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

“老大你到底是咋修煉的,進度咋這麼快,說出來讓咱們參考參考,看看能不能照搬一二?”衆人又是吃驚又是羨慕。

“勤奮!就是勤奮!”

左小多翻着白眼說道:“當你們在大呼小叫的時候,我在練功,你們睡覺的時候,我還是在練功,你們玩耍的時候,我仍舊在練功……你們談戀愛的時候,我始終在練功……再加上我資質比你們好……”

他恨鐵不成鋼的道:“你說說你們……給你們這麼好的條件,居然還這麼懶惰……”

現在事實在前,左小多登時將所有人訓得低着頭說不出話來。

縱使大家感覺貌似有什麼地方不太對,但是人家左小多,實力進度凝然眼前……的的確確比咱們要努力啊……要不然,怎麼會進步的這麼快?

慚愧啊!

太慚愧了……

雖然自己等人已經努力得都快要練的吐血了……但是……進度不夠快卻是不爭的事實。

“趕緊回去修煉!馬上就要開啓大戰了,你瞅瞅你們一個個鬆鬆散散,跟放了羊似的……”

左小多揮揮手:“走走走……”

衆人呲牙利嘴的離去。

“再加把勁!”

“我就不信了,居然趕不上了!……”

衆人紛紛發狠。

左小多趕走衆人,再次回到房間,嘿嘿一笑:“念念貓……來再睡個回籠覺……被窩就是舒服,有這麼愉快的練功方式,誰那麼傻去搞的一身的髒兮兮的……啵……咦?睡着了??”

“……睡着了也沒關係,我沒睡着就好……”

……

接下來一段時間,左小多開始糾纏左小念,名頭就是練功,辛勤無比的練功。

當然,是合藉雙修的練功。

基本每天都要練,每天都要練好多好多次,隨時隨地,左小多就要練功……

很辛苦,很勤奮,卻樂此不疲。

左小多練得汗流浹背,兀自感到快慰,感覺到自己的進步很大,不禁愈發的興高采烈,越來越是練功熱情高漲。

但在左小念的強烈抗議之下,左小多得到了一堆許諾之餘,終於改成了一天練功三次左右。

左小念也是沒辦法了,被迫妥協退讓,若是就這樣修煉下去,修爲進步固然是肯定的,但問題是……恐怕自己一天天的,就真的要起不了牀了……

那種疲累感,那種極致的疲乏感,簡直如夢魘一般……

這幾天每天早晨,兩條腿起來都是打顫的。

這還要怎麼練功?

修行不可只是本身功體真元修爲,還有手上身上的功夫手段,自己這狀態,拿劍都差點拿不動!

於是乎,必須得改規矩,必須得節制!

改了規矩之後,左小念每天早晨總算是又能起來了,每天下午還能練練劍,修行各種手段法門等等……

而另一份更加顯而易見的好處就是,每天起牀後修煉,都有一種全新的感覺體會,我又有精進,進步了許多!

至於左小多,那架勢,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修爲始終呈現出突飛猛進的態勢,而且,個人感覺自己已經是……那啥,咳,大人了……

所以,有些時候,他已經開始刻意表現出自己的行事穩重態勢……

諸如經常倒背雙手,臉上帶着風輕雲淡的微笑,一派成熟穩重,儒雅瀟灑。

嗯,以上都是從左爸那照葫蘆畫瓢弄出來的個人形象。

但是李成龍等人每次看到這一出的時候總感覺心裡發毛,畢竟左小多以往給他們的形象早已經深入人心,而左老大現在刻意做作出來的這種形象,讓他們感到心裡瘮得慌,心有餘悸的那種……

大家甚至懷疑,左老大是不是修行精進太速,以至於走火入魔,要不怎麼弄出這麼一副德行呢?

畢竟,這種狀態出現在左爸的身上,那是一派雍容,雅量高致,着落在左小多的身上,那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真正的沒眼看,能不瘮人嗎?

左小念終於脫離某人的糾纏,出來恢復練功後,大家聚在一起切磋了一次,這一次,李成龍等人感覺自己被打擊得更厲害……

他們發現……

前後只不過是一年半沒見(滅空塔的時間流速),左小多和左小念的修爲,赫然已經進步到了衆人再也難以望其項背的地步!

