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局中局、氣運變、齊聚首,欲雷霆。【二合一】

左小多清晰的看到。

在王家祖墳墓碑正前方,祭祀臺位置,在右側,每一座墳墓的這個地方,都有一塊方方正正的石頭。

散發出雖然微弱,但是卻不可磨滅的光。

日月石。

而這些個日月石,每一塊都安置在右側。

日月石本身攜帶些微的氣運之力,而今整齊的安置在同一位置,量變形成質變,進而導致了……整個王家墓園,本身雖然並無疏漏,實則重心卻呈現向着右面傾斜的微妙變化差異。

尤其是其中的幾十座,傾斜感格外的厲害。

“那幾十座墳墓之中,都是空的,沒有埋人。”左小多輕輕嘆口氣,這應該是都是王家隱藏的高手了……

但是,空墳可是不詳的啊!

一個墳頭,就是一個人。

墳頭堆起來了,裡面是空的,那麼一座空墳,十人填不滿。

再加上用風水石偏頗佈置所壓成的微妙傾斜,進而形成了一種特異的現象,就叫:空穴來風!

空穴來風,大廈將傾。

這些,用單一望氣術的法門是看不到的。

而且用日月石的氣運強行加碼一邊,日月石本是功勳之石!而功勳加功勳,看似好事,但是實際上,卻是將這一家人的心,壓偏了——我家這麼大的功勳,我家戰神家族,沒有我家,就沒有星魂!

但我們家現在怎樣?

——這一份心魔,便是從此而來!

這份功,不是被王家供奉在了頭頂,而是被王家壓在了心上,壓偏了心!

而這,只是一環。

左小多心下嘆息不已。

“原來王家……是這樣的……那個爲王家出主意的人,根本就沒安好心眼兒啊!”

“王家墓園方方正正,但關竅處呈現出如此氣運傾斜的小格局,令到這邊形成了一處另類的風水出口,而這個出口,正好構成一個角……而這個角,延伸出去,竟然是直直的對着……”

“……那羣龍奪脈之處……一條直線直直的延伸過去。”

左小多嘆息一聲,只感覺又是有些匪夷所思,又是有些佩服,還有些憤怒……

“利用了天的壓力,利用了地的地脈衝勢,利用了整個上京城的氣脈局勢,利用了英雄的功勳氣運,所有的氣脈風水走向,完全壓過來形成一體,就造成了王家的這種傾斜,越來越嚴重,最終……氣脈消失,氣運斷絕,盡數輸入羣龍奪脈,爲羣龍所噬……成爲無主之運,混亂上京!”

“這個人,好歹毒的心思!”

“好毒辣的一個兇局!”

左小多心下憤怒莫名,怒髮衝冠。

“怎麼了?”左小念敏銳的察覺了左小多的心態變化,終於出聲問道。

“問題很大。”

“能改麼?”

“太多歲月了,那些個日月石已經與這片氣脈連成一體,縱然將之取走,但短時間內也無法消除其作用,畢竟石頭下面的祖墳之地已經被壓過去了不知道多少年,非得有極漫長的時間,才能可能消弭。”

左小多淡淡道:“再說了,以王家的所作所爲,便是求到我的頭上,我也不會爲他們改的。”

“祖墳風水格局出現偏差紕漏,便是無心之失,便是隻得一發之微,也會隨着時間推移,令到格局崩壞,氣運流失,乃至格局盡潰,甚至反噬其主,經年累月之下,主家或者多病多災,或者做事不順,或者突遭橫禍,或者前途盡斷,或者……但總而言之,這些仍都是屬於外因,需要漫長歲月沉寂。”

“但王家主動來做這些事情,更多是初心盡墨,與祖墳風水無關。”

左小多淡淡道:“換言之,王家現在的風水格局有損,不過外因;而他們主動與奸人配合,數典忘宗,陷害好人,殺戮無辜,纔是爲王家種下破敗家門的主因……縱然因而導致一應嚴重後果,盡都屬於是咎由自取,與人無尤。”

“原來如此。”

“這道理放在世俗尋常事仍舊是講得通。便如別人來害你你奮起反擊,便是正當防衛,反之,你主動害別人卻被人反殺,無疑咎由自取,皆是同樣的道理!所以說,凡事都要講究個理字,循理而動,可首先保證自身並無紕漏,餘者縱然一時阻滯,彼時自有通達之刻!”

