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這世界,我已經看不懂

只聽洪水大巫淡淡道:“你可能聽到很多人說,到了一定的地步,技巧就不重要了,天地之間,剩下的都只是力量,誰的力量大,誰就牛逼,對不對?”

左小多點頭。

的確,這些話,這種話,不止是一個人說過。

“我現在告訴你,那些人都是放屁!狗臭屁!”

洪水大巫冷笑道:“技巧爲什麼不再是技巧?爲什麼不再重要?那有一個最最起碼的前提,那就是……要對所有的技巧都嫺熟了、瞭解了,還要能隨時隨地,信手拈來的,必須要達到這等地步之後,技巧纔不再重要。換言之,那其實只是因爲自身對技巧太熟悉了,萬般手段盡在掌握,才能如是……”

“記住!唯有對於技巧極端熟悉的時候,纔有資格說這句話!前提條件是,所有的技巧!這是必須,必要的條件!”

“但凡有一種你不熟悉,你敢說技巧不重要,就是一個笑話!”

“明白了麼……當真敢說技巧不重要,只是因爲你已經對技巧掌握的太好,所以纔不重要!”

“就如同一些富豪榜上的有錢人,說錢對他而言,只是一個數字,不重要,道理如一!”

“如果你飛天境界,對上嬰變境界,自然不需要用任何技巧,如果那個時候你還需要用技巧,那你就太傻了。”

“但如果你飛天境界,對戰合道修者,你不用技巧你試試?”

“如果兩個人都到了巔峰,都對彼此的修爲技巧了如指掌,那個時候,技巧就不重要,誰用技巧誰就會弄巧成拙。但是那種境界,即便是我都還遠遠沒有達到。”

“你明白了嗎?”

“技巧,對你而言,還會有用處很久很久,許久許久!”

洪水大巫將很簡單的一件事,翻來覆去掰開揉碎了的去灌輸。

是因爲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道理太多,而且很多都非常的有道理。而左小多這種年紀,是最容易被人影響,被人誤導的。

一旦被誤導一點,就是好多年回不來正道。

道理是需要結合現實的,一些至理名言放在一些特定環境裡,還不如狗屁。

所以他必須要先種下一顆任何人都無法撼動的種子。

左小多緩緩的點頭。

有些話,有些事,有些道理,果然是需要身臨其境、親身經歷過後才能明白。

其中的一些個道理,在之前曾經聽秦方陽,文行天等都說過,雖然不盡相同,差別也很大,但那些個道理始終是相通,大抵就是大道如一,殊途同歸。

可自己之前,卻從來沒有這麼多的感悟,這麼深的理解。

唯有現在,每一句,卻如同是暮鼓晨鐘,敲進自己心靈深處,銘刻心底。

“記住了吧?”

“記住了。”

“這些話,以前應該也有人跟你說吧?”

“有過,當時以爲記住了,瞭然了,現在回想,竟然沒有幾分當真鐫刻心頭。”

洪水大巫嘿嘿一笑,道:

“所以說,有些話,不同地位的人來說,就有不同的效果。地位越高,就越容易讓人思考並且記住,出口就是名言警句,地位低的,縱然說出來警世名言,別人也不過當你是在放屁!”

“所以,男兒生在人世間,就要做那種一言九鼎的人!什麼是一言九鼎?”

洪水大巫哈哈哈一笑:“就是當你身在高位,你放個屁,下面也有人專門寫文章,解析你這個屁具備了多少大道理!以及,如何深刻的思想,才能讓你用一個屁來代表!”

左小多頭上冒汗。

這話說的真是粗俗,但話糙理不糙,尤其是……我是真的很喜歡。

左小多心中暗想。

不由想起了社會中一些專門練書法的,可沒什麼社會地位,字自然也就不值錢,練一輩子,頂多也就被尊稱一句老師,反而是那些頗有社會地位,尤其是官做到了一定地步的,即便字寫得有如狗爬,照樣有人樂意花大錢買,堂而皇之裱好了掛牆上……

不管是買的還是賣的,都是不以爲恥反以爲榮……

咳咳,貌似扯遠了……

“你現在的這種錘法,仍舊不過是半瓶醋的水準。”