原本還能看到背影,還有追及的信心,但是現在,只看到一條道絕塵而去,連兩人身後的煙塵也幾乎要看不到了……

“怎麼會這麼快,這麼誇張,這樣子的精進幅度,真的沒有隱患麼……”

李成龍等登時都急眼了。

接下來愈發的拼命修行精進起來,以衆人合道中期的修爲,居然能練到直接昏睡……這樣子的訓練力度,簡直是去到了逆天的級數……

隨後,衆人漸漸發現了……

左小多和左小念兩人分明沒有他們自己說的那麼努力。

每次出來,修煉修煉,多以習慣精進自身招法路數,磨礪手段精確爲主,很多時候兩人還手拉手散散步什麼的,亦或者是在那邊是靈植和靈苗的山林之間,散散步,說說話。

活得分明很愜意、很舒心。

正所謂: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小日子過得甜甜蜜蜜,瀟瀟灑灑……

但是爲什麼一天比一天的差距更大了呢?

這是個什麼道理,衆人簡直就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也太不公平了……

如此過了八天之後……

早晨。

左小多出去,看到手機上有吳雨婷發來的消息:“來吧!”

“後天婚禮了!”

“走啦!出發!”

左小多一股幸福感涌動心頭,一聲歡呼發自心底,左小念臉色羞紅……勉強坐起來穿上衣服,站着走了兩步,卻感覺自己兩條腿竟是軟的……

“這兩天不準搞事情了!!!”左小念非常嚴厲的道。

“好的好的,咱們趕路爲先,到了日月關再說後續!”

這一天中午。

十五個人齊齊乘風而起,盛勢衝出天幕,騰身九霄,長空中風雲激盪,似乎有一條條巨龍,風雲際會,在翻滾雲濤旁扶搖而去,一路向南!

“葉校長,文老師,潛龍高武,我們去了!”

長空中,一聲斷喝,以左小多和左小念爲首,其他人兩翼分開,就像是一支巨大的鋒銳箭矢,劃破長空,疾馳南天!

這一天,豐海上空,彩霞滿天,瑰麗無限!

十五個人的影子,在高空一一展現向潛龍高武告別,下面,無數人清晰可見,蔚爲奇觀!

這亦是後世流傳萬古的神話傳說之由來,傳奇初編,只在今朝。

這一幕無巧不巧的被一位享譽當世的畫師看在眼內,靈感如潮,回去後將這一幕着落於畫作,萬古傳唱!

“左七右八沖天南,風華絕世長空寒;鏖戰天下誰敵手,十五君主正少年!”

是爲——《十五君主出征圖》

這幅畫,成爲了整個大陸的第一寶畫!

被葉長青重金收購,藏於潛龍高武,爲潛龍高武鎮院之寶!

到了後世,便是想要看一眼,都要繳納不菲的費用,飛天之下的修者,根本就沒有資格看到!

嗯,潛龍高武的學子,只要繳納一定數目的學分,就可以一覽傳說!

無數天才因此而來,匯聚於潛龍高武,只爲管中窺豹,一覽神話皮毛!

此是後話不提。

……

潛龍高武中。

葉長青與文行天等站在樓頂,用力揮手致意。

兩人眼中,全是祝福與不捨。一種濃濃的惆悵,還有至極的欣慰。

潛龍高武,一年級一班。

衆位同學看着天空中呼嘯風雲的昔日同窗,人人都是滿臉肅穆,心下寂然。

孟長軍看着天空中,甄飄飄白衣飄飄的窈窕身影,那冰雪天顏的絕世姿容,忍不住輕聲嘆息,心中說不出的失落。

明明不久之前,還能並肩而立,而今,就只得仰視的份了!

郝漢在他身邊,輕飄飄的說道:“終於,她還是混進去了,呵呵……不知道付出了什麼代價……”

孟長軍突然感覺到難言的憤怒與失落,重重的哼了一聲,連看都沒看郝漢一眼,徑自提起長槍出校歷練而去。

他更加不知道的事,當初李成龍籌謀構建以左小多爲首的小團隊的伊始,孟長軍乃是當仁不讓的首選,爲此甚至被李成龍排在高巧兒和甄飄飄皮一寶之前!