“懂了,全懂了。”

左小念點着小腦袋。

好爲人師的左小多想通一切,心中倍覺舒爽,再看到左小念那一副乖巧聽說的模樣,忍不住來了個摸頭殺,讚道:“真是個乖乖的小姑涼,老公疼你哦。”

左小念正在考慮王家的事兒,順勢靠在左小多懷裡:“你說得對……這是不一樣的……”

突然醒悟,齜牙咧嘴,一把掐住左小朵腰間一塊肉:“狗噠!!!”

“饒……”

左小多面容痙攣,剛剛纔說出一個字,突然臉色一變,極速移動,帶着左小念隱匿起來,就只將神念縈繞兩人周身淺薄一層,卻可屏蔽外來神識追索。

稍傾,王家祖墳前有兩道劍光陡然沖天而起,聲勢不俗。

甫一出手就將兩人剛纔存身的空間攪得粉碎,若是兩人仍在原地,驟然受襲,便是不死,也得受傷。

來者乃是兩個黑衣老者,全都是腰繫一條白麻布腰帶,一副守墓人的打扮,人手一口利劍,一左一右,巡視空中半晌,卻沒有發現,兩人遍尋不獲,仍舊不肯罷休,身子亦遁入虛空,持續搜索。

呼呼呼……

風聲獵獵,王家祖墳上空,每一寸空間都被這兩人仔細探查,犁地一般的半點不曾錯過。可惜仍舊沒有發現。

又過了好半晌,兩人這才顯露身形,重新立身在高空之上。

“剛纔這邊分明有異樣波動。”

“肯定是有人過來探查……”

“應該是有望氣之士前來窺視咱家祖墳狀況,一般人絕不會如此行事。”

“將此事彙報給家主,他再三叮囑的事情,發生了!”

“好。”

一人在空中仗劍而立,另一人如飛而去。

而左小多和左小念此刻早已經遠在千里之外,快到家了。

……

遙遠的彼端巫盟大殿。

洪水大巫與三個分身正在各自修煉,突然其中一個分身臉色陡變,驚悚的站起身來。

“這不對啊,怎麼我的氣運突然就被抽走了……這都快被抽到底了,這是氣運對耗,彼此互損?!這……怎額會如此?”

其他兩個分身:“??沒啥事兒啊……你咋回事?”

“沒感覺啊……你這……還沒出世就牽扯到了因果?”

先前這位分身臉都變白了:“不對……就是在持續的被抽取,一股一股的被抽走……我去,這怎麼回事?我乃是剛剛被斬出來的分身,連行走江湖都不曾有過,怎麼能有人持續能抽取我的因果氣數?而且還是氣運對耗,持續損傷這種大動靜,這不對啊,說不過去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擦!又被抽一次……我草又一次……暈……沒完了啊。”

“稍安勿躁。”

坐在最中間的洪水大巫臉色平淡,習以爲常的道:“這是多大點事兒,至於這麼的大驚小怪,平復心境,安靜修煉,此次於你而言乃是一個機會,記得好好把握,彼時自有裨益回饋。”

那分身雖得解說,心下憋悶難免:“老大,你就是我,我卻不是你,你是不是該多解釋一二呢?”

“解釋什麼,你安心修煉就是。”

“這應該是你欠下的因果吧?只不過是你用斬屍的方式,將這層弊端轉嫁到了我的身上……老大你這分明是嫁禍於人,存心不良!”

“嫁禍?好好修煉吧,日後你就知道這是多大的好處,若不是你乃爲新晉斬出之化身,這份便宜豈會予你。”

洪水大巫淡淡道:“若是我將這份造化留在自己身上,將來以這份氣運之力反饋爲根基,再斬出來一具分身也不是難事……雖然那樣會損耗些許的本源。”

“而你則不同,你雖然是我新晉才斬出來不久的化身,但便如你所說,你不是我,我卻是你,你擁有我的修爲與境界,卻同時又是一個全新的生命,等你有所領悟之後,你便可以藉助這種氣運抽取補充的便利,循序斬出來另外三個隸屬於你的分身。而到了那個時候……你將會真正達到我的層次,而我則會晉升到某個更高深,甚至是前無古人的地步……”

“這是一種全新的修行思路,是我無意中……”

洪水大巫頓了一下,道:“……無意中鑽研出來的。”

三具分身頓時感覺自家老大不明覺厲、驚爲天人:“老大果然英明神武!這等前人從未想過的這種修行道路,居然能夠走得如此通暢,如此如臂使指,信手拈來。”

越想越是佩服。

這還真的是一個天才至極的想法,端的超越了所有前人!驚才絕豔!