洪水大巫教訓道:“這不是以是否純熟、熟極而流爲衡量標準,大抵是你不到飛天合道的境界,各種力量便難以圓融、難以運用到當真純熟,儘量不要對強敵運用,即便偶爾不得不用,也是以一下兩下爲極限,出其不意可以,當作底牌也可,但不可多在人前使用,容易被有心人覬覦。”

“將來妖族迴歸,那麼,遭遇妖族對戰的時候,只要超過兩隻手的那種怪物,你就一定不要用這種錘法;除非你到了羅天境之上……否則,遇到妖族的妖神們,運用這種不純粹的力量,就是在找死。”

洪水大巫想了想,加重了口氣,道:“切記!”

左小多心中凜然。

這位前輩的實力如此高強,顯然已入當世絕巔層次,居然還在在提出來這種告誡,那絕對就是有道理的!

心中頓時牢牢的記住。

將來對戰妖族的時候,絕不使用不純粹的力量!

接下來兩人繼續對戰,卻又換了另一種方式。

洪水大巫開始讓左小多將所有修習過錘法套路,全部拆開,分解動作,一招一式的來。

“單獨一招!”

“用全力,不要再存着帶動下一招的想法!”

“純然以最剛猛的力道,傾注在這一招之中,然後,停住這一招!”

進而一招一招的逐一解析,指點每一招的要點,精華之處,以及……不足之處

這份耐心,即便是隱身在暗處的左長路和吳雨婷,也是心中佩服,感動不已!

別說乾爹,就算是親爹,大抵也就不過如此了。

這等耐心,若不是親眼看到,誰能相信是洪水大巫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至於淚長天那邊,更是直接徹底的傻逼了!

這……咋回事兒啊?

我咋看不明白了?

洪水……這老小子這是瘋了?

當年我教女兒的那會,自詡都已經很用心了,可跟這傢伙一比,豈不是把我比沒了……這老貨這是犯了哪門子邪了?

一時間,淚長天突然間迷濛了。

感覺,這個世界自己已經直接看不懂了。

我是誰?

我在哪?

我在做什麼?

我看到了什麼,爲什麼會有這種事?

……

一時間腦袋裡渾渾噩噩,實在是被這兩天的事情,衝擊的鬱悶壞了……

良久良久之後。

洪水大巫終於完成了教學,精神卻不見疲累,甚至心中欣悅攀升到了極點。

左小多的領悟力,舉一反三的能力,每一樣都讓洪水大巫極爲滿意,而更滿意的是,這小子那充沛到了極點,幾乎不用休息的超強體力、耐力,讓洪水大巫都感嘆爲觀止。

因爲這一點,即便是洪水大巫在這麼大的時候,也是萬萬不具備的,而且還是差了好遠的那種。

看着左小多,洪水大巫隱隱生出感覺:這小子,在武道之路上,絕對比自己走的更遠!

這纔是最最值得欣慰的。

那是一種‘一個震撼古今的最大傳奇,就在我眼前誕生!’的興奮與光榮。

尤其是,這個傳奇的形成,還有自己最大的一份功勞!

他之輝煌,包含了自己的組成部分,更加是萬世不朽的榮光。

“吾道不孤、後繼有人了!”

這種感覺,可謂是洪水大巫最最切身的感受。

有了今天這一番教導,洪水大巫感覺,哪怕自己在與妖族的戰鬥中,戰死沙場,這一生,也再沒有任何遺憾!

因爲左小多,必然會完成自己生平最大的願望!

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扭轉頭,淡淡道:“你們來都來了,還要看到什麼時候?!”

洪水大巫森然道:“水某,調教個把有緣人,無謂私密,卻也不虞人知,可是這般的鬼祟偷看,是看不起,水某,嗎?出來!”

他的聲音中,將‘水某’這兩個字,說的格外嚴重,咬字分外清晰。

前後兩次說到這倆字,語氣一次比一次更重。

左小多正自沉浸在身心舒暢之中,今天這一場別開生面的對戰教學,讓他陷入一種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的氛圍之中。

太多太多之前怎麼都想不明白的武學難題,今天盡數解開!

這頓‘揍’,實在太值得了!