因爲孟長軍身上具備有很強的領導組織才能。而且本身資質,也是上上之選,前途光明遠大。

但造化弄人,又或者是人禍作祟……

就是因爲身邊多了一個郝漢不斷地搞事情,搞亂了孟長軍的心境,這位本應該位在隊伍前列的人選,最後竟連隊伍都進不去。

時至今日,雙方的差距,已經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差天共地,再難以至及!

孟長軍現階段的修爲實力,就算是一萬個捆在一起,也已經不是現在隊伍中最弱的甄飄飄的對手!

這不得不說……這是一件很可惜很遺憾的事情。

有些時候,交對了朋友,真的可以帶你一起直衝雲霄!

但若是交錯了朋友,就算你身在雲端,也能給拉下來,跌落塵埃,身陷爛泥堆中,跟他一道蹉跎!

近墨者黑,近豬者臭,豈是虛言!

……

日月關上。

長風凜烈!

無數大旗,呼啦啦的隨風盪漾,時不時的被吹成一道直線。

北風呼嘯,風雲激盪!

此時此刻,無數的婚宴場地,早已經準備妥善。

無數的酒席,也已經準備完畢,只等開席之刻;這可不是一天兩天的籌備,而是好幾天的精心的準備!

無數的紅布綵綢,亦在空中隨風徜徉,滿目盡是喜氣洋洋的氣象。

此際已經有許多高階修者,從四面八方趕過來,前來賀喜!

爲了今天,巫族與人族的經年鏖戰,都從即日起偃旗息鼓!

一切後續,全都等過了婚禮再說!

大陸的所有一切,都要爲這場婚禮讓路。

星魂大陸第一天才,巡天御座之子與巡天御座義女,於今日成親!

在這等普天同慶的大日子裡,又有誰敢不開眼的出來搗亂?

而左長路與吳雨婷等人正在忙着迎接招呼客人。

無數的只是存在與傳說之中的大人物,此刻,正在不斷地紛紛到來。

這一場婚禮,憑藉着巡天御座的號召力,將三個大陸,所有的最巔峰高手,盡數都集中到了一起,沒有任何一個人漏網!

甚至,連與世無爭的蟾聖,也是不遠萬里而來,與西海大巫並肩聯袂趕路之中。

日月關關上關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長滿了螞蚱菜,滿眼綠意一直延續到天邊!

一朵朵小花在風中搖曳,似乎是一張張笑臉,在綻放,爲這一場盛會更添一分光彩!

這前所未有的盛會,引動了此世所有高端勢力的注意力。

或許在普通人眼中,會感覺很不公平,更會因此而憤怒。

“就算是御座大人的兒子結婚,也不至於搞這麼大的聲勢啊?!”

“切,二代就是牛逼!整個大陸爲之慶祝婚禮……呵呵……我等屁民,只能喊666……”

“投胎真是一門技術活……呵呵……我承認我酸了……”

“一場婚禮,興師動衆,勞民傷財,三個大陸,同時送禮……嘖嘖,御座大人真真斂財有方啊,猶記御座傳說,天高三尺,難道竟不是虛妄……”

“……”

不得不說,陽光所照之處,不管是什麼時代,什麼朝代,什麼樣的危機時刻,總有無數的檸檬精存在,更有無數的槓精上躥下跳。

還有無數廉恥全無的人,因爲負面情緒的人在酸,在搗亂,在說一些只是爲了挑動別人負面情緒的話!

但沒有任何例外的是:以上這些泛酸之人,沒有一個人有資格前來參加這一場婚禮的觀禮!

因爲……心術不正的人,永遠不可能走到上層,踏上巔峰——這同樣是任何時代,任何年代,任何朝代的天道最公平的地方!

不同於這些槓精和檸檬精,所有前來的,或者,只要有些腦子的,自然明白!

這一次,絕不是隻是婚禮,婚禮只是一個引子!

最重要的,是這一場聚會的內涵!

結合三個大陸已經下的通知,魔族大陸即將歸來的消息,早已清楚明白的昭示了,在這種時候,必須要有一場這樣盛大的聚會!

向三個大陸宣佈,我們有足夠的高手,我們有足夠大的力量!

不管什麼樣的敵人前來,我們都能夠應付,將他們的威脅消弭,民衆不需要恐慌,不需要驚懼!

三大陸的大後方,仍舊安穩平和!