甚至就是開闢了一條全新的登頂之路!

“難怪老大能夠成爲大巫之首,當世一人,果然是盛名之下並無虛士……”

三人此際並沒有絲毫拍馬屁的想法,而是真真正正的心悅誠服,語出至誠。

洪水大巫的臉黑了一下,隨即淡淡道:“安心修煉吧。”

旋即就閉上了眼睛。

我能告訴你們,這是因緣際會之下的因果,卻又是欠下了一輩子的債麼?

顯然不能。

我能告訴你們這事兒除了我之外別人無法複製嗎?

我能告訴你們當時我被忽悠得連本命戒指也……我能告訴你們這……

什麼都不能告訴!

所以,那就只能讓你們繼續佩服下去了!

三人都是用欽佩的目光看着已經迅速入定的洪水大巫,只覺高人行事,果然高深莫測,倍覺高山仰止,高屋建瓴,高不可攀,高高在上!

不愧是老大,真不愧是老大!

這等震古爍今的成就,居然還能表現得如此平淡,光是這份平和得心境,也足夠我們學習啊!

……

上京,小院子裡。

“現在態勢已經基本明朗化了,王家那邊顯然也是在等,等待那個天地交泰的時機。而我們若是現在下手,直接針對王家,來個全面摧毀……平心而論,在外公不出手的情況下,光憑我們倆肯定是做不到的。”

“而更關鍵的是,不到那個微妙時刻,僅憑當前所得,還很難推測出那究竟是一個什麼局。而還有一層不得不考量,或者說最需要謹慎對待的是,……不到那個時候,王家祖墳,自身氣運還不會徹底崩盤,以王家老祖王飛鴻爲王家留下之餘澤,仍形龐大的功德氣運護身,王家遠不到敗家的時候,也就是……懟不動!”

左小多輕輕嘆口氣:“所以,我們同樣需要那個時機,那個看似王家渴求,實則是徹底動搖王家根基,令到其氣運全面崩盤的時機。當然,我們仍舊需要持續從其名聲上下其手,令到王家惡行持續發酵,再四面八方的圍剿,找到機會就刺殺王家之人……一步步的蠶食。”

“嗯。”

就在這時候,左小多沉寂許久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左小多一愣之餘,趕緊抓起來一看。

一看到上面正在蹦動的名字,左小多就是一個激靈,旋即接通電話就開始了破口大罵:“你個混賬忘八蛋,用到你丫的時候老子死活扛着槍都找不到你,現在不打算用你了你倒是將電話給打過來了,說,你丫在哪裡,讓你老子找到你,一定好好讓你記住你老子我的!”

那邊李成龍心急火燎的聲音:“左老大,能不說廢話了麼,你現在在哪?”

“我在上京,我還能在哪?!”

“我說的是具體位置!”

“掛電話。”

左小多一個位置發出去。

過了不到五分鐘,空中呼呼的急驟的風聲響起,李成龍等一行十二個人,一個不少的齊刷刷地降落到了院子裡!

“左老大!”

左小多見狀登時嚇了一跳。

“這是……你們這聚在在一起開會?搞什麼呢……怎麼到得這麼整齊?”

左小多瞪大了眼睛:“你們要麼一個也不見,要麼就這麼突然間浩浩蕩蕩的前來,知不知道這很驚悚的……再看看你們這一雙一對兒的……讓隊伍裡面的單身狗們作何感想?”

幾個人皺着眉憋悶的看着這貨,滿心着急的衝來,然後就看到這貨一照面的一連串不着調。

“哎喲我錯了,你們這隊伍裡的單身狗還真不多,哈哈哈,高巧兒,甄飄飄,兩條單身狗,作何感……咳咳咳,皮一寶,你這一條可是貨真價實的單身狗,人家高巧兒和甄飄飄有不少追求的,點個頭就不是了,可是你皮一寶嘎嘎嘎就難整,你作何感想啊?你好孤獨的樣子,嗯,也沒事,左右你存在感低得可憐,萬一真有人了,卻又被那人給忽略,纔是真正的悲哀……”

高巧兒和甄飄飄皺着眉看着他,眼神鋒利。

皮一寶則是一張臉整個都皺了起來,憋屈卻又不敢造次地看着左小多。

見面啥都不提,先來一個揭傷疤,而且還是累加揭傷疤,這也是沒誰了。

這樣子的貨色,就是我們的老大,我們認可的老大,我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呢?