嗯,自自己入道修行以來,被師長修理教訓痛扁,可說是家常便飯,但貌似以這一場“揍”,最是不傷筋骨,獲益卻是最多,還是高人行事,真正的高深莫測!

這等教學水準、教學力度,合該讓秦老師葉校長文老師他們好好看看,借鑑一二,參考一二!

以後教我,不要老想着揍!

只是,水老這等高人,這樣的教學水平,秦老師他們只怕也借鑑參考不來,太高段了,哪裡像他們那樣,就知道拳拳到肉的讓人長記性……

某多的胡思亂想只得一瞬,正自前前後後一點點的梳理,歸納,然後再加入自己的理解,手上拎着錘,無意識的揮動,顯然是在將獲得的感覺,點滴演繹出來……

突然聽到水老來了這麼一嗓子,頓時嚇了一跳:“誰?誰來了?”

左小多一念清明,傳功教學素來嚴禁第三者覬覦,莫說水老不能忍,就是他也是不幹的!

下一刻,只聽見一聲大笑:“這位水兄,辛苦了!”

只是聽見這聲朗笑,左小多登時渾身顫抖了起來,驚喜之色瞬間佈滿了臉上。

大錘呼的一下收起,一轉身。

連看也不看的就徑自歡呼着狂奔過去:“阿巴阿巴阿巴……爸爸爸爸媽媽媽媽嘛嘛嘛……吼吼吼吼哦也哦也汪汪汪……”

閃電般衝進了正張開手的吳雨婷懷裡,哈哈大笑:“媽,媽,哈哈哈……”

那搖頭擺尾的德行,竟真如投入主人懷抱的小狗噠一般,就是這隻小狗噠早已比主人更高更大,得說是大型犬了!

一邊,張開手的左長路擡頭看看天,轉了轉脖子,略有些尷尬的將手收了回去。

卻仍是不忘順手在某大型犬臉上搓了一把。

一側,淚長天仰頭,嘴角抽搐了一下,到底沒敢上前,負手而立,裝出一臉的端莊。

“這位水兄,多謝。”左長路對洪水大巫抱抱拳:“多謝教導小兒。”

“這是你兒子?”

“正是小犬。”

“你兒子很不錯。”

“過獎過獎。”

“既然你都已經來了,那水某就告辭了,山高水長,後會有期。”

“水兄指點犬子,竭盡全力,何不隨我一起回去,把酒言歡如何?”

“以後會有機會的。”

“水兄慢走。”

“嗯……這裡還有些小玩意,也都給了這孩子吧。”

洪水大巫轉身而去,驀然一揮手,將一隻玉壺扔了過來。

左長路伸手接住:“多謝,左某代犬子多謝水兄厚德。”

此刻,左小多正從吳雨婷懷裡出來,兀自有些不捨的道:“水老前輩,你要走麼?”

洪水大巫已經遠在數十丈外,頭也不回,揮揮手道:“好好修煉,莫要忘了我囑咐你的話。”

“是,弟子不敢或忘一字。”

左小多道:“不知日後要去什麼地方纔能找到您?”

“有緣自會再見。”

洪水大巫的聲音中,夾雜着一絲全然不掩飾的欣慰。

眼見洪水大巫將走,一邊的淚長天再也忍不住,喝道:“你?”

洪水大巫理也不理,身子已經緩緩化作青煙,瞬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淚長天追上兩步,卻被左長路攔住:“你追這位水兄幹什麼?”

“水?水特麼……”

淚長天瞪着眼睛,就待道破真相,卻正對上左長路嚴厲的眼睛,將滿肚子的話全都嚥了下去。

“老大……說得對。我就是想要追上去感謝他一下……”

“謝他?你只怕謝不起。”

左長路把玩着剛到手的那隻玉壺,目測起碼得有兩三斤的份量。在手中拋了拋,道:“這貨,一如既往地這麼大方。”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是啥?”淚長天有些好奇。

“九霄靈泉水!”

左長路淡淡道。

“九霄靈泉水?這麼多?!”

淚長天一下子愣住了。

這一滴就足以造就改善一名天才的九霄靈泉水,居然直接給了這麼好幾斤?