這不是炫耀,而是必要,因爲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只要他看不到,他就絕對不會有安全感——這一些人,絕非少數!

一旦沒有安全感,就有可能做出別的事情,我不好,也要別人陪我一起不好……

雖然在戰後,所有人都會感覺,現在爲左小多舉辦這樣的婚禮,乃是實至名歸的明智決策,意義深遠,甚至是遠遠不夠……

但就當前,此時此刻,現在卻還沒有這樣的認知……

不過呢,若是僅止於當前的場面看來,所有人貌似就是爲了參加婚禮來的。

合共九十九位賬房,每個人佔據一個大桌子,每個人佔據一個方位,每個人配備十幾個助手,着手收取禮金事宜!

除了天王級別以上的賀禮乃是在婚禮現場獻禮之外,其他人等,都是在這裡交上禮金禮品之後,就會被迎賓之人引入被安排的席位入座了。

這席位可謂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只要坐下來,你的神念就與座位相連,然後面前會出現一份回禮!

這幾天裡,你只要坐在這個座位上,就一切都不用發愁,無論是吃喝玩,隨心所欲……

便是你站起來出去溜達,別人也是無法在你座位上坐得下的。

這樣一來,最大限度的規避了可能出現的搞事人員找不到的可能性!

而那一份回禮,更是比好多人送禮的禮物還要貴重,貴重得多的那種……

至於彼此之間什麼是非恩怨……那些事情,甚至都沒有人提起來什麼‘今天不能報仇不能那啥’之類的……

這些話絕不能出現,誰敢在御座兒子婚禮上鬧事兒?

還想不想好了?

半斤酒量的人灌下去十斤,也絕對醉不到那種喪心病狂的地步!

無數的人飛來飛去,落下來之後,就是無數的青菜,星獸肉,妖獸肉,小山一樣的落下來,然後被即時拖走,消化得無影無蹤……

大山一樣的酒罈子,輕巧的從空中一座山一座山的落下來,然後被收走,瞬間就是清潔溜溜。

四大軍團所有後廚炊事班的都集中起來,愣是組成了一個堪比百萬軍旅的營地。

而這場營地的上空,不斷的下雨!

酒雨,肉雨,青菜雨!

大雨!

暴雨!

大暴雨!

超級大暴雨!

此際已經在自己座位上落座的人,看到那邊不斷的往下傾泄的奇景,許多人的嘴巴差點沒裂開。

“擦,真正是開了眼界,這得是多少的食材物資供給啊?”

“光是這兩分鐘,就已經落下來了不下十萬噸酒了……更不要說還有肉還有菜蔬。”

“我看百萬噸肉是有了……”

“我的老天爺啊……這是要招待多少人……”

“我看你腦子就是不會轉彎,這是什麼地界,這可是日月關,別的不說,前線停戰可四大軍團基本還都在這呢,光是他們就得消耗多少?”

“……沒話說!”

“此情此景,我只有一句話可以說!除了這一句話之外,以我已經巔峰的文學修爲,通達古今的知識儲備,也實在是想不到別的形容詞了!”

“什麼話?”

“這句話就是……牛逼!太牛逼了!!”

“……去你大爺的,就你這狗日的形容,是個人誰不會?!”

……

左長路與吳雨婷兩人並肩立身於日月關上空正中間位置。

修爲不到合道境界以上,根本就難能會發現兩人的存在。

但舉凡是修爲到了合道之上的,只要過來的,氣機感應之下,就會發現如同黑夜之中天際唯一啓明星的夫婦二人,自然即時就會飛過去見禮致意。

“御座大人,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感謝感謝。”

“些許薄禮,不成敬意!”

“太破費了……下面登記。”

……

已經在下面落座的人,往往滿臉盡是驚恐的看着一位位神話人物,就那麼一臉尊敬的飛到那一片空無一人所在的地方,行禮,賠笑,寒暄……然後一臉光榮,一臉心滿意足榮寵之至的落下來……

登記禮物,在有人引領下去尋找自己的座位……

“肯定是御座大人在那裡,要不然不會有那麼多人都過去致意……”

“嗯嗯,原來如此,理所當然,就該是如此……”

大家瞬間明白過來。

“只可惜我修爲太低,連御座大人也看不到……哎……”

“哎,一會兒就看到了,等婚禮的正日子到了,御座大人肯定是會現身的,再說御座大人也是無奈……若是讓所有人都看到,一個個的都上去握個手的話,估計御座大人今天手都拿不動刀了……那可是幾十億個人!”