再說了,這也太奇怪了,我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存在感超弱的,怎麼在左小多面前,就像是黑暗之中的明燈一般的耀眼。

哪怕是千萬人在一起,他第一個肯定都是先來埋汰我……這也是一份本事。

可左小多爲什麼就能不在意自己的隱藏呢?

這也是奇怪啊。

“老大,你怎麼這麼……”

李成龍兩眼通紅:“秦老師和老校長的仇……”

“此仇不共戴天,怎能隨意了結,我已經有了頭緒,必然要對方血債血償,付出沉重代價。”

左小多招呼着衆人坐下:“正好你們來了,咱們可以將這件事好好的捋一下,腫腫,你聽仔細了,我將我的既定思路全盤道出,你給我查缺補漏。”

“好。”

左小念端了茶出來:“大家都先喝口水,冷靜一下。”

“王家對於我們來說,乃是難以撼動的龐然大物,縱然大家實力又有精進,但對方非但飛天高手無數,更有多位合道級數修者……報仇可不能只是腦門子一熱,衝上去砍人就能結束的,貿然動作,完蛋的只會是咱們。”

左小多道:“你們大嫂說得不錯,你們都先平靜平靜,冷靜冷靜。仇,肯定要報的。我們既然聚在這裡,就是爲了報仇而來,但現在你們這等心態,卻只有前去送死的份兒。”

“嗯,大嫂說的對,老大說得好。”

衆人二話不說,各自盤膝坐了下來,平心靜氣調勻呼吸。

大家都在這裡,都在爲了同一個目標而努力。

這就足夠了!

十分鐘後。

衆人情緒都已經恢復過來。

左小多也理清了自己的思緒,道:“我先說這件事的始末……還是得從王家開始說起。”

“王家祖先得到了……”

左小多從一路講來,儘量的將事情講的清楚細緻,將目前所知道的所有相關情報,包括搜魂所得的情報,包括遊小俠蒐集的王家情報,包括九重天閣的王家情報,還有呂家收集到的王家情報……

沒有任何錯漏的全部都說了出來。

李成龍盤膝端坐,閉上眼睛,兩隻耳朵豎得高高的,顯然是在全神貫注的聽着左小多的講解,盡心整理所有相關情報線索。

他的腦海裡,就一應情報線索,迅速地勾勒出了一張巨大的網,在將這件事情,從最遠最廣處逐漸收縮延伸過來……

情報線索之餘,左小多又從風水局方面開始說明,一直說到最後,自己去勘察風水局結束。

好半晌,衆人始終沒有任何人插話詢問。

李成龍盤膝坐着,就像是泥雕木塑一般。

又過了良久之後,才睜開眼睛,道:“這樣說的話,我們在上京說到有所助力,可以確認的只得老校長出身的呂家,這是板上釘釘的一家麼?”

“不錯。”

“遊家呢?”李成龍問道。

“遊家,對咱們抱有善意,可以在一定程度給予相助,但是說到出動高手,與王家正面爲敵……多半不會……”

“明白,遊家乃是帝君大人後嗣血脈的家族,更有右天王坐鎮,必須擺正自身立場,以穩固星魂人族都城穩定爲第一優先,而且遊家下場就等於右天王下場,他的出手,將徹底摧毀星魂戰神王飛鴻的榮光,無論於公於私,遊家都不能出手,可以理解,情理中事!”

“那麼除了遊家,咱們有可能的助力是吳家和劉家?他們兩家曾經爲呂家的出手幫忙,咱們是否可以藉助其力,我需要一個相對確實的答覆!”

“這一點,呂家家主呂迎風親口承認並且承諾過,這兩家,縱然未必會全力以赴的相助,但也肯定會派不菲的力量出來。”

“這麼說的話……我們這邊總體的實力也不是很弱啊!”

李成龍皺着眉頭:“就只是在高端力量上,還有相當的差距而已。”

“是的。”

“左帥公司那邊是你下的令吧?”李成龍這句話是傳音說的。

“是我。”

“那這事兒就有些古怪了。咱們的公司在我們沒有出面出手的情況下,居然能硬抗王家的力量,以王家的根基而言,左帥公司如何能抗衡,呂家分明沒有幫兵助戰……”

李成龍喃喃道:“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

“問題?”

