖頭:“當不起,當不起。”

懼留孫佛長跪不起。

元始輕輕道:“劫數起,吾當棄此濁世而去;此番去,不再回。臨別之際,心底一點縈繞牽掛,竟難脫卻,特來了結與爾等之因果,願彼此不再有紛擾羈絆,僅此而已。”

…………

【666】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釣大魚【爲金兮可萌盟主加更!】第二十八章 我真成天才了!第一百五十六章 龍飛鳳騰之局!【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左老大上臺【第四更!】第三百一十一章 出來了!左小多出來了!【第一更!】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第三百八十五章 來了!他們來了!【第六更!】第四百一十章 親家公,親家母【第三更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五章 團聚【第四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戰冥河第一百三十一章 賤道前途通天的光明!【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怎這麼牛逼?【第一更!】第十章 小祖宗第一百八十一章 誰劫了我的道?【爲金毛獅王盟主加更】第四百九十七章 又……又睡了一次?【第一更!】第二百七十章 蠻不講理的強殺!第五十六章 你們回不去了!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三百四十二章 賤人自有天收【第一更!】第二百九十章 撿便宜【爲宇宙幽靈123盟主加更!】第二百七十二章 上京遇小胖!第三百五十九章 兒子的孝心【二合一】第八十二章 目標,是你!第四百四十章 伏擊計劃第一百五十九章 當初的心血來潮!第三百五十五章 有大事了第二百一十三章 這一場風花雪月,終究是空!第十五章 撤!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刀誅心!【第一更!】第四十八章 多謝提醒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龍鳳劫,天道局【爲布巷尚斑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摧枯拉朽【爲wsall盟主加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女裝出城!【第四更爲終起航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二章 這個鍋,誰來背?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七章 這事兒不簡單第三百三十一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五十四章 陽仁璟第三百零五章 我打死了妖王【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厭的過往第五十八章 凱旋,被清算【第二更】第三十四章 分道揚鑣!第一百零七章 埋伏?第一百五十二章 何圓月的憤怒!【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鳳脈衝魂(7)【第三更!】第二百七十四章 這是遊家在表態【爲小塵戰盟主加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的錢!【爲風家學子尾號8752,考入中國石油大學賀!】第五十八章 四方亂第一百五十四章 左老大!求你別拖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天高三裡?第三十九章 爆紅!【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洪水的顧忌【第三更!】第三百三十二章 久別重逢【第三更!】第二百零四章 飛天之勢!第三十章 一口一口的吃第四百八十章 一條龍服務【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鳳脈衝魂(8)【第四更!】第三百三十三章 勞您駕,添雙筷子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下間居然有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第一百六十二章 狂吃狂吃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元陰移魂【第五更!】第七十七章 壯懷激烈【第一更!】第129章 我有大寶貝【爲風家學子‘什麼暱稱不存在啊’,考入哈工大賀!】第三百二十五章 渡劫物資【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一百三十三章 援軍到!【二合一!】第五十九章 小草的使命【第二更!】第二百五十八章 兩隻老虎,跑得快【第二更!】第三百三十六章 滅空塔的歸屬問題【第三更!】第四百二十六章 雲朵來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少聖心一念間【爲,過客盟主加更!】第九章 方一諾來了【第三更!】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臉懵逼【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家長會開幕【第六更求月票!】第六十九章 根源仍在第二百六十二章 蜂擁而入!【第二更!】第六十五章 秦方陽的實戰演練第九十二章 聖位【一】第二百六十章 真準!【第四更!】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大的機緣!第二百四十四章身份恐怕瞞不住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機會?【第一更】第六十四章 首席了,就是爽!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四百九十九章 雷雲混亂海?【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認慫行嗎?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二十二章 寸寸前進【第二更!】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第三百四十三章 龍鳳劫臨!【第二更!】第五章 左小念的生死之劫!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宣佈,你是我男人了!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釣大魚【爲金兮可萌盟主加更!】第二十八章 我真成天才了!第一百五十六章 龍飛鳳騰之局!【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左老大上臺【第四更!】第三百一十一章 出來了!左小多出來了!【第一更!】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第三百八十五章 來了!他們來了!【第六更!】第四百一十章 親家公,親家母【第三更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五章 團聚【第四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戰冥河第一百三十一章 賤道前途通天的光明!【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怎這麼牛逼?【第一更!】第十章 小祖宗第一百八十一章 誰劫了我的道?【爲金毛獅王盟主加更】第四百九十七章 又……又睡了一次?【第一更!】第二百七十章 蠻不講理的強殺!第五十六章 你們回不去了!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三百四十二章 賤人自有天收【第一更!】第二百九十章 撿便宜【爲宇宙幽靈123盟主加更!】第二百七十二章 上京遇小胖!第三百五十九章 兒子的孝心【二合一】第八十二章 目標,是你!第四百四十章 伏擊計劃第一百五十九章 當初的心血來潮!第三百五十五章 有大事了第二百一十三章 這一場風花雪月,終究是空!第十五章 撤!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刀誅心!【第一更!】第四十八章 多謝提醒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龍鳳劫,天道局【爲布巷尚斑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摧枯拉朽【爲wsall盟主加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女裝出城!【第四更爲終起航盟主加更!】第三百六十二章 這個鍋,誰來背?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七章 這事兒不簡單第三百三十一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五十四章 陽仁璟第三百零五章 我打死了妖王【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厭的過往第五十八章 凱旋,被清算【第二更】第三十四章 分道揚鑣!第一百零七章 埋伏?第一百五十二章 何圓月的憤怒!【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八章 鳳脈衝魂(7)【第三更!】第二百七十四章 這是遊家在表態【爲小塵戰盟主加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的錢!【爲風家學子尾號8752,考入中國石油大學賀!】第五十八章 四方亂第一百五十四章 左老大!求你別拖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天高三裡?第三十九章 爆紅!【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洪水的顧忌【第三更!】第三百三十二章 久別重逢【第三更!】第二百零四章 飛天之勢!第三十章 一口一口的吃第四百八十章 一條龍服務【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鳳脈衝魂(8)【第四更!】第三百三十三章 勞您駕,添雙筷子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下間居然有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第一百六十二章 狂吃狂吃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元陰移魂【第五更!】第七十七章 壯懷激烈【第一更!】第129章 我有大寶貝【爲風家學子‘什麼暱稱不存在啊’,考入哈工大賀!】第三百二十五章 渡劫物資【爲造化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一百三十三章 援軍到!【二合一!】第五十九章 小草的使命【第二更!】第二百五十八章 兩隻老虎,跑得快【第二更!】第三百三十六章 滅空塔的歸屬問題【第三更!】第四百二十六章 雲朵來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少聖心一念間【爲,過客盟主加更!】第九章 方一諾來了【第三更!】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臉懵逼【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家長會開幕【第六更求月票!】第六十九章 根源仍在第二百六十二章 蜂擁而入!【第二更!】第六十五章 秦方陽的實戰演練第九十二章 聖位【一】第二百六十章 真準!【第四更!】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大的機緣!第二百四十四章身份恐怕瞞不住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機會?【第一更】第六十四章 首席了,就是爽!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四百九十九章 雷雲混亂海?【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認慫行嗎?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二十二章 寸寸前進【第二更!】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第三百四十三章 龍鳳劫臨!【第二更!】第五章 左小念的生死之劫!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宣佈,你是我男人了!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