“哈哈哈……說的也是!幾十億人甚至是上百億人一起都去握手,御座大人縱然修爲再高,估計也能被握的禿嚕了皮……”

“……你小子真敢說……”

“嘿嘿……這人聲嘈雜的,御座大人應該沒聽到吧……”

“這大喜的日子,聽到也不與你計較……”

……

北風呼呼吹起。

天空中,似乎有一支鋒利的箭矢,凌空而來。

四方大帥之一的南正乾騰身而起,金盔金甲,在空中猛然放大化身,金光燦爛,身高千丈,如同天神臨世一般。

只聽他大聲笑道:“新郎官來了!新娘子來啦!大夥兒準備……”

轟轟轟……

四面八方開始響動禮炮,瞬時天地震動,無數的禮炮響徹雲霄,更是用濃濃的黑色,將整片天空染得伸手不見五指!

先是製造了人爲的夜幕降臨。

然後再見五彩繽紛的禮花沖天而起!在空中,璀璨綻放。

硬生生在青天白日,營造出了無垠夜空下煙花燦爛的美輪美奐效果!

衆人大呼過癮之餘,復又驚歎,光是這一手,卻頗具心思,高端大氣上檔次!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釣大魚【爲金兮可萌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第二百七十一章 早知後果嚴重,爲什麼要做?第二百一十五章 四巫齊聚,威壓魔族第三十七章 妖族到底從哪裡歸來?第三百零四章 震撼發現!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二十三章 飄了!第十七章 蜂擁而至【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熱鬧起來了第六章 不容樂觀【二合一】第三百六十八章 寶貝是有後遺症的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一百九十八章 開打第四百零五章 念念貓來了!【第五更!】第二百零五章 多多如來【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一)】第五百二十九章 未婚媽媽左小多【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慷慨大方左小多【第三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家出招【爲芷情菲菲盟主加更】第二百四十一章不敢當不敢當【爲年少盟主加更!】第三十七章 妖族到底從哪裡歸來?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白兔與大魔王【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六章 好人好報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突突……破了!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坑了【第一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等可笑,何等諷刺!第五百二十九章 未婚媽媽左小多【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四十七章 療養艙,好多用處啊!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爲上仙齊天盟主加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晚上請你們吃飯【第五更!】第五十四章 陽仁璟第二百六十九章 先收點微不足道的利息第二百八十四章 聒噪!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一百九十四章 天之涯,地之角第四百七十六章 老江湖與愣頭青【爲風語孤獨111總盟加更(3)】第三百一十七章 爽麼?【第三更!】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第一更!】第三部,第一章 地脈太多了【第五更!】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突突……破了!第四百一十七章 快來救我第五百三十三章 撕裂空間的文書【第三更!】第八十八章 穆嫣嫣之怒【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章 得訊【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六】】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四百三十一章 戰略武器【二合一】第三十三章 一字‘一’字。第六章 星空不滅石【爲風弄影1盟主加更!】第五十三章 聽說你姐是腦癱?第五十五章 妖皇與東皇第三百五十一章 舊事、身世、醒來【二合一,爲星絨花語盟主加更一章】第九十八章 誰說的?【爲金榮幸盟主加更!】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面對!【爲傷心、爲了誰盟主加更!】第九十五章 機緣?第五百三十三章 撕裂空間的文書【第三更!】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最怕梅花鹿了,嚶嚶嚶……第二百三十七章有啥話跟我說第七十二章 左小念的代號【第三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拔劍四顧心茫然【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這就是有驚無險?【第二更!】第四十章 登臨大羅第四十章 崑崙道門紅了【第四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有個人叫宋江【第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文老師家訪【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葫蘆,葫蘆!第四百七十二章 您先忍忍【第一更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臨祖龍【二合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給我羣毆他們!第七十四章 我不想當班長 【第一更】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現在不夠格【第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老大,我們不能太老實【第一更!】第八十章 我整個人任你處置【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二百三十四章 啊!通了!第三十七章 要的是未來【第一更!】第三十四章 鼎爐雙心【爲白銀盟主VVICC加更(四)】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衝魂(1)【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七章 這事兒不簡單第三百五十一章 蓬蓽生輝的請坐第一百八十一章 解惑!【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喝酒!必須先喝酒!第三十五章 有點不對勁兒第八十一章 吹風機吹呀吹【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洪水的顧忌【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瘋狂焚身令第三百七十章 開始了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白兔與大魔王【第二更】第二百三十章 兄弟就要有福同享!