“嗯,不過不用擔心,如果是出問題,應該也是向着大方向去的……”

李成龍沉吟良久,似乎有了什麼決斷,道:“先看,先看這幾天,一來,網上輿論局勢後續走向,二來,上京家族的後續動向,三來,整個上京政局會否出現變化。還有最後的,相關王家的家族企業局勢。”

“先看兩天再說。”

李成龍沉吟道:“我來的時候,已經想到了情況會很不利,卻怎麼也想不到情勢會如此的錯綜複雜,牽扯到這麼多的變化……尤其是據左老大所說,以你的望氣術觀視之下,尚有另一個莫名勢力,莫名的風水望氣士存在,此人最是心思詭譎,動機更是不良……左老大,你對這個暗中操縱或者說影響王家的望氣士……究竟是哪一方的人,是否有所猜測傾向?”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魔來訪【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三百七十五章 天才的對決【第四更求月票!】第二百四十三章 真諦是,慫!第五百零九章 流氓之名初顯露【第一更!】第二百九十四章 那小子不見了【第二更!】第二百三十六章 任務哪有容易的?【第七更!】第三百三十章 臥槽有八卦!【第一更!】祝我風家小兄弟,小妹子們,高考順利!第四十五章 左小多的人生目標!第四百六十二章 咱能不能要點臉?第一百三十章 進入孤竹城第二百七十九章 想上就上!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二百零二章 我要一個活的!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盟的辦法第八章 賽前最後的試煉【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霸王相!【第二更!】第二百零一章 鬱悶的洪水大巫!第一百八十七章 轉變【爲風家學子嶼寒丶考入徐州工程學院賀】第一百八十九章 討價還價【第一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六十四章 首席了,就是爽!第二百二十四章 消息瞞不下去了第六十四章 兄弟間,別談錢【第四更!】第五十章 馬屁如潮!第二百四十四章身份恐怕瞞不住了第三百零二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一章 蓬蓽生輝的請坐第二十四章 命運總是曲折離奇【第四更!】第二百一十八章 發工資【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君子如玉李成龍!【第三更!】第二百四十五章 白菜好吃嗎?【第一更!】第六十八章 人品問題【月票10300加更!】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機緣,多多已是孤軍第二百零七章 兄弟,保重!【第一更!】第二百二十四章 來生來世再爲敵!第一百五十章 左小多,你別跑!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飛躍包圍圈第二百零六章 委屈的無毒大巫第二十三章 老師,你的公道我來拿回!【爲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章 有點混亂,我得捋捋……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路挖【第七更!求訂閱!】第十六章 算一算第七章 這是什麼展開?第三百六十三章 爲何等他?【爲時光之慌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四章 就按照你說的辦【第二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家庭地位槓槓的!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家出招【爲芷情菲菲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線索【爲風家學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學賀,恭喜。】求幾張月票。第二百七十九章 想上就上!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不仁我不義!【第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文老師家訪【第二更!】第一章 夢裡夢外,亦幻亦真【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兩個望氣士【第一更!】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二十八章 豐海亂【第二更!】第三十一章 星夜馳援【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三)】第三百二十七章 李長工,開始幹活【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三章 秦老師,麻煩您送快遞!【第四更!】第二十二章 老銀幣啊【爲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二十六章 躺上去!近幾天更新計劃第六十二章 小龍吃醋了第八十二章 好毒!好毒啊!【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給我戴上!【第五更!】第二百七十九章 有酒約定關前醉【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城!第二十一章 最好再找個遠程【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大一條蜈蚣!【第三更】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老頭子,我好累!【第三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難盡【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一十三章 思維盲區【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四百五十章 這小子真陰!【第二更!】第五百零一章 龜縮在寶山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只下一個通知第一百二十四章 免責書!【第三更!】第八十九章 如此偶遇【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十九章 撐着了【爲wise海晨盟主加更!】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敢當不敢當!”【第四更!求月票,訂閱!】第三十九章 天降橫財第四百三十四章 鮮血爲祭【第四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證人!【第四更!求月票!】第三百七十九章 要不咱們賭一場?【第四更!】第一百零九章 咻!【三合一大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禮不可廢【第四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一章 舊事、身世、醒來【二合一,爲星絨花語盟主加更一章】第六十八章 南叔叔?見面禮。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二百章 準備動手!【第二更!】第六十二章 “????”【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君子如玉李成龍!【第三更!】第三十八章 獨孤雁兒【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六)】