突然想起來女兒吹的牛逼:就洪水那貨,根本不敢動我兒子,不僅不敢動,還要保護我兒子。不僅保護我兒子,還要指點我兒子。不僅保護指點,還要送我兒子禮物!

淚長天嘎的一聲呆住。

頓時差點抽過去……

老夫……老夫已經看不懂這個世界了……

…………

【晚了些,抱歉】

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美時刻,定顏!【爲毒藥666盟主加更!感謝!】第二百五十六章 七十三姨夫【第四更!】第四十三章 還有幾人供我殺?【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九)】第六十六章 我的老七!第四十一章 先收點利息【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戰終起!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九十一章 極致震撼第一百六十章 越來越有奔頭了【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鐵江鐵匠鋪【第六更!】第四十三章 東來、買牀第八十一章 吟詩一首【第四更!】求月票!第十四章 出妖孽了!【第四更!】第三百七十八章 冰小冰,我喜歡你!【第三更!】第四百二十章 今日,請大家做個見證!第四百九十一章 這是機緣牽引啊【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五章 風雲動【第六更!】第四百四十一章 出征!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第四更!】第二百四十六章 乾爹的戒指【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喜歡湊熱鬧第九十九章 各自雙標【依然大章】第五十章 馬屁如潮!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們應該對我名字挺熟的【第三更!】第二百九十七章 鳳脈衝魂(6)【第二更】第四百七十二章 您先忍忍【第一更求月票!】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四百四十一章 約定俗成【第二更】第二十二章 我好想你……第二百四十三章 真諦是,慫!第一百七十章 人頭爲禮!【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開始行動【第五更!】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交!【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第一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戰冥河第一百四十三章 貢獻點的差距【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家庭地位槓槓的!第六十章 東皇至!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在紅塵渡,意在九重天【第一更!】第四百零三章 水火不容酒,鹹魚新目標【爲小塵戰盟主加更!】第四十七章 吹!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二百三十章 我想談戀愛【第六更!】第三百零三章 上京氣運第一百一十一章 沒毛病!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試你深淺【爲風家學子幽曄考入杭州師範大學賀】第三百章 得訊【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六】】第三百八十三章 錘!【第四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第一壓【第五更!】第四百四十一章 出征!近幾天更新計劃第三百五十章 冤枉……【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爸媽回來了【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九十二章 四大憾【爲回首情已逝盟主加更】第十一章 氣運點爆發!第十五章 撤!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一百二十四章 各有機緣第一百三十二章 良言難勸該死鬼!第一卷《鳳城初起舞、覓道紅塵中》卷末小結。第二十七章 這是我壓箱底的底牌!【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步登天果【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3】】第五十三章 流氓手段【月票7300加更!】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地位提升中!【第三更!】第一百四十八章 抽絲剝繭【第二更!】第二十章 何爲籌謀?【三合一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七章 不知妻美左小多第三百一十九章 左叔左嬸??【第二更!】第九十三章 何爲心血澆灌【第二更!】第三十章 陰陽葫蘆【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二)】第三十章 陰陽葫蘆【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二)】第四百八十七章 生死絕路!【第一更天】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灌星圖第四百七十八章 又被抽了【爲吳都陳先生盟主加更,多謝!】第一百二十一章 給我羣毆他們!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吃!【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三十八章 心病還須心藥醫第五十二章 拼命打洞【月票6700加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家出招【爲芷情菲菲盟主加更】第132章 售後服務【爲風家學子艾爾奇亞萬歲,考入黑龍江中醫藥大學賀!】第一章 不恨,不怨;來生,還戰!第四百二十三章 得寸進尺第二百六十三章 想死,沒那麼簡單!第十五章 我們其實是普通隊員【第一更!】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七十三章 我說了算!第四十七章 吹!第二百七十四章 這是遊家在表態【爲小塵戰盟主加更】十年風雨,熱血難涼!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帶你們上天堂!【第二更!】第三百六十章 融合造化盤、突然糜爛的戰局【二合一大章】第八十三章 非也,亦非也第三十八章 鋼鐵直男!【第二更!】第五百三十五章 南軍之戰【第一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家長會開幕【第六更求月票!】第四十章 原來你真會看相!