第二百五十五章 痕跡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厭的過往第十四章 生死盡從容【第二更!】第四百二十一章 遊東天的發現第二百一十二章 起!第一百六十一章 被偷窺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釣大魚【爲金兮可萌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第二百七十一章 早知後果嚴重,爲什麼要做?第二百一十五章 四巫齊聚,威壓魔族第三十七章 妖族到底從哪裡歸來?第三百零四章 震撼發現!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二十三章 飄了!第十七章 蜂擁而至【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熱鬧起來了第六章 不容樂觀【二合一】第三百六十八章 寶貝是有後遺症的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錘呢?第一百九十八章 開打第四百零五章 念念貓來了!【第五更!】第二百零五章 多多如來【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一)】第五百二十九章 未婚媽媽左小多【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慷慨大方左小多【第三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家出招【爲芷情菲菲盟主加更】第二百四十一章不敢當不敢當【爲年少盟主加更!】第三十七章 妖族到底從哪裡歸來?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白兔與大魔王【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六章 好人好報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突突……破了!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坑了【第一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等可笑,何等諷刺!第五百二十九章 未婚媽媽左小多【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四十七章 療養艙,好多用處啊!第138章 暴露了!【爲風家學子傅黑,考入首都醫科大學賀!】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爲上仙齊天盟主加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晚上請你們吃飯【第五更!】第五十四章 陽仁璟第二百六十九章 先收點微不足道的利息第二百八十四章 聒噪!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第一百九十四章 天之涯,地之角第四百七十六章 老江湖與愣頭青【爲風語孤獨111總盟加更(3)】第三百一十七章 爽麼?【第三更!】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第一更!】第三部,第一章 地脈太多了【第五更!】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突突……破了!第四百一十七章 快來救我第五百三十三章 撕裂空間的文書【第三更!】第八十八章 穆嫣嫣之怒【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章 得訊【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六】】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四百三十一章 戰略武器【二合一】第三十三章 一字‘一’字。第六章 星空不滅石【爲風弄影1盟主加更!】第五十三章 聽說你姐是腦癱?第五十五章 妖皇與東皇第三百五十一章 舊事、身世、醒來【二合一,爲星絨花語盟主加更一章】第九十八章 誰說的?【爲金榮幸盟主加更!】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面對!【爲傷心、爲了誰盟主加更!】第九十五章 機緣?第五百三十三章 撕裂空間的文書【第三更!】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最怕梅花鹿了,嚶嚶嚶……第二百三十七章有啥話跟我說第七十二章 左小念的代號【第三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拔劍四顧心茫然【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這就是有驚無險?【第二更!】第四十章 登臨大羅第四十章 崑崙道門紅了【第四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有個人叫宋江【第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文老師家訪【第二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葫蘆,葫蘆!第四百七十二章 您先忍忍【第一更求月票!】第二百三十二章 君臨祖龍【二合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給我羣毆他們!第七十四章 我不想當班長 【第一更】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現在不夠格【第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老大,我們不能太老實【第一更!】第八十章 我整個人任你處置【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一百章 你敢嗎?【爲數字尾號8483盟主加更(一)】第二百三十四章 啊!通了!第三十七章 要的是未來【第一更!】第三十四章 鼎爐雙心【爲白銀盟主VVICC加更(四)】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衝魂(1)【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七章 這事兒不簡單第三百五十一章 蓬蓽生輝的請坐第一百八十一章 解惑!【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露【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喝酒!必須先喝酒!第三十五章 有點不對勁兒第八十一章 吹風機吹呀吹【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洪水的顧忌【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瘋狂焚身令第三百七十章 開始了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白兔與大魔王【第二更】第二百三十章 兄弟就要有福同享!第二百五十五章 痕跡第三百四十八章 烏龍老流氓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厭的過往第十四章 生死盡從容【第二更!】第四百二十一章 遊東天的發現第二百一十二章 起!第一百六十一章 被偷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