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魔來訪【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三百七十五章 天才的對決【第四更求月票!】第二百四十三章 真諦是,慫!第五百零九章 流氓之名初顯露【第一更!】第二百九十四章 那小子不見了【第二更!】第二百三十六章 任務哪有容易的?【第七更!】第三百三十章 臥槽有八卦!【第一更!】祝我風家小兄弟,小妹子們,高考順利!第四十五章 左小多的人生目標!第四百六十二章 咱能不能要點臉?第一百三十章 進入孤竹城第二百七十九章 想上就上!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二百零二章 我要一個活的!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盟的辦法第八章 賽前最後的試煉【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霸王相!【第二更!】第二百零一章 鬱悶的洪水大巫!第一百八十七章 轉變【爲風家學子嶼寒丶考入徐州工程學院賀】第一百八十九章 討價還價【第一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你完了【第二更!】第六十四章 首席了,就是爽!第二百二十四章 消息瞞不下去了第六十四章 兄弟間,別談錢【第四更!】第五十章 馬屁如潮!第二百四十四章身份恐怕瞞不住了第三百零二章 甩鍋技術哪家強?【第二更!】第四十五章 各自去處已定【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一章 蓬蓽生輝的請坐第二十四章 命運總是曲折離奇【第四更!】第二百一十八章 發工資【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君子如玉李成龍!【第三更!】第二百四十五章 白菜好吃嗎?【第一更!】第六十八章 人品問題【月票10300加更!】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機緣,多多已是孤軍第二百零七章 兄弟,保重!【第一更!】第二百二十四章 來生來世再爲敵!第一百五十章 左小多,你別跑!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飛躍包圍圈第二百零六章 委屈的無毒大巫第二十三章 老師,你的公道我來拿回!【爲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章 有點混亂,我得捋捋……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路挖【第七更!求訂閱!】第十六章 算一算第七章 這是什麼展開?第三百六十三章 爲何等他?【爲時光之慌盟主加更!】第二百九十四章 就按照你說的辦【第二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右天王來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家庭地位槓槓的!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家出招【爲芷情菲菲盟主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線索【爲風家學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學賀,恭喜。】求幾張月票。第二百七十九章 想上就上!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不仁我不義!【第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文老師家訪【第二更!】第一章 夢裡夢外,亦幻亦真【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七章 兩個望氣士【第一更!】第六十章 我需要念念貓護法【月票9100補更。】第二十八章 豐海亂【第二更!】第三十一章 星夜馳援【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三)】第三百二十七章 李長工,開始幹活【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三章 秦老師,麻煩您送快遞!【第四更!】第二十二章 老銀幣啊【爲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百二十六章 躺上去!近幾天更新計劃第六十二章 小龍吃醋了第八十二章 好毒!好毒啊!【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給我戴上!【第五更!】第二百七十九章 有酒約定關前醉【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城!第二十一章 最好再找個遠程【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大一條蜈蚣!【第三更】第二百七十六章 淬魂朱果!【爲yg今夕何夕,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老頭子,我好累!【第三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各自遭遇,一言難盡【第三更!求月票!】第三百一十三章 思維盲區【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四百五十章 這小子真陰!【第二更!】第五百零一章 龜縮在寶山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只下一個通知第一百二十四章 免責書!【第三更!】第八十九章 如此偶遇【季氏俗人盟主加更!】第二十九章 撐着了【爲wise海晨盟主加更!】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敢當不敢當!”【第四更!求月票,訂閱!】第三十九章 天降橫財第四百三十四章 鮮血爲祭【第四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證人!【第四更!求月票!】第三百七十九章 要不咱們賭一場?【第四更!】第一百零九章 咻!【三合一大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禮不可廢【第四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咱們有緣啊【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一章 舊事、身世、醒來【二合一,爲星絨花語盟主加更一章】第六十八章 南叔叔?見面禮。第二百八十章 我是主角【第三更!】第二百章 準備動手!【第二更!】第六十二章 “????”【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君子如玉李成龍!【第三更!】第三十八章 獨孤雁兒【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