第二百零九章 進入魔神城堡【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美時刻,定顏!【爲毒藥666盟主加更!感謝!】第二百五十六章 七十三姨夫【第四更!】第四十三章 還有幾人供我殺?【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九)】第六十六章 我的老七!第四十一章 先收點利息【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戰終起!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以抓活的了第一百九十一章 極致震撼第一百六十章 越來越有奔頭了【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鐵江鐵匠鋪【第六更!】第四十三章 東來、買牀第八十一章 吟詩一首【第四更!】求月票!第十四章 出妖孽了!【第四更!】第三百七十八章 冰小冰,我喜歡你!【第三更!】第四百二十章 今日,請大家做個見證!第四百九十一章 這是機緣牽引啊【第一更!】第二百五十五章 風雲動【第六更!】第四百四十一章 出征!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第四更!】第二百四十六章 乾爹的戒指【第二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喜歡湊熱鬧第九十九章 各自雙標【依然大章】第五十章 馬屁如潮!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們應該對我名字挺熟的【第三更!】第二百九十七章 鳳脈衝魂(6)【第二更】第四百七十二章 您先忍忍【第一更求月票!】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四百四十一章 約定俗成【第二更】第二十二章 我好想你……第二百四十三章 真諦是,慫!第一百七十章 人頭爲禮!【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開始行動【第五更!】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交!【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校長傳人【第一更!求訂閱!】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第一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戰冥河第一百四十三章 貢獻點的差距【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家庭地位槓槓的!第六十章 東皇至!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在紅塵渡,意在九重天【第一更!】第四百零三章 水火不容酒,鹹魚新目標【爲小塵戰盟主加更!】第四十七章 吹!第三百一十二章 兩大家族內訌【第二更!】第二百三十章 我想談戀愛【第六更!】第三百零三章 上京氣運第一百一十一章 沒毛病!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試你深淺【爲風家學子幽曄考入杭州師範大學賀】第三百章 得訊【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六】】第三百八十三章 錘!【第四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第一壓【第五更!】第四百四十一章 出征!近幾天更新計劃第三百五十章 冤枉……【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爸媽回來了【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九十二章 四大憾【爲回首情已逝盟主加更】第十一章 氣運點爆發!第十五章 撤!第九十三章 快,快,快!第一百二十四章 各有機緣第一百三十二章 良言難勸該死鬼!第一卷《鳳城初起舞、覓道紅塵中》卷末小結。第二十七章 這是我壓箱底的底牌!【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步登天果【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3】】第五十三章 流氓手段【月票7300加更!】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小多地位提升中!【第三更!】第一百四十八章 抽絲剝繭【第二更!】第二十章 何爲籌謀?【三合一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七章 不知妻美左小多第三百一十九章 左叔左嬸??【第二更!】第九十三章 何爲心血澆灌【第二更!】第三十章 陰陽葫蘆【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二)】第三十章 陰陽葫蘆【爲VVICC白銀大盟加更(二)】第四百八十七章 生死絕路!【第一更天】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灌星圖第四百七十八章 又被抽了【爲吳都陳先生盟主加更,多謝!】第一百二十一章 給我羣毆他們!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吃!【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三十八章 心病還須心藥醫第五十二章 拼命打洞【月票6700加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家出招【爲芷情菲菲盟主加更】第132章 售後服務【爲風家學子艾爾奇亞萬歲,考入黑龍江中醫藥大學賀!】第一章 不恨,不怨;來生,還戰!第四百二十三章 得寸進尺第二百六十三章 想死,沒那麼簡單!第十五章 我們其實是普通隊員【第一更!】第一百二十章 一個吹,一個捧【第一更】第七十三章 我說了算!第四十七章 吹!第二百七十四章 這是遊家在表態【爲小塵戰盟主加更】十年風雨,熱血難涼!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帶你們上天堂!【第二更!】第三百六十章 融合造化盤、突然糜爛的戰局【二合一大章】第八十三章 非也,亦非也第三十八章 鋼鐵直男!【第二更!】第五百三十五章 南軍之戰【第一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家長會開幕【第六更求月票!】第四十章 原來你真會看相!